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于湖集 > 于湖居士文集 13


[013-1a]
于湖居士文集卷之第十三
  文
   原芝
紹興二十四年芝産于 太廟楹當 仁
宗 英宗之室詔羣臣畢觀奉表 文德
殿賀旣二年芝復生其處校書郎張某作
原芝曰非天私我有宋我 祖宗在天篤
丕祐于子孫明告之符於惟欽哉在昔
仁祖登三咸五以天下爲公授我 英祖
以永我基祚於惟欽哉我 聖天子躬濟
[013-1b]
大業旣平旣治上恬下嬉惟大本未立
社稷宗廟之靈亦靡克寜饗有燁兹芝胡
爲乎來天維顯思命不易哉和氣致祥敢
曰不然曷不于他乃廟産旃曷不于他惟
二宗之室曷不于他再歳再岀於惟欽哉
天意則然我 祖宗之意則然於惟欽哉
我二三輔臣以告我 聖天子告我 聖
天子承天之意承 祖宗之意早定大計
惟一無貳紛以貳起辛伯有言惟貳惟一
治忽所原匪弗圖之憂惟貳之懼敢告
[013-2a]
聖天子爲萬世慮蠢爾小子越職罪死弗
罪以思惟二三輔臣以思以謀告 聖天
子言有一得以禆吾國萬死奚恤渠敢愛
死而畏越厥職
  記
   遊無窮齋記
人之心思無不至也一息之頃北可以燕
南可以越夫物之善遊莫心若也方在越
也則目之所營足之所履越之山川城郭
也而燕不與焉及其至於燕也猶在越也
[013-2b]
夫一息之頃也一心之思也而燕越不能
以相通何也思爲之礙也故一物入於思
一物爲之礙一事入於思一事爲之礙吾
雖欲遊而事與物者留之其能無所不通
而無所不至也哉子張子謂子郭子曰子
好游乎子必無思而後可以游於無窮雖
然無思者聖人之學也而吾與子何足以
知之嘗試與子取其似者而言之子甞寐
而無夢矣乎寐而無夢非無思也神潜而
心不用也方是之時可喜可怒可哀可樂
[013-3a]
者紛於吾前而吾心不知焉則亦近於聖
人之寐而無思也巳夫昔之遊不遂者以
吾之思累之今吾嗒然自放於一榻之上
子欲求吾心之所在了不可得其遊燕耶
越耶其在天地之間耶其岀天入神而與
化終始耶子固不能知之而吾亦安能知
之豈獨吾不知之雖有聖人亦安能知之
故名吾寢齋曰游無窮於子何如郭子曰
信斯言也則子所不能自同於聖人者直
在於寤寐之間豈其然耶張子曰然吾方
[013-3b]
欲就睡須子他日來爲子言之紹興戊寅
三月記
   宣州修城記
宣爲城西南負山東北踞溪流幅貟三千
四百歩建炎中侍御史直龍圖閣㑹稽李
公甞守以支潰卒圍閱月引去公益治城
具器用嚴爲之備當是時江淮之間靡焉
騷動惟宣以城堅好故不兵宣之人德
李公尸而祝之蓋距今辛巳餘三十年矣
而定陶任公亦以御史直龍圖閣繼李之
[013-4a]
績惟定陶公德成而行尊實大而聲宏剛
方以立朝豈弟以牧民民聽旣孚吏虔弗
媮教條一施事訖于理乃視城壘東傾西
决乃閱戎器剥折蠹敗公聳然懼曰吾惟
守土不此之務吾失職矣即日出令裒材
揆功易圯以堅増庳爲崇尺積寸㑹役有
成數檄召下縣使以徒集程督有制犒賜
有時無偏徭無墮工一月而栽再月而畢
干雉雲矗百樓山峙屹嶪岋峨若化而岀
池隍険幽門闥回阻誰何周嚴至者神沮
[013-4b]
凡城所須無一不給旣又冶金伐石刓革
揉木殺傅羽濡筋削角練工之良大治
兵械戈劒弓矢兠㦸幟視諸故府乃易
乃飭枚計其凡四十萬有竒人士女四
方賔客駭嘆其成天造設冬十月虜驅
絶淮翦我合肥蹂我歷陽流柹投鞭規濟
天塹並江列城焦然以憂公旦起聞諜色
不爲動徐召賔佐分𢌿其職某調某卒某
賦某甲某守某險米鹽薪芻鐵炭布帛𤨏
細之物毛舉其目嚴以待命増斥堠申火
[013-5a]
禁察姦宄詰逋逃吏持筆牘畢受成畫號
令明壹奔走就事邑居之豪率其僮客什
伍相聮以藝自逹受粟取傭豐殺以宜旬
日得戰士五千嚴兵登陴部分整暇驛聞
諸朝恩給臺仗朝莫閱習導以醲賞四鄰
繹騷羽書交馳吏駭人揺滋不奠居而吾
宣城晏起早眠在都在鄙弗震弗驚邊之
遷民係路來歸振廪授地罔不得所十有
一月首亮就斃闔府文武撰日解嚴父兄
子弟惟公之勤歡喜踊躍願肖公象置祠
[013-5b]
宇如所以事李公者公持不可民不公之
謀亟營屋市中公命撤之人曰公德著
聞天子且奪公歸之朝盍乞諸天子而留
公則數百千人相與扶携走闕下拜䟽願
借公十年公又遣縣吏禁止民從間道疾
馳卒上䟽乃巳或謂某子之居是也宜
知之矣今吾父兄子弟將列公之事刻之
金石使子孫不忘公文非子誰冝爲某謹
應之曰不敢辭也雖然此公之細也使公
自是進而居可爲之地一衆心以爲城尊
[013-6a]
主威隆國𫝑以保鄣天下此公之志也而
見於宣城者公之細也曽何足云勞苦父
兄幸教某某不敢辭願因父兄之言書顚
末以詔來今明年三月日歷陽張某

   樂齋記
趙再可於癸未之秋往主濠之鍾離簿事
過别予於呉門時虜方聚兵汴宋居江之
北者蓋皆徙而南再可獨驅車以北與再
可戚而愛之者交諫止之再可然無難
[013-6b]
色謂予曰吾聞濠自更辛巳之兵府寺蕩
焉而吾簿之於職又廢而復存者今吾往
寓直之無所將營一椽之屋以庇風雨而
將名之孰可謀之子予名之曰樂齋夫濠
上之樂孰知之使吾於濠官守得其職固
樂不幸而不得其職而不害其爲趙再可
者再可亦樂也又不幸而虜入塞再可與
民以心爲城擇險而守再可之志如此再
可亦樂又重不幸再可力不支而見得於
虜再可以得死所爲幸再可彌樂夫無往
[013-7a]
而再可莫不有以自樂再可兹行其策得
矣彼紆朱懷金駕髙車從卒史號稱大官
平時冒爵位取冨貴一旦赤白囊至股慄
心悸謀自竄之不暇聞再可之樂可愧死
矣八月二十六日張某記
   宣州新建御書閣記
臣前年客宛陵間出城東門望喬林中有
屋餘百楹問知其爲學宫也即其後有出
於衆屋之上欹傾支拄若樓觀云者御書
閣也私念宣大郡民業於儒十五守多貴
[013-7b]
卿名人惟聖人之經天子所書於此乎藏
之弗稱顧是非政之闕耶今年秋臣自
撫來呉舟行過江上解后宣之士大夫則
巳雄詫其郷之所謂御書閣者謂江而南
環數十州莫吾州之閣麗且壯而吾經
營之功民蓋不之知焉臣心竊喜快謂前
日方嘆其陋而今果有新之者恨未得
一至其下也冬十一月宣之守集英殿修
撰臣許尹以書謂臣使記其成臣頓首不
辭竊惟我 祖宗以聖繼聖所以出治一
[013-8a]
於道德仁義之實雖未甞求工翰墨而英
華之發越精神之運動心手相忘道蓺一
貫得於自然超冠古昔臣在秘閣甞竊窺
累朝雲漢之章蓋以 太祖皇帝艱難草
昧日不暇給之際重之劫火散亡之餘其
書之存猶數十百卷自 太宗至于 徽
祖所藏益多然後知聖人所以遺其子孫
謂雖極天下之貴而退朝燕息從容娯樂
者獨在於是狗馬聲色技巧之奉不皇及
也我 太上皇帝天縱聖學遹追先猷身
[013-8b]
濟多虞同於創業萬機餘力一寓之書六
經諸子史官之所記冩之琬琰頒於天下
者無慮數千萬字特書宻賚登牀所取散
於羣臣之家者不與焉於乎可謂盛矣
主上冨於春秋稽古重華心畫之妙其則
不逺臣知宣城之閣不足以盡藏所賜繼
是又將闢而増之也昔者尹甞爲工部侍
郎以耆儒 上眷知上之德意志慮
其來宣城百廢具舉農勸于耕士興于學
廪有積粟帑有餘布旣新是閣甿俗呼舞
[013-9a]
整整愉愉用綏和蓋相其役者宣城知
縣臣李端彦而教授於其學者臣豐至
   風月堂記
風月堂旣成張安國過之季髙使記其歳
月夫士逹而爲宰相窮而爲農夫足夫已
而遺其外樂一也坐廟堂進退百吏時雨
暘穫蓺五榖以彼較此孰憂孰適季髙天
下士獨從其適而遺其憂豈理然哉堂雖
成予恐風月不能淹季髙於此也予懵
甚理亂不知黜陟不聞飢而食渴而飲借
[013-9b]
公兹堂或可遺老
   太平州學記
學古也廟于學以祀孔子後世之制也閣
于學以藏天子之書古今之通義臣子之
恭也當塗於江淮爲名郡有學也無誦
之所有廟也無薦享之地有天子之書坎
而寘之屋壁甲申秋直秘閣王侯秬來領
太守事於是方有水灾盡壞堤防民不粒
食及冬則有邊事當塗兵之衝上下震揺
侯下車救灾之政備敵之略皆有次叙飢
[013-10a]
者飽壤者築赤白囊晝夜至侯一以靜塡
之明年春和議成改元乾道將釋奠于學
侯語敎授沈瀛曰學如是今吾州内外之
事略定孰先於此者命其蔣暉吕濵中
撤而新之先是郡將欲樓居材旣具侯命
取以爲閣闢其門而重之凡學之所冝有
無一不備客有過而嘆曰賢之不可巳也
如是夫今之當塗昔之當塗也來爲守者
孰不知學之冝葺而獨忘之者豈眞忘之
哉力不瞻耳始王侯之來民嘗以水爲憂
[013-10b]
巳又以兵爲憂王侯易民之憂納之安樂
之地以其餘力大新兹學役不及民頥指
而辦賢之不可巳也如是夫客於是又有
歎也堯舜禹湯文武之天下傳之至今天
地之位日月之明江河之流萬世無敝者
也時治時亂時強時弱豈有他哉人而巳
耳財用之不給甲兵之不強人才之不多
寜眞不可爲耶詩曰無競維人謂予不信
請視新學夏四月旣望歷陽張某記
   隱靜修造記
[013-11a]
平時江東法席之盛建康曰鐘山當塗曰
隱靜宛陵曰敬亭敬亭黃蘖之所居而鐘
山隱靜則又誌公杯渡託化之地山川形
𫝑略相甲乙建炎之兵敬亭獨存鐘山隱
靜則瓦礫之也自余往來建康住鐘山
者旣更十餘輩未甞不欲建立而卒不能
有所就數年來僅能復有佛殿矣問其事
力悉岀於道人楊善才者寺之僧無與也
惟隱靜介居繁昌南陵之間地瘠民竆而
無大檀施山又深阻尋幽好竒之士不至
[013-11b]
妙義禪師道恭紹興甲子自大梅來披荆
輦糞穢由尺椽片瓦之積至於爲屋數
百千楹圡木之工金碧之麗通都大邑未
有也蓋妙義住此山於今二十有二年以
歳月之乆願力之堅規模之宏逺心計之
精明始於至難積而至於易營於所無積
而至於有以能圎滿此大事因縁歷年雖
多一彈指之頃也爲屋雖多一把茅之易
也夫以鐘山距建康十里而近冨商六賈
之所走集金帛之施無虚日舊觀之還其
[013-12a]
此隱靜望鐘山不敢十一而所以莊
嚴成就乃百過之余甞求其故矣妙義之
道業足以致此而其大端亦以乆故也此
佛事也非乆不濟而今之爲郡縣者視所
居官如傳舎朝而不謀其夕欲民之化也
政之成也難哉年月日張某記
[013-12b]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十三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