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水心集 > 水心先生文集 3


[003-1a]
水心先生文集卷之三 前集
奏議 章貢諒編集
   法度緫論一
欲自爲其國必先古人之所以爲國論者曰古今
異時言古者常不通於今此其爲而切矣雖
然天下之大民此民也事此事也疆域内外建國立
家下之情僞好惡上之生殺予奪古與今皆不異也
而獨曰古今異時言古則不通於今是擯古於今絶
今於古且使爲國者無所斟酌無所變通一切出於
苟簡而不可裁制矣故古今異時之論雖不可廢然
臣有獻於此願 陛下深思之蓋 陛下之欲自爲
其國者必将因其巳行襲其舊例聽其巳然而不加
[003-1b]
振救之術以日入於積壞則不可謂之自爲其國苟
爲不因巳行不襲舊例不聽巳然而加之以振救之
術則如之何而可必將以意行之以心運之忽出於
一人之智慮而不合於天下之心則其謀愈謬而政
愈踈矣故臣所謂有獻於此請 陛下先觀古人之
所以爲國夫觀古人之所以爲國非必遽傚之也故
觀衆器者爲良匠觀衆病者爲良醫盡而後自爲
之故無尼古之失而有合道之功且古之爲國具在
方無而巳其觀之弗難也 陛下幸進臣而教之指
數䇿畫不終朝食而古人爲國之大槩森然見於目
中矣 陛下深覧太息作而深惟以㫁自聖志則不
待食頃而所以自爲其國者可决意行之而無難矣
[003-2a]
夫以封建爲天下者唐虞三代也以郡縣爲天下者
秦漢魏晉隋唐也法度立於其間所以維持上下之
𫝑也唐虞三代必能不害其爲封建而後王道行秦
漢魏晉隋唐必能不害其爲郡縣而後覇政舉故制
禮作樂文書正朔律度量衡正名分别嫌疑尊賢舉
能厚民羙俗唐虞三代之所謂法度也至於國各自
行其政家各自專其業累世而不易終身而不變攷
察緩而必黜陟簡而信此所以不害其封建而行王
道也秉威明權簿書期㑹課計功効核虚實驗勤惰
令行禁止役省刑清秦漢魏晉隋唐之所謂法度也
至於以一郡行其一郡以一縣行其一縣賞罰自明
予奪自專刺史之問有條司𨽻之察不煩此所以不
[003-2b]
害其郡縣而行覇政也論者所謂古今異時言古不
通於今者謂王覇之未易分唐虞三代之未易復而
將得其法度以制四海之命不去其所以害是
者而劫劫然惴惴然害之愈深守之愈固膠而不解
滯而不通此豈有古今之異時哉盖古人之所以爲
國者雖各繫其德之厚薄化之淺深世祚之長短然
陛下即而觀之豈有欲其行之而乃從而害之者乎
然則今世之法度其害之者重大而難去深逺而難
知矣視古之無害而求去今之害則 陛下之國其
大方數千里舉而自爲以復 祖 宗之舊雪百年
之恥無不可者矣
   法度緫論二
[003-3a]
昔人之所以得天下也必有以得之其失天下也亦
必有以失之得失不相待而行是故不矯失以爲得
何也蓋必有眞得天下之理不俟乎矯其失而後得
之也矯失以爲得則必䘮其得唐虞三代皆有相因
之法而不以桀紂之壞亂廢湯禹之治功漢雖㓕秦
亦多因秦舊然大抵天下之政日趨於細而法日加
宻矣惟其猶有自爲國家之意而不專以懲創前人
之失計矯而反之遂以爲功且東漢之末四方分割
壞亂甚矣魏武雖嚴科條審律令以重足屏息操制
羣下而截然使人各得自盡以行其職守者猶在也
至晉之敗尤甚於漢南北角立逓興逓㓕及其崛然
自見者猶皆自有爲國之意使其下無飾非養過之
[003-3b]
心人存政舉隨其所立亦或瞭然可見及隋之末年
喪亂蠭起廱疽潰裂而太宗一旦立法定制䟽明簡
直上下易遵然則魏不以諱漢之失爲興唐不以懲
隋之亡爲強夫興亡治亂各有常𫝑欲興者由興之
塗將敗者趍敗之門此其所以不相待而非出於相
矯也唐末之亂重以五代雖生人之無寜歳乆矣然
攷其所以禍敗亦何以逺過於秦漢晉隋之亡盖國
之将亡則其形證固已此矣而 本朝所以立國
定制維持人心期於永存而不可動者皆以懲創五
季而矯唐末之失䇿爲言細者愈細宻者愈宻揺手
舉足輙有法禁而又文之以儒術輔之以正論人心
日柔人氣日惰人才日弱舉爲儒弛之行以相與奉
[003-4a]
繁宻之法遂掲而號於世曰此王政也此仁澤也此
長乆不變之術也以 仁宗極盛之世去五季逺矣
而其人之懲創五季者不忘也至於 宣和又加逺
矣其法度紊失而亦曰所以懲創五季而已况 靖
康以後 本朝大變乃與唐末五季同爲禍難之餘
紹興更新以及於今日然觀 朝廷之法制士大夫
之議論隄防扄鐍孰曰非矯唐末而懲創五季也哉
夫以二百餘年所立之國專務以矯失爲得而眞所
以得之之道獨弃置而未講故舉一事本以求利於
事也而卒以害是事立一法本以求利於法也而卒
以害是法上則明知其不可行而姑委之於下下則
明知其不可行而姑復之於上虚文相挻浮論相𠋣
[003-4b]
故君子不可用而用小人官不可任而任吏人情事
理不可信而信法惟其惻怛寛平粗得古人之意而
文具亡實亦獨何以異於周秦之弊哉於是中原分
剖而不悟其由請和讎而不激其憤皆言今世之
病而自以爲無療病之方甘心自處於不可振救以
坐視其敗據徃鍳今而 陛下深思其故者豈非真
所以得之之道未講歟誠講之而行之當舉者舉當
廢者廢昔之宻者今爲踈昔之細者今爲大今日出
令而明日丕變矣何俟於卒之乆哉
   法度緫論三
所謂舉一事求利於事而卒以害是事立一法求利
於法而卒以害是法者何也今 朝廷之法度其經
[003-5a]
乆常行不可改變者十數條而已而皆爲法度之害
故用人以資格爲利而資格爲用人之害銓選以考
任爲利而攷任爲銓選之害薦舉以関陞改官爲利
而𨵿陞改官爲薦舉之害至於任子則有數害自貟
致仕即得䕃爲一害太中大夫待制以上䕃
得京官爲一害一人入仕世爵無窮爲一害今者汰
其謬濫限其貟數又爲一害科舉亦有數害取人以
藝既薄於古今併與藝而失之爲一害古者化天下
之人而爲士使之知義今者化天下之人而
爲士盡以入官爲一害解額一定多者冐濫少者陸
沉奔走射利䘮其心於今之法又自壞之爲一害
一預郷貢老不成名以官錫之既不擇賢又不信藝
[003-5b]
徒曰恩澤官曹充滿人才敗壞又爲一害夫京師之
學有考察之法而以利誘天下州縣之學無考察之
法則聚食而巳而學校之法爲害制舉所以求卓越
方聞之士而責之於記誦取之以課試所言不行所
習不用而制科之法爲害愽學宏詞昔以罷詞賦而
進人於應用之文耳羙官要職遂爲捷徑一居是選
莫可退解而宏詞之法爲害募役之法本以免天下
之爲者耳今也保正長之弊通天下皆患之而
法爲害昔之勑律緫核萬事 朝廷隨時制宜定爲
新書以一條貫有出意見莫知推行但曰檢坐申𫿞
而巳而新書爲害 國家本患州縣之過失不得上
聞故置司以禁切之今也禁切監司之法又甚於
[003-6a]
州縣之吏豈以司爲非其人乎抑惟其人而必用
是法乎而監司之法爲害府史胥徒所以行文書給
趨走雖堯舜不能廢也而今也植根固本不可揺動
大官拱手惟吏之從而胥吏爲害又因以推昔之所
行行經界則經界爲害行保甲則保甲爲害行方田
則方田爲害行青苗市易則青苗市易爲害學事立
法無非所以求利而事立法行則無非爲害上下内
外亦舉皆知其爲害矣然而賢者則以爲是必不可
求之害庸愚者則恃其有是害也足以自容而其小
人則或求甚於所害天下皆行於法度之害而不
於法度之利二百年於此日極一日歳極一天下
之人皆以爲不知其所終 陛下將何以救之哉故
[003-6b]
臣願 陛下掲其條目而治之去害而就利使天下
曠然一日得行昭昭之塗雖三代以上逺而未易言
兩漢及唐之盛世可必致也
  資格
請言資格爲用人之害以賢舉人以德命官賢有小
大德有小大而官爵從之一定而不易此堯舜以來
之常道也無有所謂自賤而歴貴循小官之次而後
至於卿相如逺世之所謂資格者然堯舜以來逺矣
未可遽復則資格用人未可遽廢至於不能得資格
之利而受資格之害資格之害深則人皆弃賢而爲
愚治道日壞而不自知此不得不因今之法而少變
之也夫計日月累資攷雖堯舜三代則亦有然者而
[003-7a]
不以是待天下之賢才有德之人何者賢才有徳之
人以此官而稱此人可也豈可疑其資格未至而姑
遲之哉至漢人則巳患苦其弊守相列侯爲九卿九
卿爲三公天下之賢才伏而俗吏用矣伊呂周召之
儔非其不爲秦漢以後岀而法度使之然也唐太宗
雖以戰伐取天下而用人能盡其才不拘攣於常格
以起一時之治尚有可喜蓋資格者生於世之不治
賢否混并而無可别故以此限之耳而 本朝遂以
治世而行衰世之法 藝祖 太宗所用猶未有定
式惟上所抜間得魁磊之士至 咸平 景德
格始稍嚴一冦凖欲出意取天下士而上下群攻之
故李沆王旦在 真宗時王曾吕夷簡冨弼韓𤦺在
[003-7b]
仁宗 英宗時司馬光吕公著在 哲宗時數人以
謹守資格爲賢名重當世惟王安石破資格以用人
一時所謂名士力争而不勝其後章厚蔡京王黼秦
檜相踵效之然而進小人而亂天下者此五人也由
五人之所用則當以不守資格爲諱雖然資格非善
法明矣而李沆十數人者以守資格得名而其時亦
以稱治何也盖能别其流品以分君子小人之塗以
定清濁髙下之序彼其號爲徳度智略足以居大位
者亦巳素許之矣特欲其履歴以實之而已矣故其
人有自小官而其望巳足爲卿相至其乆也亦卒爲
此者可謂得資格之利也今也不然無有流品
無有賢否由出身而𨵿陞由𨵿陞而改官知縣由改
[003-8a]
官知縣而爲四轄六院由四轄六院而爲察官由察
官而爲卿由卿而爲侍從由侍從而爲執政大
臣或由知州司而爲由郎而爲卿侍従執政
資深者序進格到者次遷而已矣是而欲以舉賢
才起治功其可得乎侍從不薦士宰執不舉賢執資
格而進曰此足以任此矣 陛下雖欲責之以事詢
之以謀彼安所從知乎此臣所謂受資格之害也且
本朝廢資格而用人無王安石章厚蔡京王黼秦
檜之爲相守資格以用人無李沆王旦王曾呂夷
簡富弼韓𤦺司馬光呂公著之爲相然攷其功效驗
其人才 本朝以資格爲用人之利也故臣欲
陛下審乎資格之實念今日人才衰乏巳甚稍加變
[003-8b]
通號召收拾以終成資格之利而不受資格之害且
天之生才也甚難人主之得才也亦甚難毋夭閼摧
折之使至於盡盖今世猶有可用之人誠使 朝廷
之資格一岀於人才之所當用則有資格之利而無
資格之害矣
   銓選
何謂銓選之害甄别有序黜陟不失者 朝廷之要
務也故自一命以上皆欲用天下之所謂賢者而不
以便其不肖者之人竊怪人主之立法常爲不肖者
之地而消靡其賢才以俱入於不肖而巳而其官最
要其害最甚者銓選也吏部者 朝廷喉舌之處也
尚書侍郎者天子貴近之臣也處之以其地任之以
[003-9a]
其官與之以甄别黜陟天下士大夫之柄而乃立法
以付之曰吾一毫不汝信也汝一毫不自信也其人
之賢否其事之罪功其地之逺近其資之先後其禄
之厚薄其闕之多少則曰是一切有法矣天下法度
之至詳曲折詰難之至多士大夫不能一舉措手足
不待刑法而自畏者顧無甚於銓還之法也嗚呼與
人以官賦人以禄生民之命由此而岀矣使加之意
天下不於此乎望治風俗不於此乎求厚人才不於
此乎責實而将安所取之柰何舉天下之大柄而自
束縛蔽之塵坌蠧折乃爲天下大弊之源乎雖然
是幾百年於是矣其相承者非一人之故學士大夫
勤身苦力誦孔孟傳道先王未嘗不知所謂治道
[003-9b]
者非今日之法度也及其一旦之爲是官噤舌拱
手四顧吏胥以問其所嘗知之法令吏胥上下其手
以視之其人亦抗然自卞曰吾有司也固當守此法
而巳嗟夫豈其人之本是陋哉 陛下有是名噐
爲鼔舞群動之具與奪進退以叙天下何忍襲數百
年之弊端泪没於區區壞爛之法以消靡天下之人
才而甘心以便其不肖如此則治道安從出而治功
安從見哉况自唐中世以前吏部用人之意猶有可
攷今之所循者乃其衰亂之餘弊耳百王之常道不
容於 陛下而不復也夫曰曰偏曰怨曰謗曰動
衆曰招權此末世之庸人所以恐喝其上而疑壞治
道於将興之時者也 陛下深考昔人之巳行毅然
[003-10a]
不惑於衆因今之銓選一二人而付之盖今之大臣
與人以堂除者乃昔日銓選常行之事大臣不知其
職任有大於此而止以堂除爲宰相之大權堂除爲
宰相之大權則無恠銓選爲奉行文書之地也使今
日銓選得稍稍自用堂除之選盡歸銓部然後大
臣知職位而銓選亦能少助 朝廷用人尚書侍郎
者不虚設矣
   薦舉
何謂薦舉之害使天下之大吏得薦舉天下之卑官
爲善法矣而今乃爲大害且𨵿陞令録職官改
官京官陞朝官又轉而至貟郎此 朝廷自設限
隔以分貴賤而使人非舉不得入三考四考有
[003-10b]
舉者三人六考七考有舉者五人則𨵿陞則改
官 朝廷之立是法也豈不曰吾不徒與以賢能而
與賢能不自知以薦而知乎然則 朝廷歳與人以
𨵿陞改官者豈曰此誠賢與能者乎大吏歳舉人以
改官者亦豈曰此誠賢與能乎其人之得𨵿陞改官
者又豈曰吾誠賢與能者乎上不信其舉人者舉人
者不信其求舉者求舉者不以自信必曰是皆不可
知而 朝廷之法旣巳如此則不得不出於此 朝
廷亦曰吾之立法既巳如此則不得不聽其如此然
則是上下相與爲市均付於不可知而巳故奔競成
風干謁盈門較權𫝑之輕重不勝其求此者不特
下之人知之上之人益知之矣方其人之未得出乎
[003-11a]
此也卑身屈體以求之僕𨽻賤人之所恥而不恥也
此豈復有其中之所存哉及其人之既得脫乎此也
抗顔莊色以居之彼其下者又爲卑身屈體之状以
進焉彼亦安受之而巳相承此則以此見舉以此
舉人 陛下之人才壞而生民受其病無足疑者嗟
夫其始則或不至是矣而流弊之極皆固守而不思
變且京朝官者巳爲天下之所貴而 朝廷亦自貴
之矣不自貴而使天下亦不知貴之宜在 朝廷無
不可爲而計今或未之能也今合多而考累而任使
其積日計月而無在官之過者可以循至於次第之
京官毋必舉焉其誠可舉者因今之法而舉之與之
以今之所與之官是則庻幾乎士之稍自重者知
[003-11b]
有常途之可由而不汲汲焉爲是卑身屈體以求之
則僕𨽻賤人之所耻者亦或知耻矣其舉人者不困
於求者之多庶幾乎知所自立而或能眞舉其賢能
以報上矣解舉官之急姑用是要以風俗稍善治道
稍明循次而進必無俟乎舉者而大吏或以舉其才
則 朝廷信而用之拔於常調此薦舉之正也然此
有司之事執政大臣之所當請而後行朝改夕定非
兵財之有所難也睥睨隱忍而不爲之遂爲天下
之大患亦可悲也
   任子
何謂自貟郎致仕即得䕃爲一害人臣以子任官
亦國之重事也其與之宜當於義而稱於恩使 朝
[003-12a]
廷録功紀舊之意有所表見今自舉主而改官率十
餘年而至貟郎由常調入仕不過佐郡而止其功業
未有以異且從而官其子豈以爲是庸庸無所短長
之士而必使繼世爲之邪且又其仕而顯者職任功
效或見稱於天下而不幸其官止於貟郎則所以得
任其子弟者亦無異於常調而至此者此所謂其義
不當而恩不稱也
何謂自太中大夫待制以上䕃得京官爲一害京
官者 朝廷之所貴重使天下士大夫更六七考用
舉主五六人而後得之今闕逺而待之者多入仕乆
者至三十年始得改官疾病憂患公私愆犯有終身
不得者或一人特與改官上下相目以爲異事今至
[003-12b]
使其爲太中大夫待制者即以京官任子弟何重於
彼而不惜於此邪豈爲侍從大臣之子則無俟乎舉
主考第而巳能度越天下之賢士大夫者歟重之則
其法窮而不能變䡖之則其恩濫而不能變所謂輕
重彼此不相應也
何謂一人入仕世官無窮爲一害古者裂地分茅以
報人臣之有功使其子孫嗣之所以醻祖宗垂後裔
也至於官使必有所宜不可以一夫官簿之所至苟
應法令而直與之以爲恩則濫以爲法則弊以爲義
則悖且 朝廷不尚賢而尚貴朱紫混然夷跖雜處
崇 觀以来七八十年人臣不以道而得貴仕者在
其元身則自宜削奪而今也子孫仕䆠不知藝極驕
[003-13a]
侈無忌自稱世家將使世之賢者何以勸焉
何謂今者汰其謬濫限以貟數爲一害且 朝廷向
之所以盡與之者不知其謬濫而姑爲是無窮之恩
也今也知而汰之而徒限以貟數則亦不可夫爲上
者使其下以知義而巳義所可與雖盡與之吾何所
得吝不然與其一而弃其一曰此在吾限貟之外耳
此不得獨賢彼不得獨愚義理愈蔽而人紀隳矣故
貟郎非 朝廷所甚重之官其常調而至此者可復
勿與其果有勤勞或賢有德聞於上者與之可也京
官爲 朝廷之所貴柰何以與從官執政之子第以
今之所與貟郎卿監者與之可也計其入官之世次
攷其所任之多寡以稽其人有功無功賢與不賢爲
[003-13b]
之止法可也如是則可與者與之何必以貟數限之
乎雖然因今之法而有所變改不得不出於是
公卿大夫之子弟而飬之於學校擇天下之明師良
友以成就之使其材品卓然可以爲家國用則於此
官使之而昔之法煩前衝後皆可一决而去而先王
之意見矣
   科舉
何謂今併與藝而失之爲一害盖昔之所謂俊乂者
其程試之文往往稱於世俗而其人亦或有立於丗
今之所以者非所以取之其在高選輙爲天下之
所鄙𥬇而郷曲之賤人父兄之庸子弟俯首誦習謂
之黄冊子者家以此教國以此選命服之所賁者乃
[003-14a]
人之所輕且夫世之所重者豈必知重其人哉亦或
其藝文之可稱者耳此固不足以卜其内今其可稱
者又莫之𫉬而人之所輕者乃反得之然則上之求
士而用之公卿大臣由此塗出豈有始於爲人之所
輕而終也乃足爲 國家之所重者乎
何謂化天下之人爲士盡以入官爲一害使天下有
羡於爲士而無羡於入官此至治之世而兎𦊨之詩
所以作也盖羡於爲士則知義知義則不待爵而賞
不待禄而冨窮人情之所歆慕者而不足以動其自
守之勇今也舉天下之人緫角而學之力足以勉強
於三日課試之文則乎青紫之望其前父兄
以此督責明友以此勵然則盡有此心而廉隅之
[003-14b]
所砥礪義命之所服安者果何在乎 朝廷得斯人
者而用之將何所頼以興起天下之人才哉
何謂解額一定爲一害百人解一承平之世酌中之
法也其時閩浙之士少有應書而爲解之額狹矣今
江淮之間或至以僅能識字成文者充數而閩浙之
士其茂異頴發者乃困於額少而不以與選奔走四
方或求門客或冒親戚或趂糴納夫士之爲學其精
至於性命之際而其用在於進退出處之間然後
朝廷資其材力以任天下之重今也以利誘之於前
而以法限之於後假冒干請無所不爲然則以其有
是士之可取也而取之此其義理之當然者耳則觧
額之狹扵彼者何不通之使與寛者均乎
[003-15a]
何謂一預郷貢以官錫之爲一害古之取士也取之
四五而後定其終身而本朝之法不然其郷貢也
一取之而已一取而不復弃其人三十年之後憐其
無成而亦命之官盖昔藝祖之憫天下士有更
五代困於屋而猶不得自還者因以爲之賜今也
士人充塞偶然一得何足爲言則安用此而遂爲常
法乎夫士者人才之本源立國之命繫焉四患不除
而 朝廷於人才之本源𢦤賊斵䘮不復長育則宜
其不足於用也去四患得四利所謂飬之於始自拱
把而至於桐梓古人之言不可忽也
   學校
何謂京師之學有考察之法而以利誘天下三代漢
[003-15b]
儒其言學法盛矣皆人耳目之所熟知而不復論
東漢太學則誠善矣唐猶得爲羙觀 本朝其始
議建學乆而不克就至王安石乃卒就之然未幾而
大獄起矣 崇 觀間以俊秀聞於學者旋爲大官
宣和 靖康所用誤朝之人大抵學校之名士也及
諸生伏闕搥鼓以請起李綱天下或以爲有忠義之
氣而 朝廷以爲倡亂動衆者無如太學之士及秦
檜爲相務使諸生爲無廉恥以媚已而以小利㗖之
隂以拒塞言者士人靡然成風獻頌拜表希望恩澤
一有不及謗議喧然故至於今日太學尤弊遂爲姑
息之地夫秉義明道以此律巳以此化人宜莫如天
子之學而今也何以使之至此盖其本爲之法使月
[003-16a]
書季攷校正分數之毫氂以爲終身之利害而其外
又以𫝑利招徠是宜其至此而無恠也
何謂州縣之學無攷察之法則聚食而已往者 崇
觀政和間盖嘗攷察州縣之學如天子之學使士
之進皆由此而罷科舉矣此其法度未必不善然所
以行是法者皆天下之小人也故不乆而遂廢今州
縣有學宫室廩餼無所不備置官立師其過於漢唐
甚逺惟其無所考察而徒以聚食而士之俊氣者
不願扵學矣州縣有學先王之遺意幸而復見将以
造士使之俊秀而其俊秀者乃反不願於學豈非法
度之有所偏而講之不至乎今宜稍重太學變其故
習無以利誘擇當世之大儒乆於其職而相與爲師
[003-16b]
友講習之道使源流有所自出其卓然成徳者 朝
廷官使之爲無難矣而州縣之學宜使攷察上於
司聞於禮部逹於天子其卓然成德者或進於太學
或遂官之人知由學而科舉之陋稍可洗去學有本
統而古之文憲庶不墜失此𩔖者更法定制皆於
朝廷非有所難顧自以爲不可耳雖然治道不明其
紀綱度數不一一掲而正之則宜有不可爲者 陛
下一掲而正之則如此𩔖者雖欲不爲亦不可得也
   制科
用科舉之常法不足以得天下之才其偶然得之者
幸也自 明道 景祐以來能言之士有是論矣雖
然原其本以至於末亦未見有偶然得之者要以爲
[003-17a]
壞天下之材而使之至於舉無所用此科舉之弊法
也至於制科者 朝廷待之尤重選之尤難使科舉
不足以得才則制科者亦庶幾乎得之矣雖然科舉
所以不得才者謂其以有常之法而律不常之人則
制科庶乎得之者必其無法焉而制舉之法反宻於
科舉今夫求天下豪傑特起之士所以恢聖業而共
治功彼區區題目記誦明數暗數制度者胡爲而責
之而又於一篇之䇿天文地理人事之紀問之略徧
以爲其説足以酬吾之問則亦可謂之竒才矣當制
舉之盛時置學立師以法相授浮言虚論披抉不窮
號爲制科習氣故科舉既不足以得之而制䇿又以
失之然則 朝廷之求爲一事也必先立爲一法
[003-17b]
今制科之法是本無意於得才而徒立法以困天下
之泛然能記誦者耳此固所謂豪傑特起者輕視而
不屑就也又有甚此者盖昔以三題試進士而爲制
舉者以荅䇿爲至難彼其能之則猶有以取之自
熈寧以䇿試進士其蔓延而五尺之童子無不習
言利害以應故事則制舉之䇿不足以爲能故 哲
宗以爲今進士之䇿有過此者而制科由此廢矣是
以八九十年其薦而不得試者其試而不見取者其
幸而取者其才凡下徃往不逮於科舉之俊士然且
三年一下詔而追復不俟科舉之皆得舉之將何
所爲乎設之以至宻之法與之以至羙之名使其得
與此者爲急官爵計耳且天下識治知言之人不應
[003-18a]
如是之多則三歳以䇿試進士使肆言而無所用是
誠失之矣今又使制舉者自其所謂五十篇之文泛
指古今敷陳利害其言煩雜見者厭視聞者厭聽且
士人猥多無甚於今世挾無以大相過之實而冒不
加之名則 朝廷所以汲汲然而求之者乃爲譏𥬇
之具今宜暫息天下之多言進士無親䇿制舉無記
誦無論著稍稍忘其故歩一日慨然天子自舉之三
代之英才未可驟得亦不至如近世之冗長無取非
惟無益而反有害也
   宏詞
法或生於相激宏詞之廢乆矣 紹聖既盡罷詞
賦而患天下應用之文由此遂絶始立愽學宏詞科
[003-18b]
其後又爲詞學兼茂其爲法尤不切事實何者 朝
廷詔告典𠕋之文當使典直宏大敷暢義理以風曉
天下典謨訓誥諸書是也孔氏録爲經常之辭以教
後世而百王不能易可謂重矣至两漢制誥詞意短
陋不復髣髴其萬一盖當時之人所貴者武功所重
者經術而文詞者雖其士人譁然自相矜尚而 朝
廷忽略之大要去刀筆吏之所能無幾也然其深厚
温雅猶稱雄於後世而自漢以來莫有能及者
四六對偶銘檄賛頌循㳂漢末以及宋齊此眞两漢
刀筆吏能之而不作者而今世謂之竒文絶技以此
取天下士而用之於 朝廷何哉自詞科之興其最
貴者四六之文然其文最爲陋而無用士大夫以對
[003-19a]
偶親切用事精的相誇至有以一聮之工而遂擅終
身之官爵者此風熾而不可遏七八十年矣前後居
卿相𩔰人祖父子孫相望於要地者率詞科之人也
其人未嘗知義也其學未嘗知方也其才未嘗中器
也操援筆以爲比偶之詞又未嘗取成於心而本
其源流於古人也是何所取而以卿相𩔰人待之相
承而不能革哉且又有甚悖戾者自 熈寜之以經
術造士也固患天下之習爲詞賦之浮華而不適於
實用凡王安石之與 神宗往返極論至於盡擯斥
一時之文人其意曉然矣 紹聖 崇寜號爲追
熈寜既禁其求仕者不爲詞賦而反以羙官誘其巳
仕者使爲宏詞是始以經義開迪之而終以文詞蔽
[003-19b]
䧟之也士何所折𠂻故既巳爲宏詞則其人巳自絶
於道德性命之本統而以爲天下之所能者盡於區
區之曲藝則其患又不特舉 朝廷之高爵厚禄以
與之而巳也反使人才䧟入於不肖而不可救且昔
以罷宏詞而置詞科今詞賦經義並行乆矣而詞科
迄未有所更易是何創法於始而不能考其終何自
爲背馳也盖進士制科其法猶有可議而損益之者
至宏詞則直罷之而巳矣
   役法
自 熈寜爲募法盡官府之官自募之官受其
病而民𫉬其利官當其勞而民居其逸雖然官豈能
自爲其病與勞哉故差役之患雖去而募役之患方
[003-20a]
興故役錢者募役之患而今之保副正長者又募役
所不能行之患也役錢則不可復論保副正長者乃
役法之一事耳而仐爲大患窮天下之能言者日夜
相與謀之而不能自出一也盖昔者保伍其民而
有保正副將以兵法部勒其下而其法曰募有材勇
及一都之内物力最高者户長則以催科𦒿長則以
追胥而皆有雇直熈 豊之法其分畫詳明如此然
猶紛紛而不能定其後艱難用度日鈌講利源者無
所取財以爲𦒿户長雇錢者官未嘗盡支而爲𦒿户
長者亦不願請故取其窠名以起發上供而𦒿户長
盡以歸於保正副然則今之保正副募法未嘗
不存而未嘗不強差之也其計較物力推排先後流
[003-20b]
水䑕尾白脚歇替之差郷胥高下其手而民不憚出
死力以争之今天下之訴訟其大而難决者無甚於
差役蓋 朝廷之上其於庶事條目纎悉委曲動有
法禁而所謂保正副者乃獨無法何爲其無法也名
募而實差是以此其不齊也而近世淺夫庸人之
論不過疾於官户誅抉於詭産其有自宰執而
與編戸齊役矣而詭産半天下其弊安可絶且不咎
州縣之以差保正副長困民而區區然姑欲治官户
詭産何哉今復以𦒿户長雇錢還州縣使二稅呼集
之役有所分而𨽻之於保正副則差之害太半巳
去矣使一都之内誠有材力可以服衆智勇可以率
人者遵用舊法使爲保正副而除其一户二稅之
[003-21a]
半要使保正副者人欲争爲之而不可而不使強委
巳而不願也夫如是天下豈復以差爲患哉又如
是則雖官户無問新故亦皆可爲之而何以此督責
官户哉且今世爲民之意何其薄而辦官之事何其
至也且京師有諸道諸道有諸州諸州有諸縣自縣
而後親及於民也其𫝑宜使什伍比閭里黨而後逹
於縣令則擇其人而爲保正副者正所以親切於民
服習其小争而無使至於大闘教民使不犯省刑罰
之先務也此者其官事何所不可辦而今顧未嘗
爲之施甚陋之意以與民較至下之䇿民愈争而不
知悔則鞭笞隨其後是獨何益哉是其行之非有所
難而不思去者何也
[003-21b]
   新書
何謂新書之害 本朝以律爲經而勑令格式隨時
修立自嘉祐 熈寧 元豐 元祐 紹聖 大
觀 政和 紹興皆自爲書近者 乾道 淳熈巳
再成書矣以後衝前以新改舊凡 朝廷上下之所
恃以相維持相制使者奉行此書而巳且天下以法
爲治久矣臣豈敢遽議新書之爲害如晉叔向之所
以告鄭子産者乎然而有三害最近不可不知凡天
下之事無不備於此書而人之智慮不能岀於此書
之外者一害也書既備矣而事復弊法旣具矣而令
不行則宜有焉今止謂之各巳有見行條法止於
檢坐申嚴而巳明知法不足恃而欲強委之二害也
[003-22a]
人才因此浸以頽惰掎摭利害汎然推廣及其終也
不過亦曰臣愚欲望申嚴巳行之法而巳以法爲弊
猶可言也以人爲弊不可言也三害也至於 朝省
之前後批六部之勘當諸司州郡之照條施行又其
相習公爲欺誕以度歳月害之小者耳夫以法爲治
今世之大議論豈可不熟講而詳知也蓋人不平而
法至平人有私而法無私人有存亡而法常在故今
世以人亂法不亂爲常語此所以難於任人而易於
任法也雖然人則未易任也以唐虞三代之盛王至
誠一意以相與而後其人可任今則安能至於不任
人而任法則必任其足以行吾法之人而不任其智
不足以知法與力不足以行法者而後法可任此易
[003-22b]
見之論也而今則亦未之能何也夫使是書而果巳
備天下之事則將何取於人蓋是書之所備者備其
文不備其實備其似不備其眞也夫使見行條法誠
巳皆具而天下何爲尚有犯法而生弊者然非無其
法之罪而無其人之罪也審矣今不改其人而曰檢
坐申嚴以諄複其法然則法終不行矣故任人而廢
法雖誠未易論而任人以行法所以助法之不
行者非必今之所謂檢坐申嚴批狀勘當照條之
𩔖而已也不任人以行法而止於檢坐申嚴批状勘
當照條之𩔖以煩天下之耳目使其人聦明憒眊智
慮不知所出求以應故事而塞章奏則亦讙然願助
陛下之申嚴此法令之所以日壞而人才之所以日
[003-23a]
消日用飲食而不能自知法爛道窮暫相縻繫而無
經乆固結之道國威之所以不振强虜之所以慿陵
也臣故欲 陛下縱未能任人而廢法以行唐虞三
代逺大之政姑欲任人以行法使法不爲虚文而人
亦因以見其實用功罪當於賞罰號令一於觀聽簡
易而信果敢而仁漢以來者可矣
   吏胥
何謂吏胥之害從古患之非直一日也而今爲甚者
蓋自 崇寧極於 宣和士大夫之職業雖皮膚蹇
淺者亦不復修治而專從事於奔走進取其簿書期
㑹一切惟吏胥之聽而吏人根固窟穴權𫝑熏炙濫
恩横賜自占優比渡江之後文字散逸舊法往例盡
[003-23b]
用省記輕重予奪惟意所出其最驕横者三省宻院
吏部七司户刑他曹外路從而傚視又其常情耳
故今世號爲公人世界又以爲官無封建而吏有封
建者皆指實而言也且公卿大臣之位其人不足以
居之俛首刮席條令憲法多所不諳而命於吏此
固然也然雖使得其人而居之如昔之所謂伊尹傅
之儔而以夫區區條令憲法仍爲不曉而與是吏
人共事終亦不可然則今世吏胥之害無問乎官之
得其人與不得其人而要以爲當革而巳矣府史胥
徒自有國以来所同有也然必使上不侵官下不病
民以自治其事而聽命焉而秦漢之弊法屈天下之
豪傑由刀筆選而至三公今幸巳甄别品流而其餘
[003-24a]
弊未盡去且又皆以天下經常之事立爲成書以付
之彼吏得知之而官不得知焉此其爲害又過於秦
漢何者今百司之吏其爵其禄往往有士大夫之所
不敢望漢之公府諸卿主事辟召皆天下名士其
權柄足以動揺守相者今之所謂都録行首主事之
𩔖是也此直以鞭撻戮刑待之而髙爵厚禄是何
哉今官冗而無所置之士大夫不習國家臺省故事
一旦冒居其位見侮於胥今胡不使新進士及任子
之應仕者更迭爲之三考而滿常調則岀官州縣才
能超異者或遂録之此則有三利士人顧惜終身
畏法尚義受財鬻獄必大减少吏曹清則庶務舉且
因以習士夫使之有才而無至於今世之偷惰一利
[003-24b]
也更迭爲之無根固窟穴之患無保引名之弊而
封建之𫝑因以去矣二利也増貟百餘稍去冗官之
患待闕擇地争奪伺候之風亦漸衰息三利也得三
利去三害此亦非有勞民動衆之難者京師紀綱之
首吏曹清則諸司州縣之吏蠧亦必少異於今日盖
結託干請有所不行與决衆事整齊簿書不爲疑玩
則下知畏故也
   監司
何謂監司之害 朝廷之設官也必知其所以設官
之意其用是人也必先知其所以用是人之州郡
衆而司寡謂州郡之事難盡察也故置監司以察
之謂州郡之官難盡擇也故止於擇監司亦足以
[003-25a]
之自漢以後所謂司者亦是而巳未暇及于岳
牧相維之義也且其是則奉行法度者州郡也治
其不奉行法度者監司也故監司者操制州郡者也
使之操制州郡則必無又從而操制之此則今丗所
以置監司之體統當如是矣今也上之操制司又
甚於監司之操制州郡緊緊恐其擅而自用或非
時不得廵歴或巡歴不得過三日所從之吏卒所批
之劵食所受之禮饋皆有明禁然則 朝廷防監司
之不暇而司何足以防州郡哉且不責其大而姑
禁其細何哉是謂不知設官之意用人之而㳂㣲
文以立法一失也故司弛惰人反以爲寛大上亦
以爲知體監司之舉職人反以爲侵上亦以爲生
[003-25b]
事此真大謬戾者也夫司者以法治下以義舉事
者也今轉運司則以剗刷州縣之財賦候伺其餘羡
衮雜其逋欠爲一司歳計之常提舉司則督責茶鹽
用法苛慘至常平義倉水利民田則置而不顧提刑
司則以催趣經緫制錢印給僧道免丁由子爲職而
刑獄寃濫詞訴繁滯則或莫之省焉是司之不法
不義反甚於州縣故今之爲州縣者相與聚而𥬇
司之所爲豈監司之本然哉是謂不以法治不以
義舉之權付之而使司之所操者在州郡之下矣
二失也且不以法不以義則所爲付之事功者固宜
得其實焉今也轉運司徒報上供之數於户部而轉
輸運致之實則無之則其所以緫一路之財計者将
[003-26a]
何所用也茶鹽則巳受其剰利於榷務都而提舉
司受其掯留掌其住賣督其煎煑爲之索逋理債而
巳經緫制錢州郡各巳趂辦上供而提刑者徒文移
知通収索季帳稽考綱解以報戸部而已是三司者
以此爲職徒飬資攷多人徒慿意氣作聲𫝑以便其
私可也國紀民命何頼於此是謂旣無法無義而事
功又不得實三失也至於還轉運之權以清户部之
務罷提舉之事以一轉運之又皆今日之甚急者
昔人謂止擇十道使猶患不得人則司者盖甚重
矣豈以爲例差循致之用哉
[003-26b]


水心先生文集卷之三
[003-27a]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