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西山文集 >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30


[030-1a]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三十
 問答起丙戌伏爲子姪説大學章句/論語集註囙問復爲詳言之
  問明徳
明徳乃天賦與之徳性也本自光明縁人始生
所禀之氣不同有禀得清明純粹之氣者
則爲聖爲賢有半清半濁之氣者則爲中人全
禀昏濁之氣者則爲愚不肖此所謂氣禀所拘
也及生而爲人旣自知識與外物接則耳欲聲
目欲色鼻欲香口欲味私欲一勝則本心爲其
所奪遂流於不善 明徳者亦而昏矣
[030-1b]
此所謂物欲所蔽 能講學窮理則可以復
其本然之性故曰明明徳也
  問定静安
三字相𩔖但有淺深學者用力且定字起如
此心揺動不定如何講得學問窮得義理此心
旣定方可漸到静與安之地此心未定便要得
靜與安無是理也
  問全体或問中/語下同
言性之本體渾然全備仁義禮智信是也
  問大用
[030-2a]
言性之發用出来者惻隱羞惡辭遜是非之端
是也
  問成性存存
言天之與我者自有混成之性如今俗言見成
渾淪之物是也我但當存之又存不令頃刻失
之則天下之道義無不此出道義如事君忠
事親孝事長弟之𩔗皆是
  問止於至善
知止者謂知爲君必止於仁爲臣必止於敬爲
子必止於孝爲父必止於方知得此理未曽
[030-2b]
實到其地能得者謂爲君巳仁爲臣巳敬爲子
巳孝爲父巳是實到其地矣
文王於緝熈敬止此敬字舉全体而言無不敬
之敬也爲人臣止於敬專指敬君而言乃敬中
之一事也文王之敬包得仁敬孝
如切如磋道學也主知而言如琢如磨自脩也
主行而言此言致知力行之功當並進也知到
十分精䖏而行處有一分未宻亦未得爲至善
湏是知極其至行亦極其至方謂之至善
問止至善是聖人否答曰止至善是巳到孟子
[030-3a]
羙與大䖏乃是大賢地位蓋可欲之謂善有諸
巳之謂信充實之謂羙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
大而化之之謂聖聖而不可知之謂神善信羙/大聖神
之爲/六等可欲之謂善謂其人有善無惡/爲人所願欲也有諸巳之
謂信此謂實有其善於身/比之可欲巳進一等充實之謂羙善積於/身充滿
實故謂之羙比之/有諸巳又進一等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充/實
於中而形著於外此乃盛徳之不可/揜處已是大賢以上也位但未化耳故程子論
顔子以爲所以未至於聖者守之也非化之也
假之以年則不日而化矣守者謂持守之功化
者謂心理俱融無俟於守乃夫子耳順心之
[030-3b]
時也大學之止至善正是羙與大之地位乆而
不息則大而化之至於聖矣蓋工夫到此巳是
十分更無可用力者但優游㴠泳以俟其自化
爾故易曰窮神知化徳之盛也過此以徃未之
或知也又横渠曰大可能也化不可能也言大/以上
皆可用力至化/則不可用力矣
  問格物致知
物謂事物也自吾一身以至於萬事萬物皆各
各有箇道理湏要逐件窮䆒且如此一身是
何来湏是知天地賦我以此形與我以此性形
[030-4a]
旣與禽獸不同性亦與禽獸絶異何謂性仁義
禮智信是也惟其有此五者所以方名爲人我
便當力行此五者以不天之所與而所謂仁
者是如何義者是如何禮智信又是如何一一
湏要理㑹得分曉此乃窮一心之理其次則我
爲人之子事親當如何爲人之弟事兄當如何
爲人之㓜事長當如何逐件理㑹如事親湏知
冬便須温夏便湏凊出便用告反便用面如曲
禮内則等書所載事親話都要曉得以至事
兄事長等事一一如此窮䆒此則窮一身之理
[030-4b]
也心之與身乃是㝡切要䖏其他世間事物皆
用以漸考䆒令其一一分明皆所謂格物也格
訓至言於事物之理窮䆒到極至䖏也窮理旣
到至䖏則吾心之知識日明一日旣乆且熟則
於天下之理無不通曉故曰物格而後知至也
此一叚聖人教人㝡緊要處蓋縁天下之理能
知得方能行得知得一分只是行得一分知
得十分方能行得十分所以用逐事窮竟也今
學者窮理之要全在讀書如讀此一書湏窮此
一書道理一字一句都用考䆒如未曉了即湏
[030-5a]
咨問師友求其指歸且如讀大學自頭至尾都
窮䆒過旣曉得此一書了又讀論語孟子亦自
頭至尾窮䆒過理㑹旣多自然通悟若泛泛讀
過便以爲了何縁知得義理透徹義理旣不透
徹胷中見識亦無由䏻進雖窮理不止於讀書
而其大要以讀書爲本不可不知也
萬物各具一理萬理同出一原所謂萬物一原
者太極也太極者乃萬物緫㑹之名有理即有
氣分而二則爲隂陽分而五則爲五行萬事萬
物皆原於此人與物得之則爲性性者即太極
[030-5b]
也仁義即隂陽也仁義禮智信即五行也萬物
各具一理是物物一太極也萬理同出一原是
萬物統體一太極也太極非有形有器之物只
是理之至者而巳故曰無極而太極
  問當然之則而自不容巳或問/中語
則者法則也凖則也漢書以律十二/律尺/度斗/斛
衡凖又名/臬爲五則言其輕重長短小大髙下各
有一定自然之法不可得而過不可得而不及
也易曰乃見天則詩曰順帝之則皆指自然之
理而言帝即天也謂天下之理皆天實爲之莫
[030-6a]
不有一定之法非人力所可増損故曰天則帝
則如父之慈子之孝兄之友弟之㳟此誰使爲
之皆天也非人也尹吉甫有物有則之亦此

  問心之爲物實主於身
圜外竅中者心之形体可以物言備具衆理神
明不測此心之理不可以物言然有此形體方
包得此理
  問上帝所降之𠂻或問中/語下同
書湯誥曰惟皇上帝衷于下民𠂻謂無過不
[030-6b]
及而至善之理也上帝以此理𢌿付於人人之
所得以爲性者也
  問烝民所秉之
詩大雅天生烝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彛好是懿
徳言天生衆民有此物必有此理如有耳目則
有耳目之理非禮勿視非禮勿聽是也其餘如/口鼻四
友之屬/皆然君臣父子有君臣父子之理其餘兄弟/夫婦之屬
皆/然則者謂凖則之則不可踰者也物以形体言/則以理言所
謂理者仁義/礼智信而巳民皆秉執此常理故其心無有不
好善者懿徳謂羙徳也/即所謂善也
[030-7a]
  問劉子所謂天地之中
左傳劉康公曰民受天地之中以生言民之生
也皆禀受天地至中之理以爲性也與降𠂻之/意同𠂻即
中/也
  問夫子所謂性與天道
子貢曰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在
天則謂之道隂陽五行之理是也在人則謂之
性仁義禮智信是也性即道道即性
  問子思所謂天命之性
中庸天命之謂性言天以隂陽五行化生萬物
[030-7b]
人得之而爲仁義禮智信之性在天曰命在人
曰性一而巳矣
  問孟子所謂仁義之心
孟子曰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又曰雖
存乎人者豈無仁義之心哉其所以放其良心
者亦猶斧斤之於木也言人旣得隂陽之理以
爲性則自然有仁義之心但爲物欲所害則不
能存之耳只舉仁義二字者仁包礼義包智/故也礼是仁之著智是義之存
  問程子所謂天然自有之中
伊川先生曰事事物物上皆天然有箇中不待
[030-8a]
安排也言凢百事物皆有箇恰好底道理不可
過不可不及也
  問張子所謂萬物之一原
横渠先生曰性者萬物之一原非有我之得私
也此性字指天道而言凢人物之性皆自此流
出如百川之同一源也
  問邵子所謂道之形体
康節先生曰性者道之形体心者性之郛郭言
道不可得而見因性而後可見蓋性之所具皆
實理也故曰道之形體性而言道則/流入空虚矣
[030-8b]
  問收其放心養其徳性
徳性謂得之于天者仁義禮智信是也收放心
養徳性雖云二事其實一事蓋徳性在人本皆
全備縁放縦其心不知操存是致賊害其性
䏻收其放心即是養其徳性非有二事也
  問其所當然而不容巳與其所巳然而不
  容易
所當然如爲君當仁爲臣當敬爲子當孝爲父
與國人交當信之𩔗此乃道理合當如此
不如此則不可故曰所當然也然仁敬孝慈信
[030-9a]
之屬非是人力強爲有生之初即禀此理是乃
天之所與也故曰所以然所當然是知性知其/理當
如此/也所以然是知天謂知其理/所自来也
  問人之所以爲學心與理而巳或問/中語
存心窮理二者當表裏用功蓋知窮理而不知
存心則思慮紛擾物欲交攻此心旣昏且亂如
何窮得義理但知存心而不務窮理雖能執持
静定亦不過如禪家之空寂而巳故必二者交
進則心無不正而理無不通學之大端惟此而

[030-9b]
  問端莊静一乃存飬工夫語録中/語下同
端荘主容貌而言靜一主心而言蓋表裏交正
之義合而言之則敬而巳矣
  問學問思辨乃窮理工夫
程子曰㴠養須用敬進學則在致知蓋窮理以
此心爲主必須以敬自持使心有主無私意
邪念之紛擾然後有以爲窮理之基本心旣有
所主宰矣又須事事物物各窮其理然後能致
盡心之功欲窮理而不知持敬以養心則思慮
紛紜精神昏亂於義理必無所得知以養心矣
[030-10a]
而不知窮理則此心雖清明虚静又只是箇空
蕩蕩底物事而無許多義理以爲之主其於應
事接物必不能皆當釋氏禪學正是如此故必
以敬㴠養而又講學審問謹思明辨以𦤺其知
則於清明虚静之中而衆理悉備其静則湛然
寂然而有未發之中其動則泛應曲當而爲中
節之和天下義理學者工夫無以加於此者自
伊川發出而文公又從而闡明之中庸尊徳性
道問學章與大學此章皆同此意也
  問今人行到五分便是只知得五分語錄/中語
[030-10b]
下/同
朱文公曰知之與行如車兩輪如鳥兩翼闕一
不可尚書命乃云知之非艱行之惟艱何也
蓋髙宗天資高明未即位之前巳學於其盤其
於天下之義理多所通曉傳説恐其徒知而不
力行故告之以非知之艱而行之惟艱欲其力
行平日之所知故也學者之事湏是以致知
爲先知得一分方䏻行得一分知得十分方䏻
行得十分所知未真斷無䏻行之理所謂真/知者伊
川先生所謂如虎所傷是也又如飢必食渴必/飲水不可入火不可蹈如此方爲真知佛家亦
[030-11a]
云知之一字衆妙/之門亦此意也
  問零零碎碎凑合將来不知不自然省
  悟
正如曾子平日學問皆是逐一用工如三省如
問禮逐些逐小做將去稽累之久一旦通悟夫
子遂以吾道一以貫告之至此方知前所爲
百行萬善只是一理方其積累之時件件着力
到此如炊之巳熟釀之巳就更不湏著分毫之

  問程子論格物有説向内處有説向外處
[030-11b]
孔子答門人問仁問孝亦是如此皆是随其資
質而成就之聖人之教人猶化工之生物囙材
而篤於此可見
  問大學只説格物不説窮理
器者有形之物也道者無形之理也明道先生
曰道即器器即道兩者未嘗相離蓋凢天下之
物有形有象者皆噐也其理便在其中大而天
地亦形而下者乾坤乃形而上者天地以形体/言乾坤以性
情言乾徤也坤順/也即天地之理日月星辰風雨霜露亦形而
下者其理即形而上者以身言之身之形体皆
[030-12a]
形而下者曰性曰心之理乃形而上者至於一
物一器莫不皆然且如燈燭者噐也其所以能
照物形而上之理也且如床卓器也而其用理
也天下未嘗有無理之器無器之理即器以求
之則理在其中如即天地則有健順之理即形
體則有性情之理精粗本未不相離若舎器
而求理未有不蹈於空虚之見非吾儒之實學
也所以大學教人以格物致知蓋即物而理在
焉庶㡬學者有著實用功之地不至馳心於虚
無之境也
[030-12b]
  問誠意章數條
自慊是爲巳言巳之所以爲善者乃是我合當
如此不爲善則此心自不快足自不能安非
是爲他人而爲善也
自欺是爲人本無實意爲善但外面略假借以
欺人欲人好而巳殊不知人心之靈昭如日
月何可欺也只是自欺而已
自慊是誠誠則/一自欺是偽偽則/二譬如人子弟讀
書為學乃是為巳之事我不知讀書不知爲
學是我身分上自有欠缺干他人甚事今人徃
[030-13a]
徃對父兄長上則讀書講學才獨處便怠隋一
切廢棄如此則是爲父兄長上而學也其為自
欺孰大焉
  問致知一叚是夢關誠意一叚是善惡
  𨵿語錄/中語
言格物致知必窮得盡知得至則如夣之
窮理未盡見善未明則如夣之未覺故曰夣覺
𨵿好善必實然好之如飢之必食如渴之必飲
惡惡必實然惡之如水之不可入火之不可蹈
如此方能盡人之道以充人之形名爲好善
[030-13b]
而好之不出於實名爲惡惡而惡之不出於實
則是為欺而巳欺心一萌無徃而非惡矣亦何
以異於禽獸哉故曰善惡關大學雖有八條𦂳
要全在此兩節知已至意巳誠則大本已立
其它以序而進有用力之地矣知不至意不
誠旣無其本無徃而可矣故朱文公以二𨵿喻
之言如行軍然必湏過此二重𨵿隘方可進兵
故也
  問正心修身章
喜怒憂懼乃心之用非惟不䏻無亦不可無但
[030-14a]
平居無事之時不要先有此四者在胷中如平
居先有四者即是私意人若有些私意塞在胷
中便是不得其正須是㴠養此心未應物時湛
然虚静如鏡之明如衡之平到得物之時方
不差錯當喜而喜當怒而怒當憂而憂當懼而
懼恰好則止更無過當如此方是本心之正
問聖人恐無怒容否朱子曰當怒時亦必形於
色如治人之罪為𥬇容則不可曰如此則恐
渉忿厲之氣否曰天之怒雷霆亦震但當怒而
怒便中節事過便消了更不積問古人喜怒不
[030-14b]
形於色是正否曰此是養得胷中和粹故雖中
有喜怒而不形於色此正是㴠養之效安得謂
之不正又問古人憂國至於白首怒敵至於裂
眥此正否曰憂國怒敵憂與怒之正者雖
過然亦是不失其爲正但此乃志義之士所爲
聖人則未必然必如是觀之乃盡
鑑空衡平之體鑑空衡平之用此二句切須玩
味蓋未曽應物之時此心只要清明虚静不可
先有一物如鑑未照物只是一箇空衡未
只有一箇平此乃心之本体此即中庸所謂喜/怒哀楽之末發謂
[030-15a]
之中蓋喜怒哀樂未曾發動渾/然一理不偏不倚故謂之中此所謂鑑空衡
平之體也及至事物之来随感而應因其可喜
而喜因其可怒而怒囙其當憂而憂囙其當懼
而懼在我本未嘗先有此心但随物所感而應
之耳故其喜怒憂懼無不中節此所謂鑑空衡
平之用此即中庸所謂發而皆中節謂之和蓋/喜怒憂俱應物而動恰好便止不可少
過其分事過即巳更不留在胷/中如此即是中節即謂之和
  問體用二字
大凢有體而後有用如天地造化發生於春夏
元/亨而歛藏於秋冬利/貞發生是用歛藏是体自十
[030-15b]
月純坤陽氣旣盡不知者謂生意巳熄不知歛
藏者乃所以爲發生之根自此霜雪凝沍草木
凋落虫蛇伏藏㣲陽雖生於下隠而未露一年
造化實基於此惟冬間斂藏凝固然後春来發
生有力所以冬暖無霜雪則来歲五榖不登正
以陽氣發泄之故也人之一心亦是如此湏是
平居湛然虚静如秋冬之閉藏皆不發露渾然
一理無所偏𠋣然後應事之時方不差錯如春
夏之發生物物得所静時先巳紛擾則動時
豈䏻中節故周子以主静爲本程子以主敬為
[030-16a]
本皆此理也動静皆道而周子乃以主静為本/者盖静時飬得虚明然俊動而不
失其時故中庸於喜怒哀楽未發之時湏要戒/謹恐惧以養本然之中然後發而為中節之和
程子主敬之說/即中庸之意也
問大學不要先有恐懼中庸却要恐懼何也曰
聖賢之言有似同而實異者大學之恐懼與中
庸之恐懼不同中庸戒謹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聞只是事物未形之時
常常持敬令心不昏昧而已大學之恐惧/是俗語所謂怖畏之意自與中庸有異
  問治國平天下章
絜矩絜字本出賈誼過秦論度長絜大度謂以/尺之長
短絜謂以帶量物之小大如今人之圍木也故/字文絜先儒解絜字米分曉建陽范直閣諱
[030-16b]
如圭乃胡文定公之外甥朱文公/之父友方以絜度為説文公言我有此心
人亦有此心在上之君子當以己之心度人之
心如以矩而度物巳矩製方之器俗謂曲尺是
也荀子曰五寸之矩盖天下之方言矩雖止長
五寸然天下之爲方器者必以此爲則以譬一
心雖㣲而推之以度人之心雖千萬人無不同
者我欲孝於親人亦欲孝於親我欲弟於長人
亦欲弟於長故爲君子者必使人各得以遂其
孝弟之心我欲安人亦欲安我欲壽人亦欲壽
我欲富人亦欲富故君子者必使人各遂其所
[030-17a]
欲此皆所謂絜矩也浴言以心比/心即是此義
義者天理之公也利者人欲之私也二者如冰
炭之相反然一於義則利自在其中蓋義者宜
也利亦宜也苟以義為心則事無不冝矣不惟
冝於巳亦且宜於人人巳兩得其宜何利如之
若以狥利為心則利於巳必害於人争闘攘奪
於是乎興巳亦豈能享其利哉
大學所謂利專指財利而言伊川先生云利不
獨財利之利凢有一毫自便之心即是利此論
有補於心術之㣲南軒先生又謂無所為而
[030-17b]
為皆義也有所為而為即利也其言愈精且㣲
學者不可不知也且如見赤子入并有惻隠之/心此乃天理自然形見非有
所為而然此即義也若有一毫納交要譽之心/即是有所為而為即利心也二者相去毫厘之
間而公私邪正之分則天渊矣故朱子謂南軒/此語乃發先賢之所未發有功於聖門學者所
宜深/味也
大抵學者存心行事只當以義理為主義所當
然雖害不䘏義所不當然雖利不計如此方合
乎天理之正若此心一出一入於義利之間終
是爲利所勝正如白黒相和黒必揜白薰猶共
器蕕必揜薰立志之不可不察也
[030-18a]
大學程子南軒三不同大學只説財利猶是
麤處伊川南軒之乃入細工夫世亦有能不
貪財利之人然未必無自便之私亦有能不求
自便者其心未必無所為此是一節之上又有
一節工夫以大學至善譬之不貪財利與不求
自便是善到無所為而為始是至善然必先以
不貪財利為根脚基址方可上兩節正如貧
而無謟富而無驕方䏻漸至樂與好禮之地若
未能不貪財利又豈能有上兩節亦如未能無
謟無驕安得更有樂與好禮故學者當以不貪
[030-18b]
財利為本又未可謂不貪財利為巳足馴序用
力自粗至精方可至純乎天理之也
恕者如心之謂非寛厚之謂也如我䏻為善亦
欲他人如我之善我無悪亦欲人如我之無惡
我欲立亦欲人之立我欲逹亦欲人之達大槩/是視
人如巳推己/及物之謂
  問新民章此叚當在止/於至善之前
朱文公言洗濯其心以去惡猶沭浴其身以去
垢斯言盡矣盖身之有垢特形骸之礙耳然人
猶知沭浴以去之惟恐塵垢存則其體汙穢至
[030-19a]
於心者神明之府乃心爲利欲所溺以昏蔽
之甚如積糞壤如聚蟯蚘而不肯一用其力以
去之是以形體爲重以心性爲輕也豈不繆哉
唐人有櫛銘曰人之有髪朝朝思理有身有心
胡不如是深得成湯銘盤之意禪家亦有所謂/身以菩提樹心
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遣有塵埃/之句雖云異端然此言亦自可取也
禮記儒行篇云儒有澡身而浴徳謂洗濯其身
沭浴其徳亦盤銘之義
  問仁字之義此下並/論語
仁之一字古無訓且如義訓冝禮訓理又訓
[030-19b]
履智訓知皆可以一字名其義惟仁不可以一
字訓孟子曰仁者人也亦只是言仁者乃人之
所以為人之理亦不是以人訓仁盖縁仁之道
大包五常貫萬善所以不可以一言盡之自漢
以後儒者只將愛字仁殊不知仁固主乎愛
然愛不足以盡仁孟子曰惻隱之心仁之端也
惻隱者此心惻然有隠即所謂愛也然只是仁
之發端而巳韓文公言博愛之謂仁程先生非
之以為仁自是性爱自是情以愛為仁是以情
為性也至哉言乎朱文公先生始以愛之理心
[030-20a]
之徳六字形容之所謂愛之理者言仁非止乎
愛乃愛之理也盖以體言之則仁之道大無所
不包發而為用則主乎愛仁者爱之体也/爱者仁之用也愛者
如見赤子入井而惻然欲有以救之以至矜憐
憫惜慈祥㤙惠爱之謂也性中旣有仁發出来
便是愛仁如根上發出苗以苗為出於根則可
以苗便為根則不可以愛出於仁則可以愛便
作仁則不可故文公以愛之理三字言之方
得盡又曰心之徳何也盖心者此身之主而其
理則得於天仁義禮智皆此心之徳而仁又為
[030-20b]
五常之本如元亨利正皆乾之徳而元獨為四
徳之長天之元即人之仁也元為天之全徳故
仁亦為人心之全徳然仁之所以為心之徳者
正以主乎故也仁所以䏻爱者盖天地以生
物為心而人得之以爲心是以主乎爱也爱之
理心之徳六字之義乃先儒所未發而文公始
發之其有功於學者至矣豈可不深味之乎
  問行有餘力章與四教不同
行有餘力則以學文是以力行為先子以四教
文行忠信文者講學之事主乎知忠信者修身
[030-21a]
之事主乎行此又以知為先此二章實相表裏
正當合而觀之大抵致知力行二者不可一闕
旣知其理不可不行其事旣行其事不可不知
其理二者並進則為學之功至矣
  問主忠信章程子曰不/誠無物
論語止言主忠信不言誠至子思孟子然後言
誠盖誠指全體而言忠信指用功處而言忠是
盡於中者信是形於外者有忠方有信不信則
非所以為忠二者表裏体用之謂如形之與影
也心無不盡之謂忠言與行無不實之謂信盡
[030-21b]
得忠與信即是誠故孔子雖不言誠但欲人於
忠信上著力忠信無不盡則誠在其中矣孔子
教人大抵只就行處説行到盡處自知誠則本
源子思孟子則併本源發出以示人其義一也
  問過則勿憚改
過雖聖賢不能無盖過者過誤之謂也知其為
過而速改則無過矣故論語曰過而不改是謂
過矣左傳云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孰大焉子
貢曰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
更也人皆仰之孟子曰古之君子過則改之今
[030-22a]
之君子過則順之成湯之聖猶且改過不吝顔
子之賢猶曰不貳過以此可見雖聖賢必以改
過為貴若知其為過不肯速改則是文過遂非
而流於惡矣盖無心而誤則謂之過有心而為
則謂之惡不待别為不善方謂之惡只知過不
改是有心便謂之惡易曰風雷益君子以見善
有過則改天下之至迅疾者莫如風雷故
聖人以此為遷善改過之象此即過勿憚改之
意也
  問姑息二字主忠信/章注
[030-22b]
姑息姑訓且息訓止言事理合當十分做
做三五分且如是而止此之謂姑息今人柔惴
者以小惠及人便以為仁不知只是姑息而巳
  問温良㳟儉譲
温和厚也只和一字不足盡温之義只厚一字
亦不以盡温之義必兼二字者和如春風和
氣之和厚如坤厚載物之厚和不惨暴也厚不
刻薄也良易直也亦如前義易者平易也不艱
險也直者正直也不邪曲也㳟莊敬也莊主容
貌而言敬主内心而言自中而發外故曰㳟儉
[030-23a]
節制也節制二字相似而實不同節乃自然之
限節且如一年有八節四立二分二至是也四
十五日而一換乃天道自然之界限故曰節制
乃用力裁制之意義以制事禮以制心謂如事
理合當如此即以義裁制之若以刀裁物也一
念慮之非即以禮裁制之亦如刀之裁物也九/事
事物物有自然界限不可踰處皆謂/之節所云一年八節者乃其一也譲謙遜也
謙謂不矜巳之善遜謂推善以及人
  問過化存神温良/注
過化存神此四字本出孟子過化謂聖人凢所
[030-23b]
經歷處人皆化之存神謂其中所存神妙正意
只是如此至横渠先生乃謂性性為能存神物
物為䏻過化下性字指本然者而言上性字是
謂我䏻存其性而不爲情所蕩而失其性則其
所存者神妙而不可測下物字指事物而言上
物字指我之應物而言謂物物各自有理我随
其理以應之物各付物不以巳之私意參乎其
間則事過弗留如冰之釋如風之休後来諸老
先生多本其獨文公不以為然者盖孟子之
意未説到如此故也文公觧經毎務平實如
[030-24a]
此然横渠先生之説亦不可不知也
  問禮樂用和為/貴章
敬者禮之本制度威儀禮之文和者樂之本鐘
皷管磬者樂之文禮樂二者闕一不可記曰樂
由陽来禮由隂作天高地下萬物散殊而禮制
行焉天尊於上地卑扵下萬物散殊有大有/小此即制之所由起盖礼主乎别故也
而不息合同而化而樂興焉隂陽二氣流行於/天地之間未嘗止
息二氣和合而化生萬物此楽之所由興盖楽/主乎和故也听謂隂陽二氣者日月雷霆風雨
寒暑之𩔖皆是二氣/和合方能生成萬物故禮属隂凢天地間道理/一定而不可易
者皆/属隂樂属陽凢天也間流行/運轉者皆屬陽禮樂之不可闕一
[030-24b]
如隂陽之不可偏勝一歳之間寒暑之相易雨/露雪霜之相済方䏻氣候
和平物遂其生陽太勝則亢而為旱隂太勝則/溢而為水有隂無陽則物不生有陽無隂則生
而不/成禮勝則離以其太嚴而不通乎人情故離
而難合樂勝則流以其太和而無所限節則流
蕩忘返所以有禮湏用有樂有樂湏用有禮此
禮樂且是就性情上然精粗本末亦無二

禮中有樂言嚴肅之中有自然之/和此即是礼中之楽樂中有禮言/和
楽之中有自然之節/此即是楽中之禮朱文公謂嚴而泰此即礼/中有楽
和而節此即樂/中有禮
[030-25a]
  問因不失其親
因者依也言與人相依湏是其人可以親近方
得如士之擇友男之擇婦女之擇婿以至於臣
之擇君皆是若其不謹則後来雖欲悔而不
可得也又如為人臣屬而事其長亦湏看此人
可親與否如其人非賢者輕易依附一為其所
薦則終身便有舉主之分如何悔得以此推之
凢百皆然大抵以審擇於始為貴也
  問楊墨就有道/章注
墨翟兼愛其本是學仁不知仁者心無不溥
[030-25b]
而其施則有差等如親親與仁民不同仁民與
愛物不同就親親之中事父與事兄不同處夫
婦處明友又與事兄不同盖心無不溥者仁也
理/一其施有差等者即仁中之義也分/殊全親親與
仁民同則是視父母如視他人矣故其流至於
無父也楊氏為我本是學義不知義者制事之
宜也䖏君臣處父子處朋友事事物物各當其
所乃合於義今但知有已而巳則扵君不必忠
於子不必孝凡處人倫之間無一而當矣故其
流至於無君壽言無君者指其/最大者言之也無君無父則是
[030-26a]
禽獸矣此學者所以必當求正於有道者也
  問理性命五十知/天命注
窮理謂事事物物各有其理窮究之而無不盡
也此即大學所謂格物也盡性謂一性之中萬
善備具如性中有仁我則盡其仁之至性中有
義我則盡其義之至礼也智也亦然如此方是
盡性十分之中有一毫一厘欠闕亦未可謂
之盡性至於命言理旣無所不窮性旣無所不
盡便自然至於命此即孟子知性則知天之意
窮理主知而言盡性主行而言知得盡行得盡
[030-26b]
便是至於命
  問父母惟疾之憂
問身體髪膚受之父母不敢毁傷孝之姶也自
古忠臣義士不顧身視死如歸如此則是不
孝矣此又何也曰此與其他毁傷不同盖殺身
所以成仁旣成仁則孝在其中矣囙為説殺身
成仁則形雖𧇊其理不𧇊身雖殞其性不失乃
所以為孝也昔晋周䖏死於戰陣其母猶在太
常賀循謚之曰孝以常情言之母在而死於國
可以為忠而不可以言孝矣而晉人乃称周處
[030-27a]
為孝者盖忠孝一理能忠於君乃所以為孝也
身蹈難乃處臣子之變如曽子之戰競自
守乃處人子之常要當參可也
又西銘推事親之心以事天蓋父母生我者也
而所以生之者天地也天賦以氣地賦以形父
母固我之父母也天地亦我之父母也朱文公
曰父母者一身之父母也天地者人與物己與
人皆共以為父母也父母之生我也四支百骸
無一不全必能全其身之形然後為不沗於父
母天地之生我也五常百善無一不備必能全
[030-27b]
其性之理然後為不於天地故仁人事親如
事天事天如事親此又西銘之妙指不可以不
知也
  問非而𥙊章
神之理雖非始學者所易窮然亦湏識其名
義若以神示三字言之則天之神曰神以其/造化
神妙不/測也地之神曰示以其山川草木有形可見/顯然示人也示古祗字
人之神曰鬼謂氣之/巳屈者也若以神二字言之則
神者氣之伸發/出者氣之屈收/囘氣之方伸者屬
陽故為神氣之屈者属隂故為神者伸也
[030-28a]
者歸也且以人之身論之生則曰人死則曰
此生死之大分也然自其生而言之則自㓜而
壯此氣之伸也自壯而老自老而死此又伸而
屈也自其死而言之則䰟遊魄寂無形兆此
氣之屈也及子孫享祀以誠感之則又能来格
此又屈而伸也姑舉人一端如此至若造化
神則山澤水火雷風是也日與電皆火也
月與雨亦水也此數者合而言之又只是隂陽
二氣而巳隂陽二氣流行於天地之間萬物頼
之以生頼之以成此即所謂神也氣之伸為/神如春夏
[030-28b]
生長是也氣之屈為/如秋冬歛蔵是也今人只以塑像畫像為
神及以幽暗不可見者為神殊不知山峙川
流日照雨潤雷動風散乃分明有迹之日/出
為神入為雨潤為神止為雷/動為神息為風散為神收為伊川曰
者造化之迹又曰神天地之功用横渠曰
神二氣之良能凢此皆指隂陽而言天地之氣
即人身之氣人身之氣即天地之氣
易繫辭曰精氣為物遊䰟爲變人之生也精與
氣合而巳精者血之𩔖是滋養一身者故属隂
氣是能知覺運動者故属陽二者合而為人精
[030-29a]
即魄也目之所以明耳之所以聦者即精之為
也此之謂魄氣充乎體凢人心之能思慮有知
識身之能舉動與夫勇决敢為者即氣之所為
也此之謂魂人之少壯也血氣強血氣強故魂
魄盛此所謂伸及其老也血氣旣耗魂魄亦衰
此所謂屈也旣死則魂升于天以陽魄降于
地以隂所謂各其𩔖也魂魄合則生離則
死故先王制𥙊享之禮使為人子孫者盡誠致
敬以焫蕭之属求之於陽鬯之属求之於隂
求之旣至則魂魄雖離而可以復合故禮記曰
[030-29b]
與神教之至也神指魂而言指魄而言
此所謂屈而伸也
神二氣之良能曰旣有隂陽二氣則自然
有徃有来有闔有闢有消有息有聚有散盖其
理自然如此故曰良䏻此乃借孟子良知良能
之名以形容二氣孟子本意謂孩提之童莫不
知愛其親及其長也莫不知敬其兄此本然之
性如此非出人為隂陽二氣屈伸亦是本然之
理故借此二字以明之闔消散屈也来闢息
聚伸也
[030-30a]
  問魯賜周公禮樂雍徹/注
程子言周公之功固大矣然皆臣子之所當為
此正如孟子曰事親若曽子可也曽子之孝可
謂極其至矣孟子只以為可也盖事親不如曽
子則是人予之道有𧇊必如曾子方得怡好推
而言之為君必如尭然後為盡君道為臣必如
舜然後為盡臣道不然則皆是欠闕學者知此
則凢於人倫曲盡其至無一毫之𧇊方是全得
當為之職分初非過當也無父母則無此身我/因父母而有此身則
事親自合盡孝無君上則無此爵位我因君而/有此爵位則事君自合盡忠此只是盡其本分
[030-30b]
當爲之事/非過外也
  問仁字人而不/仁章
凢天下至㣲之物皆有箇心發生皆此出縁
是禀受之皆得天地發生之心以爲心故其
心無不能發生者一物有一心自心中發出生
意又成無限物且如蓮實之中有所謂么荷者
便儼然如一根之荷他物亦莫不如是故上蔡
先生論仁以桃仁杏仁比之謂其中有生意才
種便生故也惟人受中以生全具天地之理故
其爲心又㝡靈於物故其所藴生意發出則
[030-31a]
近而親親推而仁民又推而愛物無所不可以
至於覆冐四海惠利百世亦自此而推之爾此
人心之大所以與天地同量也然一爲利欲所
汩則私意横生遂流而爲殘忍爲刻薄則生意
消亡頑如鐵石便與禽獸相去不逺豈不可畏
也哉今爲學之要湏要常存此心平居省察
得胷中盎然有慈祥惻怛之意無忮忍刻害之
私此即所謂本心即所謂仁也便當存之養之
使之不失則萬善皆此而生
[030-31b]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三十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