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臨川文集 > 臨川先生文集 41


[041-1a]
臨川先生文集卷第四十一
  劄子
   擬上殿劄子
   上五事劄子
   議入廟劄子
   言尊號劄子
   論罷春燕劄子
   論館職劄子二
   本朝百年無事劄子
    擬上殿劄子
臣蒙恩奉使歸報 陛下敢因邊事之所及冒言天
下之事伏惟 陛下詳思而擇其中天下幸甚臣竊
[041-1b]
見 陛下有恭儉之德有聦明睿智之才有仁民愛
物之意顧内不能無以社稷爲憂外則不能無患於
夷狄天下之才力日以窮困而風俗日以衰壞四方
有智之士愢愢然常恐天下之不久安此其故何也
患在無法度故也今朝廷法嚴令具無所不有而臣
以謂無法度者方今之法度多不合於先王之法度
故也孟子曰有仁心仁聞而人不其澤者爲政不
法先王之道故也非此之謂乎以今之時方先王之
時逺矣所遭之時所遇之變不同而欲一二修先王
之政雖甚愚者猶知其難也而臣以謂當今之失患
在不法先王之政者以謂當法其意而已夫五帝三
王相去蓋千有餘歲一治一亂盛衰之時具矣其所
[041-2a]
遭之變所遇之勢不同其施設之方亦皆殊而其爲
國家之意本末先後未嘗不同也臣故曰當法其意
而巳法其意則吾所改易更革不至乎傾駭天下之
耳目天下之口而固巳合乎先王之政矣雖然以
方今之𫝑揆之 陛下雖欲改易更革天下之事合
於先王之意其𫝑未必能也 陛下有恭儉之德有
聦明睿知之才有仁民愛物之意則何爲而不成何
欲而不得而臣固以謂雖欲改易更革天下之事合
於先王之意其𫝑未必能者何也方今天下之吏才
少故也朝廷之人才固嘗簡在 陛下之聰明以臣
使事之所及則一路數千里之間能推行朝廷之法
知其所緩急而一切能修其職事者甚少而不才苟
[041-2b]
簡貪鄙之人至不可勝數其能講先王之意以合當
丗之變者蓋闔郡之間往往而絶也夫人才不足則
陛下雖欲改易更革天下之事以合先王之意大臣
雖有能當 陛下之意而領此者九州之大四海之
遠萬官之衆孰能一二推行之使人人蒙其施者乎
臣故曰其𫝑未必能也然則方今之急在乎人才而
巳今之天下亦先王之天下先王之時人材嘗衆矣
蓋其所以陶冶而成之者有道所謂陶冶以成之者
詩書傳記之所載其大略可見矣 陛下嘗試詳延
大臣左右及天下智能才諝之士使其論先王所以
成天下之才者其設施之方如何今之所以異於先
王而人才不足者其咎安在其欲變而通之以合於
[041-3a]
先王之意而成天下之才宜何施爲而可 陛下因
擇其言之近於理者使之相與上下反覆爲論焉因
取其宜於時者施焉則人才宜衆矣夫成人之才甚
不難人所願得者尊爵厚祿而所榮者善行所耻者
惡名也今操利勢以臨天下之士勸之以其所榮而
予之以其所願則孰肯背而不爲者特患不能爾而
吾所以責之者又中人之所能爲則不能者又少矣
夫成人之才甚不難而自古往往不能成人之才何
也以 人主之才不足故也蓋 人主無恭儉之德
無聦明睿智之才無仁民愛物之意則嬖倖諂䛕姦
罔蔽欺殘賊放恣之人皆得志於時而推其𩔖以亂
天下雖有良法不能成天下之才矣今 陛下有恭
[041-3b]
儉之德有聰明睿智之才有仁民愛物之意而又因
天下之所願以爲輔相者公聽並觀以進退天下之
士則所以成天下之才特患無良法而 陛下推至
誠惻怛之心以行之則臣雖愚固知人之才不難成
也人才旣衆則 陛下何爲而不成何欲而不得夫
然後改易更革天下之事以合乎先王之意甚易也
陛下不能如此茍於積敝之末流因不足任之才而
修不足爲之法臣恐在軍者日以勞而士民愈以窮
困汙濫而於天下國家愈其無補也臣幸以使事歸
報徒舉利害之一二而無補於世非臣之所以事
陛下惓惓之義也輙不自知其駑下而敢言國家之
大體伏惟 陛下詳擇其中天下幸甚也
[041-4a]
    上五事劄子
陛下即位五年更張改造者數千百事而爲書具爲
法立而爲利者何其多也就其多而求其法最大其
效最晚其議論最多者五事也一曰和戎二曰青苗
三曰免役四曰保甲五曰市易今青唐洮河幅貟三
千餘里舉戎𦍑之衆二十萬獻其地因爲熟戸則和
戎之䇿巳効矣昔之貧者舉息之於豪民今之貧者
舉息之於官官薄其息而民救其乏則青苗之令巳
行矣惟免役也保甲也市易也此三者有大利害焉
得其人而行之則爲大利非其人而行之則爲大害
緩而圖之則爲大利急而成之則爲大害傳曰事不
師古以克永世匪攸聞三法者可謂師古矣然
[041-4b]
而知古之道然後能行古之法此臣所謂大利害者
也蓋免役之法出於周官所謂府史胥徒王制所謂
庶人在官者也然而九州之民貧富不均風俗不齊
版籍之高下不足據今一旦變之則使之家至戸到
均平如一舉天下之役人人用募釋天下之農歸於
畎畒茍不得其人而行則五等必不平而募役必不
均矣保甲之法起於三代丘甲管仲用之齊子産用
之鄭商君用之秦仲長統言之漢而非今日之立異
也然而天下之人鳧居鴈聚散而之四方而無禁也
者數千百年矣今一旦變之使行什伍相維鄰里相
屬察姦而顯諸仁宿兵而藏諸用苟不得其人而行
之則搔之以追呼駭之以調發而民心揺矣市易之
[041-5a]
法起於周之司市漢之平凖今以百萬緡之錢權物
價之輕重以通商而貰之令民以歲入數萬緡息然
甚知天下之貨賄未甚行竊恐希功幸賞之人𨒪求
成效於年歲之間則吾法隳矣臣故曰三法者得其
人緩而謀之則爲大利非其人急而成之則爲大害
故免役之法成則農時不奪而民力均矣保甲之注
成則冦亂息而威勢彊矣市易之法成則貨賄通流
而國用饒矣
    議入廟劄子
臣今日曾公亮傳 聖㫖以臣寮上言郊祀不當入
廟令臣詳議臣愚以爲制天下之事當令本末終始
相稱今旣奉 先帝遺詔外行以日易月之禮又諸
[041-5b]
所以崇事 祖宗皆循本朝制度獨於入廟則欲變
先帝故事而逺從三代之禮臣恐於事之本末終始
不爲相稱必欲盡除近丗之制度一以三代爲法則
今 陛下尚在諒隂之中非可以制禮之時且言者
以爲䘮三年不祭於廟禮也而今乃欲令公代告
此何禮也臣竊以爲今之禮不合於三代者多矣言
者不以爲非而專疑不當入廟者蓋於所習見則安
於所罕見則怪恐不足留 聖聽也臣學術淺陋誤
蒙訪逮敢不盡愚取 進止
    言尊號劄子庚戌六/月七日
臣伏以 陛下緝熈光明如日之方升布利施澤如
川之方至號名於實豈能有所增加輒復卷卷妄有
[041-6a]
陳請徒以 祖宗故事適在此時臣子之心懷不能
巳 陛下受而不拒足以俯順人心臣獨不能無疑
者 陛下以西垂之勞方以過爲在巳遽膺徽冊似
或未安臣等以歸美爲忠 陛下以撝謙爲德布之
海内誰曰不然伏惟 聖心更賜詳酌
    論罷春燕劄子
臣竊以邊夷外畔士卒内潰吏民騷動死傷接踵恐
非燕而用樂之時且此月休假巳多又加兩日即恐
急奏或致留滯臣愚謂宜罷燕以副 聖心仁惻且
又不妨應接機速公事如蒙省察乞賜中㫖施行
    論館職劄子二
臣伏見今館職一除乃至十人此本所以儲公
[041-6b]
材也然 陛下試求以爲講官則必不知其誰可試
求以爲諌官則必不知其誰可試求以爲監司則必
不知其誰可此患在於不親考試以實故也孟子曰
國人皆曰賢然後察之見賢焉然後用之今所除館
職特一二大臣以爲賢而巳非國人皆曰賢國人皆
曰賢尚未可信用必躬察見其可賢而後用况於一
二大臣以爲賢而巳何可遽信而用也臣願 陛下
察舉衆人所謂材良而行美可以爲公者召令三
館祗雖已帶舘職亦可令兼祗事有當論議者
召至中書或召至禁中令具條奏是非利害及所當
施設之方及察其才可以備任使者有四方之事則
令往相視問察而又或令參覆其所言是非利害其
[041-7a]
所言是非利害雖不盡中義理可施用然其於相視
問察能詳盡而不爲蔽欺者即皆可以備任使之才
也其有經術者又令講如此至於數四則材否略
見然後罷其否者而召其材者更親訪問以事訪問
以事非一事而後可以知其人之實也必至於期年
所訪一二十事則其人之賢不肖審矣然後隨其材
之所宜任使其材良行美可與謀者雖嘗令備訪
問可也此與用一二大臣薦舉不考試以實而加以
職固萬萬不侔然此在他時或難行今 陛下有
堯舜之明洞見天下之理臣度無實之人不能蔽也
則推行此事甚易旣因考試可以出材實又因訪問
可以知事情所謂敷納以言明試以功用人惟巳闢
[041-7b]
四門明四目逹四聰者蓋如此而巳以今在位乏人
上下壅隔之時恐行此不宜在衆事之後也然巧言
令色孔壬之人能伺人主意所在而爲傾邪者此堯
舜之所畏而孔子之所欲逺也如此人當知而逺之
使不得親近然如此人亦有數 陛下博訪於忠臣
良士知其人如此則逺而弗見誤而見之以 陛下
之仁聖以道揆之以人參之亦必知其如此知其如
此則宜有所懲如此則巧言令色孔壬之徒消而正
論不蔽於上今欲廣聞見而使巧言令色孔壬之徒
得志乃所以自蔽畏巧言令色孔壬之徒爲害而一
切䟽逺群臣亦所以自蔽蓋 人主之患在不窮理
不窮理則不足以知言不知言則不足以知人不知
[041-8a]
人則不能官人不能官人則治道何從而興乎 陛
下堯舜之主也其所明見秦漢以來欲治之主未有
能彷彿者固非羣臣所能窺望然自堯舜文武皆好
問以窮理擇人而官之以自助其意以爲王者之職
在於論道而不在於任事在於擇人而官之而不在
於自用願 陛下以堯舜文武爲法則聖人之功必
見於天下至於有司叢脞之務恐不足以棄日力勞
聖慮也以方今所急爲在如此敢不盡愚臣愚才薄
然蒙㧞擢使豫聞天下之事 聖㫖宣諭富弼等欲
於講筵召對輔臣討論時事顧如臣者材薄不足以
望 陛下之清光然 陛下及此言也實天下幸甚
自備位政府每得進見所論皆有司叢脞之事至於
[041-8b]
大體粗有所及則迫於日晷巳復旅退而方今之事
非博論詳令所改更施設本末先後小大詳略之
方巳熟於 聖心然後以次奉行則治道終無由興
起然則如臣者非蒙 陛下賜之從容則所懷何能
自竭蓋自古大有爲之君未有不始於憂勤而終於
逸樂今 陛下仁聖之質秦漢以來人主未有企及
者也於天下事又非不憂勤然所操或非其要所施
或未得其方則恐未能終於逸樂無爲而治也則於
博論詳豈宜緩然 陛下欲賜之從容使兩府並
進則論議者衆而不一有所懷者或不得自竭謂宜
使中書密院迭進則人各得盡其所懷而 陛下聽
覽亦不至於煩 陛下即以臣言爲可乞明喻大臣
[041-9a]
使各舉所知無限人數皆實封以聞然後 陛下推
擇召置以爲三館祗其不足取者旋即罷去則所
置雖多亦無所害也
    二
臣伏見某人云云皆衆人所謂材良行美宜蒙
陛下訪問任使者凡此九人臣或熟聞而未識或熟
識而未敢任或敢任其可以爲公臣雖未識然衆
人之所謂賢臣不敢蔽也臣雖敢任其可以爲公
然 陛下不親見其可賢亦難遽信而用 陛下
以臣前所論奏爲合於義理即乞悉置此九人者以
爲三館祗親考試其材行不可用旋即罷去
其可用然後留備訪問任使如此則所置雖多未有
[041-9b]
濫得官職者然此但臣一人所聞所知恐執政大臣
各有所聞所知 陛下令各舉所聞所知而如此
考試庻幾人材無所遺逸經曰舉逸民天下之民歸
心焉善人君子者天下之民心所願舉欲其延問視
其所在而從之者也 陛下自即位巳來以在事之
人或乏材能故所抜用者多士之有小材而無行義
者此等人得志則風俗壞風俗壞則朝夕左右者皆
懷利以事 陛下而不足以質朝廷之是非使於四
方者皆懷利以事 陛下而不可以知天下之利害
其弊巳効見於前矣恐不宜不察也欲救此弊亦在
親近忠良而巳伏惟 陛下仁聖巳深察此理臣愚
猶敢及此者忠臣惓惓之義也
[041-10a]
    本朝百年無事劄子
臣前蒙 陛下問及本朝所以享國百年天下無事
之故臣以淺陋誤承 聖問迫於日晷不敢久留語
不及悉遂辭而退竊惟念 聖問及此天下之福而
臣遂無一言之獻非近臣所以事君之義故敢昧冒
而粗有所陳伏惟 太祖躬上智獨見之明而周知
人物之情僞指揮付託必盡其材變置施設必當其
務故能駕馭將帥訓齊士卒外以扞夷狄内以平中
國於是除苛賦止虐刑廢強橫之藩鎭誅貪殘之官
吏躬以簡儉爲天下先其於出政發令之間一以安
利元元爲事 太宗承之以聦武 眞宗守之以謙
仁以至 仁宗 英宗無有逸德此所以享國百年
[041-10b]
而天下無事也 仁宗在位歷年最久臣於時實備
從官施爲本末臣所親見嘗試爲 陛下陳其一二
而 陛下詳擇其可亦足以申鑒於方今伏惟
仁宗之爲君也仰畏天俯畏人寛仁恭儉出於自然
而忠恕誠慤終始如一未嘗妄興一役未嘗妄殺一
人斷獄務在生之而特惡吏之殘擾寧屈巳棄財於
夷狄而終不忍加兵刑平而公賞重而信納用諌官
御史公聽並觀而不蔽於偏至之讒因任衆人耳目
抜舉踈逺而隨之以相坐之法蓋監司之吏以至州
縣無敢暴虐酷擅有調發以傷百姓自夏人順服
蠻夷遂無大變邊人父子夫婦得免於兵死而中國
之人安逸蕃息以至今日者未嘗妄興一役未嘗妄
[041-11a]
殺一人斷獄務在生之而特惡吏之擾寧屈巳棄
財於夷狄而不忍加兵之効也大臣貴戚左右近習
莫敢強橫犯法其自重愼或甚於閭巷之人此刑平
而公之効也募天下驍雄橫猾以爲兵幾至百萬非
有良將以御之而謀變者輙敗聚天下財物雖有文
籍委之府史非有能吏以鈎考而斷盜者輒發凶年
饑歲流者塡道死者相枕而㓂攘者輒得此賞重而
信之効也大臣貴戚左右近習莫能大擅威福廣私
貨賂一有姦慝隨輒上聞貪邪橫猾雖間或見用未
嘗得久此納用諌官御史公聽並觀而不蔽於偏至
之讒之効也自縣令京官以至監司臺閣陞擢之任
雖不皆得人然一時之所謂才士亦罕蔽塞而不見
[041-11b]
收舉者此因任衆人之耳目拔舉踈逺而隨之以相
坐之法之効也升遐之日天下號慟如䘮考妣此寛
仁恭儉出於自然忠恕誠慤終始如一之効也然本
朝累丗因循末俗之弊而無親友群臣之議人君朝
夕與處不過宦官女子出而視事又不過有司之細
故未嘗如古大有爲之君與學士大夫討論先王之
法以措之天下也一切因任自然之理勢而精神之
運有所不加名實之間有所不察君子非不見貴然
小人亦得厠其間正論非不見容然邪亦有時而
用以詩賦記誦求天下之士而無學校養成之法以
科名資歷叙朝廷之位而無官司課試之方監司無
檢察之人守將非選擇之吏轉徙之亟旣難於考績
[041-12a]
而游談之衆因得以亂眞交私養望者多得顯官獨
立營職者或見排沮故上下偷惰取容而巳雖有能
者在職亦無以異於庸人農民壞於繇役而未嘗特
見救恤又不爲之設官以修其水土之利兵士雜於
疲老而未嘗申勑訓練又不爲之擇將而久其疆場
之權宿衞則聚卒伍無賴之人而未有以變五代姑
息羈縻之俗宗室則無敎訓選舉之實而未有以合
先王親踈隆殺之宜其於理財大抵無法故雖儉約
而民不富雖憂勤而國不強賴非夷狄昌熾之時又
無堯湯水旱之變故天下無事過於百年雖曰人事
亦天助也蓋 累聖相繼仰畏天俯畏人寛仁恭儉
忠恕誠慤此其所以獲天助也伏惟 陛下躬上聖
[041-12b]
之質承無窮之緒知天助之不可常恃知人事之不
可怠終則大有爲之時正在今日臣不敢輒廢將明
之義而茍逃諱忌之誅伏惟 陛下幸赦而留神則
天下之福也取 進止
臨川先生文集卷第四十一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