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水心集 > 水心先生文集 2


[002-1a]
水心先生文集卷之二 前集
           章貢諒編集
 狀表
   安集兩淮申省狀
右逐一開具在前外然其間利害曲折亦復不少某
切照去虜入兩淮所殘破處安豊濠旴眙楚廬和
揚凡七郡其民奔迸渡江求活者幾二十萬家而依
山傍水相保聚以自固者亦幾二十萬家今所團結
即其保聚下流徙者雖不能盡在其中大約已十餘
萬家矣其流徙者死於凍餓疾疫幾殫其半而保聚
之民亦有爲虜驅掠而去者散爲盗賊則又不在焉
度今七郡之民通計三十萬家和議未定室廬不成
[002-1b]
就便和議有定其短長之期又未可知此三十萬家
者終當皇皇無所歸𪧐盖淮上四戰之虜敵往來
之地民生其間𫝑固應爾然自古立國未嘗不有以
處之也無以處之則地爲棄地而國誰與共守設使
今歳邉報復急此三十萬家者又将奔迸流徙而䘮
其生乎春秋戰國之時畫國而守大爲城邑小爲壘
壁百里之國皆有邉面自非暴君苛政其民未嘗散
之四方兩漢以後裂爲南北中原不合者凡数百年
人在𢧐地各自爲家飬生送死老子長孫未嘗有闕
彼非有以自守不肯輕棄其郷安能如此自唐以後
至於 本朝以和戎爲國是千里之州百里之邑混
然一區煙火相望無有扞蔽一旦胡塵猝起星飛雲
[002-2a]
散無有能自保者南渡之後前經逆亮之禍近有僕
散揆之冦累丗生聚一朝蕩然故某昨於國家營度
規恢之以爲未湏便做且當於邉淮先募弓弩手
耕極邉三十里之地西至襄漢東盡楚泗約可十萬
家列屋而居使邉靣牢實虜人不得踰越所以安其
外也蓋漢唐守邉郡而安中州未有不如此者也今
事巳無及長淮之險與虜共之惟有因民之欲今其
依山阻水自相保聚用其豪傑借其聲𫝑縻以小職濟
其急難春夏散耕秋冬入保大將慿城郭諸使緫號
令虜雖大入而吾之人民安堵如故扣城則不下攻
壁則不入然後設伏以誘其進縱兵以擾其歸使此
謀果定行之有成又何汲汲於畏虜乎所以安其内
[002-2b]
也夫徒手搏虎以幸其斃一夫之勇也一夫之勇未
必驗而一夫之怯其爲驗也决矣爲天下者不以天
下之大而就一夫之勇故某願朝廷以謀困虜以計
守邉安集兩淮以扞江靣使准人不遁則虜又安敢
萌窺江之謀乎故堡塢之作山水寨之聚守以精志
行以強力少而必精小而必堅毋徇空言而妨實利
則今日之所行與漢唐之屯田六朝三國春秋之壘
壁彼各有以施之不相謀而相得故也伏乞照㑹指
揮施行
   定山𤓰歩石跋三堡塢狀
某昨差兼江淮制置專一措置屯田命之始即
嘗深念以爲今之屯田與昔不同夫省運就糧分兵
[002-3a]
乆駐磨以歳月待敵之變此昔日屯田之常論也頃
自虜冦驚騷淮人奔迸南渡生理破壞田舎荒墟十
郡蕭然無復保聚今之所急在於耕其舊業而復其
所常安守其舊廬而忘其所甚畏爾豈得以昔日之
常論冐行之乎故某逐急且於江北創立三堡先作
一層今三堡既就流民漸歸所宜招徠安集量加賑
貸今於東西一二百里南北三四十里之内其舊有
田舎者依本住坐元無本業隨便居止其間有强壯
者稍加募給之弓弩教以習射時命程試利以賞
激度一堡界分内可得二千家爲率萬一虜騎今秋
再至隨處入堡與官兵共守此今日經營之大畧也
至於屏蔽江南防把口岸則其尤長敢不盡布愚
[002-3b]
悃某去歳忝綴朝列首建防江之議來建康攷詳
前後案牘無非葺治戰艦布列岸兵栽埋鹿角釘設
暗樁開堀溝塹計歩而守數里而屯皆元勲故老之
巳行謀臣䇿士之素講雖其間用之有利不利然終
未有能捨此而特立者也况某晚進末學何所能爲
不過守舉舊事期於無闕而巳如鹿角暗樁之𩔖去
歳論者固嘗爲兒戯及扣其别有何䇿則又寂無
所言某猶謂厲人心而堅守阻大江而自固則如前
數事亦豈不足以立功至十月之末邉遽告急淮人
渡江以億萬計江南震動衆情惶惑一日有两
效畨装躍馬江岸相傳虜人至矣濟渡之舟斫䌫離
岸櫓楫失措渡者攀舟覆溺數十百人某始嘆息曰
[002-4a]
是真不足頼也今雖岸歩有寨江流有船鹿角暗樁
數重並設溝塹深闊不可越踰其如人心巳揺誰與
力拒萬一虜兵果至彼皆棄之而走爾所以建炎紹
興之間兀术輩未嘗不徑渡江南如逆亮之不得濟
而殞者幸也於是始重賞募勇士渡江北刼虜營
石跋定山上下凡十數往返取其俘馘係纍以報江
氣見者賈勇而人心始安虜亦由此卷甲遁矣
然後知三國孫氏常以江北守江而不以江南守江
至於六朝無不皆然乃昔人已用之明驗自南唐以
來始稍失之故建炎紹興不暇㝷繹爾然渡江之兵
苦於江北無家基寨無所駐足故石斌賢之徒不能
成大功宣司嘗急呼封益明王益欲令将兵䇿應和
[002-4b]
州竟閔嘿而止今石䟦則屏蔽采石定山則屏蔽靖
安𤓰歩則屏蔽東陽下蜀西護歴陽東連儀眞緩急
應援首尾聮絡所築皆是故基磚石猶在今各堡無
事之時只以五百人一將戍守常加修葺勿使廢壞
收聚居民與之爲主今岸渡繁㑹自成市井萬一
有警乞從
朝廷即令各堡増募一千人照吐渾等仗並與幇收
緫領所請給隨堡防守教閱諸州禁兵抽摘二千人
以九月至并於防江効用内摘那千人各堡二千五
百人并堡塢内外居民二千家之勝兵者或臨時旋
行招募亦各二千人各堡通爲四千五百人相共守
把然後令制置司以八九月别募精勇敢死士千人
[002-5a]
厚幇請給以待刼寨焚糧直前搏撃之用盖堡塢之
成於防江有四利往日江南列營五萬人去歳亦不
下三萬而民兵不預然止可坐食而守敵果窺江責
其不走固已難矣而况進戰乎何者虜在北岸共長
江之險兵衆多而吾軍之氣巳奪矣今堡塢既立
虜有所忌固不敢窺江就使來窺江南岸兵膽氣自
生志力得展使之前進無所畏怯一利也雖有各處
戰艦然虜巳在江岸或聲言奪船徑渡或實爲造舟
之𫝑我之舟師徃徃不敢放出北岸勝未决旁
膽落憂恐萬端今堡塢既成虜緃在江北我有應接
之利或近岸排列千弩並發或捨舟登岸乘𫝑擊逐
二利也至於海舟風㠶八面便利捷疾尤在舟師之
[002-5b]
上然迫虜於岸而收全功者其𫝑易俟其入江而决
死闘者其𫝑難今堡塢既成有易無難三利也戰艦
甲士虚閑舟中擁戈坐從昔病之無䇿可治今舟
得便利人無虚設四利也使虜果忌堡塢爲彼之害
或擁大衆志在必取今石跋𤓰歩近在江津定山去
三里爾我以戰艦海舟爲江中家計強弩所及
虜人腹背受敵自投死地理在不疑脫虜人畏而
不前置而不問盡力攻擊和滁真六合等城或有退
遯我以堡塢全力助其襲逐或形其前或出其後制
勝必矣此堡塢之利所以爲用力寡而收功愽孫氏
六朝以江北而守江南能立國於百戰之餘者非幸
也數也故某欲因屯田堡塢之立收兵民雜守之用
[002-6a]
屏蔽江靣先作一層使江北之民心有所恃虜雖再
來不復求渡騰突紛擾貽亂江南次第入深因其險
要用其豪傑見團結山水爲寨者四十七處此於官
司之力無縁周遍特借以聲𫝑使自爲守春夏散耕
秋冬入堡盖孫氏六朝保固江淮之成規非充國先
祗許下之謂也不然則南北並争之際無
有兵革淮人豈能屢逃屢復以自濵於流離死亡也
哉某自去冬憂悸熏心舊疾之外復増新病背病半
年呻吟宛轉自有改兼江淮之命不敢辝避力疾督
趣成此三堡其間條目極有未備而某羸證既成不
能扶持忍死以待畢事豈勝慚懼伏乞
朝廷速賜選擇緫練通方老於智謀之士前來建
[002-6b]
康紏剔某妄作踈漏之失攷㝷前史規畫縝宻
之舊克集功緒以䆒逺圖某不任祈扣之至所有
定山𤓰歩石跋三處堡塢圖本并四十七處團結
山水寨居民户口姓名帳䇿謹隨狀繳申伏乞指
揮施行
   辭免華文閣待制提舉西京嵩山崇福宫状
次對之職爲選甚髙曩玷留都雖嘗假寵退甘窮巷
固巳黜幽恍歳月之屢遷何夣𥧌之敢及七十既至
一𠕅控陳但得歸休便爲止足豈意矜憐枯瘁委曲
陶鎔特𢌿新除復還舊物然而㝷故實兼考前文
惟必諧告老則或容 以示恩今猶使奉祠則安
得因閑而冐受夙夜自揆震驚靡遑伏乞俯諒㣲誠
[002-7a]
特賜敷奏免華文閣待制恩命只以本官依舊宫
觀不越常分庻幾少安無任跼蹐俟命之至
  辭免除寳謨閣直學士提舉鳯翔府上清太平宮狀
聞命殊常省躬震越盖臣子年耄而食貧上所矜閔
則爲之改祠賦禄所以示恩也至於超進職名寵光
榮耀將以爲勸則非德進而業廣不在兹選某頽齡
暮景貧病交迫伏至仁曲加憐念特𢌿祠官所冝
祗服恩俯僂拜受無敢後矣恭惟先帝大訓華閣
祕蔵學士寓直最爲清近而某志行凋落問學空殫
性與年徂材隨老盡儻若貪榮冐處不知自引是彰
聖朝濫予之過而非所以爲勸也伏望鈞慈特賜敷
奏令某止仍舊職寅奉新祠所有寳謨閣直學士恩
[002-7b]
命乞賜免不勝俟命之至
  辯兵部郎官朱元晦狀
臣聞臣子告君父之言必以實非其實而敢告者惟
意之是狥而忘君父之爲不可欺者也臣見近
日朱熹除兵部郎官未供職間而侍郎林栗急劾去
之士論恠駭莫測其故盖熹素有文學行誼居官所
至有績因深𢙣不敢仕 陛下差熹江西提刑使之
奏事熹赼趄辭避終未敢前淮既罷去 陛下趣熹
入對用爲郎官人知 陛下進熹有漸無不稱慶忽
爲栗誣奏逐去衆議所以洶洶不平臣始疑之以爲
栗何故至此得非熹果有事外人不能知而栗獨得
其實以告 陛下也暨栗劾奏熹文字傳播中外臣
[002-8a]
始得以始末叅驗然後知其言熹罪無一實者特發
意而遂忘其欺爾栗雖貴而近臣雖賤而逺然
臣子之於君父大義一也烏有栗以熹不實之罪欺
罔君父之前而臣忍不以實陳於 陛下乎栗言熹
敢自稱計非便只欲回就江西提刑已受省劄不
肯赴部供職臣聞熹既受除郎官省劄即時遣回江
西提刑司接人客将兵卒等皆已辭去其時朝士有
候熹者皆共見之熹以脚疾發動不任下床遂申尚
書省乞給假俟痊安日供職是栗謂熹只欲囬就江
西不肯供職者非其實也栗言熹四司郎官㕔印記
不肯收受推出門外令送長貳縁長貳不合收管郎
官㕔印記臣再令送還仍加鐫諭既能出入宫門上
[002-8b]
殿奏事并遍謁宰執臺諫即乘轎入部供職良不爲
難兼官印記難以葉擲在外慮有失去其朱熹堅
執不從臣爲貳卿不能率属致其蹇拒違君命實
慚徳所有印記無所歸着不免令四司人吏抱守
終夕至于逹旦且臣聞熹未對之前脚疾巳作當對
之日偶然少止對下之日後與宰執臺諌相見脚疾
痛復劇既申尚書省祗受恩命止乞給假供職適㑹
歇泊旬休未及将上所有郎官印記熹既未供職豈
可受乎熹已申省乞給假矣雖欲聽栗鐫諭而扶曵
供職可乎官未供職以前印記合是何官收掌此
正長貳之所當知其可推以委熹乎是栗謂熹不受
印記偃蹇拒違君命非其實也栗又言熹本無學術
[002-9a]
張載程頥之緒餘以爲浮誕宗主謂之道學妄
自推尊所至携門生十數人習爲春秋戰國之態
妄希孔孟歴聘之風繩以治世之法則亂人之首也
臣聞 朝廷開學校建儒官公教育於上士子闢家
塾𨺚師友淑艾於下自古而然矣使熹果無學術
歟人何用仰之果有學術歟其相與從之者非欲強
自標目以勸人爲忠爲孝者乃所以爲人材計爲國
家計也惟蔡京用事諱習元祐學術曽有不得爲師
之禁令栗以諸生不得從熹講學爲熹之罪而又謂
非治世之法宜禁絶之此又非其實也栗又言熹欲
索高價妄意要津傲睨累日不肯供職以爲作僞有
不可掩夫栗逆探熹之用心而暴揚之此非臣之所
[002-9b]
得知也臣所得知者熹以今月八日除十一日
再爲江西提刑栗之劾熹當在十爾相去隔
日之間而栗以熹累日不肯供職是栗急於誣熹而
不自顧其言之非實也栗又言 陛下愛惜名器舘
學寺監乆次當遷郎官者只令兼其視選亦不
輕矣而熹乃輕之兵部郎官本係大宗丞計衡兼
以熹之故移計衡於都官而以兵部處熹所以待熹
亦不薄矣而熹乃薄之臣聞 陛下明詔曽任
知縣者始得除郎其事乆矣學舘寺雖乆次而未
嘗歴知縣司則不可兼豈得謂其當遷郎哉差
除之際那換闕次移衡用熹熹何德焉是又栗急於
誣熹之罪組織其言語足其文爾而不自顧其言之
[002-10a]
非實也栗又言職制者 朝廷之紀綱熹既除兵部
在臣合有統攝乞將熹新舊任並且停罷臣聞唐左
右丞進退官矣本朝故事未之或然惟䑓諌彈劾
有停斥之請給舎繳駁有罷之文至于六部寺監
舉劾其屬必曰乞行廻避㣲其文婉其義所以重䑓綱
尊國體也今熹得爲栗之屬尚未供職而栗望風劾
之且兼有給舎䑓諌劾百官之例何哉栗以職制紀
綱劾熹而先自亂之是職制紀綱非其實也凡栗之辭
始末參驗無一實者至於其中謂之道學一語則無實
最甚利害所係不獨朱熹臣不可不力辨盖自昔小
人殘害忠良率有指名或以爲好名或以爲立異或
以爲植黨近創爲道學之目鄭丙倡之陳賈和之居
[002-10b]
要津者宻相付授見士大夫有稍慕潔修粗能操守
以道學之名歸之以爲善爲玷闕以好學爲巳愆
相爲鈎距使不能進從旁窺伺使不𫉬安於是賢士惴
慄中材解體銷聲㓕影徳垢行以避此名殆如喫菜
事魔影迹犯敗之𩔖徃日王淮表裏䑓練隂廢正人
盖用此術此於陛下彰善黜惡封殖人才以爲子孫
無窮之命者其損不細矣栗爲侍從就其蹇淺無以
逹 陛下之徳意志慮示信於下而更襲用鄭丙陳
賈宻相付授之説以道學爲大罪文致語言逐去一熹
自此游辭無實䜛口横生善良受禍何所不有臣伏
見栗恥不得與朝號之議遂爲樂堯之而人知其横
怒詳定所人吏執覆遂請罷局而人知其專而况聀
[002-11a]
匪風聞古有常守今又苟恣一身之狠愎不畏君父
之高明公形無實之言顯逐知名之士 陛下原其
用心察其㫖趣舉動如此欲以何誠不可不預防不
可不早辨也臣去冬恩靣對論一大事有四難五
不可之條其至長未𫉬䆒竟方齋心滌慮以俟
陛下反覆詰難庶幾竭盡愚𠂻今以官去留何至
上封事譊譊徒溷宸慮哉盖見大臣以下畏栗兇
莫敢明辨積在厲階将害大體爾伏願 陛下正紀
綱之所在絶欺罔於既形無惟其近惟其賢無惟其
官惟其是摧折暴横以扶善𩔖發剛㫁以慰公言
國家之本孰大於此臣不勝效忠思報之至干冐宸
嚴伏地待罪
[002-11b]
   淮西論鐡錢五事狀
見近私鑄鐡錢散漫江淮公受弊人情搖
動其事多端幸蒙 朝廷不惜厚費特與收換始得
寜貼臣昨在蘄州目見利害詢採吏民頗爲親切今
暫領兼司所當隨時緝務使淮人迄臻安静謹具
奏聞其事有五一曰開民間行使之路二曰責州縣
𨵿防之要三曰審朝廷稱提之政四曰謹諸監鑄造
之法五曰詳冶司廢置之宜何謂開民間行使之路
鐡錢不分官民間不辨好惡得錢便使自禁
錢百姓懲創賣買交関文文㨂擇或将官錢指爲
錢不肯收受或只要一色様錢謂如舒蘄人各只
使本字號錢之𩔖或只要新鑄官錢且免㨂擇民
[002-12a]
旅持錢買物一貫之中常退出三四百至以米榖他
物自相酬准城市尚可村落尤甚縁此行用艱難物
貨稀少朝廷禁㫁私錢本要流通官錢官錢方更
疑惑豈得穏便臣近以乾道同安蘄春大冶𪧐松漢
陽定城新舊諸様官錢釘板印榜曉諭民間令其從
更行使亦立錢様令㨂選不用令各州簽㕔官委
諸縣釘様於都保又别差官親至村落委曲喻欲
其耳目接熟用錢不疑湏待官錢流通物價復舊方
見禁㫁錢之利在臣本路巳逐一如此施行其淮
東湖北臣目所不見未知如何近因還司過蘄口鎮
鎮民詣臣称真㤗州凡紹興熈元年二年蘄春監
所鑄錢皆嫌麤惡㨂退不使臣㝷令拆辯揀擇其字
[002-12b]
文模糊尤甚十居二三見巳関㑹諸處别議措置然
則揀擇用錢人情不甚相逺兼既有新舊諸錢并
錢色様不一曽經揀換錢文牴牾不於行使地分
明加告報終恐向後用者疑惑臣不敢作冶司發往
两路州郡欲乞自朝廷降様行下永逺照使要令村
落僻逺認識不疑民旅交易流通無礙如此則旣擾
之精神可以收回人亦知收換之實利矣何謂責州
縣𨵿防之要两路先後立限收換錢淮東多而淮
西少雖縁禁有遲速之故然積累數年委有許多
錢别無歸着其當與収換則一爾今已於限内申報
盡絶而舊色錢尚頗散在民間或限内齎赴不及
出限不可投換或貫百少可無力投換或冨人收蔵
[002-13a]
意圖他時禁弛復得行用既各盡絶難䘏其餘然市
錢用之中常有夾帶所幸民間識認擇出不要其新
錢間有三两文到市上者姦民窺伺豈肯遽巳
自禁戢以来號令紛紛争爲嚴峻或令五家結甲或
令旬申有無鑄廵尉以捕捉入䘖敗𫉬治經由透
漏沿流常要廵綽津渡皆湏搜邏吏人甘伏决配官
貟當俟朝典臣檢照舊事及不住承凖申明雖皆已
遵守覺察然終未得関防之要必行則誣告羅織獄
訟繁興汎行則便同文具姦宄仍在臣近令各州簽
㕔官責屬内廂廵地分都保等處專一禁止行使
錢之家旬具委無行使錢結罪𩔖申本司只此一
令不必繁多但要行之堅乆錢無用鑄自息此
[002-13b]
雖冶司職事亦但可施之本路欲乞朝廷指揮於行
使鐡錢州郡除照官錢色様從便流通行使外並要
本州月具更無行使錢文状結罪申尚書省盖欲
必無鑄其難信欲必不使錢其事易遵况經
收換朝廷爲民之意已足如有違戾懲治大吏一人
自然震聳用命如此則令簡而可行實而可乆矣何
謂審朝廷稱提之政始作鐡錢非要添此一項泉幣
盖專以絶銅錢渗漏之患爾銅錢過江北既有鐡錢
以易之矣鐡錢過江南亦必有銅錢易之可也今爲
銅錢地而不爲鐡錢地事不均平豈行法以來偶未
之思歟故江北自行鐡錢之後金銀官㑹無不高貴
富啇大賈財本隔礙而淮旁之民只是往來两岸洲
[002-14a]
夾之内銅錢異用風波滯留便巳盤費消折安居雖
乆仍舊凋踈淮人歎息以爲朝廷縁銅錢之故致令
江北不得自在空懷抑鬰無與上聞近户部建明
作两淮交子百萬通行沿江州郡仍許入納淮人若
驟得此数行用稍廣目前利益但臣採其土俗之論
以爲月日稍乆流轉不行必有减落百陌之憂将爲
店鋪停塌之利若要称提得所義理均平當使鐡錢
之過江南亦如銅錢之過江北皆有兌換之處兩無
廢棄之虞於江南沿江州郡以銅錢㑹子中半或一
分銅錢二分㑹子直行兊換鐡錢計其所收或科撥
付緫領所或仍換銅錢則可以减諸鑄之額或
付两淮和糴樁積馬料修城則更不支降交㑹亦於
[002-14b]
朝廷無所失淮人知鐡錢過江有兊換之處自加
貴重商旅之在淮南者亦不敢輕賤鐡錢則金銀官
㑹及其他物貨自當低小如此稱提雖行鐡錢可以
經乆無弊恐鐡錢過江兊換者多自合量宜撙莭
但要存此發泄一路而巳何謂謹諸監鑄造之法臣
切詳興以來所鑄鐡錢其輕重薄厚精粗大小略
爲相等就中淳熈七八九年中間蘄春監所鑄字畫
精細輪郭堅明比於諸錢又爲精好十五六年以至
紹熈元二則頓成麤𢙣習乆生弊𫝑亦宜然昨鐡
冶司急欲勝盗鑄者遂翻新様四季别爲字文舊
重四斤十二兩今增爲五斤八兩新錢比舊大幾一
輪臣以錢文宜一輕重大小宜均則民聽不疑行
[002-15a]
用不惑季别一様自鑄工不能記憶民間何由辨認
而又新錢特大形迹舊錢常人之情喜新厭舊所以
有只要新錢之豈可舊錢遂成無用又特大者自
爲貫辨則可行使分開互用串聮不合巨細視之新
錢刻畫麤大其實不如舊錢用鐡雖多錢體不重但
加比驗自可分明兼照自淳熈七年至紹熈二年上
半年同春两監通鑄過四百餘萬貫七年之前及他
所鑄又未有数目前公行用官中自應保護舊
錢其新錢但當鈐束匠盡工鑄造深鍳末年之弊
必如鑄之精而巳徒翻様増鐡以自别異深所
未可故湖廣緫所近有申請以新舊官錢不同未敢
通用正謂此也臣己行下諸只以蘄春淳熈七
[002-15b]
八九年錢様爲凖務令精好更不𣷹两数及四季翻
様欲乞更賜聖裁庶幾民聽不疑新舊一等何謂詳
冶司廢置之宜臣以臣僚議專置鐡冶一司是
鑄熾盛鐡錢流入浙西内地駭愕專官講求誠
道乃其方略禁姦摧遏銳雖傷猛驟亦中事
機今觀冶司陳請三十餘事皆巳施行矣然終是論
建太廣行移束濕至使諸司乖戾州郡掣肘人心驚
疑異論起自有各路司任責指揮人情少安方
敢向前措置此臣所親見也事変之来動以静勝不
在張皇其後冶司亦自畏縮雖巳得旨者多不果用
具如舒蘄两皷鑄之政舊責守臣其増造减工糙
惡生弊走弄文暦支用自由當職官吏固宜黜罰爲
[002-16a]
冶司者但當督察稽考緫其大柄而巳取而自鑄遂
致怨咨以爲破壊两州事起倉猝至於碎置幹官檢
創造𪠘宇營房列屬徒多控制州郡况鐡炭中賣
處處増足非比銅坑苗脉湏要㝷求坐食端閑冗仗
無用以臣所見錢既䝉朝廷收換民間照様行
使則官錢通流州郡嚴禁夾帶則鑄止絶鑄造並
遵舊法而新舊錢不疑稱提出於均平而江南北如
一逐路自有司任責則提㸃江淮湖北空令取㑹
迂回更乞聖慈與宰執商量數月之間合與未合結
局恊於制不爲贅疣塞希恩僥倖之門杜貪功紛
亂之意静治不擾淮人自安臣謬恩選委所有愚
慮不敢不言干冐天威臣無任隕越俟命之至
[002-16b]
   蘄州到任謝表
始從參幕無最可書驟借專城以恩録對寵靈而
甚願誤委以知難中謝伏念臣頃𨽻太常承乏博
士方壽皇襲行舜禹之舊當 陛下祗見祖宗之
頗預討論嘗叨奉引何幸清明之上獲綴末班乃縁
貧悴之餘自求外逺役忽棲於故楚浮家幾遍於
長川恭惟 駕御豪傑之時兼有收挽孤寒之道遂
令試郡課以治民江黄之間山澤相雜素號僻左本
極貧虚屬因淮南行鐡以来暨乎蘄口置而後隂
仰官鑪之羡不勝僞冶之煩浸用驕奢無復繩矩所
以檢覈増鑄禁絶錢畏两文銷折之多市井至於
晝閉取十年工本之数軍庫爲之頓空觧紛既難任
[002-17a]
責良重将欲布宣國家拊循之德奉行監司督察之
威稍安人情麤給經費懼非孱拙所克堪勝兹盖伏
遇 皇帝陛下詳於使臣察於知逺柬擢踈賤即爲
守望之親磨厲鈍頑收其敏逹之効輯和邉靣培壮
本根臣敢不因時所宜以静爲福日計不足雖無毫
髮之功心力未窮尚答乾坤之造
   除淮西提舉謝表
素抱迂愚自投閑散責之禦守試事淺而未酬就俾
按行忝命優而難稱中謝伏以乆令一使兼緫三臺
屬昔荒殘在權宜而當省於今墾闢盖吏道之滋繁
重以鐡冶之司旁制江湖之逺適幣泉淆雜之過幸
朝廷收換之恩而錢之官尚難辨其真僞鑄有新
[002-17b]
舊致徒分於愛憎人心交疑物貨浸少兹爲大慮所
貴周防譬之琴瑟既觧而更張然膠柱之譏猶在如
彼馬牛不安於乗服則駭輿之患當思臣暫領蘄陽
未彰善效弗諳淮土早動郷情敢以章句之諸生
叨金榖之劇選此盖恭遇 皇帝陛下順時除弊因
事討論不惜厚費以解詿誤之窮愁不變本謀以消
姦非之階禍臣祗承德意遵用寛慈察部之條視身
爲律倘刑罰可損而事以底定則威靈所而民用
遹寜
   除太府卿淮東緫領謝表
既筦錢米又知甲兵本乞漫㳺更叨煩委中謝伏念
序遷學校固慚課業之荒唐内迫家門重困食用之
[002-18a]
寡薄一貧殆不可忍屢請期於必從然而辭尊居卑
陳力就列視古爲訓於退則宜今乃升卿班示厥
號名之寵預聞軍政制其財賦之權猥用榮章
弱質若夫此地爰自積年務塲壊而經常之鏹大
綱運弊而濕悪之糧亦匱口累日重者近憂而巳兵
民俱困則逺患若何况於由細入麤以輕馭重忽當
警急無異承平國其選擇而使能臣姑冐昧而就禄
此盖恭遇 皇帝陛下勤勞載謹審外防謂臣粗
讀古書合更時務因其欲歛蔵湖海之上且復令周
旋戎馬之間臣敢不事貴經通身先損節必吝出納
是爲有司之常苟逃曠終返腐儒之舊
   謝除華文閣待制提舉西京嵩山崇福宫表
[002-18b]
昭示眷留未即野人之賤寵還舊職復參近侍之榮
姓名已沒於朽陳命賜忽超於新特伏念臣資朴踈
信巳之學乏進趣合變之能昨一内忝論思浸成違
忤暨乎外專屏扞又憂虞迄無顯効於盛時固合
𡨕心於暮齒若乃羸扶短䇿緩駕卑車追憶悔尤濫
軒裳之非據自嗟衰耄指林壑以言歸惟頼天度并
㴠皇明𨼆燭𫉬從容而善退保優佚之令終至於躑
躅往愆寂寥乆廢因兹告請遂曲軫於深慈悉與盪
除俾再通於禁籍尚糜素廪仍躡真游爲幸則然非
願敢及此盖恭遇 皇帝陛下躬秉上德化幾㤗和
馭臣以貴爲羙俗在寛之用哀憐末路盖欲
前修矜恤老窮不忍失其故歩仰鴻施有如神功
[002-19a]
臣身未殞而年徂志空存而力盡雖曰愈重受恩之
地然而莫知報國之方顛越是期兢慚罔措
  謝除寳謨閣直學士提舉鳯翔府上清大平宮表
帝典近而易遵皇居親而愈切超踰次對啓沃前旒
顧漸衰邁之蹤難副知憐之厚宓以鍳觀治忽審擇
後先大化所覃右文爲盛藏奎圖之府建自太宗直
學士之官置從景德逮兹列聖並煥鴻名分命諸儒
遞升華序愽逹今古從容規諷之間先識幾㣲
職業之外臣力耕朽壤勤鑿枯泉空有胼手胝足之
勞曽無曝背食芹之獻忽進陪於閣職復嚴奉於仙
靈淺陋則多色奚頼此盖恭遇 皇帝陛下同天
造化與世範圍萬物覩聖而作新一毫皆上所成就
[002-19b]
存留𪧐舊閔惜餘殘非必選賢示將假寵臣敢不寅
恭異數夕茂恩待滿今祠終償晚乞身之願試
㝷末學少殫平生致主之忠
  湖南運判到任謝表
冐選擇於乆閑之日厚矣酬拜恩除於尚病之時
羸而難任陳情未察恭命勉行中謝伏念臣思過特
深自量尤審一昨賜歸於窮舎即甘息望於榮𡍼惟
君父之矜憐不衰與朝廷之記録常在甫頒祠廪遽
錫州麾雖許控辭終蒙注意遂出重湖之節假以灌
輸之權示欲必行嚴爲期㑹臣子供奔走之職何敢
屢違穹蒼埀覆盖之所宜仰戴載馳袢暑綿渉脩
程既逹置司奉将𨺚指然 臣灾屯合聚痾恙侵凌
[002-20a]
形質至於變移心慮從而昬奪累年沉痼衆藥備嘗
曽微除愈之期僅有醒之覺故人玩於存省惑疑
無他醫工莫知主名可謂異疾今有事任於一路不
爲少非展布其四体無以堪若姑以疲憊臨之則何
但鹵莾而巳更虞闕敗上累生成此盖伏遇
皇帝陛下法帝堯之知人致文王之多士考於巳試
寜使勿欺採其舊聞責以来效故令廢惰玷此光華
臣敢不銷虗威以周下情立實信以觀逺俗視殘驅
之可力傾盡而爲儻宿疚之或平靡以報
  除袐閣修撰謝表
諗疾丐歸将待休於一壑䟽恩寓職乃増重於三湘
衆之所榮臣以爲忝中謝以典修中祕肇自政和
[002-20b]
必湏資歴之多號稱舘閣之舊屬厭時望積累外庸
不虗論撰之名始副掄除之實㐲思臣者素謂畸人
雖早汙於清班亦濫塵於煩使施巳深而未報福
遽過以挻灾坐閱寒凉再徂閠及此扶行而問俗
幾成尸素以具官惘惘於薄書之程區區乎醫藥之
事空抱膏肓之苦莫克砭磨迄何毫髪之勞可當褒
序飾朽株以丹青之羙登醜石於珪瓉之叢凛然無
堪躐是異數此盖伏遇 皇帝陛下至公衡聴兼愛
曲成憐其拙踈若在所取不縁孤外而有遐遺使之託
身文字之林掛名奎璧之次煥矣賁賚燁其寵章臣
末路幸逢矢心銘激悵沉痾之縈薄未測頽齡恐綿
力之支離弗酬大造
[002-21a]
  除工部侍謝表
未散沉憂徒抱不天之恨迄縁終制冐參掌土之
聮再身榮永辜親飬中謝伏念臣昨承君命而趨
走遽罹家禍之悲傷當其冥迷仍復顧省雖云順變驚
日月之不留強使復常恍形神之非昔記憐俯逮命
召趍行賜先見於延和歸舊班於起部沐浴膏澤之
羙殆異餘人生施枯槁之恩有愈造物而臣摧殘故
歩損耗宿心豈無激昻之思滋甚衰遲之迫鎰稱銖
失難課近功一憶十忘何禆末諠但積徨之媿莫
知退避之方此盖伏遇 皇帝陛下龍德𩔰行乾剛
獨運毖而求助添以圖終㧞臣寡特之中兾銷迎附
察臣憂患之後多自創懲回視此生之幾何常懼移
[002-21b]
忠而靡及滄溟善下或堪㳙勺之輸穹昊盖高尚竭
公㣲之告
  除吏部侍謝表
甫越兼旬遽移冠部𢌿之華劇増以事中謝伏念
臣素弱而不能自強無材而願出人下乃欲安分匪
云執謙胥䟽退惰之中功名絶紀蹇産病昬之後意
樂全銷天許㑹逢上命親近從冬卿而陪献納考地
貢而修虞衡外耀恩榮内蔵拙守於臣何所不足愧
臣無以仰承今也超六聮之清高司右列之銓序効
職既重責成必深用名巳浮計實安有耳目暏記夙
宵𨼆憂此盖恭遇 皇帝陛下有㧞士之志明以好
賢爲大德馭下極稱亭之審待臣循理分之宜位著
[002-22a]
所𫿞等威自辨臣蕭然二簋不勝禮樂之陳眇矣一
金豈在範鎔之列雖勵平凡之操酬卓異之知
  除知建康到任謝表
内參從槖之華外付帥垣之重盖人以爲寵而臣之
所憂中謝伏以行宫蒙高宗臨御之頻建鄴爲六朝
都邑之舊感時雖逺撫事尚存義執讎安得不居
今而思古慮先根本則豈容忘實而狥名藩墻
於掃除堂奥遽煩於備警江流回繞遂將數里而屯
民力空殫必也計丁而役募市人至萬数閱水艦且
千餘欲以年之規責於旬月之近自憐憂患復苦
病昬忽彼趣行罔知攸措此盖伏遇 皇帝陛下文
訓武克天施地生衣袽濡曵之爻所宜戒懼誦桑
[002-22b]
土綢繆之句尤在恩勤臣敢不以預防拊循而
夙具視身衰謝巳無欲速之心慿國威靈願附不争
之勝
  代薛端明上遺表
臣聞不可移者有生之定數不能泯者將死之遺忠
尚忍湏願殫悃幅中謝伏念臣身孤逺逢世熈
平孝宗聖徳愈新超居諌職 陛下大明始照擢忝
從官荏苒年驅馳中外諭上指於師漕未和之際
宣國威於漢虜既隙之餘書殿陞華政途寵深慚
非據不敢冐當迄荷隆慈許從晚退巖棲穴處未嘗
不戴於堯天氣盡形銷無復再曕於舜日入㝠巳迫
戀闕空多伏望 皇帝陛下法㤗道之裁成體乾行
[002-23a]
之變化灼見物則不失義理之中審知治原常以仁
恕爲本永膺大寳益邁昌圗
   除華文閣侍制提舉西京嵩山崇福宫謝
   皇太子牋
於禮有稽冝併今祠而賜免以恩未聽反叨舊次而
重居猥以凋殘兹化育伏念某不能則止既老當
休巳積處於退閑更求全於晚末故官何在無昨
夢之㝷陳迹都忘杳歸雲之静至廼興憐遐逺回
念沉淪因再請之至誠煥一綸之新渥涇舟詠雅猶
存飛躍之餘舜閣垂文復紀賡歌之盛稀闊喧於里
社疑信雜於朋友血氣既衰雖云在得日月其逝終
将奚爲恭遇 皇太子殿下惟德而譽時髦秉道而
[002-23b]
參國命内禀密訓備諳多士之長外穆周行靡失一
夫之用以其昔忝班列之乆不使驟從農圃之游某
敢不勉蝎頽年温理㓜學庖廪有継莫酬素食之譏
扈衞無功益媿榮名之忝
   受玉寳賀表
恭覩詔書元正日受玉寳者天運重来國寳再得感
深昔念喜甚今逄中謝恭以聖宋一道相承九有率
俾琢琱信璽膺受𨺚圗西祀東封借曰著神休於炳
事于以見孝德之兢兢變或𨼆而難防理
無往而不復何止於陽虎𫉬廼自於人憬彼逺
夷慕仁風而願献特因方鎮轉誠意以上通兼陳様
冊之文益彰篆籕之實以至秦永昌之刻我家備
[002-24a]
物之珍殆無或遺靡不具在亶明徳而密護迄假手
以回還 皇帝陛下師古以治身奉先而纉服何食
息不存於祖業曽斯湏敢怠於孫謀宜上穹之鍳臨
挈東州而歸附敬致符之舊光昭帝命之新群辟
㑹同有司枚進江淮延頸望基本之常安關洛傾心
想恩榮之遍及
   受玉寳賀牋
副禕是御洪惟内治之彰明玉寳来歸信矣外戎之
助順慰滿民望契合天心中謝恭惟 皇后殿下徳
静而方仁潤以澤綬黄赤以受璽文與帝同服澣濯
以儉躬志先婦道宜致家之慶聿符瑞之還喜
恊宸𠂻薦孚郊廟臣欣逢盛典陪阻近班趙璧金回
[002-24b]
無復間行而衣魯寳再得尚堪泚筆以書經
   申省乞致仕狀
某伏自帖念無藝能濫塵科目徃備使令之偶乏
猥超涯分而已多効職蔑聞捫心内愧今既七十餘
景不長素有氣疾眩暈拘迫近尤畏寒澁縮慘懔咳
𠻳隨聲涕淚交下倦憊屡月痩悴羸殘視䕃將息固
無乆存之理伏乞矜憐特賜敷奏許令致仕儻或垂
逝之年猶保可全之節兾以詠太平之樂仰酬君
父難報之恩不勝感激俟命之至
   再申省狀
某伏凖省劄奉聖㫖不者上恩𨺚而未許誠不計
其歳年下情迫以再干敢自違於經律伏念某少而
[002-25a]
怯懦長益病昏方當盛壯之時已無血氣之勇論建
常慚於迂闊事功奚有於毫分况今老至而衰心意
銷索目視耳聽皆聵眊之餘手拘足攣非奔走之具
惟欲乞身暮景得謝明朝粗希知足之風不爲學者
之愧伏乞俯加矜惻特賜奏聞許令就今年致仕漁
樵故物復還山澤之臞耕鑿遺民永乾坤之造不
勝衘荷激俟命之至
水心先生文集卷之二
[002-25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