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雲笈七籤 > 雲笈七籖 123



道教靈驗記
   衢州東華觀監齋⬤常住驗
衢州東華觀物産殷贍財用豐美主持綱領
多恣隱欺有監齋一人其過尤重不知禍福
不信神明或聞罪福報應謂之虚誕常曰道
士用常住物如子孫用父母物耳何罪之有
以此故教誨所不及矣辯於飾非給於應對
人有文過者率引之以為語端如俗中之說
[122-1b]
徐六侯白耳既死數年一旦道侣三五人縦
步園林遊春肆目坐石藉草之際觀中牛十
餘頭飲齕於坐側一人偶曰某監齋常能排
斥罪善不信報對量其積過莫在群牛中否
衆方言笑一牛直諸衆前驅之不去試以某
監齋呼之跪而雨涙每呼名必隨應焉道侣
愍之為拜章修齋謝過遷拔二日夜寓夢致
謝言宿過已赦徑得往生矣三夕而牛斃
   婺州開元觀⬤刺史復常住驗
婺州開元却倚小坡形勢髙爽元置之地四
[122-2a]
面通街其後居人所侵基地漸狹大殿之後
便逼居人私舍亦有州司勢要占地造宅道
士明知其事未嘗敢言主觀道士夢天上官
吏三五十人自空而下集於殿前即喚此道
士問觀地疆界答云某後生晚長自主觀來
秖據見在而已據老人所言此觀元置為御
容四面通街以防水火今去街極逺盡隔人
家官人㸃頭曰實然又見一人云是地司所
説亦同有朱衣吏一人進曰此事不煩躬親
指説但處分刺史温璋即時忽見令人徃⬤
[122-2b]
處分言訖昇空而去明曰刺史忽入觀行脚
登尊殿上顧望問道流此觀形勢布置不合
隘窄如此何得側近便有户人居住道流逡
巡未敢祗對温郎中曰固應難説即令懸牓
發遣居人四面以官街為界併還常住所侵
占地者據侵住年月限一月日内陪納租地
錢隨間數徵地租約數百千充版築垣墻修
飾屋宇六十餘日觀復舊制温夜夢青童降
曰汝有政理常住之功賜節鎮三任若瀆貨
殺人得其一矣亦如其言
[122-3a]
   杭州餘杭上清觀道流隱欺常住驗
杭州餘杭上清觀田畆沃壤常住豐實主持
道流每减尅⬤欺以私於己雖教門鈐轄官
中舉明必廣費金帛以請託於局吏賄貨既
行多覆蔵其罪掩蔽其惡由是州吏縣曹相
知罔冒積⬤乆矣殿宇摧殘香燈寖絶遊客
經過略無投足之所有識者為之寒心嫉惡
者有為之扼腕固有日矣㑹昌中人家併産
兒女五六輩皆形骸不具瘖聾瞽躄數嵗有
白尊師自金華山至駐留旬日住持道流因
[122-3b]
話其事尊師促令召之既至愍然曰汝何得
作此重業犯負大道致兹考責邪謂觀中諸
道流曰此奴婢輩皆是此觀前輩道流⬤欺
常住恣為罪業不唯秖受此報方欲更履諸
苦未有解免之期即次第呼其昔日姓名一
一問之數輩亦以曉悟先身之罪啼號嗚咽
悶絶扵地尊師令其家各備香油為之焚香
懴謝求乞赦宥常住亦為辦齋食供養如是
三日尊師㝠心靜定經宿方起曰太上有明
科常住法物供養三寶⬤於無窮之世固不
[122-4a]
可輙有⬤盗侵欺之者罪及七世生受荼毒
死履諸苦或為賤人畜類以償昔債雖三元
八節天地肆赦此罪不在可赦之例吾以愍
物之故適為冒禁上干天府此輩已得止此
一報即生身得於善處矣三旬之後相次有
應此後主持者當明為鑒戒勿履此轍也月
餘瘖瞽聾者相績而死惟躄者足稍能履十
餘年後平復如常白尊師言此奴罪名稍輕
即當赦免此奴免之日諸輩皆釋其幽牢也
果如其言以此奴平復能行為㝠中赦宥之
[122-4b]
期爾
   李賞斫龍州牛心山古觀松栢驗
龍州牛心山古觀即大唐逺祖隴西李龍遷
梁武陵王蕭紀理益州使遷築城於此所居
旣沒葬於山側鄉里立祠號李古人廟武德
中改爲觀其後武氏簒國潜欲革命勑鑿斷
山脉其崗斷處水色變赤其腥如血天寳末
明皇幸蜀駕入劒門有老人蘇坦迎駕奏曰
龍州牛心山國之祖墓因李古人名遂爲州
名古老相傳皆有靈應陛下今日⬤塵之禍
[122-5a]
乃則天掘鑿所致請御衣一襲蔵於山脉斷
處修築復舊山必有聲如此則克復兩京回
鑾有日矣明皇異其言即命内使齎御衣國
信祭山修築刺史蘇邈准詔以近山四鄉百
姓放明年租税併功修填還使如舊山果有
聲如牛 明年誅禄山復宫闕至徳二年
十月二十八日詔曰江油舊壤境帶靈山自
狩巴梁屢昭感應眷兹郡邑合有増崇可昇
龍州為都督府賜號應靈郡長慶四年中使
張士謙王元宥刺史蔚遲鋭修之寳曆元年
[122-5b]
三月内使閻文清又齎詔祈醮僖宗朝宗子
李特立復以前事上奏請修觀及廟置金籙
道場乃授特立龍州録事參軍與内使髙品
王彦忠就山修飾委東川節度使楊師立選
髙法道士⬤道常等開黄籙道⬤醮山祈福
山亦有牛响之聲明年誅黄巢復京邑靈應
復 初中和三年詔昇江油為望縣其後東
川修造將李賞嘗過山觀見貞松古栢皆可
材用因修立廨署茍圖其功不奉使司指揮
徑徃望林採伐山臨江滸便於運載所斫材
[122-6a]
木摙運未半日夜常有神人詬責之賞歴歴
聞所詬之聲莫知禳謝之路既而以贓賄發
露為衆所怒今相國瑯琊公斬之於都市
   蜀州新津縣平盖化被盗毁伐驗
蜀州新津縣平盖化即苐十六化也神仙崔
孝通得道之所真像存焉化有玉人長一丈
見則天下太平殿左有玉女泉水深三四尺
飲之愈疾化之上當山之半有榑木樹徑六
七尺居人常聞其下有考楚號呌之聲莫知
所以大順元年丁未山下居人何六者性本
[122-6b]
凶悍不懼罪福因值干戈化中無道流棲止
乃毁拆屋宇採伐林木為樵薪以貨之固有
日矣一旦⬤山前增舍中求水漿以救其渴
乏僧素與相識聞其聲哀切出門眎之見其
仰面反手如被拘縛喉口喘急流涕於口問
其所疾答曰我為毁平盖化屋宇斫伐樹木
今有黄衣使者追捉繫縛将徃榑木樹下地
獄中考問去渴乏既甚乞少水相救耳以水
與之良乆徑去死於榑木之下鄉里共所知
焉又有人取水泉側古跡雕塑二玉女以為
[122-7a]
竒玩傳於人間既無玉女之像泉畔小舍亦
被人毁拆近化居人見擒取盗玉女人生魂
入化中其人遂風癩焉
   嘉州開元觀門扉為馬棧驗
嘉州開元觀在層崗之上下眺城邑俯眎江
山二水縈迴衆峯環抱頗為郡中之勝舊有
髙閣臨崖崇樓切漢制度宏巧逺近稱之乆
曠葺修樓已摧壞官收其材用之餘者為馬
廄焉有古制門扉堅朽不蠧亦置於木棧之
旁既而夜夜有光烱然可鑒以其為怪棄而
[122-7b]
不用及遷於紫極宫玄元殿内有小赤蛇蟠
綴門櫺之上累日不去雖衆人聚觀以物驅
斥宛然猶在涉旬之外不知所之爾
   成都景雪觀三將軍堂柱礎驗
成都景雲觀舊在新北市内節度使崔公安
 置新市遷於大西門之北觀有三將軍堂
此頗靈應既毁撤之後唯柱礎一枚穿掘不
得置手足於其上⬤愈於火逡巡應心側近
居人有犯觸者立有祥應至今猶存
   成都卜肆支機石驗
[122-8a]
成都卜肆支機石即海客攜來自天河所得
織女令問嚴君平者也君平卜肆即今成都
小西門之北福感寺南嚴真觀是也有嚴君
通仙井圖經謂之嚴仙井及支機石存焉太
尉燉煌公好竒尚異多得古物命工人所取
支機一片欲為器用以表竒異工人䥴刻之
際忽若風瞀墜於石側如此者三公知其靈
物不復敢取至今所刻之迹在焉復令人穿
掘其下則風雷震驚咫尺昏曀遂不敢犯
   成都玉局化洞門石室驗
[122-8b]
成都玉局化洞門石室昔老君降現之時玉
座局脚從地而湧老君昇座傳道既去之後
座隱地中陷而成穴遂為深洞與青城第五
洞天相連天師以為玉局上應⬤宿不宜開
穴通氣將不利分野乃刻石以閉之因為石
室髙六七尺廣一步中鏤玄元之像焉節度
使長史章仇兼瓊開元中徧修觀宇崇顯靈
迹欲開洞門使人究其深淺發石室之際晴
景雷震大風拔木因不敢犯
   漢州金堂縣三元觀轍迹驗
[122-9a]
漢州金堂縣大㕔前有雙轍迹與三元觀殿
前相連入昌利江際而絶無窪陷之狀與平
地一般但隱隱然土色稍異晝眎之其跡似
黒夜眎之其色似白月中看之亦帶黒色屈
曲行勢逺近相合雨霽即先乾雪即先消此
最為異綿歴嵗年雖鋤斸蹂蹂其迹常在頃
因離亂主兵者斬人於其㕔前微汙其迹所
汙之處微不相續爾青城山天倉峯側地中
亦有此迹陷地四五寸闊一尺雖年嵗更移
其迹依舊縉雲仙都山温州仙巖山皆有轍
[122-9b]
迹或輾石上或在平地與此轍迹靈應無異

   玉局化九海神龍驗
玉局化九海神龍㑹稽山處士孫立畫也乾
符庚子年九月庚辰辰時下筆巳時巳畢蟠
拏蹴縮者七十三尺壁廣一丈八尺許噴雲
鼓波頗爲竒狀燕國公劉景宣因夢神龍降
於玉局遂⬤其像頴川王陳公敬瑄濬并於
其前逺近居人時有禱祈者率言有應一旦
川境亢旱有一徤歩者恃酒卧於龍前井欄
[122-10a]
之上慢罵曰天旱如此用汝何為以大石擊
畫龍之脚其痕尚在既還家足疾忽甚痛不
可忍使人焚香告謝竟不能解於是數日而

   清城絶頂上清宫天池驗驗附/六時水
青城絶頂上清宫有天池焉距宫之下東南
十步深三尺廣亦如之水常深尺許滯雨不
加積旱不减每春遊山致齋者多則一二百
人少或三五十人飲用其水亦無涸竭經夏
霖霔無人汲水水亦不亦或人所汙⬤立致
[122-10b]
竭焉頃因遊禮有府中健步一人隨余登山
令以椀汲水誤投足於其間頃刻即涸數月
經雨竟亦無水余宿於上清宫焚香祈謝一
夕復舊矣昔黄帝命⬤君為五嶽丈人嶽神
一月再朝虚中灑水以代刻漏陽時則颯然
而下隂時即無晝夜凡六時灑水故號六時
水焉其所出處在天倉巨巖之前宗玄觀之
南三師壇側其下有明皇御容碑水所落處
側石為六角池濶三四尺以貯之焉上無泉
源亦無流注應時懸降勢若暴雨人或炷香
[122-11a]
執鑪祝而引之自東自西隨香而灑可移數
步之内乾符己亥年觀未興修水常如舊忽
有飛赴寺僧竊據明皇真碑舍中擬侵占靈
境創為佛院其水遂絶半嵗餘僧為飛石所
驚蛇虺所擾奔出山外縣令崔正規秋醮入
山聞鄉閭所⬤芟薙其下焚香以請水乃復
降至今不絶
   葛璝化丁東水驗
葛璝化周回巖巒左右嵌穴地靈境秀逈絶
諸山故有二十四峯八十一洞焉觀下有磎
[122-11b]
泉深在谷底汲之非便此宫之西過崖磴十
五步巨石之下有丁東水出於崖腹滴入窪
石竅中積雨不加乆旱不竭人或汚之立致
枯涸中和年刺史安金山准詔投龍郡縣參
從者三百餘人忽有汚觸其水者頃刻乃竭
安公與道流頗為憂懼夜至泉所拜手焚香
叩祈良乆㳙涓而滴雖従⬤之衆食之充足
每年三月三日⬤市之辰衆逾萬人宿止山
内飲食之外水常有餘
   金堂縣昌利化玄元觀九井驗
[122-12a]
金堂縣昌利化玄元觀南院玄元殿前有九
井焉平陸之上纔深一二尺或方或圎大者
五六尺小者三二尺相去各數步泉脉相通
而水色皆異其味甘香盖醴泉之屬也無水
旱増減之變常涵岸不溢蜀王討東川之年
岐隴之師赴援乗鋭深入來届金堂江側江
水泛漲雷雨異常遂不克濟師驚而遁時以
盛暑探⬤十餘人入昌利化見井而喜繫馬
解衣將赴泉以浴忽大井中有馬絆蛇騰湧
而出首如白虎大若車軸嘘氣噴毒勢欲噬
[122-12b]
人⬤卒見之奔迸而去又每嵗三月三日⬤
市之辰遠近之人祈乞嗣息必於井中探得
石者為男瓦礫為女古今之所效驗焉
   仙都山隂君洞驗
仙都山隂君將欲昇天謂門人劉玄逺曰此
山孤峙勢若龍蟠其首東向必當吐雲送我
言訖有五色雲從地湧出乗雲昇天出雲之
處呀成洞穴水旱祈禱立有感通大曆九年
七月十五日邑人宇文萬年女人阿仵等一
十五人以元節之辰奉香花於洞門禮拜忽
[122-13a]
見洞中波濤湧溢出一金手一玉手其大如
扇良久乃隱水波亦不復見長慶元年江陵
人⬤緗聞洞中雷吼之聲咸通初道士王芳
芝聞洞中聲如群鳥飛異香紛郁徧於山頂
鄉人常占於嵗鶴翔必致於年豐鹿鳴必致
於嵗歉不棲凡鳥每有二烏廣明辛丑嵗刺
吏陳侊修置道場有祥雲天樂之應甘露泫
於叢林寵詔褒美中和甲辰年賜紫大徳曹
用言准詔齋醮有卿雲瑞雪之祥時既畢黄
籙道場未撤門纂有神人見曰靈山齋醮必
[122-13b]
命神祗主張某即近廟之神差衛壇靖齋功
既畢門纂未移某不敢輙還本廟道衆聞其
言睹其異遽坼門纂其神見形媿謝而去兹
山靈應今古昭彰傳於衆多非可備述
   嘉州東觀尹真人石函驗
嘉州東十餘里有東觀在群山中石壁四擁
殿有石凾長三尺其上鏨鳥獸花卉文理纖
妙鄰於⬤工緘鏁極固泯然無毫縷之隙相
傳云是尹喜真人石凾也真人昇天之時以
石凾付門弟子約之曰此凾中有符籙慎不
[122-14a]
可開犯之必有大禍郡人逺近咸所敬之大
曆中清河崔公爲太守惟剛果自恃聞有眞
人石凾笑謂官屬曰辛坦平之詐見矣即詣
觀眎凾使破其鏁道士白曰眞人有遺教啓
吾凾者必有大禍幸君侯無犯仙官之約崔
怒曰尹喜死且千年安得獨有凾在促命破
鏁而堅不可動即以巨索繫凾鼻以數牛拽
之鞭驅半日石凾乃開但有符籙數十軸黄
素爲幅丹書其文炳然如新矣崔觀畢謂道
士曰吾向者謂凾中有竒寳故開而閱之今
[122-14b]
但符籙而已於是令緘鏁如舊崔既歸郡是
夜暴卒三日而蘇官吏將佐且謁且賀崔謂
其衆曰吾甚大愚未嘗知神仙之事無何開
關尹真人石凾果有紫衣㝠吏直至寢門曰
我㝠吏也奉命召君君不可拒拒則禍益大
矣始聞甚懼不覺隨吏俱去出郡城五十餘
里至一官署其㝠官即故相吕公諲也謂吾
曰子無何開尹真人石凾乎今奉上帝命削
君之禄夀果如何哉即召吏案吾名籍吏曰
崔公有官五任有夀十五年今奉上帝命削
[122-15a]
五任官削十三年夀獨有二年在矣於是聴
崔還生崔與吕公友善泣告吕公曰某之罪
固不可逃上帝之責固非三赦所及矣過自
己招甘心受責知復何言然故人何以為救
乎公曰折夀削官不可逃矣吾為足下致一
年假軄優其禄廪用副吾子之託耳崔拜謝
即為吏所導還郡廨中見其身卧于榻妻子
環而哭之使者命崔俯眎其尸魂神翕然相
合即蘇焉問其家已三日矣本郡以白廉使
崔即治装盡室之成都具以事告節制崔寧
[122-15b]
署攝副使月給俸錢二十萬果二年而卒矣
   九嶷山女仙魯妙典石盆鐵臼驗
九嶷山魯妙典仙女得道之所妙典居山修
道自山門漸遷就髙深岑寂之地每居作一
麓牀蹤跡皆在妙典初居山北無為觀中去
何侯宅舜壇三二里後居第一麓牀巳在山
上去舜壇五里其居所有古鏡一面闊三尺
次作第二麓牀又直北上山三十里中有石
盆可廣三尺長四尺自有神水雨不加溢旱
不減耗飲之不竭又有鐵臼重二百五十斤
[122-16a]
延唐縣令王翺令人强取藥臼行未及縣王
翺舉家二十餘口兩三日中相次俱死藥臼
今在潭州麓山寺中寺中有犯者輒病極有
靈驗
   真宗皇帝御製天童護命妙經序
夫妙本難窮至真善應可道而非常道無為
而靡不為是以瓊簡瑤函爰敷寶訓雲章鳯
⬤咸演秘文標示明科形容造化所以宣⬤
博利佽助洪鈞為善教之筌蹄道含靈之耳
目朕獲膺元命茂育群黎冀廣真詮潜資庶
[122-16b]
品以天童䕶命經者
太清宻語金闕真符素有前徵播於别籙其
或洗心誠誦結念奉持固可却癘蠲邪臻和
致夀⬤羲圖之立象幽賛神明同夏鼎之除
祅不逢魑魅愈凶災於六極集戩榖於百祥
因模寫以頒行乃標題而敘列所期寰海共
樂生成云耳
   太上天童經靈驗録
益州西門内石笋街百姓李萬壽者年五十
餘景福元年壬子嵗三月中值亂城門盡閉
[122-17a]
家道罄竭親屬二十餘口悉皆淪沒萬夀一
身窮悴其月城開之後遂徃漢州投託親知
行至新都縣覺日色猶早乃更前去殆至昏
黒無處止息遙見西山之下隔橋似有人居
茅齋四向園林森⬤萬夀至門扣扉良乆一
女子出年⬤及笄忽見萬夀甚驚問曰君是
何人因何至此萬夀曰欲徃漢州至此抵夜
願寄一宿希不艱阻女子曰君宜速去此不
可住萬夀再三懇告乃曰縁妾夫婿非人也
萬夀堅問其故乃曰妾夫即行病⬤王也啖
[122-17b]
食生人莫知其數妾即新都縣藍淀行内王
萬回家女也偶然被攝至此無由歸得萬夀
曰某至此山路險惡去亦死住亦死願得一
處蔵匿必可免難當為娘子通報本家令知
在此女子良乆欣然遂引萬夀入大甕中以
物蒙之萬夀既喜又懼不敢喘息但志心宻
誦太上天童護命經四更以來忽聞大風拔
樹走石飛砂俄見鞍馬鏗訇旗隊震耀入於
堂内須臾而風止俄又聞鼾睡之聲雷吼達
於屋外夜未曉女子潜至甕間語萬夀曰我
[122-18a]
王與群⬤睡矣然王問妾云適來忽見宅四
面金剛力士遍滿空中紫雲之内白鶴仙童
羅列前後吾遂急歸復遇一老翁四目部領
兵使三十餘萬逐吾至大鐵圍山吾奔迸竄
避直候兵散﨑嶇至此今大困乏豈是有術
人至此否妾但答云此無人也君必有袐術
邪為妾言之萬夀曰某無所能適但至心宻
誦天童䕶命經耳女子曰君試誦之我願聞
也萬夀遂宻宻歴誦經一遍女子稽首跪聽
移時讃歎乃曰豈非此經靈驗否言訖復入
[122-18b]
室内忽寂然無物但有空房四向尋覔絶無
影響但聞香風颯颯覺在土穴中仰見天色
皎然遂奔至甕所驚告萬夀同尋香氣而出
天色漸曉方知身在大古墓中相顧悚懼萬
夀遂引女子至新都縣尋其本家父母聚族
悲喜問其事由逺近人民傳説驚歎以錢十
萬荘一所贈萬夀即於嚴真觀入道其女子
之父王萬回即於萬夀處傳受天童經於玉
皇觀中入道
雲笈七籖卷之一百二十二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