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雲笈七籤 > 雲笈七籖 120



卷之一百一十九
 道教靈驗記
   昭成觀壁畫天師驗驗附/絹畫
昭成觀壁畫天師嵗月既深彩粉昏剥在通
廊之卞未嘗有香燈之薦頒政坊内居人姓
李患痁逾年醫不能愈日以羸瘠待時而已
忽夢一道流長八九尺來至其前以大袖布
衣拂其靣目之上頓覺清涼謂之曰自此差
矣勿復憂也於是醒然疾愈稍能飲食洎晚
[119-1b]
䇿杖行繞其家不覺爲倦但覺所夢道流猶
在其前遽欲入昭成觀家人慮其困憊亦頗
多止之不聽入觀於天師真前瞻眎良久曰
即所夢也拜禮數四乃命夾紵塑人劉處士
塑天師真改葺堂宇旦夕供養人所祈禱福
祥立應其所塑夾紵真於夾紵内畫羅隔布
肉色縫絳綵爲五臓腸胃喉嚨十二結十二
環與舌本相應臓内填五色香各依五臓兩
數當心置水銀鏡一一精至與常塑不同其
塑中土形移在天長觀金彩嚴飾亦皆靈驗
[119-2a]
彭城劉存希天師靈驗云自幼以來於唐興
觀瞻禮天師發心圗寫供養因得絹本出入
䕶持雖祗命逺行奉使南北未嘗一日闕香
火之薦黃巢犯闕時在内署倉惶之際随駕
不及唯捲天師幀捧持而行同伍三十餘人
皆為擄捉或被殺傷獨於衆中得免將入南
山夜深村落行次遇避難人偶語而聞妻在
其間因得同往洋州大巖山深處結草寓居
况素无骨肉唯夫婦而已既免支離決志林
谷不復有名宦之望野麋山鹿性已成矣山
[119-2b]
下居人以其口食不多時亦助其糧儲饋其
鹽酪此外拾栢子焚香禮敬天師而已无何
舊交宋開府入掌樞務知其在洋山之中強
之使出錫以朱紱加以品位固辭不獲黽俛
從焉又駕出石門因便奔竄投莎城山中自
匿數月有軍士搜山谷不得安居夫婦棄繒
帛之衣夜行四十餘里出及平陸遙見馬軍
十餘⬤兩靣交至已擒擄行人數輩存希夫
婦驚恐而立馬軍過其側似若不見由是得
免後數年奉使西川携天師幀而至余亦傳
[119-3a]
寫其本存希深山窮谷虎狼之中軍士紛擾
白刃之下心常坦然若與數人居憂懼之際
⬤⬤然若侍立在天師之側亦有感降之事
祕而不言
   陵州天師井填欠數鹽課驗
陵州天師井本傳云天師經行山中有十二
玉女來謁天師願奉箕箒天師知其地下隂
神也謂之曰汝等何以為獻将觀汝心厚薄
選而納焉玉女各持一玉環徑皆數寸天師
曰所獻一般不可併納吾化此十二環令作
[119-3b]
一環投之入地有得之者即納之焉遂合十
二環為一大環徑餘一尺投於地中随即深
陷已成井矣玉女皆脫衣入井以探玉環竟
不能得天師取其衣蔵石匱中玉女至今只
在井内今陵州鹽井直下五百七十尺透兩
重大石方及鹹水每年一度淘洗其中須歌
唱喧聒然後入井不然必見玉女躶居井中
見者多所不利井既深不可數入或絙索斷
損皮囊墜落唯於天師前炷香良乆玉女自
與掛之依舊不失頃年井屬東川有張常侍
[119-4a]
主其鹽務於事稍怠鹽課不登欠數千斤交
替之後縻留填納未得解去替人素亦崇道
因與䖍告天師云張填所欠之鹽家資已盡
空此留滯益恐困窮於三五日内願借神力
増加所出為其填納與張俱拜祈訴懇切自
每日所煎水數四十五函如常而鹽數羡溢
五六日内填之果足此後一如舊數無復増
減矣十二玉女戌亥二人在天唯十人在井
所煎鹽至戌亥時亦歇天師初以兹地⬤梗
无人安居山川亦貧不可耕植化鹽井以救
[119-4b]
窮民民聚居井傍户口日衆遂置州統之以
天師名故曰陵州天師誓曰我所化井以養
貧民若官奪其利千年外井當陷矣今諸井
皆有天師玉女之像焉
   李瓌夢遇天師告授陵州刺史驗
李瓌咸通中為王府長史以勲貴之旅不慣
食貧居閑力闕鬱鬱不得志中夜而寐夢入
深山窮谷棧閣縈折流水潺湲如此者不知
其幾千百里又見闤闠雜遝城闉爽塏飛宇
横樓摩霄槩日不知其幾千萬家縦神遊目
[119-5a]
熈熈自得又出郊甸涉岡源荒榛茂草小松
巨木間以果林厠以筠篠山嶺危峭或迂或
平山回遥盡抵一小郡茅棟縦横隘路欹側
傍有公署署内白氣屬天其大如屋中有悲
歌號呼之聲見一青童引瓌即路躡危磴步
石梯入門甚峻門内古樹芳草若古觀宇焉
瓌素崇⬤教頗為慰恱俄而昇殿見像設尊
儀笑而謂之曰爾來耶吾待爾久矣入天門
漱⬤泉古人所修也注丹田存白元上士所
修也混而合之子其行之隂功及人隂徳濟
[119-5b]
物千百之家待子而字之勉哉勉哉明年之
春瓌再拜稽首受其言而覺是冬頻訴於宰
執復希入用乃授陵州刺史之任是時經歴
山川郡邑神思⬤怳皆如常所經行素未入
蜀莫可知其由也至郡乃謁天師昇階及門
至于殿所覩其真像侍衛屋宇布列醒然而
悟乃叶其所夢矣乃以俸金修天師之堂加
以丹雘立為銘碑誌其白氣屬天乃鹽井之
所也悲歌之聲乃轉車之人也而内修之訣
瓌未得之矣王孫也/瓌即西平
[119-6a]
   謝貞精意圬墁遇天師授符驗
謝貞者臨邛工人也善圬墁而用意精⬤鵠
鳴化天師修道老君感降之所頂上有上清
古宫相傳云天師時所制嵗月甚多而結構
如舊但瓦破壁壞而已貞賃工為修泥之貞
精研盡意墁飾周宻有道流引二從者觀其
功用神彩異常身逾九尺自門而入謂貞曰
山中難值修葺頗媿用心以手畫地作一符
使貞再三審記之曰此後有疾者雖千里之
外行符必效勿多取錢但可資家給終身衣
[119-6b]
食而貞具記符行之極効大獲金帛家業殷
豐鵠鳴諸山无天師真像陵州井中所塑又
非世代子孫所傳之真貞忽於青城山遇峽
中賈客修齋有天師小幀供養乃是授符應
現之真爾
   道士劉方瀛依天師劒法治疾驗
天台道士劉方瀛師事老君精修介潔早佩
畢道法籙常以丹⬤救人與同志弋陽縣令
劉翽按天師劒法以五月五日就弋陽葛溪
鍊鋼造劒勑符禁水疾者登時即愈嘗於黄
[119-7a]
巖縣修齋勑壇以救疫毒有見⬤巫者潜往
眎之見⬤神數千奔北潰散如大陣崩敗一
縣之疫數日而愈咸通末方瀛无疾而終戒
其門人使與劒俱⬤莫敢違之乾符中和間
台州帥劉文下裨将李生領徒廢其墓欲以
取劍見其尸柔軟容色不變如醉臥而已顧
眎其劔哮吼有聲群黨驚懼卒不敢取李生
命瘞之而去不獨劒之有靈劉方瀛亦隂景
鍊形得道之流也
   西王母塑像救疾驗軍附/三將
[119-7b]
玉局化西王母塑像多年頃因觀宇燒焚廊
屋頽壞而儀像不損人稱其靈居人范彦通
忽患風癩瘡痍既甚眉鬚漸落因入觀於王
母前發願但所疾較損即竭力修装是夕夢
一玉女手執花盤以衣袖拂其身曰王母令
我救汝疾即愈矣數日之間所疾漸退瘡腫
皆息眉鬚復生遂造紗牕装金彩通檐兩楹
嚴潔修奉每月自送香燈近年方稍不見觀
中三將軍亦古之所塑觀因南詔焚燒屋宇
摧盡而三将軍塑像不壞起觀之日再於其
[119-8a]
上立堂宇居人閻士林卧疾月餘迨⬤不救
夢三⬤軍以㦸揮其身上穿一物去状如黒
犬自此疾愈乃捨衣物製紗牎重加彩繢矣
   歸州黄魔神峽水救船驗
歸州黃魔神因相國李⬤甫自忠州除替五
月下峽至峽水之中波濤極甚忽有神人湧
於水上為其扶船三靣六手醜眸朱⬤袒而
虓譀風濤遽息李公祝而謝曰是何靈神拯
危救難神曰我是黄魔神也既而歸州駐船
旬月選地立宇於紫極宫作黄魔堂言是黄
[119-8b]
天魔王横天檐力之神也刻石紀焉相國蕭
遘自拾遺左遷峽内徵還京師峽水泛漲舟
船将没亦見其神捧船以救之復命修飾加
其粉繢嚴其室宇刻石為誌亦列於次焉
   青城丈人同葛璝化靈官示現驗
青城丈人真君太和六年壬子節度使賛皇
李公徳裕差軍將蔡舉二人就山修齋便令
訪尋草藥蔡舉於六時巖下忽有勁風自谷
中出因見二神人行虚空中一人在前長丈
餘著大袖衣平冠一人居後著青衣大袖捧
[119-9a]
一帙書舉驚悸問曰何⬤神也前一人荅曰
我是竹枝老又指其後人曰此是璝之璪我
有宻語兩紙可一一記之録與尚書今年西
蜀合有水災以修齋之故我囬後山一峯堰
水向東梓州當秋大水即其應也於是授以
宻語述李公吉凶未兆之事蔡舉一一記之
歸常道觀録於紙上果得兩紙依神人之言
封題送李公書寫既畢併亦遺㤀矣是年八
月東川水深數丈西蜀无害李公歴問官寮
及道流解⬤語不得李公曰竹枝老丈人也
[119-9b]
此當是丈人真君耳璝之璪者本命屬葛璝
化亦恐是化中靈官特此示見以彰靈應也
   羅真人降雨助金驗
羅真人即神仙羅公逺也于濛陽羅江埧接
九隴什邡之界在漓沅化後今相傳號羅仙
范仙宅修道於青城之南今號羅家山明皇
朝出入帝宫輔導聖徳自有内⬤至今⬤見
於堋口什邡楊村濛陽新繁新都畿服之内
人多見之不常厥狀或為老嫗或為丐食之
人每風雨愆期田農曠廢則必見焉疑其仙
[119-10a]
品之中主司風雨水旱之事也楊村居人衆
以旱暵将禱於洛口後城李冰祠廟⬤甚憇
於路隔樹隂之下忽有老嫗歇而問曰衆人
欲何往心以祈雨事荅之嫗曰要雨須求羅
真人其餘⬤神不可致也言訖不見衆知嫗
即羅真人也於是見處焚香以告焉俄而風
起雲布微雨已至衆乃還家是夕數十里内
甘雨告足乃於其所置天宫塑像焉諸鄉未
得雨處⬤聞此説以音樂香花就新宫祈請
迎就本村别設壇場創宫室雨亦立應如是
[119-10b]
什邡綿竹七八縣界真人之宫處處皆有請
禱祈福无不徵効忽為乞士於堋口江畔謂
人曰此將大水漂損居人信我者遷居以避
之不旬日矣有疑其異者即移卜髙處以避
水災其不信者安然而處五六日暴水大至
漂壞廬舍損溺户民十有三四焉居人以為
信立殿塑像以祠之金銀行人楊初在重圍
之内配納贍軍錢七百餘千貨鬻家資未支
其半初事母以孝每為供軍司追促必託以
他出恐母為憂嘗於山觀得真人像幀一幅
[119-11a]
香燈嚴奉己數年矣至是真人託為常人詣
其肆中問以所納官錢以何准備具以困窘
言之此人令市生鐵備炭火明日復來燃炭
壘鐵投之一夕而去臨行謂之曰我羅公逺
也在青城山中以爾孝不違親心不忘道以
此金相助支官錢之外可以肥家復引初往
山中時令歸覲初亦得丹藥以奉其親髮白
還青老能返壯矣
   嘉州開元觀飛天神王像捍賊驗
嘉州開元觀後周所創本名弘明觀隋大業
[119-11b]
中方製大殿於殿西頭塑飛天神王像坐高
二丈餘坐二⬤之上初修觀道士吕元璪數
夕夢神人在山頂其形接天或白日髣髴如
見郡人有好道者時亦見之或通夢⬤遂商
議塑此形像本有十身初製其一而隋末多
事中原沸騰不果徧就像之靈應郡人所知
矣疾瘵之家祈禱必驗其下二⬤青黒者往
往見於人家太和中相國杜元穎鎮成都壃
場不修關戍失守為南詔侵軼木源川路境
上夷人導誘蠻蜑分三道而來掩我不備將
[119-12a]
取嘉州去州四十餘里冦乃大驚奔潰而去
州境稍安方設備禦有擒得夷人覘候者大
冦及境何驚而去云三路蠻冦本欲徑取嘉
州謂州中无備去州四十里忽旗幟遍山兵
士羅立不知其數有三五人大⬤軍金甲持
斧長三二丈聲如雷霆立二⬤之上麾諸山
兵士齊為拒捍自量力不可敵驚奔而去是
日蠻中主軍酋帥死者三人蠻國之法行軍
有死傷及糞⬤旋即⬤蔵不令露見由是不
知酋帥瘗埋之所時衆聞之皆言飛天神王
[119-12b]
兵示現以全州境自是祈福禱願迨无虚日
又嘗有人下峽之時曽詣飛天求乞保護至
瞿唐水方汎溢波濤甚惡同䑸三船一已損
失二皆危懼忽見神人立於岸上如飛天之
形使二大⬤入水扶船⬤亦長丈餘船乃安
定風濤亦止驚迫之際莫知所自徐而思之
乃飛天所坐二⬤救其船耳一赤一青形與
所塑无異成都乾元觀在⬤市創制多年頃
因用軍焚毁都盡三門之下舊有東華南極
西靈北真四天神王依華清宫朝元閣様塑
[119-13a]
於外門之下並金甲天衣門既隳壞而神王
无損風雨飄漬亦无所傷邑人相傳頗為靈
應時蜀王既尅川蜀移軍収彭州圍州乆矣
因暫還成都方當暑月參從将吏所在取便
而行大将杜克修先至神王之所見衆人聚
觀塑像問其故云塑神皆動克修以器盛水
致神手中果揺動而水溢出頃之蜀主至復
祝而試焉曰若即尅彭州更觀揺動之應良
乆而振動數四不逾月而尅州城殱殄大敵
乃施金幣命本邑創制堂宇以崇飾之
[119-13b]
   楚王趙匡凝北帝祥應
楚王趙匡凝鎮襄州也州郭舊有北帝堂嵗
乆蕪毁在營壘中一旦楚王寢室之上有物
如曵㦸皮革之聲瓦皆震動潜起眎之見黒
氣一道自北帝舊基之所至板屋上楚王異
之宻加䖍祝將欲興創堂宇以荅祥應詰明
眎事之際先嘗選将校五十人俾往營田日
給以衣装農器指揮教命一無應者楚王疑
有異圗拘而訊之得其搆孽之狀咸勦戮焉
王乃謂人曰北帝靈驗信有徵矣中夜有雲
[119-14a]
氣之異詰朝乃姦慝彰明若非玄功告示幾
有不測之禍遂締飾堂廡崇嚴像貌俾謁之
士主其香燈闔境瞻禱累獲符應矣
   李昌遐誦消災經驗
李昌遐者後漢兖州刺史之後也生而奉道
常誦太上靈寶昇⬤消災䕶命⬤而稟性柔
弱每為衆流之所侵虐忽因晝寢夢坐煙霞
之境四顧而望熊羆虎豹圍繞周匝莫知所
措不覺傷歎何警戒之甚邪謂積善之无驗
于時空中有一道士呼其名而語之曰吾即
[119-14b]
救苦真人也汝勿驚駭吾奉太上符命與諸
神將宻衛於汝且汝常念者經云流通讀誦
則有飛天神王破邪金剛䕶法靈童救苦真
人金精猛獸各百億萬衆俱侍衛是經昌遐
既覺豁然大悟因知自前侵虐我者未有无
禍患殃咎盖誦經之所驗也
   崔晝誦度人經驗
崔晝者漢汶陽侯仲牟之後嘗謁白雲先生
學修身之術先生曰汝富貴之子何思淡泊
崔子避席而對曰以財賑人財有數而人无
[119-15a]
厭矣以爵賞人爵既崇而人或驕矣如何示
我以道將以普濟生靈先生曰吾道之内有
度人經在汝可誦之崔晝乃作禮承受至誠
誦之厥後有使者馳一緘遺崔公曰子之先
君令吾持此謝汝言訖使者忽然不見於是
啓緘熟眎果備認得先君親札云感汝念誦
度人經功徳之力累世之祖盡得生天自後
崔晝一家至今念誦
   姚元崇女精志焚修老君授經驗
開元宰相姚元崇昔出官為馮翊太守有一
[119-15b]
女名長夀年七嵗不茹葷不飲酒父母常令
於玄元像前焚香㸃燈忽晝寢夢見老君有
二侍童二神將夾侍左右侍童語長夀曰爾
之焚修精志可隨口授汝九天生神經一章
云云
   王道珂誦天蓬呪驗
王道珂成都雙流縣南笆居住當僖宗幸蜀
之時常以卜筮符術為業行坐常誦天蓬呪
每入雙流市貨符卜得錢須喫酒至醉方歸
其郭門外有白馬將軍廟曉夕有人祈賽長
[119-16a]
垂簾簾内往往有光及聞吹口之聲以此妖
異人皆競信所下酒食忽忽不見愚民畏懼
无有⬤敢正視者道珂因喫酒囬歸入廟朗
誦神呪則廟堂之上悄悄然傍人眎之无不
驚駭道珂異日晨鷄初呌忽随村人擔蒜趂
市夜行至廟前忽然倒地蒼惶之間見野狐
數頭眼如火炬衘拽入廟堂堦之下聞堂上
有人呵責曰你何得恃酒入我廟内念呪驚
動我眷屬道珂心中黙持天蓬神呪逡廵却
蘇盖縁其時與擎蒜同行神兵逺其⬤臭而
[119-16b]
不衛其身遂被妖狐擒伏洎擎蒜人抛去道
珂心中想念神呪即妖狐便致害不得既蘇
息之後遂歸家沐浴清潔却來廟内大詬而
責曰我是太上弟子不獨只解持天蓬呪常
誦道經經云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
一以靈爾若是神明只合助道行化何以惡
聞神呪我知非白馬明神狐狸精怪傍附神
祠幻惑生靈今日我決定於此止泊持呪為
民除害遂志心朗念神呪至夜不歇廟堂之
上寂然無聲亦无光透簾幕唯聞自撲呻吟
[119-17a]
之聲至明呼喚鄰近居人眎之唯見老野狐
五頭皆頭破血流滿地已斃自後寂无妖異
竟絶祭祀廟宇⬤廢是知凡持此呪勿得食
蒜至甚觸⬤天蓬將軍是北帝上將制服一
切⬤神豈止誅滅狐狸小小妖怪矣
   王清逺誦神呪經驗
王清逺世居北邙山下唐咸通年時多疫疾
清逺身雖在俗常服氣行藥誦神呪經自稱
是緱山真人逺孫是時天子蒙塵入蜀兵火
不息疫癘大行連州匝縣飢⬤病患衆矣清
[119-17b]
逺佩受神咒經籙每行符藥救人多不受錢
只要少香油供養經籙鄉人迎請醫療日夕
喧闐清逺有表弟一人為僧名法超亦持大
悲輪行祕字⬤清逺之醫道大亨忽一日冒
夜來投宿止潜以瓶盛狗血傾於清逺道堂
内至二更已來忽聞空中有兵甲之聲頃聞
法超於床上如有人挽拽呌譀唯言乞命清
逺命燈照之但見以頭自頓地頭靣血流至
平明不息須臾之間但見兩脚直下如人拖
拽奔竄入緱水江内浮屍水上闔市目擊无
[119-18a]
不驚歎是知神咒真經實有神將吏兵守䕶
豈容嫉妬庸僧將⬤惡之物犯冒所謂為不
善於幽暗之中神得而誅之清逺襲氣持經
隂功濟物夀一百七嵗辭世之夕闔境皆聞
異香仙樂斯亦證道之漸階矣
   忠州平都山仙都觀取太平經驗
忠州平都山仙都觀隂真人鎮山太平經武
徳中刺史獨孤晟取經欲進舟行半日有二
龍一青一白横江鼓波船不得進舟人驚懼
復泝流還郡晟即命所由墊江路陸行進經
[119-18b]
時山川之中乆无摯獸至是蛇虎當道經使
恐懼将經却廻晟即脩黄籙道場拜表上吿
然後取經以進在内道場供養綿歴嵗年開
元中供奉道士司馬秀准詔祭醮名山開函
取經但空函而已訶詰道衆疑是觀司⬤蔵
法侣驚懼无詞披雪遂焚香吿真述武徳中
經已將去今詔旨搜訪无經上進仰憂譴責
時景氣晴朗野絶塵埃忽隂雲覆殿迅雷震
擊俄而簷宇溢霽經在案上異香盈空祥煙
紛靄復得昔日所取之經以進㑹昌中賜紫
[119-19a]
道士郭重光晏玄夀復齎詔醮山取經石函
之中經復如舊至今鎮觀者猶是此經不知
何年歸還爾
   天台玉霄宫葉尊師符治㹥邪驗
天台山玉霄宫葉尊師修養之暇亦以符術
救人婺州居人葉氏其富億計忽中狂瞽之
疾積年不瘳數月沉頓後乃呌號悲笑裸露
奔走力敵數人初以絹索縻縶之俄而絶絆
出通衢犯公署不可枝梧官以富室之子不
能加罪頻有所犯亦約束其家嚴為守衛加持
[119-19b]
禳制飯僧祈福祠神⬤召巫覡靡所不作莫
能致効其家素不信道偶有人謂之令詣天
台請玉霄宫葉尊師符可袪此疾不然莫知
其可也乃備繒帛器皿入山請符尊師謂使
者曰此符到家疾當愈矣无以器帛為用盡
歸之使者未至三日疾者方作斷絙投石舉
家閉户以拒之折關拔櫺力不可禦如此狂
猛非人所遏怱怱⬤歛容自歸其室盥洗巾
櫛束帶鞹足執板罄折於門内道左其色怡
然一家忻喜爭問其故笑而不荅但言天使
[119-20a]
即來飲食都㤀夕不暇寢孜孜焉企踵翹足
延頸望風汗流浹背不敢為倦如此二日三
夕使者持符而至入門迎拜懽呼踴躍前導
得符服之瞑然食頃疾已瘳矣由是躬詣山
門厚施金帛助修宫宇一家脩道置靖室道
堂旦夕焚脩焉初玉霄賜二符一已吞之一
帖房門之上葉之女使竊酒飲之嘔於符下
葉見一神人介金執劒長可三四寸從符中
出去焚香拜謝而不見其歸數日親戚家女
使近患風魔疾尚未甚困來葉房之前立且
[119-20b]
未定忽呌一聲葉見符中将軍如前之形揮
劒加女使頭上問其故云適有神人以劒於
頭上斬下一物墜於衣領中令二三女僕捧
持驗有蛇頭如指斷在衣領中血猶滴焉風
魔之疾自此亦愈
   賈瓊受童子籙驗
成都賈瓊年三嵗其母因看⬤市三月三日
過龍興觀門衆齊受籙遂⬤觀受童子籙一
階十餘年後因女兄有疾母為請處士吳太
玄為入㝠看檢致疾之由仍看弟兄年命凶
[119-21a]
吉⬤宿太玄還言疾在汪瀆求之即差籍中
不見有賈瓊之名父母愈憂復請太玄看之
時太玄每與人入⬤檢事必鏁於一屋中安
寝而往不復人驚呼候其自醒喚人開門乃
開之歷歷⬤⬤中之事有如目擊言必信驗
或兩宿然後迴爾既再往檢瓊名字云年三
⬤時三月三日於龍興觀受正一籙巳名係
天府不屬地司籍中不見名字於天曹黃簿
之内檢得其名
   尹言念隂符經驗
[119-21b]
尹言者修徳坊居與明道大師尹嗣玄為宗
姓之弟常崇道慕善孜孜不倦因⬤嗣玄受
隂符經至誠 念為其常少記性願得心神
聦爽受之數年念逾萬遍稍覺心力開悟因
本命日齋潔焚香念三十遍忽了憶前生之
事姓張名處厚在延夀坊居家有巨業兒女
皆存記其小字年幾一一明了與其家説之
乃往尋訪述張生死年月形色情⬤無所差
異張之兒女聞之嗚咽感認言其今之狀貌
與昔不殊但⬤較舒緩爾自是兩家契為骨
[119-22a]
肉黃冦犯闕之前其二家皆在
   趙業受正一籙驗
趙業定州人開成中為晉安縣令因疾暴卒
手足柔軟心上微暖三日乃蘇云初為㝠官
所追牽拽甚急問其所以但云為欠債抵諱
事自思身心無此罪犯必恐誤追行三五十
里過一山嶺上有宫闕崇麗人物甚多有一
青衣童子前來問云汝非道士趙太玄乎某
荅云晉安縣令趙業爾童子笑曰豈得便㤀
却耶又一童子續來云太一令喚趙太玄追
[119-22b]
事人一時散去即與童子到宫闕中不見太
一但見一道流云汝六嵗時為有疾受正一
八階法籙名為太玄豈得流於俗官併忘此
事耶太一有命便令放還却須佩籙修真行
功及物居官理務勿貪凟貨財輕人性命言
訖不見所疾已蘇遂於思依山參受法籙累
置壇場廣崇功徳復以法名太玄矣
   僧法成竊改道經驗
僧法成姓陳不知何許人立性拘執束於本
教而矯飾多端因遊廬山至簡寂觀不遇道
[119-23a]
流而堂殿經厨素不關鑰遂取道經㸔之將
三十四卷往靈溪觀棲止誑云某在僧中本
意好道欲於此駐泊轉讀道經兼欲長髮入
道人皆善其所言又取觀中經百餘卷日夕
披覽每三五日一度下山化糧人聞其所説
施與甚多糧鹽所須計月不闕乃改換道經
題目立佛經名字改天尊為佛言真人為菩
薩羅漢對荅詞理亦多換易塗抹剪破計一
百六十餘卷忽山下有人請齋兼欲求丐⬤
茟借觀奴一人同去行三二里見軍吏隊仗
[119-23b]
訶道甚嚴謂是刺史遊山法成與奴下道於
林中迴避良乆見旗幟駐隊有大官立馬於
道中促喚地界令捉僧法成來法成與奴聞
之未暇奔竄力士數人就林中擒去奴随看
之官人責曰大道經教聖人之言關汝何事
輒敢改易決痛杖一百令其依舊修寫填納
觀中填了報來别有處分即於道中決杖百
下仆於地上瘡血徧身隊仗尋亦不見奴走
報觀中差人看驗微有喘息而已扶⬤入山
數日方較遂出所改換經本呈衆道流法成
[119-24a]
本有衣鉢寄在江州寺中取來貨賣更求乞
⬤筆經年修寫經足送還本觀燒香懇謝欲
願入道道流以其無頼无人許之是夜呌呼
數聲如被敺擊耳鼻血流而死矣
   僧行端輙改五厨經驗
僧行端⬤頗狂譎因看道門五厨經只有五
首呪偈遂改添題目云佛說三停厨經以五
呪為五如來所説經末復加轉讀功效之詞
増加文句不啻一⬤五厨經屬太清部明皇
朝諫議大夫肅明觀主尹愔注云盖五神之
[119-24b]
祕言五臓之真氣持之百遍則五氣自和可
以不食其經第一呪云一氣和太和得一道
皆泰和乃无不和玄理同玄際開元中天師
趙仙甫為䟽皆以習氣和神為指行端旁附
此⬤既云讀誦百二十遍可以呪水飲之今
人不食名為三停厨經詞理鄙淺與尹趙注
䟽殊不相近改經既了巳冩五六本傳於他
人於牎下冩經之際忽有神人長八九尺仗
劒而来謂之曰太上真經歷代所寳何得䡖
肆庸愚輙為改易奮劒斬之以手拒劒傷落
[119-25a]
數指同居僧二人共見其事騖為哀乞神人
曰如此无良也解惜命促令追收寫換然後
奏聴勑㫖行端與同居僧散尋所行之本只
得一半餘本已被僧將出關别寫元本經十
本燒香懴謝所改添本香上焚之神人復見
曰訾毁聖文追收不獲不宜免死逡巡頓仆
而卒其所改經至今往往傳行諸處覽觀其
義自可曉焉
   崔公輔取寶經不還驗
崔公輔明經及第歴官至雅州刺史至官一
[119-25b]
年忽覺精神恍惚多悲恚狷急往往忽㤀舉
家異之一旦无疾而終心上猶暖三日再蘇
亦即平復謂其寮佐曰昨為㝠使齎帖見追
随行三五十里甚為困憊至城闕入門數重
追者引到曹署之門立於屏外逡巡有官人
着緋執版至屏迎之先拜公輔驚曰某為帖
所追乃罪人也官人見迎致拜深所不安官
人曰使君固應忘之矣某是華隂縣押司録
事巨簡使君初官曽獲㐲事庭廡近奉天符
得酆都掾地司所奏使君任酆都縣令之日
[119-26a]
於仙都觀中取真人隂君寳⬤四卷至今不
還天符令追生魂勘責使君一魂日夕在此
對㑹恐使君不知故欲面見具此諮述以報
往日之恩耳使君頗覺近日忿怒悲愁精神
遺忘否此是生魂被執繫故也於是引至㕔
中良乆言曰此有茶飯不可與使君食食之
不得復歸人間矣但修一狀請置黄籙道場
懴悔所犯兼請送⬤却歸本山即生魂釋放
矣因本司檢使君年禄逺近逡巡有吏執案
云崔公輔自此猶有三任刺史二十三年夀
[119-26b]
言訖公輔留手狀官人差吏送還乃於成都
及雅州紫極宫忠州仙都山三處修黄籙道
場齋送經還本觀公輔平復如常其後歴官
年夀皆如所説此事是開成年中任雅州刺
史也
   劉載之誦天蓬呪驗
彭城劉載之儒家子修辭學外常事北極香
火不懈多寓京師少而神氣怯懦每驚魘往
往不悟嘗遇蘇門道士劉大觀授以天蓬神
呪令持誦千遍載之勤而行焉絶葷腥專香
[119-27a]
火逆旅之中亦拳拳修尚自是无復魘悸矣
冦陷長安在宣楊里為冦所虜力役勞苦之
事素非其所能稍或遲舒必承之以劍性命
憂迫在乎頃刻而宻誦神呪以求其祐是夕
有一人如軍士之飾謂之曰勞役之事吾為
子免之此有徑路可以脱禍可相随而行也
載之疑為寇所試辭焉此人引其手若騰躍
於空中良乆覆地是夕月光如晝但見山川
參差泉聲流激已在巨石之上驚異之際有
村童前引入洞府中宫闕深嚴層城煥麗金
[119-27b]
樓玉堂竒禽珍木周還數十里有謁者平冠
褒袖云太帝君令於賔宇憩息俄賜酒饌仙
果二仙官與之宴飲載之問太帝君所主何
國某未曽朝拜忽奉恩勑深所憂懼仙官曰
太帝是北斗之中紫微上宫玄卿太帝君也
上理斗極下統酆都隂境帝君乃太帝之所
部天蓬上将即太帝之元帥也吾子㝠心北
元尊奉神呪而值此危難将陷鋒鏑太帝閱
籍當在驅除之伍仰軫聖慮已奏章太上述
勤瘁之心延夀三紀使還於故里爾頃之得
[119-28a]
朝謁太帝叩顙謝恩於闕下命二童送之食
頃已達泗州其友人謝良奏事行朝具話其
事載之今猶在江表是則太帝之昭鑒天蓬
之威神不遺毫分之善也
   姚生持黃庭經驗
姚生者華原人也幼而好道持黄庭經光啓
中僖宗再幸陳倉逺近驚擾姚為賊所迫夜
走墮枯井中傷足求出未得乃旁有窨穴匿
於其中晝夜念經因不饑渴足疾亦愈時襄
土既平大駕歸闕鄉里人户稍復有遊軍夜
[119-28b]
宿井側見井中有光拯而出之具述經靈驗
遂為道士居華原西界觀中焉
雲笈七籖卷之一百一十九

[120-1a]
雲笈七籖卷之一百二十 棠十一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