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西山文集 >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10


[010-1a]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十
 對越甲藁
  奏申
   奏乞將武岡軍簽判葉莫褒賞狀
臣等竊惟人材之優劣未易知也平居暇日勉
自修飭夫誰弗至於事變之來紛紛轇轕呼
吸之頃安危係焉乃從容區畫摧群兇陸梁
之氣成一方綏靖之功則其材始有可者矣
臣所部武岡軍近者有兵卒之變原其始也盖
以守臣司馬遵不善撫循至此紛擾臣某嘗劾
[010-1b]
奏以聞奉 㫖罷免矣遵雖去郡然兇卒蔣宗
等自知以軍伍之㣲巳嘗陵犯郡守剽掠居民
𢦤殺保丁罪在不赦締交合黨其謀日深旣脅
取州郡文帖爲諸營之長且以將領自檀岀
文引役使郡兵鳴梆集衆無敢後者方其鼓衆
倡亂之日巳刼郡民三十餘家臣等移文撫定
之後雖不復行刼但以意諭富室借犒軍之名
令輸錢於巳所積日冨氣愈張包藏禍心寔
有叵測獨頼本軍簽判葉莫者平時素以寛厚
爲兵民所信愛自變作司馬遵託疾在告莫
[010-2a]
躬任撫諭之責使蔣宗等不敢大肆其兇臣
等得報亟令莫權攝郡事且宻授討䇿使莫圖
之又深沉弗露外示撫柔而中爲規晝以措
置火政爲名選兵卒之可用者團結什五軍畨
守𪧐區䖏旣定即以臣所下賞榜及借文帖
宻示其中之可仗者數人使爲之倡於是群卒
遂梟蔣宗等三人之首於崇朝之頃自
兇黨同時就無一漏網闔郡吏民歡
臣等見宣敎即簽書武岡軍判官㕔公事權
軍事葉莫學問愽洽操行㓗修早登儒科两
[010-2b]
邑令始在善化以和平爲政潭人之継在遂
昌修復經界迄今猶頼其利及至武岡㑹闕
守攝承數月政譽藹然捄㐬㫪陵民實惠今
兹又殄除兇逆震憺國威使軍律巳壊而復
修民情方摇而遽定其事雖止一方其利實及
一路其効雖止一時其功可及百年用敢合辝
上干天聴伏望 聖慈将莫加褒賞仍賜拔
擢以風厲當世使凡爲國竭力為民除患者知
勉實天下幸甚湏至奏聞者右謹録奏聞
勑㫖并申尚書省樞宻院諌院御史臺又/与
[010-3a]
廟堂書云某近自武岡兇卒授首之後一再奏/起禦陳㐲計悉塵鈞覧今震本軍具到事之本
未及用力兵級姓名謹用備中朝者切惟簽判/葉莫以辭然一儒生平時謙㳟靜黙無所
爲者臨事制變乃毅然發如此其所區䖏又/極縝宻故翦除𠒋醜綏靖一方其力甚難而
其力甚偉某巳同權憲大夫露薦于/朝伏望/鈞慈加奨櫂以風厲當世盖今有位之大夫
抵習爲保身持祿之謀其軀犯難爲公家/立事者甚少况莫暫攝郡符事之齊否初非已
責一發不効則舉族殱焉常情於此鮮不顧慮/而莫之用心知有公家而不知有室知有一
方之利害不知一身之安危其在今日實爲難/得方事之未齊也諸郡尺籍浸有瞋目語難之
風爲有司者未免姑息容養以幸無事一旦首/亟徧徇諸州此等意態不摧自沮後雖有喜亂
之人誰敢復效者故某薦莫之章以爲其事/雖主於一方於利實乃一路其効雖止一時其
功可及百年公論實然非夸語也惟大丞相先/生知之諸卒之用力者人數頗多無悉賞之理
[010-3b]
惟李成陳喜李收于志四名不可不録巳詳其/公狀申聞乞正行授原諸卒所以用力者爲
本司明立賞罰許事成之日保奏官故踴/躍效命數人之賞以全一郡之生靈仰惟公
朝必所不靳願早賜㫖揮行下某豈勝惓惓徯/望之至十二月十九日奉/聖㫖葉莫特轉三
官陞差充通判武岡軍仍令吏部將本軍簽判/員闕日下者罷其巳差下又令赴部别注授
  又申乞黄逹等賞
本司昨爲蔣宗楊徳等鼓衆作亂光熖熾然
睢日甚若典刑乆而未正必有必蔓難圖之憂
者將相而起遂與僚属共議所以區䖏
之䇿行下委權軍事葉莫選兵級之可用者許
以重賞使之效命必有濟於是書冩賞榜出
[010-4a]
帖宻切發下本軍且許事成之日具申
朝廷授真命權軍事葉莫遂借潜火爲名團
結軍伍擇其中之可仗者數人示以本司賞㮄
及借文帖果皆踴躍争軍兵李成首
計誘之使出陳喜李收于志首先用命擒戮渠
魁四人之功實居其最已先用本司發下文帖
將李成陳喜各借承信郎李收于志各借
進武校尉遂具申 朝廷並與給降真命
其黄逹等四十一人各係隨從用力巳行下轉
資激犒及押隊徐炳等四員各行薦舉本司亦
[010-4b]
行開列姓名供申 朝廷證會三月二十七日
凖樞宻院劄子節文二月十一日奉 聖㫖依
李成陳喜各特與承信郎李收于志各得與
進武校尉本司巳㳟禀関牒去訖今㩀武岡
通判葉宣敎莫前項狀申乞將黄逹等一十六
人特更與並加旌賞本司證得所申黄逹等一
十六人當來係陳喜同等用命擒捕斫到蔣宗
等首級之人委有勞效謹具申樞宻院尚書省
伏乞㫖揮特賜詳酌推賞施行
  又申併乞推周安衡賞
[010-5a]
證會武岡軍叛卒蔣宗等鼓衆倡亂本司随冝
行下權軍簽判葉宣敎莫先次撫定使軍民按
堵徐議措置討方畧遂取責本司都吏周安衡
軍令狀不管稍有漏泄仍令專一承行機宻文
字其時書冩條畫賞㮄補帖等不欲宣泄盡出
周安衡一手且許以事濟之後當與具申 朝
廷補官所是周安衡自差委承行之後朝夕究
心備宣忠力継而葉簽判果以本司所下賞格
帖宻示軍兵李成等踴躍用命一朝之頃三
𠒋就戮今李成等見蒙 朝廷録其勞效授以
[010-5b]
官資巳足爲軍卒用命者之勸至於周安衡在
司年深累曾承行軍機事務別無過失前政安
撫鄒閣學曾具申 朝廷乞行補官未凖囬降
令契勘蔣宗等作亂實非其他盗賊之比今事
巳就緒統周安衡之功雖不可與李成等並言
而其宣勞效力若不具申 朝廷加旌賞無
以爲胥吏忠勤者之勸本司保明是實欲望鈞
慈特賜敷奏將周安衡比附次等立功人李成
于志體例特與就官資施行庻㡬寸功必録
人知激勵湏至申聞者
[010-6a]
  又申乞將董汝霖䖏㫁狀
本司昨凖 朝廷㫖揮將武岡軍吏董汝霖根
勘限十日具情莭申尚書省巳於今月十四日
酉時入樞宻院奏字記黒牌遽申發去訖契勘
本軍諸卒之變皆是李安世董汝霖生事激作
之故獄司勘到情節巨蠹除李安世先巳自盡
外其董汝霖欲乞㫖楎行下特從䖏斬以爲公
使生事激變者之戒湏至申聞者
  奏置惠民倉狀
臣揋以踈庸叨蒙推擇假守湘圡深惟委
[010-6b]
重朝夕疚心苟可以惠飬民生培固本者不
敢不用其至惟是民食一事最関休戚臣在官
二年春夏之間郡城居民率苦貴糴盖其生齒
阜蕃土産有限全仰客米以濟其乏若鄰路與
上江歳豐穀賤轉販者多僅免闕食一或不然
則市直驟增平民下户立見狼狽常平義倉之
儲本自無機加以法禁嚴重非飢荒巳甚之歳
不敢輙請發糶故二年之間雖苦貴糴臣皆那
融借撥别色米斛以糶而不敢遽發常平至今
夏米價益翔借撥之米不足以然後洊申常
[010-7a]
平司得米五萬石賑糶一城生齒頼以全活而
公家之積則巳垂罄矣今歳一旱所傷甚多來
春以後民食必乏倘不早為備豫之計惟盻盻
焉湏客販之至一或不其將柰何竊見 國
朝張詠 淳化中守成都以蜀地素狹生齒寔
蕃稍遇水旱民必艱食時米一升直錢三十六
乃按諸邑田稅如其價歳折米六萬石至春籍
城中細民計口給劵俾輸元估糶之奏爲定制
其後百餘年間雖時有災饉米甚貴而民無菜
色臣之於詠無爲役然心竊慕之考之吏牘
[010-7b]
本州秋稅米内有所謂折粳者本正苗之數其
後折錢以充郡用前後守臣或遇闕米支遣則
令仍輸本色臣今措置自今歳爲始將上項折
粳令人户輸納本色更不折錢以嘉定十六年
納到數目計之合正與耗爲米五萬餘石别敖
盛貯名曰惠民倉歳歳賑糴其規模大畧悉倣
張詠之法庻㡬城市細民自此永無艱食之虞
而因養寓敎又於風化不爲無補所有張詠舊
法與臣今來區䖏事冝不敢上溷天聴巳具申
朝省外竊惟古人良法未有百年而無弊者帷
[010-8a]
賑糶一事自 淳化至 宣和百有三十餘
年蜀民惠如一日不惟詠之區畫有方亦由
其後者更相維持小有弊病隨即求藥雖有
異議不爲動摇而 朝廷著之令甲前後議臣
復主張而申明之以故行之愈乆其利愈慱臣
今欲望 聖慈將臣奏申事宜特降勑㫖行下
本州永永遵守使潭人世世蒙 聖朝子育
之恩實一方大幸謹録奏聞伏 勑㫖後批/二件
送户部勘當限五日申尚書省本部契勘今都/省批下湖南真安撫奏今措置將本州秋稅米
内折粳米者自今歳爲始今人户納本色更不/折錢以嘉定十六年納到數目計之合正耗爲
[010-8b]
米五萬餘石别敖盛貯名曰惠民倉歳歳賑糶/永無艱食之虞送部勘當事理今部照得今詳
潭州真安撫所申以本州折粳並納本色米置/惠民倉如張忠定公知益州日故事必帥守
節用愛人而不較折粳以爲郡計之利乃相/継經乆之良法羙意俾百姓歳受平糴之惠又
可保全常平義倉水旱之備今勘當欲今秋/㫖揮下日行下本州依應申取/朝廷㫖揮伏
㫖揮右劄付潭州從户部勘當到事/理施行准此寳慶元年正月二十五日
  申朝省借撥和糴米狀
竊見湖南一路今夏一旱甚廣而潭州爲甚潭
州諸縣多以旱告而長沙善化寜郷益陽等縣
甚早稲之傷㡬及其半愬旱之狀日以千
百計某巳委官分行檢視入秋以後雖幸得雨
[010-9a]
然潭之風土多種早稻其視晚禾居什之七晚
禾雖稔自輸官外嬴餘無㡬冨家之所儲蓄細
民之所仰食惟早稲而巳今旣不稔則來歳春
夏間闕食必甚某濫叨郡視民利病實巳休
戚毎一念之䆮食㡬廢且去歳收成日𫉬中熟
徒以般販出境爲數頗多今春以來米價翔踴
甚至無米出糶州城自二月後即行賑糶至七
月終計米七百萬石諸縣郷村在在勸分免流
莩今歳所收比之去年大相遼絶晚禾雖茂近
者不雨又半月矣頗聞髙田巳多龜坼倘更不
[010-9b]
稔其將柰何豫備之計豈容不講然常平之積
旣巳甚乏其他又無米斛可以那融倘非控告
朝廷存綱運則州郡雖有救䘏之心安使
人實全活之惠數内一契勘本州有未起嘉
定十六年上供米三萬三百石并嘉定十四年
和糴米三萬二百餘石十五十六年和糴米一
十一萬一千七百八十餘石近凖省劄指揮於
上項和糴米内起一十萬石赴湖廣總領所交
納見今不住装發所餘止有一萬一千餘石而
巳今來欲乞 朝廷將上項未起上供和糴米
[010-10a]
共七萬二千三百餘石存本州爲來春以後
賑糶之備庻庻在城十萬餘户不至有闕食狼
狽之患其糶到價錢謹當令項椿管將來豐
熟收糴還其於公朝積貯初無虧損而細民
實被更生之恩伏乞劄付本州從申施行仍劄
下湖廣總領所證㑹伏㫖揮九月一日奉/聖㫖令潭州於
和糴樁管米内支撥二萬石充賑糴使用務要/實惠及民其糴到價銭令項樁管候來年秋熟
收糴/
  申尚書省乞撥和糴米及囬糴馬穀狀
昨縁潭州諸縣今歳告旱禾稻損傷來歳春夏
[010-10b]
之間闕食必甚常平之積旣巳控乏其他又無
米斛可以那融遂畫項具申 朝廷其一乞將
嘉定十六年上供米十四年以後和糴米共七
萬二千石存本州爲來春賑糶之備其二乞
將嘉定十七年合發馬料綱免起一年從本州
措置就諸縣郷村置敖收納來歳給貸末等人
户充爲種糧今月二十五日㳟惟九月八日
省劄付九月一日 聖㫖令潭州於和糴樁管
米内支撥二萬石充賑糶使用務要實惠及民
其糶到價錢令項樁管俟來年秋熟收糴補還
[010-11a]
仰見聖 朝愛育斯民之意與天無極但某元
請存留米七萬餘石今來止蒙 朝廷支撥二
萬所有馬穀一項又未凖指揮仰惟仁聖在上
視民如傷毎遇一方水旱悉力賑救未嘗少有
靳惜某昨漕江東值大歉與諸司共請于朝
前後得米凢五十餘萬石官會度牒又不與焉
大扺悉行給予當時九郡四十三縣之民無一
流莩感戴至今叨恩此來值道州飢疫又同漕
臣控請旋蒙行下撥賜和糴米一萬二千餘石
徑行給濟四縣生靈垂死復生今本州之旱視
[010-11b]
江左㫪陵則爲稍輕某之所請亦不敢輙援前
例盖撥米賑糶自當收糴㭪還兊穀給貸亦以
價錢起觧非逕乞賑濟之比 朝廷昨尚從其
所難今豈不從其所易皆某敷陳未力之罪也
合𠕅具申請如左
 一本州生齒最爲畨庻某去歳以來舉行賑
  糴在城貧民抄劄一萬二千八百餘户長
  沙善化两縣郷都之近城者抄到七千一
  百餘户其始三日一糶自春至秋共糶過
  米七萬餘石去冬收成日係中熟徒以鄰
[010-12a]
  境告歉客販不來本州之米却泄於外縁
  此價直驟增細民艱食然不過三两日一
  糶尚用過前件米數况今夏一旱損傷至
  多目今諸縣申到檢放旱田凡三百一十
  六萬九千三百餘來春以後米價翔踴
  必甚於今非連日計口給糶米有所不可
  則所用米斛比之今年又湏加倍證得某
  近置惠民倉撥人户納到折粳米五萬餘
  石椿充賑糶巳具奏申外今蒙朝廷支
  撥和糴米二萬石總而計之僅有七萬石
[010-12b]
 指凖切恐給糶决是不敷某不敢以將去
 之故不爲力陳然亦不敢必望 朝廷悉
 如前請契勘十四年以後和糶米見有四
 萬一千二百餘石椿頓州倉除巳除指揮
 支撥二萬石外自餘二萬一千二百餘石
 欲望 朝廷併賜行下撥充本州賑糶將
 糶到價錢令項樁管收糴還所有十六
 年上供米三萬三百餘万一面接續装綱
 起發徃㐮陽交卸不敢再有申請
 一本州管下名爲産米之地中户以下輸賦
[010-13a]
  之餘僅充食用富家巨室所在絶少毎歳
  郷村闕食諸縣例行勸分徃徃所得無㡬
  雖間有勸到米石去䖏以之給糶無田之
  貧民尚不徧及五等下户有寸圡
  即不預糶其爲可憐更甚於無田之家盖
  其名雖有田實不足以自給當農事方興
  之際稱貸冨民出息數倍以爲畊種之資
  及至秋成不盡償則又轉息爲本其爲
  困苦巳不勝言一有艱歉富民不肯出貸
  則其束手無䇿坐視田疇之荒蕪有流移
[010-13b]
  轉徙而巳某居常深念所以救之而未得
  其今春艱食諸䖏細民窘迫至甚惟長
  沙縣諸郷有社倉二十八所凡二十
  下之户皆預貸穀頼此得充糧種比之他
  縣貧民粗有所恃某因是詳加體訪乃知
  本縣社倉剏始於慶元初年迨今二十餘
  載雖不無弊而貧民蒙利實多以比遂
  欲推行之於諸邑郡計雖乏極力樽節粗
  可官僚皆謂馬料之穀可以陳乞兊撥盖
  其可行者二去歳合起之數尚有八萬
[010-14a]
  一 千石在倉見今在倉装發則軍前馬料
  未至闕乏一也湖北州縣今歳多稔以
  價錢解總領所就彼收糴自可接續支遣
  二也某昨來申請之後切度 朝廷必垂
  矜而工役煩夥非數月不可成若竢指
  揮恐某替期巳迫不集事先遂行下諸
  縣置立倉敖近據逐縣申各起造了畢及
  巳選差郷士主掌分撥稅户送納田野農
  民知州郡爲控告 朝廷立此乆長之利
  人欣恱歸感 聖恩今年雖欲申輟有所
[010-14b]
  不可某在官二年所以爲民食計者無所
  不至在城則置惠民倉諸縣則勸立義
  近又申常平司將今年義米權就置社倉
  去䖏别敖受納以備來歳賑糶然所及者
  亦止是無田之民若末等稅户有田而貧
  者自置立社倉儲穀給貸之外别無他䇿
  可使蒙恵且㳺手浮食之民旣被存恤而
  力田輸賦之家反不沾匄揆之人情
  未安欲望特賜指揮從某所請令本州證
  目今價直以行在㑹子并紐筭水脚縻費
[010-15a]
  解赴總領所交納徑就湖北收糶在總領
  所實無所損而本州得此數之穀散諸郷
  村歳歳給貸循環無窮實一方大幸
 小貼子某第二項所請恐議者以社倉易生
 弊倖徒費穀斛未必有益某考之諸䖏社倉
 敗壊之由盖縁其始多是勸諭士民出本因
 令管幹徃徃視爲巳物官司亦一切付之不
 加考察且無更替之期安得不滋弊倖某今
 來所置諸縣社倉百餘所一切從官司出本
 選擇佐官分任出納鄉士之主執者不得獨
[010-15b]
 專其權兼令二年一替其視向來規摹似稍
 周宻其他考察一一加詳質之衆論似可悠
 乆且㝷常救荒最以般運米穀下郷爲難今
 一郷之間輙爲數倉毎倉儲穀數百石其爲
 荒歉之備無出此䇿伏望 朝廷垂察令某
 迄成此事以幸十二邑之民不勝大惠所有
 某不竢指揮徑將人户稅穀就社倉送納專
 輙之罪併乞矜宥施行十二月十四日奉/聖㫖並依所申劄付
潭/丹
  奏置十二縣社倉狀
[010-16a]
臣㳟惟 孝宗皇帝深惟民食之重因朱熹有
請攽社倉法于天下自是數十年間凡置倉之
地雖遇凶歳人無菜色里無聲臣少時實親
覩其利歳乆法壊毎爲之太息嘉定乙亥蒙恩
將漕江東歳旱蝗承詔措置荒政奔走屬部
親見饑窮之民惟鄉落最甚而致粟又爲最艱
勞費不啻數倍因然深念使社倉之法推行
而不廢在在皆有藏粟以之振民猶取之懐也
其利豈不慱㢤至是益知 孝宗皇帝之聖謨
神畫有百世不可易者近歳士大夫以其蠹弊
[010-16b]
多端徃徃歸於法欲舉而廢之抑不思古今
之法常無弊亦在夫維持整飭之爾如以常
平義倉論之侵漁移易其害亦不一矣然卒不
可廢者以其害不揜利故也何獨社倉必欲
舉而廢之㦲仰頼 聖朝深知此法未容輕變
前後監司守臣有欲建立者皆可詔之凡今有
食之地如建昌南城𡊮州萍鄉等䖏推行有法
人蒙實惠而潭之屬縣曰長沙者而有倉二十
八所蓋慶元初知縣事饒幹所立距今三十餘
載雖不亡弊而窮民頼之亦多臣叨蒙湖湘
[010-17a]
潭人連歳艱食今夏旱暵甚禱請之餘齋
居深念所以爲一方飢饉之備盖無出社倉之
右者用是樽節浮費以官錢易穀于總所凡八
萬石益以他穀爲九萬五千餘石十二縣置倉
凢百所令人户之當輸穀于州者就輸之社倉
其歛散之規息耗之數大槩悉倣朱熹所上條
約而因時捄弊視俗制冝者又加詳焉此盖淳
熈勑㫖之所許也仰惟 仁朝深知之初方務
行 孝宗故事臣敢昧死以聞其申請事冝巳
上之尚書省乞賜敷奏施行伏望 聖慈察臣
[010-17b]
汲汲爲民之心從臣所請攽降㫖揮令本州常
切遵守庻㡬良法羙意乆存而不壊貧民下户
得以蒙天施行無窮臣不勝大願湏至奏聞者
㝷得㫖依/奏行下
  禮部申省論小祥不當從吉狀
某伏覩巳降㫖揮群臣過 寜宗皇帝小祥
並服純吉者某謹按禮經子爲父臣爲君皆服
斬衰三年此禮之所當然人情之不容巳者也
自漢文帝率情變古後世始不復見三代之全
禮間有天資篤孝銳欲復古如晋武帝者而其
[010-18a]
臣習卑守陋顧沮而止之其不過曰君服於
上臣除於下是有父子無君臣也獨弗思古禮
之不行患在人君惮其難耳豈有君服之而
臣顧不耶我 本朝 列聖相承外庭雖用
易月之制而宫中實行三年之服迨至 阜陵
獨出宸㫁易月之外衰服如初朝衣朝冠皆以
大布三代之下盖未之有惜當時輔臣禮官不
推廣聖意并定臣下執䘮之儀遂使人主衰
服三年於上而群臣易月公除於下此千載無
窮之恨也迨 紹熈甲寅 阜陵上賓從臣羅
[010-18b]
㸃等建議乞令群臣於易月之後未釋衰服朝
㑹治事權用公服黒帶毎遇七日及朔望時節
朝臨奉慰應干䘮禮皆以衰服行事山陵之後
期與再期則又服之至大祥而後除至於燕服
亦當稍爲之制去紅紫之飭此於臣子行之非
有甚難而可以畧存三年之制者詔從之當時
臺諌集議以爲㸃等所請雖未純古亦畧存遺
意可以扶持衰薄助名敎且請併君服討論
竟以不果議者至今惜之某愚竊謂古制之不
行乆矣使人君居䘮必 阜陵之禮群臣執
[010-19a]
䘮必甲寅之制雖其節文度數未盡如古而
其意則巳庻㡬於古矣自侂冑弄權群姦朋附
但欲一切反 慶元初政故 光宗之䘮群臣
復以小祥純今以會要諸事攷之群臣禫除
而純吉者 累朝之制也其後易以升祔至紹
興而易以小祥至甲寅而又易以大祥二百餘
年之間䘮制四變皆近而之逺非自逺而之近
也侂胄變甲寅之制而從小祥之舊是自逺而
之近也自逺而之近是舍厚而從薄也其可乎
㦲且 嘉泰元年八月禮部大常寺申乞遵
[010-19b]
紹興巳行之典 淳熈申命之文令百官過小
祥日並服純吉臣今考之 淳熈宅憂之日雖
有群臣自從易月之令初未嘗有小祥從吉之
文盖 髙廟登遐在十四年十月八日至十六
年二月二日 孝宗内禪 光宗踐祚於是文
武百僚鞍韀佩帶悉用吉禮然則當時之純吉
自縁新君之受禪非爲髙廟之小祥也 嘉
泰禮官敢於舞禮如此豈不重駭耶乃者有司
偶失討論徒以 光宗䘮紀最近而可遵不知
甲寅所定乃 寧考初政之善而辛酉之議乃
[010-20a]
臣更改之失自嘉定以來凡權臣之舛政繆
令剗革多矣䘮紀重事豈容反蹈其失乎且揆
之禮意參之人情有未安者二焉 皇帝以至
性篤孝躬執三年之䘮自今至于大祥在宫庭
則苴麻未釋也臨朝視事則淺黄之服黒犀之
帶未改也而群臣遽巳無所不佩豈君服斯服
之義乎此其未安者一也八月三日實維小祥
越七日而遂純吉追念去歳是時先皇帝
扆朝群臣尚無恙也今音容存仙㳺巳邈臣
子雖慟泣血未足以其哀乃於此時遽即
[010-20b]
純吉之服遂忘憂戚之容揆之人情必所不忍
此其未安者二也 先帝臨御踰三十年臣子
蒙恩實同天地雖肝腦絶筋骨未足論報况
區區服章文飭之末乎且帶不以金鞓不以紅
佩不以魚而鞍韀不以文綉此在群臣初何所
損而於 朝廷之儀亦未見有妨愛禮存羊則
所繫者甚重欲望 朝廷更下有司考求紹興
甲寅巳定之制斟酌而行之其八月十日百官
純吉㫖揮姑賜收庻㡬稍合禮意足以貽示
方來亦 皇上初政之先務也某以迂踈
[010-21a]
擢貳宗伯稽古禮文之事實其所職庸敢冐昧
輙薦其所聞如或可采即乞 朝廷詳酌速賜
㫖揮湏至申聞者未到闕前巳有從㫖揮旣/供職遂以此継之上廟堂劄
子云前日進待東閣嘗及/宣宗小祥百官/純吉事伏蒙鈞諭聖上方且執䘮群臣豈應純
吉但昨來指揮巳下諸道不可復追欲旦夕率/百官請上御殿聖徳謙冲必未聽即降㫖
大祥從吉仰見大丞相從善如流䖏事有法某/不勝歎仰之至但簿海内外均爲臣子若在廷
服飾仍舊而外方獨先從吉則内外異容恐有/所未安某謂莫苦亟降㫖揮徑作都省勘會昨
㩀禮部大常寺申乞令百官以小祥純吉雖巳/從所申縁/皇帝見三年之䘮群臣未應據行
見别議施行置郵傳命不過兼旬可以徧/逹諸道獨川廣其至少遲耳如此則正大明白
雖不必他爲委曲亦自可行盖前降㫖揮乃有/司之誤非/朝廷之失昨因其有請而從之今
[010-21b]
以其未安而改之非惟無損/聖朝之大體抑/足以争光君相之盛徳某區區又切謂/朝廷
之上事無大小莫不皆然非但䘮制一端而巳/蘇文忠公所謂印刻有同児戯何嘗累/髙祖
之知人以明聖人之無我正謂此也若以其/旣行而惮於更改則所失多矣某夙荷大丞相
先生容狂瞽苟有知見不敢自嘿仰乞鈞察/㝷百官拜表表請御殿批荅不遂詔行在職
事官以上大祥從吉諸路依巳/降㫖揮時巳闔門求去遂不復争
  江東漕謝到任表
臣言凖告授臣具位臣巳於二月初一日就本
路信州永豐縣界割職事訖者两螭夾侍乆玷
近班四牡載馳叨分劇部假中祕隆儒之寵爲
外臺將官之光望過所期感深以臣某中謝
[010-22a]
伏念臣材非用幸有逢辰属漢廷更化之
首唐室登瀛之選金鑾夜直承宻命者六期玉
陛晨趨對清光者再稔凡吮墨濡毫之任皆振
纓峩弁其間利責既稀所願優繇於邇列主恩
未報寧忘眷戀於本朝其如親闈喜懼之年當
謹人子凊温之職輙援公輔等翰林之清庻㡬
潘岳奉版輿之懽分太守之符日湏成命出少
府之節遽冐殊恩懐章而過里門閱𪧐而臨封
部敬卜和中之節重宣寛大之書軺傳馳旄
争覩謂朝廷所以輟柱下之史皆聖主將以
[010-22b]
惠江左之民因愽采於風謡頗究知其疾苦以
垂罄之家而因追需之目以婁豐之歳而多流
徙之人官無足證之簿書里有難平之徭
移星火不勝胥史之誅求牒訴丘山半爲賦租
之煩重興言及此勿捄可虖輙殫朝夕之咨諏
兼体公之緩急賦難遽省盍漸賦外之征
民未易蘇當先法民間之蠹竊自量其緜薄恐
於選掄兹盖㳟遇 皇帝陛下洪造曲成
大明愽照念臣志存將母俾𫉬便於㫖甘知臣
學本愛人欲稍觀其政事肆加䆳職仍𢌿重權
[010-23a]
臣敢不以阜俗爲阜財之方以悗民爲悗親之
之本輸所仰媿初無鞭筭之樽節是先唯敬
佩玉 音之訓
  爲賑濟無罪可待謝表
臣某言昨以知廣徳軍魏峴奏臣將賑糶米擅
行給濟臣㝷具奏聞待罪外恭凖尚書劄子三
省同奉 聖㫖真某無罪可待魏峴與宫觀臣
除已即時望闕遥謝訖者嚢封引咎甘竢竄杸
詔㫖䟽恩遽從原貰驚魂甫定感涕交流臣某
誠惶誠惧頓首頓首伏念臣猥以孤生塵華
[010-23b]
貫雖亡他技可自詭於事功獨有此心常愿忠
於君父頃玷諮諏之罹旱暵之菑一道生
靈命方危於絲髪九重宵旰痛苦切於体膚蒙
振贍之有加惧奉行之弗惟此年之通患眡
荒政爲具文昔嘗竊歎於里閭今忍自欺於天
日懇誠一念不翅巳憂纎悉百爲㡬如家事官
僚惟其可用復何常職之枸徳意有所當宣皇
䘏小嫌之避方相川之再至麥壠之未秋嗸
嗸衆口之告飢毣毣累章之𤁋懇雖尚稽承
詔臣子不得而專然苟可活民 仁聖必無所
[010-24a]
愛逺稽汲黯河内之故事近考范鎮宛丘之巳
行輙頒給而後聞果俞之亟下豈料屬城之
守廼騰罔上之章謂人臣之無甚於擅權而
天下之悪孰踰於方命始共成其過舉終 反
中以深文借前古尾太之言寘㣲臣族赤之地
維日月照臨之下靡隠弗照顧風波震蕩之衝
何恃不恐亟伸𥸤仰瀆聴聦在漢法之當
誅幸堯仁之垂宥兹盖㳟遇 皇帝陛下澤流
逺邇識洞忠邪知臣分求牧之憂難安視察
臣有放麑之故意實無他特恢含垢之恩稍正
[010-24b]
望䜛之典以伸輿議以厚風臣敢不祗載鴻
勉殚駑頓使殺身有益倘肩一莭以報君况
爲善無傷敢替初心之及物又謝宰執啓云巧/語上聞極杭章而
自列𨺚恩下逮迄赦過以弗誅捧詔凌競附躬/感惕伏念某本漸通敏徒抱闊踈入侍軒墀毎
見/玉色憂民之切出乗軺𫝊伏/壐書䘏/下之頻誓竭駑材祇承徳意灟江左並罹於旱
熯而桐川極扵凋殘蒙振贍之特優惧奉行/之弗夙宵一念民飢奚異於巳飢區畫百爲
王事殆同於家事所兾推仁恩而均靡遑顧/文法以自營頓當原隰驅馳之畤備覩田野焦
熬之實欲糶則人苦青蚨之乏欲濟則官無紅/腐之儲抑立視其死與旣有求芻之托苟利
專之可也又難迯矯制之刑與其失職以偷安/寧若損身而任責勉效便冝之舉亟蒙開可之
音顧小臣敢越於拘攣見盛世素存於寛大是/乃彰/朝廷之羙何至干堂陛之嚴以王命而
[010-25a]
睭民囏本其所職貪天功而爲巳力焉有此心/豈虞止之䜛乃出部符之手情狀深藏而叵
測有媿先知語言妄發而不倫本亡足辯荷天/日照臨之赫免風波淪䧟之危兹盖伏遇某官
以至公而秉化鈞以深仁而培本謂群臣之/善亦王之善齊人常有格言而衆職之功乃相
之功栁子誠爲論凡悉力以禆荒政即盡忠/以報公朝肯令譛愬之行等馴至是非之易位
特加全護俾逭䜛何某敢不仰佩鴻益肩素/守放麑何辠旣蒙過之恩蹈虎雖危當勵匪
躬之節其爲銘/篆旣編摩
  禮部侍郎謝表乙酉七/月九日
臣某言念伏凖告命授臣朝議大夫試尚書禮
部侍郎兼同修國史實録院同修撰兼侍讀兼
直學士院所有直學士院職事累具辭免奉聖
[010-25b]
㫖依所乞免兼外巳於今月初六日祗受者伏
以龍飛九五幸逢真主之興馹召𠕅三遽簉邇
臣之列職親地遽恩鉅人㣲臣某實惶實惧頓
首頓首竊惟國𫝑之重輕率視人材之聚散王
多吉士則若鳴之集梧桐朝有直臣則
獸之衛藜藿和聲聞而妖聲自息正氣勝而邪
氣罔干是以 元祐首年盡起諸老 𨺚興
政畢萃群賢正涂旣開治象可卜於赫盛旦遹
追先猷冝得白首耆艾之英以重清時献納之
選伏念學雖志道材弗瘉人忝乙第於慶元
[010-26a]
臨軒之初綴三館於 嘉定改弦之始鼇扉乆
直曾㣲華國之文螭陛屡前徒抱愛君之志越
從予節洊易守藩尚期宣室之席前忽痛𪔂湖
之弓墮羲輪東下方簿海之仰瞻漢札西來先
時髦而收召身未登於詞掖班巳躐於儀曹金
馬玉堂假儒臣之榮寵蘭䑓石室窺太史之秘
藏自惟何人叨此殊奨兹蓋㳟遇 皇帝陛下
徳全純懿學務緝熈念皇天后土之監臨居懐
兢畏察君子小人之消長實兆興衰謂臣雖無
用之材如臣粗有勿欺之節擢躋邇服許責
[010-26b]
㣲忠臣敢不戒在苟容期於筭報惟禮可以爲
國願廣晏嬰之言非道不敢陳前竊效孟軻之
敬謹奉表謝以聞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十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