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雲笈七籤 > 雲笈七籖 117




   南溟夫人
南溟夫人者居南海之中不知品秩之䓁降
蓋神仙得道者也有元徹栁實二人同志訪
道於衡山結廬棲遁嵗餘相與適南至廣州
合浦縣登舟將越海而濟南抵交阯維舟岸
側適村人享神簫鼓喧奏舟人水工至于僕
使皆往觀焉唯二子在舟中俄爾颶風㫁䌫
[116-1b]
漂舟入海莫知所之幾覆没者二三矣忽泊
一⬤島風浪亦定二子登岸極目于島上見
白玉天尊像瑩然在石室之内前有金爐香
燼而竟無人二子周覽悵望見一巨獸出于
波中若有所察良乆而没俄爾紫雲湧於海
面瀰漫三四里中有大蓮花髙百餘尺葉葉
旋舒内有帳幄綺繡錯雜虹橋闊數十尺直
抵島上有侍女捧香於天尊像前炷香未巳
二子哀叩之以求救抜願示歸路侍女訝曰
何遽至此耶以事白之侍女曰少頃南溟夫
[116-2a]
人與玉虚尊師約子可求而請之也侍女未
去有一道士乗彩雲白鹿而至二子哀泣以
告之道士曰可随此女謁南溟夫人也二子
受教随侍女登橋至帳前再拜稽首以漂汎
之由述其姓字夫人命坐尊師亦至環坐奏
樂頃之進饌尊師曰二客求人間饌以享之
饌畢尊師以丹⬤一卷授夫人夫人拜受訖
尊師告去謂二子曰有道氣無憂歸路也合
有靈藥相贈子分未合當自有師吾不當為
子之師也他日相見矣二子拜辭尊師乗鹿
[116-2b]
而去頃有武夫長十餘丈金甲執劒進曰奉
使天呉清道不謹法當顯戮今巳行刑遂趨
而没夫人即命侍女示二子歸路曰從百花
橋去贈以玉壷曰前程有事可叩此壷也遂
辭夫人登橋而去橋長且廣欄干上皆異花
二子花間窺見千虬萬龍互相繳結而為橋
矣見向之巨獸巳身首異處浮于波間二子
問所送使者斬獸之由荅曰為不知二客故
也使者謂二客曰我不當為使送子盖有深
意欲奉託也衣帶間解合子琥珀與之中有
[116-3a]
物⬤⬤然若蜘蛛形謂二子曰我軰水仙也
頃與番禺少年情好之至有一子三嵗合棄
之夫人令與南嶽郎君為子矣中間迴鴈峯
使者有事于水府吾⬤與子所弄玉環與之
而為使者⬤却頗以為悵望二客持此合子
於迴鴈峯廟中投之若得玉環為送嶽廟吾
子亦當有荅慎勿開啓二子受而懷之又問
玉虚尊師云子自有師誰也曰南嶽太極先
生耳自當遇之須⬤橋盡與使者相别巳達
合浦之岸問其時代已十二年矣於是⬤還
[116-3b]
衡山中途餒甚試叩玉壺則珍味至二子一
食不復飢渇及還妻已謝世家人曰郎君溺
海十餘年矣自此二子益有厭俗之志無復
名宦之心乃登衡嶽投合子於迴鴈峯廟瞬
息之間有黒龍長數丈激風噴電折木撥屋
霹⬤一聲廟宇立碎戰慄之際空中有人以
玉環授之二子得環送於嶽廟及歸有黄衣
少年持二金合以酬二子曰南嶽郎君持此
還魂膏以報君也家有斃者雖一甲子猶可
塗頂而活既受之而失其使二子遂以膏塗
[116-4a]
活其妻後因大雪見一樵叟負重凌寒二子
哀其老以酒飲之忽見其檐上有太極字遂
禮而為師曰吾得神仙之道列名太極矣太
上勑我来度子耳因見玉壷曰此吾貯玉液
之壷亡来數十甲子甚喜再見遂以玉壷獻
之二子随太極先生入朱陵宫祝融峯歴逰
諸仙府與妻俱得昇天之道
   ⬤洞玄
⬤洞玄者范陽人女也㓜而髙潔敏慧仁慈
好善見微物之命有危急者必俯而救之救
[116-4b]
未獲之間忘其飢渇毎霜雪凝冱鳥雀⬤棲
必求米榖粒食以散餵之嵗月既深鳥雀望
而識之或飛鳴前導或翔舞後随年十五白
其父母願得入道修身絶粒養氣父母憐其
仁慈且孝未許之也既笄誓以不嫁奉養甘
㫖數年丁父母憂毁⬤不食幾至滅性服闋
詣郡中女官請為道士終鮮兄弟子無近親
⬤巧慧能機杼衆女官憐而敬之紡織勤勤
晝夜不懈毎有所得市胡麻茯苓人參香火
之外多貯五榖之⬤人或問之既不食累年
[116-5a]
而貯米麥何也豈非永夜凌晨有飢渇之念
耶笑而不荅然每朝於後庭散米榖以餉禽
鳥於宇内以餉䑕積嵗如之曽無怠色一觀
之内女官之家機織為務自洞玄居後未甞
有䑕害於物人皆傳之以為隂德及物之應
也⬤亦好服餌或有投以丹藥授以丸散必
於天尊堂中焚香供養訖而後服之往往為
藥所苦嘔逆吐痢至於疲劇亦無所怨嘆疾
纔已則吞服如常其同道惜之委曲指喻丁
寧揮解而至信之心⬤不移也苟遇嵗饑分
[116-5b]
所貯米麥以濟於人者亦多矣一旦有老叟
負布囊入觀賣藥衆因問之所賣者何藥也
叟曰大還丹餌服之者長生神仙白日昇天
聞之皆以為笑叟面目䵟黑形容枯槁行歩
傴僂聲纔出口衆笑謂之曰既還丹可致不
死長生昇天何憔悴若此而不自恤邪叟曰
吾此丹初熟合度人立功度人未滿求仙者
難得吾不能自服便飛昇沖天耳衆問曰舉
世之人皆願長生不死延年益壽人盡有心
何言求仙者難得也叟曰人皆有心好道而
[116-6a]
不能修行能好道復能修行精神不退勤乆
其事不⬤聲色所誘名利所惑奢華所亂是
非所牽初心不變如金如石者難也百千萬
人無一人矣何謂好道也問曰貴為天子富
有四海有金丹之藥何不獻之令得長生永
壽也叟曰天上大聖真人髙真上仙與北斗
七元君輪降人間以為天子期滿之日歸昇
上天何假服丹而得道也又問曰既盡知之
今天子是何仙也曰朱陽太一南宫真人耳
問荅之敏事異於人發言如流人不可測逡
[116-6b]
廵暴風雷雨⬤相顧視驚悸異常衆人稍稍
散去叟問衆曰此有女道士好行隂德絶粒
多年者何在因指其院以示之叟入院不扣
問徑至洞玄之前曰此有還丹大藥逺来相
救能服之邪洞玄驚喜延坐問藥須幾錢叟
曰所直不多五十萬金耳洞玄曰此窮窘多
年殊無此錢何以致藥耶叟曰勿憂子自㓜
及今四十年矣三十年積聚五榖餉飼禽蟲
以此計之不啻藥價也即開囊示之藥丸青
黒色大如梧桐子者二三斗令於藥囊中自
[116-7a]
探之洞玄以意於藥囊中取得三丸叟曰此
丹服之易腸換血十五日後方得昇天此乃
中品之藥也又於衣裾内解一合子大如錢
出少許藥如桃膠状亦似桃香叟自於井中
汲水調此桃膠令吞丸藥叟喜曰汝之至誠
感激太上有命使我召汝既服二藥無復易
腸換血之事即宜處臺閣之上接真㑹仙勿
復居臭濁之室七日即可以昇天當有天衣
天樂自来迎矣須⬤雨霽叟不知所之衆女
官奔詣洞玄之房問其得藥否具以告之或
[116-7b]
嗤其怪誕或歎其遭遇相顧驚駭由是郡衆
之人有知者亦先馳往觀之於是洞玄告人
曰我不欲居此願登於門樓之上顧眄之際
樓猶扄鏁洞玄告人曰我不於此語猶未終
巳騰身在樓上矣異香流溢竒雲散漫一郡
之内觀者如堵太守僚吏逺近之人皆禮謁
焉洞玄告衆曰中元日早必昇天可来相别
也衆乃致齋大㑹七月十五日辰時天樂滿
空紫雲蓊鬱縈繞觀樓衆人見洞玄昇天音
樂導⬤幡旌羅列直南而去午時雲物方散
[116-8a]
矣太守衆官具以奏聞是日辰巳間大唐明
皇居便殿忽聞異香紛郁紫⬤充庭有青童
四人導一女道士年可十六七進曰妾是幽
州女道士⬤洞玄也今日得道昇天来以辭
陛下言訖冉冉而去乃詔問所部奏函亦馹
⬤馳至與此符合勑其觀為登仙觀樓曰紫
雲樓以旌其事是嵗皇妹玉真公主咸請入
道進其封邑及實封由是上好神仙之事彌
更勤篤焉仍勑校書郎王端敬之為碑以紀
其神仙之盛事者也
[116-8b]
   黄觀福
黄觀福者雅州百丈縣民之女也自㓜不食
葷血好清淨家貧無香取栢葉栢子焚之每
凝然靜坐無所營為經日不以為倦或食栢
葉飲水自給不嗜五榖父母憐之聴其率⬤
任意既笄欲嫁之忽謂父母曰門首水中極
有異物常時多與父母⬤竒事先兆往往信
驗聞之固以為然随往看水果洶湧不息乃
自投水中良乆不出父母撈摝得一木像天
尊古昔所製金彩巳駁状貌與女無異水即
[116-9a]
澄清如舊無復他物便以木像置於路側號
泣驚異而歸其母時来視之憶念不巳忽有
彩雲仙樂導衛甚多與女伴三人下其庭中
謂父母曰女本上清仙人也有小過謫在人
間年限既畢復歸上天無至憂念也同来三
人一是玉皇侍女一是大帝侍晨女一是上清
侍女姓黄名觀福此去不復来矣今年此地
疾疫死者甚多以金遺父母使移家益州以
避凶嵗即留金數餅昇天而去父母如其言
移家蜀郡其嵗疫毒黎民雅地尤甚十䘮三
[116-9b]
四即麟德年也今俗呼為黄冠佛盖以不識
天尊像仍是相傳語訛以黄觀福為黄冠佛

   陽平治
陽平治謫仙妻不知其名九隴居人張守珪
家甚富有茶園在陽平化仙居山内每嵗召
採茶人力百餘軰男女傭工者雜之園中有
一少年賃為摘茶自言無親族性甚了慧勤
願守珪憐之以為義兒又一女年二十餘亦
無親族願為義兒之婦孝義端恪守珪甚善
[116-10a]
之一旦山水汎溢市井路絶鹽酪既闕守珪
甚憂新婦曰此可買耳取錢出門十數歩置
錢⬤下以杖扣⬤得鹽酪而歸後或有所要
但令扣⬤取之無不得者其夫術亦如此因
與隣婦十數人於㻚口市相遇為買酒一盌
與衆婦飲之皆醉而盌中酒不減逺近傳⬤
人皆異之守珪請問其術受於何人少年曰
我陽平洞中仙人耳因有小過謫於人間不
乆當去守珪曰洞府大小與人間城闕相⬤
否荅曰二十四化各有一大洞或方千里五
[116-10b]
百三百里其中皆有日月飛精謂之伏神之
根下照洞中與世間無異其中皆有仙王仙
卿仙官輔相佐之如世之軄司有得道之人
及積功遷神反生之者皆居其中以為民庶
毎年三元大節諸天各有上真下逰洞天以
觀其所理善惡人世死生興廢水旱風雨預
⬤於洞中焉其龍神祠廟血食之司皆為洞
府所統也二十四化之外其青城峨嵋益登
慈母繁陽嶓冡皆亦有洞不在十大洞天三
十六小洞天之數洞之仙曹如人間郡縣聚
[116-11a]
落耳不可一一詳記之也旬日之間忽夫婦
俱去
   神姑
神姑者盧眉娘是也後魏北祖帝師盧景祚
之後生而眉長且緑因以為名永 元年南
海太守以其竒巧而神異貢於京盧眉娘㓜
而慧晤能以一絲析為三縷染彩於堂中結
為傘盖五重其中有十洲三島天人玉女臺
殿麟鳯之像而外列執幢捧節仙童不啻千
數其闊一丈秤之無三數兩自煎靈香膏傅
[116-11b]
之則虬硬不斷順宗皇帝歎其巧妙二宫内
謂之神姑入内時方年十四每日但食胡麻
飯三二合至元和中憲宗皇帝嘉其聦慧因
賜金鳯環以束其腕乆之不願在宫掖乃度
為女道士放歸南海賜號曰逍遥數年不食
常有神人降㑹一旦羽化香氣滿室⬤葬舉
棺覺輕撤其盖唯舊履而已往往人見乗紫
雲於海上羅浮李象先作盧逍遥傳蘇鶚載
其事於杜陽編中焉
   王奉仙
[116-12a]
王奉仙者宣州當塗縣民家之女也家貧父
母以紡績自給而奉仙年十三四因田中餉
飯忽見少年女十餘人與之嬉戲乆之散去
他日復見如初自是每到田中餉飯即聚戯
為常矣月餘諸女夜㑹其家竟夕言笑達曉
方散或⬤竒果或設珍饌非世所有其房宇
湫陋來衆雖多不以為窄父母聞其言笑疑
焉伺而察之復無所見又疑袄魅所惑詰之
甚切必託他詞以對自是諸女不復夜降常
晝日往来或引其逺逰凌空泛迴無所不到
[116-12b]
至暮乃返仍不飲不食日加殊異一日⬤夕
母氏見其自庭際竹杪墜身於地母益為憂
懇問其故遂以所遇之事言之父母竟未諭
其本末諸女剪奉仙之髪前露眉後垂至肩
自此數年髪竟不長不食嵗餘肌膚豐瑩潔
若氷雪螓首蠐領皓質明眸貌若天人智辯
明晤江左之人謂之觀音焉咸通末相國杜
公審權鎮金陵令狐公綯鎮維⬤延詩供養
聲溢江表其後秦彦請留於江都展師敬之
禮髙士主父懐杲正直倜儻疑以為邪詣而
[116-13a]
問之奉仙欣然加敬話道累日主父問所論
之理頗合玄要何復有觀音之目耶奉仙曰
某所遇者道也所得者仙也嗤俗之徒加我
以觀音之號耳然頃嵗杜公捜於蓬茅之下
欲貢於宫掖之内適以斷髪免未容歸侍膝
下遂虐留寺中閭巷不知騰口虚譽至有擎
香捧燭施寳投金囂然經年莫知竄免而今
日遂其修養不拘閉於後庭者亦是真仙⬤
祐斷髪齊領之明効也得不自以為慰喜耳
且名之與道兩者無滯荘生云人以我爲牛
[116-13b]
而我為牛人以我為馬而我為馬忘形體真
者不以名為累也故亦不鄙人爾且某所見
之女年可十八九容貌異常著雲霞錦繡大
䄂之衣執持者仙花靈草吟詠者仙經洞章
所話乃神仙長生度世之事随其所行逍遥
迅速不知其倦所到天宫仙闕金樓玉堂脩
廊廣庭芝田雲圃神禽天獸珍木靈芳非世
間所覩過星漢之上不知幾千萬里朝謁天
尊天尊處廣殿之中羽衛森列告奉仙曰汝
⬤生人世五十年後當還此勑左右以玉⬤
[116-14a]
一盃見賜飲畢戒曰百榖之實草木之果食
之殺人夭汝年壽特冝絶之是以不食二十
年矣夫天尊行化天上教人以道延人以生
主宰萬物覆育周徧如世人之父也釋迦行
化世上勸人止惡誘人求福如世人之母也
仲尼儒典行於人間示以五常訓以百行如
世人之兄也世之嬰児但識其母不知有兄
父之尊故常常之徒知道者稀尊儒者寡不
足怪也且所見天上之人男子則雲冠羽服
或丱髻青襟女子則金翹翠寳或三鬟⬤角
[116-14b]
手執玉笏項負圎光飛行乗空變化莫測亦
有龍麟鸞鶴之⬤羽幢虹節之仗如人間帝
王耳了不見有菩薩佛僧之像也因出其所
供養圖繪甚多率是天人帝王道君飛仙之
状亦無僧佛之容焉自咸通迄光啓四十年
間逰淮浙之宛陵所至之處觀者雲集其警
俗也常以忠孝貞正之道清淨儉約之言修
身宻行之要故逺近瞻敬凡金寳貨委之於
前所施億萬皆棄之去而未甞顧也雖三淮
沸浪四野騰煙棲止自若曽不為患其有擁
[116-15a]
衆威悍如孫儒趙宏畢師鐸欲以不正逼之
白刃愶之及覩其神貌不覺折腰屈膝伸弟
子之禮後與二女弟俱入道居洞庭山光啓
初遷餘杭界千頃山山下之人為棣華宇以
居之嵗餘無疾而化年四十八有雲鶴異香
之瑞果符五十年之言矣況其不食三十年
童顔雪肌常若處子非金丹玉液之効豈能
與於此哉又往往神逰天界端坐逾月或下
察地府冥⬤之事坐見八極多與有道者言
之世人不知以為坐忘耳乃南極元君及東
[116-15b]
陵聖母之儔侶者乎
   薛玄同
薛氏者河中少尹馮徽之妻也道號玄同適
馮徽二十年乃言素志託疾獨處誓焚香念
道持黄庭經日三兩遍又十三年夜有青衣
玉女二人降其室内⬤至有光如月照其庭
廡香風颯然時當初秋殘暑方甚而清涼虚
爽颯若洞中二女告曰紫虚元君主領南方
下教之籍命諸真大仙於四海之外六合之
内名山大川有志慕長生心⬤真道者必降
[116-16a]
而教之玄同善功為地司累奏簡在紫虚之
府況聞女子立志元君尤嘉其用心即日將
親降於此如是凡五夕焚香嚴盛以候元君
咸通十五年甲午七月十四日元君與侍女
群真二十七人降於其室玄同拜迎于門元
君憇坐良乆示以黄庭填神存修之㫖賜九
華之丹一粒使八年後吞之當遣玉女飊車
迎汝於嵩嶽矣言訖散去玄同自是冥心静
神往往不食雖真仙降眄光景燭空靈風異
香雲璈鈞樂奏於其室馮徽亦不知也徽以
[116-16b]
玄同别室修道⬤不可親愚⬤之懷常加毁
笑每獲東陵之疑矣洎廣明庚子之嵗大㓂
犯闕衣纓奔竄所在偷安馮與玄同寓跡於
常州晋陵存注不輟益用䖍恭中和元年十
月舟行至直瀆口欲抵别墅親隣女伴數人
乗流之際忽見河濵有朱紫官吏及戈甲武
士立而序列若候玄同舟檝之至也四境多
虞所在㓂盗舟人見之驚駭不進玄同曰無
懼也即移舟及之官吏皆拜玄同指揮曰未
也猶在春中私第去無速也其官吏遂各散
[116-17a]
去而同舟者雖見莫究其由明年壬寅二月
玄同沐浴餌紫虚所賜之丹二仙女宻降其
室促嵩髙之行是月十四日示以有疾一夕
終于私第有仙鸐三十六⬤翔集室宇之上
玄同形質柔煖状若生人額中炅然白光一
⬤良乆化爲紫氣沐浴之際玄髪重生立長
數尺十五日夜雲彩滿室忽聞雷電震霹之
聲棺盖飛起在庭中失尸所在空衣衾而已
異香雲鶴浹旬不去浙西節度使相⬤周寳
奏曰伏聞趙夫人登遐之日玉貌如生陶先
[116-17b]
生猒世之時異香不絶同其羽化録在仙經
豈謂明時復覩斯事伏以馮徽妻薛氏早抛
塵俗乆息玄門神仙祕宻之書能採奥㫖女
子鉛華之事不撓沖襟非絶粒茹芝守真見
素履聖世無為之化窮玄元守一之規不然
者安得方念鼓盆靈禽疊降正悲鸞鏡玄髪
重生雷電顯祥雲霞表異天⬤而但聞絲竹
棺空而唯有衣衾謫来暫住人間仙去却歸
天上事傳千古美稱一時雖屬郡之休禎乃
國朝之盛事臣忝分優⬤輙具奏聞干冐天
[116-18a]
廷無任戰越喜賀之至是⬤二月十五日奏
於成都行在勑曰惟天法道著在仙經上德
勤修玄功是致覽兹申奏頗叶殊祥同魏氏
之登仙比花姑之降世光乎郡縣煥我國朝
宜付史官編於簡冊仍委本道以上供錢於
其住處修金籙道⬤以荅上玄用伸䖍感者
時駐蹕成都之三年也
雲笈七籖卷之一百一十六
[116-18b]

[117-1a]
雲笈七籖卷之一百一十七 棠八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