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剡源文集 > 剡源戴先生文集 26


[026-1a]
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之二十六
              四明戴表元帥初
 講義
  孟子曰子路人告之以有過則喜一章
善者天理之總名人人有之人人有之而有不能有之者心
不在焉故也心扵善者不但能有巳之善又能有人之善不
但能有人之善又能與人同其善心不在于善者人已兩失
之矣今且以此章三節逐一紬繹子路人告之以有過則喜
是取人之善以去已之不善猶未免扵有不善惟䏻去其不
善斯羙矣此賢者事也禹之聞善言而拜是喜人之善與巳
相契雖有人已之分而同扵為善比子路相去甚遠此聖人
事也至舜則善與人同舍巳從人樂取諸人以為善一人之
[026-1b]
身而耕稼陶漁之類亦取扵人而能之取扵人以為善則人
扵為善是與人為善者也舜禹俱大聖人不宜分别就
吾黨今日所學且論子路子路在孔門最為多過初見時氣
象麤暴可掬從游雖久而鼓瑟言志侍側之頃威儀應對毎
見譏斥後來岀仕黨季氏為衛平生本末無一合扵正理
不知聞過而改者何事想見其為人純誠信勇但有所聞知
其不善随即羞悔不敢復作故能日克用厲薰摩浸陶寫
濡染而卒成大賢而稱其可為百世之師也今人隨群而趍
逐隊而處一般浮沉一般容悅故終身不見有過又或位髙
齒長則人方譽之隆𫝑盛則人方憚之真見有過亦無人
言蕩者奪扵外馳鄙者安扵近務幸人不言偃然以為人事
不過如是尊卑相承前後相襲耳不聞善言目不見善事旣
[026-2a]
以誤已復以誤人悠悠兀兀坐成凡庸此皆子路之罪人也

  曲禮曰毋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㢤
曲禮者先儒以為委曲禮之事雖是委曲禮此起初一
章却是禮家大綱目處毋不敬者禮以敬為本戒人常常警
畏不敢放縱怠惰儼若思者人思事時顔面必端荘儼恪持
敬者其貌亦當如此也安定辭者人之𤼵言不可躁必審
定其是使之穩當無有後悔方可岀口安民㢤者言人能行
此三節不但可以自安而見扵政事亦可以安民也總而論
之其目三曰貌曰心曰言其綱一曰敬心在扵敬則貌與言
皆在扵敬心不在扵敬則貌與言皆不能無失也世之儒者
多言心屬内貌言屬外旣分别為二遂以為敬當主扵心而
[026-2b]
巳一戲𥬇過差一諧謔失節未害扵道殊不知心是貌言之
根苗貌言是心之枝葉未有枝葉有病而根苗無傷者故其
始不過小不敬而其終也卒䧟扵大不敬不可不察衛武公
之詩曰善戯謔兮不為虐兮韓退之則直云張而不弛非文
武之道夫文武之道豈使人謂戯謔可為者邪春秋之時一
執玉惰一受脤不敬一行人失辭識者知其年壽禄位之修
短尚書傳洪範五事一曰貌二曰言所関順逆休咎如影
響猶是古人告戒流傳常法如此今人所以不然者盖縁常
情以禮為拘束禁制之物強而持之令人血氣不暢筋骸不
舒此不知理者之論吾黨試以曲禮此一章玩味而習復焉
心常常不敢放縱容貌常常端荘不敢輕扵戯笑言語常常
謹重不敢易扵諧謔但見氣象詳和身心安樂今日為生徒
[026-3a]
則禮行扵學校而為賢生徒為子弟則禮行扵家庭而為賢
子弟它日為人師長為人僚佐則禮行扵州里國而為賢
師長賢僚佐推而大之無往而不宜無為而不順其效豈不
章章可睹㢤
  大畜象曰天在山上大畜君子多識前言往行
物之大莫如天而山能藏之以此言學何學不充以此言徳
何徳不具又大畜之卦内乾外艮乾者徤也艮者止也人之
學行扵内能徤則無間㫁不一之病於外能止則無淺躁輕
出之悔皆大畜之義也易卦本不專為一端而𤼵此象旣取
君子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徳為辭扵義亦不為小矣前言
者自聖經賢傳及載扵簡書聞扵談論之善者皆是也往行
者古人立身行事可聞可法者皆是也今之君子所以不如
[026-3b]
古人者多是自𠋣其聰明才智師心而行據已而𤼵其天資
純美者或能暗合義理無大差繆而思之不周講之不熟反
致禍患其他強敏者強敏而失矜驕者矜驕而失苛細者苛
細而失遲重者遲重而失惟多識前言往行則念念有龜
事事有軌範平時或得扵考究或聞扵講明耳濡目染心領
意㑹今日積一善明日積一善日日積之以至無所不通無
所不悟如冨人多藏貨物而不妄用如深山大澤草木生之
寳藏興焉而不見其運動一旦臨是非據利害剖析無不中
節施行無不合宜此大畜之所以為羙也按大畜以艮上九
一爻為主而初九言有厲利已九二言輿脫輹九三言利艱
貞六四言童牛之牿六五言豶豕之牙皆以止而不行為無
災尢有吉慶至上九始言何天之衢亨象曰道大行也言畜
[026-4a]
多而至此始可行也人不多畜其學問徳行而速扵欲行其
志者可不爲戒㢤
  周禮天官冢宰以九兩繋國之民一曰牧以地得民
  二曰長以貴得民三曰師以賢得民四曰儒以道得民
  五曰宗以族得民六曰主以利得民七曰吏以治得民
  八曰友以任得民九曰藪以冨得民
此章言周公之所以聮綴國之民使之綢繆固結而不散
者有此九事兩者耦也猶言均平備具不偏枯孤單也一曰
牧鄭氏以爲州長是也民無土地則無生業使相養育九州
之長各有土地以養育其民豈不上下相得凡言得民者非
謂得而有之也謂得其心也二曰長鄭氏以爲諸侯是也九
州内之諸侯公侯伯子男各貴扵其國然苟徒以貴臨之則
[026-4b]
控制𫝑分扞格而不相得矣古之諸侯盖以貴養賤非
以賤養貴也三曰師師之為言凡能以善敎得民者皆是也
故以賢四曰儒儒之為言凡能以善道得民者皆是也故以
道後世言師儒拘扵學問文藝故失其指如古之禹稷伊傅
之流朝為田夫暮為卿相所吐之言皆為經所行之事皆為
史至今千百世下遵之則為聖賢悖之則為愚不肖非師儒
而何五曰宗民無族則離惟有大宗小宗之法則有族以相
紏合六曰主民無主則亂惟有世世食采之主則有利以相
賑恤七曰吏民群居易争惟有吏以治之則不至扵無統攝
八曰友民分耕必力弱惟有友以信之則不至扵無救助九
曰藪民各産常産而不及乎其它惟有薮以冨之則不至扵
無儲畜以上九事扵居民之法養民之具纎悉備盡人以為
[026-5a]
非周公之書非周公誰能為此書㢤吾黨今日學問且先扵
師儒二項討論玩味所謂賢者何說所謂道者何物設使居
田里其何以為俗設使居官府其何以為政賢莫先扵自治
而後可以治物道莫妙扵無為而後可以為事二者其何以
能得民之心知之必可言言之必可行惟毋汎汎然以為方
𠕋之空談幸甚
  說命惟學遜志務時敏厥脩乃來懷于兹道積于厥
  躬惟教學半念終始典于學厥徳修罔覺
古書言道徳未有如此數語明白詳盡者天下事物莫不有
道惟我能自修之扵心則徳為吾徳而所以能積之修之則
在扵學當傳時異端諸子之說未興文辭利禄之誘無有
其所謂學以所謂道徳可以想像按據而知也命三篇
[026-5b]
學惟説學于古訓要自是一種格言大訓載諸學宫簡櫝之
中老師宿儒伏扵田野耕樵之流當時尚可致問而今
逺矣如傅說其人即是其𩔖今試以意求之學惟虚心可以
大受先若傲然以巳見實之它有増益由何而入故貴扵遜
志然一扵遜志而不及時用力又失之悠緩故貴扵務時敏
旣遜旣敏所修者滔滔而來而愈信愈懷不敢怠忘則積扵
厥躬此一節也學不止扵獨善其身必有以及物而後可以
驗學之進故始扵自學而終扵教人體用内外各得其半雖
巳能如此惟念念主扵學功力無間㫁則所修之徳有自然
而然而莫知其然者矣此下一節也兩惟字三厥字三學字
此其立言之精垂敎之切誠可為學者警枕又三篇中指實
事多引空言少期其身必以伊尹期其君必以堯舜淵源氣
[026-6a]
象上與禹稷臯陶下與孔孟初不相逺漢儒明經家若稽
古巳三萬言豈足以知此而况扵後世生于異端諸子文辭
利禄之俗穿鑿剽竊又岀漢儒之下者乎
  子路使子羔為一章
子路之為人最多過最勇扵改過惟勇扵改過故雖多過而
不害為君子此章何必讀書之云𤼵扵為季氏宰時從游旣
久漸染旣熟何以有此麤率可謂駟不及舌矣然不知此乃
子路進學之候以自信可也而以處子羔則非矣子路以政
事稱其扵治民人何疑之有若神之事固嘗親問扵夫子
所謂社稷亦必講習有素此二事雖不必讀書而可以為學
子羔之資質雖美度不敢望子路敏不及子貢勇不及子路
其從游之久漸染之熟又未必及子路而子路遽薦之為宰
[026-6b]
又遽然許之何必讀書何其容易之甚邪又况人之聰明有
限事物之義理無窮假使讀書巳多見道無蔽尚不可廢學
故夫子老而學易其語人曰仕而優則學而子路未知子羔
之何如乃先㫁之以何必讀書幾何不以人民社稷為戯乎
夫子旣斥其佞子路亦必愧悔聞其說者宜可以為戒而流
俗之弊至今反以為口實得百里之地為古諸侯見儒如仇
見書如毒藥怪物悍悍然曰儒無益扵世曰書能誤人相率
擯而棄之嗚呼安得知過服義如子路者而與之語㢤
  子曰中庸其至矣乎民鮮能久矣
中是不偏不𠋣無過不及庸是平常此二字惟聖人能行之
若非聖人决然有偏𠋣决然有過不及决然不能平常故處
事而無偏𠋣無過無不及與夫合扵平常者天下之至理也
[026-7a]
旣是至理自然民鮮能行之堯舜之禪授扵理當禪授堯舜
不容不禪授禹之傳賢扵理當傳賢禹不容不傳賢以至湯
武之應天順人伊尹周公之訓太甲敎成王仲尼之轍環天
下由後世之其事至難其迹各異在聖人當時處之不過
當然之理此所以為中庸也道學不傳漢儒遂以胡廣為中
庸夫胡廣阿時取容持禄固位其所長但能記誦典章儀註
以為口耳之資用心行事全不正當何㢤其所為中庸乎近
世士大夫及中庸又䧏而歸之中才庸人聞中庸之名往
往諱而嘆之故毎𤼵一議每創一事必求以異扵人嗟夫中
庸者夫子子思諄諄以教天下後世以為之難能而士大夫
諱之不為亦可傷㢤
  良冶之子必學為裘良之子必學為箕始駕馬者反
[026-7b]
  之車在馬前
天下之藝惟其辛苦力學而後能者不如天性之自然天性
之自然𤼵之扵内耳目之聰明接之扵外有不學學必積矣
良冶之子當學為冶良之子當學為父業而子世之宜
也今日良冶之子必學為裘為之子必學為箕何也以言
為冶之家習見其為冶之事錮補穿鑿者有似扵為裘故不
用之扵冶而用扵裘為之家習見其為之事調揉撓熨
者有似扵為箕故不用之扵而用之扵箕此亦天性自然
之所近得扵聰明之所接故不待力學辛苦而能者也豈惟
藝人之學為聖賢君子之事亦如此也學仁者始扵孝弟學
義者始扵不妄取學禮者始扵不妄動學智者始扵不妄為
學信者始扵不妄語學仁而能孝悌雖不得仁去仁不逺矣
[026-8a]
學義而能不妄取雖不得義去義不逺矣學禮而能不妄動
雖不得禮去禮不逺矣學智而能不妄為雖不得智去智不
逺矣學信而能不妄語雖不得信去信不逺矣故曰性相近
也習相逺也性本有此物而不能孝弟性本有此義而不能
不妄取性本有此禮而不能不妄動性本有此智而不能不
妄為性本有此信而不能不妄語是得之扵性而失之扵習
也是良冶之子不特不為冶而併不能為裘良之子不特
不為而併不能為箕也為冶為也者性也為裘為箕也
者習也仁義禮智信也者性也孝弟也不妄取也不妄動也
不妄為也不妄語也者習也聰明者所以嚴其性之所從出
謹其習之所從入者也禮記又曰始駕馬者反之車在馬前
何也此言馬之性難馴人之敎之者勞故始駕馬者車反在
[026-8b]
馬前人性之易學不如此也人之聰明所以能爲萬物之最
靈者謂如此類也人之子弟有聰明而不能用至扵自汙其
所習自棄其所學者真可惜㢤
  子曰善人爲百年誠㢤是言也
善人慈祥信實之稱爲猶言治國凡今子男百里諸侯属
皆是也勝殘去殺是化殘暴之人使不爲惡旣不爲惡自然
不用刑殺此是功效比扵唐虞三代雍熈泰和之俗有深淺
然亦可以爲難矣夫以慈祥信實之人臨民蒞政能使其人
不爲惡而免扵刑殺此非一人一日所致故必待扵百年之
久先儒謂漢自髙惠至扵文景民醇厚幾致刑措庻幾近
之唐虞三代旣不易爲儒者說漢初禮樂則不暇興經術則
初未講風氣可謂朴陋之甚其爲政者蕭何起自刀筆曹參
[026-9a]
周勃軰皆百戰行伍而一團真淳寛厚之味令人感動盖承
秦人刻薄之餘真所謂飢者易為食渴者易為飮也蕭曹旣
創之扵前相接為政者申屠嘉周亞夫之徒亦如泰山喬岳
然不動雖無善人之名而有善人之實後來公孫弘以明
經封侯作相儒術始𩔰海内亦紛紛多事以此想望善人為
氣象欲如漢初以來何可復得論者遂疑儒者無益扵世
多虚而少實徒勞而無功儒者亦無以自解殊不知漢初魯
國兩生及申公董仲舒等若幸而得用又久其歲月又推舉
其同𩔖使相至扵百年之浹洽安得無效祗如陳太丘魯
恭卓茂僅得尺寸之地亦自移風易俗耻扵為惡大槩可以
見矣豈可謂儒者無益扵世而皆可疑耶
  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
[026-9b]
天下之至難平莫如怨而至易偏莫如好惡我有是善也而
人不知以為善我未必有是惡也而人㫁之以為惡怨斯興
矣人有是善也而我不知以為善人未必有是惡也而㫁之
以為惡好惡斯不足孚扵人矣伯夷叔齊以清隘聞扵天下
郷人一冠不正望望然去之與惡人居若坐𡍼炭中意其平
日必持已太𫿞而責人巳甚夫人乃以為不念舊惡怨是用
希謂所惡之人今日為惡明日能改過為善則伯夷叔齊亦
不追記而咎之審如斯言豈有一毫芥蔕荆棘之意以此道
處一家則一家可以無怨以此道處一鄕則一鄕可以無怨
以此道處一國則一國可以無怨以此道處四海則四海可
以無怨先儒疑二子舊惡之事無以考以愚之武王以至
仁伐不仁八百國之諸侯同心歸之而二子獨非之是與八
[026-10a]
百國諸侯宜爲怨者也然天下後世至今以武王爲是亦不
以二子爲非盖各當其理也然則用伯夷叔齊之道豈獨四
海可以無怨雖萬世無怨可也今之人好惡不由其理一杯
羮徳色則悅之一睚眥反唇則仇之聞二子之風亦盍少動
心乎
  子曰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無
  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巳
爲先生長者之法主扵敎言遜譲安有以後生爲可畏又許
其有求聞之心者㢤嗚呼此可以見聖人敎人懇切之極矣
人非生而知之誰能廢學學則雖單夫窶人而可以爲君子
爲聖賢不學者雖堯舜之聖不免爲小人愚不肖爲君子者
爲聖賢者人常畏而敬之爲小人者爲不肖者人常賤而鄙
[026-10b]
之此必然之理也今夫一等同鄕井同國族人物相似也家
世相似也年位相似也而能修飾衣冠遵守禮法口無妄言
身無妄動衆必共相指目以為模楷此聞其人而可畏者也
其有沉酗佻逹狎䁥非𩔖㓜不遜弟長不慈敬衆必共相指
目以為疵癘此聞之而不足畏者也推之扵庠序扵朝市皆
聞而知之善者必有舉之以為公卿士大夫不善者必不免
紏之而蹈于罰善有可舉為公卿士大夫而不得為公卿士
大夫君子謂之命惡有可蹈于罰而不及蹈于罰君子謂之
倖而人之為人不可不自擇也為先生長者之法不可不
其為善而阻其為惡當夫子之時風俗猶羙先王遺文餘澤
猶有僅存扵草野之間惟無老成師傳以接引將就之故悵
悵然不知所歸夫子勸善阻惡之旣不得見扵為政拳拳
[026-11a]
此歎必𤼵扵倦逰歸魯之日然則亦可傷矣其曰四十五十
云者人能自少小始有知識之時而學之則年之至此必有
一善以聞扵人非謂四十五十而始攷之也吾黨之年視四
十五十為有加所可以聞者何事所可以畏者何道所可以
敎後生者何業亦盍先講明之
  有孺子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
  兮可以濯我足孔子曰小子聴之清斯濯纓濁斯濯足
  矣自取之也
人必自貴也然後人貴之其賤也亦惟自賤而後人賤之也
孟子此章引孺子之歌孔子之言本為當時禍福而𤼵其實
天下之理莫不皆然夫滄浪之水有清有濁水幸而為清則
人取之以濯頭上之冠纓水不幸而濁則人取之以濯足是
[026-11b]
因其體之有清濁故人用之有貴賤今有人焉口誦聖賢之
言身君子之行則鄕里必取之以爲師範國家必取之以
備官府是猶滄浪清水之貴而人取之以濯冠纓也又有人
焉言不出扵禮義而鄙悖是習行不凖扵先王而市井是行
則朋友必棄之以爲惡子官府必擯之以爲凶徒是猶滄浪
濁水之可賤而人取之以濯足也同一水𩔖也而用之有如
此其殊同一人類也而待之有如此其逺亦可以自擇矣或
曰水本清也而人有用之以濯足人本賢也而人有不用之
以居髙位則柰之何曰是有命焉不可以槩論也季氏世爲
大夫而孔子懐羈旅之憂臧倉王驩得君而孟軻有不遇之
嘆故君子得福以爲常而小人得福以爲不幸小人得禍以
爲常而君子得禍以爲不幸亦猶水之淸者人固辱之以濯
[026-12a]
足而可貴者無損水之濁者強用之以濯纓而可賤者猶在
也循理以安分修身以俟命事之在我者謹而行之事之在
人者静而𦗟之學問之道其庻幾乎
  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
  心智也
此四句孟子前篇已嘗言之引仁義禮智歸扵人心最爲親
切大抵天之予人以此性止有仁義禮只是以恭敬爲仁義
之節文智只是分别仁與不仁義與不義之是非三尺之童
亦知仁義非心外物而其初本因告子義外之辨今天下後
世但知告子之害仁義而不知其害實起扵老子老子扵孔
子爲前軰多讀書識道理孔子亦嘗問禮而其言曰大道廢
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曰絕仁棄義民返孝慈絕巧棄利盗
[026-12b]
賊無有嗚呼是何言乎然老子之說險怪不經其害在孔子
前而孔子終身無一辭非之告子之說緩扵老子而孟子略
不少容何也夫子道高以為我之教行則彼論自息孟子則
不然以為失今不攻後害愈甚故當時亦稱孟子好辯卒之
天下後世因孟子而遂知仁義者辯之力也吾黨今日不必
追咎老深非告子羣居終日固未暇憂人之憂急人之急
且問自身當惻隱者何事居窮無事固未識譲千乘之國且
問自身當羞惡者何物出門固未能如見大賔且問居家能
不欺暗室否居鄕固未能使人質决曲直且問能無間言扵
父子兄弟間否是四事也惻隱也羞惡也恭敬也是非也皆
良心也皆非他人所得與也盍亦返自思之
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之二十六
[026-13a]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