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雞肋集 >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 24


[024-1a]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目錄
 第二十四卷
  書
   上皇帝北事書
[024-1b]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目錄
[024-2a]
濟北晁先生雞肋集卷第二十四
  上皇帝論北事書
臣晁補之謹齋戒擇日昧死上書皇帝陛下臣竆
年抱經志願局促綠衣紵絮多學無益竊甘野人
之溫輒昧廣厦重裘之燠退無尸祝尊俎之
位進干庖人操刀之職不計僭越冒言天下之事
陛下赦其狂瞽而矜其市井草莽有介然之心一
賜察省天下幸甚天下之治莫大於制禮作樂而
臣之愚以謂二事有在於施設之後者其所先舉
[024-2b]


者以定天下晏然則禮不制而備樂不作而洽凡
此所缺特北胡一事而已臣之至深以謂陛下
神道設敎紀綱旣正天下大定燕居而高拱百工
安職四民樂業矣而不能無一朝之事或經聖慮
者庻幾在此迺臣之狂瞽而深所至有取萬一
則臣區區竆年抱經志願局促猶不爲綠衣紵絮
多學無益夫豈惟天下幸甚臣之師敎臣亦若此
也北胡猖狂敢冒故疆使天下百年有爲兵不得
藏今四野肅淸邊不告遽而縉紳先生四方寒士
[024-3a]
或北首憤悱爭道利害者非願於太平無爲之時
生事覓功特以中國之地前王之舊有未復而已
獻言陳計者踵相接於國陛下優而容之如假種
借耕久貸不償亦不以券責豈非周愼再萬舉
萬全以謂將欲取之必固予之不欲以所重試所
輕哉内治未具不遑外憂心腹旣寧手足當治以
今凖㫺莫利此時置而不念何以異夫㝛雨
科斗所泳不以時去設不害事而鼃黽日暄乃臣
之所願爲陛下深者特曰以中國之師責中國
[024-3b]
之地得地而師解不爲無名如此而已陛下知兵
之道愈於黃帝復古之功過於宣王披圖在目長
想遠慮則竆髮龍堆螻蟻藏情不待前箸而臣私
憂過計竊不自揆忘己之愚不敢膠柱鼔瑟御馬
以書陛下一發天光使得竭忠則言而有罪非臣
所敢避也夫北胡之盛莫盛漢唐而所以制胡亦
漢唐爲得三王以前事則經見戰國之際人自爲
防徧舉悉數則孰與四庫之書終始爲備百執之
謀同異致詳故臣輒皆置而不論論漢唐之所以
[024-4a]
制其彊者其彊可制則方其弱時不論可知漢病
匈奴唐病突厥至於畿内鳴鏑渭橋按轡後宫辱
於氊裘宗室降於絕域其形如此之逼也然而列
五單于滅兩突厥擒囘紇制延陀漠南塞北皆漢
之賦盧龍松漠皆唐之府臣深思至此然後知北
胡之盛雖莫盛漢唐而所以制胡亦漢唐爲得也
冒頓烏維力足以弊漢而武帝雄才數戰不倦匈
奴絕幕自以漢不能至而漢率二三歲一出或二
千里不見一人故匈奴至於孕重墮殰罷極苦之
[024-4b]


夫搏鼠當庭善遁易失灌垣熏穴則生無聊賴故
欲戰在我則不欲戰在敵此其情自㫺然也頡利
突利進如飈風而太宗知兵善戰虜在其術中而
不悟兩陣馳語二主坐㩦六騎臨水羣酋奪魄靈
朔之境曰我將滅之命有司更所與書爲詔若敕
摩孱懦至感恩流涕願爲一犬守吠北門葢五
十年無突厥患臣嘗壯二主以謂得一時之權置
三王之事則漢唐之事猶在中䇿何遽無䇿乎今
臣又計之耶律雖桀驁其彊亦未有以過匈奴突
[024-5a]
厥者陛下神武不殺高越前世制之得術可使繞
指惟上之命何至越百餘年而不暇營哉臣請爲
陛下言契丹可取之形五古者北胡無大君長種
落部族不相統攝捽搏鬭擊彊者爲制往往而聚
者百有餘戎勝不相推敗不相愛尺地一民不自
保而有也無城郭邑居故其民遷徙難制無耕田
作業故其人食足不勞無文書約束故其人一而
易使無營陣行伍故其人戰自趍利彼以其智力
之全不治四者而一之於鞍馬射獵中國亦以其
[024-5b]


智力雜治四者日夜不息而以應戎狄之至閑故
其自視常以無法勝中國利則烏合譟而從人不
利則雲散四去欲追無所自冒頓盡有北垂之地
胡人始不安其舊而有侈心尺地一民皆欲保而
有之不能去也其後衞律敎單于穿井築城治樓
以藏粟或者以謂胡不能守降及唐世尤以合中
國之好爲重至佩印綬服爵命廢一置一皆決於
朝廷亡虜之在中國者或樂而忘㱕胡人自是益
雜中國之俗乃臣以今料之則盧龍范陽中國故
[024-6a]
地又非特如此而已城郭邑居耕田作業文書約
束營陣行伍四者皆因漢俗而胡無一焉雜處而
交治欲其胥而胡不知彊勉之難堪此其可取之
形一也冒頓烏維伊種皆席匈奴之始彊能以其
力爲中國患武帝中年力盡於北胡而朔方之患
無歲無之然匈奴卒不能踰塞而南以有漢尺寸
之地而陰山艸木茂盛單于之所依阻者漢輒奪
焉匈奴失陰山之後過之未嘗不哭也頡利突利
延陀之兵皆號精悍數入冦唐一旦至渭上薄畿
[024-6b]
内唐亦以其南征北伐之餘力完不弊日削月剝
至奪之地而都護府不敢輒怨葢未有坦然肆
志窟宅中國之地藏獲諸夏之民如耶律之侈者
臣嘗計之其君亦非有冒頓頡利等輩沈毅雄勇
之姿阿保謹特有天命而德光之㬧以謂晉之立
自我晉亦不勝其德而屈之驕子不制日益侈大
割地弗厭至踐中國此如黔中之驢土所不産方
其一鳴虎爲遠遁而其技止此亦足悲也夫人之
情勝則驕驕則不自彊椉秋未霜則水濱之腐草
[024-7a]
猶足以爭明於陰夜天寒旣至萬物將肅則莫或
使之一夕而零其理然也璟與明與賢皆柔懦不
事事隆緒稱多謀不能復振焉宗眞好樂兩母爭
權至内相殘當是時皆有可椉之𨻶而中國不取
迄於今四十年彼其君苟非有過人之才臣知今
日之治與璟明宗眞未大異也夫知敵之主知敵
之將則每戰不殆彼曲我我整彼亂此其可取
之形二也石氏之割地當其需人之力制命在外
無以異於晉惠公河外之列城買人而巳無積仁
[024-7b]


累義之資一朝而有天下舉天下之大偲偲然常
恐其不能守何暇重割地哉竆室之人驟獲千金
不能經營販夫孺子皆得以起而制其弊富家巨
室力足以仁其四鄰則四鄰之外所衣食者猶我
有也尚誰得而嗇之哉石氏旣亡京師不守中國
爲之一虛當時人君内憂其腹心外病其四鄰中
國狼顧自救之不暇故胡人得以竊計其不及圖
已而跳踉虛喝求以堅中國不動之心至於柴周
天下小定以其享國之日淺乃能用一朝之議一
[024-8a]
戰而勝以復三關由是言之胡雖彊中國雖積衰
之緒猶足以勝之况治朝哉律耶明時胡已浸盛
柴周之取三闗葢人有告之者曰此本漢地何惜
之有然則彼其平居驁然不顧跳踉虛喝豈固敢
吝其非已有之分爲所常守之資哉求以堅中國
不動之心而已今國家百年太平而陛下神武不
殺高越前古心有所懷威動萬里柴周叔世臣豈
敢議然以今天下言之運偶聖人時在千一富萬
柴周力萬柴周將賢則萬柴周士勇則萬柴周斷
[024-8b]


而必行鬼神且避以懾小寇勢易破竹此其可取
之形三也太祖龍興不折一矢不馳一馬而有天
下天下稽顙而稱臣五國委命而下吏夏商之興
莫若此之㨗也當是時舉中國之兵十二萬而已
太宗皇帝繼以神武之資經營四方至于大定幷
汾之討師久於外雖迄奏功然倉廩之羨士卒之
銳殫憊於河東太宗爲社稷長慮慨然太息有恢
復心士不㢮弓馬不解勒倍道兼行越數百里一
日出塞金鼔之聲如在天上虜不素備而燕城遂
[024-9a]
圍分軍收城所向輒靡天下以謂遂無胡矣幽燕
之人老弱登埤而望椉輿無意復戰虜之計自謂
力不足乃爲先聲張言兵至號五十萬太宗重
愛民命不肯以力服虜欲退脩德以懷之而師久
翺翔士馬南首亦有怠意幾舉而捨燕旣釋圍而
諸將所下輒復爲胡葢臣聞之城中有謀執其帥
而降者王師旣還莫不泣下雖然胡人自是始有
疑中國之心四方已定中國厭兵景德之役椉中
國不虞大舉來寇章聖北巡天意助順彍弩竊發
[024-9b]


遂隕達覽虜相顧自失屈首請命亦無復鬭志當
時之議以謂椉勝席卷兩翼遮前大軍從後可使
無遺噍而天子嘉其旣服亦棄不戮虜始痛自懲
艾以謂中國不可得而侮也夫太宗以収幷汾之
餘力計議無素倉卒北狩然而一舉幾復章聖以
寇出不虞至犯輔郡出師逆擊然而一戰遂却况
今陛下席祖宗積累之舊虜不加彊而中國之盛
則倍前日肉食之謀芻蕘之言垂數十年已審已
備計成而動何慮不獲此其可取之形四也太祖
[024-10a]
神武有希世之謀御將訓兵臨機料敵出人意表
舉天下之衆宰制役使如視嬰兒嘗謂胡人之衆
不過二十萬吾以十縑購一胡二百萬縑足矣以
太祖神武左右之將不減衞霍滅越滅吳滅江南
滅蜀滅河東天下已安四方之金帛充於内府士
卒平居無事奕博超距志意無所騁當是時中國
特不舉設有爲虜孰能禦之者天下百年無水旱
兵革法度致脩人物阜安以三十年之通制國用
山積水委漢唐所無則成太祖之志臣以謂固在
[024-10b]
於今日陛下建學設科使爲士者知兵頒敎立法
使爲兵者知戰十有餘年墯慢疲軟之氣旣復拯
矣而堅甲利兵羨於四邊偏州小戍不移而具臣
竊以北道三數者言之通都要路一庫之藏足以
衣被十萬况濟之以大司馬之備也驃騎西征艑
師南略河隍六城交州九郡㱕命内附而飛輓之
煩不及於邊民此其美古未有也舉事動衆宜百
日之費者今千日之費不憂乏宜百金之賞者今
千金之賞不憂匱葢非徒以厚費重賞爲得也要
[024-11a]
以爲前世之所不爲者知今日之能爲之而已順
流建瓴如風靡草以臨不加彊之虜此其可取之
形五也兵法曰形兵之極陛下亦旣知形則不圖
而何待臣請爲陛下言所以入胡之䇿夫欲興大
事所病者兵不衆食不充天下之言者必曰舉二
十萬衆度百日糧鳴鼔而攻之以臨不加彊之虜
如孟賁之戰嬰兒何往而不可入而臣獨計以謂
非勝之難所以入虜者實難以樊噲之驍悍自意
得十萬之衆足以橫行於匈奴而或者曰樊噲可
[024-11b]


斬夫使好奇之人不度是非不量利害高論而忼
其言固甚可喜然空語無施於實事則陛下尚
誰取之今臣則不然舉二十萬衆度百日糧非三
年經營之不可借使以國家之盛一朝而可集銜
枚縛馬口千里奄至雖計甚秘而人固有知之者
矣緜十許州塘水之浸以彼入非易故我入亦難
阻塞而陣燕亦起而拒白溝之南兵雖衆食雖充
非勝不能入也臣請爲陛下効臣之狂計葢㫺者
尉陀畔越漢兵出豫章出會稽而唐蒙獨上書發
[024-12a]
巴蜀罪人下牂柯以出越人不意卒擒尉陀蜀姜
維拒劒閣鄧艾乃潛自隂平馳無人之地七百里
卒降劉禪兩人者若挍之以事而索其情則皆近
乎不知迂之計而臣則以謂論越與蜀者不如
是則不可得而入今虜之勢亦何以異此臣請先
爲樓舩百艘精甲萬人浮膠東待渤海而勿發使
大軍出次於王畿聲言以十萬出瓦橋瓦橋敵所
備出亦此入亦此在兵法則所謂以正合者也潛
軍其東以五萬則自滄趨平州同時而偕發潛軍
[024-12b]


其西以五萬則自代趨雲州同時而偕發平雲非
敵之所素備則滄代之兵宜易入兩翼偕縱則燕
之東西可擾矣東軍入平州戰且誘以稍西行附
於瓦橋之大軍西軍入雲州戰且略翺翔乎蔚朔
之間而東以牽制敵勢敵必分軍以禦雲州然後
瓦橋之大軍與東軍合勢而偕入則涿州新城不
戰而可収東軍旣棄平州平州備少懈然後渤海
之精甲可以椉閒入平州平州下則營幷舉矣乃
間使渤海之師通高麗曰中國責故地高麗宜以
[024-13a]
爾兵從而析渤海之精甲三千背道絕險以徑中
京之南繚古北之後奪關而守之謹守勿戰虜狼
顧自救然後雲州之西軍鼓而東以取易州而與
大軍合吾兵益張乃稍椉勝逐北則燕城可圍矣
度燕城之大二十七里而止一人而守地六尺三
圍之則滿卒三萬守地無餘以二十萬衆頓燕南
攻而圍之若適三萬則是野戰以拒虜之大軍者
猶十七萬也度虜之大軍亦不過二十萬盡燕城
之大而以五萬人實之不能容矣虜之名統軍在
[024-13b]


燕城者其所護契丹奚渤海兵馬數才滿三萬而
其曰侍衞在燕城者一萬步一萬而止借使臣
所聞未實虜能益之度燕城之大不過容五萬則
旣勃蹊矣而大軍相持傖未決其勢不相救以
三萬銳師濟以臨衝雲梯之械并力而急攻間使
張良陳平不愛千金從反間以㗖城中臣虜之子
孫能以禍福喩其衆使内附者許以封侯萬户之
賞彼其在虜或身居將相而服衣食飲不免於輿
皁之賤一聞德音宜有發憤内應如望并汾之師
[024-14a]
者一人有心則舉燕城之内其勢搖矣燕城可圖
則山前後之地雖未盡復可徐致也臣又率臣之
意料之使虜能出上䇿中國之師始動虜無空國
逆戰亦以二十萬拒大軍而更練奇兵間道它徑
反椉我𨻶我大軍遠戍深討而虜兵出於不意釋
燕而自圖則前功一發而盡廢欲勿釋耶而自治
未可安能治人然而舉塞上十許州言之大軍出
瓦橋矣又五萬出滄五萬出代虜亦以其軍三析
之而應我滄翼其右而霸與信安保定介其間使
[024-14b]
堅壁勿戰則虜雖出奇兵亦必不能入霸入信安
入保定代翼其左而保與廣信安肅介其間使堅
壁勿戰則虜雖能出奇兵亦必不能入保入廣信
入安肅何則吾爲之守者素也置是數者自渤海
之東言之操舟於水固非虜之所宜便而其所不
當忽萬一可虞意者其西北之疆乎㫺唐安祿山
以范陽亂稱兵道胡中犯京兆不期月耳臣嘗考
之圖志則祿山所行自燕而西其跡具存不可不
察也國家方恢復河湟全秦之力河湟之所仰或
[024-15a]
患而豫防之益全秦之地以待虜之出於不
意如此而已臣又率臣之意料之今單于之才不
聞其沈毅雄勇敢爲難制如冒頓烏維頡利突利
等輩比者其左右賢王谷蠡亦非有如張說所稱
闕特勒暾欲谷之徒超卓過人之才帖帖然慕中
國學文字工語言是口尚乳臭安知出上䇿哉虜
計出於數者而皆不能遂則臣之所料不過舉國
興師烏合蟻聚而已使虜先能扼古北口而守之
渤海之舟師無以伺其利則我東軍扼彌老符家
[024-15b]
私亭口之右以西軍扼挑峪紫荆金坡口之左使
其東西不能出奇而後大軍鼔行而陣以挑其南
虜進不能拒退無所逃不力戰求勝則必有内顧
自保之心此在兵法所謂竆宼臣請勿薄勿逼緩
而持之置曹王居庸等關而無奪以開其生路我
亦視白溝之南塘水之浸所從㱕者狹何以異於
淮陰泜水之傳飡東西與北三面薄阻而背阻塘
水則士卒無所往其心宜固當是時陛下得人如
韓信使椉其會則攘而扼之於井陘莫利乎此顧
[024-16a]
爲陛下將者如何耳臨衝雲梯器械致修士力致
完以中國之善攻而加不能善守之虜則二十七
里之城而已何爲而不下燕城下空其積以賞戰
士以臣度之三年可以無飛輓自京東西與河朔
之列郡更輦緡榖以實之臨以重臣列亭障於外
燕可守也陛下以河湟六城之富孰與全燕河湟
遼遠城中素空匱中國且能保而實之則全燕之
富其易守可知也惟其城郭邑居耕田作業文書
約束營陣行伍無一不出中國之舊今以中國之
[024-16b]


法守之其民宜易安燕城旣守則凡石氏之故地
猶不盡舉者未之有也雖然臣猶有說者則在乎
先勝而後戰夫入人之地欲其不迷不可以不知
地索人之情欲其不匿不可以不明間地可知間
可明而軍無𨕖鋒則兵不可以交有𨕖鋒而不較
長短不合外助則雖多猶寡也臣請爲陛下言所
以必勝之道陛下誠得數十將用之則何患夫四
五者爲今之慮士已知兵兵巳知戰而臣獨過計
以謂今𨕖於班列以將名官者患未試而巳夫將
[024-17a]
欲興大事不可以無重臣重臣君所信功業已試
可使士卒素附可使四夷知畏可使位重德亦重
可使權重威亦重可使舉一軍二十萬之衆而重
臣得其人軍之命定矣千夫長萬夫長才各不同
則舉二十萬之軍大吏偏裨二百人而後可也夫
安能皆得重臣者而使之將委之有司之𨕖耶則
天下必有蕭何之至明然後可以知韓信之未試
不然則趙括之易言不竆天下幾何其不以言而
信之人之才有不能治一妻一妾者有不能耘三
[024-17b]
畞之宅者持籌挾算擐甲百萬守地千里翛然不
勞乎其間忘㫺之短也平居自喜袒裼而按劒志
如飄風而聞金鼔之聲失氣而死此人之情也然
則將其可以不試哉天下之言兵曰微妙者祖孫
吳然臣以謂是何以異於宋人之遺券密數其齒
而曰吾富可待豈不誤哉陛下知人能哲興大事
𨕖大將帥旣已得其人矣凡此臣不敢議然臣以
謂舉二十萬衆而爲之吏者二百人所試者在此
而已子文之治兵終朝而罷不戮一人子玉之治
[024-18a]
兵終日而罷鞭七人貫三人耳然而君子與子文
李廣之行軍逐水草不擊刁斗程不識之行軍嚴
斥候擊刁斗自衞然而士卒樂李廣將之才固不
可而一也孫武之試於吳也以婦人孫臏之試於
齊也以上中下馬用之於婦人用之於馳馬非將
之常也兩人者唯其無所不可用以成功故卒之
武能將吳以入郢臏能將齊以却魏豈不用其試
哉驪山之閱天下擐戎服以令賢如郭元振幾以
失軍容而誅而薛訥解琬乃獨有不動之軍敎使
[024-18b]


然也今天下之吏以將名官握兵柄習軍事者環
列於輔郡迨數十人平居無事大車駟馬洋洋乎
國中與之言兵而不能者幾人若此臣豈敢以爲
遂乏才哉凡所以必待試而後可用者特不敢以
能之於平居無事而信其用之於倉卒擾攘也陛
下知人則哲能官人用人之仁去其貪用人之勇
去其用人之智去其詐皆得其所以用則向之
四王者凡可以委之夫將而已以二十萬之軍度
百日而後罷厮役在焉人日糒二升則率兩日而
[024-19a]
食非萬石不可百日則百萬千日則千萬邊儲不
足以給則不可不權而入之於民今天下之買爵
者緡錢五千高得一尉下乃助敎極矣爲之說者
曰商賈之子孫不可以揭而加之於民上此爲說
者之過也天下無賴之民游守不業計竆力盡者
皆起而爲兵能犯矢石致頭首有一日之勞則紆
朱懷金美爵厚廩往往而加之民上者皆是也何
獨至於民而疑之天下之民不幸而陷于盜賊白
日殺人而奪之財亦可棄矣甚者竄山林晨夜聚
[024-19b]


嘯州里爲之搖動其中有一人焉造利而自言則
賞千金而命之官未始疑也則夫商賈之子孫雖
其類則賤矧未至於盜賊哉臣請爲賣爵如漢故
事惟勿爲郎而已其餘皆可易之以它秩得比朝
籍與京師官率能入粟於邊滿三萬石者爲之等
級以授事定而止不過假百人粟可充也㫺武帝
用晁錯議卒弱匈奴乃臣區區意竊在此陛下幸
聽焉則其詳有司可得而講也何謂之地夫四夷
之與中國其土地風俗剛柔險易之不同猶之城
[024-20a]
市之與山林竝得其宜各便其欲未嘗同也百蠻
之地皆阻山負海遠者去王畿數千里一隅有故
不得已而應就其近者調之則兵少不足以用欲
置大軍則病道里之遼首尾衡決倉卒不救設或
遂能致之其土地風俗皆非國之所習知萃百萬
之衆而頓絕徼之下欲深入不可欲致敵不能譬
之逐兔叢林遇穴而失則良鷙逸足猶翺翔傍徨
雖巧而無所効其理然也東南西南羣夷皆絕遠
致險論其近而與中國比者則莫若北胡古者北
[024-20b]


胡則本非與中國近且比也踰塞而北至於寒露
遠野人跡所不至者乃稍稍屯聚葢李牧破林胡
雖斥地千里而胡不能吝自漢至唐迄於五代始
侵尋曼衍有中國之地自王畿而言則白溝之
南千里而近耳置驛十數則舉朔漠之事十日而
傳之可聞城郭邑居漢也耕田作業漢也文書約
束漢也營陣行伍漢也舉山前後之地而言之無
爲而非漢者臣嘗披圖而觀起白溝趍燕城二百
里而止居庸曹王大安黍谷崆峒之山環抱如箕
[024-21a]
而燕城峙其中自白溝而北衆山而南燕城之四
隅在箕中者其地如掌由燕城之三隅東西與北
衆山之塞川關要害遠者不過四百里近乃二百
里而止山非不可陟也水非不可涉也土地風氣
水泉百物之產又非中國之所不習也徒可徒騎
可騎車可車何動而不可圖正可正奇可奇伏可
伏何動而不如欲顧爲陛下將者如何耳何謂明
間夫書生之論以謂仁義之兵無術而自勝此臣
讀孫子至所謂賞莫厚於間事莫密於間非聖智
[024-21b]


不能用間非仁義不能使間非微妙不能得間之
實臣始不信今乃知之夫使仁義之兵無術而自
勝則敵衆我寡亦勝敵彊我弱亦勝敵實我虛亦
勝敵逸我勞亦勝敵有備我無備亦勝而聖人者
何事乎敎民七年而後卽戎而其曰不敎民戰是
謂棄之者又何用也夫仁義王者所以無敵於天
下不得已而去焉兵可去而去仁義則不安至於
不得已而用兵仁義非可忘而所謂權焉者葢聖
人亦多有之而未嘗去也孫武無王佐之才而其
[024-22a]
言有用於王者之事間非平日之所宜先也故非
聖智不能用非仁義不能使非微妙不能得其實
如此而已聖君叅之以獲夷狄之心賢將持之以
制三軍之命士卒獲之以幸封侯之賞夷狄取之
則四境不能以是一日而安其理然也秦得由余
而八國賓燕入秦關而東胡破漢厚閼氏而冒頓
解唐語突利而頡利疑此中國之以間勝夷狄者
也韓王信在胡而匈奴入太原盧綰居胡而匈奴
入上谷中行說在胡而漢不得美幣市匈奴以至
[024-22b]


於唐突厥以萬榮侍子而寇瀛州囘紇以僕固懷
恩而入涇陽此夷狄之以間勝中國者也自㫺兵
家之用間者一勝一負不可得而數姑以中國夷
狄之制勝負者言之在中國則夷狄憂在夷狄則
中國病此其理易知而其事難成不可不察也今
臣以北胡之勢言之山前後之民大槩皆思漢并
汾之事王師在燕有謀執其帥而降者誠能得張
良陳平不愛千金以致内應猶反掌耳唐周鼎失
沙州州人胡服而臣虜歲時祀父母衣中國之服
[024-23a]
號慟而藏之河廣武梁故時城郭未隳龍支城耋
老見唐使者拜且泣曰頃從軍没於此朝廷尚念
之乎臣讀史書至此則慨然知燕之地士大夫之
子孫宜有發憤不辱飮氣南首而望王師者徒患
無以發之耳以契丹之舊法言之其得漢人皆僕
妾役之仕宦而顯者㱕見其主如舊禮殺漢人而
以牛馬償之弗誅也迨蕭氏乃始徙漢人益北居
而以契丹奚渤海之民雜處幽薊殺漢人者如殺
人之罪自以謂漢人之子孫可懷矣然臣度之燕
[024-23b]


之人皆謹厚朴茂世漢種也終不能胥而胡白溝
新城崎立而相望漢之俗良美也不幸而子孫世
世爲虜痿人不忘起盲者不忘視勢不可矣天下
誠不乏張良陳平之智不愛千金仗社稷之神靈
所麾前移所指前死五間俱起莫知其道是謂神
紀褁幽薊之城百日而平使彼粟實可因而食使
彼粟虛可因而墟也地可知間可明夫然後合三
軍之士而表其技且勇者此之謂𨕖鋒越有君子
五千人秦之鬭士倍於晉若此皆𨕖鋒也凡兵尚
[024-24a]
義而保氣義之所勝愚可明氣之所加柔可彊人
之情非有鈍利之殊也顧上所以表之者何如而
已一夫當死市袒裼而不呼則千人爲之失色童
子按劒而先登則七尺之丈夫全軀保妻子者猶
爲之却也然則人之情豈固難知也哉前有大壑
臨之則魄墮而懼狼顧却踵則身在平地夫誰肯
舉足而蹈其危使爲士卒者知有死之榮無生之
辱夫然後顧平地不爲安蹈大壑不爲懼則攻何
患堅城戰何患堅陣哉吳起臨陣有一夫不勝其
[024-24b]


勇遽前取首而還吳起曰雖勇非吾法也斬之吐
蕃逼奉天渾瑊進單騎馳之挾虜一將躍而出一
軍皆譟臣以爲若此者皆可賞勿誅而吳起反之
此用兵之過也鋒可𨕖然而不挍長短則臣以謂
兵不可以交何則天下皆以北胡爲善用兵而臣
獨計胡非能出奇合變循環無竆也顧其長在騎
射而巳自圖志言之多馬之地半出於胡而其能
挽弓騎射葢亦天性使然趙武靈王變服從胡騎
射而是以取中山此其爲䇿之得者非以其所
[024-25a]
長制其長哉冒頓控絃百萬白登之圍騂駹驪白
各以其方之色自古以馬戰未有如此之盛者也
漢武帝中年銳意馬備阡陌之間盛或成羣比戰
數勝匈奴罷極矣而其後亦以馬少不能復出則
度漢之能以其長弊匈奴亦在騎不在徒明矣唐
薛延陀不知以所長抗中國而自恃其數以徒勝
執馬者旣収而徒不能復爲卒以取敗胡人自是
益自知其短於徒而中國亦其所長而術制之
比者朝廷置騎射又敎民蕃馬意良而法美矣而
[024-25b]
或者民之馬雖蕃而未敎故臣以謂置義勇置保
甲則民馬皆可以假而習夫馬生其水土則人心
可知然而敎訓之不安以之當胡馬之新羈朝夕
馳騁乎荆棘斥澤之地體安而心調者恐非敵也
陛下誠用臣說則義勇保甲之籍於民者方其敎
時皆使之習騎騎不足則更借之乎民馬嘗入而
藉諸官者番假之則民力不勞而馬不病不過三
年天下皆可用之馬以是佐軍則漢之戰何以易
此雖然猶有所需者則外助而已自㫺爲國未嘗
[024-26a]
不以夷狄制夷狄其說以謂海濱之蚌鷸兩自斃
而後人能幷得之匈奴方病漢而烏孫昆彌亦自
以不得與中國通漢藉烏孫撫諸夷以孤匈奴之
外援挍尉常惠護五將軍兵擊胡而昆彌常力戰
爲漢軍鋒所殺過當匈奴遂虛於是丁令攻其北
入其東烏孫擊其西而匈奴析其兵支三敵
國以南與漢爭一旦之命卒以困弱至于裂五單
于昆彌與有助也臣嘗譬之鄉邑之小盜三人而
爲輩則百不得以力擒一人焉爭財而不平則二
[024-26b]


人者不制而自弊何則其素相知者審也陛下南
面負扆冠帶而朝百夷四海之内八荒之外心有
所懷唯上之所命迺者高麗折於胡不敢越遼而
西以効其一日之力於中國陛下能撫之至絕海
蹈越綿數千里而入貢闕廷陛下嘉納遣賜報聘
增美於祖宗之禮臣聞之其國見使者至皆懽喜
擁道自慶未始𫉬也彼其折於胡久矣宜有以逞
其志如烏孫昆彌者而臣未敢言焉凡此數者陛
下得一重臣而委之與在廷一二之士嘗得預聞
[024-27a]
腹心者皆可以使之雜而議然後臣之䇿庶幾乎
可効也兵旣定石氏之故地已復臣請謹封疆嚴
斥候戒邊吏無得以非中國之地而利絲毫以爲
功且示聖人以天下爲度而致誠信以結之虜雖
失燕知其本中國之舊而不以爲吝中國亦與之
講好修聘懽猶㫺時可使如伯氏之奪邑沒齒而
無怨言此百世之計也臣身未嘗爲吏則凡國中
之議是非利害不知其果何從姑以臣深所得
發於畎畝憤悱之忠而不能以自掩者獻之闕下
[024-27b]


陛下好問如虞舜亦幸擇焉韓愈曰凡此蔡功惟
斷乃成故臣至此猶願致其愚者則曰必行而已
以臣之幼而學壯而欲行之心而又幸出於聖人
之世三代之時以戴非常之治沐無竆之休襃衣
博帶學古人之事而名諸生之列每聞陛下德音
雖在市井草莽欣喜自幸如第五倫其所願伸喙
道說以求補於萬一者豈特此書之所敘而已然
臣竊以謂禮樂爲大而必其所先舉者已定天下
晏然然後禮不制而備樂不作而洽區區之愚葢
[024-28a]
在於此臣身賤跡外其學甚野輒敢不避鈇質之
誅而冒言其所不當預之事懷不能忍憤悱自致
無以異於傳之所謂怒鼃而幸人君之一式陛下
揭日月之光而蔀屋之幽得以容則臣疎遠之言
庶幾乎可採而無罪若乃安畎畝之賤而不知聖
人之世三代之時非常之治無竆之休親逢之會
爲難遭則臣之倀倀不出門庭其失時亦極矣伏
惟陛下萬機之閒一畱神聽焉天下幸甚天下幸
甚臣無任俯伏待詔激切之至臣補之誠惶誠恐
[024-28b]


元風雅 明文衡 文心雕龍 唐詩紀事 詩話總龜 花閒集 樂府雅詞 花菴詞選 中興以來絕妙詞選 增修箋註妙選羣英草堂詩餘前後集 朝野新聲太平樂府 儀禮疏 春秋正義 爾雅疏 漢上易傳 周易要義 呂氏家塾讀詩記 禮記要義 東萊呂太史春秋左傳類編 公是七經小傳 讀四書叢說 羣經音辨 急就篇 汗簡 龍龕手鑑 切韻指掌圖 附釋文互註禮部韻略 貞觀政要 盡言集 孔氏祖庭廣記 諸葛忠武書 馬氏南唐書 陸氏南唐書 吳越備史 大清一統志 麟臺故事 作邑自箴 金石錄 張子語錄 龜山先生語錄 程氏家塾讀書分年日程 棠陰比事 圖畫見聞誌 法書考 嘯堂集古錄 飲膳正要 容齋隨筆 夢溪筆談 愧郯錄 雲谿友議 雲仙雜記 揮塵錄 清波雜誌 桯史 括異志 續幽怪錄 東臯子集 宋之問集 雲臺編 朱慶餘詩集 周賀詩集 李丞相詩集 雪竇顯和尚明覺大師頌古集 景迂生集 北山集 龜谿集 韋齋集 東萊詩集 香溪集 石屏詩集 平齋集 四六標準 三山鄭菊山先生淸雋集 先天集 叠山集 蕭氷厓詩集拾遺 白雲集 存復齋文集 青陽集 蜕菴集 張光弼詩集 茗齋集 雍熙樂府 白雪齋選訂樂府吳騷合編 尚書正義 禮記正義殘 周易鄭康成註 詩本義 詩集傳 三禮圖集注 中庸說殘 孟子傳 復古編 班馬字類 新唐書糾謬 編年通載殘 太宗皇帝實錄殘 元朝秘史 明史鈔略殘 罪惟錄 東山國語 大金弔伐錄 三輔黃圖 天下郡國利病書 三事忠告 唐律疏義 郡齋讀書志 隸釋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潛虛 野菜博錄 圖畫攷 獨斷 古今注 果學紀聞 墨莊漫錄 太平御覽 小字錄 丞相魏公譚訓 輟耕錄 中庸衍義 格物通 世緯 呻吟語摘 劉子遺書 人譜_人譜類記 榕壇問業 溫氏母訓 御定資政要覽 聖諭廣訓 御製日知薈說 聖祖仁皇帝庭訓格言 御定孝經衍義 第一冊 御定孝經衍義 第二冊 御定內則衍義 御纂性理精義 御纂朱子全書 第一冊 御纂朱子全書 第二冊 欽定執中成憲 御覽經史講義 第一冊 御覽經史講義 第二冊 思辨錄輯要 正學隅見述 雙橋隨筆 榕村語錄 讀朱隨筆 三魚堂賸言 讀書偶記 松陽鈔存 握奇經 六韜 孫子_吳子_司馬法 尉繚子 黃石公三略_三略直解 黃石公素書 李衛公問對 太白陰經 武經總要 何博士備論 虎鈐經 守城錄 武編 陣紀 江南經略 紀效新書 練兵實紀 練兵雜紀 管子 管子補註 鄧子 商子 韓非子 疑獄集 折獄龜鑑 棠陰比事_附錄 齊民要術 農書_蠶書 農桑輯要 農桑衣食撮要 王氏農書 救荒本草 農政全書 泰西水法 野菜博錄 欽定授時通考 黃帝內經素問 靈樞經 難經本義 鍼灸甲乙經 金匱要略論註 傷寒論註釋 肘後備急方 褚氏遺書 巢氏諸病源候總論 備急千金要方 銀海精微 外臺秘要方 第一冊 外臺秘要方 第二冊 顱顖經 銅人鍼灸經 明堂灸經 博濟方 蘇沈良方 壽親養老新書 腳氣治法總要 旅舍備要方 素問入式運氣論奧 傷寒微旨論 傷寒總病論 聖濟總錄纂要 證類本草 全生指迷方 小兒衛生總微論方 類證普濟本事方 太平惠民和劑局方 傳信適用方 衛濟寶書 醫說 針灸資生經 婦人大全良方 太醫局諸科程文格 產育寶慶集 集驗背疽方 濟生方 三因極一病證方論 產寶諸方 仁齋直指 仁齋傷寒類書 急救仙方 素問玄機原病式 宣明方論 傷寒直格方 病機氣宜保命集 儒門事親 內外傷辨惑論 脾胃論 蘭室祕藏 此事難知 醫壘元戎 湯液本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