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西山文集 >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18


[018-1a]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第十八
 經筵講義
  進讀大學卷子十月十九日
康誥曰克明徳太甲曰顧諟天之明命帝典曰
克明峻徳皆自明也
臣某謂康誥帝典两語要切處在克之一字
 明徳人所同有其所以爲聖愚之分者但以
克明與不能明之異爾常人所以不能明者
 一則以氣禀昏弱之故二則以物欲蔽塞之
故雖是蔽塞之餘一旦悔悟欲自明其徳
[018-1b]
 亦無不可者患其自暴自棄而不肯爲耳孔
 子謂我欲仁斯仁至矣孟子謂有是四端而
 自謂不能者自賊者也又曰人病不求耳且
 如 陛下躬禀聖哲之資所謂明徳固巳素
 具以堯帝文王克明徳自任豈有不能爲
 者然其用功之要專在屏去物欲盖明徳如
 青天白日物欲如雲霧雲霧開則天日自明
 明徳如明鏡止水物欲如塵滓塵滓去則水
 鏡自明惟 陛下以克之一字自勉而母自
 謂不能則堯帝文王可及矣太甲篇乃伊尹
[018-2a]
 所作此一語切要在顧諟二字古注謂常目
 在之朱熹以爲得極好明命只是天所賦
 與我底道理無形象如何可以目覩正如
 孔子謂言忠信行篤敬立則見其叅扵前在/輿則見其
𠋣扵衡忠/信篤敬豈有形象可見亦只是念念不忘則
 此理自然昭著扵心目之間今人俗語云看
 顧云照顧所謂顧諟即此意盖天賦與我許
 多道理豈可湏之間不著意照管謂如天
 與我以此仁一不照便不流扵不仁天
 與我以此義一不照管便不流扵不義天
[018-2b]
 之與我以此徳本如明鏡止水我却不照管
 甘心塵泥滓来汙了豈不是嫚天之所
 予以人君言之天既命我以此徳又命我以
 此位有此徳方可保此位雖一息不可不顧
 諟雖一念不可不顧諟所以文王陟降在帝
 左右武王曰上帝臨女無貳爾心周頌敬之
 詩云母曰髙髙在上陟降厥士日監在兹大
 雅之詩亦云昊天曰明及爾出王昊天曰旦
 及爾㳺衍皆謂人君一動静一云爲天未嘗
 不察其上然則伊尹顧諟之語人君豈可
[018-3a]
少忘 陛下欲作毋不敬思無邪工夫
自佩服斯言始盖 陛下知得天無時不
監察人君人君當無時不顧諟天命雖欲一
事之不敬一念之邪自不可得此乃最切
陛下身心底道理願深留 聖念
湯之盤銘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誥曰作
新民詩曰周雖舊其命維新
臣某按成湯此銘盖就沭浴取義朱熹之
巳盡之矣後来武王作盥槃銘與其溺扵人
 也寜溺扵淵溺扵淵猶可㳺溺扵人不可救
[018-3b]
 武王之銘又就水取義盖言溺於深淵猶可
 以浮㳺而出一爲姦邪小人所惑則䧟於危
 亡而不自知故不可救聖帝明王因物自警
 毎如此願 陛下燕閒之際取湯武之銘與
 凡古人自警之語書而掲之座右則所益非
 淺諸銘巳載衍/義第三十卷人君之徳湏是日新日日新
 又日新易曰日新之謂盛徳但看日月之明
 千年萬載光彩常常如此豈不是日新人君
 湏要法乾之健體離之明洗濯磨勵其身心
 常使光明皎㓗始得 陛下昨爲臣所蔽
[018-4a]
 飬晦十年天下之人未免妄議聖徳一旦
 然更新天下咸仰聖徳如日月之食而更也
 然自今以徃日新又新之功一或不則未
 免又失天下之望湏是常屏欲而存天理
 常守恭儉而去驕奢常勤學問而戒㳺逸常
 近君子而逺小人常公而不常正而無邪
 今日如是明日又如是以至無日而不如是
 則其徳無日而不新仰視成湯何逺之有
 又見 陛下更新之懲𧷢吏禁苞苴一
 時士大夫爲之悚動未㡬數月間又復玩弛
[018-4b]
 貪濁害民者如故昏繆不職者如故只縁一
 二姦𧷢之鉅者特恩宥擁厚貲安華第不
 傷毫毛兼除授雖公而巧扵營求者尚或得
 志所以搢紳慕效仍踵舊習既未能作新士
 大夫又何以作新民民既未新天命又何由
 而新日来星文之變數數有之上天仁愛
 陛下所以示此警戒 陛下於此何可不深
 自脩省先一身始洗濯磨勵使巳徳常新
 脩明政刑信必賞罰崇奨廉能汰斥貪繆使
 士大夫之俗一新如此則民徳之新天下之
[018-5a]
新有漸致之理矣願 陛下深留 聖心
詩曰穆穆文王於緝熈敬止
臣某謂文王之徳上與天合不可得而名
 所可名者緝熈敬止而巳緝者續之謂熈
者光明之謂朱熹之當矣然緝之與熈非
二事也能緝則能熈矣常人之徳業所以不
能光明者以其乍作乍輟無續之功也且
 如敬之一字孰不知為正心脩身之本然一
有欲心則不能敬一有怠心則不能敬二者
苟有一焉則所謂敬者有間㫁而無接續矣
[018-5b]
 又焉能至於髙明光大之域邪惟聖人之心
 與天同運純亦不巳故詩人形容曰穆穆文
 王扵緝熈敬止两言爾而文王盛徳之氣
 象乎其在目也考之於詩其言緝熈者四
 此詩所云以徳言也敬之之詩曰學有緝熈
 于光明以學言也維清之詩曰維清緝熈文
 王之典昊天有成命曰於緝熈單厥心二者
 以事言也昔聖王之扵修徳扵講學於行
 事無不致緝熈之功者見 陛下於宸
 居之邃掲名緝熈且以雲漢之文自為之記
[018-6a]
眞有得於古先聖王修徳講學之要願於
緝熈敬止之言朝誦而夕思之知欲之有害
於敬則窒之於㡬㣲知怠之有害於敬則持
之以勉使此心常接續而無間㫁故以之
講學則智識日明以之行事則功業日廣所
謂儀刑文王者莫切扵此惟 陛下勉之
   講筵卷子十一月八日
大學格物致知章
按格之一字先儒訓釋不同至程子乃以
格訓至如舜典格于文祖之格其義始明朱
[018-6b]
 熹嘗言格物者窮理之謂也然不曰窮理而
 曰格物者盖理無形而物有迹止言窮理
 恐人索之於空虚髙逺之中而不切於巳其
 弊流於佛老故以物言之欲人就事物上窮
 䆒義理則是於實處用其功窮䆒得多則吾
 心之知識自然日開月益常人之學不就實
 處用功而馳心於髙妙猶且不可况人君以
 一身應萬事萬物之變不於事物上窮䆒
 豈惟無益而巳將必如晋之清談梁之苦空
 其禍有不可勝言者此格物致知之學所以
[018-7a]
 爲治國平天下之先務也 陛下位十年
 其酬應事物多矣然臣顓政務爲蒙蔽恐
 陛下未能一一致察也故十年之間是非邪
 正顛倒錯繆無所不有人皆知爲臣之罪
 今既躬親大政則凡所以剖判是非别白邪
 正者 陛下當身任之矣於事物之理不
 深加窮究應酬之間少有差失咎將誰㱕故
惓惓欲 陛下以格物致知爲事也程頥
 嘗謂格物亦非一端如或讀書講明道義或
 論古今人物而别其是非或應接事物而處
[018-7b]
 其當否皆窮理也而朱熹又謂或考之事爲
 之著或察之念慮之㣲或求之文字之中或
 索之講論之際其尤備盖自吾一身之中
 以至萬事萬物莫不有理皆所當窮然非日
 積月累之功未易各造其極也願自今經
 筵講讀之際有切扵身心𨵿於政治者時發
 玉音質問所疑俾臣等得悉心以對如有未
 諭即乞再三詰難必 聖心洞然無疑而後
 已退居深宫又必㳺玩索其理之所以然
 俾之融會貫通表裏澄澈如此則日就月將
[018-8a]
 緝熈光明其益不少矣至於輔臣奏對
 容訪逮政事因革俾陳其利病之原人材
 進退必叩以賢否之實如有未諭反復審究
 亦必再三都俞之外不厭吁咈以至言官之
 奏論彈劾群臣之進見對𫾻率霽 天威俯
 加酬詰俾攄底藴盡究物情如此則於國家
 之事日益明習而舉措用之間無不適當
 矣凡此皆所謂格物也惟 陛下曲留 聖
 心孜孜不倦若於事物之理窮得一分則
 陛下之知識亦進一分窮得十分則 陛下
[018-8b]
 之知識亦進十分窮得十分即是物格進得
 十分即是知至若只略見一二便不研窮則
 見處既未分明行處必有窒礙且如近者用
 兵之舉若論其槩則 祖宗境土所當恢復
 祖宗山陵所當省視豈非至當之理然必先
 定規模先立基址俟吾人材衆多材力冨盛
 萬全必勝然後有爲乃無後悔縁只見得理
 之一偏而未嘗周思曲慮到窮極之處所以
 輕舉而無成此亦物未格知未至之故也今
 陛下巳知前日舉事之非矣一向退沮自
[018-9a]
 安於無所作為又只是見得一偏之理湏是
 知前日不合輕敵今日亦不可畏敵事雖致
 審而剛毅發之志則不可忘敵雖未動而
 𢧐攻守禦之事則不可緩日與大臣講求䇿
 畫申儆將帥𫿞設隄防謀未十全姑務固守
 埶可一定然必為如此方是見得義理周
 盡舉此一端它莫不然大抵理之與事元非
 二物異端言理而不及事其弊為無用俗吏
 言事而不及理其弊為無本惟聖賢之學則
 以理為事之本事為理之用二者相須本無
[018-9b]
 二致此所以為無弊也惟 陛下留神
所進大學義以明道術辨人材審治
 体察民情為格物致知之要其本末粗備
  以卷帙之多未即進讀願政機餘睱早賜
 覧則於窮理之學將大有所日進矣
   講筵卷子十三日
誠意章
按自欺自慊音/愜两言乃此章之綱領常人
 之情本非眞欲為善但假飾於外以欺人然
 人不可欺徒以自欺而巳惟眞心為善者純
[018-10a]
 於爲巳故好善則如好好色非為人而好也
 悪不善如惡𢙣臭非為人而惡也盖必力於
 為善而去其不善然後巳之心快且足焉夫
 是之謂自慊然又必曰謹獨云者常人為善
 非實意故處𩔰明之地則尚或知勉至處
 幽隠之地則肆然無所忌矣此即所謂自欺
 也自古聖賢之學以謹獨二字為入徳之門
 故此篇言之而中庸首章亦曰莫見乎隠莫
 𩔰乎㣲故君子謹其獨也末章又曰詩云潜
 雖伏矣亦孔之昭故君子内省不疚無惡於
[018-10b]
 志君子之所不可及者其惟人之所不見乎
 詩曰相在爾室尚不愧于屋漏故君子不動
 而敬不言而信聖賢心法相傳莫要於此詩
 人稱文王之徳曰不𩔰亦臨無斁亦保言其
 雖居幽隠之地亦若有臨乎其上者雖無厭
 倦之意亦常有以自守焉此所謂純亦不巳
 也漢成帝臨朝淵黙尊𫿞若神論者以為有
 穆穆天子之容其在宫中則湛于酒色湛與/耽同
 委政外家迄成新莾之簒計其當時必謂人
 無知者而其荒之行播之天下書之史冊
[018-11a]
卒不可揜由其昧於謹獨故也惟 陛下以
 文王爲法臨朝必敬而退居深宫亦必敬對
群臣必敬而退與嬪御近習處亦必敬如此
 則於謹獨之道得矣若漢成之縦無足爲
 聖明道者亦願眡以為焉實天下幸甚
   講筵卷子十六日
大學致知誠意二章
臣某昨於二章巳嘗各貢愚論矣文嘗聞朱
 熹之以爲致知誠意乃學者两𨵿致知者
夢與覺之𨵿透得此𨵿方是覺不然則夢誠
[018-11b]
 意者𢙣與善之𨵿透得此𨵿方是善不然則
 𢙣大學之道惟此两節爲最難故熹以𨵿譬
 之過此两莭則根基巳立有用力之地矣若
 知有未至則見理不明雖彷彿一二未免如
 夣𥧌之恍惚非眞見也意有未誠則為善不
 實雖假一二猶以文錦蒙敝絮又豈眞無
 𢙣者乎然為善𫠦以不實者自見理不明始
 故曰誠其意者先致其知
臣某文嘗恭聞髙宗皇帝有曰人明道
 見理非學問不可惟能務學則知古今治亂
[018-12a]
成敗與夫君子小人善悪之迹善所當爲𢙣
 所當戒正心誠意率由於此夫務學然後能
 明道見理明道見理然後能誠意正心與大
學之言脗若合符 髙宗皇帝是時春秋二
 十有五爾而 聖學髙明深造其極巳如此
陛下可不服膺而加勉乎
修身在正其心章
臣某謹按此章要切全在有之一字盖聖人
 之喜以物之當喜聖人之怒以物之當怒聖
 人未嘗先有喜怒以待物之至也故朱熹嘗
[018-12b]
 言忿好樂恐懼憂患只要自無中發出不
 可先有在心下又嘗取譬曰衡惟其無物故
 物至而輕重不差鑑惟其無物故物至而妍
 可見學者之於此理固不可以不知而人
 主尤所當知盖人主之喜怒哀樂所𨵿為甚
 大故也臣願 陛下於平居未應物之時澄
 静此心湛如太虚不使有喜怒哀樂之
 入乎胷中随物而應當喜則喜當怒則怒當
 哀樂則哀樂而有我之一不與焉則此以
 常正而不偏其於脩身之道有餘
[018-13a]
齊家在脩其身章
臣某按親愛而下五者皆指處家而言父子
 兄弟夫婦之間一泪於情則於所親愛而
 偏焉於所哀矜而偏焉則慈憫之意勝而不
 知其𢙣矣於所賤𢙣而偏焉於所敖惰而偏
 焉則憎疾之意勝而不知其善矣若子弟之
 畏敬父兄固所當然若但知畏敬而不能諭
於道而争其過是亦偏也閨門之内五者之
 失徃徃有之而父母之於子夫之於婦為尤
 甚有子如舜所當愛也瞽䏂不之愛而愛慠
[018-13b]
象有子如鄭荘公亦所冝愛也姜氏不之愛
而愛不弟之叔叚非偏乎有夫人如荘姜冝
愛也衛荘公不之愛而惟嬖人之愛卒召州
吁之變有后如王氏宜愛也唐元宗不之愛
而惟恵妃之愛旋致開元之禍非偏乎愛𢙣
 一偏善𢙣易位其患有不可勝言者故曰身
不脩不可以齊其家
   講筵卷子十八日
大學脩身在正其心章
臣某前日進讀此章蒙玉音有槁木死
[018-14a]
之問巳具陳吾道有體有用與異端寂烕
之教不同 陛下巳俞之矣退而思之此
 心當如明鑑止水不可如槁木死鑑明水
止其體雖静而可以鍳物是静中動體中
藏用人心之妙正是如此若槁木之不可生
之不可然是乃無用之物人之有心所
 以具衆理而應萬事者也其可委之無用乎
吾道異端之分正在於是不可不察
治國必先齊其家
臣某按此章辭義明白不待贅陳但恕之一
[018-14b]
 字學者多認為寛厚闊略之意其實不然盖
 巳有善亦人如我之有善巳無𢙣亦欲人
 如我之無𢙣又論語所謂巳所不勿施扵
 人皆是推巳及人之謂舊如心為恕其義
 却通彼以寛厚闊略為恕者誤矣
臣某又謹按此章既引桃夭之詩以明夫婦
 相冝然後可以教國人又引蓼蕭之詩以明
 父子兄弟足法而後國人法之為人君者要
 當實體乎此非可以徒誦而巳也漢髙帝
 賢君也以戚之寵而踈吕后以致後日人
[018-15a]
之禍然則處夫婦之間其可不盡其道乎
唐太宗英主也然於事親友兄弟一有慙徳
三百年之家法遂不復正然則處父子昆弟
之間其可不盡其道乎漢唐之事然後知
大學之垂訓眞不可不佩服也
衍義九經章
臣某按朱熹曰不一其内則無以制其外不
齊於外則無以飬其中静而不存則無以立
其本動而不察則無以勝其故齊明盛服
非禮不動則内外交飬而動静不違𫠦以為
[018-15b]
 脩身之要也謂熹之言至為精切盖齊戒
 明㓗所以正其心也盛服然所以正其容
 也心正則容正故曰一其内所以制其外容
 正則心亦正故曰齊於外者所以飬其中此
 内外交致其功也静者未應物之時動者應
 物之際静而存飬則有以全天理之本然動
 而省察則有以防人於將萌此動静兼用
 其力也然蔽以一言敬而巳矣 内外動静
 無乎不敬身安得而不脩乎熹又嘗作敬齋
 箴自首至尾皆發明此意巳載之於衍義
[018-16a]
 中操存省/察章惟 聖明其參味之
臣某又按九經以継絶世舉廢國為懷諸侯
 之首盖自昔帝王相傳之法也武王克啇未
 及下車封黄帝後于薊封舜之後于陳而孔
 子於堯曰篇厯叙二帝三王傳授亦曰興㓕
 國絶世天下之民㱕心焉中庸之言盖祖
 乎此夫以齊威公之在春秋特一覇主爾猶
 能存三亡國後丗稱之其視𢧐國之君争地
 争城㓕人之社稷絶人之祭祀者善𢙣相去
 逺矣漢功臣剖符丗爵迨元成間稍益衰
[018-16b]
 㣲不絶如綫杜業進言以為内恕之君樂継
 絶丗隆名之主安立亡國顔師古曰以立亡/國之後為安泰也
 今功臣之後襲封者盡或絶失姓或乏無主
 朽骨孤於墓苗裔流於道甚可悲傷成帝感
 其言於是復紹蕭何之丗迄于哀平又増曹
 參周勃之後史氏書之以為羙事漢祚中㣲
 光武紹起復享國者二百餘年是亦仁厚之
 報也唐李懷光先有功而後背畔徳宗念其
 前功為之立後當時諸將莫不感歎 本朝
 故事毎大赦令輙求 昭憲太后子孫或及
[018-17a]
 趙普之徒徃徃有司以為具文而 中興以
 後功臣豈無湮㣲不祀者當此兵事方興之
 時謂宜訪問加以存録至於骨之恩析而
 不殊殊絶/也尤 仁聖𫠦冝哀惻也故因九經
 之義推而及之以賛陛下矜恤之仁云讀
 畢奏云骨之恩析而不殊乃漢宣帝封昌
 邑王賀爲侯之詔也言骨之恩雖有離析
 而無可絶之道臣之此言盖恐同姓近親豈
 無絶丗不祀者 陛下訪問而爲之立後
 也又奏二帝三王惟其以興㓕絶為心是
[018-17b]
 以享子孫千億之報𢧐國之君㓕人社稷絶
 人𥙊祀秦爲甚報亦如之大抵續人之祀
者乃盛徳事天之所予也絶人之祀者非盛
徳事天之所惡也 上意亦悚動退而李
正言甚稱開陳之善謂其言切而不露也
   講筵卷子二十七日
大學絜矩章
臣某按此章言平天下乃曰君子有絜矩之
道何也盖天下之不平自人心不恕始且如
為人之子而事不慈之親雖不敢怨必非所
[018-18a]
 及其爲父乃不慈其子為人之弟而事不
 友之兄雖不敢怒亦非所樂及其為兄乃不
 友其弟此皆所謂不恕也士大夫未仕為民
 而見虐於官吏必不堪之及其仕䆠乃不恤
 其民僮僕使令不忠於主必深𢙣之及其立
 人之朝乃忍欺其君凡此皆不恕也恕者以
 巳度人之謂我之所亦人所欲我之所惡
 亦人所𢙣故以所者施之而不敢以所𢙣
 施焉此所謂絜矩也凡為人者皆所當然而
 為人上者尤不可不然杜牧賦阿房宮謂𥘿
[018-18b]
 愛紛奢人亦念其家柰何取之盡錙銖用之
 如泥沙巳紛奢而剥民之肌膚朘民之膏
 血此之謂不能絜矩也故為人君者處宫室
 之安則憂民之不足於室廬服綺繡之華則
 憂民之不給於繒絮享八珎之味則民之
 飢餒備六宫之奉則憂民之曠鰥以此心推
 之使上下尊卑貧冨貴賤各得其𫠦有均
 齊而無偏陂有方正而無頗邪此即謂絜矩
 之道見比年以来元元愁苦者衆兵興
 之後三垂戍守方𫿞當此大冬隆烈之時窮
[018-19a]
閻委巷有飢凍切膚之窮邉絶徼有風沙
眯目之悲願 陛下以惻怛之心施惠卹之
政雖其仁未徧及然選良吏以字之擇
良將以拊之使民無剥膚之苦士有挾纊之
温是亦仁術也於衍義察民情之篇引采
七月等詩旉陳頗悉惟燕間賜覧仍推而
行之則天下之平有日矣
  講筵卷子
大學平天下章
楚國無以爲寳惟善以為寳
[018-19b]
臣某按楚語王孫圉聘於晋圉楚/大夫定公饗之
定公/晋君趙簡子鳴玉以相簡子名鞅/晋大夫也問於王孫
 圉曰楚之白珩猶在乎珩佩/玉也對曰然簡子曰
 其為寳者㡬何矣曰未嘗為寳楚之所寳曰
 射父作訓辭以行事於諸侯又有左史
 𠋣相朝夕獻善敗于寡君使寡君無忘先王
 之業若夫白珩先王之玩也何寳焉大學𫠦
 引即其事也魏惠王以照乘之珠夸齊齊威
 王亦言吾有臣四人而鄰國畏盗賊息是之
 為寳與王異楚齊皆𢧐國之君然知所寳
[018-20a]
惟賢之意故其國安以強昨者臣用事溺
意貨寳山東玉器搜抉無遺使諸豪有輕中
國之心而於當丗之人材則未嘗為 陛下
收捨以備國家之用其昧於此亦巳甚㢤因
奏願 陛下不以金玉爲貴而以賢才爲寳
天下幸甚
秦誓曰若有一个臣㫁㫁無他技其心休休
焉其如有容焉人之有技若巳有之人之彦聖
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寔容之以
我子孫民尚亦有利哉人之有技疾以𢙣
[018-20b]
之人之彦聖而違之俾不通寔不容以不
保我子孫民亦曰殆哉
臣某按先儒蘇軾之論以爲前一人似房元
齡後一人似李林甫元齡唐太宗之相也史
臣稱帝定禍亂而房杜不言功王魏善諌王/珪
魏/徴而房杜遜其直英衛善兵李勣封英/李靖封衛而房
杜濟以文持衆羙效之君是後新進更用事
元齡身處要地不吝善始以終所謂寔
容之者也林甫唐元宗之相也史稱其如賢
當時有以材譽聞者皆以術抑逺之所
[018-21a]
 謂寔不容者也太宗相元齡而唐以興元
宗相林甫而唐以壤知大臣之賢否者惟
 容與否而巳矣
   講筵卷子二十七日
大學平天下章
生財有大道生之者衆食之者寡為之者疾
 用之者舒則財足矣
按古今生財之未有外此四言者而
先儒吕大臨推明之可謂論矣韓愈有云
 古之為民者四今之為民者六農之家一而
[018-21b]
 食焉之家六盖古者四民士農工賈而巳後
 丗益之以道釋𫠦謂爲民者六也農一而食
 者六冝其贍足之難然士主名教工治器用
 賈通貨財非無事而食也若釋與道則飽食
 安坐以蠧吾民而 朝廷乃以鬻祠牒爲生
 財之資不知釋道日増則農民日减財之𫠦
 自出者耗矣猥曰生財可乎此謂生之者寡
 而食之者衆也農民日减而耕者少則爲之
 者不疾矣而國家之用度又未嘗量入以爲
 出也以江左一隅之力而用度数倍於承平
[018-22a]
 之時夫安得不匱口奏穴官穴吏穴兵之弊
云云夫易窮則変変則通通則乆今之事執
窮極甚矣不變而通之其可乆乎然変通之
 術豈有它繆巧夫亦曰莭用而巳爾用有莭
則經常之費易足經常之費足則祠牒之鬻
 可省釋道少則農民多生財之源無出於此
 惟 陛下亟圖之
孟獻子曰畜馬乘不察於雞豚伐氷之家不畜
牛羊百乘之家不畜聚歛之臣與其有聚歛之
臣寧有盗臣此謂國不以利為利以義為利也
[018-22b]
長國家而務財用者必自小人矣彼爲善之小
人之使爲國家菑害並至雖有善者亦無如之
何矣此謂國不以利爲利以義爲利也
按漢董仲舒對䇿於武帝曰夫天亦有所
分予予之齒者夫其角傳其翼者两其足是
所受大者不得取小也古之所予禄者不食
於力不動於末是亦受大者不得取小與天
同意者也夫巳受大又取小天不足而况
人乎此民之𫠦以然苦不足也又曰受禄
之家食禄而巳不與民争業然後利可均布
[018-23a]
 而民可家足此上天之理而亦太古之道天
 子之𫠦宜法以爲制大夫之所當循以爲行
 也又曰天子大夫者下民之所視傚逺方之
 所四面而内望也近者視而放之逺者望而
 效之豈可以居賢人之位而爲庶人行㢤夫
 皇皇求財利常恐乏匱者庶人之意也皇皇
 求仁義常恐不化民者大夫之意也易曰
 負且乘致冦至乘車者君子之位也負擔者
 小人之事也此言居君子之位而兼庶人之
 行者其患禍必至也惟仲舒此言盖與
[018-23b]
 大學同指故略爲 陛下陳之夫所謂居君
 子之位而爲小人之行者故相是也位冠台
 司而鬻賣公朝之官爵貴極人臣而奪攘平
 民之貲産貪鄙之風扇於上而汙濁之俗成
 於下士大夫惟知財利之可貴豈知仁義之
 可尊雖 陛下更張以来盖嘗明示好𢙣而
 人心䧟溺巳深莫之變也夫天下之患莫大
 於人心之趨利舉世之人皆趨於利則知有
 巳而不知有君知有家而不知有國平居則
 欺君以自利孔光張禹之於漢是也有難則
[018-24a]
賣國以自利華歆陳群之附魏張文蔚楊渉
輩之梁是也甚者不奪不饜如莾操之所
 爲故大學於末章明義利之分孟子於首篇
 𫿞義利之辨豈虚也㢤惟 明主在上 思
有以返之則天下之福也
   講筵進讀大學章句手記
十月十四日進讀大學章句經文至明明徳新
民奏云聖人之道不過成巳成物而巳明明徳
成巳之事也新民成物之事也成巳者體也成
物者用也只此两言體用備矣至在止於至善
[018-24b]
奏云君止於仁臣止於敬子止於孝父止於慈
且如 陛下居人君之位則𫠦止在於仁湏是
行愛人利物之政使鰥寡孤獨各得其飬昆蟲
草木咸遂其生如此方爲至若只姑息小恵非
仁之至也又如 陛下爲 先皇之子不但生
而謹奉飬没而𫿞祭祀便謂之孝湏是坐則見
先帝於牆食則見 先帝於一念不敢少忘
又必継 先帝之志 先帝之事以安社
稷保宗廟然後為孝之至不然則雖孝非至也
又如之事 陛下當止於敬若但以擎跽曲
[018-25a]
拳為敬此敬之末也必如孟子所謂責難於君
陳善閉邪非仁義不敢陳於王前然後爲敬之
至不然則雖敬而非至也其它如父之慈與國
人交之信皆要到十分盡處方謂之至善又讀
至古之明明徳於天下處奏云下文只言天
下平此却曰明明徳於天下者盖天下之人皆
巳得其本心皆巳復其本性書𫠦謂民於變
時雍詩所謂人有士君子之行如此方是明明
徳於天下如漢文帝唐太宗之時天下可謂治
矣然先儒謂止是冨庶而巳若教則未之及也
[018-25b]
故聖人於此不但曰天下平必曰明明徳於天
下見得須是天下之人皆明其明徳方可謂之
天下平不然則只是小康而巳未可謂之平也
又讀至章句明徳者人之所得於天而虚靈不
昧以具衆理而應萬事者也奏云此是兼心與
人之一心兼統性情性體也情用也具衆
理者體也應萬事者用也餘本文/公讀至章末奏
云此章自心而身自身而家自家而國自國而
天下本末次第粲然甚明然不是大學剏
堯以来巳如此因舉堯典明徳睦族一叚
[018-26a]
於衍義巳備言之矣但堯是生知之聖不湏下
格物致知工夫若湯武則學而知之湯之學於
伊尹武王之問洪範問丹書即格物致知之事
湯之不邇聲色不殖貨利以義制事以禮制心
銘盤以自警武王於戸牗楹席觴豆弓矛亦各
有銘此皆誠意正心之事也又再拈起物格而
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二句奏云雖是知至而
后意誠然亦非是待知至了方去誠其意且如
陛下日對儒臣講明經史此格物致知之事也
日對輔臣議論朝廷政事人材賢否此亦格
[018-26b]
物致知之事也退御宫庭省閱天下章奏講求
四方利病此亦格物致知之事也臨朝必敬退
居深宮亦必敬對群臣必敬對嬪御近習亦必
敬聲色玩好無𫠦或溺喜怒哀樂不敢妄發此
即誠意正心之事也一日之間二者未嘗不可
交用其功不但一日只此俄頃間便都做得但
大學必以知爲首者湏是見得天下之理了然
明白此爲善此爲𢙣此爲正此爲邪則意邪
念自不敢發所以格物致知最爲切要也願
陛下自今於講論經史之際 聖意有所未諭
[018-27a]
不妨反復詰問須見得道理分曉然後已於講
論政事之際亦與大臣反復論難直見得可否
分明然後巳省閱章奏亦反復考究見得利害
明白然後巳如此方是格物方致知若只汎
過汎然㸔過不曽著意考索豈得便謂格
物如此安致知仰瞻 聖顔大覺和恱既畢
忽蒙 聖訓卿所進大學衍義一書便合就今
日進讀謂前𫠦進巳納禁中今湏再令講筵
𫠦冩别本然後可讀即以未辦為對 上曰已
在此矣即見内侍捧前𫠦進第一第二帙在前
[018-27b]
即前奏曰所纂輯之書出於愚陋之見奚
足上禆 聖學兼志止備燕閒之覧今乃
仰蒙 叡㫖令臣進讀此千載一時之榮遇再
拜祗謝畢展卷進讀讀畢奏曰臣之此序成於
紹定二年所謂竢時而獻者盖待 陛下親政
而後獻者若臣尚在 陛下未親大政雖
進獻必無由徹乙夜之覧乃今何幸得備進讀
命坐賜茶畢 上曰外路會價尚未豋皆是
司郡守不對曰會價𫠦以不豋固縁
司郡守不意然其間亦有留意者大率常
[018-28a]
物之情少則貴多則賤自故相在時印造多了
今又邉事方動未减印造之數所出太多故
賤嘉定年間換易新㑹親見本末其縁都
司非人用以二舊換一新之人情疑惑不行
廟堂忿之遂用𫿞刑峻法犯者百姓至於徒流
估籍官員至於追勒貶斥終無效驗数年之後
朝廷厭於提始行其所無事却一嵗増於一
至庚寅辛卯年間外方或六百文足少亦不
下五百五六十文足以此見𫿞刑峻法無𫠦
益臣方具劄子乞 朝廷專委版曹一二員
[018-28b]
討論利害而推行之大抵必須少减印造
有小䇿獻廟堂不敢以瀆 聖聴是或有以
𫿞刑峻法爲言者切不可施行幸 陛下垂念
上欣然聽納
 是日進讀大學章句畢係進讀合再拜叙
謝上曰自此望卿啓迪母或有𨼆賜茶畢
上曰虜使来議和聞外間議論頗紛紛奏曰
臣却不聞外間議論但自古兵交使在其間
縦使虜人巳犯邉若有使来猶當禮接况未
嘗犯我乎或謂卻而絶之或謂冝拘
[018-29a]
 遣此皆不可行但當以禮遣之萬一露
 之意切不可輕信盖金人昨以和誤我後来
 虜人又祖其故智以誤金人今日雖不可沮
 其善意亦不可墮其姦謀邉面之備一事不
 可闕略一日不可稽緩惟 陛下深 聖
 念 上又謂彼来朝見如何問彼有國
 書否上曰無之曰如無國書何名引見
 要之只合就鎭江發遣必不得已都堂接見
 可也
   講筵進讀手記
[018-29b]
十九日進讀大學章句至明徳章天之𫠦以與
我而我之所以爲徳者也因思前次明徳是
兼心與性尚未分曉遂引程易傳云天所賦
爲命物所受爲性此明徳正是性不曰性而
曰明徳者盖明處是心明底是性心是虚靈底
物着得許多道理在其中光明照徹故曰明徳
讀卷子到 陛下將湯武之語及古人自警之
詞書而掲之左右奏云昔 哲宗好冩唐人詩
句范祖禹在講筵將尚書諭語孝經撮其要語
二十餘條請 哲宗於親御翰墨之際書之以
[018-30a]
代詩句盖聖人之言句句有益非若詩句之無
益也臣今日所陳亦祖禹之意是日 上領納
又奏邉事巳見端平/庙議申/聖語狀
   講筵手記
二十六日進讀止至善傳詩云畿千里惟民
所止因舉朱文公曰止者必至於是而不遷之
意且如行都在此自南来者必止此方是止處
若只到衢婺固未是當止之地若到此又越而
之它亦不是得所止自它處来亦然又讀至君
敬處再舉十四日語以奏又讀學者於此
[018-30b]
究其精㣲之藴而又推𩔗以盡其餘奏云朱某
此二語乃是發聖人言外之意盖理之淺近者
易見而精微者難知若於義理只見得皮膚徃
徃便以未善爲巳善小善爲大善惟是窮究到
精微處方知三分之善只是三分七分之善只
是七分不至以下爲髙以淺爲深此學者所以
貴於致知也推𩔗云云云以五者大倫言之此
君臣父子朋友而已若夫婦則止於有別
長糿則止於有序又推之萬事萬物莫不有當
止處如坐如尸坐之所止也立如齊立之所止
[018-31a]
也視思明視之所止也聴思聦聴之所止也自
餘亦莫不然又讀至切磋琢磨處奏云仁敬慈
信是言當知所止至此方是下工夫處大抵
聖賢之學只有两端窮理脩身而巳如此篇𫠦
謂格物致知是窮理也誠意正心是脩身也顔
淵曰慱我以文約我以禮修身也聖門只是此
两項功夫又讀章句云學謂講習討論之事自
修者省察克治之功奏云如 陛下日御經筵
與儒者講論經史此所謂講習討論也
過便了何益於事湏是退而省察吾之言行有
[018-31b]
無未善吾之過失有無當改其合克去此即孔
子所謂克巳也學與自修二事相爲表裏不學
問固不自修學問了又不可不自修又讀章
句治之有緒而益致其精奏云朱某釋經一語
不妄下凡製物爲器須切成形質了方可磋
磨若未切如何瑳磨此所謂治之有緒也既
了若不磋磨如何得他精細潤澤此所謂
益致其精也講學修身亦然又讀𫠦進故事至
論虜人多詐處曰言辭之甘藏鋒刃扵飴
禮貌之尊設機穽於康荘也歛兵逺去鷙鳥將
[018-32a]
擊之形也委地弗争芳餌致魚之術也既略
其義又再讀過曰願 陛下毋忘此語 上曰
極是賜茶畢上問虜人議和未可輕信
奏曰適嘗言之矣李侍御奏臣得楊恢書云
在㐮陽聞虜酋元不曉和字只是要人投拜而
其臣下乃將投拜之語改為講和其頗詳
上然之奏云朝見一節如何 上曰且使人
到来啇量待吉後引見李奏虜兵巳取蔡了
忽然都去攻息方急亦忽然都去其情叵測奏
云此所謂鷙鳥將擊之形也遂退
[018-32b]
   講筵進讀手記
八日進讀大學章句至人心之靈莫不有知
天下之物莫不有理惟於理有未窮故其知有
不盡奏云人之爲人受天地正氣以生故其心
虚靈不昧其於義理自然有知如孟子所謂不
慮而知者良知也孩提之童莫不知愛其親及
其長也無不知敬其兄此即良知也所謂本然
之知也然雖有此良知若不就事物上推求義
理到極至處亦無縁知得盡且如事親雖知當
孝若不曽於孝上細細推求未免以末莭細故
[018-33a]
爲孝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
酒食先生饌曽是以爲孝乎若論父兄有事子
弟能代其勞有酒與食先以奉父兄豈不是孝
然只是孝之末子夏便以此爲孝亦是知未至
頼其能問故聖人教之進上一等然承順父母
顔色爲難亦只且就子夏欠處未是孝之極
須是事親如事天方是孝之極大抵天下之理
推得一層上又有一層所以聖人曰物格曰知
至皆是要到窮極至處上曰極是又讀卷子
至晋清談梁苦空處因奏陳人君須理㑹著實
[018-33b]
道理不要談空妙 上曰極是又讀到
進衍義以明道術辨人材審治體察民情為格
物致知之要本末粗𤰅以卷帙稍多未即進讀
願 陛下萬機之餘早賜覧則於窮理之學
將大有所進 上曰此書朕時時自是日讀
卷子用兵之舉只爲見得一邉道理遂輕易爲
之又讀漢成帝荒滛一節旉陳之間語頗峻切
仰瞻玉色略無少忤
   講筵進讀手記
十六日進讀大學忿章引朱文公曰此四者
[018-34a]
只要在無中發出不要先有在心下 上曰如
此須如槁木死始得奏云不然中庸謂喜怒
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莭謂之和四者
只要發得中莭如何無得且如大舜見象喜亦
喜是聖人不無喜也文王一怒安天下之民
武王亦一怒安天下之民是聖人不能無怒也
徳之不修學之不講是吾憂也是聖人不
憂也飯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
聖人不能無樂只要因物而發不可先有此横
在胷中如 陛下今則未應物之時其心湛然
[018-34b]
少間與物相接事之當喜者須喜事之當怒者
須怒但當喜怒之時便須自省此盡是發於義
理邪發扵邪若發於義理儘不妨發於
則不可人之情易發難制者惟怒為甚惟
忘其怒而理之是非則知外物之不足厭
矣此言最善若都要無此四者如槁木死
則此心遂為無用之物此乃釋氏之學若吾道
則有體有用寂然不動者體也感而遂通天下
之故者用也體用兼全𫠦以無弊釋老委其
心於無用所以應丗不得上深以爲然喜見
[018-35a]
玉色又讀卷子論衛荘公唐明皇事随文觧
畢又再提起曰衛荘公踈賢配而親嬖人唐明
皇逺正后而昵𧰟妃卒召禍亂今日必無此事
然願 陛下深以二君爲鑑上亦無忤色退/而
思之合對云此心當如明鑑止/水不可如槁木死灰偶不之及賜茶畢上問
有所聞否奏臣無𫠦聞因言及財用窘匱奏云
今日當此空匱之極别無方法只有撙莭一事
可行臣方具奏偶吏部中兼左司鄭寅輪
對已及凢其言甚當願陛下諭大臣速如所
請施行上然之李左史亦開陳頗詳併及覈
[018-35b]
軍籍虚額事奏云前日李鳴復亦曽及此 陛
下巳諾之矣謂冝先令諸將自以虚額来上
却委緫領或它司審覆則諸將不敢爲欺又舉
孝宗褒邵宏淵因上虚籍擢為察使事奏云
湏如此施行則彼有所慕巳嘗以此白宰相
矣若果行之一則有實𤰅一則省虚費上又
云近来既不出兵省得生劵一項費用奏云生
劵一項所費甚多今不出兵所省不少又再及
撙莭事奏云若撙莭費用須 陛下力行莭
儉以爲群臣之倡上謂然因讀義中庸九
[018-36a]
經章奏云近見李對劄子論此章因及時
事大有所 陛下必嘗反復之 上曰朕
亦嘗反復又至朱文公章句若親而賢則固寘
之大臣之位矣因及趙丞相汝愚本末曰本朝
宗室未有如汝愚比者故可居宗室所不可居
之位及力賛配食之議
   講筵進讀手記
十八日進讀大學治國在齊其家章至若保赤
子心誠求之雖不中不逺矣未有學飬子而后
嫁者也奏云赤子雖未能言然飢飽寒暖之𩔗
[018-36b]
其情可測而知爲之母者以巳心眞實求之雖
有不中亦不相逺國人之情固未易盡知然一
人之情即千萬人之情以治家之道推之治國
其理一耳非先治家後却旋去學治國也故曰
云云又讀至卷子此心當如明鑑止水不可如
槁木死奏云舉似此語與李大同大同
以爲下不可字不得盖此心自是活物如何把
做槁木死終不使之如此此語甚有理非
所及乞 陛下垂問大同令詳言之 上顧
李令李遂云云又奏釋氏有死心之
[018-37a]
是活物如何可死又如釋老不拜君父兄離絶
人倫然其在寺中依舊有主首有副貳有𫠦
謂師兄師弟何嘗絶得人倫吾道中𫠦謂君臣
父子是眞實有之彼却是假合底以此見得聖
人之教是循天理之自然釋老是以人爲強軋
使然李復云云讀至具衆理應萬事處奏云人
之一心至虚至靈至微至妙經緯天地裁成輔
相皆自此出以爲槁木死可乎上意喜甚
玉齒粲然又讀卷子衍義九經處巳録在/卷子下賜茶
畢李正言論時雪不降由豫常燠若某因奏周
[018-37b]
衰無寒嵗秦末無燠年周之先王以仁治天下
後丗浸失之舒緩天以常燠應之秦以急刻爲
政天以常寒應之刻急固不可舒緩亦不可中
庸至聖章既曰寛温柔足以有容也必曰發
強剛毅足以有執也二者皆不可偏 陛下非
無剛断者如更化之逐二小人治二𧷢吏
時猶在泉南聞聖断一時士大夫莫不震肅
貪鄙之風㡬於盡掃自頃以来乃似姑息巨姦
𪧐𧷢悉逃憲網上下望無所畏憚州縣之吏
貪暴如民無告愬惟其政令不行紀綱不肅
[018-38a]
所以上天仁愛示以常燠之罰易言立天之道
曰隂與陽使天有陽而無隂則生物而不能
成物何以爲造化地之柔剛人之仁義皆不可
偏願 陛下深體大易之義仁之與義務在兼
行不使一闕庶可仰承天意上然之
   講筵進讀手記
二十七日進讀大學絜矩章卷子至比年以来
元元愁苦者衆一叚奏云猶記 紹熈年間
所在公民物熈熈迨 慶元間漸不如
紹熈矣頃年以来民人愁歎盗賊蠭起皆由猶
[018-38b]
臣大開賄賂之門爲司郡守者極意掊克以
充苞苴於是民窮至骨爲將帥者亦極意掊克
以充苞苴於是兵窮至骨矣所以兵民胥怨喜
亂樂禍之心人人同之更化以来雖巳禁止苞
苴然軍民愁歎如故此無它由未嘗選良吏擇
良將以任撫字之責州縣之官貪鄙如故故也
願 陛下俯 聖念幸甚
   講筵進讀手記
十二月十三日進讀大學卷子論秦誓一个臣
云云因引蘇軾前一人似房元齡後一人似
[018-39a]
李林甫上喜曰此两可得好讀畢賜茶
上問曰曽見丞相劄子否奏云未之見不知
論何事上曰論虜使朝見事奏云雖未見
劄子昨同李詣相府見丞相言見將韃使朝
見禮莭委左司鄭寅斟酌省去可省者用其可
用者其區處似巳穏當又奏朝見用何禮上
曰臨軒奏云昨聞余鑄言用臨軒之禮
不勝其喜嘗囑鑄白廟堂勿改前既而見丞
相却有所疑今仍是臨軒極當上曰近方撿
得乾道某年引見蕭鷓巳例奏云既有故事尤
[018-39b]
善上問徐僑以爲不當引見如何奏云徐僑
老儒惓惓憂國彼盖㩀所見而言無他意大
抵 朝廷行事最不可𢙣人異論如有此意則
後来有事無人敢言遂成緘黙之風利害非細
愚見見與不見皆未甚利害但和議决不
可恃 陛下親御宸翰諭三邉制帥大畧
言韃使之来不容不以禮接邉切不可恃此
緩於修備上曰丞相作書與諸處又奏丞
相自作書更得宸翰丁寜尤善漢光武手書賜
方國皆一礼十行細書成文古之英主大抵如
[018-40a]
此本朝 神宗意邉事毎夜御燈火作書以
賜邉臣故陳師道之詩曰夜書細字荅邉臣萬
里風煙入長筭但味此語可見精明英偉氣象
上曰然向厯數郡又漕江東如違康如洪如
潭如福皆有 孝宗親筆石刻或問麥禾次第
或問曽無雨雪或問街市有無遺棄嬰兒 孝
宗一念只在生靈故勤勤訪問願 陛下視
以爲法 上首肯退至中𡍼有講筵吏
御封文字下本所陳尚書巳拆看訖請過國史
院與衆官啇量及取乃鄭丞相劄子論韃人
[018-40b]
朝見且詆言者之非諸官既集乃議具奏云今
月十三日蒙 御寳付下右丞相鄭某劄子論
韃使朝見事惟韃之情偽雖未可知彼
既奉幣来朝以禮接之似未爲過但邉𤰅自此
愈當𫿞飭丞相篇末巳極詳盡願 陛下加意
力行庶㡬有備無患冩畢徐常卿僑不肯書名
遂於末添云内徐僑巳見近巳别具奏陳
   講筵進讀手記
乙未正月卄二日讀大學衍義人心道心畢
上問前軰言當理即是中如何奏云事到
[018-41a]
處無過不及即是中聖訓得之矣又讀巳見劄
子畢退上曰且坐奏云經筵之禮無横絶
盖奏事在御座東坐又在西故也 上曰不妨
奏云適讀劄子蒙聖諭嘉奨容拜謝遂降
階謝由西階上就坐 上曰近卿所上論夀
劄子可見愛君之心與張九齡進千秋金鏡録
同意又問近日朝廷事體如何奏云近日事體
與未親政前大段不侔但人臣之義以責難為
貴不以賛羙為忠必如臣所奏凡事眞實力行
乃可 上曰然又問士大夫少肯任責者奏曰
[018-41b]
臣下任責者固少亦是不曽分委之以事若随
其材之長如善治財賦者委以財賦善治刑獄
委以刑獄雖欲不任其責有𫠦不可得劄子
中巳言之願 陛下詳酌施行又問亦有
者否奏百官中亦儘有職者如詞臣惟
退不足道若趙汝談洪咨夔呉泳皆稱職又如
䑓諌亦多稱職又問近使接待使人事處得如
何聞大臣曽與卿議之奏云此畨待遇使人區
處似巳適中所委鄭寅文獻故家多識典故其
所裁酌頗得其冝臣亦蒙朝堂不鄙俾陪末議
[018-42a]
不敢不盡其愚區區之見王擑之言㫁不可輕
信嵗幣亦未可輕予上云卿眞心體國朕所
嘉歎又曰大臣欲煩卿典領文闈一新宿弊為
朕収取實材奏云未學不足當此然既蒙
陛下使令不敢不盡心爲 朝廷網羅實學之
士 上又言科舉之弊極矣如傳義挾書之𩔗
不可不革又宣諭云致君澤民卿之素志俟典
舉畢當大用卿是日退而留者三既㱕
良乆有講筵使臣張文用者到門云御帶王某
得 㫖卿所論張九齡事甚契朕心今以御書
[018-42b]
[018-42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