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剡源文集 > 剡源戴先生文集 15


[015-1a]
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之十五
              四明戴表元帥初
 墓志
  安陽胡氏考妣墓志銘
大徳壬寅歲余來錢塘授徒且五年識安陽胡士謙扵中書
行署恂恂然儒也扵是諸公憐余老而加窮薦授之一官將
行别士謙則方圓其齋衰絰在苫塊之中越再旬介友人以
其母夫人行述來謁銘且曰今將奉柩歸以明年癸歲秋
某月某日合窆扵安陽柴庫村先府君之兆惟先府君之死
與葬處盖不忍言幸哀而併銘之按府君諱泰字通父胡氏
夫人王氏俱彰徳安陽人胡氏世長者至府君父諱仙當金
時選充行軍副統壽九十而終生四子府君扵次在三資特
[015-1b]
粹厚㓜好學遂通贍經史居家庭鄉閈以孝謹聞嘗典掌本
郡材賦有貸府君私錢踰期不償者一不問比其死携劵對
几焚之至元十一年以差籍從軍南伐道遇士卒急難常挺
身救護全活者甚衆謂人曰此軰皆此方良家子弟設不幸
不以正命死將何面目見父母妻子乎十二年守鎮黄州充
管軍總管府知事十四年夏五月司空山等寨賊𤼵刼黃州
吏民驚散府君獨誓死不去仍以義倡其衆力戰拒守少頃
賊來益多遇害夫人父諱聚清愼無餘資夫人當䈂爲擇良
對得府君婿于家府君死黄州時長子方十六處益也次子
處敬方十三夫人當盛年以貞節刻苦自勵曰夜力鍼紉機
杼取其贏供師資費二孤頼教督皆成人處益今以行署秩
滿授從仕郎淮東淮西道宣慰使司都事處敬浙東勸農可
[015-2a]
書吏意天之念之幸而及扵官禄得以婆娑壽考酬其前勤
而夫人苦風濕疾以去年辛丑歲十一月三十日死矣嗚呼
兹豈可不為嗟痛惋慕而慷引義節如胡氏考妣者儕之
古烈丈夫烈婦疇不謂宜㦲府君年四十四夫人年六十四
孫男二人曰怡曰黙孫女三人銘曰婦義於後夫忠扵前嗚
呼此安陽胡氏一門二烈之阡尚百年千年無震無騫
  曾君墓志銘
江西之曾以氏雄者三南豐其甲也有居金谿之眉東山曰
曾君叔翔父其先由南豐徙余逺不及識而讀其状識君所
從遊師友若周義山吳文之屬皆東南知名士即君之器
業淵源風采固可以次論焉君諱一鶚字叔翔父少亢爽有
竒骨曾祖琳祖次㸃父東山居士洪世以問學相授居士旣
[015-2b]
蚤夜勗君于家稍長遣出使縱交聲漸氣摩靡不通究時方
崇進士舉顧扵此不得志雖豪傑無以自振儕軰十五六通
顯矣君浮沉其間不倦不恧然性明决常髙持風裁見鄕人
過誤多面折少容貸及有不能可否事質成扵君是是非非
應口剖析聞者犂然而服也母胡氏卒居士年浸高君承薦
寝膳冬夏温凊晨昏起居無違禮居士壽考令終而季父病
奉季父湯藥如居士時事兄順家事諮而後行撫諸弟友愛
有善之少不謹警之患難則扶持之延良師淑二息族子
弟有佳質亦紏收之治家嚴内外而好客恢踈樂易留連詩
酒頽然竟日人莫測其雅量鄰有急難赴之恐後至賙窮賑
乏尢不靳丙子之潰所在無寧居或相譸張為閧君以静鎭
衣冠細弱依而全活者不可勝數他日居士葬送車縞素
[015-3a]
傾村空郭岀纍纍百餘里不啻皆前日受恩客也其閒居不
言而教成無而惠行往往𩔖古義烈士去家五里所得萬
石塘林壑盤蔚有鶴巢龜峰之目君築室其下扁以龜鶴隨
隱義山諸公嘗為賦詩甚竒並溪種梅亦號梅溪翁琴書壷
奕將婆娑以延老至元三十一年正月二十七日遂卒卒之
日逺近士大夫知君者舉痛惜之嗟乎使翔父君當諸公無
恙時亦䇿一名不過循例如是而止今諸公所成就幾何叩
其顚末有不忍言而君生有及扵物死無愧扵巳詩書滿門
哀榮稱情非天道有以伸之而然乎君前卒以歲除夕得疾
越一月少間家人以為喜忽索筆疏遺言戒子以不可忘清
苦虧友譲意及勿以緇黄亂䘮禮凡累十言又三日而瞑年
六十有一娶陳氏先君三年卒子男二起東起南女二長適
[015-3b]
承務郎慶元路治中張與紹次適倪清孫男五鏗鉞鎮錡鏞
女六長適倪詩次適陳聖廣次許適吳相孫餘尚㓜諸孤以
故葬緩大徳六年十一月某日始克窆于里之流光亭陳夫
人祔銘曰鶴以羸存龜不利走犇予與偕藏兮今復奚云昭
之熄潜之𫉬旣堅旣謐維兹幽宅
  呉君墓志銘
君諱榮字景榮吳氏饒徳興建節人建節之吳唐未逃黄巢
兵由歙徙美樓居號樓下吴家環樓下數里間至今祠所謂
吴尚書其逺祖也曽祖俊章祖次祐父應辰贈承務郎承務
公性冲静生二子長安行以詞賦中甲戌進士科調信州貴
溪尉次即君少警敏甚母劉夫人愛遂早授勞事以逸親
而縱其兄使專意文學家本儒儉自君為之懇殖日増綱紀
[015-4a]
日飭奉養日具迨扵晚年遂成髙門簮裳軒騶熈恬往來詩
書豆觴談𥬇辦集悠悠然令人忘死生之憾興廢之戚才乎
㦲樓下居皆毁改築栢水栢水者承務公本生家徐氏丘隴
所在也扵是君年高經營滋疲諸人質成徼施者四靣而至
然平居最急義伯姊難嫁傾其私装女甥無依鞠如巳息他
恤孤撫弱事聞無不為嘗自書一編述大意示子孫曰棟宇
不必華庇風雨足矣田園不必多了伏臘足矣賔客不可踈
在擇交聲名不可貪在立已施予不可吝在隨力此其施為
藴畜之可窺者也年七十六以大徳壬寅秋九月二十五日
卒于正寢卒之日人哀惜之娶康山許氏子男三長大本次
端本早世次建中為承務公本生家後女一適同邑蘇濤孫
男三長徳馨次徳昌次徳宏女三長適同邑張詔餘尚㓜
[015-4b]
貴溪尉仕成而倦遊間以郡檄起領鄕校講道授業無虚日
君又恢仁山之塾豐禮幣美庖膳以昭延名師江鄕稱世家
多賔游文雅好禮者必推仁山居士子弟居其間欣然漸扵
學問大本旣精孔氏尚書復授徳馨周易曰吾不能以罷舉
廢業也惟嘗誦道書一夕夢神問南斗經中何脫二語耶明
日以質諸所親取刋本校之良是丙子歳危病恍惚見修廊
廣厦有羽衣人拾刀圭藥授使服之覺而牙頰間猶隱然丹
砂氣疾亦隨愈嗚呼世議之隘士大夫天資高邁者人人思
飛騰高舉脫塵機械以為樂將自不可測邪癸冬十月
某日大本將葬君扵樂平州公墓塢前事奉天台主簿程君
之状來丐銘銘曰劬其功美其宗天不惡其豐深其居敦其
初人不疾其踈惟兹新岡孝友之藏後百千祀其固其康
[015-5a]
  楊氏考妣墓志銘
信弋陽楊君應桂旣葬其父府君永年鄕蒲塢㝷䘮母夫人
張氏又葬宻石及是隂陽家胥不以爲吉乃追用治命改卜
於二塋之間得吉將合窆焉書來屬表元銘之始表元年未
三十客扵金陵君掾當塗有能名長一歲耳間以部使者
檄同考試補大學弟子員一見結兄弟交扵時兩家各奉重
親安輿就禄養意氣相顧驩甚闊絕三十年再來見君鄕州
問前事如夢寐憂患病憔悴亦具成老翁于是又相弔以
悲銘何可得辭按状信弋陽之楊由建徙𣲖出祥符内翰文
公府君諱鎔字子成曾祖和祖崧將仕郎考春迪功郎妣葉
氏府君㓜警秀不羣比壮信鄕先生王伯羽學間行藝出諸
生徒右迨二子能受書即擇知名士爲師而日以一編程所
[015-5b]
業旣而應桂遂中乙科人爲府君喜府君曰吾期吾兒不止
是也饒信爲江東士大夫窟藪景定咸淳中湯尚書以耆俊
謝禮部以忠鯁徐正言以隱逸風采聳然臨一時應桂東濡
西染出聞珩瑛之音人瞻槃杆之戒不言而成良士至當𡍼
傲僚宿師胥驚怖詫服以爲少年安得乃爾不知其有所受
之也㐮師潰當國者懸髙爵誘士士來如麻府君曰是尚可
爲乎應桂僅以文林資調括蒼元僚以歸聚宗戚保衛赭亭
山鄕民依而全活甚衆久之藍山塾𨶕長儒望歸應桂不得
巳許赴之遇是不敢以請府君天資髙邁事不可忤而無含
怒蓄怨馭家有法睦族有愛待賔有禮賙鄰有義謝禮部之
謪富川交遊畏禍不敢造其戸府君獨持贐逺餞至匯澤語
之曰此陸敬輿忠州註本草時也願自愛禮部歸先寓書道
[015-6a]
謝語甚切至晚歲以家政付二子時時飮酒而不至醉以適
性吟詩而不傷訐以適意盖樂天知命忠厚篤實君子也母
夫人之状曰張氏諱妙静祖維兩充鄕貢進士舉父孝友世
為弋陽儒家夫人歸府君相尚勤儉業夫人性嚴少假借禮
部銘其墓所謂治家中禮者也夫人承迎左右無違順而正
慈而節常舉外家所聞見督二子以虚心好問自諸老處歸
聞得一善言為之喜見顔色府君沒家遷扵山之何田以
氣疾竟死何田府君年六十六生嘉定癸未七月十二日也
沒至元戊子三月二十六日夫人年七十二生嘉定巳
一月二十日没至元庚寅十一月十八日今葬以大徳癸
某月某日子男二長應桂次應得子女二長適前進士趙嗣
惠次適進士游味道孫男三公審志學弘孫公審早世孫女
[015-6b]
二長適進士黄進徳次㓜曾孫男一愛孫銘曰旣有為之華
孰得而羸其家旣有為之終孰得而凉其躬惟安惟穆歸兹
新卜斵堅書良永閟隂石
  游縣丞墓志銘
君諱子賢字俊伯游氏其先世居建之長平歷漢魏隋唐官
緒不絕詳具族祖文淸公佀所為譜建亂徙信今為信上饒
人大中舉八行有以長子中其科官升朝積封至中大夫
者君七世祖也曾祖某祖某父某俱隱不仕妣張氏君㓜爽
敏讀書一目輒成誦十二三作詩賦驚人尋䘮父孤苦樹立
卒以成學教授鄕里養寡母嫁二妹雖環堵之室囷庖屢空
而時節設施展敘曲合禮度嘗領鄕貢進士舉洎上禮部試
成均同業及所受教者滔滔先登獨坎轗不售辛未歲遂用
[015-7a]
累舉恩授容州文學改迪功郎轉循職郎調贑州興國主學
會文丞相帥贛一見竒君檄主贛縣簿贛令𠋣君辦其縣事
俗好訟有墓獄積年不能決一黠胥一譁儒君承牒請墓所
徴訊得實傳以經律具櫝上府決之聞者相戒毋犯主簿教
贛苦淮鹽遠不能致帥委君度嶺運南鹽至則為鄕人徐經
略留攝新㑹丞司其征賦盖當是時兵事新起官府奔播人
無寧懷君佐新㑹㢘恪慈恕如平時公帑之羡不歸私裝商
𣙜苛比减從其寛邑有譚氏林亭為登臨佳處休暇則與
公僑士風訪政其間廣破鄕民争迎致藏免君如慈父君
亦以耄辭不復出矣並海買田宅婚男嫁女若將為新㑹民
而終焉初君之由贛入廣也屬長子應梅居守而次子斯道
從迨棄官新㑹斯道以崖山廵檢前死越一年君亦死女子
[015-7b]
嫁新㑹者與壻相皆死十七年應梅始自上饒間𨵿數千
里跋涉物色問歷得君殯扵新㑹瀧水里之㘭頭村扵是𤼵
土撤茨奉餘骨歸葬上饒某山之原以廵檢衣冠祔兆域焉
人嘗疑科舉士無實材予奪得䘮若有神焉戲之君起衡
茅用文墨得一邑佐吏不為通顯然所就落落出人意表上
饒人䏻言布衣時淳祐間徐侯為禮行經界景定黄侯蛻
招義勇皆君畫策建議臨大事慷有馬周張齊賢之風晚
歲流離倉卒身羈家散竟以客死禍福果何如耶將事出適
然而神亦有所不能盡知其情耶聞義而行知難而退孤
老窮蹙僅免兵革天又遺之賢息使逰魂寓魄歸妥塋廟然
則君之扵此自可無憾世不必皆知君也君嘗種梅扵所居
南榮稱君者有梅谷之自年七十五生嘉泰甲子十月卒至
[015-8a]
元戊寅正月葬以大徳某歲月日配趙氏王氏子男二應
梅兩請鄕貢進士斯道女二長壻將仕郎濟南辛衢次故迪
功郎新㑹尉■■平可翁孫男二長肖龍次肖鶉爲廵檢後
曾孫女一銘曰生爲勞儒死羈客星風瘴霾魂焉簿不如鄕
丘安可樂嗣續展省延遺澤綿百千祀鎮兹宅
  故玉林項君墓志銘
君諱天覺字希聖項氏徽婺源人項以國氏後葉子孫散處
荆揚間揚之項徽爲盛所居婺源有山曰㠣崌峭抜竒秀聚
族負之而廬且累百年至宋紹興中鄕先生利用始以文學
顯有司三上名禮部雖不仕而其甥月湖許公錫用所受學
去爲名卿淳熈中安世父子復𤼵聞扵荆而族相望隱然爲
東南華門君曽祖童仕尚書省屬扵月湖爲妹婿祖維寅浙
[015-8b]
西提刑司幹辦公事從外家學以詩鳴父一䕫累試補太學
不幸早世幹辦公亦相遷謝雀䑕之訟驚于家庭君
齡二弟襁褓母戴氏夫人䟦涉挈擕以求直于郡縣于臺于
部猶未免君年十四一日誦魯論至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忽
蹶然有感曰吾䘮吾父䘮吾祖又幾䘮吾家非天乎割壌以
和母敗吾温凊誦絃事戴夫人喜且泣從之自是躬帥二弟
承師稟學日記千餘言援筆為文俊氣奕燁不肯休未幾母
夫人以疾不視家政君獨持門戸而㳺其弟扵塾當是時徽
婺源與饒樂平徳興相犬牙號多明經生如吳君遇龍許君
月卿沈君貴珤李君睦齊君興龍夢龍之倫皆塲屋重價
皆喜從君游毎進士三舍榜岀金鈴綵幟霆轟電馳華軒蒼
蓋鳥集蟻附項氏塾必在指擬中扵是君兄文薦旣登甲戌
[015-9a]
髙第而弟若子迤邐以次充貢方増創玉林精舍益延師招
友聚書講學魁儒勝士四逺如流而來玉林之西有别墅池
臺潔花樹秀蔚幸時節閒暇採芳釣鮮以供觴咏扵其間
一時規模風致使人娓娓如欲繪𦘕君少歷艱險長經離析
精扵人情世故華皓康以造物者憐其愿而娛之然性不
吝滯見義即為遇急張弛尊㓜貴賤事無巨細得其一言而
解仇釋憾多矣戊戌之歲以七袠稱慶膝下斑斕綵舞者幾
三十人羣從姻游可千客君飮酒談𥬇應接累日夜不倦最
後夜半執酌言曰吾辛苦樹立偶不墜先業田園雖薄足了
汝軰耕織即死亦不為不壽萬萬無恨因出手抄處置家事
條目示子孫且顧次子之祥之為徐氏後者曰明年今日能
復見吾子否乎心期何所不至恐天不我與耳明年及期復
[015-9b]
為壽無恙不 越月疾動諸子拜醫請藥君曰天不我與醫
藥何為囑治䘮勿用浮屠老子法言畢而逝大德巳亥十一
月某日也君生扵已丑十月某日也享年七十一初配同郡
張氏檢校公孫女生子男淵然之祥起元徳元室康山許
氏生福翁吳氏生采孫為宗人斗南後女一壻番陽教諭徐
岱孫男十傳孫良孫蘭孫平孫咸臨徳善性善友善文孫擬
孫蘭孫為之祥後孫女二君嘗目卜地於里之五葩塢以故葬
緩及是將用甲辰十月某日奉窆前事以郷貢張君之状來
謁銘銘曰遜也而強約也而康吾其人玉雪春陽言行志
酬歸藏兹丘嗚呼永世無震無譸
  故禮部進士徐君墓志銘
取十以明經設科埀二千年其法詳記誦精傳註使人崇本
[015-10a]
勤業不虚為浮藻而巳王荆文公行新經義始命舉子眆對
䇿依題為文多者遂至汎濫累百千言嗚呼取士明經授題
限晷刻倉卒至累千百言而求上不畔先王之教與老師𪧐
儒相傳之說下不失有司之程度豈不甚勞且難㢤余來江
東聞饒士徐君志禹未弱冠以尚書應鄕貢進士舉入院日
未晡不㸃膏巳篇滿成文復紓餘思拓别縱筆滔滔成篇
同院生仰視交口驚異比掲名君與兄堯龍聮翩居前行再
作者亦冠二榜時饒士以尚書為額踰萬計充貢者十五
人君方妙年逞高才能捷取竒中如是世所稱賈誼陸士衡
何足多慕旣而其從子之祥以君將葬状君行來求銘按志
禹諱子鄧字志禹徐氏饒徳興人徐之世出伯翳傳偃王以
慈棄國民為立祠龍丘依而居者代不乏顯人唐季有成避
[015-10b]
亂黄頓子盤游學于饒因家焉是為君七世祖曾祖允武祖
次陳迪功郎循州長樂尉父公著迪功郎致仕闢東軒數十
楹以琴書娯閒自號東軒翁君少聰頴其學尚書以鄕先軰
舒君成大余君木為師宗人節甫為友閭塾櫛比書燈熒熒
君雄其間鄕舉之歲在乙卯人謂明年南宫試乘銳可平掇
旣不售益自刻厲曰天將徐之以大吾成乎先是東軒翁以
好客聞鄕里之客有器識能文章者往往聘致結約恐後君
其志禮鑒有加如程君顯甲洪君以中平生游從最厚自
餘吳君安行曹君應龍張君應霖方君淸之流以姻以舊朝
熏暮摩久而益親晚歲學成行尊世念踈落而故相集賢馬
公退休于家時時相過訪道徳之遺言攷古今之故實翛然
非復少年塲屋時徐志禹矣所居西偏舊有㑹文之齋曰化
[015-11a]
龍至是增葺改名雨軒嘗謂子弟曰孔孟之道昭如星日學
之者可以脩身繕性可以康時濟物秦漢以還異說朋興其
愼所習勿為虚誕蹇淺者所咻庶幾有益扵世聞其言者知
君非科舉士且悟雨軒之云將有所潤澤也君承親孝撫弟
友處族婣和雖不顯融充而天與公多男子有田可食有
經可傳于世未為不遇生以戊戌六月某日卒以大徳庚子
六月某日享年六十三娶張公廷評公孫女子男五大中積
中敏中允中高中女一適同邑張涇孫女二其墓在里之塘
源葬緩有故以甲辰九月某日銘曰雖衡且角雲族而不澤
吾蔵吾斵以還于㝠漠是之謂真宅
  游鄕貢墓志銘
余至信州之明年扵是上饒游叔大旣踰嶺返其先人新㑹
[015-11b]
府君之殯且葬而屬之銘余旣哀而銘之越二年叔大卒其
子又亟俾銘焉嗚呼余之不腆其審能信然扵㳺氏父子之
間乎按游氏之譜逺自漢魏隋唐以來不乏顯者五代避建
亂徙信大中八世祖以子應八行科登朝積官至中大夫
詳巳具新㑹府君志江南之族貴進士其法毎州率四百人
㧞其一謂之鄕貢信多詞賦以詞賦充貢為尤難新㑹府君
起清門挾俊䏻同業旣譲為先登叔大甫弱冠隨群授牒輒
復得之旗鈴踵門冠盖屬途州閭以為榮然叔大資嚴重不
切切扵卑近之獲早即從徐岩為陸氏之學者㳺扵時湯文
昌黄台州皆以顯官領祠象山寒鑚暑研頗見條貫遂歸築
室扵翁山之陽自號翁山翁癸酉歲以舉首再貢于鄕將試
禮部遭所生父䘮不行而舉罷矣科目士厭詞賦雕篆無
[015-12a]
益故試之明日加試論一道又明日加對䇿三道以其真
才試者殊不能並焉叔大自為童時舉筆已崢嶸驚人迨扵
成立諸大家不惜禮幣聘致以為賔師楷則雅善教誘欲學
即授以捷法聴受者無留難晚渉憂患家事日落饘粥因賴
以粗給嘗有推轂為婺源校官者辭不赴惟為郡博士一岀
當其計㑹兵燬後殿廡舍次藉之一新新㑹府君之入南也
叔大居守而弟斯道從隔絕十七年不得逹乃刳心鉥形忘
餞渇瘴潦數千里而求之則皆巳死𤼵哭踊擗如䘮得二菆
於瀧水㘭頭村骨以歸士大夫聞其事者舉為詩文以感
嘆嗟傷之叔大扵人悃慤讜直多忤少合而人矜其情不為
怨宗姻交友遇有所疑必來詢謀燕游談㑹經酣史薰琴怡
奕暢恢恢然通儒逹士也喜為詩以邢居實之名名其集曰
[015-12b]
呻吟叔大諱應梅字叔大曾祖諱曰新祖諱敏父新㑹丞諱
子賢先娶余氏周氏子男二長肖龍有儁質先一年卒次
詹為弟崕山廵檢後子女二適余烈周某皆業儒孫男一隆
弟孫女一生辛丑四月十五日卒大徳乙巳二月十八日年
六十四臨絶不囑家事諸孤奉其教居䘮不用俚俗禮十一
月某日葬謝郭銘曰生無悔扵身死無愧扵親吁嗟乎斯人
斯人
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之十五終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