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梅溪集 > 梅溪先生廷試策奏議 22


[022-1a]
梅溪先生後集卷第二十二
 啓
   及第謝宰相
地借玉堦恭上萬言之對名登虎榜濫居千佛之先揣
分踰涯撫躬知愧以奏言試功者尭舜遺意臨軒耴
士者祖宗令規一新熈寕之科俻見神廟之志謂三題
不足發子大夫平日之藴蓄而群䇿可以陳我囯家時
政之闕遺著爲永以幸多士夫何首當時之選者無
切直之論遂使擬進士之對者有阿䛕之譏既波蕩以
相承𦤺源流之寖失近代尤甚澆風益滋大臣多忌而
動有嫌疑斈者懐憤而莫伸梗㮣物極必変道開始公
[022-1b]
申𫿞宻之禁而務在令行防壅蔽之害而悉関聖覧求
忠讜則丁寕有詔第髙下則寵褒有辝既當靖明不諱
之朝冝得瑰非凢之士如某草茅賤子庠序鮿生由
行藝以進升厠英髦而旅試俯慚俗斈䇿無可耴之二
三仰惧天威事去欲陳之五六念交淺言深猶不可
非主聖臣賢其能有容龍匪怒其嬰鱗龜偶居扵前列
上自親擢受知不减於孫洪言畧施行悟意有踰於賈
静惟僥冐抑有夤縁兹盖伏遇僕射相公以道事君
應物蚤羽儀於法從茂著忠嘉今掌握於化鈞凾
圖康濟坡露封章之請益開宸聴之聦奨勵進言得裴
宏中之大体深衘譏政戒李吉甫之心盖將植太平
[022-2a]
之基豈獨為諸生之賜某敢不益堅儒業恪守官箴勉
来事之可為慕古人而有作不天子惟殚精白之心
為良臣兾奉周旋之誨過此以徃未知𫠦裁
   張叅政綱
某官厚徳鎮浮宏材㧞萃為一時之𦒿彦聳百辟之表
儀明以保身揖高風於赤松子任而共政継前列於曲
江公欲振起斯文於委靡之餘遂将順其羙於聴納之

   陳樞宻誠之
某官禀純粹清明之姿冨慱洽宏深之斈茂明大對擢
桂林之一枝踐歴要途鵬程之万里夙宸眷進握
[022-2b]
材兼文武而夷夏荣冠古今而縉紳景慕惟
昔漸陽公之徳化嘗聞夫子之文章方慚不肖其範
模何意克傳其衣鉢
   楊侍郎椿
某官斈極群書文四傑纚纚議論有眉山先生之流
風籍籍声継関西夫子之遺懿矣儒林之冠儀乎
從橐之班承師槐市而既作成奏對楓宸而復膺推

   李侍郎琳
某官模楷士流羽儀朝著分符便郡循良逺過扵龔黄
持橐從班儒雅同称於班馬比膺詔綍親聀文衡革委
[022-3a]
靡而振士風進忠讜以當上意
   賀侍郎
某官為世儒宗握時文柄寘杜牧扵髙第本崔郾之公
心號李白為謫仙見季真之雅識為盛代而開公道賛
吾君而求直言遂𦤺繆庸首膺選擢
   劉侍郎才邵
某官學校舊人文章大手仁為巳任典刑備著扵老成
道與時行徳業兼全其乆大峻班行於筆橐演詰命於
絲綸主張斯文提撕後進
   王侍郎俁
某官朝著老成士林碩望蚤知於宸扆乆更踐扵禁
[022-3b]
途出鎮侯藩藹黄覇循良之譽入司囯計得劉晏耴予
之冝欲振起斯文於委靡之餘故将順其羙於聴納之

   陳侍郎康伯
某官噐粹珪璋斈深渊海蚤著士林之望亟膺宸眷之
知髙玉山恬養之風乆淹琳食復𬗋槖清華之舊超冠
天官欲振起斯文於委靡之餘故将順其羙於聴納之

   張侍郎
某官學海渊深量陂宏大蚤著士林之望乆膺宸眷之
知居務論思豈獨得皐陶之理發明仁恕盖能紹廷尉
[022-4a]
之平欲振起斯文於委靡之餘故将順其羙於聴納之

   王舎人綸
某官心醉六名先四傑詞章典雅有漢朝制誥之風
衡鑑精明継宣公考校之盛振起吾道主張斯文遂令
舉首之荣濫屬宗盟之末
   趙舎人逵
某官挺秀坤維結知天眷䇿名龍首茂騰四海之英声
執筆螭頭益厚一人之寵遇振起吾道主張斯文遂令
射䇿之䛕聞輒継傳衣之盛事
   周舎人麟之
[022-4b]
某官巍擢異科荐更要聀黼黻河漢祠章不减卿雲羽
儀天朝人物有如晋宋振起吾道主張斯文遂令蕞爾
之才輒玷褒然之舉
   孫少卿道夫
某官挺秀岷峨騰英庠序掞黼黻之文於方冊藹袴
之詠於蕃宣𤨏闥来帰快郎星之先覩曲䑓進擢仰卿
月之清輝比掌文衡親承御札哲鑑獨髙於衆目狂言
特薦扵匹夫幸出自天㤙帰無地
   周侍御方崇
某官剛毅不囬精忠自守雍容禁近簉鵷鷺而接夔龍
排繫姦邪若鷹鹯之逐鳥雀比膺詔綍親聀文衡猥收
[022-5a]
狂率之言上副 聖明之㫖
   王殿院珪
某官受氣剛方立朝挺正位升橫榻益蹇諤之風望
著中䑓克盡紏繩之聀力主張扵公道務振起於斯文
遂𦤺妄庸叨選擢
   凌司諌哲
某官勁特不囬端方自守直言中病有王魏善諫之風
奏藁屡焚無管晏暴君之失力主張於吾道務振起於
斯文遂𦤺繆庸誤膺選擢
   王郎中剛中
某官問斈渊氣莭洪毅楓宸射䇿名切亜扵龍頭蘭
[022-5b]
省懐香望獨髙於鵷序惟文柄之有屬体上心之欲求
掲以平衡志不囬於馮宿借之褒兖言有耴於劉蕡遂
令舉首之荣濫宗盟之末
   孟郡王
某官噐粹璵璠傳珪組襲亜聖大才之儒雅光𨺚祐
奕世之徳勲政邁龔黄作股肱於藩郡望髙隂馬資肺
腑於懿親方詔復蓬莱之逰俄荣拜瀛洲之長有光吾
道将振斯文遂令蒐𤨏之流首甄收之列
   與紹興趙殿撰令詪
假道治封曽快瞻於趙日効官幕府遂託芘於蘇天鳬
趍有期雀躍良甚恭惟某官宗盟擢秀桂籍芬藴無
[022-6a]
施不可之才著𫠦至有声之績儒雅 同於歆向徳名
無愧於間平将命外䑓威動南閩之山嶽分符巨鎮謡
興東越之袴矧茲㑹計之實號蓬莱之地俯臨禹
迹仰切尭階為二淛之雄藩緫七州之生齒既近而大
有如此非親且賢其孰宜坐收作牧之功克壮維城之
𫝑治優方面姑為分陜之召公心在朝廷行作相周之
衛武某東嘉白屋太斈鮿生慙無董相之文偶擢平津
之第向来披霧識金枝玉葉之標此日望塵與緑水紅
蓮之各材自慙於樗檪賜端頼於帡幪尚期囯士之知
庻免簡書之責窮禹穴稽山之勝效馬迁賦鑑湖秦
望之竒陪元稹
[022-6b]
   與邵提刑大受
慎水望塵幸識𬗋芝之眉宇稽山庀聀登元礼之門
墻行遂鳬趍預深雀躍恭惟某官道俻徳羙材通噐閎
聀更中外而𫠦至有声節著險夷而無入不得方天子
重外䑓之以星郎揔列郡之斡山海之蔵劉晏明
於耴予聴獄訟之㑹不疑多𫠦平反巳報政之成矧
復去天之近文帝受𨤲宣室乆有所思望之雅意本朝
寕勞于外如某者簘䑓末裔槐市鯫生慙無董相之文
偶擢平津之第紅蓮緑水方期逺䆠於秦淮手板青衫
兹幸近逰於禹㑹昔快披雲之今諧執御之從政
何止受東諸矦之約束資身無䇿更當借部使者
[022-7a]
之吹嘘
  荅簘山宋知縣敷
厠迹縉紳稔服箕裘之譽効官藩府偶同州縣之劳雲
披未諧山仰弥甚某官中朝大族當代人世著才名
喜景文之有後業傳清白得廣平之遺風暫淹万里之
鵬程試一之牛刄下車未乆製錦巳願勤撫字
之心益著循良之治坐見鳴琴之化無媿魯恭行膺襃
徳之封有同卓茂
   荅縣丞
窮居慎水未遂識韓易任稽山行將訪戴某官人材瑰
異吏事長暫淹千里之騰驤来賛一同之教化况剡
[022-7b]
谿藴秀之地貳令爲难以慱陵種學之賢丞何有不
待報政行羙除
   荅上虞陳縣尉損
肄業賢関共十載韲塩之苦効官藩府分一時州縣之
劳結同舎之金蘭對尺書之面目披雲有自傾盖可期
某官種學渊源負才卓犖馳英声於槐市擢荣第於桂
林白面紅顔作神仙之隠吏金章𬗋綬行爲䑓閣■
貴人輿論所期私心尤祝
   荅来司戶師韓
厠迹縉紳雅欽髙譽効官幕府遂𫉬同僚未遑尺牘之
修遽辱朋緘之及某官家声素著吏斈㝡州縣勞人
[022-8a]
姑為阮瞻三語之文武有種行継李唐四子之風靡
待政成佇膺詔擢
   與都提舉
伏審光宸㤙榮持使莭輟握蘭之髙選臨製錦之舊
逰除目頒提封交恭惟某官裔傳臨晋秀挺丹陽
早收科第之榮屡更州縣之聀學無入而不得治所至
而有聲帝謂儔若予工姑暫劳於作匠官雖上列宿
寕乆困於為郎方清朝重外䑓之以大賢膺列郡之
后稷居播奏之聀能懋迁於有無劉晏幹山海之蔵
宜益知於耴予第恐宸心之念賈佇聞詔墨之召參暫
屈使軺即持從橐
[022-8b]
   與安撫王閣學師心
伏審光膺宸命荣殿大藩輟喉舌之近司𢌿股肱之重
除音布輿論交恭惟某官望重三朝才髙列辟
學通今古而無入不得任更中外而𫠦至有声進長天
官帝命素優於出納屈臨方面王畿頼於藩宣矧兹
㑹計之邦實號蓬莱之府俯臨禹㑹仰切尭階為二浙
之雄都揔七州之生齒既近而大有如此非勲且賢其
孰冝坐收作牧之功益著惟良之績越囯之人方
之委任固非䡖漢庭之位尚虚公之来帰其非晚某俻
貟幕府託芘帡幪民事未知窹𥧌敢忘於天語仕途
筮吹嘘端藉於宗工
[022-9a]
   賀趙侍郎令詪
伏審光奉宸命荣迁地官親賢見用於朝中外罔不相
某官玉牒歆向朱轓趙張豈惟標凖於宗支固甚練
逹於吏事使軺屢駕興南閩十好之謡符竹荐分継劉
寵一錢之譽果蒙親擢巍領貳卿方囯之未豊在版
曺為急省用斯能足用生財莫節財於論思献
納之時力陳本末源流之計賛漢文之儉徳革唐室之
蔵無延齡援以惑主冝同李絳不進献以結
㤙要令粟腐於太倉罔使錢泄於異境主聖如此公言
必從坐收耴予之功行䖏弼諧之任某叨與幕府𫉬依
大賢雖賛畫有愧古人然至室必以公事性素傷於愚
[022-9b]
直事每荷於寛容顧虞翻之榻猶存曲蒙屡下想元礼
之門益峻未遂重登輒罄㣲誠遥馳尺牘
   謝王舎人剛中
伏准照牒舉某自代者賛畫東州仰藉宗盟之芘判章
西掖誤蒙囯士之知寵過衮褒銘深肺腑以官居侍
從則聀在薦士識挺特逹則心能尽公顧雖自代之虚
文必引𫠦知之同𩔗歐陽持橐以噐識而推吕東坡視
草以文行而舉黄率由臭味之同遂有齒牙之借不事
請託自膺薦如某者學最空踈文尤荒陋偶中楓宸
之第叨為蓮幕之賔民事未知惟恐有於天子王言
是代豈期見舉於公朝望外蒙㤙顔間増愧兹盖伏遇
[022-10a]
某官學貫經史文成訓謨有江左河汾之風流如嘉祐
治平之人物得用捨行蔵之正氣不下於臣當論思
献納之秋舉輒先於寒士遂令庸繆妄辱品題某敢不
益勵操修無忘許與求之以文而應之以實端拜贈言
勉其不逮而増其不能用酬知巳
   荅王宫教必中
俻貟幕聀雅懐慕藺之誠闡教宫庠行遂識韓之
勤緘翰仰佩撝謙某官望重江南群空兾北芹宫得雋
實多士之宗儒棣蕚齊名皆一峕之人傑式介弟之
噐識仰見难兄之範模将儀表於天朝姑作成於宗子
庻俾神明之裔陶成信厚之風
[022-10b]
   荅周主簿賀正
行夏之時恊三陽之應端於始光膺百福之来徳
荷過謙禮蒙倒置某官望𨺚越絶秀藴剡谿鵬躍天池
矣周郎之年少鵉棲枳蔚然仇覧之才華某叨預
同年𫉬伊巨庇賦椒花之訟獻雖後於元正占茅茹之
爻亨必同於他日
   荅溪姚知縣應辰
昔登蕃榻雅蒙眄睐之兹宦蠡城首辱緘封之賜俯
増銘感仰偑謙冲某官操行㓗修性資深厚克振箕裘
之業荐更州縣之劳斯立不丞吏寕容於摘子㳺
善為宰治何劳於割鷄課最巳聞召擢伊邇某濫塵科
[022-11a]
第叨與幕僚顧僥倖之為多實奨提之有自報鯉書之
太晚負負何言瞻鳬舄之匪遥拳拳不替
   與徐提刑度
伏審光膺宸命荣緫憲綱政巳報於江東䑓復移於浙
左快覩除目溢部封恭惟某官天賦材猷家傳事業
蚤登群玉之府上應列星之纒輝棣蕚於一門結棠隂
於両郡方外䑓之為甚重非識治之材其孰冝劉晏
理財何止為管簘之亞有功治獄當逺過于張之賢暫
屈使軺佇持從橐某漢庭第越幕俻貟民事未知有
聖天子之明訓仕途筮尚期部使者之寛容
  荅㑹稽錢知縣
[022-11b]
某宫家傳忠孝世襲簮纓治𫠦至而有声才無施而不
可矧㑹稽之大邑實呉越之故封先王之遺爱尚存百
里之良民易化况舊令尹之治方結於去思聞今大夫
之賢益快於先覩靡俟報政佇膺迅除某第懐慙俻
貟亡幕中賛畫叨為王儉之下僚堂上鳴琴行
父之羙化
  謝王安撫
伏准照牒舉某應四條㫖揮者楓宸射䇿濫居多士之
先蓮幕效官誤玷四條之選感深肺腑愧溢面顔切以
囯家廣数路以耴人神聖集衆賢而共理既以進退黜
陟之𢌿之宰相吏部又以按察舉刺之聀委之郡守
[022-12a]
監司逮元祐之垂簾起大儒而當囯舉直措枉紀綱既
正於朝廷激濁揚清除目載頒於郡縣去苛侫貪懦之
四害耴仁明㢘直之数長議雖建於當時事始行於今
日首膺兹選难其人如某者素無技能偶科第賛
晝雖乆瞢然民事之未知忤意何多嗟爾人言之可畏
㤙未酬於親擢期甫及於終更退而自顧則寸無𫠦長
進欲有爲則尺未嘗枉譽誰肯借况無韓子之三書薦
下侍求忽拜山公之一字静惟僥冐抑有夤縁兹盖伏
遇某官一代宗儒三朝𦒿徳入䖏天官之長出居方伯
之尊循良夐邁於龔黄寛厚脗同於婁郝雅意本朝而
忠可見嘉猷我后而人不知建文正之祠用清白以規
[022-12b]
下行温公之議薦賢才而報君遂致繆庸亦膺甄録某
敢不益持士檢恪守官箴懐惓惓畎甽之忠勵蹇蹇王
臣之節就有道而正已為可用以待時朝㧞一人而莫
㧞一人叨與耴尤之列待以囯士而報以囯士敢
巳之㤙
   荅諸暨王縣尉萬章
地䖏甌閩叨與宗盟之末聀分州縣𫉬同王事之劳首
辱朋緘仰欽厚徳某官才髙四傑望重三珠騰槐市之
英声擢桂枝之髙選東州筮仕暫宣綵棒之威當宁急
賢行應𬗋之詔某俻員亡食懷慙泛緑水而依
蓮倦㳺儉幕具扁舟而把釣欣遇梅仙
[022-13a]
   荅邵縣尉謝觧
𢧐藝䑓登名天府巍中有司之選仰欽所業之精縉
紳聳縫掖歆慕某官群空兾北風継召南試混諸生
不作衞公之耻材萬中果騰張鷟之聲冨貴殆将逼
人科第何足慁子佇從仙吏徑到蓬山某叨與同僚獲
盛事都顧我端繇臭味之同長牋拜嘉講報投
之好
   荅陸觧元謝觧洙
得雋文登名天府巍亞褒然之舉仰欽卓爾之才鄊
詳甚休言論無異觧元雲間馳譽筆下有神明䟽通知
逺之經工篆刻彫蟲之技䖏嚢脫頴何止定平原之從
[022-13b]
射䇿决科行将擢公孫之第某俻数幕客𫉬薦書
喜東州之有人預期南省之得士
   荅髙觧元謝觧
㳺翰墨之場俊同子羙登賢能之籍名継牧之有司甚
明士論無異觧元家声韓魯經斈羲文手劒登壇作平
原定從之客筆鏖𢧐継澶渊敵之風鼓勇春闈唾
手巍第
   荅諸葛觧元謝觧
㳺翰墨場雅少陵之志登賢能籍兼聮少阮之名鄊
評甚休士論無異觧元譽檀文虎風傳臥龍明温柔敦
厚之經工篆刻彫蟲之技䖏嚢脫頴何止定平原之從
[022-14a]
射䇿决科行将擢公孫之第
   荅周主簿賀冬
日遵南陸君子之道大亨律應黄鍾天地之心可見肇
迎長景荣短牋某官學不止於决科材已於為政
鵉鳯棲枳暫淹州縣之劳鵰鶚在秋天行赴功名之
㑹顧一陽之復茂百福以来綏某托芘同年禄仙
里登䑓而望方執筆以書雲懐剡溪之人欲拏舟而
興雪
   荅孫通判
喬木而思世臣雅欽望泛紅蓮而㳺幕府叨與下
僚第去官之匪遥恨事賢之太晚朋緘下拜謙徳有光
[022-14b]
某官挺生相門妙有家學興公之才名世親得其傳
叔敖之隂徳在人固冝有後先正亡而象賢在臣死
而公道行冝相継於鳯池寕乆淹於𩦸足佇自别乘荣
躋要途某第懐慙効官無賛南陽洪農之畫有愧
范岑賦監湖秦望之竒陪元竇
   除館聀謝宰相
右某䝉㤙授前件聀者泛幕府芙蕖之水吏責幸逃登
道家蓬莱之山㤙光誤及俯慙䛕學濫與英𨇠以地
號西崑象符東壁両京事實石渠天禄東皆其名一
代人才劉向揚雄班固為之傑逮我有囯尤清此途名
兼三舘之崇事異群司之比書蔵延閣冨不减於開元
[022-15a]
人到瀛洲榮愈加於正有下筆如神之士無上車不
落之流噐業於是乎成公卿多自兹出雖曰文行素著
科目最髙必俟大臣之薦論斯用故事而召試力可求
而得者則禁其請書不程而命者盖出於異㤙韓魏
自甲科猶薦而後召蘇内相擢繇制舉亦試而後
除孰謂不才乃叨殊選伏念某性資愚鈍術業空踈避
三舎於廣場屡焚筆硯終一星於太學始脫虀塩瞻天
顔咫尺之威借玉階方寸之地乏茂明之對偶膺
親擢之榮誦言豈逮於劉蕡試吏僅同於簘傳固甞効
太史之探穴然未若中郎之得書期方幸扵及言旋
枽梓坐靡容於暖席遽奉綸脕迹諸侯之賔先群
[022-15b]
玉之府識堪於是正誚寕免於何如曽三威七穆之
未知豈八索九丘之能讀堅其𫠦守而巳佩 聖訓而
不忘非爾其誰居之拜 王言而增媿兹盖伏遇 囯
史㒒射相公事業稷卨文章訓謨寅亮天地弼予一人
端能得宰相之体旁招俊乂列于庻位将以立太平之
基好賢毎過於緇衣下士罔遺於白屋况内以囯本未
足之為念外以敵情不測之是陽非衆則能勝隂
文不修則何以濟武 神聖以安危注意社稷之䡖重
繫公無兢維人大亨以養一舉得垂天之翼兼收耴敗
鼓之皮謂昔甞溷於文衡故今復帰於化冶某敢不芸
披蠹簡燭照神藜讀黄香未見之書覬聞大道行宣公
[022-16a]
之學願事聖君過此以還未知所措
   陳右相
志存社稷身任股肱宰相以鎮撫四夷莫予敢侮丈夫
當掃除天下舎公其誰謂事君莫如以人故在上必引
其𩔗
   王樞宻
有仁者之勇以直道而行幾微不見於面顔精神折衝
於樽爼忠義有激太山一擲之䡖議論所加敝帚增
千金之重
   葉樞宻
養以剛大動惟直方正色霜䑓甞落李祐之膽决勝籌
[022-16b]
幄必淮南之謀謂事君莫如以人故在上必引其類
   荅梁状元
漢延多士䇿董相以天人閩産異才榜歐陽於龍虎雋
聲籍甚輿論翕然伏惟状元譽重泉南群空兾北鄊薦
屡居於前列士流咸伏其下風繇蘭省以巍登造楓庭
而旅試論列歴代則深明治体條陳三弊則咸切時冝
有司第其文寘在三人之列天子異其對擢先萬囯之
英冨貴行将逼人科第固巳慁子願行𫠦學以報吾君
某切與周廬𫉬大對晁孫之盛事属灝固之名家
第欣首聴於傳臚詎敢妄論於衣鉢都顧我端繇臭
味之同長牋拜嘉輒講報投之好
[022-17a]
   荅許状元克昌
欽雅望於月評簮纓世襲冠雄文於䇿士衣鉢家傳輿
論翕然雋聲籍甚伏惟状元種學良苦摘詞最工試屡
混於諸生不作衞公之恥文四舉於禮部始成韓子之
名建茲旅奏於廣廷果能展盡其底藴問當今之務則
固悉陳其大体論歴代之治則以為無𫠦容心故事有
拘雖屈居於王後大名巳著其誰能與許争行𫠦學以
事君踐斯言而正巳佇從仙吏到蓬山某俻員殿廬
欽閲廷對喜鴻臚之唱首傳太嶽之孫慶熈朝之得
人辱都之顧我銘感謙徳嘉臭水之相同珍蔵盛文
之瓊瑶之足報
[022-17b]
   荅丁状元時發
廣廷待問喜朝陽之鳯鳴平地登仙咸羡遼東之鶴
化輿論甚羙斯文有光伏惟状元挺秀海陵蜚声天闕
文掃科舉之習言懐甽畆之忠以元氣之盛衰喻囯体
之治乱論一囯一代一時之政有㣲之風
如使生漢文之時諸老其孰先賈假令居李唐之世
有司必不第劉蕡因吾子之敢言見清朝之不諱
素藴以事聖君某叨與周廬欽閱大對喜皇朝之得士
知天下之有人聴臚唱之傳増縉紳之氣都顧我譬
草木臭味之同長牋拜嘉乏瓊之好
   荅南劍州王守
[022-18a]
俻貟冊府誤叨佐譔之榮託庇宗盟重拜朋緘之貺俯
慙僥冐仰佩謙冲某太學鯫生東嘉冷族折蟾宫之桂
濫厠薦紳泛幕府之蓮𫉬事君子幸迯罪戾荐寵光
燭照神藜與英𨇠之末選書紬金匱專史筆以何堪拜
命若驚蒙恩有自某官家傳政學天賦材猷半刺東州
展騏𩦸之足一麾南郡行帰鴛鷺之行不棄故僚曲
加厚礼對尺書之面目如見徳容望千里之門墻莫伸
謝臆
   荅温州詹通判尭可
騰梓里共半刺之賢禄蓬山拜朋緘之貺俯
懐愧惧仰佩謙冲某官秀挺玉山望隆渤海訓早聞於
[022-18b]
詩礼業不墜於箕裘先正言居宣政之間凛聞風采賢
别乗貳濠温之郡蔚有声名登戯彩之堂首賛褰帷
之治龐士元𩦸之足庸能乆淹謝康楽山水之州固
已改况聖君懐故囯之喬木而太史有封事之甘棠
必起象賢以慰輿論某東嘉冷族西小官喜父毋之
得神明之吏對尺書之面目如見徳空望千里之門
墻莫伸賀臆
   荅樂清徐令森
牛刀𠕅鼓鳬舄遥臨喜子晋之江山得偃王之苗裔首
拜朋緘之貺仰知謙徳之光某官天賦吏材家傳政術
倦㳺仕路飽諳閩浙之風荐綰銅章盡得温台之地
[022-19a]
况此樂成之小邑有同臨海之近州吏苟非賢人亦好
頼循良之治痛懲貪鄙之餘覩已争先来何太暮
某蒙㤙外需次還郷幸父母之得神明之吏見書
中之面目巳得其人聴堂上之絃其政
   荅曽知郡汪
第奉常雅資慱約俻貟冊府端藉吹嘘敬褒借之
詞仰佩謙光之徳某官心傳一貫名継三曽學探天人
庸止文章之冨才冝䑓閣詎容州縣之淹昔㳺宦於樂
成最留心於鄊校經横絳帳躬率諸生遂能於数載之
間翕然変百里之俗弦滿邑化端自於言㳺龍虎成
名功實帰於常衮遂令愚繆亦與作成某敢不益勵操
[022-19b]
修用酬知遇對尺書之面目如際髙標詠雙桂之篇章
寕忘盛徳
   與梁司諫
伏審光膺親擢荣陟諫垣方朝廷多事之秋承風俗積
弊之後内有群隂之壅蔽外有強敵之慿陵當言者不
言而悪人之言巳甞斤立仗之馬今日乃何日而不鍳
昔日其可忘覆轍之車兹幸正人進當言路固冝犯顔
而首論大事毋用削藳而務為小忠天子以為是諫官
以為非言甞聞於前軰君子有所恃小人有所畏人皆
望於明公庻幾無媿古者之七人斯能上継先朝之四
諫某受知有素賛喜尤深献狂瞽之言以為蹇諤之
[022-20a]
𦔳
   荅賀封贈
色𢡖松楸思親不見恩露泉壌拜命増悲媿謝臆之未
攄辱賀牋之先及其為感激罔罄敷宣
   荅樂清洪縣丞蔵
詠南囯之甘棠乆思召伯對藍田之鉅竹喜見崔丞朋
緘寵貽謙徳加厚某官心傳家學天賦吏材挺挺有祖
風翩翩佳公子先尚書承流宣化遺爱猶存賢貳令種
學積文丞何有賛一同之教化継八座之箕裘靡待
政成郎膺詔擢某鄊評下士祠禄冗官喜父毋之
神明之吏視印未乆巳驚鳬鷺之行掃門有期一快鳯
[022-20b]
星之覩
   與張侍郎䦨
伏審光膺宸命榮貳冬官恃帝幄以横經極儒臣之髙
選恭惟某官抱噐逺大禀資直方昔㳺冊府而讀異書
首忤臣而帰故里二十年不調節尤著扵固窮五百
歳相逢力盖繇於稽古燕公乃東宫之舊侯為帝者
之師於論思獻納之時力賛剛明果断之主登衆賢
而開治表慰四海之想中興此多士𫠦望於公非小子
其貺𠋣湏大拜式慰輿情
  荅新昌李縣丞結
聞諸公交譽登元礼之門見千里尺書巳識㤗和之
[022-21a]
面第朋緘之禮太厚𦤺下拜之容有慙仰佩謙謙俯懐
栗栗某官元精華胄河洛名家摘光𧰟於唐翰林文固
有種探渊源於周天下學豈無傳蚤工五色之詞冝継
入塼之譽𢧐則必克恥混試於諸生丞雖于帥貳令
於一邑雅綸之業豈淹州縣之劳佇自松
蘭省某方誤膺郡章退惟僥冐之餘諒自吹嘘
之素登㑹稽而觀禹穴雖歳月之不同夢春草而思謝
池顧精神之巳接
梅溪先生後集卷第二十二
[022-21b]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