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雞肋集 >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 65


[065-1a]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目錄
 第六十五卷
  墓誌銘
   晁夫人墓誌銘
   穆氏墓誌銘
   進士李公裕墓誌銘
   通直郎權通判環州錢君墓誌銘
   朝奉大夫常君墓誌銘
   通直郎充徳清軍使兼知澶州清豐縣事
[065-1b]


    魏君墓誌銘
   四㑹縣尉劉君墓誌銘
   奉議郎高君墓誌銘
   右朝議大夫梁公墓誌銘
   知涉縣閻君墓誌銘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目錄
[065-2a]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卷第六十五
 墓誌銘
  晁夫人墓誌銘
前達州司理叅軍葉君助將葬其夫人晁氏于蘇
州吳縣之靈巖鄉寳華山北元祐八年某月甲子
吉以書屬夫人之弟補之為銘補之泣曰姊為女
與婦以徳稱以我銘姊懼不信以人銘姊懼不知
雖然為可信者而已乃序之曰夫人世家開封後
徙鉅野尚書刑部郎中贈特進吏部尚書諱某之
[065-2b]
曽孫尚書庫部員外郎諱某之孫而先君之弟二
女也先君諱某祕書省著作佐郎系出于周景
王之子朝朝之字或爲朝死葬南陽西鄂縣故
西鄂之氏皆自謂子朝後事見裴駰史記而漢
御史大夫錯以忠見殺其後因不顯葢千有一百
餘年至宋而後文元公文莊公父子復以文學政
事位朝廷氏始大宗黨至數百人而夫人端豐
婉慝自少不妄語言作止有常度而中洞徹事至
能辦先君曰是女姿靜甚名之曰靜姊若妹則皆
[065-3a]
以靜字之族人喜咸曰嫁靜必衆為議對也而司
理君吳名家子舉進士知名乃㱕之時年十有九
矣葉大族有家法而夫人沈詳莊儉宜其家雞鳴
而起治其婦事無違處其長少親疏間恩稱而禮
得竭其力以助孤而分不足退而享其薄以為
安司理君豪邁不茍合數舉有司見抑有不遇歎
夫人輒酌酒飲之陳義甚高則矍然起曰能如是
乎吾可不愧故竆居十年終不以不合於有司變
其業以求合夫人助之也元豐四年從其舅大夫
[065-3b]
君提舉兩浙常平倉事八月二十六日暴得疾以
卒年三十男曰蘊舉進士好文自立曰蘩卒女長
適左奉議郎通判達州事李騊次卒次幼銘曰
葉宗有祉姊不逢其祉姊賢若是我言不可悔以
昌其子
  穆氏墓誌銘
故丹陽進士吳君諱磐之夫人穆氏其先洛陽人
後徙廣陵曽祖諱彦璋以閤門祗候採訪兩浙有
能聲祖諱琪為鄆州觀察推官父諱之武舉進士
[065-4a]
皆有學行而夫人少莊靚惠和年二十有一㱕于
吳君二十有八而吳君没服喪以禮綱紀其家事
甚飾顧其子敏修始六嵗矣藐然弔影或勉以再
行夫人輒泣曰自吾父沒吾母惟我一女子尚能
老今置是兒何地且吾用為吾母女自爾屛不與
婣黨接日夜誦佛書躳箴縷以杜外事而吳氏尚
饒於資敏修之諸父求異籍夫人愀然不能止既
教敏修惟諸父所與乃取鄉人異之間覽書傳至
隂陽數術無不摠益訓敏修于學敏修遂以好文
[065-4b]


修潔稱四方之游士豪傑至者必見焉夫人常躬
視食飲舍館以厚其子使與客處切磋成名於是
鄉人亦以夫人為賢其母丁氏寡且老猶寓廣陵
夫人懐思不忘因歎曰生女不生男㫺人以為恨
顧我與子處足自為矣廼迎丁氏舍吳氏㫖甘定
省無違迄十有一年恭謹如一而丁氏以夀終又
禮葬廣陵而夫人號慕成疾嵗餘亦不起紹聖二
年四月甲子也享年若干敏修以其十二月甲子
葬于丹徒縣崇徳鄉官唐之原從其夫之兆屬補
[065-5a]
之銘敏修字彦達舊相與游後補之佐淮南㑹翰
林沈公存中來與彦達俱益熟其為人彦達學問
不茍徇世好為文詞甚工與人交終始不失義知
夫人之後方興也孫六人男曰某曰某女曰某曰
某皆茂慧銘曰
穆之無子有女如有子養葬祭以禮穆氏播其
美其嬪于吳氏吳氏復無祉亦不失義以訓子
于理吳氏且復起嗚呼賢矣
  進士李公裕墓誌銘
[065-5b]


進士李君公裕字好問濟州金鄉人尚書工部郎
中直史館定之孫而奉議郎通判潞州事衆之子
也幼自立事親孝學問文詞蚤成其意以為富貴
功名可以力挽取非命也再舉禮部不中退而發
憤益治其業竆日夜不懈家事無鄙辱必身任之
曰不以累吾親其自勤苦如此其諄諄以教諸弟
不以人言間亦如此已而得疾歐血幾危者數矣
其妻晁氏先君之弟六女也少淑慎敏於女工吾
母尤鍾念嫁七年年三十生二子而夭無幾何其
[065-6a]
幼子又夭而好問已疾病年三十二亦夭於時吾
妹未祥也其親哭之為三日不食其存兒伶俜慕
不絶聲鄰里過者為墯淚傷心吾母聞之哀甚語
補之曰汝妹不幸其夫又不及禄以夭吾憐其用
力無所就其心可悲也汝為作銘豈惟而甥是慰
尚以紓吾悲補之曰諾既而奉議君書來如吾母
言乃敘好問之志為之詞極其悲使納諸壙中好
問卒以元祐四年七月四日葬以某年某月日地
則其縣之某鄉從其祖史館君之兆也銘曰
[065-6b]


此邦之砠兮雲氣族而慿天此邦之濋兮瀦為野
之瀾謂此邦之人兮胡不變化而嬗㓜里兒兮長
邑士生于此兮死于此羽成而飛兮忽墯地其不
舉無婦以哭夫兮况欲卹而子四方莫可告語兮
非而親戚孰憐爾騏驥也而不以紲絺繡也襞而
幽之室視其藏不為碧兮為楸柏之實霜萃兮木
萎春風至兮豈無時謂人徃兮無返期我不敢慟
兮畏而子聞之
  通直郎權通判環州事錢君墓誌銘
[065-7a]
錢氏臨安人自武肅王鏐有吳越至㱕本朝其子
孫仕宦常數十百人有諱禹卿字仲謨者天下兵
馬大元帥尚書令兼中書令秦國忠懿王諱俶之
曽孫保靜軍節度觀察畱後贈太尉宣惠公諱惟
濟之孫而中大夫諱暌之子也以父任爲太廟齋
郎調雲安尉徙令繁昌以行法不擾改大理丞擢
通判霸州遷通直郎年五十元豐五年三月丁酉
卒夫人仁和縣君楊氏悲哀無幾何亦卒二子誴
詡女嫁進士石仲堅元祐二年十二月庚寅葬應
[065-7b]


天府楚丘縣固胡村之原以楊夫人祔其弟山南
東道節度推官唐卿來曰吾母君之從祖姑而吾
兄君所知也願以數言藏其墓補之曰諾君舉進
士博達彊力所居官可道在霸州有告㩁場火者
衆相傳虜至守陴警備君曰何至是遣捕之果小
偷也在環州屬靈武用兵守辟君提舉糧草虜縱
抄輸者不繼而君崎嶇獨全霸環西北要害郡朝
廷方以此觀君而用之而君死矣補之既悲君不
遇而誌之且申其事以爲銘曰
[065-8a]
杭錢姓武肅顯遭亂離匿負販鑑山石衮龍儼奮
八都五王逺世阻江不絶獻宋龍興致其版愛生
人流斯善將及相卿士衍自忠懿胙秦墟子保靜
有旐旟粤其孫中大夫世不乏發仲謨令繁昌發
跡初佐兩邦政有譽火邉市人驚郛饋靈武行者
瘏克揜捕莫告劬秩通直五十殂夫人楊殞戚吁
子誴詡儒冠裾女一人石氏夫嵗丁卯月極涂十
二日㱕其居何以識原固胡
  朝奉大夫常君墓誌銘
[065-8b]
元祐元年冬補之守齊太學生商河常瓌以書來
曰瓌宜見未有間也今瓌舉首則見歴山行則一
日至齊矣其引物連類慨然想見前古之英而悼
今世之不及者補之異焉復書曰足下學問非黄
而澤以欺暗獲售者比也幸教之甚厚㑹明年春
補之去瓌不果來又七年補之還朝瓌復自商河
以書來曰先大夫没無以銘敢累子補之曰禮知
生而不知死弔而不傷知死而不知生傷而不弔
今我非大夫舊不可謂知然吾有與人游三十而
[065-9a]
莫我知吾亦莫之知也而大夫官有聞其子信我
於未見我亦未見而信之不可謂不知也銘其可
辭常姬姓河内人君諱諤臣字彦輔其系葢出於
唐相國衮五代之亂猶仕不絶有撿挍職方員外
郎徳方者始東徙棣州今爲商河人曽祖諱峻安
丘縣主簿贈太子中允祖諱仲容不仕諱億乾
寧縣令贈左朝議大夫而妣桃源縣太君劉氏也
君幼警悟不羣十二嵗失怙恃已能自發憤晝服
事兄所不懈夜則取室中書讀之至音句無所從
[065-9b]
質稍長始能自是正遂通書禮左氏春秋及出入
他書傳甚博嘉祐中朝廷厭詩賦之弊詔置明經
科視進士君一上中高等授試挍書郎朝城縣尉
凡府遣其挍督尉事尉皆禮荅至君不然乃故慢
君君杖遣之守竒其能不罪也民劉旻訴盜殺兄
令以狀屬君君疑焉問旻安在曰去矣亟追還之
嚬蹙曰爾賊而兄何盜也旻驚立伏曰不親殺實
使牧者白現殺之君曰其然即自往捕而白現已
叩頭馬前矣曰何敢逃鞫治伏辜或告井中有死
[065-10a]
婦人出屍驗之民聚觀籍籍莫知誰何一人持籋
立衆後君熟視之色動遽語吏収持籋者其人惶
懼自露嘗為其家兒剃髮因誘婦人取貲而殺之
衆皆大驚再調汝隂縣主簿用舉者充國子書庫
官又權主簿自朝廷新學挍有司喜事果於行法
有不可君輒持之後起大獄其不及者皆君之持
而不果者也改光禄丞知蓨縣事民至終年不見
吏過門至當輸租若錢揭而書之縣門皆如期至
吏既無所取民民自謂今但輸常嵗半也有爭田
[065-10b]


者君閲其訴不問忽囘語一吏曰若得何等饋乃
教為此吏叩頭不能匿人亦莫測其故蓨古邑城
門塹㴱夏潦溺人君董夫河上㱕以其羨工塞塹
為大道再宿而成民大便之嵗旱里婦産魃譌云
龍母官迎致舍謹祠之當雨吏白宜如故事君不
聽取婦繫庭下責以妖狀曰魃能神三日不雨杖
而母㑹即日雨嵗亦大稔監堋口鎮時天下初行
市易吏或禁民私賣買君獨謹大貨薪蘇魚鳥聽
民賈息入亦羨又嵗課茶息數萬緡前此文書多
[065-11a]
𦱤不得休君從容至午則閉局去放意山水以為
常而課亦登堋口瀕江嵗㬥漲壊民廬君募工為
石岸三里居民以安通判成都府成都去京師逺
守貴官體大吏相習不知有監司至叅佐取充位
事無復可否君奉法不撓革其因循威甚行通判
登州前守尚氣喜事君數裁抑之事以適平後守
一切委事於君君謝不能而隂贊之政亦不弛知
均州事均僻佐守喜以無事自處弊日積君首按
流吏一人有大吏喬老舞文罪莫得畏君明摧斂
[065-11b]
不敢踵故然竟不自安一日丐去為浮屠州大稱
治徙徳州又知博州博有河患荐飢君勞來甚恩
囹圄數空方議決積水繕城壁為長利無幾何卒
元符三年秋八月癸亥也年六十有五自光禄丞
易宣義郎七遷為朝奉大夫勳騎都尉服五品娶
李氏封金堂縣君男珏瓛珫璹前卒瓌仲琥季也
瓌再應得任子恩以與琥及弟之子希閔今皆郊
社齋郎女㱕左侍禁俞渙瓌等卜以建中靖國元
年秋九月庚申葬君于商河縣龍興鄉之原以金
[065-12a]
堂祔君爲人剛潔樂善嫉惡出於天性然其㱕忠
厚嘗讀尚書張乖崖公談録抵巻曰是皆吾所力
能者吾不用耳遇人貴賤殊絶無低昂親疎意然
未嘗一言求於人元祐中丞相劉公摯左丞梁公
燾皆嘗遣人致君且用之君聞命輒避去後哲宗
召對便殿曰卿何從識許將黄履君方知爲二公
所薦也徐進曰臣老不足爲陛下用矣因罷去其
爲詩頌書記銘序一百三十篇好佛學晩益幻視
世間爲文字如其説千言立成無畱礙其亾不亂
[065-12b]
有舍利出柩上下光明異甚然嘗聞之佛但以無
心通達一切法其神變末也其言曰若作聖解則
受羣邪為夫莫知而議者故略云銘曰
天下蚩蚩皆以事為師事求有功則以智出竒中
民榮之去其本絶馳反而觀内夫世安足為捨所
為事以學道必至寸功不施而無名之累一朝之
息可以宅萬世是故徳人以所過為蜕猗歟大夫
庶其是
  通直郎充徳清軍使兼知澶州清豐縣事魏
[065-13a]
  君墓誌銘
余頃爲澶州司户叅軍以事至徳清過軍使魏君
相與語甚歡飲輒醉不能起方午吏抱牘趍廡閉
户去庭中虚無人風至葉翻然墮有鳥集其庭旁
睨其几案文字秩秩私太息以爲能後予教授北
京國子監去徳清不逺書數至余知其於余厚也
居無何君感疾卒其孤㴱狀君之行事來告曰將
葬無以銘爲之出涕敘其語㱕之君諱通字擇之
族魏氏世家平原曽祖象祖超可法皆不仕君
[065-13b]


生五嵗能誦書日數千言十四嵗以尚書中第為
夀州夀春滄州清池石州離石尉廣安軍恩州判
官擢大理丞知武强縣遷太子中舍充徳清軍使
兼知清豐縣改通直郎葢初以階易官也其佐夀
春能察盜盜不敢肆得盜當賞不自列人以為廉
其在廣安門卒殺犯關者或當之死獨爭宜不死
比聞于朝果不死人以為平於清池離石如夀春
於恩州如廣安而滋有聲嘗忤使者意使者督過
之君不屈廼更知君人以為直其在武强徳清號
[065-14a]
難治獨從容不廹其治長於發姦而愛平民故民
樂之當路者以為才數言於上且顯矣而君卒元
豐五年十二月二日也享年五十有二其為人短
小鳶肩面黧黑目視有光睂間骨隠起異於人喜
賓客稍有則以買田賙族人娶劉氏平原縣君七
男子泳洙㴱泗蚤卒㴱以君卒之明年八月壬申
葬于安徳縣擊壌鄉之原銘曰
十五入官五十而死能乎如彼施如此墓門有石
尉其子
[065-14b]
  四㑹縣尉劉君墓誌銘
君劉氏諱師愈字道甫其先保塞人後徙雍丘曽
祖諱審竒太祖創業之初嘗倚以事奏為氾水關
令未及用而卒贈右千牛衛大將軍祖諱文質内
園使連州刺史佐曹瑋有邉功諱渭尚書比部
員外郎妣趙氏天水縣君而金華縣君晁氏繼母
也君幼爽悟翰林學士李淑稱愛之嘗舉進士不
中用伯父尚書毅公渙恩補試將作監主簿初調
某縣尉民劉豬兒凶悍數犯法以氣葢其里人君
[065-15a]
攝邑事召豬兒數以罪杖之戒曰復見我不汝容
于里豬兒卒改行為良民再調醴陵縣尉民嘗亾
牛訴于君君曰汝何以識牛民曰以門鑰烙其角
君曰吾知之矣第去勿復語無幾何捕殺牛者烙
處信是衆皆服又調増城縣尉民葉氏兄弟出販
兄獨㱕而弟為人殺賊不得君疑之召語其弟妻
曰汝夫於家宜有負妻曰夫何負顧家饒財且伯
氏出時㩦鍤往何用也君黙然遽索兄屋間得其
鍤血猶在卒致之於法又調廣州右司理叅軍經
[065-15b]
略使與轉運使爭私忿數牽制州獄君務平反兩
人者亦不能害後廣州竟起制獄帥與使者皆得
罪官吏相連逮譴去而君獨不與復調四㑹縣尉
兼主簿民妖言有神曰何廵撿能禍福人所至輒
具幡葢威儀迎導之或為出錢米委積君遇于路
捕主者送縣取其仗焚之妖乃息君官于南乆晁
夫人在北未嘗亾思忽慨然語曰吾家世如是而
吾老不遇侶蟲虵於此不得從母夫人養吾愧焉
無幾何以疾卒夀五十六娶錢氏三子長寂業進
[065-16a]
士餘二人夭女六人皆夭晁夫人聞而傷之㑹寂
自端州以書抵夫人求補之爲銘將以某年某月
某日葬於某州某縣之原夫人於補之爲王姑義
不得辭銘曰
家朔漠兮以武名死一尉兮海之濱謂我非南人
兮兒夷聲若魂氣則無不之也從先人
  奉議郎高君墓誌銘
君高氏諱元常字復明其先齊太公之後食采於
高其出渤海漁陽遼東河南廣陵者爲望姓而君
[065-16b]


世家符離符離葢廣陵高也曽祖諱士宗尚書屯
田員外郎贈禮部尚書祖諱覿給事中集賢院學
士贈金紫光禄大夫諱秉右朝議大夫朝議前
夫人晁氏真寧縣君後夫人薛氏仙居縣君而君
真寧出也給事公以進士通貴而符離之高始大
君幼開敏用給事恩為試將作監主簿十嵗能自
力於學嘗病嬉戲廢業至維其帶於座食至乃起
方時外家晁文莊公隆盛篤愛無不至然幼而不
驕君年十四遭母夫人喪哀戚有加初調滑州司
[065-17a]
户用舉者改京兆府司理監滄州都作院守李復
圭豪舉役視其屬獨以詩知君遂見客游樂必與
俱徙嘉興丞嘉興劇縣令不任事則求持檄出旁
郡訟牒如山君暫領其事一朝剖遣立盡先是佃
户靳輸主租訟此多君揭而書之曰田人田嗇
其入杖且奪田民競往償訟於是衰華亭户欺詐
田已穫而撥其荄引水没之嵗比訴菑吏不能察
除租多上又譴之至君行田為十等號叅相驗欺
者輒得民不能欺守吳安世黷貨私諉令市竹君
[065-17b]
語令毋受令阿安世飲其欲安世後繫獄令欲告
之君曰前戒君毋受而告之可愧今狼狽卒自露
遷忠武節度推官知泰州録事轉運使陳倩與監
如皋酒侍禁方曖者仇也入境即以疑似逮務胥
屬君訊鞫必欲造曖事莫脱者君明曖無它倩怒
欲劾君不能也改宣徳郎知郪縣事以親老不行
求監呂梁鎮酒娛意文史轉運使侯利建見而歎
曰君非居此者也轉通直郎知山陽縣事縣當江
淮道吏窘將迎隳事而君優游辦治過者亦皆滿
[065-18a]
意旦坐堂民肩摩入常前其座迫庭呼民一二開
喻或戒敇俄頃皆去民各自以為得盡邑子李南
夫與其兄鬩兄告欲害已然但犯之也君曰南夫
誠可論使人曰弟縁爾訴得刑爾亦辱矣其兄感
悟丐不問因為薄罰而南夫後亦自悔人有以過
笞其子婦婦雉經死者其兄訴殺之驗者三輩未
白守彊君往君即呼畫史自隨人殊不能知至則
語史圖俯仰左右四人狀其傷無遺皆非所以死
者訟乃已支家渠可通以漕鹽轉運使黄隠初獻
[065-18b]
言濬之隠愛公家費欲姑調楚海及高郵九縣夫
且促其期君曰凡土工人日竭力為方且㴱丈不
可加也頃龜山為渠六十里調十七縣夫而足今
以里計支家如龜山且塗泥甚起夫少則為日長
是重費也衆然其言㑹隠去呂溫卿為使因求民
私出錢募夫事欲害隠屢語君君不應溫卿怒欲
幷中之已而代去不獲竟在山陽三年獄為七空
轉奉議郎服五品勳武騎尉又差監泗州糧科院
復以親疾不行元符二年三月庚辰卒于家享年
[065-19a]
五十八夫人向氏繼掌氏皆名族女淑慎男渾洞
澈湍汭皆舉進士彊學女長適進士張知剛次未
行君為人和厚潔廉好書不倦為文尚理然所得
多用以為詩至其精於吏道有人不能及者性孝
謹侍朝議藥經時不解衣既喪過毁因得疾不起
可哀也已渾等即其年六月癸巳葬君於宿州之
蘄縣蘄城鄉世墓之次以二夫人祔而湍狀君之
行事來曰吾子我君外黨知我君盡敢乞銘銘曰
童子而厲已壯所就如此使白首可知巳一官而
[065-19b]


盡巳居所施如此使為大可知巳抑雲者為雨或
族而不雨風實引去抑復明所遇吾不知其故豈
非命耶
  右朝議大夫梁公墓誌銘
紹聖二年西鄙進築諸城而潼關控陜衝難守臣
詔曰右朝議大夫梁彦通可廼以公知華州事屬
嵗不登米㪷錢五百公至括廩粟得數十萬斛平
賈踰半開門坐府躬視糴糴者踵入老幼癃寡皆
得食所活以萬計民頌其惠事聞朝廷詔使者閲
[065-20a]
實使者奏如民言即召對將顯用而疾不果對廼
以知兗州事無幾何卒其孤以補之家世舊來請
銘廼序之曰公梁氏諱彦通字貫之鄆州須城人
天平軍節度判官諱文度贈太師中書令兼尚書
令魏國公曽祖考也妣某氏韓國太夫人翰林學
士諱顥贈太師中書令兼尚書令周國公祖考也
妣閻氏唐國太夫人中書門下平章事諱適贈太
師開府儀同三司陳國公諡莊肅考也妣任氏越
國太夫人自翰
[065-20b]


士皆第一而莊肅公相仁宗稱忠厚梁氏閥閲冠
于山東而公幼警異無綺紈好力學博古尤長於
毛鄭詩從丞相䕃為祕書省正字遷太常寺太祝
嘗舉進士五不中益自勵將舉方正㑹罷制策猶
慨然以墜其世科為恨丞相經畧秦州奏書寫機
宜文字逮帥雍帥幷皆奏以自隨遷大理評事光
禄寺丞在太原時中人蘇安靜為鈐轄不法頗隂
厚公公察而疏之㑹丞相徙三城而使者發安靜
事尚疑公與交通求索無秋毫廼更知公丞相當
[065-21a]
國公每入侍未嘗以一言干朝廷事間有所論奏
以屬公亦絶口不言謹敬無過丞相甚器之自大
理寺丞遷太子右贊善大夫又遷殿中丞皆以英
宗神宗登極恩序進服五品勳上騎都尉矣丞相
㱕印紱臥汶復丐公簽書天平軍節度判官遷國
子博士丞相薨執喪盡禮既除不忍去墳墓守邵
公亢憐之再辟知須城縣事移簽書昭徳軍節度
判官民吳氏異籍乆忽詣府言求兄弟復同居守
郭公逵難之公曰民而知義可旌已廼如其請吳
[065-21b]
氏畫其像祠之涉縣胥犯法應徒而以自首當減
從杖州僚希使者㫖議不減守亦疑焉公獨爭甚
力竟以減論人服其公遷尚書虞部員外郎通判
澶州事詔塞曹村決河聚兵夫十萬務日百出就
委公剸決河上分郡事什七遷比部員外郎初澶
魏定置三倉廣糴備邉至是朝廷又委公計置力
為多丁越國憂哀毁垂絶族人索棺食具意公從
丞相乆多珠玉發笥蕭然人服其清還朝改朝散
郎熙河用師吏相繼以不才免選通判永興軍事
[065-22a]
始至大軍已趨靈武諸郡皆督夫負糧從軍且受
數矣使者隂諭指夫増負若干人莫敢言公獨曰
計已受數恐不滿又重之是必壯者逃弱者踣即
詣中軍言之初猶不從爭乆廼定夫賴以還者衆
鄜州支使石蒼舒冒取俸給積數千百緡使者屬
公治蒼舒雅為當路信猶簧鼓自辯解使者反疑
焉公不為揺竟坐𧷢去自是益有聲上即位
朝請郎遷朝奉大夫復以才選為神宗山陵專句
司自塞決河督軍饟有功逮此三應賞格各減課
[065-22b]
二朞擢知沂州事遷朝散大夫移知洺州事洺近
漳城下前此泛決壊城死者相藉守以罪去累
年矣而水備仍不修嵗秋霪潦民相恐欲潰去公
出午橋躬飭備諭民姑安堵水至守以身當之敢
惑衆規利者斬既而大漲公登高望水北溢則病
郛郭南激則害田疇公曰當先其急者即開王家
灣走水南陂城用無患遷朝請大夫加上柱國服
三品又移知邢州事河北荐飢詔御史廵撫至洺
州民擁其馬言守不卹民困願得前守活民御史
[065-23a]
問前守為誰曰邢州梁公也御史因遣洺人皆就
食邢見公猶涕泣再拜富人感公義不閉糴粟出
日倍流徙如㱕安撫使及使者交薦其能考課優
等遷右朝議大夫加封保定縣開國男食邑三百
户㑹復行免役法詔使者與州縣議或欲胥徒毋
頒禄公曰是差也且非先朝意衆無以奪卒定令
如元豐時虜使王遵義等入覲公出郊勞遵義意
公不服金帶禮薄公曰國有官儀猶使者著蕃服
不可改也相持踰再宿竟不復見代還上嘉諭在
[065-23b]
華時鄜延修城調七州保甲華在調中衆聳懼公
召諸令以意慰遣且版示衆曰旬浹之役近在邉
隅不與頃嵗入界同也衆乃趨命然政尚嚴以抑
彊扶弱自任所至盜賊為衰在兗時歎曰此先丞
相舊治且桑梓近吾能無恝然意乎為霽威嚴人
益愛之紹聖五年四月十日卒于官舍享年六十
八為人開敏㴱愽喜論議恬澹不妄交遊官居事
無大小必身任之尤以興庠序勸學為先嘗疏新
法十事達于利疚又奏乞設邉備講馬政編役書
[065-24a]
皆詳辯時元豐末年也家居言必稱父母奉身儉
菲無聲妓之好遇宗黨誠且愛推丞相遺恩己子
所當得者以與不當及之孤著令大臣後禁毋折
賣居第墓田因刻石以警族人教諸子必以學問
發身諸子皆有立而子是遂登進士科晩尤薄於
進取名其莊曰平野名其園曰佚老時往來其間
數懇求謝事命未下而没有平野雜編二十巻藏
于家娶張氏清河縣君繼張氏福清縣君男子誨
宣義郎子恕宣徳郎子是曹州司户叅軍女長適
[065-24b]


董正封承議郎次適鞏燾濠州定逺縣令次適王
蕘瀛州防禦推官孫曰祇祖郊社齋郎曰行祖偱
祖幾祖未仕諸孤以其年七月己酉葬公于須城
縣登庸鄉執政里從丞相之兆銘曰
梁世有人翰林始興發其徳幽以基九層顯允莊
肅乃暨乃成相我仁祖有丙魏聲何以似之保定
開國又何大之匪車馬飾彼徳而微則大小此
用而微不瑕有耀相爾嗣矣士有造矣自我率祖
維其瓞矣有陂者澤其水泱泱有汶斯原如其世
[065-25a]

  瀛州防禦推官閻君墓誌銘
君閻氏諱師孟字醇老濟州鉅野人光禄少卿諱
貽慶之曽孫贈衛尉卿諱詢之孫而尚書比部郎
中諱仲甫之子也母長安縣君賈氏君中元祐九
年進士第調徐州彭城縣主簿即以才稱初攝尉
下邳民有不事作業者其妻與前夫女謀去之妻
與民鬭而女從傍自斃其子以誣民民莫能辨君
疑焉未送縣以舍逆旅而伏吏床下伺之夜中母
[065-25b]


女議誣狀吏遽出持之不逮于獄而事已正衆大
驚彭城號難治君至復攝令事踰月庭訟為衰夏
潦害稼郡檄邑毋多受訴君白不可而受如令民
用不困城西北汴泗匯也嵗苦水菑君疏渠以殺
其怒水至游渠中不肆因以衛城無患民大利之
當塗者益以為才而爭薦焉嵗滿遷瀛州防禦推
官知潞州涉縣事將行以疾卒元符三年七月六
日甲子也享年四十夫人晁氏先君朝散大夫之
弟五女而補之之第三妹也子七人璩琮珌璘瑋
[065-26a]
璹一未名三女幼卜以崇寧三年十一月甲子葬
於鉅野縣黄澗鄉長直村之原璩來求銘君爲人
警敏和裕儀狀秀整贍于文詞初喪比部公與賈
夫人尚幼號泣自傷志欲以學問顯鄉閭所與遊
多知名長者事其兄恪居官臨人事事欲以諸老
先生爲矩範而不苟也故始仕而得譽衆以逺大
望之而君死矣銘曰
裹糧以期萬里志駸駸焉無燕越矣而不千里百
里發軔而止匪志則然曰命止此如黼斯繡爲衣
[065-26b]


西隱集 王忠文集 說學齋稿 林登州集 槎翁詩集 東臯錄 柘軒集 白雲稿 密庵集 蘇平仲文集 胡仲子集 始豐稿 王常宗集 白石山房逸藁 滄螺集 臨安集 尙絅齋集 趙考古文集 劉彥昺集 藍山集 藍澗集 大全集 鳧藻集 眉菴集 靜菴集 鳴盛集 白雲樵唱集 草澤狂歌 半軒集 西菴集 南邨詩集 望雲集 蚓竅集 西郊笑端集 樗菴類藁 耕學齋詩集 何傳集 強齋集 海桑集 畦樂詩集 竹齋集 獨醉亭集 海叟集 榮進集 梁園寓稿 自怡集 斗南老人集 希澹園詩集 鵞湖集 榮陽外史集 繼志齋集 全室外集 中丞集 遜志齋集 貞白遺稿 靜學文集 芻蕘集 巽隱集 易齋集 野古集 峴泉集 唐愚士詩 文毅集 虛舟集 王舍人詩集 泊菴集 毅齋集 頤庵文選 青城山人集 東里集 文敏集 省愆集 忠靖集 金文靖集 抑菴文集 運甓漫稿 梧岡集 古廉文集 曹月川集 敬軒文集 兩谿文集 蘭庭集 古穰集 武功集 倪文僖集 襄毅文集 陳白沙集 類博稿 竹巖集 平橋藁 彭惠安集 方洲集 重編瓊臺藁 謙齋文錄 椒邱文集 石田詩選 東園文集 懷麓堂集 青谿漫稿 康齋集 一峯文集 篁墩文集 楓山集 定山集 未軒文集 醫閭集 翠渠摘稿 家藏集 歸田稿 震澤集 鬱洲遺稿 見素集 古城集 虛齋集 容春堂集 圭峯集 吳文肅摘稿 立齋遺文 熊峯集 西村集 榕村四書說 論語稽求篇 四書賸言 大學證文 四書釋地 四書劄記 鄉黨圖考 四書逸箋 皇佑新樂圖記 樂書 律呂新書 瑟譜 韶舞九成樂補 律呂成書 苑洛志樂 鐘律通考 樂律全書 第一冊 樂律全書 第二冊 御制律呂正義 御制律呂正義後編第一冊 御制律呂正義後編第二冊 御制律呂正義後編第三冊 御制律呂正義後編第四冊 欽定詩經樂譜第一冊 欽定詩經樂譜第二冊 古樂經傳 古樂書 聖諭樂本解說 皇言定聲錄 竟山樂錄 李氏學樂錄 樂律表微 律呂新論 律呂闡微 琴旨 爾雅注疏 爾雅鄭注 絕代語釋別國方言 釋名 廣雅 匡謬正俗 群經音辨 埤雅 爾雅翼 駢雅 字詁 續方言 別雅 急就篇 說文解字 說文繫傳 說文系傳考異 說文解字篆韻譜 重修玉篇 干祿字書 五經文字 九經字樣 汗簡 佩觿 古文四聲韻 類篇 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 復古編 班馬字類 漢隸字源 六書故 字通 龍龕手鑒 六書統 周秦刻石釋音 字鑒 說文字原 漢隸分韻 六書本義 奇字韻 古音駢字 俗書刊誤 字孿 欽定西域同文志 隸辨 篆隸考異 原本廣韻 重修廣韻 集韻 切韻指掌圖 韻補 附釋文互注禮部韻略 增修互注禮部韻略 增修校正押韻釋疑 九經補韻 五音集韻 古今韻會舉要 四聲全形等子 經史正音切韻指南 洪武正韻 古音叢目.古音獵要.古音餘 古音略例 轉注古音略 毛詩古音考 屈宋古音義 御定音韻闡微 欽定同文韻統 欽定叶韻彚輯 欽定音韻述微 音論 詩本音 易音 唐韻正 古音表 韻補正 古今通韻 易韻 孫氏唐韻考 古韻標準 六藝綱目 御制增訂清文鑑 第一冊 御制增訂清文鑑 第二冊 御定滿珠蒙古漢字三合切音清文鑑第一冊 御定滿珠蒙古漢字三合切音清文鑑第二冊 史記 第一冊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