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臨川文集 > 臨川先生文集 70


[070-1a]
臨川先生文集卷第七十
  論議
   復讎解
    推命對
    使醫
    汴
  雜著
    論茶法
    茶商十二
    制置三司條例
    相鶴經
    策問十一
[070-1b]
    復讎解
或問復讎對曰非治世之道也明天子在上自方伯
諸侯以至于有司各修其職其能殺不辜者少矣不
幸而有焉則其子弟以告于有司有司不能聽以告
于其君其君不能聽以告于方伯方伯不能聽以告
于天子則天子誅其不能聽者而爲之施刑於其讎
亂世則天子諸侯方伯皆不可以告故書紂曰凡
有辜罪乃罔𫉬小民方興相爲敵讎蓋讎之所以
興以上之不可告辜罪之不常𫉬也方是時有父兄
之讎而輒殺之者君子權其勢恕其情而與之可也
故復讎之義見於春秋傳見於禮記爲亂世之爲子
弟者言之也春秋傳以爲父受誅子復讎不可也此
[070-2a]
言不敢以身之私而害天下之公又以爲父不受誅
子復讎可也此言不以有可絶之義廢不可絶之恩
也周官之曰凡復讎者書于士殺之無罪疑此非
周公之法也凡所以有復讎者以天下之亂而士之
不能聽也有士矣不使聽其殺人之罪以施行而使
爲人之子弟者讎之然則何取於士而禄之也古之
於殺人其聽之可謂盡矣猶懼其未也曰與其殺不
辜寧失不經今書干士則殺之無罪則所謂復讎者
果所謂可讎者乎庸詎知其不獨有可言者乎就當
聽其罪矣則不殺於士師而使讎者殺之何也故疑
此非周公之法也或曰世亂而有復讎之禁則寧殺
身以復讎乎將無復讎而以存人之祀乎曰可以復
[070-2b]
讎而不復非孝也復讎而殄祀亦非孝也以讎未復
之恥居之終身焉蓋可也讎之不復者天也不忘復
讎者巳也克巳以畏天心不忘其親不亦可矣
    推命對
吳里處士有善推命知貴賤禍福者或俾予問之予
辭焉他日復以請予對曰夫貴賤天所爲也賢不
肖吾所爲也吾所爲者吾能自知之天所爲者吾獨
懵乎哉吾賢歟可以位公卿歟則萬鍾之禄固有焉
不幸而貧且賤則時也吾不賢歟不可以位公卿歟
則簞食豆羹無歉焉幸而富且貴則咎也此吾知
之無疑奚率於彼者哉且禍與福君子置諸外焉君
子居必仁行必義反仁義而福君子不有也由仁義
[070-3a]
而禍君子不屑也是故文王拘羑里孔子畏於匡彼
聖人之智豈不能脫禍患哉蓋道之存焉耳曰子以
爲貴賤天所爲也然世賢而賤不肖而貴者亦天
所爲歟曰非也人不能合於天耳夫天之生斯人也
使賢者治不賢故賢者宜貴不賢者宜賤天之道也
擇而行之者人之謂也天人之道合則賢者貴不肖
者賤天人之道悖則賢者賤而不肖者貴也天人之
道悖合相半則賢不肖或貴或賤堯舜之世元凱用
而四凶殛是天人之道合也桀紂之世飛廉進而三
仁退是天人之道悖也漢魏而下賢不肖或貴或賤
是天人之道悖合相半也蓋天之命一而人之時不
能率合焉故君子脩身以俟命守道以任時貴賤禍
[070-3b]
福之來不能沮也子不力於仁義以信其中而屑屑
焉甘意於誕謾虚怪之不巳溺哉
    使醫
一人疾焉而醫者十並使之歟曰使其尤良者一人
焉爾烏知其尤良而使之曰衆人之所謂尤良者而
隱之以吾心其可也夫能不相逮不相爲謀又相忌
也況愚智之相百者乎人之愚不能者常多而智能
者常少醫者十愚不能者烏知其不九邪並使之智
能者何用愚不能者何所不用一日而病且亡誰者
任其咎邪故予曰使其尤良者一人焉爾使其尤良
者有道藥云則藥食云則食坐云則坐作云則作夫
然故醫也得肆其術而無憾焉不幸而病且亡則少
[070-4a]
矣藥云則食坐云則作曰姑如吾所安焉爾人也
何必醫如吾所安焉可也凡疾而使醫之道皆然而
腹心爲甚有腹心之疾者得吾而思之其庶矣
    汴
古者筮有常官所諏有常事考歩人生辰星𪧐
所次訾相人儀狀色理逆斥人禍福考信於聖人無
有也不知從何許人傳宗其者澶漫四出抵今爲
尤蕃舉天下而籍之以是自名者蓋數萬不啻而汴
不與焉舉汴而籍之蓋亦以萬計予甞眎汴之術士
菩挾竒而以動人者大祀宮廬服輿食飲之華封君
不如也其出也或召焉問之某人也朝貴人也其歸
也或賜焉問之某人也朝貴人也坐其廬旁歷其人
[070-4b]
之往來肩相切踵相籍窮一朝暮則巳錯不可計竊
異之且竊歎曰吾儕治先聖人之言而脩其術張之
能爲天子營太平歛之猶足以禔身正家顧未甞有
公卿徹官是其即之勤也或曰子知乎渴者期於
漿疾者期於醫治然也子誠能爲天子營太平禔身
正家彼所存勢與位爾勢不盈位不充則熱中熱中
則惑勢盈位充矣則病失之病失之則憂惑且憂則
思決以彼爲能決子亦能乎不能則無異其即彼䟽
此也因寤不復異乆之補吏淮南省親江南有金華
山人者率然相過自言能逆斥禍福噫今之世子之
術奚適而不遇哉因以汴諗之
    議茶法
[070-5a]
國家罷搉茶之法而使民得自販於方今實爲便於
古義實爲宜而有非之者蓋聚歛之臣將盡財利於
毫末之間而不知與之爲取之過也夫茶之爲民用
等於米鹽不可一日以無而今官場所出皆麤惡不
可食故民之所食大率皆私販者夫奪民之所甘而
使不得食則嚴刑峻法有不能止者故鞭扑流徒之
罪未常少弛而私販私市者亦未嘗絶於道路也旣
罷㩁之之法則凡此之爲患皆可以無矣然則雖盡
充歲入之利亦爲國者之所當務也況關市之入自
足侔昔日之利乎昔桑洪羊興榷酤之議當時以爲
財用待此而給萬世不可易者然至霍光不學無術
之人遂能屈其論而罷其法蓋義之勝利乆矣今
[070-5b]
朝廷之治方欲剗百代之弊而復堯舜之功而其爲
法度乃欲出於霍光之所羞爲者則可乎以今之勢
雖未能盡罷搉貨而能緩其一亦所以示上之人恤
民之深而興治之漸也彼區區聚歛之臣務以求利
爲功而不知與之爲取上之人亦當斷以義豈可以
人人合其私然後行哉楊雄曰爲人父而搉其子
縱利如子何以雄之聦明其講天下之利害宜可信
然則今雖國用甚不足亦不可以復易巳行之法矣
是以國家之勢苟修其法度以使本盛而末衰則天
下之財不勝用庸詎而必區區於此哉
    茶商十二
臣竊以須仰巨商有十二之損爲害甚廣請試陳之
[070-6a]
須仰巨商巨商數少相率旣易邀賤遂繁故有場饒
明減闇減累累不巳歲數百萬是饒減之損一也又
旣仰巨商巨商稀少積壓等候陳損旣多或棄或焚
或充雜用此稅旣陷正稅又饒是陷稅之損二也又
旣仰巨商饒豐價薄園民困耗逋欠歲程至如石橋
一場祖額一百七萬而近歲買納才得十萬而虧及
累年便乞減額是退額之損三也又旣仰巨商須慿
力禁是以捕捉之旅所在屯布掩緝之衆彌占川落
官貟請俸卒旅衣糧擾民費財揔計不細是力禁之
損四也又旣仰巨商須置㩁務諸郡津置或數千里
所載綱運率自省破船材兵費風波盗竊每歲之計
不爲不甚是逺萃之損五也又旣仰巨商必先多備
[070-6b]
茶體輕怯難掌易損架閣利燥封角利密而官數浩
瀚堆積敖廩風枯雨濕氣味失奪俟售待給巳反陳
損是堆積之損六也又失物分輕則得衆得衆則易
竭今仰巨商本不及數千緡則不能行是分重而不
得衆也故難竭而成積滯分重之損七也又凡貨利
巳則精心精心則貨善貨善則易售今仰巨商非巳
甚衆始從小戸次輸主人方納官復支商旅是以
小戸偷竊主人殽雜姦吏容庇皆以非巳而致貨不
善也是非巳之損八也又旣仰巨商遂爲二等新好
者支筭商旅低陳者留賣南中食用不堪遂皆私易
故一縣大率每歳以茶被刑者徃徃百數是煩刑之
損九也又旣仰巨商茶多積壞瓌不堪賣遂轉𧖟茶
[070-7a]
俵給戸民悉不堪食虚納所直諸郡甚多是剜本之
損十也又巨商悉係通商南方盡從官賣官賣旣不
堪食多配寺院茶坊茶多弃損錢實虚歛是削民之
損十一也旣仰巨商貨終難盡諸般折給從是生焉
雖依元價折錢變賣雜收什一請實虚損官亦虚損
是刻士之損十二也其爲害廣也如此不可不去也
    乞制置三司條例
竊觀先王之法自畿之内賦入精麤以百里爲之差
而畿外國各以所有爲貢又爲經用通財之法以
懋遷之其治市之貨財則亡者使有害者使除市之
不售貨之滯於民用則吏爲歛之以待不時而買者
凡此非專利也蓋聚天下之人不可以無財理天下
[070-7b]
之財不可以無義夫以義理天下之財則轉輸之勞
逸不可以不均用度之多寡不可以不通貨賄之有
無不可以不制而輕重歛散之權不可以無術今天
下財用窘急無餘典領之官拘於弊法内外不以相
知盈虚不以相補諸路上供歲有定額豐年便道可
以多致而不敢不贏年儉物貴難於供備而不敢不
足逺方有倍蓰之輸中都有半價之鬻三司發運使
按簿書促期㑹而巳無所可否増損於其間至遇軍
國郊祀之大費則遣使剗刷殆無餘藏諸司財用事
往往爲伏匿不敢實言以備緩急又憂年計之不足
則多爲支移折變以取之民納租稅數至或倍其本
數而朝廷所用之物多求於不産責於非時富商大
[070-8a]
賈因時乗公私之急以擅輕重歛散之權臣等以謂
發運使揔六路之賦入而其職以制置茶鹽礬稅爲
事軍儲國用多所仰給宜假以錢貨繼其用之不給
使周知六路財賦之有無而移用之凡糴買稅歛上
供之物皆得徙貴就賤用近易逺令在京庫藏年支
見在之定數所當供辦者得以從便變賣以待上令
稍收輕重歛散之權歸之公上而制其有無以便轉
輸省勞費去重歛寛農民庶幾國用可足民財不匱
矣所有本司合置官屬許令辟舉及有合行事件令
依條例以聞奏下制置司叅議施行
    相鶴經
鶴者陽鳥也而遊於隂因金氣依火精以自養金數
[070-8b]
九火數七六十三年小變百六十年大變千六百年
形定生三年頂赤七年飛薄雲漢又七年夜十二時
鳴六十年大毛落茸毛生乃潔白如雪泥水不能汙
百六年雌雄相視而孕一千六百年飲而不食胎化
産爲仙人之騏驥也夫聲聞於天故頂赤食於水故
喙長輕於前故毛豐而肉踈脩頸以納新故天壽不
可量所以體無青黃二色土木之氣内養故不表於
外也是以行必依洲渚止不集林木蓋羽族之清崇
也其相曰隆鼻短喙則少瞑露睛赤白則視逺長頸
踈身則能鳴鳳翼雀尾則善飛龜背鼈腹㑹舞髙脛
促節足力其文李浮丘伯授王子晉又崔文子學道
於子晉得其文藏嵩山石室淮南公采藥得之遂傳
[070-9a]
於近代熈寧十年正月一日臨川王某筆
    策問
問堯舉鯀於書詳矣堯知其不可然且試之邪抑不
知之也不知非所以爲聖也知其不可然且試之則
九載之民其爲病也亦乆矣幸而羣臣遂舉舜禹不
幸復稱鯀此亦將以九載試之邪以堯之大聖知鯀
之大惡其知之也足以自信不疑矣何牽於羣臣也
必曰吾唯羣臣之聽不自任也聖人之心急於救民
其趣舎顧是否何如豈固然邪必以爲後世法得無
明哲之主牽制以召敗者邪或曰堯知水之數故先
之以鯀或曰乆民病以大禹功是皆不然堯必不以
民病私禹禹必不以利民病而大巳功以民病私其
[070-9b]
臣利民病以爲已功烏在其爲堯禹也又以爲泥於
數其探聖人滋淺矣且謂之有數鯀何罪其殛死也
聖人之所以然愚不能釋吾子無隱焉耳
    二
問臯陶曰在知人在安民大哉古之君臣相戒如此
夫雖有知人之明而無安民之惠心未可與爲治也
有安民之惠心而無知人之明則不能任人雖欲安
民亦有所不能焉然而天子之尊也四海之富也自
公至于士凡幾位自正至于旅凡幾職所謂知人者
其必有術可以二三子而不知乎
    三
問聖人治世有本末其施之也有先後今天下困敝
[070-10a]
不革其爲日也乆矣治教政令未甞放聖人之意而
爲之也失其本求之末當後者反先之天下靡靡然
入於亂者凡以此夫治天下不以聖人所以治其卒
不治也則爲士而不閑聖人之所以治非所以爲士
也願二三子盡道聖人所以治之本末與其所先後
以聞於有司
    四
問記曰追王太王王季文王不以卑臨尊也夏商受
命固有祖考奚無追王之事邪
    五
問聖人之爲道也人情而巳矣考之以事而不合隱
之以義而不通非道也洪範之陳五事合於事而通
[070-10b]
於義者也如其休咎之効則予疑焉人君承天以從
事天不得其所當然則戒吾所以承之之事可也必
如傳云人君行然天則順之以然其固然邪僭常暘
狂常雨使狂且僭則天如何其順之也堯湯水
旱奚尤以取之邪意者微言深法非淺者之所能造
敢以質於二三子
    六
問述詩書傳記百家之文二帝三王之所以基太平
而澤後世必曰禮樂云政與刑乃其助爾禮節之
樂和之人巳大治之後其所謂助者幾不用矣下三
王而王者亦有議禮樂之情者乎其所謂禮樂如何
也儒衣冠而言制作者文采聲音云而已基太平而
[070-11a]
澤後世儻在此邪宋之爲宋乆矣禮樂不接於民之
耳目何也抑猶未可以制作邪董仲舒王吉以爲王
者未制作用先王之禮樂宜於世者如欲用先王之
禮樂則何者宜於世邪
    七
問舜命九官三后在焉吕刑所謂三后恤功于民乃
堯命之何也曰伯夷降典折民惟刑禹平水土主名
山川稷降播種農殖嘉穀以功次之禹也稷也伯夷
也其可也以事次之民之災也富之也教之也其可
也今考其文辭未有次焉何也曰士制百姓于刑之
中以教祗德降典也則以民云制于刑之中則以百
姓云何也
[070-11b]
    八
問夏之法至商而更之商之法至周而更之皆因世
就民而爲之節然其所以法意不相師乎
    九
問易曰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
者曰垂衣裳以辨貴賤乾坤尊卑之義也夫垂衣裳
以辨貴賤自何世始始於黃帝獨曰黃帝可也於堯
舜曰堯曰舜可也兼三世而言之吾疑焉二三子姑
爲之解
    十
問詩論商之所以王本之契論周本之后稷夫成湯
文武之仁聖而以當桀紂之天下此夏商所以破滅
[070-12a]
而商周得之也彼千歲之稷契何功焉其本之也不

    十一
問挂兵於夷狄以弊百姓畋游倡樂賞賜無節而臺
榭陂池宮室之觀侈此國之所以貧今皆無此而有
司之所講常出於權利然亦不足於財信任親戚後
宮之家尊顯公卿大臣之世布衣巖穴之秀蔽鄣而
不得仕此官之所以曠今皆無此而所使在位皆公
天下之選也然亦不足於士異時甞多兵矣而不以
兵多故費財今民之壯者多去而爲兵而租賦盡於
糧餉然亦不足於兵異時甞多馬矣而不以馬多故
費土今内則空可耕之地以爲牧蓋鉅萬頃外則棄
[070-12b]
錢幣以取之四夷然亦不足於馬此其故何也
臨川先生文集卷第七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