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雲笈七籤 > 雲笈七籖 113



卷之一百一十三
 傳
   任生
任生者隱居嵩山讀書志性專靜常夜聞異
香忽於⬤外有謂生曰某以⬤數合與君偶
故來耳生意其異物堅拒不納其女子開⬤
而人年可二十餘凝態艶質世莫之見有⬤
鬟青衣左右翼侍夜漸久顧謂侍者曰郎君
書籍中取一幅⬤兼筆硯來乃作贈詩一首
[113-1b]
曰我名籍上清謫居遊五嶽以君無俗累来
勸神仙學又曰某後三日當来言畢而去書
生覽詩見筆札秀麗尤疑其妖異三日果來
生志彌堅女子曰妾非山精水魅名列上清
數運⬤合暫謫人間自求匹偶以君閑澹願
侍巾箱不止於延福消禍亦冀貴而且夀今
反自執迷亦薄命所致又贈一篇曰葛洪亦
有婦王母亦有夫神仙盡靈匹君子意何如
書生不對靣墻而已女子重贈一篇曰阮郎
迷不悟何要申情素明日海山春綵舟却歸
[113-2a]
去嗟嘆良久出門東行數十步閃閃漸上空
中去地百餘丈猶隱隱見於雲間以三篇示
於人皆知其神仙矣痛生之不遇也數月生
得疾見二黃衣人手持牒來追曰子命已盡
遂被引去行十餘里忽見幢節幡蓋迤邐不
絶有女子乗翠輦侍衞數十人二黃衣與生
闢易隱於墻下女子望見既至問曰何人黃
衣具言女子笑曰是嵩山讀書薄命漢謂黃
衣把牒來曰公數盡矣今既相遇不能無情
索筆判牒更與三年生再拜之二使者曰此
[113-2b]
三素元君仙官最貴既有命即須回使者送
至舊居見身卧於床上使者從後推之乃蘇
嗟恨累日後三年果卒
   羅公逺
羅公逺八月十五日夜侍明皇於宫中翫月
公逺曰陛下莫要月宫中看否帝唯之乃以
拄杖向空擲之化為大橋橋道如銀與明皇
昇橋行若十數里精光奪目寒氣侵人遂至
大城公逺曰此月宫也見仙女數百皆素練
霓衣舞於廣庭上問其曲名曰霓裳羽衣也
[113-3a]
乃宻記其聲調旋為冷氣所逼遂復躡銀橋
迴返顧銀橋隨步而滅明日召樂工依其調
作霓裳羽衣曲遂行於世明皇欲傳隱形之
術公逺袐而不説上怒乃選善射者十人伏
於壁召公逺與語衆矢俱發公逺致斃上令
瘞於宫内月餘中使自蜀迴奏事訖云臣至
駱谷見羅公逺令附起居專於成都望車駕
上大驚問其行李如何曰跣足攜鞋一隻乃
令開棺視之唯見一草鞋在棺有箭孔十數
安祿山犯闕明皇幸蜀有稱維厶延來謁召
[113-3b]
之即不見思其意維厶延葢公逺字也上悔
恨歎息累日
   羅方逺
羅方逺江夏人也刺史春致設觀者如市有
白衣人長丈餘質貌甚異門衞者皆怪俄有
一小兒傍過叱曰汝何故離本所驚怖官司
其人攝衣而走官吏執小兒至宴所具白刺
史問甚姓對曰姓羅名方逺自幼好道適見
守江龍入州看設某叱令迴刺史不信曰爾
何誕妄若誠有龍即令我見本形方逺曰請
[113-4a]
試之乃於江濵作小坑深濶一丈去岸八九
尺引江水注之刺史與寮佐郡人皆往注視
逡巡有白魚可長五六寸隨水入坑騰躍漸
大有青煙如練起須臾黒氣滿空雷電赩赫
風雨馳驟久之乃息見龍於江心身與雲氣
相連素光滿水食頃方滅刺史具表以進方
逺時明皇方留意神仙即日召見上與張果
老葉法善弈棊次二人見之大笑曰村兒有
何解乃各執棊子數枚謂方逺曰此有物曰
空手及開手果無所有悉在方逺處上大驚
[113-4b]
異自後累試其術如神
   李師稷
會昌元年李師稷中丞為浙東觀察使有商
客遭風飄不知所止月餘至大山瑞雲覆繞
竒花異樹盡非人間所覩山側有人迎問安
得至此客具以生力令移舟於岸既登岸乃
云須謁天師遂升至一處若大宫觀既入見
一道士眉⬤俱之侍衞十餘人坐大殿令上
與語曰汝中國人也兹地有緣方得一到此
即蓬萊山也乃令左右引於宫内遊觀玉臺
[113-5a]
翠樹光彩奪目院宇數十皆有號至一院扄
鎖嚴固窺之衆花滿亭堂有几褥焚香階下
客問之此院誰何荅曰此是白樂天院樂天
在中國未來耳乃潜記之遂辭歸數旬至越
具白廉使李公盡録以報白公公已脫煙埃
投棄軒冕與居昧昧者固不聞也安知非謫
仙哉
   ⬤滋
⬤相名滋未達時居復郢間復州青溪山秀
麗無比⬤公因晴登臨此山行數里逕漸幽
[113-5b]
小阻絕無蹤有人儒服市藥為業結廬山之
下⬤公與語甚相狎因留宿其舎⬤公曰此
境山泉竒異當為靈仙之所都府儒生曰有
道士五六人蓋物外之士也數日一來莫知
其所居處與之雖熟不肯細言⬤公曰某可
來相謁否曰彼其惡人然頗好酒足下但求
美醖一榼或得見也⬤公辭歸後得美酒挈
而往歴數宿五人果來布裘紗㡌䔧杖草履
相見遂通寒暄大笑乃相與臨清澗據石濯
足戲調儒生為列席致酒五人顧酒甚歡曰
[113-6a]
何處得此物來且各三五盞儒生曰非某所
能致有客携來願謁仙兄乃引⬤公出歴拜
五人相顧失色悔飲其酒兼怒儒生曰公不
合以外人相擾儒生曰此人誠志復是士流
許之從容亦何傷也意遂漸解見⬤公謙恭
特甚乃時與笑語目⬤生曰坐⬤公再拜就
席少頃酒酣乃視⬤公相謂曰此人似西華
坐禪僧良久云眞是便屈指計之曰此僧去
來四十七年矣問⬤公之歲適四十七撫掌
曰須求官職福禄已至遂與㻈公握手言别
[113-6b]
過洞踰嶺捫蘿跳躍翩翩如飛倐忽不見⬤
公後乃登第果拜相領西蜀節制
   王水部
大曆中有水部王貟外者篤好道術雖居朝
列有布衣方藥之士日與遊從一日有道侣
數人在㕔王君方與談諧會除厠裴老携穢
路側宻近㕔所王君妻令左右止之因附耳
於壁聽道侣言⬤笑不已王君僕使皆怪之
少頃裴老傭事畢王君將如厠遇於戸外裴
老歛衣似有白事曰員外甚好道王君驚曰
[113-7a]
老人安得知莫有所解否對曰某曽留心知
員外酷似好道然無所遇適來㕔上數人大
是凡流但⬤惑員外希酒食而已王君異之
其妻罵之曰君身為朝客乃與穢夫交結遣
人逐之裴老笑請去王君邀從容曰老人請
後日相訪王君齋沐淨室裴老布袍曵杖而
至有隱逸之風王君坐話茶酒更進裴老曰
員外非眞好道乃是愛藥術試鑪火可驗取
一鐵合重二斤分為兩片致於火中須臾色
赤裴老解布衫角藥兩丸小於糜粟撚碎於
[113-7b]
合上復以火燒之食頃裴老曰成矣令王君
僕使壯者以火筯持之擲於地逡巡成金色
如雞冠王君降禮再拜而謝之裴老曰此一
兩敵常金三兩然員外亦不用留將施貧乏
遂辭去曰從此亦無復來矣王君曰願至仙
伯髙第申起居容進否裴老曰可蘭陵西坊
大菜園後相尋遂别王君乃易服往果見小
門叩之有蒼頭出曰莫是王員外否遂引入
堂宇甚新淨裴老道服相迎侍女十餘人皆
有殊色茶酒果實甚珍服用輝煥迨晚王君
[113-8a]
告去裴老送出門旬日再去其第已為他所
質裴老亦不知所在
   崔生
進士崔生常遊青山解鞍放驢無僕御驢逸
而走馳之不能及約行十里至一洞口時已
曛黒驢即奔入崔生悚懼不敢前進力固疲
矣遂寢巖下至曉洞中㣲明乃入十餘里望
見巖壑間有金城絳闕而被甲執兵者守衞
之崔生知是仙境乃吿曰某塵俗之士願謁
仙翁守吏趨報頃之召入見一人居殿服羽
[113-8b]
衣身可丈餘侍女數百與崔生趨拜使坐與
語忻然留宿酒味珍香異果羅列謂崔生曰
此非人世府也驢追益走者余之奉邀也盖
一女子願事於君此亦冥數前定耳生再拜
謝遂以女妻之數日令左右取青合中藥兩
丸與生服之但覺臓腑清瑩摩體若蟬蛻瑩
然嬰兒之貌每朔望與崔生乗鶴而上朝蘂
宫月餘崔生曰某血屬在人間請歸一決非
有所戀也仙公戒之曰崔郎不得淹留遂與
符一通急有患禍此可隱形愼不可遊宫禁
[113-9a]
臨别又與一符曰甚急即開乃命取一驢付
之崔生到京都試往人家皆不見因入内會
劒南進太眞錦繡乃⬤其珍者上曰計無賊
至此必為妖取之遂令羅公逺作法以朱字
照之寢殿户後果得崔生崔生具寫本末上
不信令笞死崔生乃出仙翁臨行之符照公
逺與持執者當時絶倒良久方起啓上曰此
人已居上界不可殺也縱殺之臣等即受禍
亦非國之福上乃赦之猶疑其事不實遣數
百人具兵服兼術士送至洞口復見金城絳
[113-9b]
闕仙翁御殿侍從森然出呼曰崔郎不取吾
語㡬至顚毁崔生拜訖遂昇洞門所送者欲
隨之仙翁以杖畫地成川闊數丈崔生妻擲
一領巾化為五色絳橋令崔生踏過橋隨步
即滅既至洞口崔生謂送人曰事只如此可
以歸須臾雲霧四合咫尺不見唯聞鸞鶴簫
籟之聲遙望雲山而去上方知其神仙也
   黃尊師
茅山黃尊師法籙甚髙嘗於山前修觀起天
尊殿置講求資日有數千人時講衆初合忽
[113-10a]
有一人排門大呼貌甚麁黒言詞鄙陋腰挿
驢鞭如隨商客者罵道士奴時正⬤誘衆何
事自不向深山學修道業何敢妄語黃師不
測之即輟講遜詞謝之衆人悉畏不敢抵忤
良久詞色稍和曰如是聚集豈不是要修堂
殿耶都用㡬錢尊師曰要五千貫其人曰可
盡輦破鐵釡及雜鐵來黃師疑是異人遂遽
令於觀内諸處收拾約得鐵八百斤其人乃
掘地為鑪以火銷之探懷中取一葫蘆寫出
兩丸藥以物攪之少頃去火已成銀曰此合
[113-10b]
錢萬貫若修觀計用有餘請施貧乏如所獲
無多且罷之黃師與徒衆皆敬謝問其所欲
笑出門去不知所之後十餘年黃師奉詔入
京忽於市街西見挿驢鞭者肩絆小複子隨
⬤驢老人行全無茅山氣色黃欲趨揖乃撥
手指乗驢者復連叩頭黃但搕禮而已老人
髪盡白視之如十四五女子也
   盧⬤
盧相名⬤少時甚貧與市嫗麻婆者於東都
廢宅税舎以居麻婆亦孑然盧公常以疾卧
[113-11a]
月餘麻婆憫之常來為作粥食盧病愈多謝
之後累日向晚自外歸見金犢車子立麻婆
户外盧且驚異宻候之見一女子年十四五
眞神仙人明日潜訪麻婆曰郎君莫要作婚
姻否如是則為請求之盧曰某貧賤安敢輙
有此意麻曰亦何妨既夜麻婆曰事諧矣請
郎君清齋三日會於城東廢觀既至見古⬤
荒草久無人居逡巡雷電震曜風雨暴至化
為樓臺金鑪玉帳景物華麗俄有輜軿降空
即所見女子也與盧相見曰某奉上帝命遣
[113-11b]
人間自求匹偶郎君有仙相故遣麻婆傳意
㫖更七日清齋當再奉見女子呼麻婆付藥
兩丸須⬤雷電黒雲女子忽失所在古⬤荒
草蒼然如舊麻婆與盧遂歸又清齋七日钁
地種藥適巳蔓生未移刻二胡蘆生於蔓上
漸大如兩斛甕許麻婆以刀刳其中及七日
之期與盧公各處其一仍令盧公具油衣三
領風雲忽起騰上碧霄耳中唯聞波濤之聲
迤邐東去又謂盧公曰莫寒否令著油衣如
氷雪中行復令著至三重即甚温暖謂麻婆
[113-12a]
曰此去洛陽多少婆曰已八萬里良久胡蘆
止息遂見樓臺皆以水晶為墻垣被甲仗者
數人麻婆引盧公入見女子居殿侍從女數
百人命盧公坐具酒饌麻婆屏息立於諸衞
之下女子謂盧公曰郎君合得三事取一事
可者言之若欲長留此宫壽與天畢次為地
仙常居人間時得至此下為中國宰相如何
盧生曰在此實為上願女子喜曰此水晶宫
也某為太隂夫人仙格已髙郎君便當白日
昇天須執志堅一不得改移以致相累也仍
[113-12b]
須啟上帝乃索青⬤為寫素當庭拜奏少頃
聞東北喧然聲云帝使至太隂夫人與諸仙
趨降俄有幢節香幡引朱衣少年立於階下
朱衣宣帝命公得太隂夫人狀云盧⬤欲住
水晶宫如何盧公無言夫人但令疾應又無
言夫人及左右大懼馳入取鮫綃五疋以賂
使者欲其稽緩食頃間又問盧⬤欲求水晶
宫住否欲地仙否欲人間宰相否盧公大呼
曰欲得人間宰相朱衣趨去太隂夫人失色
令麻婆速領 遂入胡蘆依前聞風雨之聲
[113-13a]
至地遂到舊居塵榻儼然時已中夜胡蘆與
麻婆俱不見矣杞後果為相
   盧李二生
昔有盧李二生隱居太白山讀書兼習吐納
導引一旦李生吿歸曰某不能甘於寒苦且
浪跡江湖決别而去後李生為橘子園吏隱
欺折官錢數千貫覊縻不得他去貧悴日甚
偶過⬤州阿師橋逢見一人草履麻衣視之
乃盧生也昔號二舅李生與之語哀其衣弊
盧生大罵曰我貧賤何耻公不外物投身凡
[113-13b]
冗之所又有積負且攖囚拘尚何面目以相
見乎李生原謝二舅笑曰居所不逺翌日馳
馬奉迎至旦果有一僕御駿足而來云二舅
邀郎君既去馬疾如風出城之南行數十里
路側有朱門斜開二舅出星⬤霞帔容貌光
澤侍女數十人與橋下儀質全别邀李生中
堂宴饌名花異木疑在仙府又累出藥品悉
皆珍竒既夕引李生坐北亭置酒曰適命得
佐酒者頗善箜篌須臾紅燭引一女子至容
貌極麗新聲甚嘉李生視箜篌上有朱書十
[113-14a]
字云天際識歸舟雲間辨江⬤罷酒二舅曰
莫願作婚姻否此人名家質貌兼美李生曰
某安敢及此二舅許為成之又曰公所負官
錢㡬何曰二千貫乃與一拄杖曰將此於波
斯店内取錢可從此學道無自穢身䧟塩也
迨晚僕人復御前馬至二舅令李生去送出
門洎歸頗疑訝為神仙矣即以拄杖詣波斯
店其軰見杖曰何以得之依語付錢遂得免
縶而去既驚且異乃再往盧二舅所居將謝
之即荒草原地而已悵望而歸其年往汴州
[113-14b]
行軍陸長源以女嫁之既見頗⬤盧二舅北
亭見者復解箜篌仍有朱字視之果見天際
之句也李生具⬤⬤州城南盧二舅亭中筵
宴之事女曰某少年兄弟戯書之句甞夢見
云仙官追如公所言也李生嘆訝之甚後竟
不能得遇
   李石
唐相李石未達時頗好道甞遊嵩山荒草中
間有人呻吟聲視之乃病鶴鶴乃人語曰某
已為仙厄運所鍾為樵者見傷一足將折須
[113-15a]
得人血數合方能愈也君有仙骨故以相託
李公解衣即欲刺血鶴曰世間人少公且非
純人乃抜一眼睫曰持往東都但映照之即
知矣李公中路自視乃馬首也至洛陽所遇
頗衆悉非全人或犬彘驢馬首偶於橋上見
一老翁⬤驢以㫸照之乃人也李公敬揖具
言病鶴之事老翁忻然下驢宣臂刺血李公
以小瓶盛之持往鶴所濡其傷處裂衣封裹
鶴謝曰公即為明皇時宰相後當輕舉相見
非遙愼勿墮志李公拜之鶴沖天而去
[113-15b]
   李主簿
近有選人李主簿者新婚東出關過華嶽廟
將妻入謁金天王妻拜未終氣絶而倒唯心
上㣲暖舁歸客邸馳馬詣華隂縣求醫術之
人縣宰曰葉仙師善術奉詔投龍迴去此一
驛公可疾往迎之李公單⬤馳去約十五餘
里遇之李公下馬伏地流涕敬拜具言其事
仙師曰何等妖魅乃敢及此遂與李公先行
謂從者曰鞍䭾速驅來持朱鉢及筆至舎已
聞哭聲仙師入見曰事急矣且將墨筆及⬤
[113-16a]
來遂書一符焚香以水噀之符北飛走聲如
飄風良久無應仙師怒又書一符其聲如雷
頃之亦無驗少時鞍䭾到取朱筆令李公左
右煑少許薄粥以候其起乃以朱書一符噴
水叱咤之聲如霹⬤須臾口鼻有氣眼開良
久能言問其狀曰某初拜時金天王曰好夫
人第二拜云留取遣左右扶歸院適已三日
親賔大集聞敲門門者走報王曰何不逐却
乃第一符也逡巡門外閙甚門者數人細言
於王王曰且發遣是第二符也俄有赤龍飛
[113-16b]
入王扼喉纔能出聲曰放去某遂有人送出
第三符也李公罄囊以謝之是知靈廟女子
不得入也
   盧常師
秘書少監盧常師進士擢第性恬淡不樂軒
冕世利蔑然無留意因棄官之東洛謂所親
曰某與浙西魚尚書故舊旬日當謁去又曰
某前身是僧坐禪處猶在會稽亦擬自訪遺
跡家人亦怪其將逺行而不備舟檝不旬日
而卒
[113-17a]
   裴令公
裴令公少時有術士云命屬北斗廉貞星將
軍宜每以清酒名果敬祭當得⬤助也裴公
自此未嘗懈怠及為相機務繁迫乃遺始志
心或不足未始言於人諸子亦不知在京有
道者來宿于裴公第中夜謂曰相公昔年尊
奉天神何故中道而止崇護不已亦有感於
相公裴公心知其廉貞不知靈應後為太原
節度使家人染疾召女巫視之有彈胡琴巫
顛而倒之良久蹶然而起曰請見相公廉貞
[113-17b]
將軍遣某傳語何大無情都不相知也將軍
怒甚相公何不敬謝之裴公大驚女巫曰當
擇良日齋潔於静院焚香設酒果將軍亦欲
示見於相公别日裴公沐浴具朝服立於階
前東南奠酒再拜見神披金甲持朱戈身長
三丈餘南嚮而立裴公驚悚流汗俯伏於地
不敢動少頃即不見問左右皆曰無之自是
裴公尊奉有踰厥初
雲笈七籖卷之一百一十三
[113-18a]
雲笈七籖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