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雲笈七籤 > 雲笈七籖 119



 道教靈驗記
  尊像見
   木文天尊見像驗
木文天尊者開元七年蜀州新津縣新興尼
寺四月八日設大齋聚食之次有一道流後
至就衆中坐衆人輕侮之不與設齋齋畢道
流起入佛殿中良乆不出人皆異之爭入殿
尋求無復蹤跡忽見道流⬤形在殿柱中⬤
[118-1b]
⬤分明以刀斧削之益加精好其像於殿柱
中自然而見髙三尺五寸以來雲冠霞衣左
手執手鑪右手炷香於煙上冠中有鳥如鴛
鴦形足下方頭履履下蓮花花後荷葉上有
神龜之形左肘後有雲片連㷔光中有青龍
之首右肩之前有虎形廻顧於左此外周身
光㷔如太一天尊眉髯⬤髪細於圖畫自外
繞身有雲葉天花一十二處頭光之上有大
花如盖以⬤其身長史張敬忠具以上聞勑
内官林昭⬤就川迎取像柱令作寳輿好好
[118-2a]
立安至京進於内殿上躬親禮謁三日大齋
訖令衛尉寺於東明觀陳設宣送天尊就觀
安置大開道場許臣庶瞻禮仍令兩街大宫
觀每處作道場七日是時僧䓁上表抗論云
寺中示現必是維摩詰之像非⬤道門所有
上令宣示曰朕觀像柱之異是天尊之⬤非
維摩詰巾也僧等既慙於妄奏乃雇有力之
士使於東明觀道場中竊之既供養數日人
心怠倦力士夜於道場中抱取像柱以絹䋲
繫縳⬤之而出觀院之外歴街坊極逺約十
[118-2b]
餘坊力疲而坐歇須⬤既曉只在道場之前
衆遂擒之訊其所以乃西明寺僧召募三十
人令其竊取像柱具事宻奏明皇不令尋究
収像柱於大内其後榻冩絹本宣賜諸道及
宰臣焉
   漢州什邡縣水浮鐵像天尊驗
漢州什邡縣鐵像天尊髙丈二三俗謂之烏
金像元在金堂峽中崖壁之下大水石摧像
仍露現或浮於水上出五六尺其側即昌利
化也道衆焚香備幡花迎引尋却沉⬤不見
[118-3a]
稍晴又泛泛而出昌利三迎之皆不可致明
年夏大水泛濫乃泝流至什邡縣興道觀後
水脉甚小不知其所来之由邑人迎引上岸
初只百人引拽巳及平地欲置於大殿之中
數百人挽之竟不能動因立講堂以盖之至
今頻經亂離雖堂宇盡焚此像不損
   青城丈人眞君賜錢驗驗附/鐡像
青城山丈人觀真君像冠蓋天之冠著朱光
之⬤佩三亭之印以主五嶽威制萬神開元
中明皇感夢乃夾紵製像送於山中自天⬤
[118-3b]
祠宇移觀於今所盖取春秋祭山去縣稍近
以天國太深故也數十年金⬤之色宛如新
製有村人无知以賦稅所迫徵促鞭箠一夕
走投觀中齎三數錢神香於真君燒香告以
官稅所切累遭杖責乞真君頭冠賣以充稅
因睡忽夢見真君謂之曰我頭上冠非是純
金乃金薄耳賣無所直汝或得金亦為官中
所責損汝⬤命其禍不小山門廟前有十千
錢碑傍木葉下可以取之官稅之外資汝家
産此人禮敬致謝出山得錢租稅既畢家亦
[118-4a]
漸富自是每月送香油觀中至今真君頭冠
低俯向前傳云令此人看驗冠非純金所以
然矣雲頂山鐵像天尊髙三四尺亦是則天
朝濛陽匠人廖元立所鑄其山本是仙居觀
有兩處洞門及盧照璘碑近無道士住持為
僧徒所奪為寺碑及洞穴亦巳掩蔽摧損惟
天尊一軀每有僧徒創意欲毁之立有禍患
捶擊不壞鎚鍛不傷僧徒託言山神有靈掩
閉天尊之驗逺近莫能知之廖元立初鑄天
尊之時有紫雲如城其上吐五色以捧於日
[118-4b]
衆共瞻禮忽有靈鶴數隻引一大鳥翼廣丈
餘通身赤色其形如鳯衆鶴繞鑪盤旋嘹唳
相應大鳥飛勢迅疾徑入鑪中衆方驚異即
有火熖髙三五十丈其聲如雷邐迤屬天迸
散流溢直遍山上衆人奔駭但聞異香之氣
彌日方歇既鑄成天尊儀相竒妙四方禱請
立蒙福祐靈驗如此豈常凡之意可以毀傷

   金州洵陽縣望仙觀天尊理訟驗
金州洵陽縣望仙觀天尊古跡所造極多靈
[118-5a]
應縣境之人有論訟難理之事公私攘竊之
徒但焚香披陳即有響荅有⬤情誣蔽者即
夜有神人詣門喚之遽令對㑹被喚者見宫
闕官署在大殿之後别有樓閣十餘間兩廊
下列曹吏鞠勘一如人間官府矣故有匿情
狡蠹朋黨姦惡者亦見送於獄中送獄者於
此即死對㑹者但具情狀即復放還由是境
内畏威各洗心攺過而為善矣其邑中失走
猫犬巨細論訟陳状於殿壁之上動盈百幅
矣至今常然
[118-5b]
   張仁表念太一救苦天尊驗
左街道士張仁表辯愽多才應内殿講論逗
機響荅抗敵折衝莫能當之也而所履浮誕
未嘗有由衷之言及於儕友險躁詭妄人多
薄之因疾作逾月醫不能効夢為司命所攝
步卒⬤吏就所居以捕之亦如世上之擒㓂
捕姦爾竄匿無所縻束⬤去歴荒徑曠原皆
荆⬤之地牽頓舁曵其速如飛衣罣叢剌肉
碎芒⬤⬤不可堪行可三十餘里遥見黒城
上有煙熖漸近視之乃鐵城也擁⬤衛門守
[118-6a]
陴抗敵皆獸頭人身辮蛇臂蛇之士或四口
八目或十臂九頭齒若霜雪牙如鋒劒真世
之所畫地獄状也入門則珠宫瓊堂玉樓金
殿非常目所覩頓異於⬤⬤之中行四五里
一无所覩徐問所驅捕者此何處也與門外
所見不同或荅曰此太一天尊宫爾過此方
到本司仁表聞太一之名忽記得平常講⬤
之處多勸人念太一救苦天尊今此乃天尊
之宫何可不念即髙聲念太一救苦天尊十
餘聲牽頓者皆⬤曰臨渇穿井事同噬臍胡
[118-6b]
可得也既聞衆笑不阻其念更唱十餘聲其
調哀楚其音悲切亦淚下沾衣如是忽有赤
光照其左右牽頓者一時捨去獨在光明之
中顧眄四方即山川明媚雲物閑暇頃之天
尊與侍從千餘人現其前矣仁表禮謁悲咽
叩摶稽顙述平生之過願乞懴悔天尊坐五
色蓮花之座垂足二小蓮花中其下有五色
獅子九頭共捧其座口吐火熖繞天尊之身
於火熖中别有九色神光周身及頂光熖鋒
鋩外射如千萬槍劒之形覆七寳之盖後有
[118-7a]
騫木寳花照曜八極真人力士金剛神王玉
女玉童充塞侍衛隂陽太一四十六神自領
隊從亦侍左右雲車羽盖遍滿空中天尊謂
仁表曰人之在生大慎三業十惡三業之中
口過尤甚一人妄⬤萬人妄行妄⬤之人首
當其罪汝之三業罪無不為吾不救䕶永淪
幽苦汝壽命已盡不當復還今赦汝七年誘
化於世以吾此像廣示於人開引進之門為
趣善之要勉宜行之即使童子引還疾已瘳
矣數日後以已之財帛於肅明觀⬤天尊之
[118-7b]
像東洛⬤外畿輔之間傳寫其本遍令開悟
仁表因出城於春明門外見蒿⬤之中如曽
行之處視⬤剌之末有所罥掛衣線紫縷及
⬤上微有血痕果是所追之夕經行其路七
年而終
   李邵⬤太一天尊驗
李邵者為葭萌縣令云其妻亡已八九年素
不在京國忽因參選入京就於三洞觀側客
陀之中偶見其家亡婢自隣居而出熟視之
果其婢小玉也以名呼之歛袵而至問其故
[118-8a]
即云某随娘子在此已嵗餘矣暫出買物逡
廵即回回即與報娘子矣邵待之食頃方至
買果實茶餅之屬奔馳還家良乆延邵相見
所居兩間自有庭除少許既見叙存没之事
或泣或悲而頻令小玉看時節乆之小玉報
云來矣顔色慘悴語聲哽咽揖邵請去邵未
出門有一少年張盖而入邵怱遽避之小玉即
引於簾後且立其妻出迎少年拜亦不顧擲
盖於地化為大鑊水滿火起煙熖蓬勃少時
即沸少年去大帽即牛頭神人也持义立於
[118-8b]
鑊前以义其妻抛於鑊中號呌痛楚不乆即
爛骨肉分張尋亦火滅以义挑其骨排於庭
中張盖而去其妻身亦復舊蘇而徐起泣謂
邵曰平生罪業合受三年今已一年餘矣每
日如此痛苦難言邵見其變化苦楚亦深悲
歏問妻曰今既相見所須何物莫要作功德
救抜否妻曰適令小玉相邀全無功德相託
爾此處隣里有受苦者⬤太一天尊一身便
得免罪知之數月無託人處今得君来⬤有
離苦之望矣邵即於三洞觀中訪太一天尊
[118-9a]
之像殿上有古本剥落厚以金帛召工⬤之
亦就觀設齋表祝只三日内事事周畢躬自
檢校無暇到妻所居功德既了方得往報見
其所止已空屋爾留託隣毋深荷太一功德
已得解脫往生矣昨日辰巳間與小玉俱去
也邵每勸人作太一天尊像其福報可以立
待矣
   楊師謨修觀享壽驗
合州慶林觀多年摧朽殿宇不修穿漏尤甚
雨滴太上尊容剌史楊師謨夢太上示現而
[118-9b]
左目有淚痕乃廵謁諸觀朝禮功德至慶林
方驗尊像左目前漏滴之痕宛若垂淚因剗
薙荒蕪恢張制度創兩殿二樓裏門邃宇壮
麗華盛冠絶一時既畢復夢太上謂之曰子
以崇葺之功上簡玄府當流化十郡矣其後
師謨累典符竹日深渥恩凡一十一郡享壽
九十焉年/大中
   吕細修觀仙人来往驗
益州唐隆縣大通觀⬤義熈元年乙巳置周
末摧殘僅存基址武德中邑人吕細因過其
[118-10a]
地遇一道士乗青驢自天而下於觀基之内
盤廻指畫良乆昇天吕細與范仲良同受其
教即日共出金帛特造觀宇有紫微閣髙八
十餘尺尤為宏壯太尉南康王韋臯再加修
飾其側有市城觀在縣西南八里有石像天
尊一十三身髙一丈三尺每至齋月⬤辰鐘
或自鳴夜有神燈晝有仙人来往逺近共知

   黒髭老君召代宗逰十洲三島驗
黒髭老君在京左街務本坊光天觀東聖祖
[118-10b]
院夾紵所作功用精能相好周圓常作所不
可及日月角隆起身長丈五六餘左右侍立
玉童玉女十二人真人八身金剛力士神王
各四身兩壁⬤金甲神王各八人天樂一部
老君黒髭山水帔黄金九鳯冠凭杋而坐帳
幄嚴備不知所置年月亦不知所製之由代
宗皇帝常夢為二青童所召混元聖祖命皇
帝從遊四海之外夢中随二童至老君所帝
著絳紗衣平天冠執圭立於老君之後逰十
洲三島六合四方海嶽山川無不備到歷歷
[118-11a]
記之隊從儀衛一無遺忘既覺命⬤工圖之
宣示京師求訪其像於光天觀所驗部仗人
物與所夢同焉勑塑御容乗五色雲立從老
君之後選髙德道士七人焚修住持内庫及
度支别給服用齋厨刻石以紀其瑞焉
   玉局化玉像老君應夢驗
玉局化玉像老君天寳中觀前江内往往夜
中有光從水而出髙七八尺上赤下白其末
如煙衆人瞻之以為有寳器之物撈摝求訪
又無所見明皇幸蜀夢有聖祖真容在江水
[118-11b]
之内果有人見神光於光處得玉像老君以
進髙餘一尺天姿瑩潔其相圓明殆非人工
所製駕廻留鎮太清宫其光見處號為聖容
垻亦是玉女垻金砂泉古跡連接矣玉像老
君自近年以来不知所在
   自然石文老君降雨驗
閬州石壁自然石文老君像中書舍人髙元
⬤責授閬州剌史是嵗大旱元裕禱祈山川
祠廟无不周詣忽於玉臺觀前瞻望山東叢
林之上見有異氣披榛徑往果有嵌竇懸泉
[118-12a]
在峭巖之曲喬木之下有石壁竒文自然老
君之狀前有玉童裒䄂捧爐雙髻髙竦後有
神王之形恭若聴命元⬤焚香叩祈以崇葺
為請雨還未及州甘雨大霔聮綿兩夕逺近
告足乃翦薙蕪翳創為齋宫立碑以紀其事
於懸泉之下堰為方塘引水注為流杯小池
植花木松竹遽成勝賞光啓年大駕還京光
庭奏置玄元觀寵詔褒允至今郡中水旱祈
祝靈驗益彰矣
   頼處士預言老君降生作㓜主驗
[118-12b]
頼處士者江湖人也在楊公玄黙門舘為客
十餘年矣不知其道術所習楊公每盡禮敬
之若師友焉多在宅内少有見者楊公時為
左軍有小判官數人有王有梁王則辯博聦
明人多致敬必謂其有非常之位也梁則謙
黙謹静慎重寡言人多踈之必謂其不肖也
唯使宅軍將成君常與梁稍狎頼處士忽於
宅門與成語曰致身之道先須識貴人頗識
之乎成曰某愚暗何以能辨願山丈教之處
士曰梁大夫貴人也此後當主樞機重務吾
[118-13a]
子立身領旄節須在其手善依託焉王大夫
雖聦頴如此壽且不永⬤殁於他郷此後宗
社不寧天下荒亂兵戈競起祚暦甚危太上
老君自降王宫作㓜主以扶此難社稷可以
存爾梁大夫主機務吾子領藩方皆在㓜主
之手可自保愛爾吾自此不復留也數日處
士辭楊公而去成異其言禮敬於梁交結甚
固俄而楊公罷權位王有罪竄於南方死于
道路其言愈驗咸通十四年秋梁為内樞宻
成為軍使僖宗即位三日對軍日色初出微
[118-13b]
照堦砌聖上起更衣未坐梁公醒然憶悟頼
處士之⬤因臨堦與成話之左軍韓公頗異
其私語詰之再三梁與成以實白之韓以少
主初立中外未安聞此言極為慰喜自是成
持節滄州皆如頼處士之⬤中原紛擾禍亂
積年社稷晏安宫城再復駐蹕數年聖德如
一僖宗中興之力也
   賈湘嚴奉老君驗
賈湘累世好道崇奉香燈⬤職計司家頗富
贍然其修奉勤至人所不及有一幅老君像
[118-14a]
幀持以自随所至之處雖一日一夕亦設焚
香之位應感之効不可殫述黄巢既䧟長安
大駕西幸湘摙金帛挈骨肉自東渭橋出道
路剽掠之人不知紀極其一家百餘人行李
無所驚懼遂於龍角山下葺居避難衣⬤及
逺近道流皆投其家各與拯給請道流轉道
德度人⬤不啻萬卷有群賊忽圍其家湘入
告老君乃出與語賊投刃於地羅拜其前湘
問其故黙而不荅拜亦不已湘捨而入門群
賊猶拜唯稱罪過湘哀之持繒帛使人與之
[118-14b]
慰勉移時稍稍而去一無所取自此外户不
扄人無敢犯或問群惡有何所見而反拜之
曰我見賈湘常侍左右神兵極多皆長數丈
呀口瞪目似欲吞噬不覺亡魂䘮膽唯恐不
得命耳時既修宫闕車駕將還湘於老君前
請進退之兆忽見香爐⬤有粟苗甚茂上有
兩穗如風所動粟穗西指乃破産移家歸京
永興里尋其舊第已隳拆有小舍一二十間
權爲栖止三月駕歸京師方薙草構宇於基
址之下得銀六千兩家産益贍五載亂離力
[118-15a]
未甞闕乃其嚴奉精專太上垂祐使之然也
   沈瑩供養老君驗
吳興沈瑩宿奉至道常供養老君於越州剡
縣市中有居第時草㓂裘甫起自農畒聚集
凶徒奔突縣邑素無武備官吏奔駭甫因據
有縣城詔徴陳許鄭滑淮浙徐泗之軍以討
之八道天軍圍城以攻之海内乆無兵戈居
人不識征戰師至之日皆潜竄村落瑩倉惶
鏁其外門而逸士馬既至瑩誤鏁小童一人
在舍中却回⬤開門則營幕施列不敢窺犯
[118-15b]
而去其後或勝或敗兵⬤不常市肆半被焚
⬤或逆徒所據或家軍所収十餘月日方至
誅殄罷兵之後瑩所居六七間扄鐍如常籬
垣完備及⬤鐍小童安然問其故云門閉之
後有一童子青衣年可十三四云老君令與
其嬉戲良乆引去一大宅内得飲食果實飡
啗了却與童子為伴逰戯如半日頃即聞老
君令其添香纔炷香了即聞開門之聲瑩入
門時香煙未歇問其⬤戰火燭鄰里焚燒驚
怕之事一無所聞是則十月戰爭比鄰灼爇
[118-16a]
如同頃刻殊不覺知列肆併焚其家獨在非
大聖神通之力孰能及於此乎瑩亦自此栖
心玄門探真慕道⬤有長往之志尋離郷邑
莫知所之只領此童而去
   姚鵠修老君殿驗
台州剌史姚鵠因逰天台山天台觀命於講
堂後鑿崖伐木創老君殿焉⬤平基址於巨
石下得石函方可三尺發之中有小石函得
丹砂三兩玉簡一枚長九寸闊二寸厚五六
分上有文曰海水竭台山缺皇家寳祚無休
[118-16b]
歇具以上聞勑曰上天降祉厚地呈祥爰有
白簡之靈書出於玄元之寳殿告⬤祚延洪
之兆示坤珍啓迪之符惟此休徴實爲上瑞
宣付史舘頒示萬方乃咸通十三年壬辰之
嵗也鵠塑老君像而山中土石相渾求訪極
難夢青童告之曰殿東丈餘所有土如堊可
以用之求而果得塑太上之容侍衛凡八九
身土無餘矣既成天儀粲然睟容伊穆月玄
日角若載誕於渦川雙柱三門疑表靈於相
野洎潔齋以賛之則景氣融空竒光煒爍似
[118-17a]
間笙磬絲竹之音咸以為休瑞昔桐栢初構
天尊之堂有雲五色浮靄其上三井有異雲
氣入堂復出者三書於國史以紀符應清河
崔尚碑文詳焉此聖祖殿亦自有記
   楊閙兒奉事老君驗
成都楊閙兒父母崇道常奉事老君精懃不
怠閙兒在軍伍中於金堂把截為敵人擒虜
往南山寨中不⬤傷殺晝夜常念老君願再
見父母忽夢老君賜雲一朶令童子引之送
於平地童子曰可以歸矣及覺已出山寨因
[118-17b]
得還家到家之日父母為其作百日齋矣
雲笈七籖卷之一百一十八
[118-18a]

[119-1a]
雲笈七籖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