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權載之文集 > 權載之文集 29


[029-1a]
新刋權載之文集卷第二十九
             唐權德輿字載之
  謚冊文
  諡議
  奏議
   德宗皇帝謚冊文
維永貞元年歲次乙酉月𦍤曰孝孫嗣皇帝臣某伏惟
大行皇帝德合天地作人父母纂承光明建用皇極昔
在寳應制天下賦輿戚藩以大自魯疏雍師律旣貞會
陜收洛克燀威命廓開王塗是登上嗣乃宅丕后服藝
[029-1b]
祖神宗之大烈有乹乹翼翼之至敬敷佑廸哲尊嚴懿
恭燭明四極發育萬物濯沐乎仁澤澄淸乎理本巍巍
乎建中風聲與貞觀符洎時有祲沴變生京轂省方展
義宏陰隲之功整旅致誅申振耀之令鴟滅息侯王
軌道丕冐持載鏡淸砥平然後明禋毖祀萬靈以接翕
受敷施九德咸事含宏亭毒以致其和博採虛受以通
其志政刑有箴宸扆有銘煥乎文明之化成也因時創
節象卦設樂薫然中和之被物也納嘉言于近侍輟已
行之詔疾讒口于宵人宥過誤之罪去徽號而約已正
廟祧而尊祖九譯通道萬方來庭賔旅焯乎勲籍夷歌
[029-2a]
陳于樂府霜露所隊車書大同順氣旁逹天休滋至慶
霄輪囷德水淸澈三辰秉陽以宣耀百嘉麗地而交感
飛走呈祥肖翹遂性在宥天下二十有七年夫文思光
被陶唐之盛也㦧怛忠利虞帝之教也亹亹穆穆周文
之業也聰明神武漢祖之烈也躬古先之大烈極帝者
之上儀方將扈升介邱侍檢玉牒奄遺末命永弃多方
億兆嗷嗷哀號靡訴顧惟冲昧懼忝孫謀君父有命付
兹神器䖍恭貽訓感慕滋深今因山旣建同軌畢至一
二元老宗工碩生考稱天之禮稽節惠之法式遵古義
敢薦大名謹遣太尉某謹奉冊上尊謚曰神武孝文皇
[029-2b]
帝廟曰德宗伏惟聖靈昭格膺是典禮叶贊丕祉流于
無窮嗚呼哀哉
   莊憲皇后謚冊文奉勅
維元和十一年歲次景申某月𦍤日哀子嗣皇帝臣某
伏惟大行皇太后柔明承天廣大法地齊二儀以發育
含萬物而化光靜專宅心謙儉約巳塗山積厚淮水秉
靈四德交修六宫承式於德宗有逮事之孝敬於先皇
有輔佐之憂勤允廸風徽儀型天下伏以永貞誥命脫
躧寰區乃居太上之尊乃正中宫之位顧兹冲𦕈上荷
劬勞自㓜逮長禀邑姜之教勗繼體纂圖申長信之供
[029-3a]
養率用慈訓施于理道母儀所被子惠所覃一紀于兹
萬方蒙福以載物之量苞逮下之仁嗣姙姒之徽音慕
黃老之淸淨宜介丕祉盡如崗陵昊蒼不傭艱俄及
追惟顧復創鉅感深銜血茹荼叩心罔極今鮒隅卽遠
亀筮告猶順厚夷體幽嚴就路宰政尹典禮之官詢
考古式詳稽謚法以周道章明未之或改形容擬議敢
易大名謹遣攝太尉中書侍郞平章事臣裴度奉冊上
尊謚曰莊憲皇后伏惟皇靈降格淑聖幽贊昭配淸廟
對越鴻休與世世方祗永永無極嗚呼哀哉
   故銀靑光祿大夫尙書左僕射姑臧縣開國公
[029-3b]
    贈司空李公謚議
將仕郞守太常愽士權德輿議曰李揆端莊粹温潔亷
淑愼用文章術學資適逢時其英華以取貴達如良
庖投刄無復肯綮厯諫曹左史司王言貳春官以至于
平章大政在帝左右必以文誼藩身奉法遵職官曹無
粃政姻族無倖人束帶山立敷陳前志儼然而温有碩
儒大臣之度或起或廢其道甚夷昔觀射父能作訓辭
以行事於諸侯左史倚相能道訓典以叙百物揆實有
之建中中西戎乞盟以舊齒宿望將命殊俗結華夷之
信董衣裳之會已事廻車歲當興元匪躬靡盬至河池
[029-4a]
而殁追錫司空恩禮有加按謚法曰率事以信曰恭不
懈于位曰恭揆果行求已致位台司歴官陟降十有八
次周旋敬愼以揚職業不曰率事以信乎及逾懸車之
年奉絶域之使受命卽路視險若夷貞厲盡瘁復于左
轂不曰不懈于位乎昔韋元成翟方進以經明爲漢相
而皆謚曰恭接揆所履節以一惠勤官𣦸事炳然昭明
有司易名請以恭謚謹議
   故朝散大夫使持節常州諸軍事守常州刺史
    充本州團練守捉使賜紫金魚袋獨孤公諡
    議
[029-4b]
將仕郞守太常博士權德輿議曰獨孤及剛方淸根
於性術其修身莅官然處中立言遣辭有古風格辨
論裁正昭德塞違濬波瀾而去流蕩得菁華而無枝葉
其摳衣入室之徒皆足以掌贊書而秉方冊則及之爲
文可徴矣其爲博士時有上議景皇帝不宜爲太祖者
詔下庶官及舉夏殷周漢之故事尊祖配天之大旨以
爲景皇始封于唐天所命也於是定議爲一代典法新
平長公主之子裴倣尙永淸公主欲以他族主婚及時
相禮上陳不可竟得以裴僕射遵慶爲主當時稱之定
吕諲盧奕郭知運之謚用禮文憲度得褒貶之正凡所
[029-5a]
往復詞旨堅明其理舒州屬歲饑旱隣郡庸亡什四巳
上而舒人生悅在不知㐫年優詔褒異就錫金紫其初
治濠其後在常皆因俗爲理人用愛戴雖不得居公
長帥之任然其奉常議論三郡績用亦足以列于文苑
附於循吏按謚法曰博聞多能曰憲薦可替否曰憲及
酌三王四代之典訓作爲文章以輔教化是謂博聞位
叅中外必以稱職聞是爲多能定宗廟之饗爲薦可正
婚姻之主爲替否有司稽美行而易其名者請謚及曰
憲謹議
   昭陵寢宫奏議
[029-5b]
    右奉進止寢宫在山上置來多年曾經野火
    燒爇摧毁略盡其宫尋移在瑶臺寺左側今
    屬通年欲議修置緣舊宫本山上原無井泉
    每緣供水稍遠百姓非常勞弊今欲于見住
    行宫處修造所兾久遠便人又爲改移舊制
    恐所未周宜令中書門下及百僚同商量可
    否聞奏
朝議郞守尙書司勲郞中知制誥雲騎尉賜緋魚袋臣
權德輿議曰臣聞古宗廟之制前有廟廟列昭穆後有
寢寢陳衣冠自秦漢以來始因陵立廟有寢宫便殿雖
[029-6a]
廟居陵傍而無必在山上不在山下定制且禮文所貴
冝也稱也祀事所資敬也潔也伏以昭陵因山太宗所
建官在山上便於當時自野火延燒行宫山下亦已久
矣今若伐木縮版程功就險神道貴靜或非所宜則與
置陵之初事體爲異况舊制旣毁新功是修考于便地
可以經久所謂宜且稱也又井泉在下汲引爲易饗獻
之禮是資嚴恭本于明德惟馨亦在吉蠲爲饎故禮之
言祭也水曰淸滌言其㓗淸滌濯也又曰不敢用常䙝
味所以交于神明也因兹冽井以備薦羞所謂潔且敬
也凡舉事必以制度當否爲大而以人力勞逸爲細若
[029-6b]
于事爲當而又無勞不亦順昭陵愛人之心乎不亦叶
陛下從宜之禮乎今列聖寢宫有在山下者矣然則致
敬來格之義豈以山上山下而爲遠近臣愚以爲但
在栢城之內則不云遠陛下精誠愼重詢及庶僚徒獻
所聞伏增戰越謹議貞元十四年/月/日
   祭岳鎭海瀆等奏議
    儀禮覲禮曰天子出拜日於東門之外禮日
    於南門之外禮月與四瀆於北門之外禮山
    川邱陵于西門之外注云變拜言禮容祀也
    疏云拜無祀言禮則兼拜也
[029-7a]
     右明祭四瀆山川邱陵皆有拜
    禮記王制曰五岳視三公四瀆視諸侯注大
    視其牲器之數疏云牲幣粢盛𥸅豆爵獻之
    數非謂尊卑也
     右明五岳四瀆下與公候同尊卑
    禮記禮器曰一獻質三獻文五獻察七獻神
    注云質羣小祀也文社禝五祀也察四望山
    川也神先公也
     右明山川之獻重於社禝今太社先農皆
     拜
[029-7b]
    禮記樂記云禮主于减樂主於盈禮減而進
    以進爲文樂盈而反以反爲文禮减而不進
    則銷樂盈而不反則放注云减人所倦也進
    謂勉强文也
     右明勉進於禮以防减倦自證聖巳前御
     署祝版訖北再拜自後不拜今若祭官又
     不拜恐减至于銷失進之義
以前奉進止令常叅官商量合拜不拜書其事者臣
謹按儀禮禮記等議條例如前伏惟開元禮岳鎭海瀆
每年以五郊迎氣日祭之時旱則祈于北郊及有所祈
[029-8a]
之禮獻官皆再拜祭以接神拜以成禮稽攷今古並無
不拜之文風伯雨師本皆小祠天寳中始昇爲中祠貞
元初陛下又以事切蒼生屈已再拜况岳鎭海瀆能出
雲爲雨故祝文有賛養萬品阜成百榖之言國朝舊章
諸儒損益伏請依開元禮祭官再拜爲定其諸神龍毗
沙門神等在禮無文今則咸秩遣使致祭推類相從諸
神龍准五龍壇例毗沙門神准四鎭山例並主祭官再
拜請依太常寺狀爲定謹議
   貞元十五年九月日中書含人臣權德輿奏獻
    懿二祖遷廟奏議
[029-8b]
   今年夏四月禘饗于太廟太祖景皇帝東向之
    位并遷廟之位
右伏惟今月十六日勅禘祫之祭禮之大者先有衆議
猶未精詳冝更令百寮議限至二十六日內聞奏者臣
聞禮有五經莫重于祭祭稱百順實受其福故曰萬物
本乎天人本乎祖以太祖始封之重當殷祭東向之尊
百代不遷下統昭穆此孝饗嚴禋之極制也周自后稷
十六代至武王毁廟遷主皆太祖之後故序列昭穆合
食無嫌漢之太上皇主于園尋置别廟是爲屬尊
故周漢皆太祖之位正自魏至隋則虛其位魏明帝初
[029-9a]
以大皇别廟未成故權設對袷後有司定七廟之制太
祖以下爲昭穆二祧旋至三少帝運移于晋晋不以兄
弟爲代數故元帝上繼武帝簡文上繼元帝至安帝時
然後征西至京兆四府君遷盡未及殷祭運移于宋初
永和中疑四府君主所藏之禮詔公博議范宣請特
築一室韋泓請屋朽乃止蔡謨亦請改築别室若未展
者當入就太廟以征西府君東向議竟不行宋齊梁陳
北齊周隋悉虛其位以待太祖皆以短祚其禮不申則
自魏以降太祖列昭穆之位非通例也武德中立親廟
四自宣簡公而下貞觀中立七廟六室自宏農府君而
[029-9b]
下開元中始制九廟追尊獻祖懿祖故自武德至于開
元太祖在四廟七廟九廟之數則東向之虛又非例也
廣德二年將及殷祭有司以二祖親盡當遷太祖九室
旣備其年冬袷於是正太祖于東向藏二主于夾室凡
十八年矣建中二年冬袷有司誤引蔡謨征西之議以
獻祖東向懿祖爲昭太祖爲穆此誠疑倒置之大者
也議者或引春秋禹不先鯀湯不先契文武不先不窋
以爲證且湯與文武皆太祖之後理無所疑至于禹不
先鯀安知說者非啟與太康之代而左邱明因而記之
向者有司以二主藏夾室非儀則可闕殷祭非敬則
[029-10a]
可處東向之位則不可是以貞元七年冬太常上奏請
下百察僉議詔可其奏八年春有于頎等一十六狀至
十一年又詔尙書省集議有陸淳宇文[炫-ㄙ+ㄥ]二狀前後異
同有七家之說至于藏夾室虛東向遠遷園寢分饗褅
袷加幣玉虞主而枚卜埋膚引滋多皆失禮意臣等
細審討論惟置别廟及袝于德明興聖二說最爲可㨿
德明興聖之廟猶别廟也等于剏立此又易行伏以德
明皇帝於舜禹之際與稷契同功契後爲殷向五百年
稷後爲周逾八百年德明流光無窮殷皇運于後景福
靈長與天地凖又獻懿二祖於興聖皇帝爲曾爲元猶
[029-10b]
元周人祔于先公之祧此亦亡于禮者之禮也明尊祖
之道正大祭之儀禮文祀典莫重於是凡議同者七狀
百有餘人其中名儒禮官講貫詳熟臣于貞元八年蒙
聖恩以博士徴至京師属當會議時與崔儆劉執經同
狀十一年臣官備近侍不在議中乃今累叨眷奬𫉬貳
宗伯職業所守典禮是司研考古今罄竭愚管豈敢以
疑文虛說黷陛下嚴敬重難之心其夾室等五家不安
之說謹具條上伏惟聖慮裁擇
   藏夾室
右太祖以下毁廟主之所藏也今若以二祖之主同在
[029-11a]
夾室當褅袷之際代祖元皇帝以遷主合食而二王留
在夾室神靈何所依或主有禱則祭無禱則止如殷
祭何或云每褅袷時就饗于夾室如合食何此其不可

   虛東向
右自魏晋方有太祖以上府君以備親廟自太祖以下昭
穆旣太祖以上親盡皆遷然後正東向之位明不遷之
重自魏及隋皆以短厯或遭離多故其禮未行故虛東
向自武德後貞觀開元制加廟數太祖尊位厭而未申
故虛東向今九廟已備代祖巳遷而議虛東向則無其
[029-11b]
制例此其不可也
   園寢
古漢魏太上皇處士君園寢之制近在京師故于遷主
無有異議今二祖園寢皆在趙州法駕儀經途遐遠
此其不可也
   分饗
右尊祖敬宗至當無二審褅合饗王者所先議者請常
以獻祖受袷太祖受褅五年之間迭居東向就如其說
則當袷之時太祖固序昭穆矣當褅之禮獻祖何所依
耶從古以來無此義例此其不可也
[029-12a]
   埋
右議者引古者貴祖命歛幣玉藏諸兩階之間又埋虞
主於廟門外之道左以爲比𩔗彼主命幣玉者旣反告
則無所用矣彼虞主用桑者旣練祭則無所用矣不忍
䙝瀆故歛而藏之徹而埋之豈如栗主依神雖廟毁而
常存之制哉此其不可也况兩階之間與門外道左皆
祖廟也今則下于子孫之廟於理安乎此其又不可

   以前謹具周漢太祖居東向魏𣈆以下虛東向
   并貞元八年十一年兩度會議一十八狀內夾
[029-12b]
  室等五家不安之說如前謹錄奏聞謹奏
新刋權載之文集卷第二十九終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