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雲笈七籤 > 雲笈七籖 115



卷之一百一十四 棠五
 傳
墉城集仙録叙
墉城集仙録者紀古今女子得道昇仙之事
也夫去俗登仙超凡證道駐⬤馬風燈之景
享莊椿蟾桂之齡變泡沫之姿同金石之固
長生度世代有其人綿歷劫年編載經誥玄
圖祕籙燦然可觀神仙得道之蹤或品昇上
聖⬤秩預髙真㦯統御諸天㦯主司列嶽或
[114-1b]
⬤箕浮漢或隱月奔晨或朝宴九清或徊翔
八極開皇已往劫運之前三洞寳書多所詳
述洎九皇三古之後服牛乗馬已還皆輟天
府而下拯生靈由仙曹而暫司宰制垂法立
教秉國佐時儒籍史臣備顯其事至有韜光
混跡駕景登晨或功著巖林遡煙霞而輕舉
或身離囂濁控鸞鶴以冲虚或躬賛帝王或
樂居甿俗隂功克就⬤徳昇聞使雞犬以俱
飛抜庭除而共舉光于簡冊無世無之昔秦
大夫阮蒼漢校尉劉向繼有述作行於世間
[114-2a]
次有洞⬤書神仙傳道學傳集仙傳續神仙
傳後仙傳洞仙傳上眞記編次紀録不啻十
家又名山福地之篇括地山海之説搜神博
物之記仙方藥品之文旁引姓名别書事跡
接於聞見詎可勝言則神仙之事煥乎無隱
矣常俗之流或言神仙者必俟身形委謝魂
識成眞而後謂之神仙非是骨肉昇翥此盖
愚瞽未達之甚也何者眞經云得道去世或
隱或顯證道雖一修習或殊故云神仙之道
百數非一途所限非一法所拘也或為眞人
[114-2b]
之友或為天帝之賔倐忽而龍駕來迎參差
而雲駢遐邁者則谷希長里青光赤松之例
是也或受書禀籙隂景錬形靈肉再生前功
克懋者則五老上帝四極眞王之例是也或
精誠不易試難不移目注崑丘心朝大帝而
得道者黃觀韋道微⬤君之例是也況復大
洞七變八禀三圗胎精斑符隱芝曲素玉精
金液黃水祕符赤⬤青英環剛絳實白羽皇
象九轉八瓊服之而化鳳化龍餌之而為金
為玉復有金璫玉珮之訣三皇八景之文華
[114-3a]
丹素奏之靈神虎金眞之要飛行之羽超虚
躡空流金之光攝神制逆翺翔則翠羽玄翮
控御則飛盖曲晨七十四方之所修靡虧毫
髪三十七色之所授漸備羽儀至或降九錫
以騰凌踐七試而貞介資師祕訣證自我心
曆象不能易其堅雷霆不能駭其聽富貴不
能惑其志聲色不能誘其衷此則我命在我
長生自致故古今得者詎可殫論南眞云功
滿三千白日昇天弘道无已自致不死此之
謂也夫神仙之上者雲車羽盖形神俱飛其
[114-3b]
次牝谷幽林隱景潜化其次解形託象虵蜕
蟬飛然而冲天者為優尸解者為劣又有積
功未備累徳未彰或至孝至忠至貞至烈或
心不忘道功未及人寒棲獨錬於巳身善行
不加於幽顯者太上以其有志太極以其推
誠限盡而終塊神受福者得為善爽之⬤地
司不制⬤録不書逍遙福鄉逸樂遂志年充
數足得為⬤仙然後昇隂景之中居王者之
秩積功累徳亦入仙階矣如此則善不徒施
仙固可學功無巨細行無洪纎在立功而不
[114-4a]
休為善而不倦也修習之士得不勗哉又一
隂一陽道之妙用裁成品物孕育羣形生生
不停新新相續是以天覆地載清濁同其功
日照月臨晝夜齊其用假彼二象成我三才
故木公主於震方金母尊於兊澤男眞女仙
之位所治昭然觀夫誥籍之中圖傳所述混
同載録未有解張今按上清七部之經存注
修行之事日月五星之内空常飛步之篇元
父⬤母以兼行陽號隂名而具著纂彼衆説
集為一家女仙以金母為尊金母以墉城為
[114-4b]
治編記古今女仙得道事實目爲墉城集仙
録上經曰男子得道位極於眞君女子得道
位極於元君此傳以金母爲主元君次之凡
十卷矣廣成先生杜光庭撰
   西王母傳下位道
西王母者九靈太妙⬤山金母也一號太靈
九光⬤臺金母亦號曰金母元君乃西華之
至妙洞隂之極尊在昔道氣凝寂湛體無爲
將欲啓廸玄功生化萬物先以東華至眞之
氣化而生木公焉木公生於碧海之上蒼靈
[114-5a]
之⬤以主陽和之氣理於東方亦號曰王公
焉又以西華至妙之氣化而生金母焉金母
生於神洲伊川厥姓緱氏生而飛翔以主隂
靈之氣理於西方亦號王母皆挺質太无毓
神⬤奥於西方眇莽之中分大道純精之氣
結氣成形與東王木公共理二氣而育養天
地陶鈞萬物矣體柔順之本為極隂之元位
配西方母養群品天上天下三界十方女子
之登仙得道者咸所⬤焉所居宫闕在⬤山
之春山西那之都崑崙⬤圃閬風之苑有金
[114-5b]
城千重玉樓十二瓊華之闕光碧之堂九層
玄䑓紫翠丹房左帶瑶池右環翠水其山之
下弱水九重洪濤萬丈非飊車羽輪不可到
也所謂玉闕塈天緑臺承霄青琳之宇朱紫
之房連琳綵帳明月四朗戴華勝佩靈章左
侍仙女右侍羽童寳盖沓映羽旂⬤庭軒砌
之下植以白環之⬤丹剛之林空青萬條瑶
榦千尋無風而神⬤自韻琅然皆九奏八㑹
之音也神洲在崑崙之東南故爾雅云西王
母日下是矣又云王母蓬髮戴勝虎齒善嘯
[114-6a]
者此乃王母之使金方白虎之神非王母之
真形也元始天王授以萬天元統⬤山九光
之籙使制召萬靈統括眞聖監盟證信緫諸
天之羽儀天尊上聖朝宴之㑹考校之所王
母皆臨映焉上清寳經三洞玉書凡所授度
咸所關預也昔黃帝討⬤尤之暴威所未禁
而⬤尤幻化多方徴風召雨吹煙噴霧師衆
大迷帝歸息太山之阿昏然憂寐王母遣使
披⬤狐之裘以符授帝曰太一在前天一在
後得之者勝戰則剋矣符廣三寸長一尺青
[114-6b]
瑩如玉丹血爲文佩符既畢王母乃命一婦
人人首鳥身謂帝曰我九天玄女也授帝以
三宫五意隂陽之略太一遁甲六壬步斗之
術隂符之機靈寳五符五勝之文遂尅⬤尤
於中冀剪神農之後誅榆罔於阪泉而天下
大定都於上谷之涿鹿又數年王母遣使白
虎之神乗白虎集帝之庭授以地圖其後虞
舜攝位王母遣使授舜白玉環又授益地圖
遂廣黃帝之九州爲十有二州王母又遣使
獻舜皇琯吹之以和八風尚書帝驗期曰王
[114-7a]
母之國在西荒之野昔茅盈字叔申王襃字
子登張道陵字輔漢洎九聖七眞凡得受書
者皆朝王母於崑陵之闕焉時叔申道陵侍
太上道君乗九盖之車控飛虬之軒越積石
之峯濟弱流之津渡白水凌黑波顧眄倐忽
謁王母於闕下子登清齋三月王母授以瓊
華寳曜七辰素經茅君從西城王君詣白玉
⬤臺朝謁王母求乞長生之道曰盈不肖之
軀慕龍鳳之年欲以朝菌之脆求積朔之期
王母愍其勤志告之曰吾昔師元始天王及
[114-7b]
皇天搏桑帝君授我以玉珮金璫二景纒練
之道上行太極下造十方溉月咀日以入天
門名曰玄眞之經今以授爾冝勤修焉因敕
西城王君一一解釋以授焉又授寳書四童
散方洎周穆王滿命八駿與七萃之士驊騮
赤驥蹈驪山子之乗駕以飛軿之輪栢夭導
車造父為右風馳電逝三千里越剖閭無鳬
之鄉犀玉玄池之野吉日甲子黿鼉魚⬤為
梁以濟弱水而昇崑崙玄圃閬風之野而賔
于王母穆天子持白珪重錦以為王母之壽
[114-8a]
謌白雲之謠刻石紀迹于弇山之上而還中
土矣世之昇天之仙凡有九品第一上仙號
九天眞王第二次仙號三天眞皇第三號太
上眞人第四號飛天眞人第五號靈仙第六
號眞人第七號靈人第八號飛仙第九號仙
人凡此品次不可差越然其昇天之時先拜
木公後謁金母受事既訖方得昇九天入三
清拜太上覲奉元始天尊耳故漢初有四五
小兒戯於路中一兒謌曰著青裙入天門揖
金母拜木公時人皆莫知之唯張子房知之
[114-8b]
乃往拜焉曰此乃東王公之玉童也仙人得
道昇天當揖金母而拜木公也自非沖虚登
眞之子莫知其津矣漢孝武皇帝徹好長生
之道以元封元年登嵩髙之嶽築尋眞之臺
齋戒精思四月戊辰王母使墉城玉女王子
登來語帝曰聞子欲輕四海之禄迂萬乗之
貴以求長生眞乎勤哉七月七日吾當暫來
也帝問東方朔審其神應乃清齋百日焚香
宫中夜二唱之後白雲起於西南鬱鬱而至
徑趣宫庭漸近則雲霞九色簫鼓震空龍鳳
[114-9a]
人馬之衆乗麟駕鹿之衞科車天馬霓旂羽
幢千乗萬⬤光耀宫闕大仙從官森羅億衆
皆長丈餘既至從官不知所在王母乗紫雲
之輦駕九色斑龍帶天眞之䇿佩金剛靈璽
黃錦之服文彩鮮明金光奕奕腰分景色之
劒結飛雲大綬頭上華髻戴太眞晨纓之冠
躡方瓊鳳文之履可年二十許天姿奄藹靈
顔絶世眞靈人也下車扶侍二女登牀東向
而坐帝拜跪問寒温侍立良久呼帝使坐設
以天厨芳華百果紫芝萎蘂紛若瑱摞精珍
[114-9b]
異常非世所有帝不能名也又命侍女取桃
玉盤盛七枚大如⬤鳵同/音保與子四以與帝母
自食三帝食桃輙收其核母問何為帝曰欲
種之耳母曰此桃三千歲一實中國土地薄
種之不生如何於是王母命侍女王子登彈
八珍之璈董⬤成吹雲和之笙石公子擊昆
庭之玉許飛瓊鼓震靈之簧婉凌華拊吾陵
之石范成君拍洞隂之磬段安香作九天之
鈞法嬰歌玄靈之曲衆聲激朗清音駭空歌
畢帝下席叩頭以問長生之道王母曰汝能
[114-10a]
賤榮樂卑耽虚味道自復佳耳然汝性恣體
欲淫亂過甚殺伐非法奢侈恣性夫侈者裂
身之車也淫者破身之斧也殺者響對奢者
心爛積欲則神隕聚⬤則命斷以子蕞爾之
身而宅殘形之賊盈尺之材乃攻之者百刃
欲以解脫三尸全身永乆不可得也有似無
翅之鷃願鼓天池朝生之菌而樂春秋者哉
若能蕩此衆亂撥⬤易意保神氣於絳府閉
淫宫而不開靜奢侈於寂室愛衆生而不危
守⬤務施錬氣惜精儻有若斯之事豈無髣
[114-10b]
髴耶若不爾者譬如抱石而濟長河耳帝跪
受王母之誡曰徹不才沉淪流俗承禪先業
遂覊世累刑政乖謬罪積丘山今日之後請
事斯語矣王母曰夫養性之道理身之要汝
固知矣但在勤行不怠也我師元始天王昔
於嚴霄之臺授我要言曰欲長生者先取諸
身堅守三一保靈根玄谷華體灌沉珍溉長
清精入天門金室宛轉在中關青白分明適
泥丸養液閉精具身神三宫備衞存絳宫黃
庭戊巳無流源徹通五臓十二綸吐納六府
[114-11a]
魂魄欣却此百病辟⬤寒保精留命永長存
此所謂呼吸太和保守自然眞得道者也凡
人為之皆必長生亦可役使⬤神遊戲五嶽
但不得飛空騰虚而已汝能為之足可度世
也夫學仙者未有不由此而始也至若太上
靈藥上帝竒物地下隂生重雲妙草皆神仙
之藥也得上品者後天而老乃太上之所服
非中仙之所寳其中品者有得服之後天之
逝乃大眞之所服非下仙之所逮其次藥有
九丹金液紫華虹英太清九轉五雲之漿玄
[114-11b]
霜絳雪騰躍三黃東瀛白香玄洲飛生八石
千芝威喜九光西流石膽東滄青錢髙丘餘
糧積石瓊田太虚還丹盛以金蘭長光絳草
雲童飛千有得服之白日昇天此飛仙之所
服非地仙之所聞其下藥有松栢之膏山薑
沉精菊花澤㵼苟⬤茯苓菖蒲門冬巨勝黃
精靈飛赤板桃膠木英升麻續斷威蕤黃連
如此下藥略舉其端草類繁多名數有千子
得服之可以延年雖不能長享無期上昇青
天亦可以身生光澤返老童顔役使群⬤得
[114-12a]
為地仙求道之者要先憑此階漸而能致逺
勝也若能呼吸御精保固神氣精不脱則永
久氣長存則不死不用藥石之費又無營索
之勞取之於身耳百姓日用而不知此故為
上品自然之要也且夫一人之身天付之以
神地付之以形道付之以氣氣存則生氣去
即死萬物草木亦皆如之身以道為本豈可不
養神固氣以全爾形也形神俱全上聖所貴
形滅神逝豈不痛哉一失此身萬劫不復子
其寳焉我之所言乃我師元始天王所授之
[114-12b]
詞也即勑玉女李慶孫書出之以付於帝汝
善修之焉王母命駕將去帝下席叩頭請留
王母即命侍女召上元夫人同降帝宫良久
上元夫人至復坐設天厨久之王母命夫人
出八㑹之書五嶽眞形五帝六甲靈飛之符
凡十二事云此書天上四萬劫一傳若在人
間四十年可授有道之士王母乃命侍女宋
靈賔開雲錦之囊取一䇿以授帝王母執書
起立以付帝王母呪曰
天髙地卑五嶽鎭形元眞激氣太澤玄精天
[114-13a]
囬九道六和長平太上八㑹飛天之成眞仙
節信由兹通靈泄墜滅腐寳歸長齡徹其愼
之敢告劉生祝畢帝拜授之王母曰夫始學
道受符者冝别祭川嶽諸眞靈潔齋而佩之
焉四十年後若將⬤付汝之所有董仲君李
少君可校之爾況為帝王可勤祭川嶽以安
國家授簡眞靈以祐黎庶也言訖與上元夫
人命車言去從官互集將欲登天因笑指方
朔曰此我隣家小兒性多滑稽曾三來偷桃
矣昔為太山仙官因沉⬤于玉酒失部御之
[114-13b]
和謫佐於汝非流俗之夫也其後武帝不能
用王母之戒為酒色所惑殺伐不休征遼東
擊朝鮮通西南夷築臺榭興土木海内愁怨
自此失道幸回中臨東海三祠王母不復降
焉所受之書置於栢梁臺上為天火所焚李
少君解形而去東方朔飛翥不還巫蠱事起
帝愈悔恨元始二年崩於五柞宫葬於茂陵
其後茂陵所蔵道書五十餘卷盛以金箱一
旦出於抱犢山中又玉箱玉杖出於扶風市
驗茂陵宛然如故而箱杖出於人間此亦得
[114-14a]
託形尸解之驗也又大茅君盈南治句曲之
山元壽二年八月己酉南嶽眞人赤君西城
王君方諸青童並從王母降於茅盈之室頃
之天皇大帝遣繡衣使者泠廣子期賜盈神
璽玉䇿太微帝君遣三天左官御史管脩條
賜盈八龍錦輿紫羽華衣太上大道君遣恊
晨大夫石叔門賜盈金虎眞符流金之鈴金
闕聖君命太極眞人使正一上玄玉郎王忠
鮑丘等賜盈以四節燕胎流明神芝四使者
授訖使盈食芝佩璽服衣正冠帶符握鈴而
[114-14b]
立四使者告盈曰食四節隱芝者位為眞卿
食金闕玉芝者位為司命食流明金英者位
為司禄食長曜雙飛者位為眞伯食夜光洞
草者緫主左右御史之任子盡食之矣壽齊
天地位為司命授東嶽上卿統吴越之神仙
綜江左之山源矣言畢使者俱去五帝君各
以方面車服降於其庭傳大帝之命賜盈紫
玉之版黃金刻書九錫之文拜盈為東嶽上
卿司命眞君太元眞人授事訖俱去王母及
盈師西城王君為盈設天厨酣宴歌玄靈之
[114-15a]
曲宴罷王母⬤王君及盈省顧盈之二弟各
授道要王母命上元夫人授茅固衷太霄隱
書丹景道精等四部寳經王母執太霄隱書
命侍女張靈子執交信之盟以授於盈固及
衷事訖西王母昇天而去其後紫虚元君魏
華存夫人清齋於陽洛隱元之臺西王母與
金闕聖君降於臺中乗八景輿同詣清虚上
宫傳玉清隱書四卷以授華存是時三元夫
人馮雙禮紫陽左仙公石路成太極髙仙伯
延蓋公子西城眞人王方平太虚眞人南嶽
[114-15b]
赤松子桐栢眞人王子喬等三十餘眞各歌
太極隂歌陽歌之曲母為之歌曰
駕我八景輿歘然入玉清龍旌拂霄上虎旂
攝朱兵逍遙玄津際萬流無暫停哀此去留
㑹劫盡天地傾當尋無中景不死亦不生體
彼自然道寂觀合太⬤南嶽挺眞幹玉映輝
頴精在任靡其事虚心自受靈嘉㑹絳河曲
相與樂未央歌畢三元夫人荅歌亦竟王母
及三元夫人紫陽左仙公太極仙伯清虚王
君乃⬤南嶽魏華存同去東南行俱詣天台
[114-16a]
霍山過句曲之金壇宴太元茅眞人於華陽
洞天留華存於霍山洞宫玉宇之下衆眞皆
從王母昇還⬤臺矣太眞金母師匠萬品校
領羣眞聖位尊髙緫緑幽顯至若邉洞玄躬
朝而受道謝自然景侍而登仙故洞玄及自
然傳謂金母師即王母也玄經所證事跡盖
多此未備録矣
   九天玄女傳
九天玄女者黃帝之師聖母元君弟子也黃
帝在昔為有熊之國君佐神農之孫榆㒺既
[114-16b]
衰諸侯相伐干戈相尋各據方邑自稱五行
之號太皥之後自為青帝榆岡神農之後自
號赤帝共工之後自號白帝⬤天氏之後自
號黒帝帝起有熊之墟自號黃帝帝乃恭已
下士側身修徳在位二十一年而⬤尤肆孽
弟兄八十一人獸身人語銅頭鐵額噉砂吞
石不食五榖作五虎之形以害黎庶鑄兵於
葛鑪之山不用帝命帝欲征之博求賢能以
為己助得風后於海隅得力牧於大澤以大
鴻為佐天老為師置三公以象三台風后為
[114-17a]
上台天老為中台五聖為下台始獲寳鼎不
㸑而熟迎日推筴以封胡為將以夫人費修
之子為太子用張若隰朋力牧容光龍行倉
頡容成大撓奢龍衆臣以為輔翼戰⬤尤於
涿鹿帝師不勝⬤尤作大霧三日内外皆迷
風后法斗機作大車以杓指南以正四方帝
用憂憤齋於太山之下王母遣使披玄狐之
裘以符授帝曰精思告天必有太上之應居
數日大霧冥冥晝晦玄女降焉乗丹鳳御景
雲服九色彩翠之衣集于帝前帝再拜受命
[114-17b]
玄女曰吾以太上之教有疑可問也帝稽首
曰⬤尤暴橫毒害蒸黎四海嗷嗷莫保性命
欲萬戰萬勝之術與人除害可乎玄女即授
帝六甲六壬兵信之符靈寳五符䇿使⬤神
之書制祅通靈五明之印五隂五陽遁甲之
式太一十精四神勝負握機之圗五嶽河圗
䇿精之訣九光玉節十絶靈幡命魔之劒霞
冠火珮龍㦸霓旂翠輦綠軿虬驂虎⬤千花
之蓋八鸞之輿羽籥玄竿虹旌玉⬤神仙之
物五龍之印九明之珠九天之節以為兵信
[114-18a]
五色之幡以辨五方帝遂復率諸侯再戰⬤
尤驅魑魅雜祅以為陣雨師風伯以為衞應
龍蓄水以攻於帝帝盡制之遂滅⬤尤于絶
轡之野中冀之鄉塚分其四肢以葬之由是
榆岡拒命又誅之於版泉之野北逐獯鬻大
定四方步四極凡二萬八千里乃鑄鼎立九
州置九行九徳之臣以觀天地祠萬靈垂法設
教然後採首山之銅鑄鼎於荆山之下黃龍下
迎帝乗龍昇天皆由玄女之所授符䇿圗局也
雲笈七籖卷之一百一十四
[114-18b]

[115-1a]
雲笈七籖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