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雲笈七籤 > 雲笈七籖 122



 道教靈驗記
   胡尊師修清齋驗
胡尊師名宗自稱曰切/孚郭居梓州紫極宫
嘗㳂江入峽道中遇神人授真仙之道辯慱
該贍文而多能齋醮之事未嘗不㝠心滌慮
以祈感通梓之連帥皆賢相重徳慕下盡皆
時英碩才如周相國李義山畢加敬致禮其
志亦泊如也洎解化東蜀顯跡涪陵方知其
[121-1b]
虵蟬之蛻得道延永爾梓益襃閬間自王法
進受清齋之訣俗以農⬤所務每嵗祈穀必
相率而修焉至有白衣之夫緇服之侣往往
冒科禁而蔵事者固以為常矣有郡人劉崧
慕師之道徳請於别地以致齋焉師謂之曰
夫嘯儔侣命儕友者猶須正席拂筵整⬤洗
爵恭敬以成禮嚴恪以致事或懼其誚讓責
其不勤况感降天真禱求福祐豈可⬤然而
買罪乎俗之怠惰有自來矣子可訓勗于衆
必精必䖍乃可為爾崧承命誓衆潔已率先
[121-2a]
而撰香花備壇墠師然後往猶丁寧戒誨既
昇壇展禮思神之際有黒雲暴起旋飊入座
拔其二柱飄其竹席投其鎗釜於千步之外
而後卒事而融風熈熈祥氣亘野師詰所投
之物其二柱嘗閣於豕圏之上竹席嘗蔽於
産婦之室鎗釜嘗爨於縗絰之家其不投者
皆物之潔矣師曰器用不潔神明惡之况爾
之心乎心茍有疵行茍有玷雖百牢陳于席
九韶奏于庭適足以瀆神明延大禍爾人之
修心必使乎言行相脗内外坦然明不媿於
[121-2b]
人幽不慙於⬤吾知其可爾反於是者豈言
行之足徵哉士君子里巷之人聞師之言各
革惡趣善矣
   崔玄亮修黄籙齋驗驗附/持經
崔公玄亮奕葉崇道雖登龍射鵠金印銀章
踐鴛鷺之庭列珪組之貴參玄趋道之志未
嘗怠也寳曆初除湖州刺史二年乙巳於紫
極宫修黃籙道場有鶴三百六十五隻翔集
壇所紫雲蓬勃祥風虚徐與之俱自西北而
至其一隻朱頂皎白无復玄翮者棲於虚皇
[121-4a]
   武昌人醮水驗
武昌人寓居蜀之青城其邑每嵗修竹笿之
堰以隄川防水賦税之户輪供其役武昌是
嵗籍在修堰之内邑吏第名分地以授之自
冬始功訖嵗而畢所受之地當洄水之穴新
有漩注基址不立雖運石以塞之負土以實
之一夕之後已復深矣主吏疑其龍神所為
也求陀羅尼幢三四尺投於其中侵陷彌甚
晝勤夕勞不離其所諸家有緒而獨未定其
址頗以為憂乃備禱醮之禮撰詞以告焉其
[121-4b]
大㫖曰⬤以人為本人以食為先人依神以
安寧神依人而變化蜀之田疇既廣租賦是
資所修隄堰二百餘里或少有怠廢則墊溺
為災⬤苟不登則饑寒緫至人或失所神何
依焉況復漂䧟為憂淪胥是懼有一於此則
粢盛不供椒⬤莫給春祈秋報何所望扵疲
民哉當使封畛克完浸淫息患地租天賦无
曠於循常東作西成克彰於幽賛矣如是潔
其器用豐其禮物掃地而醮焉是夕夢衆人
紛紜擔囊荷橐襁嬰⬤孺若遷於他所明日
[121-5a]
投石以實之水乃退涸遽成其堰八月之後
方復摧陷濬為洄潭焉
   徐翥為父修黄籙齋驗
髙平徐翥漣水人也因官遷于青州貨殖殷
贍有子三人其二癃殘小者項有肉枷人見
所共驚畏翥初鋭意求官驕佚自任下輦成
宴言行事随欣欣然有凌雲霄之志見二子
之疾未甚介意及覩肉枷之異悒悒不樂道
遽䘮矣因遊東海山觀中與道士話其事道
士曰三子之疾非已之過非子之罪盖宿業
[121-5b]
所鍾爾道門所謂宿業非是疾者前生之業
乃先人之罪殃流後裔也君家先世當有酷
於刑法暴於捶楚為官不恤牢獄不矜囚徒
意生法外殘毒害物遂使子孫受其報爾翥
泫然流涕曰實然先父為官當則天之朝世
亂讒勝誅鋤李氏諸王屠害宗室朝廷徳望
必設法以陷之殘刑以毒之誅勦考掠不勝
其毒者䧟於狴牢死於繫械故不可勝紀如
武懿宗來俊臣周利貞李義府之徒恩渥隆
異回天轉日天下畏之以矜恕慈惠者為懦
[121-6a]
夫以彊愎忍酷者為能吏仁憫道息貞正事
隳勢使然也先父雖位卑威薄時稱能官累
案大獄寧無枉抑今日之報信而有徵將祛
此罪滌此寃柰何道士曰拔先世之考當修
靈寶解厄齋救存歿之苦當修黄籙齋勿恡
金寳一遵天科竭財向善孜孜不倦可以謝
其罪爾翥還家大修黄籙道場三日第二日
夜時方嚮晦中夜聞門外車馬人物之聲甚
衆出門視之則白光如晝天兵千餘人官吏
數百羅列門外若有所候良乆黒氣鬱勃直
[121-6b]
北而来中有三人枷鏁械⬤⬤神數十人領
之列於官吏天兵之前一人即翥父玄之也
俄而黄赤光一道自西北來照地上草木屋
宇人物之形皆若金色異香盈空光中神仙
一人青童十餘人二力士執節前引其左一
人武弁朱衣執金䇿去地三丈許衆官拜迎
神仙俯揖武弁者稱太上之勑讀金札曰徐
玄之侮法害人宜加考謫以其子精修黄籙
功簡上玄即宜赦宥同惡延逮並為原除於
是神仙復去官吏皆⬤即見其父素服麻衣
[121-7a]
謂翥曰吾不知罪福但恣胷襟法外害人乆
被寃訴考責已十八年同官屬吏皆均其罪
猶有十二年殃苦報訖方履惡道痛苦之狀
不可具言頼汝歸向法門精修此福太上降
赦前罪併除寃訟之人先已解脱延累之罪
自此亦銷吾得生天去矣勤於香火以報道
恩乃飛空而去翥之三子旬月之間殘病者
完復肉項亦銷更修黄籙齋十壇廣為存歿
仍令小子於山觀入道永奉香燈翥終身髙
閑不窺禄利常持誦真經時亦鍊氣絶粒
[121-7b]
    張郃妻陪錢納天曹庫驗
成都張郃妻死三年忽還家下語曰聖駕在
蜀之時西川進軍在興平定國寨以討黄巢
其時鄰家馮老父子二人差赴軍前去時留
寄物直三十千在某處馮父子殁陣不回物
已尋破用却近忽扵㝠中論理某被追魂魄
對會經今六年近奉天曹斷下云自是歿陣
不歸非關巨蠧故用令陪錢三十貫即得解
免縁臘月二十五日已後百司交替又須停
住經年其錢須是二十五日已前就玉局化
[121-8a]
北帝天曹庫子送納一張⬤作一貫其餘庫
子門司本案一一别送與人間无異光化三
年臘月二十三日就北帝院奏前件錢訖是
夕妻夢中告謝而去又成都縣押司録事姓
馮死十餘年其姪為㝠司誤追到縣馮怒所
追吏放其姪自縣後門倉院路而還見路兩
畔有舍六十餘間云是天曹庫收貯玉局化
所奏錢
   蘇州鹽鐵院招商官修神呪道場驗
蘇州鹽鐵院招商官姓王其家巨富貨殖豐
[121-8b]
積而疾苦沉痼逾年不痊齋供像設巫醫符
呪靡不周詣莫能蠲除玉芝觀道士陳道明
專勤清齋拜章累有徵驗而招商素不崇道
聞之蔑如也攻理所疾費貨財萬計矣日以
羸⬤俟時而已其親友勸勉俾請陳道明章
醮祈禳不獲已而召焉道明為於其家修神
呪道場疾方綿䔍不保旦夕促以啓壇當禁
壇之際疾士㝠然家眷親友相顧失色禁壇
既畢道明持劒水⬤房内外噴水除⬤疾士
曰請尊師就此噴水可否道明就卧内噴之
[121-9a]
忽然起坐稽首頂禮曰深謝神功我疾有瘳
矣乃求衣命机⬤坐而喜曰一生錯用心不
知有大道今日方荷天兵之力也徐與親友
妻子言曰我初困頓絶甚謂今夕死矣尊師
開道⬤之時都不醒悟但聞空中有言大帝
下降領天兵討逆如是即黄光如日照灼逺
近即見千乗萬⬤天兵神將圍繞此宅⬤物
邪怪並已擒縳去矣方見大帝太一乗七寳
車對行前引侍衞儀仗如人間帝王忽令召
某至太一前令神以水噴靣清涼徹心無復
[121-9b]
痛楚但氣稍羸⬤即云元始下降乃見大帝
太一對望迎拜隊仗倍於前百倍多矣元始
天尊有光一道下照某身今則氣力亦似勝
任矣速備盥洗自要臨拜壇前親友尚恐其
未任勸俟來日懇要盥漱更衣扶杖而立良
乆捨杖而行便於拜跪數四家人扶䇿揮手
拒之因坐觀法事素若無疾飲食氣力逡巡
如常自是三日齋壇炷香䖍對略無暫替乃
獨修創玉芝觀講堂大殿三門通廊齋厨道
院前及官河開街廣四十餘步土木之用像
[121-10a]
設之製牀机器皿服玩庖厨凡計錢數百萬
二年之内畢周備焉自兹氣爽神清智識明
敏乃乞解所職養道閑居
   相國杜豳公修黄籙齋免閻羅王驗
相國杜豳公幼履顯榮歴居大任名藩重鎮
皆再領之年九十餘薨於荆渚是夕中使楊
魯周自五嶺使迴止於傳舍一更之後風勢
可懼敲磕擊觸若兵甲之聲人人股慄莫知
所以魯周馹⬤所倦尋亦成寐四衢之内師
旅充斥不通人行問其故皆曰迎閻羅王今
[121-10b]
夜四更去又問王是何人曰此州大將官髙
年長者是既覺召驛吏問之時公不愈半月
矣官髙年長首冠衆人疑其必有薨變是夕
四更果去世矣魯周話此事於儕友間自是
京師亦有知者明年春女妓間有暴殞而蘇
傳公之命云我今居閻羅之任要作十壇黄
籙道場以希退免令送錢二百萬圗幕各二
百事於開元觀古栢院詣冲真大師胡紫陽
嚴修齋法齋畢前傳命之妓復暴殞如初云
我已奉上帝之命為他國之王免㝠官之任
[121-11a]
矣言罪福之報信如影響不可不戒也凡修
黄籙道場表奏上帝上帝降命無所不可
   南康王韋⬤修黄籙道場驗
太尉中書令南康王韋皐節制成都於萬里
橋隔江創置新南市發掘墳墓開拓通街水
之南岸人逾萬户⬤閉樓閣連屬宏麗為一
時之盛然每至昏暝則人多驚悸投礫擲石
⬤哭嗚咽其䘮失墳隴平剗墟墓無所告訴
故俗謂之虚耗焉居既不安市亦不甚完葺
韋公知之請道流置黄籙道場精伸懴謝至
[121-11b]
第三日⬤哭之聲頓息居人亦安韋公夢神
人曰所營南市開發墳塚使幽⬤之類失其
所居䘮其骸骨相與悲怨幾為分野之災頼
黄籙之功為其遷拔上帝勑窮魂三萬餘軰
皆乗此福託生諸方居人自此安矣勿復為
憂也公深異之自製黄籙記立於真符觀
   李約妻要黄籙道場驗
李約者咸通十二年為諸衛小將軍妻王氏
死已逾年忽一日還家約勒大小幹當家事
言語歴歴一如平生初一家甚驚及旬月後
[121-12a]
亦已為常矣約罷官二年力甚困闕頻入中
書見宰相求官未有成命妻忽謂約曰人間
命官須得天符先下然後受官近見隂司文
字五月二十五日方得符下必受黄州刺史
可用二十三日更入中書投狀也約如其言
二十三日入中書求官時相侍中路巖⬤甚
強正早聞其妻還魂之事又聞二十五日必
除刺史適㑹其日路公知即因㑹話之際已
與諸㕔有約云李約祅妄之言固不可聴某
已斷意不與除官矣至二十五日路公知即
[121-12b]
黄州刺史有闕路遲疑多時未欲注擬忽下
筆與署黄州刺史亦緫不知勑下之後方復
醒悟乃歎曰此天道也豈人力可爭乎約将
赴任妻亦隨之發日及上官日皆其妻所擇
到任旬月妻謂約曰我人間世限盡與君生
死之決所以未去者為天司與一主持處日
限未即赴任又以平生過咎未得原免今居
官之際可為作少功徳也約問要何功徳妻
曰請修黄籙道場三日約素不好道意甚疑
之問何故須修黄籙道場曰天上地下一切
[121-13a]
神明無幽無顯無小無大皆屬道法所制如
人間萬國遵奉帝王爾黄籙齋者濟拔存亡
消解寃結懴謝罪犯召命神明無所不可上
告天地拜表陳詞如世間表奏帝王即降明
勑上天有命萬神奉行天符下時先有黄光
如日出之象照地獄中一切苦惱俱得停歇
救濟拔贖功徳極速故須修黄籙道場為急
矣約問曰佛家功徳甚有福利何得不言妻
曰佛門功徳不從上帝所命不得天符指揮
只似世間人情請託囑致而已神⬤無所遵
[121-13b]
稟得力極遲雖云來世他生亦恐難得其効
約聞之乃備法物置黄籙道場三日三夜其
兒女復為母氏於紫極宫别修一壇亦三日
三夜齋時妻於壇前設位奉香觀聴法事既
畢謂約曰此官二十九箇月即當除替授金
吾小將軍但勤心奉公濟恤貧弱矜憫孤獨
踈薄財貨重人性命哀矜刑獄崇奉大道清
靜身心勿食珍鮮勿衣華美即為上矣勿以
乆貧而貪財帛人生各有定分勉之思之此
去授一軄任足以自安無以眷屬為念也長
[121-14a]
子後宰昌明亦在道鄉中子一尉不足榮顯
小子當令入道以奉香火十年之内四海多
事善自保焉言訖不復影響約更焚香䖍請
竟無言矣後三子及約官任皆如其所言
   盧賁修黄籙道⬤驗
盧賁者邠州三水人也⬤永和二年為道州
司法參軍性強毒凡推詰刑獄鞭笞捶楚人
不勝酷死者甚衆忽一日㕔前地裂有二⬤
⬤一大鑊置於庭中發火煎之水巳沸湧數
人上㕔擒賁投入鑊中煎煑楚痛呌喚半日
[121-14b]
餘乃擎出於地上諸⬤乃去醒後渾身猶如
火色官吏共見如此半年每日受苦無方救
拔羅浮山道士孟知微因遊州境賁延請到
家告以斯苦知微曰此乃枉害良善魂告於
天乃受斯報急修黄籙道場得天符放救寃
魂生天此罪方免遂請道士修黄籙道場三
日禮謝至第三日夢三十餘人有⬤吏引之
謂賁曰國之刑律自有常科訊獄詳刑哀矜
而勿喜賞宜從重所以示恩也罰宜從輕所
以示仁也憂人之情惜人之命常兢兢而慎
[121-15a]
之豈可肆汝心胷法外加罰苦毒捶楚害及
於人非罪而死者其魂告天幽㝠不能制⬤
神不能拒上帝有命許其雪寃所以汝受其
苦今黃籙懴謝救彼寃魂魂既生天寃即解
矣此三十餘人各執蓮花乗雲氣從道場之
側翩翩上天自此鑊湯永息賁遂捨官入峨
嵋山修道矣
   樊令言修北帝道場誅狐魅驗
樊令言者汴州人也莊在外縣因晚歸莊僕
從行遲其馬駿疾不覺獨行三二十里道傍
[121-15b]
見一少女悲泣駐馬問之睹其祅⬤遲回不
去遂與此女同入道側數里之間到其居處
屋宇宏麗侍從繁奢如公郡之家矣是夕女
之母約與今言為婚留連飲宴親賔皆集不
覺已三日矣懇欲還莊母亦令從者車檐侍
女數人使其女随往莊所嬿婉歡樂彌日移
時令言日以瘦削因而成疾未及牀枕體弱
氣衰唯⬤誕是務不接賔友惡見於人時多
恚怒心神恍惚偶自莊還家數里下馬頻頻
憩息於店中遇一道士自言是終南圭峯杜
[121-16a]
太明熟眎令言謂之曰子之邪氣貫心祅疾
已作百脉奔散五臓虚勞若不救理死亡無
日矣吾之山童善於雜術子可遽還與此童
偕往可宻室之中作北帝道場今夕當有其
効勿為驚怛如此即⬤命可全形骸可保矣
令言異其説奉其教素亦貯疑徑與此童還
荘中掃灑宻室備香火案几其婦望而怒之
曰信邪妄之言行非正之事禍由自投非我
本所知也洎晚有十餘人將鷹犬弋獵之具
從空中而下徑入堂内殺其婦及女僕几七
[121-16b]
八人既死皆化為狐矣令言驚懼投宻室中
不見童子但留朱字一行曰太上命北帝鷹
犬軍誅樊令言家害人狐魅之⬤如符命自
此令言所疾日痊心力日益神氣充溢年八
十猶如少童則天時為東臺御史
   鮮于甫為解寃修黄籙道⬤驗
鮮于甫者鄧州南陽人也屬隋朝䘮亂年三
十七膽勇多計率荘户一百餘人初即自衛
鄉里尋乃攻劫近封汝郢荆襄之間大為劫
奪殺害户口侵掠行人至武徳初甫忽患雙
[121-17a]
手痛疹如被燒煑三日一爛疾狀異常萬藥
千醫了不能救捨數百千錢作諸功徳亦無
所應乃入京尋醫至藍田與道士同店止宿
因話所疾道士曰此寃横殺人業報使然也
急⬤宫觀修黄籙道場可以濟拔耳遂還家
置黄籙道場三日三夜手不復痛平復如常
有十餘人或朱或紫或官⬤庶去壇百餘步
於東北隅髣髴而現使人致謝於甫甫往見
之欣然⬤晤曰君昔以無辜殺我實抱沉寃
上訴於天乞報其酷皇天降命得以相讎君
[121-17b]
忽值神仙示以至道依⬤經聖典開黄籙道
塲奏表九天垂恩大宥非止我等之身君之
九祖亦同得生天矣齋功重大聖力顯明所
有⬤對自此永解十華真人奉太上命下校
善功但當修福勿復念惡也甫捨錢三千餘
貫廣修宫觀⬤葺尊像施及貧病救厄濟危
於鄧州修觀立碑具紀靈驗之事
   竇德玄為天符專追求奏章免驗
都水使者竇德玄貞觀中奉詔於淮浙名山
檢括真經於汴河上逢一使者脚痛途歩甚
[121-18a]
為艱難欲託船後謂從者曰某逺道行役脚
疾忽甚官程有限又難駐留欲寄船後聊歇
三五十里不知可否從者白於徳玄徳玄亦
以牎中窺見深有哀憫之心因令船後安泊
日給茶飯直過淮口將息已較欲辭徳玄出
船方問其行止曰某太山使者非世間人也
奉天符往揚州追竇都水耳聞之極驚請天
符一看如人間符牒不敢開之因問曰某都
水使者竇徳玄也既是専追何須待到揚州
耶使者曰某不識其人但據文字行耳所到
[121-18b]
之處下天符之後當處土地同共追收未到
之間固不合妄洩於天機也既君是都水與
牒中事同數日存䘏之恩理須奉報欲免此
難可徑⬤⬤州王逺知仙伯拜章求請某即
未下天符待上章了必有勑命爾此外不可
禳之也徳玄至⬤州主客參迎纔畢便⬤王
仙伯具述性命之急懇乞拜章仙伯曰某退
迹自修不營章表既有㝠數之急敢不奉為
也乃與自寫章拜之是夕使者復來白章已
達矣太上有勑更延三十年位為左相其後
[121-19a]
年夀官秩皆如其言矣
   馬敬宣爲妻修黄籙道場驗
馬敬宣者懷州武陟人也開元六年春授司
農寺丞移家入京妻亡有二男一女亦皆幼
小後妻姓謝前室兒女多被抑挫衣食不足
鞭楚異常敬宣皆不得知因夜作煎餅前室
女方七嵗飢甚竊而食之謝氏候敬宣不在
以⬤火筯刺其手掌不經旬日女乃致死數
日謝亦無疾而卒心上微暖三日却活敬宣
問其所見之事曰汝前妻訴我爲火筯之事
[121-19b]
㝠司罰我生受爛足之報今乃雙足痛苦不
可堪忍敬宣遂看之足已爛矣膿血横流痛
楚極甚敬宣初不知火筯刺女手之事及是
聞之甚加痛恨謝之所病三年求死不得醫
藥彌甚廣作功徳亦無濟益敬宣於永穆觀
燒香女冠杜子霞頗有髙行因以此事問之
子霞曰解寃釋結除宿報之災唯黄籙道場
可以懴拔寃魂生天疾病自損過此不知也
遂於景龍觀修黄籙齋七日七夜謝夢前妻
及亡女曰以功徳故捨汝大寃天符下臨不
[121-20a]
得乆住今則受福於天堂去矣足疾遂愈敬
宣夫婦常修齋戒歸心妙門矣
   秦萬受斗尺欺人罪修黄籙齋驗
秦萬者廬州巢縣人也家富開米麫綵帛之
肆常用長尺大斗以買短尺小斗以賣雖良
友勸之終不改悔元和四年五月身死㝠司
考責了罰為大蛇身長丈餘無目在山林中
被諸小蟲日夜噆食疼痛苦楚無休歇時託
夢與其子具説此苦云汝明日於南山二十
里林間看我與少水喫廣造功徳其子夢覺
[121-20b]
語之一家悲歎坐以待旦及明徑至城南林
中果見大蛇無目被衆蟲噆食鱗甲血流異
常醒⬤一家見之號泣以水於盆飲之飲水
欣喜舉身蟠屈若有所告其子廣求救䕶歴
問於人紫極宫道士霍太清曰可修黄籙道
⬤三日懴悔必可濟拔其子即於宫中修齋
三日三夜至第二日見一大蛇在道場中香
案之下與林中蛇大小無異忽復不見是夜
妻夢見萬著白衣坐紫雲中謂其妻曰深媿
修此道⬤已蒙天符釋放前罪併盡今便生
[121-21a]
天上更可捨三千貫錢大修道門功徳以敕
貧病自此子孫不得輕秤小斗短尺狹度欺
於平人受無眼衆毒之報此事顯然如影随
形爾非黄籙大齋懴拔上達天宫太上有勑
天符放赦此罪萬劫不可卒除吾有金装割
爪刀子留以為驗夢覺果得此刀乃是棺中
随殮之物信知生天非謬齋畢却往林中不
復見大蛇矣乃施刀子入紫極宫大修宫宇
立碑標載其事
   杜鵬舉父母修南斗延生醮驗
[121-21b]
京兆杜鵬舉相國鴻漸之兄也其父年長無
子歴禱神祗乃生鵬舉二三嵗間終年多疾
十嵗猶尫劣怯懦父母常以為憂太白山道
士過其家説隂陽休咎之事因以鵬舉甲子
問之道士曰此子年夀不過十八嵗父母大
驚曰年長無子唯此一兒將以紹續祭祀如
其不永杜氏之⬤神将有若敖之餒乎相眎
灑涕請其禳䕶之法道士曰我有司命延生
之術但勤而行之三年之外不獨保此一兒
更當有興門族居大位者父母拜而請之因
[121-22a]
授以醮南斗延生之訣使五月五日依法祈
醮然後每日所食别設一分若待賔客雖常
饌亦可設之如是一年當有嘉應父母懃奉
無闕致醮之夕有物如流星墜席中一年之
外忽有青衣吏二人過憩其門留連與語吏
曰主人每日常饌亦設位致響何所求也具
以前事白之吏曰司命知君竭誠明年復當
有一子此之二子皆保眉夀其名有一邉著
鳥向下懸鍼者當居重任必為相國所食自
此無煩致享明年果有此子兄弟俱充盛無
[121-22b]
疾自是兄名鵬舉終安州都督弟名鴻漸為
國相西川節度使並壽逾九十終身無疾
雲笈七籖卷之一百二十一
[121-23a]

[122-1a]
雲笈七籖卷之一百二十二 棠十三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