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西山文集 >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7


[007-1a]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七
 對越甲藁
  奏申
   乞給降錢會下本路災傷州郡下户收
   糴麥種
等近以本路旱蝗爲菑屡以斯民危迫之狀
仰瀆睿聽 陛下至仁垂憫賜緡錢發粟恩
意惻怛與天同心臣等欽體 聖懐分遣官吏
抄録户口舉行振䘏之政欲使山谷窮僻之地
上恩然此去來秋尚有期嵗公家之力有
[007-1b]
限艱食之日甚長蚤夜以思未知攸濟訪之父
老皆言若二麥及時布種則人心自安葢村野
小民生計易足田中苟有數之麥便可指爲
温飽之資日前雖甚艱難終不舍之而去富室
大家知其有所指擬緩急舉貸亦肯相賙第目
今麥價所在踴貴其冣平䖍毎石爲錢亦不下
二貫有竒惟上等殷富之家自豫蓄種子中
户糴買以病其艱四等而下大彽皆貧困之
民今夏所收僅充三數月之食飢腸所迫豈有
顆粒尚存雖欲趍時耕種有不可得今秋田苗
[007-2a]
稼至少撿放之數必多官司坐失常賦巳不可
勝計若麥復失種則來歳夏稅輸納必艱上供
之額何所取辦况嗸嗸待哺者以百萬計若廣
種二麥則一飽有期庶㡬四五月之交賑濟或
可結局種麥稀少不足救飢則非至秋成官
司振給實難遽巳公家事力豈易友吾臣等㳟
覩 陛下即位初年九月二十八日尚書省劄
子勘會今年種麥是時切恐細民無力耕種有
旨令两浙两淮提舉司應災傷去處將常平錢
措置收糴麥種并給降米斛疾速賑貸施行母
[007-2b]
致有失布種寛䘏之恩載在 詔令煥如日星
臣等今略計本道災傷去處第四等以下闕少
麥種人户爲田數百萬用種五升其費
不可勝計雖嘗亟下所部諸州那融官錢收糴
給貸然今州郡大抵空乏必無餘力可及而常
平錢米本自無㡬見今專充糶濟不復更有嬴
餘只得傾竭愚誠控告 君父伏望 聖慈特
詔有司給降錢㑹令臣等頒下諸郡斟量給貸
麥熟之日令民隨稅輸納臣等謹當拘榷還之
縣官不敢分毫使用干冐 聖威臣等無任震
[007-3a]
惕之至謹録奏聞伏 勑㫖
 貼黄照對種麥之期只盡九月立冬之後即
 難施工前件奏請若蒙聖慈以民食為重
俯賜俞即望速降㫖揮庶可及時紿貸併
乞 
  乞𠋣閣本路八州軍苐四苐五䓁人户秋
  苗
江東路安抚轉運使司狀照對江東一路旱蝗
為災除信州成熟外其餘州軍府喜定七年苗
米畸零欠數不多民正艱食豈堪催科煎迫之
[007-3b]
苦必無輸納徒費鞭荅今流移巳多或縁迯避
追呼不議蠲除則來歳耕夫必少所失經賦反
多於零欠 公朝厚下扵民固無所靳况權事
體輕重較然甚明欲望 朝廷將七年分人户
零苗特與除放是亦賑荒之一助伏㫖揮八
月二十九日奉 聖㫖令建康寧國府太平徽
饒池州南康廣徳軍將喜定七年弟四弟五䓁
人户見欠苗米權與𠋣閣仍分明出榜曉諭
  乞施行饒信州旱傷九月/日癸
照對本路州縣今歳旱傷至甚除建康太平寕
[007-4a]
國徽池廣徳南康七郡巳嘗莭次同制置總
領提舉奏甲蒙朝廷特賜賑䘏外續體訪得
饒信两州旱亦不輕遂差委承務郎信州貴溪
縣丞邵介前去饒州諸縣迪功郎饒州餘干縣
主薄潜剛前去信州諸縣體訪旱傷輕重之實
同各縣知縣連衘保明申今據各官申到事理
及據知信州章奉議所申事理湏至開具下項
 一據知信州章奉議申云云之卲縣丞䓁/所申云云今不録
右備據各官所申在前照對本路饒信两州春
夏之交不至闕雨可以随宜㦳種比之建康太
[007-4b]
平䓁七州自春一向乾涸種不入土事體輕重
緩急不同所以昨來先具七州旱傷申乞亟加
賑䘏續聞饒信两州㘽種之後六七月以來亦
是一向缺雨縁未見旱傷淺深的實所以未敢
輕易一槩申陳遂分委各官體訪到前項事理
某又朝夕咨訪參験所聞委是後來正當苗穗
茂實之時無雨沾活加之間飛蝗爲患致使
巳㘽種田反成枉費夫力種粮其害乃甚
扵種不入土之処如此則饒信两州旱傷雖大
體比建康太平䓁七州爲輕而實不可謂非旱
[007-5a]
傷州郡况其中如饒之鄱陽樂平信之永豐玉
山旱傷至甚却又與七州無異兼日來體訪得
各處米價亦巳艱糴當收成時其價比春間反
增三两倍瀕湖之民巳有全食菱芡而不粒食
者似此人情委難存濟旣巳審究得實若遂以
前來止申七州之故𨼆而不言即爲欺罔謹録
續次所審實到事理具申聞欲望 朝廷矝
念两州之民均被旱傷特賜詳酌併垂恩䘏庶
無一夫不被其澤之患實爲幸甚
  申尚書省乞再撥太平廣徳濟糶米
[007-5b]
照對昨蒙朝廷支撥米三十萬石專委江淮
制置司契勘本路所部州縣災傷輕重將所撥
米并提舉司所常平義倉米及用度牒收糴
米并制置司所糴米併爲總數斟酌分撥赴各
州軍應副濟糶使用仍行下分管監司將撥定
米斛督責州縣措置振䘏且許其向後闕少續
具申請所有建康府太平州廣徳軍三郡係准
朝㫖令安撫轉運司分管措置内建康府承制
置司撥到采一十三萬石并義倉米三萬七千
九百七石四斗有畸本府見行委官抄劄户口
[007-6a]
新制置李殿撰到日區處施行外太平州撥
到米一萬五千石并義倉米二萬三千八百五
石六斗有畸廣徳軍撥到米三萬五千石并義
倉米一萬三千六石八斗有畸近㨿两郡申到
抄劄户口帳目及自目下至來年春夏之交合
用濟糶米數太平州三縣丙户一萬七千九百
九十有五丁户四萬七千七百有九戊户一千
八百通計四十一萬五千七十一口除巳撥到
米數外尚欠米四十二萬一千六百餘石廣徳
軍二縣丙户一萬九千七百四十有一丁户三
[007-6b]
萬二千八百二十有四戊户二千五百有八通
計二十三萬九千二百二十一口除巳撥到米
數外尚欠米三萬三千一百八十餘石非再
瀆 公朝仰蘄終惠則將來賑䘏必至不
等實有芻牧之責今照得两郡雖均係災傷
地分然廣徳重兼本軍地素墝瘠民生
孔艱豐年樂歳不免貧悴一遇水旱坐待流殍
而郷村之民無聊頼自八九月間巳有饑餒
至甚者非有司極力拯䘏未易全活自丙户以
下皆當給濟惟城市則濟戊户而糶丙丁所以
[007-7a]
糶户至少而合濟人户居十之八至如太平爲
郡雖頗䌓庶然年來巳非昔比當此歉
間亦甚艱食但狼狽之狀未至如廣徳之極故
惟戊户則全濟丙丁户則糶内郷村丁户亦量
行給濟所以濟户差少而合糶人户不啻倍蓰
两郡事體旣稍不同其糶濟遟速亦不容不少
異廣徳巳自十月十二日爲始太平州則以十
一月十一日爲始所據两郡申到欠少米數並
是的實太平所欠雖止是糶米然爲數不貲不
敢盡以上累 朝廷除巳從轉運司那撥米斛
[007-7b]
并督責本州守令多方措置勸分招糴貼助賑
糶外今來止敢以五分之一控吿 公朝特賜
劄下建康府轉般倉支撥米八萬四千石應副
太平州賑糶其糶到錢摫等專一任責拘還
朝廷不敢分文違欠所有廣徳軍尚欠米三萬
三千一百石係指定合用之數委是無從措𦘕
併乞劄下平江府百萬倉照數全賜支撥以充
接續賑濟庶使两郡飢民獲脫溝壑實出始終
生成之賜伏乞指揮十二月二十六日奉/聖/㫖令建康府轉般倉扵椿
管米内支撥五萬石付太平州充振糶及令浙/西提刑司於平江府百萬倉椿管米内支撥二
[007-8a]
萬石付廣徳軍充濟糶使用糶到價錢各就本/家令項樁管具入月帳供申其米仰逐䖏徑自
差辦人船前去般取仍仰/開具收到銭申尚書省
  申尚書省乞放信州零苗
照㑹近凖省劄備本司同安撫司所申乞除放
本路旱傷州軍嘉定七年分人户零苗八月二
十九日奉 聖㫖令建康寧國府太平徽池饒
州南康廣徳軍將嘉定七年第四第五等人户
見欠苗米權與𠋣閣仍分明出榜曉諭劄付本
司照㑹施行本司除巳牒逐州軍縣遵奉施行
榜曉示人户知悉外照得昨來同安撫司
[007-8b]
具申之時係在八月十三日其時縁委官體訪
信州旱傷未據申到兼本司去信州道里甚遥
未見本州旱傷的實未敢一併具申續據知州
章奉議并體訪官饒州餘干縣主簿潜剛申到
信州諸縣旱傷之實兼朝夕咨訪參驗所聞委
是後來當苗穗茂實之時無雨沾活加之飛蝗
爲害不輕僅有鉛山一縣所七郷上四郷與
福建接境粗得豐熟其餘諸縣郷都并鉛山縣
下三郷皆係災傷地分巳嘗具申聞乞 朝
廷矜念并賜恩䘏外今來一路八郡皆蒙𠋣閣
[007-9a]
去年下二等零苗唯信州諸縣人户未霑蠲閣
之惠若以前來失於併申之故不爲控陳實非
所以推廣 公朝厚下之意欲望 朝廷特賜
詳酌除鉛山一縣上四郷外將信州上饒等五
縣并鉛山縣下三郷嘉定七年分第四第五等
人户零苗照建康府等八郡已得指揮一體𠋣
閣施行使千里之民咸恩賜實爲大幸伏乞
指揮施行申聞事十一月二十八日奉/聖㫖/令信州將上饒等五縣并鉛
山縣下三郷嘉定七年弟四弟五等人户/見欠苗米與𠋣閣仍分明出榜曉諭
  申尚書省催撥太平州振糶米同太/平州
[007-9b]
照對某等昨縁江淮制置司分撥到太平州賑
濟米三萬八千八百餘石比之諸州爲数最少
而本州三縣合賑糶户口爲數至多嘗各具申
朝廷乞撥借米斛充本州賑濟日夜以湏未奉
囬降某於今月初一日廵歷到州經行田里備
見細民窮悴之狀與守臣同共措置除戊户始
終全濟可至來年三月其鄉村丁户僅量濟
三次而流移新到旋次抄劄者又湏一例振䘏
其城市丙丁户并郷村丙户皆合振糶總計用
米數十萬石某等巳各竭公家之力措辦錢米
[007-10a]
𣷹貼糶濟外欠闕尚多委無從出竊見本州三
縣今歳災傷檢放通及八分田所收旣巳無
㡬而上江米舟至者甚稀鄰郡又無般販之地
若非官司出米賑糶恐中户以下闕食狼狽
日甚一日某等濫膺麾節之若避煩瀆之誅
不以控告于 朝坐視境内之民飢餒流離豈
不上 君相愛䘏元元之意用敢合辭仰干
造化伏望 朝廷檢照某等巳申事理速賜劄
下建康府轉般倉支撥米八萬四千石借本州
賑糶某等謹當拘收價錢節次解納㦯留本州
[007-10b]
糶米償還一聴㫖揮行下如分文違欠甘坐黜
罰湏至𠕅申
  申尚書省乞再撥廣徳軍賑濟米狀同知/軍
等照對江東今歳旱蝗爲諸路之最廣徳两
縣災傷又爲本路之最葢本軍田土瘠薄雖當
上熟之年猶有艱食之慮况自春祖秋種不得
下其爲狼狽不言可知仰頼 聖朝哀愍元元
賜轉般米三萬五千石及就撥義倉米一萬二
千餘石醲恩愽施自昔所無某等與两縣十四
郷之人同深感戴弟此民貧特甚昨本路諸
[007-11a]
州抄劄户口皆以五等爲别其他州縣惟丁戊
始濟獨廣徳两縣所謂丙者殆不及它郡之丁
飢寒窮窶徃徃相似故自丙至戊無非當濟之
家總而計之仰哺於官者凢二十三萬九千三
百餘口其流移新到旋次抄入者又不在此數
臣等自九月間巳聞两縣管下郷村有飢餓垂
盡之人亟出義倉米賑給一次計一千六百餘
石又於十月十二日以後將丙丁戊户普行賑
濟計用米一萬七千餘石及某廵歴到軍經行
田野訪問父老皆言自昨賑濟之後又閱两月
[007-11b]
餘貧民下户復以闕食遂與潾同共商議以今
月十八日爲始再將丙丁戊普行賑濟計用米
一萬七千三百餘石通將三項共計支過米三
萬六千餘石某等亦竊自念今歳飢荒非止一
州一路 朝廷至仁徧覆有請輙應爲力甚艱
某等沗在臣子當知體國故於撥賜之米受惜
唯謹專留以充賑濟其軍城附郭合用振糶米
九千餘石皆從轉運司撥官錢收糴而戊户計
口給濟爲費多不敢悉用官以一月爲率
两旬以米一旬以錢米出於官而錢則出於某
[007-12a]
帑區區之意本欲存留斗斛以接續賑濟
庻免數慁 朝廷其如户口至多除三次給濟
計支過米三萬六千餘石所餘亦巳不多自
春以後至於四月尚湏三次給濟用米至多近
者安撫轉運司嘗具申請乞於平江百萬倉支
撥米三萬三千一百石委係指定之數日夕俟
命未准囬降今來事𫝑迫切某等職在振䘏實
不皇安用敢合辭控告造化伏望 朝廷檢照
安撫轉運司巳申事理早賜劄下平江百萬倉
照數撥降施行某等寔與斯民同霑大賜湏至
[007-12b]
申聞者
  申省第二狀此係弟一請受省劄不/允後再具申在三月
照對某近申 朝廷乞賜指揮將所撥平江府
百萬倉米三萬石付廣徳軍專充賑濟免令拘
收價錢續准省劄未賜允俞某㳟承 朝廷之
嚴即當禀聴豈應再三煩瀆自速斧龯之誅竊
念廣徳歳菑傷傷冣爲酷烈環地千里粒米不
收人情憂摇皆謂必填溝壑某自去秋被命措
置即行下本軍差官抄劄其閒所委或非其人
不無泛濫而合濟之家却多遺落某亟遴選彊
[007-13a]
敏愛民之官精加覈實𨤲正甚多又於給散之
日令民户結申互相保委其有冐濫許人告陳
縁此有已抄劄而不敢請由有巳得由而不敢
請米有以三口爲五口而自行首實有以一家
得二由而復行繳還冐濫之弊委巳盡革其實
貧之者却與抄入凢今所濟盡是闕食之民即
不敢分毫泛濫有失 聖朝子惠困窮之意兼
某區區愚鄙嘗有見以爲當天患民病之時
必湏上下同心竭力以圖拯救廼克有濟故凢
朝廷所賜一勺一合盡以充振濟之用其軍城
[007-13b]
并屬縣自冬至夏合用振糶米斛皆從本司措
置應副不敢於濟米内分撥又振濟錢米或有
不給亦不敢一切𠋣辦公上前後出備𣷹貼其
數甚多葢職所當爲自當罄竭豈敢數慁 朝
廷今來所乞將百萬倉米二萬石專充振濟實
縁事不𫉬巳方有此請葢上項米斛元係陳乞
爲振濟之用若以其半充出糶則三月間一
濟欠米萬石本軍旣無事刀本司帑又空四
顧徬徨實無從出闔郡數十萬生靈之命巳蒙
全活至今農事方興仰食急若振䘏不
[007-14a]
前功盡一簣之虧誠爲可惜伏望鈞慈俯察
誠悃特從前請將所撥百萬倉米二萬石付廣
徳軍盡數給濟免令出糶收錢與斯民均被
𨺚天厚地之賜伏指揮
  申省第三狀三月廿/二日發
照對某近者𠕅申尚書省乞將平江府百萬倉
撥到米二萬石付廣徳軍並充振濟免令出糶
拘收價錢側聴兼旬未拜俞旨伏縁夲軍巳擇
定四月一日給濟除上件米斛外别無指擬秪
得𠕅殫愚悃上冐崇威見廣徳去歳災傷荷
[007-14b]
朝廷恩䘏備至昨者制司分撥米斛本軍所得
凢五萬五千餘石以毎石三貫爲率計錢十六
萬貫有竒尚蒙盡數予民未嘗責令出糶今百
萬倉所撥凢二萬石若以其半出糶止計錢三
萬緡以 聖君賢相切於愛民之心既嘗
六七萬貫救之於前豈復惜此三萬緡不以濟
之於後况某元爲本軍𠕅乞濟米三萬石継蒙
㫖揮止與二萬不敢數瀆 朝聴巳於本司經
常支遣米内撥五千石𣷹貼支散若使止湏振
糶則本司所出之米豈不欲拘囬價錢以助漕
[007-15a]
計之乏實以本軍民貧非他處比惟城市人户
粗有生業可以糶濟兼行至於鄉村之民狼狽
殊甚非濟不可故雖本司事力至狹亦未免徑
行給予不復出糶收錢况於 朝廷仁同天覆
苟可保全民命必不計折毫𨤲今雨晹以時二
麥甚茂田野父老皆言只待麥熟便可無憂但
今歳氣稍遲麥熟湏至五月目今一濟正是
𦂳切之時伏望鈞慈俯垂矜察許將上件米斛
盡行給予貧民則天地生成之恩何以逾此須
至申聞者四月三十日劄檢㑹嘉定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㫖揮支撥百萬倉米二
[007-15b]
[007-15b]
而廣徳一郡得米凢數萬石並係撥充振濟仰
見 清朝以民命爲重雖丘山之費無所愛惜
何獨於此萬石必欲令其出糶收錢某雖至愚
亦知非出 君相之意日者側聞士大夫有好
爲議論者以爲此郡菑傷本不至甚官司振䘏
失之太優斯言流聞遂致上誤 朝聽
欲知菑傷之重輕當觀撿放之多寡欲知民食
之艱否當觀米價之低昂本郡秋苗巳蒙 詔
旨盡放則菑傷之重固不待言今去麥熟亡㡬
而城市米價毎一省升爲錢四十餘足則民食
[007-16a]
之艱又可概見或者徒見境無流離野無餓莩
遂以菑傷爲本輕振䘏爲太厚殊不知去歳秋
冬之間人情皇皇朝不保夕倘非至仁亟加拯
捄則溝中之瘠巳不勝其衆矣况自冬及春雖
屡行給濟計其所予實亦亡㡬葢本郡當濟之
家爲口㡬二十萬而前後散米不過六萬石有
竒民間所得雖㣲然不勞經營坐𫉬升斗和以
菜茹雜以糟糠一日之糧衍爲数日故保全
性命以至于今然其困窮憔悴之狀見於面目
者在在皆是葢官司給濟僅免其餒死而生
[007-16b]
生之業固巳赤立無餘且城市居民粗有營運
本司出米振糶其價又爲甚輕尚有自旦至暮
無錢可糴者本司糴價毎升二十四文足有/納二十金而乞减四文米者
廵歴此來目擊斯事遂將軍城縣市仰糶之户
普濟一次丙七日/丁十日而痛减官糴之直毎升爲一
十八文况於田野郷村爲岑寂改濟爲糶
其間無錢可糴者十室而九未免却以由曆轉
售扵有力之家飢腸弗充坐以待斃是 朝廷
不階屡濟以生全之而頋恉一濟以棄絶之也
况今大麥巳穟而未黄小麥方秀而未實民食
[007-17a]
之乏正在斯時給濟之期不容更緩契勘百萬
倉米除前一濟用過八千石外目今所存一萬
二千石見分撥軍城并四安倉椿頓今此一濟
係是結局視前當稍加厚㑹約用米二萬餘石
本司事力雖㣲亦已那撥米六千餘石錢二千
餘貫𣷹湊外須至盡將上件百萬倉米充數方
了給散一次見漢之汲黯事武帝雄猜之主
其奉使以出又縁它故猶便冝𤼵以賑飢
民然後歸莭以請矯制之今某幸遇仁明寛
大之朝且嘗承 詔措置荒政親見民窮如此
[007-17b]
頋乃便文自營苟迯譴責非惟有媿昔人豈不
 朝用敢不避誅斥謹同知軍魏承議
以此月十日爲始一面開倉祳給外伏望鈞慈
檢照某累申事理速賜指揮行下所有某不俟
囬降專輙給散之辠併乞重賜䥴表施行湏至
申聞者
  奏爲不合差廣徳軍敎授措置荒政自劾
  狀六月十/一日上
臣今月十日據廣徳軍申知軍魏峴按奏敎
授林庠不職奉 聖㫖放罷臣伏見庠之爲人
[007-18a]
素自修飭其掌學政又皆可觀峴遽劾聞深可
驚駭蓋縁與聞荒政有越職侵官臣而不言
誰與言者竊惟去歳廣徳之旱甚於它郡幸
聖恩粟 明詔帥臣監司分行措置臣
與權帥胡槻共議以爲此郡之民凋瘵爲甚振
濟之責固在守貳商榷佽助不可無人愽采群
言皆謂本軍敎授林庠誠實懇到有志及民臣
遂委之同共講畫庠以職在敎導陳力辭臣
非不知敎官自有職分不當與聞民事實縁本
軍官僚别無可委兼民命危急不應拘牽常法
[007-18b]
坐視而不知救強之𠕅三庠始任責朝夕盡瘁
區畫有方遂使千里赤子均 朝廷振恤之
實惠桐川之人悉言之臣方頼庠得以迯責
而庠乃用是以𫉬罪蓋㝷常州縣救荒只欲自
專其事侵牟移易惟所欲爲 朝廷監司莫可
䆒詰庠旣同共措置自太守以下雖欲爲欺終
有掣肘庠之召怨實基於此胥吏乘峴未至巳
有營惑之言臣行部到軍有宗室居論本軍
民病十事臣之望峴不薄出以示之且謂此
同官惟敎授可與講究共起斯民深痼之疾本
[007-19a]
是羙意不虞峴反疑庠以此告臣懼其旁觀不
得自肆峴之忌庠自此而深臣昨用官錢兊提
舉司和糴米四千餘石椿留在軍接續賑糶峴
以郡計窘乏漫無措畫乃垂涎此米欲掩有之
遣吏勇桴傳道指意諷令作出剰獻納庠具陳
其不可峴之怒庠至是益甚臣雖未見峴章采
諸道𡍼咸謂劾庠之䟽縁此而上峴雖庸騃寜
不稍知是非何至率然妄發盖以廣徳弊壞未
易友吾故爲脫去之計以圖善地情狀本末暴
之天下自有公論重惟 陛下不鄙臣愚使分
[007-19b]
一道按察之别白善否其責在臣今庠乃以
宣力捄荒横遭疾臣寧冐昧一言同受譴責
無寧畏罪冺黙上聖主下慚物議是以干
犯 宸嚴具陳事實伏望 聖明察庠居官本
無它過致其出位咎皆由臣庠旣罷黜於臣之
難苟免欲乞 明詔有司議臣之辠併賜
鐫斥施行湏至奏聞者并申尚書省御史臺諌

  第二奏乞待辠六月十/四日上
臣近據廣徳軍申守臣魏峴按奏敎授林庠不
[007-20a]
軄得 㫖放罷臣巳具奏本末乞將臣併賜鐫
斥以懲差委失當之辠及庠申到峴章取而讀
之則意不在庠專爲臣發震悸累日無地自容
臣以疲愞繆當荒政之任若謂其識見庸闇委
任非人措置乖踈周防不盡自揣量誠恐未
免以此加辠臣何敢辭顧峴所陳事関堂陛臣
書生爲吏乃干名敎之誅可無一言𠕅瀆 天
聽伏念臣自去歳旱蝗以來朝夕憂懼訪求疾
苦不憚驅馳區區此心唯知救生靈所以固
本布徳意所以尊 朝廷嘗一毫自爲巳計
[007-20b]
昨蒙 聖恩𠕅賜民粟即勒手牓徧諭田里使
知獲免飢餓流移之苦盡出 聖上仁恩一飲
一食冝知感戴蓋赤子 朝廷之赤子錢穀
朝廷之錢穀人臣於此得效尺寸寔藉 朝廷
事力就使推行盡善皆是軄所當爲以此言勞
稍知義理之人亦所不敢昨者累申 朝省乞
將賑糶米改充給濟實縁春夏之交青黄未接
官糶雖平而城市居民尚苦無錢可糴村野窮
僻困悴甚陛下至仁旣嘗斥四五萬石以
活飢貧顧此萬斛 聖朝豈復靳惜輙縁至意
[007-21a]
以予民謂推廣上恩縱令𫉬罪不過薄
責若早知此舉渉尾大衡决之嫌則臣雖至愚
焉敢犯此大戾竊觀祖宗朝范鎮在陳范純
仁在慶皆嘗以便冝發粟不俟奏報而 朝廷
未嘗不尊堂陛未嘗不嚴當時群賢滿朝亦未
聞有慮其啓專横之漸者今臣先請後發其視
二臣非專輙况不旋踵而報可之命下是
陛下固以亮臣之心而赦臣之罪 朝廷之上
亦舉無異論矣峴爲郡守乃獨追前日予民
之不當是併 陛下之赦臣者亦非也况其始
[007-21b]
議之時庠與一二同僚皆主振貸獨峴移書告
力言給濟之便及到郡又縱𠕅三謂民
窮如此非徐行拯溺之時且令所親作詩勉
以汲黯之舉自始至末峴皆與謀故申省狀
云謹同知軍魏承議開倉賑給若峴不與聞
敢妄爲此言乎今乃加以不有 朝廷之辠
是無天也兼臣從來廵歷先期戒約官吏毎送
迎毋排辦所至蕭然人所共覩比者徃來桐川
雖廵尉職當警護亦令勿出唯將入郡城見市
井小民執旗迎者頗衆臣方訝其無錢糴米
[007-22a]
安得有錢製旗亟諭之散去已而物色乃知峴
用公庫錢製造以給之又出絹與民繪像欲爲
臣立祠于學且屬庠撰述碑文幸庠力辭而止
聞之即移文禁戢明言全活生靈自出
朝廷之賜凡百官僚止是奉行有何功徳可以
當此令其日下除撤向使庠率爾承命其爲竒
貨亦又甚焉臣性踈直待人不疑見其外若温
柔謂可與之爲善念本軍積弊巳極方約其
同心講究以蘇民瘼不謂其意薄陋潜圖脫
去巳設機穽於出肝肺接殷勤之柔邪之𩔖
[007-22b]
其不可測如此非不知乆去闕庭孤危易撼
見㡬不早尚口乃窮然念㣲臣事 君粗有本
末上頼 仁聖保全至今就令奉使失職 朝
廷自有黜典臺諌自有公論而屬郡如一魏峴
得相陵蔑當自反何敢辦明矧如峴所陳旣
有扶持名敎之深慮則臣之所坐宜得覆載不
容之大僇峴去臣留所未安欲望 聖慈明
詔有司審覈虚實倘峴言有即乞將臣重賜
貶竄施行臣見今待外伏 勑㫖六月二/十一日
奉/聖㫖真某無罪可待魏峴與官觀二十三/日出省劄二十八日到司尚書省送到承議郎
[007-23a]
發遣廣徳軍魏峴奏臣猥以孱庸洊蒙噐使/由州别駕三遷遂玷班行旋叨外除分以左符
聖恩山重㣲命絲䡖故雖到官未乆承儉歳/之餘惟知恪意撫摩䆒心疾苦期烹鮮而不擾
務束杖以無苛衆軍拖下之請即時以支還諸/案未了之訟則叄稽而粗决至於酒稅拘㩁猶
恐寛急失冝共知帑竭而空詎敢生財而過/與頋弱才而何有懼百謫之易盈政頼爲宻之
同心庻㡬闔軍之有額况學校者清議之出而/博士者諸侯所尊今乃乘時邀見謂
而緘黙公論謂何竊照軍學敎授林庠璧水諸/生髙甲賜弟本軍雖號偏壘臣方喜敎養之得
人使不以利逹動其心靖共自愛則國家爵禄/他時决非爲庠惜者柰何甘心猥冗求媚取容
臣到軍以來春試士則期日屡遷月朔講書/則狀申欲免但見其終日坐敖倉中以師道之
嚴而下親措置官之職糠粃敭塵埃僕縁庠/處之自安而本職則諉他官通攝臣巳竊鄙之
矣常去歳田事不登/陛下不吝大農前後發/給濟民徳至渥也近又續撥降米二萬斛
[007-23b]
付本軍濟糴恩至渥也而臣之來庠迎謂臣上/項米計臺見今申請乞盡行振濟未㡬又以漕
臣親筆云臣大略謂若未准/明州囬降非晚/行部前來欲爲汲長孺之舉臣遂致言漕臣謂
所當披𤁋肝膽控告於/之須臣之意盖欲㳟聽/君父之前以俟成命/陛下之處分也継而
漕臣循行庠迓之於百里之外一日當畫庠於/郵筒中𩀱黄旗腰鈴走傳一軍皆驚發覲乃一
批與都吏言漕臣入軍境怪迓者之不來庠推/廣其令都吏諭意居民多造輥旗帥衆迎接
且令門備辦香燈設供漕臣本命星官臣以/謂廣徳之民此復何時安得以錢可以爲此而
栺意下形小民執旗奔走連日疲頓臣不忍見/其爲𫝑所迫遂各金以紿之復以書抵臣言
漕司將米紿散之後欲邀臣同衘具申継面見/庠又復謂臣庠與漕使言若與臣同衘申則此
舉作得不精采抑不思米/陛下之米民/下之民監同雖從便冝然當使斯民知/陛/陛
下之徳尚何較其精采與不耶則庠之銳意縱/明矣臣竊天下之𫝑堂陛之相臨躰統之
[007-24a]
相維事関廟堂則百司庻府不得而專權在監/司則州縣小官不得而執如臂之運指若綱之
在綱由是國𫝑尊安民心畏戴用此道也倘或/尾大衝决内外相違假孟軻氏民爲重以文其
則上下陵夷從㣲至著寕不甚可畏㦲臣未/到軍以前/陛下念本軍之民濟之以米庠於
其中乃分撥徃建平縣出糶收錢今/陛下以/二萬斛濟糶於民庠乃不報可先行給㪚
陛下欲濟庠則易之以糶/陛下欲糶庠則易/之以濟是其/陛下不與也廟堂不與也一
庠足以辦之矣恩欲歸於知巳怨必萃於/朝/廷羙欲掠於一身害必及於他人不知庠果何
所恃而敢爾近據人户觧四一等陳訴濟米冐/濫事臣委庠覈實皆復支離其具欲两平其
訟意果安在兼庠怙𫝑慿陵嘗謂臣寕國新除/陳廣夀漕臣以弹文商論於庠其意盖以脅臣
也如廣徳縣申乞差官撿屍庠河預焉乃對臣/按服肆言所差之官不當必欲更易而後巳軍
學有一兵迯庠乃不根捉即以其素所嬖晋/求填刺名粮其他不敢一一𫃵瀆/宸聴事繫
[007-24b]
紀綱寧容但巳欲望/亟從罷斥以爲䡖易/聖慈特發/断將庠/朝廷烕裂軍壘者之成
其於國𫝑誠非小/勑旨小貼子臣不/避怨既行按奏則臣今乞引嫌囬避欲望
聖慈矜怜小臣特賜两易一等軍壘或待次差/遣保全孤蹤不勝大願/勑㫖五月二十九
日奉/聖㫖林庠放罷魏峴别與一等軍壘差/遣/李提舉奏爲廣徳知軍魏峴按敎授林庠
實按轉運副使真某乞覈實辦明事臣聞論事/者當辯是非責治者當覈名實天下未甞無真
是真非之所在也然毎患乎言之多端聴之易/惑者不覈其實之過誠即其名以覈其實則是
者固不可以厚誣而非者亦何可以自掩㦲臣/竊覩進奏院報知廣徳軍魏峴按軍學敎授林
庠不法且乞避轉運副使真某得/㫖罷庠而/别與峴一等軍壘差遣臣謂峴與某必有一
是一非惟以其實考之則真是真非當有不難/辨者盖峴之奏雖為庠設然以臣所聞峴非按
庠乃按某也峴之按庠謂其捨敎職而任荒政/挾漕臣而陵郡守夫以一郡之民飢困欲死
[007-25a]
陛下大粟以活之仕乎此者出任其事/如救焚拯溺何常職之可拘當此之時軍學堂
試爲重乎本軍振濟爲重乎出身濟物固儒者/事峴昧於䡖重而以庠終日坐倉爲可鄙峴則
陋矣至於陵忽郡將則臣不可不治然猶當問/庠之所守爲何如設使庠之語言禮節或失婉
順而所守者正峴亦當屈巳從之未可以陵忽/言也况庠之於峴未見語言禮節悖慢之實
則峴之深怨極憾於庠者果何爲㢤以此言之/峴之按庠意必有在臣故曰峴非按庠乃按某
也某與峴比肩事主某雖任按察若某所爲未/善峴不肯苟徇具以上聞孰曰不可然臣不知
果峴爲是乎某爲是乎峴之奏爲荒政言也若/曰某縣流移者多而不止某郷莩死者衆而
救某䖍濟米給散之有欺某邑糶銭出入/之不明某事則有何人之詞某條則有何日之
案各指其實而言之庠固無所迯辠而某之失/於任庠者亦無所辭其責矣臣竊聞峴之奏千
餘言略不及此特以䡖易朝廷自專掠羙爲某/罪/陛下試覈其實峴爲是乎某爲是乎夫自
[007-25b]
專固人臣之罪而許以從冝者乃人主之大權/掠羙固君子所羞而爲君任怨者未世之邪
如峴所陳/陛下欲濟而易之以糶/陛下/欲糶而易之以濟是爲有司專擅之罪廣徳濟
糶非臣所任不詳知然竊謂濟糶俱急轉輸/不齊糴米未至而借濟米以應之濟米有缺而
乞糶米以益之冝集事要厥成終文藉具存/自無淆混事理不過如此則固亦/陛下之
所許未至罪其專也至於掠羙之則又不可/不察臣事君猶子事父也子職無他任其父之
事而巳臣職無他任其君之事而巳故人子/之善者必歸羙於其父人臣之善者必歸羙
於其君擢是臣任是職欲其職而人善之乎/欲其不職而人怨之乎使人臣任怨於下則
怨之者推所從來必歸咎於上矣人主何利焉/且峴固言之矣米/陛下之米民/陛下之民
也獨不曰臣亦/陛下之臣乎以/奉/陛下之令散/陛下之米活/陛下之臣/陛下之民
何徃而非/陛下之徳澤㦲天下未嘗有無實/之名也臣之事君當責其實而求名與否不必
[007-26a]
問也民阻飢上所當恤此則如慈母之/乳其子不爲民峴乃有恩歸知巳怨萃/朝
廷之言何其所見之異㦲且民飢而不得食則/怨既得食矣又何怨萃於上之有乎峴之言無
足辯者然臣竊見近日風俗日以衰弊人臣率/顧一身利害之而不以國家生民爲念臣雖
不肖毎獨憂之峴之行恐自今分職授任者/益以自專掠羙爲嫌便文自營誰任/陛下事
者峴言雖小所関甚大此臣拳拳之愚所以上/瀆/天聴不自知其煩也峴與某一是一非必
有公論伏望/陛下特選朝士或委鄰路監司/覈考其實若廣徳荒政不舉則某爲有/陛
下不可無責若峴言無實則是以意邪上/惑/朝聴亦乞明正其罪使天下知是是非非
不可混於聖明之世臣與某實爲聮事愚忠所/激不復避嫌且峴尚居部内在臣職所當言用
敢冐犯以聞取進止/又上丞相手書道傳仰/恃𨺚寛輙有白事道傳竊見廣徳魏守按罷敎
授林庠卷傳其劾章至此者詳觀之實乃按真/漕也某竊惟去年象/朝廷撥米振濟自江東
[007-26b]
言之廣徳爲最優且如池州太平州寧國府等/處若以户口及所得米數言之皆差不優於廣
徳盖縁廣徳之民自來貧困雖遇樂歳亦不聊/生去年之旱又爲特甚所以制置司仰體/朝
廷之意優數撥米然猶患其不足故漕司再有/所乞又申明易糶爲濟然後一方之民得免死
徙之患此/主上之至徳丞相之至恩也米乃/朝廷之米有司不過奉/朝廷之命給散之耳
魏守所以奏上之因非某所知但聞數日之間/舉郡紛然至謂真漕且以散米多得罪反使前
日感戴君相恩徳之民變爲疑惑之言是魏守/本謂真漕市恩以歸怨於上而不知今日之奏
乃所以爲歸怨之舉也某不自已輙上其事/區區仰荷知委如有一毫朋比真漕之心天實
厭之伏望鈞慈特賜詳察施行以釋民疑以慰/民望干冐威尊下情皇恐之至/𡊮𥙊酒上宰
相書某一介踈庸伏蒙公朝過有推擇俾居成/均教導之職無秋毫每深自媿伏覩國家著
令諸州敎授本監長二皆得薦舉則是某所領/之職與典敎於一郡者固相関也今廣徳教官
[007-27a]
林庠爲郡守劾奏遂致罷黜某不敢不爲一言/竊惟自古設官雖各有司存而亦有可以相通
者且司徒掌敎從古以然故周禮大司徒之職/曰因此五物者民之常而施十有二敎焉又曰
以荒政十有二聚萬民夫以掌敎之官而兼領/荒政何也蓋愛飬斯民各安其所而後敎化可
得而行也蕞爾校官與司徒固相遼絶然預聞/荒政頗亦似之某所謂可以相通者蓋如此今
所在敎官不遵法度妓樂之集預者強半爲守/臣者未聞有所按發而意於救荒者獨以罪
去借曰侵官不猶愈於預妓樂者乎江東漕臣/旣以提學爲職知林庠平時有學道愛人之志
以走委之亦未爲過苦逐其所委則何以自/安幸而/朝廷清眀守臣敎官一時並罷可謂
公平矣但守臣别與一等差遣而敎官竟罷猶/恐無以安漕臣之心此亦公朝所冝審處也
乙亥之旱桐川爲甚而民又最貧故徳秀所分二/州允加意於此郡汲汲拯救如捍頭目/控愬于
朝得米凡五萬餘石皆以濟民而未嘗責之/出糶千里民命頼以保全者二十餘萬/聖朝
[007-27b]
配天之澤可謂愽矣迨丙子春乃有爲䛕詞以/欺廟堂者謂江東諸郡實不甚旱傷監司好名
故張皇其事且指民無流莩爲旱菑本輕之證/於是當路不亡惑而申請遂落落矣三月未
某𠕅廵歷至桐城是時民飢困者甚衆所請萬/石屡爲都司駁下遂不𫉬已與郡守魏峴議先
以濟民然後申乞竢辠都司有不樂者於/是嗾峴劾某所委之官以自觧而孤跡遂岌岌
矣幸/朝廷清明察峴之姦而以某爲無罪迄/免吏議天覆地載恩施無窮未知報塞之所謹
略記所因於待臯之奏後世世子孫母忘/上/賜其魏峴詆誣之章與其自劾二狀𡊮李二公
所爲某辨明者具列于/此云云/謝表别見
  申御史臺并户部照㑹罷黄池鎮行鋪狀
照對黄池一鎮商賈所聚市并貿易稍稍䌓盛
州縣官凡有需索皆取辦於一鎮之内諸般百
[007-28a]
物皆有行名人户之掛名籍終其身以至子孫
無由得脫使依價支錢尚不免爲胥吏减尅
况名爲和買其實白科今㨿張宣趙義等四十
三狀所陳誠可憐憫以區區鋪店有㡬許財
本而官司敷配曾無虚日誠何以堪照得在法
置市令司自有明禁朝廷屡行申飭不許剏
立行名當司雖已嚴出榜文不許州縣抑勒行
鋪買物然行名不除終爲人户之害牒本州帖
縣鎮將黄地鎭應干行名日下並行除兑仍給
版榜本鎮市曹釘掛曉示如今後州縣鎮務等
[007-28b]
官吏輙敢科敷民户收買一物一件許徑詣本
司陳訴定將官員案劾公吏决配施行仍申御
史臺尚書户部并移文諸司照㑹嘉定八年十/二月因廵歴
至黄池鎮民道以千数陳訴監鎮官史文林/彌逈買物不償價錢等事巳將鎮吏押送鄰郡
根䆒及申到判云/照對黄池之爲鎮地據要/衝實舟車走集之㑹前政運使孟侍郎以武臣
監鎮多不知書申明于/朝易以左選而史文/林者首當其任正望其以儒者忠厚之政洗武
臣饕虐之風顧乃專事貪殘違戾法守有武弁/之所不敢爲者今據廣徳軍等處勘到陳徳新
查文明等情節如根刷牙鋪籍定姓名置暦科/敷抑令供納縑帛香貨魚肉果之屬有償其
半直者有僅償些小者有三分不賞其二者有/分文不支者其所科買非貴細之藥材則珍羙
之比果紐計價直爲錢不貲刮民户之脂膏充/一已之谿壑至有不堪其命赴水而死者此其
[007-29a]
違法者一也收買縑帛先用湯煮熟而後秤/两数科糴糯米不用斗斛而用大秤盤自古
及今未聞有此公爲掊克莫甚於斯此其違法/者二也本鎮酒課日纔一二百千商旅如雲何
患難辦乃於官課之外又多造白酒小酒勒令/行老排擔抑俵立定額数不容少𧇊所得之錢
不知何用以至將門堂酒敷與麵店沽賣將酸/黄酒迫令坊户一切不䘏唯錢是求又以淡𢙣
之醋装灌成瓶雇倩夫力廵門抑賣不問否/此其違法者三也科罰民財法有明禁而乃捃
摭富民之過以爲罔利之媒如姓劉人以醸/敗露徐仁傑特其屋主元不知情因而文致勒
令拍酒一千貫阿揚爲家僮所告醖造酒事/之有無特未可知自當中州送獄却勒令拍酒
四百三十貫并納賞錢一百貫猶以爲未足復/押送廣敎寺勒令舎鍾楼錢并常住銭各二百
貫遂免觧州劉太般見銭下江自應依條究治/却逼令拍酒七石爲銭二百一十二貫擅行釋
放此其違法者四也在法未聞鎮市許置廂房/者而乃擅行剏立四廂以爲囚繫百姓之地縱
[007-29b]
令吏輩拷掠收乞寃憤之聲盈溢道路此其違/法者五也凡此数項皆獄司勘到陳徳新等悉
巳招承照條各刺配追𧷢籍沒監鎮史文林違/法病民冝從按劾以其因病在假日乆見乞避
親牒照條保明申如當𡍼王知縣非應避之親/旣乆病廢事亦合令其㝷醫雜任所有欠鋪户
買物價銭湏管一一支還了絶申取指揮方許/放令起離其剏置行名抑賣酒醋等事本司巳
行榜罷及申御史臺户部牒諸司照㑹外所在/剏置廂房一項牒本州嚴切行下住罷照條止
保甲機/察火盗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弟七
[007-30a]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