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雲笈七籤 > 雲笈七籖 121



道教靈驗記
   處州青田縣清溪觀古鐘自歸驗
處州青田縣清溪觀古有銅鐘因⬤晁亂後
失其所在有墨書青田字人或記焉其後温
州島嶼山下水中舟人時聞鐘聲幽咽不逺
一旦有人忽見水中一物如半鐘之形側露
水上盪槳視之既近即覆矣露其一半認其
模範之跡蒲牢之形乃鐘也以物觸之沉於
[120-1b]
水中矣與人語其異好事者乗舟看之天氣
晴霽亦時一見州寺僧結彩舫具幡花致齋
迎之或經宿水上道⬤禮懴而請或得見之
尋又沉去道門亦備幡花舟舫香火迎之見
而不得清溪道士時亦在迎鐘衆中稽首祝
之曰此州觀寺皆自有鐘唯清溪觀無鐘多
年極是闕事逺地不辦香花丹心而巳鐘若
有靈願泝流自往某旬日即歸於觀前溪中
奉候衆聞其⬤皆笑之十餘日道士歸青田
鐘巳在觀前潭中矣焚香迎之汎汎就岸重
[120-2a]
千餘斤數人挽拽懸掛若百許斤爾日後時
亦飛去旬日却迴今以大鎖繫之不復去矣
其上墨書青田字久在水中宛然不滅井邑
老人詳認其字乃觀中舊鐘也
   青城山宗玄觀銅鐘不能損驗
青城山宗玄觀古跡銅鐘三千餘斤隱花文
飛仙幢節之狀工甚精好劉闢據成都取管
内銅像大鐘鑄兵器及錢此鐘差縣人挽拽
下山磨其上隱起花文欲盡頻以巨石捶擊
終不能損拽至江干將入竹筏力敵萬斤竟
[120-2b]
亦不動縣狀申闢闢異之令送山中三二十
人牽送上山纔若一二百斤爾既復懸掛時
或擊之立致雲雨至今見在
   温江縣太平觀鑄鐘道士得道驗
温江縣太平觀有任尊師者於市中每日户
乞一錢鑄鐘萬斤數年鐘成尊師年已八十
餘矣作大齋表讃扣鐘數百下辭決而去即
大曆年中也其後劉潼僕射擁旄西川觀寺
鐘上皆鐫刻陁羅尼呪至是任尊師復歸領
巧工於呪邉刻云觀家銅鐘不合妄刻佛呪
[120-3a]
别立誓詞數句而人見任状貌益少壯於當
時信是得道者
   眉州故彭山市觀大鐘傷寺匠驗
眉州故彭山市觀有大鐘重千斤觀云州二
十餘里每扣鐘之時聲應州郭頃年僧輩誑
陳文状云觀无道士鐘在草中當用運之時
官无正理遂移於州寺懸掛上鐘之時折匠
人之足人以爲靈驗寺當州門扣擊之聲不
聞州内群僧别鑄大鐘此鐘不還本觀賣與
嘉州寺中下樓之時傷其二匠斷足折腰入
[120-3b]
船出岸皆有傷損聾俗不以為靈驗至今流
俗未還良可惜也
   浴爰赤木古鐘水洗瘡驗驗附/古鐘
爰赤木古鐘開元中所進云赤木莊在玉山
之下時聞地中⬤隱然有鐘聲尋求莫能致
一旦赤木患瘡疾且甚醫不能祛夢一青童
曰得浴鍾水洗之即愈赤木就近觀寺中以
水洗鐘用器盛之歸以洗瘡微加痛劇乃令
人於常聞鐘聲處聴之果聞鐘在地下掘數
尺而得形上有坐師子為鼻鼻下平闊其頂
[120-4a]
圎大圍三尺餘六七寸頓小如腰鼓形向下
復大竒文⬤鏤萬狀千名迨非鎔範所作既
得以水浴去泥土取其水洗瘡即日痊愈夜
有光影時或自鳴為隣里所異不敢蔵隱奉
表進焉敕賜景龍觀黄巢前此鐘猶在寶應
中盩厔縣居人耕地亦得古鐘百餘斤上有
伏虎形為鼻自鼻以下頓大數寸而小殺之
如是再殺三成共髙一尺八九寸徧身天花
雲葉工用殊妙比赤木所得圎厚而重既得
夜夜有光或飛於空中聲韻清越亦表上進
[120-4b]
詔送玄真觀乆之取留内殿
   渝州南平縣道昌觀古鐘竒巧驗
渝州南平縣道昌觀有古鐘焉以二獅子對
立捧花座蛟螭為鼻蛟尾分繞獅之足盤於
鐘上鐘形再殺三成如⬤厔古鐘之状於其
殺處細花文五條當中一條黄色明浄累累
若珠貫焉次珠條之外作花片之狀屈曲相
縈又外一重雲葉纒繞蹤跡竒巧工甚固細
若非人工此外周身有花不可細記云是湘
東王送與⬤居陶貞白近因亂離鐘已遺失
[120-5a]
   黔南鹽井古鐘多年無毁蝕驗
黔南鹽井中因摧損修築得一古鐘長三四
尺中細而實如腰鼓瓦腔之狀兩頭圎厚扣
之皆有聲竒音響亮與常鐘異在鹽井多年
益加光膩無毁蝕之勢時有金色精明異常
節度使僖公留鎮府庫焉
   天台山玉霄宫古鐘僧偷而卒驗
天台山玉霄宫古鐘髙二尺重百餘斤制度
渾厚形如鐸上有三十六乳隱起之文亦甚
精妙相傳云夏禹所鑄或云是越王樂器頃
[120-5b]
年於空中夜夜飛鳴人皆聞之忽堕於禹廟
内蔵之府庫綿歴七八十年累有名僧求請
欲彰其異而皆嫌間不與咸通中左常侍李
綰為浙東觀察使請玉霄峯葉尊師修齋受
籙於使宅立壇出此鐘以擊之既而水部貟
外栁韜自上京得老君夾紵像髙三四尺聖
相竒妙乃重裝修作盝頂寳帳以白金香鴨
香⬤數事送於玉霄亦便留籙壇内供養齋
畢李貂命賔為鐘銘具以嵗日刻於鐘上并
老君像皆送山中所刻之處燦然金色禹跡
[120-6a]
寺僧頻求此鐘不得既知鐫勒銘⬤已送天
台計无所出乃⬤言曰天台所得古鍾乃真
金也匠人所刻之末是數兩金況於鐘乎又
有香鴨器皿計其所直多矣因有衲僧與不
道軰十餘人夜入玉霄宫伏於版閣之下中
夜踰欄干而上於道場中取香鴨香⬤金龍
道具實於囊中縻鐘於背出門群呼而去尊
師知之不許徒弟追之僧等約行三十餘里
憇一大⬤下良乆天明只在閣柱之側衆小
師往視之背鐘者已殭死矣其餘徒黨癡懵
[120-6b]
凝然不辨人物鐘及金帛一无所失尊師呪
水灑之良乆僧亦稍醒群賊乃蘇發願立誓
乞不聞於官乃盡釋之扶舁病僧而去僧至
山下乃卒
   開州龍興觀鐘雪寃驗鐘附/雲安
開州龍興觀鐘七八千斤未有鐘樓懸於殿
上而已相傳云州中有⬤⬤之徒遺失之物
諍訟不決之事沉滯抑屈之情焚香扣鐘立
有明効至有囚徒刑獄推鞠不得其實者即
入⬤請擊鐘便可分雪明白余頃駐泊觀中
[120-7a]
忽見官吏押領囚徒来於鐘前焚香告誓援
槌將擊之際有人抑止之更令取⬤如是數
四都不擊鐘論訟巳得其理矣因問其故云
累有公案不決者請撃此鐘擊鐘之後旬日
之内誣誷⬤抑於人者必暴病而死情有相
黨事有連累者一年之中无孑遺矣有理⬤
抑之人宛然无苦由是刑獄大小无敢有欺
以鐘為準的也雲安白鶴觀鐘亦⬤於此逺
近傳焉
   施州清江郡開元觀鐘見夢驗
[120-7b]
施州清江郡開元觀有鐘焉其形絶古用麟
為鼻以系於簴狀若懸匏扣之初則清音纎
逺俄而震然響聞數里然不知何代之器也
初有郡民牧牛於郡南田間忽聞有異聲自
地中發民與牧童數軰聞之皆驚走辟易其
後民⬤病旬餘夢一丈夫衣青襦告之曰汝
遷我於開元觀民亦不悟其㫖又到田間再
聞其聲如前而宻誌其地即以事白於郡守
郡守封君怒曰此民昬妄輙以不急之事上
我耶叱去之是夕民又夢青襦者曰吾委跡
[120-8a]
於地下有年矣汝不速出者必有大咎民大
懼及曉與其子皆往鑿其地深丈餘得此鐘
色青如所夢丈夫色也遂再白郡守置於開
元觀是日辰時不撃自鳴震響極逺郡人俱
異而歎之郡守以其事上聞明皇詔編於國
史復命宰臣李林甫寫其奏以頒示天下焉
   洪州遊帷觀鐘州官彊取入寺驗
洪州遊帷觀有二鐘一是觀司特勑所鑄一
是許真君修行鐘歷代傳之在真君殿稍小
於觀鐘爾節度使嚴譔創置節制威令風行
[120-8b]
素重緇徒長老増修其院長老欲取許真君
鐘嚴令官吏取而授之道士皆不敢論其曲
直取鐘之日雷風震擊是時大設齋筵費用
極廣風雨暴至曽不施張頃刻水溢數尺及
扣其鐘如擊土木並无音響長老謂嚴曰此
州道士例多妖法必是禁鐘使无聲爾嚴怒
捕諸道士所在禁繫責其邪幻將加重法官
吏畏威無敢諫者嚴忽沉然思寐夢見許真
君與二從者來至其前謂嚴曰無知無道彊
取我鐘又加法於道士若不送鐘還觀禮謝
[120-9a]
大道令侍者斷其頭來即見授劒於侍者嚴
驚覺汗流而侍者持劒髣髴在其前遽釋諸
道士送鐘還觀自詣遊惟焚香致謝迴顧見
持劒侍者謂之曰汝爲不道加害於人上帝
所責斷頭之事恐將不免言訖而去不乆已
開江事敗斷鞅而死
   天師劒愈疾驗
天師劒五所鑄狀若生銅五節連環之柄上
有⬤起符文星辰日月之象重八十一兩嘗
用誅制⬤神降剪兇醜昇天之日留劒及都
[120-9b]
功印傳於子孫誓曰我一世有子一人傳於
印劒及都功籙唯此非子孫不傳於世頂上
有朱髮十數莖以表竒相于今二十一世矣
其劒時有異光或聞吟吼乍存乍亡頗彰靈
應至十六世天師好以慈惠及人憂軫於物
以神劒靈效每有疾苦者多借令供養即所
疾旋祛隣家夜産⬤命危切亦以此劒借之
既至産家有神光如燭閃然照一室之中堕
地而折經數十年十八世孫惠欽性温和守
謙退與物无競俗機世務泛然不經其心人
[120-10a]
有所言雖譎詐者亦皆信用略無疑慮一旦
有人挈布囊入雲錦山仙居觀周行廊廡之
下瞻禮功徳云解磨鏡釘鉸門人令其綴銲
小銅鎻子師見之問曰我有折劒銲綴得乎
此人請劒看之云可矣請别掃一室須炭數
斤反扄其門以巨石為碪熾炭鎚擊聲聞于
外門人皆股慄心戰憂此劔碎於其手師殊
不為慮頃之鎚鍛聲絶工人執劒以呈果完
綴如舊所銲之處微有黒痕如絲髮爾師以
錢半千酬之此人得錢媿謝致於老君前負
[120-10b]
囊而去出門數步尋失所有識者疑是天師
化現降於人間自續其劔不然何得重新若
此而鎚擊不傷完復如故
   張讓黄神印救疾驗
張讓家于桂州客遊湘鄂間因得心疾初則
迷忘在途忘行在室忘坐惑於昏曉迷其東
西累月之後復多狂怒詬責⬤神凌突於人
至於躶露馳騁不知避忌履水火冐⬤刃不
為憂患時亦燒灼害之傷割及之道士⬤歸
真新刻黄神越章印醮祭方畢試為焚香依
[120-11a]
法以印印之印心及背讓正狂走執而印焉
昬然而睡歸真知印之効也復染丹炷香再
印其心倐然疾愈有物如鶻從其口中飛去
數丈之外墜於地上衆往視之乃大蝙蝠耳
背上印字宛然讓乃平復如舊歸真持此印
所在救疾大獲靈驗
   范希越天蓬印祈雨驗
范希越成都人也事北帝修奉之術雕天蓬
印以行之祭醮嚴潔逾於常法廣明庚子⬤
三月不雨五月愈望人心燋然榖稼⬤廢願
[120-11b]
於萬嵗池試行神印為生靈祈雨於是詣至
真觀致齋是日庚辰以戍時投印池中隂風
遽起雲物周布亥時大雨達曉及辰大雷迅
電驚震數四至已少霽乃得歸府昇遷橋水
漸及馬腹羅城四江平岸流溢螟蝗之屬淹
漬皆死自是有年矣駕駐成都上知其道術
召對問以逆冦誅鋤宫城尅復之事命持印
於内殿奏醮積雨之中雲霽月朗是夕夢神
人示以誅冦復城之兆上大悦授太常寺奉
禮郎累遷主客貟外郎衛尉少卿錫以朱紱
[120-12a]
黄巢捷至果符聖夢之㫖特加寵異自言初
居煑膠巷印⬤初成而蠻冦凌突居人奔散
蔵印於堂屋瓦中蠻去之後四隣焚燼其所
居獨在疑印之靈也
   越州上虞縣鐘時鳴地中驗
越州上虞縣郛郭間有隙地數畒時聞鐘鳴
地中咸通年縣令夏侯頗傾心崇道以縣邑
无觀買其地創造觀宇掘地獲古鐘百餘斤
上有文字曰正觀是冬賜額以降誕節祝夀
所奏賜名延慶觀焉
[120-12b]
   王謙㩀蜀隋文帝黄籙齋剋平驗
隋文帝開皇之初干戈不施寰海克定唯王
謙後周舊臣勲名素重畏憚隋祖恐禍及身
遂據三蜀以圗變帝出師征之頻戰不克兵
士多病死者相枕乃於内殿修黄籙道場祈
天請祐三日夜夢神人降曰帝王上承天命
下順人心天人合符然後有國今陛下革周
立隋天所命也一方之力何以敵於四海之
力乎帝曰剋蜀弔民盖不獲已但主帥疾疫
以此為憂爾神人曰疾疫者北人不堪瘴毒
[120-13a]
所以多病壇中法水可救億兆況偏師乎即
見神人取壇中禁水向西南噀之曰雨至即
愈无煩聖慮也子日進軍必當剋蜀旬日軍
中奏某夜雷雨灑營壘之上三軍疾者皆蘇
無復疾疫矣其後王謙傳首三蜀底寧果是
子日也
   青城丈人授黄帝龍蹻并降雨驗
青城山黄帝詣龍蹻真人寗先生受龍蹻經
得御飛雲之道乃封先生為五嶽丈人戴盖
天之冠著朱光之袍佩三庭之印為五嶽之
[120-13b]
上司與潜山司命廬山使者為三司之尊勑
五嶽神一月再朝虚中灑水以代晷漏其後
歷代帝王雖置祠齋祭未再加封號僖宗皇
帝中和元年辛丑七月十五日詔内臣⬤易
簡刺史王兹縣令崔正規與朕詣山修醮封
為五嶽丈人希夷真君是時縣境亢旱苗穀
將燋封醮之夜龍吟於觀側溪中風雨大至
枯苗再茂縣境乃豐以事上聞編于國史矣
   天師葉法善設醮攝魅驗
天師葉法善括州人也三世為道士皆有神
[120-14a]
術攝養登真之事法善符籙尤能劾役⬤神
顯慶中髙宗徵入内道場恩禮優異時駕幸
東都法善於陵空觀作大壇設大醮城中士
女咸往觀之俄有數十人奔投火中衆皆大
驚救之而免亦無傷損法善曰此人皆有魅
病為吾法所攝及問之果然盡為劾之其病
皆愈法善自髙宗中宗則天睿宗明皇五朝
來往名山累召入内先天二年拜鴻臚卿越
國公贈其父歙州刺史焉
   范陽盧蔚醮本命驗
[120-14b]
范陽盧蔚弱冠舉進士有日者言其年夀不
永常宜醮本命以増年禄蔚素崇香火勤於
修醮未嘗輟焉年二十五寢疾於東都逾月
益困忽夢為親友所招出門乗馬其行極速
疑為冥司所攝有一人乗馬奔來所在留滯
必為撝解遮救言㫖懇切及到所司此人又
懇為請託因得却還部署行里有如親吏焉
所還道中見兵士數千初頗疑懼此人曰此
皆他日郎君所主兵士也將至所居自後垣
乗虚而入徑及庭中有門旗麾鏘武器之屬
[120-15a]
此人曰他日當用之瘞於兩階之下將别去
蔚曰素未相識何憂勤之甚也荅曰某乃本
命神爾郎君為冥官所召大限欲及某已於
天司奏陳必及中夀疾亦就痊無以為憂也
蔚媿謝而去疾亦尋愈其後䇿名金紫亦享
中年除宿州刺史角橋都知兵馬指揮使不
到任死以其瘞武器門旗故也
   崔圖修黄籙齋救母生天驗
崔圗者坊州中都人好遊獵馳馬於野中獵
次馬忽不行鞭箠數下亦不進圖怒下馬欲
[120-15b]
射之馬作人言曰吾是汝之母也不得相害
曽竊取汝三十千錢私與小女為嫁資不告
於汝吾死冥司罰吾與汝為馬八年今限已
畢吾將死矣圗聞之舉身自撲迷悶良乆悲
告母曰兒之不孝致令我母見受如斯罪馬
亦流淚曰吾為馬身報汝未了更罰與汝為
瞽目之婢仍復喑啞圗聞之號哭言曰如何
免得此罪業母曰吾聞罪障重者須作黄籙
道場懴悔即得免苦言訖而死圗収⬤其馬
焚射獵之具請道流修黄籙道場三日三夜
[120-16a]
至第三夜圖聞扣門之聲甚急出看乃是其
母還現本形立於門外謂其夫婦曰人生世
間願作善業勿為惡事冥司報應一一分明
母用子錢尚⬤責罰如此况他人非已之物
豈可偷盜乎吾受此罪苦痛萬般不可言⬤
頼汝夫婦為吾修無上黄籙寳齋功德一切
吾乗此功德巳得生天故来相别於是乗虚
而去圖自此知罪福必應大道可依夫婦詣
王屋山同志修道矣
   赫連寵修黄籙齋解父⬤驗
[120-16b]
赫連寵者靈州定逺縣人也父悰領軍於邉
上殺降兵一千餘人武徳二年八月死於邉
上冥司論對受諸罪苦寵緫不知寵為靈州
押衙貞觀八年奉使入京因與友人遊終南
山行至炭谷口有道士楊景通結廬修行三
百餘嵗寵醉歇廬前謂景通曰吾飢有何所
食景通素不飲食笑而不對寵令左右取火
焚其廬室景通曰汝父屈殺生民見受罪地
府不能修善救父更害於吾寵曰何以知之
景通曰汝坐於此吾與汝喚令汝見之言訖
[120-17a]
書一符擲於空中逡巡有黒雲至於廬前雲
中有二十餘⬤領一人枷杻鎖械來景通前
曰汝子不孝不能救汝寵見之果父悰也悲
泣謂父曰何故受苦如斯父曰吾殺降兵被
他寃訟於地獄下受諸罪苦汝何故更毁真
人令吾轉轉罪重寵乃匍匐悲泣懴悔謝過
乞捨已身之罪救亡父之魂景通曰汝要免
父之罪修黄籙道場可以救拔必得汝父生
天免比罪報逡巡父被諸⬤領去寵乃禮謝
景通入城於三洞觀設黄籙道場七日七夜
[120-17b]
至第五日見父乗雲氣而來謂寵曰吾奉天
符乗黄籙功徳已生天堂凡是所殺寃魂皆
已託生人世
   唐獻修黃籙齋母得生天驗
唐獻者蔡州平輿縣人也年二十三隋大業
四年授導江縣尉寵狎侍婢春紅不親官務
公事數闕兼患風勞乆未痊瘥母曰我兒狂
踈疾病皆嬖婢所致也母令貨此婢婢告於
獻獻恨母擬貨其婢與婢為計遂鴆其母母
死月餘獻亦暴死三日心暖家人不敢便⬤
[120-18a]
忽即起活曰我有大罪毒母之過也冥司令
我生受罪報自是每夜有二鬼使領夜叉數
人舁大鑊於堂中良乆火起湯沸夜义义獻
於鑊湯之中痛楚號呌至五更方息如此三
年萬般捨施功徳終不能免忽有賣藥道士
獻問其方術道士曰衆生罪業重大無過黄
籙道場祈告天地三日三夜燒香散花懸諸
旛盖歌讃禮願懴悔拔罪救度亡魂解除寃
對最為勝妙之法爾獻遂請道士置黄籙道
場三日之後⬤使夜义不復更至身心安愈
[120-18b]
無復憂患忽見黄衣使者一人曰昨奉天符
以修齋之力母生天堂汝大逆之罪亦已原
赦唯罪婢春紅令瘡疥三年爾自此春紅果
患三年方愈獻棄家於晉州羊角山請為道
士志修道矣
   李承嗣解妻兒寃修黄籙齋驗
李承嗣者鄂州唐年人也家富巨萬而娶妻
貌醜有子年十嵗仍患腰脚承嗣常惡之乃
娶小婦四人終日伎樂忽因酒醉小婦佞言
與醜妻一百千錢令其離異妻欲詣官訟之
[120-19a]
因此方免承嗣遂與小妻為計夜飲之次以
毒藥殺其醜妻及兒葬後旬日以來每至午
時即見二烏來啄承嗣心痛不可忍驅之不
去迷悶於地乆而方定如此一年萬法不能
救青城道士羅公逺遊淮泗間承嗣請命至
家問禳救方術公逺曰寃魂所為皆上告天
帝奉天符來報人間方術不能免之只有修
黄籙道場拜表奏天可解斯罪爾承嗣遂修
黄籙道場三日三夜二日之後烏鳥不復來
其妻與兒現於夢中曰汝枉殺我母子二人
[120-19b]
併命毒藥我上訴於天帝許報汝寃今以黄
籙善功太上降敕我已生天受諸福報與汝
永解寃結留一玉合子可収之覺後於寝室
中得玉合子一枚承嗣捨於鄂州開元觀大
修道門功徳塑尊像葺理觀宇以報道恩矣
   吴韜修黄籙齋却兵驗
吴韜者汴州開封人也家富為魏大將軍領
兵三萬泝江入蜀至戎州值蜀將關羽緫師
五萬拒之與韜水陸大戰韜素好道常持黄
帝隂符經是日陣敗告天曰吾聞持隂符者
[120-20a]
危急之日有隂靈助之䘮敗如此願賜救䕶
言訖有二白衣謂韜曰汝自入峽縱意殺人
幽魂咨怨致此亡敗韜曰危既如此何以免
之二神人曰汝速為寃魂告天發願請修黄
籙大齋拔贖亡者如此當免失利韜如其言
即為發願關羽亦已收軍韜收合敗卒直至
夷陵屯集乃修黄籙道場三日前二神人復
見謂之曰寃魂並已託生諸方汝亦沾此餘
福神兵宻衛必得大勝慎勿殺人夫天地生
萬物一草一葉尚欲其生長成遂况人命至
[120-20b]
重上應星辰豈可非理致殺恣汝⬤襟也古
今名將不及三世者為其心計隂謀殺人利
己雖立功為國亦須道在其間善分逆順不
枉物命使功過顯明即必征伐有功神明祐
助今蜀不乆坐見敗亡矣旬月關羽兵至牧
夷陵交兵之次風雷震擊大雨忽至羽兵潰
散韜開門納降得蜀兵三千擒其裨将關羽
領兵却迴自兹蜀亦削弱矣
   公孫璞修黄籙齋懴悔宿寃驗
公孫璞者雍州髙陵人也武徳二年為華州
[120-21a]
司馬年四十餘沉⬤酒肉荒淫財色常令家
童漁釣弋獵恣殺物命甘其口腹忽夢千餘
人持刀劒弓矢入其家擒璞殺之璞流汗驚
懼因成瘡疾遍身有瘡皆有口及舌日夜楚
痛求死不得璞表兄華隂令賈宣古見其所
疾驚曰未嘗見有此瘡當是殺生太多宿業
所致然也華山道士姚得一多記神方可使
人一往求問也璞依教令其長子到華山具
述所疾涕泣求救得一曰此疾是殺生害命
衆寃所為可修黄籙大齋懴悔宿寃疾兾可
[120-21b]
愈爾其子以此告璞便於所居修黄籙道場
七日至第五日璞夢青童二人引至一處門
闕宏麗有如府署良乆天上有黄光如日直
照地司其門大開即見魚鼈鳥獸猪羊牛馬
竒形異狀者千百頭⬤門中出乗此黄光旋
化為人飛空而去逡廵化盡青童曰此是汝
之所殺⬤魂今天符既下乗功德力託生為
人汝罪已除瘡疾亦愈旬日之間璞乃平復
遂入華山禮謝姚尊師看覽雲泉戀慕幽境
直至日晚得一曰山中無食可以延留長者
[120-22a]
若住宿宵必恐僕從飢餒此有徑路可以還
家取一卷仙經擲之展於崖上化為一橋二
青龍負之放五色光其明如晝送璞與僕從
此而去須臾到家明日差人入山致謝已失
得一所在璞全家修道居於華陽山焉
雲笈七籖卷之一百二十
[120-22b]

[121-1a]
雲笈七籖卷之一百二十一 棠十二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