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雞肋集 >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 31


[031-1a]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目錄
 第三十一卷
  記
   新城遊北山記
   睡鄉閣記
   潛齋記
   㱕來子名緍城所居記
   積善堂記
   永感堂記
[031-1b]
   宋故尚書刑部郞中知越州軍州事贈特
    進吏部尚書南安晁公改葬記
   中大夫提舉南京鴻慶宫李公生祠記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目錄
[031-2a]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卷第三十一
 記
  新城遊北山記
去新城之北三十里山漸深草木泉石漸幽初猶
騎行石齒間旁皆大松曲者如葢直者如幢立者
如人卧者如虯松下草間有泉沮洳伏見墯石井
鏘然而鳴松間藤數十尺蜿蜒如大蚖其上有鳥
黒如鴝鵒赤冠長喙俛而啄磔然有聲稍西一峯
髙絶有蹊介然僅可歩繫馬石觜相扶㩦而上篁
[031-2b]


篠仰不見日如四五里乃聞雞聲有僧布袍躡履
來迎與之語而顧如麋鹿不可接頂有屋數十
間曲折依崖壁為欄楯如蝸䑕繚繞乃得出門牖
相值既坐山風颯然而至堂殿鈴鐸皆鳴二三子
相顧而驚不知身之在何境也且𦱤皆宿於時九
月天髙露清山空月明仰視星斗皆光大如適在
人上窗間竹數十竿相摩戞聲切切不已竹間海
棕森然如鬼魅離立突鬢之狀二三子又相顧魄
動而不得寐遲明皆去既還家數日猶恍惚若有
[031-3a]
遇因追記之後不復到然往往想見其事也
  睡鄉閣記
睡鄉之境葢與齊州接而齊州之民無知者其政
甚淳其俗甚均其土平夷廣大無東西南北其人
安恬舒適無疾痛札厲昬然不生七情茫然不交
萬事蕩然不知天地日月不絲不榖佚臥而自足
不舟不車極意而逺游冬而絺夏而纊不知其反
寒暑得而悲失而喜不知其反利害以謂凡其所
自見者皆妄也㫺黄帝聞而樂之閒居齊心服形
[031-3b]
三月弗獲其治疲而睡葢至鄉既寢厭其國之多
事也召二臣而告之凡二十有八年而天下大治
如睡鄉焉降及堯舜無為世以為睡鄉之俗也禹
湯股無胈脛無毛剪爪為牲以救天災不暇與睡
鄉往來武王始克商還周自夜不寢曰吾未定大
業周公夜以繼日坐以待旦為王作禮樂伐鼓叩
鍾雞人號于右則睡鄉之邊徼屢警矣其孫穆王
慕黄帝之事因西方化人而神游焉騰虛空椉雲
霧卒莫覩所謂睡鄉也至孔子時有宰予者亦竒
[031-4a]
其學而游焉不得其塗大迷繆而返戰國秦漢之
君悲秋傷生内竆於長夜之飲外累於攻戰之具
於是睡鄉始丘墟矣而䝉漆國吏莊周者知過之
化為蝴蜨翩翩其間䝉人弗覺也其後山人處士
之慕道者猶往往而至至則囂然樂而亾㱕或以
為之徒云嗟夫余也幼而行勤長而競時卒不能
革豈不迂哉將因斯人之問津也故記之
  潛齋記
潛室之廣無丈其髙如之背陽而面隂違温而趨
[031-4b]


寒髙室雙翼外䕃老木翳其前小竹叢其右朦朧
晻曖光景不曜葢若蟄蟲伏獸之所潛焉而潛之
名所為得也客過予者曰方今主聖臣良政恬俗
康朝有鵷鸞野無豺狼可謂有道之世矣吾子生
二十長六尺出不能提桴鼓以動百萬之師左烏
號之弓右昆吾之劎喑嗚咤叱北収祁連西虜靈
夏入不能陪黄閤之末議聨紫㣲之别班正容端
色以齊肅百吏操握管以號令四海今反幽幽
黙黙逃形逺跡以頑處心以潛名室豈非所謂倒
[031-5a]
道而逆施者邪予瞿然而驚舍然而笑曰有是哉
主聖臣良此吾潛之所爲甘乎分者也政恬俗康
此吾潛之所爲幸乎安也朝有鵷鸞野無豺狼此
吾潛之所爲有殆乎享也而反以是而疑我頑其
亦未之思耶請爲客言潛易曰雷在地中復此天
地之潛也而陽氣巳動乎黃泉矣尺蠖之屈以求
伸也龍蛇之蟄以存身也此蟲獸之潛也而小者
獲信大者獲存矣故不能靜者不能動不能處者
不能出然則奚行之倒而施之逆耶㫺者囘憲潛
[031-5b]
於道故闇然而日彰黄綺潛於聲故黙然而浸揚
潛乎潛將以為不潛者矣客俛而出因記其語於

  㱕來子名緡城所居記
少日讀書不陞孔子之堂自夔咎繇而下若巫咸
傅說則器不逮遭時有用庶㡬學鄭子産晉叔向
之為人尚恐其逺且一國佐不足用天下事君慕
汲黯劉向而媿二子之直且博顧嘗好孫呉頗通
其說用以為䇿悟非己志輒去之獨於文詞喜左
[031-6a]
丘明檀弓莊周屈原司馬遷相如枚椉若唐韓桺
氏古樂府詩人之作時時發於事又拙不工晚得
釋氏外生死說始盡屏舊習皇皇如堂室四達無
所依方寸之地虚矣又不喜晉人初不知道徒窺
其藩謂盡至清言誤世念身於古無一可數讀陶
潛㱕去來詞覺已不似而願師之買田故緡城自
謂㱕來子廬舍登覽游息之地一户一牖皆欲致
㱕去來之意故頗摭陶詞以名之為堂面園之草
木曰松菊松菊猶存也為軒達其屏使虚以來風
[031-6b]


曰舒嘯登東皋以舒嘯也為亭廣其趾使庳以瞰
池曰臨賦臨清流而賦詩也封土為臺架屋其顛
若樓瞰百里曰遐觀穿室其腹若洞深五歩曰流
憩䇿扶老以流憩時矯首而遐觀也為庵抱陽而
圓之以嬉晝倚南窗以寄傲也曰寄傲為庵負隂
而方之以休夜鳥倦飛而知還也曰倦飛顧所居
逺山水非柴桑比門直通道有長坂亘其前數十
里故渠縈之蒲桺蓊然魚鳥之所聚有丘壑意俯
而就其深為亭曰窈窕既窈窕以尋壑也跂而即
[031-7a]
其髙為亭曰﨑嶇亦﨑嶇而經丘也凡因其詞以
名者九既牓而書之日往來其間則若淵明卧起
與俱仰牓而味其詞則如與淵明晤語接躊躇自
得無往而不㱕來矣猶相觀左右意不自足懼失
淵明一語也因喟然太息自幼壯至于白首勤苦
蘄盡探聖賢之藴上則欲觀性而復其初次猶欲
慕古人著之行事晚無一諧乃徒恐迷而㱕又
欲盡屏所習使空無有至為一淵明懼不足何哉
學道者惡夸夸則不近且人才力有分以盡為人
[031-7b]


之所為而求有功則常不足以盡不為人之所為
而要無事則常有餘夫知其無可奈何而安之若
命若淵明其㡬矣又陶之自敘云環堵蕭然不蔽
風日短褐穿結簞瓢屢空晏如也懐得失以此
自終淵明誠於此有餘裕今余居不至環堵衣不
至穿結食不至屢空以若所養為淵明固易而余
遭盛時嘗見識拔汙臺省國恩未報而決然去之
以若所歉為淵明固難一以為淵明易則是余與
淵明倨欲以此自終而予難易椉除一以為淵明
[031-8a]
難則余於淵明得失亦未有辯也或曰淵明亦晉
人抑知道者非耶而顧自以為其葛天氏之民與
奈何曰嘗讀釋氏說譬如動目能揺湛水今余與
子常動不足以觀湛彼淵明湛者類也嘗試與子
去夫膠膠擾擾之蹊而處隂以休影若是者有年
喉喘寜而顛汗止而后相與求淵明於葛天氏之
國洸然見其塗巷乃余與子㫺所嘗歴而去之久
者乃今來㱕而后淵明可侣其知道與否可得而
議也
[031-8b]


  積善堂記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孔子贊易之言也而晁氏得
以名其堂何耶惟宋八世道隆而治洽皇帝以聖
孝既右烈亦以教民孝詔嵗丁亥為大觀元年
因大赦天下民百嵗男子官婦人封仕而父母年
九十官封如民百嵗於是故漳州軍事判官晁公
諱仲康之母夫人黄氏年九十一矣其第四子仲
詢與其兄仲謀喜而議以仲詢走京師狀其事省
中為漳州請漳州雖沒赦令初不異往者於是丞
[031-9a]
相以爲可而上之制曰黃氏藴仁積善享有耄齡
可壽光縣太君其子榮君之錫而慶其親之享斯
榮也以少牢告禰廟且告漳州又告其祖如禰廟
禮又周示其族人鄉黨作堂以奉夫人而名之曰
積善退飮酒相賀爲歌詩以𫾻訓詞以昭夫人之
淑愼以慰其心而介期頤謂補之曰吾君盛德在
書所謂歛時五福用敷錫厥庶民者其賚及我家
爾頃爲春官屬列太史氏此國之昭典盛事家之
餘慶爾職書之補之曰諾禮祝則名君爲神厭也
[031-9b]


父前子名君前臣名為尊厭也自夫人言之皆子
而下若載事法皆名㫺晉欒書實鍼之父鍼為右
書以將越載君鍼曰書退鍼名父不悖禮猶在益
恭之列非車上儛之類請以諭不知者而後書惟
氏自漢大夫以忠探七國之旤本而撥之以安
劉氏劉氏無遺旤享國四百年而大夫不終漢禄
以身膏東市奉祀無聞焉又千有一百餘年而文
元公起家仁義忠信樂善不勌葢具於天爵實兄
弟三人伯刑部侍郎補之髙祖也叔吏部尚書夫
[031-10a]
人舅也皆中和孝弟慈惠而愛人用鍾其慶六世
子孫男女嬪婦至口五百而夫人為子婦今存屬
最尊又獨享是夀禄康寜恱豫氏之積善皆㱕
焉抑晁氏自文莊公秉政勲業在王室逮今六十
餘年而仕益㣲似不可振而夫人之仁善於是獨
報將其子誠孝幹母之蠱神實祐之亦夫人少囏
約晚廼儲此如訓詞㫖葢六世口五百未有及者
雖來者未可知抑鮮矣豈造物者報其人雖如易
語積善必有餘慶而享斯報者亦必如夫人淑慎
[031-10b]
身所自履有以致之耶然晁氏為善者亦多矣或
不享又何也不然吾宗之餘慶久躓且復起將自
夫人啓之夫人既屬尊嵗時集㑹子孫族人螽斯
雁行官學者冠者提者抱者少長咸在而補之廼
於夫人為族曾孫年五十五矣獨素髮垂領搢笏
跪起以夀夫人於羣從之後葢世之老人見曽孫
尚多有之如夫人見曾孫數十其長者已白首又
自有孫在㫺良少於是具載本末以為世積善者
之勸云
[031-11a]
  永感堂記
東平董耘武子年少以孝聞既葬其親天堂山之
下而築堂其北以享以居而牓之曰永感書來求
文曰非以記室宇之陋也以極耘不孝之思也某
泫然曰某少孤不夭中年太夫人棄養愛生不能
死以皇皇就食于四方逺者十年近者四三年廼
一㱕手拔墓上草則泚吾顙我尚忍記吾武子斯
堂也哉天下莫悲於言言莫悲于音若曰孤子之
鉤以為隐九寡之珥以為的則音無此最悲也夫
[031-11b]


隐鉤珥奚取於爲音縁名而益悲則武子之名斯
堂其意悲矣天下豈有無親之子哉捨所厚而從
其薄或宦學逺鄉里無朝夕養死且不𦵏聞斯堂
之名則怛然内熱如吾泚者多矣而武子不泚是
乃武子之所爲以孝聞者也閔子騫人不間於其
父母昆弟之言孔子曰孝哉閔子騫宰我曰鑚燧
改火期可已矣孔子曰予之不仁也充武子之志
則雖未敢曰方孝於子騫而尚足以愧不仁之宰
予豈但泚夫如吾泚者而已哉是乃武子之所爲
[031-12a]
以孝聞者也人亦有言忠孝不兩立王尊叱其馭
於九折坂曰王陽為孝子王尊為忠臣士亦以是
藉其口損其親從利而不顧然有王尊之志則可
不然食人之食以老無補而靦其面於人間託移
孝以自恕騖歧道而亾羊聞斯人之風其亦庶㡬
乎有慙而復也哉年月日鉅野晁補之无咎記
  宋尚書刑部郎中知越州軍州事贈特進吏
  部尚書南安晁公改𦵏記
贈特進吏部尚書晁公以慶曆四年九月己酉既
[031-12b]


𦵏於祥符大墓矣後六十六年實大觀四年三月
壬寅改窆于任城魚山先是祥符地卑多水患自
特進公五子伯庫部公而下雜然以為慮而叔虞
部公尤患之議遷不果至是特進公子皆前没而
虞部公之子泰寜軍節度推官前知莘縣事端禮
郎前通判徐州事端智相與議必成其先志
以告羣從諸孫及庫部公之孫補之等曰祥符水
患諸子之責猶諸孫之責也且特進公之子庫部
公而下皆𦵏魚山遷魚山宜抑族墳墓以安神則
[031-13a]
從以烝嘗合食則類又宜衆曰唯於時諸孫存者
莘縣為長莘縣廼走京師告特進公墓幷舉河間
縣太君劉氏之柩護奉以㱕啟窆易槨改禭惟美
凡資用皆莘縣力也初補之居蓬萊縣太君喪始
學地理行視魚山崦中若虎若牛囘抱踞盼勢盤
薄可喜乃厚其賈取之手植四松定南北既命師
袁才筮地袁徙其域稍東纔五尺而止前十丙室
遷庫部公與夫人之柩至是以特進公劉夫人宅
丙室而將以壬甲二室遷庫部公與補之朝議
[031-13b]


公以從特進公兆焉旣卽事又屬補之記本末而
特進公氏諱爵里行事之實巳載端明殿學士李
淑所誌銘中不復書獨記改卜及所告祭文幷
納壙中若庫部公諸弟子孫㛰宦則各具於銘誌
皆不復出云曾孫朝大夫管句南京鴻慶宮飛
騎尉賜緋魚袋補之謹記
  中大夫提舉南京鴻慶宮李公生祠記
中大夫提舉南京鴻慶宮隴西郡開國李侯棻少
以文詞及進士第所居官官治燁然有聲於搢紳
[031-14a]
間公卿大臣若當塗之顯人言其才可用者以百
數而侯於莅官務盡其心力葢慕㫺人奉法循理
不肯少如玉多如石者故人不得而置親踈世亦
不得盡其材而侯亦超然自得於二累之上守其
操不改外若不足而中無愧焉者也尤長於治郡
有遺愛於同華商邠四州而蒲又侯之里也故士
以其老成為矜式民懐其舊以謂知吾俗而不迕
吾安其治而不者莫如侯乃相與謀其子弟若
人之樂善好誼者為侯立生祠㑹補之自尚書
[031-14b]


郎出守蒲下車拜侯於里中問民所疾苦求施設
之方且誦秦穆公求黄髮則無過之言以為請而
侯亦欣然傾葢俉語與之年又因以教人諸
生悌長而貴老此守之事補之之志也或曰以侯
之才雖官視九卿年耋耄以康寜而食飲猶為不
遇補之曰士有志遇不遇有命若常情言者仕而
不至將相皆不遇也以義則一官而可以行志皆
遇也龔遂黄霸郡守也而尊魯恭卓茂縣令也而
貴其同時公相位四人上者豈皆傳然則貴且尊
[031-15a]
果不在爵遇不遇惟其所施屈吾指以數往行而
吾無愧焉者則吾之遇不既有餘矣乎嘗試過侯
之居陞髙以望其前則太華削成四方矗然倚立
而叅天右則黄河出於龍門洶乎跆蹙而鳴地南
則首陽危顛不毛伯夷叔齊之所登也東則王官
深谷絶跡司空圖之所藏也因顧侯而語想見古
㫺之盛夸奪相雄間不容息與二三君子之遁逃
一世寂寥長往雖勢相什伯皆忽然而過如吹劒
一吷何有得失而侯乃以少壯陳力有政四州老
[031-15b]


乃休此固異於斯人者兒童流輩如風中燭而侯
獨白首笑傲康寜食飲如平時有何不足而慕夫
世之役役生趨榮而没有恨者以為愧哉因舉酒
而起為侯夀曰樂哉非不遇也崇寜元年九月旦
日記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卷第三十一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