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雲笈七籤 > 雲笈七籖 88



 仙籍㫖訣
   道生㫖
      谷 神 子 裴 鉶 述
鍾陵郡之西山有洪崖壇焉壇側有棲真子
楊君知余有道詣予請述道生之宗㫖余曰
子不聼西昇經云人徒知天地萬物而不知
生之所由又曰吾與天地分一氣而治自守
根本非効衆人是知修道之士若不知生之
[088-1b]
所由道之根夲則茫茫然罔測道之来矣欲
求長生先修所生之本子能曉耶楊生曰未
悟予告曰欲曉則速具誓戒楊君再拜具詞
曰某才器瑣㣲行能幽晦将葷血爲滋味以
艶容爲歡娱罪根既深神彩益濁豈三魂之
寧謐⬤五賊之戰争以恍惚而暢懐極其喜
樂俄悼亡而感物過甚悲傷振蕩命門壊堕
元氣虚羸漸逼豈異尸居枯槁欲來何難骨
立鹽梅銷鑠寒暑煎熬既非金石之身須示
風霜之⬤大患擬作㣲軀豈安實爲聾瞽之
[088-2a]
徒豈覺幽⬤之理歩歩就死兀兀不知人間
或有道髙河上術入壺中霓服羽衣一遊而
縮其地脉珠幢玉節一舉而登其天門變瓦
礫於金丹改容儀於玉液造化由已修行在
心魚縱涸而重波骨雖枯而再肉伏以小子
螻蟻之命纎芥之軀昏濁無知敗亡有日忽
神鑿其竅天啓其心善逹⬤闗志求道要慕
真仙而汲汲如飢渴中腸陋浮世之悠悠若
煙埃滿眼欲冀希夷之質長含橐籥之間擺
去塵機冥搜真朴推無形於恍惚見有物而
[088-2b]
萌芽至此時則萬象空揺寸誠不撓敢匍匐
懇請誓戒深詞存歸太上之清壇靖想虚皇
之寳座仙童握節侍女焚香既得事之證明
豈将心而猶豫疑悮氷泮端倪 流荷重徳
而便頂丘山感深恩而已銘肝膈若非人妄
泄得士不⬤則觸景罪殃動足受禍指陳白
日契約丹誠無任驚䰟泣血之至予即告之
曰子既誠懇如是予當語子生生所由人之
根夲者男精女血既凝有道自然而生為水
一㸃今膀胱之水是其餘也水中有氣鬱鬱
[088-3a]
然未有所著歘然感天地純陽真精之華入
於氣而相依憑氣遂飬之是謂之神神之甚
㣲雖得水氣飬之澆溉懼氣强而見迫若水
之澆溉物之甲拆又不可以浸之浸之則其
甲即死矣仍於水中純陽真精之華生為二
腎也二者以應隂陽之數遂隔水擎捧其神
與氣乃得炁與腎神之靈是謂氣為母神為
子道幹既育萬物成體子母既長不可同處
須放其子之造化成其窟宅然母亦安矣神
又須物引而離其母乃借水之兩㸃氣如腎
[088-3b]
之數神以陽光守而凝之然又慮水之盛兼
五行不足無以成物而假土来尅其水慮土
尅其水盡又假木来尅其土慮木尅其土盡
又假金来尅其木慮金尅其木盡又假火来
尅其金火若尅其金盡即内以水救之是謂
轉相生轉相制成物是謂人之眼眼者與天
地合體五行足矣所以眼當中黒水也次黄
土也次青木也次白金也次赤火也其事明
也五色既成陽神乃寄光於其上是謂神光
焉眼之位屬肝者縁光明如日日出東方肝
[088-4a]
在東方而屬木故肝藏得而管之黄庭經云
肝神龍煙字含明注云日出東方故曰含明
神者純陽也勢長飛動如天之日月而轉動
也其眼漸上昇須照燭其外為神之樞機而
神則合居其内而主其中神専盼其眼漸漸
不覺已離其毋若眼者只要引神而離其母
後居外與神相應不可附其眼則依前不成
造化矣其氣母雖離其子終須飬其子成長
安穩若中途而廢則彼此不能安矣即須假
木来生火是為心焉使心而盛其神心之内
[088-4b]
空方寸乃受神而居其神曰靈也故謂心為
靈臺神是陽也心為火焉故神得而居其内
蓋水流濕火就燥之義道書曰心為神之都
是也所以心靈於諸藏者縁神之故非心獨
能靈焉若無神之在内則與諸蔵何異但縁
心屬陽之故勢多飛動因兹便乃不得停爾
目但⬤然而定其神則心亦不動矣蓋須修
道習熟不然者大難不揺動其心耳其次肝
肺脾六府五體九竅毛髪之⬤皆神得而造
化焉蓋取眼之規則耳即眼為五蔵之苖也
[088-5a]
如此三九二百七十日則應陽之數極人之
體備具矣然神自離其母後更不復到本來
凝結之處蓋人漸被五味沈之而不清泠神
雖同用⬤雖同行終不解却相飬却相成但
相反爾今以子母相離本者蓋縁未有窟宅
諸體尚闕所以事須相離而各造化及其彼
此安穩更不相吊省豈有子母得為順序哉
今言心為氣馬但意到則氣到今人或偶使
氣到諸處則不解到根本從来相合處耳修
道之士不可不留意焉脾去腎近者若眼中
[088-5b]
黒與赤逺矣足可明之其神雖都於心亦寄
位于精中飬其體潤其性保其骨髓使其堅
强人之夀考神亦得久安於人體中矣凡人
臨危險而毛髪寒豎者是神恐傷其窟宅爾
若人之暴横而死者元氣猶强而未弱還元
返本不得或為匿⬤而憑陵於人蓋元神不
病噐用不銷耗使其然也則春秋云匹夫匹
婦强死䰟⬤憑依於人是焉於强死中其神
或漸耗未盡却被⬤盛将去為人則分明記
得前生事也則鮑靚記井羊祜識環之⬤大
[088-6a]
約記得前生事者也童子暴横而死精氣未
散使其然爾所言精者積津氣而成若動揺
而出則神不安為滑而决泄减耗神之用也
精之既竭神亦耗盡微微然漸與初来相⬤
然心氣既壮水氣又盛人體堅强五味薄鑠
則氣與神不相當既而無戀求住不得歘然
而去歸空却成舊時真精之英華附之于天
所言泄性不滅是也則禮記云骨肉化為土
䰟氣歸于天元神如主千神如臣元神既去
千神無主國之空耳所以謂心為帝王水氣
[088-6b]
既無陽氣管攝亦便散也二物既去則人體
傾去謂死即無所知也舉世人皆為好道修
道不知道是何物而修耶凡人好酒必知是
麴米所作凡人好色必知是西施洛浦凡人
好財必知是金玉寳貨耳且押韻從東字起
首至于法字數萬皆著切脚人盡能辨認之
唯至道一字則懵然不㑹或云虚無自然修
心行善竟不能知其㫖也既不知之則向何
門而修哉殊不知道水也在人身曰氣也所
以云道生一蓋水蔵也一隂一陽謂之道蓋
[088-7a]
水火也一陽既去一隂亦散是不成道也人
須死矣夫天地生於道蓋浮世界耳是謂道
去則人死水乾則魚終所以隂氣為母者是
内隂之根夲非外隂邪之氣也所説陽神者
是純陽之精英是元神也非五蔵諸體之神
也元神能生其三䰟七⬤及諸體之神爾黄
庭經云腎神⬤冥字育嬰注曰腎精為子故
曰育嬰二腎之中男為精門女為子宫精門
既開腎氣亦泄不獨内陽而散内隂亦竭所
以腎為隂之都心為陽之都凡生化先從隂
[088-7b]
而入陽是萬物從濕而生也蓋精亦從腎中
而出其子亦從腎中而成是不離腎蔵耳大
約心之元神俱借其體而共治之三䰟亦助
成爾但専為害者乃七⬤三尸句外隂邪之
氣而賊身往往神氣多不敵則人死矣人死
則三尸七⬤暢焉夫元神君也尸⬤之⬤亦
臣耳若狡蠧之臣亂其國而迫其君也若修
飬其氣壮其神則七⬤三尸終不能勝夀自
長生耳夫不疾暴死者蓋脉偶然蹶澁不到
一蔵其蔵既弱遂為五行遞相尅至于火盡
[088-8a]
陽脉絶則神去人自死矣蓋脉蹶澁不行而
阻之亦中有傷敗使其然也昔扁鵲治虢太
子病云所謂尸蹶也以陽脉下墜隂脉上争
㑹閉氣而不逹上有絶陽之脉下有破隂之
經絶陽之氣色氣管於脉故形濁如死状夫
陽入支蘭蔵蹶者生隂入支蘭蔵蹶者死此
數事者皆五蔵之中時時暴作者也良工取
之拙者疑殆信有之矣於戲目營萬象心虚
異端神被牽驅身無管攝則室家無主國邑
傾頽固其宜矣主人不修舍宇而外經營則
[088-8b]
舍宇日有危壊矣夫人若知神之所主子母
運行則修身了逹之門可見矣若無所主但
任呼吸喉中主通理蔵腑消化榖氣而已終
不能還隂返陽填補血腦又衆人之呼吸與
真人之呼吸殊矣南華真經云衆人之息以
喉真人之息以踵注云從根本中來又云其
息深深此其義也豈容易哉若但信其自呼
吸未有得道哉夫一呼一吸不得神宰則不
全其呼吸耳真人曰若神能御氣則鼻不失
息斯言至矣又能咽其津以意送之至氣海
[088-9a]
中則直灌其靈根矣吁今之人不㑹神與體
彼此是非邪人能筭盡萬物而不能筭其神
與體何感而相成但記三嵗之後事而三嵗
已前昧無所知也若到算歸其盡處即自見
神與體元氣配合之根由則了然無二物知
神與真氣同體假名則一存一想歸其真矣
此所謂深根固⬤夫復氣者復於夲生之處
如周易復卦⬤云一陽生五隂之下若還丹
之義非伏與服也其義明矣天為受氣之始
氣是有形之根氣不得形無因而立形不得
[088-9b]
氣無因而成二物相資乃能混合聖人知外
用之無益所以還元返夲握固胎息洞明於
内調理於中取合元和之大朴不死之福庭
夫神和則可以照徹於五蔵氣和則可以使
用於四胑道經云三月内視注一心守一神
則神光化生纒綿五蔵凡人勞神役役無一
息駐於形中而希長生不亦逺乎若能胎息
道成精氣有主則使男子莖中無壅精婦人
臍下不結嬰萬化之用莫先乎氣至人之用
莫妙乎神虚無之中有物謂之神窈㝠之中
[088-10a]
有精謂之氣吁其神與氣来既恍惚去無联
兆其來也則難其去也甚易是以聖人悲痛
而惜之於戲世人何容易而驅其氣也不知
形者不可與言氣不知⬤者不可與言神知
神者則資道矣易曰精炁為物游䰟為變變
易不節人不長生所以王母有金璫玉珮之
道軒轅行内視返夲之術不可不信之吁萬
物有終而天地長久人民有死真人長生乃
俱隂陽交感之氣矣人能守其隂陽隂陽亦
能守人矣天地不死而人自死化腐於其間
[088-10b]
哉夫崩墻毁堞土能填之老木衰果以枝接
之破車漏船木能補之折鼎穿釡鐵能固之
人遇衰老返神活之皆上仙成敗之言不可
不知也夫陽丹可以上昇隂丹可以輕舉陽
丹即大還之丹隂丹即是内修返夲之理黄
帝問道於廣成子廣成子曰無勞爾形無揺
爾精少思寡欲可得長生夫道之最要以精
為根以⬤為⬤經云躭養靈柯不復枯夫含
真之道禦飬之術訣之在口不⬤之於牋翰
也但能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冺滅萬慮久久
[088-11a]
習熟用晦而明必得道矣
   養生辨疑訣
     栖 真 子 施 吾 述
一⬤無方與時消息萬物生死共氣盛衰處
自然之間而皆不知所以然而然其所禀習
在覆載之下有形者先須知其本知其夲則
末無不通修道者先須正其源正其源則流
無不應若棄其本而外求背其源以邪究雖
躐盡百家學窮諸子徒廣虚論之功終無攝
飬之効得者觀之實為自悟耳今歴觀世間
[088-11b]
好道之流不可勝數雖知恬淡以自守全不
知恬淡之中有妙用矣雖知虚無以為理全
不知虚無之中而無不為矣若不知虚無恬
淡妙用之理徒委志於寂黙之間妄作於形
神之外是謂無益之用非攝生之鴻漸也且
神由形住形以神留神茍外遷形亦難保抑
又服餌草木金石以固其形而不知草木金
石之性不究四時順逆之儀久而服之反傷
和氣逺不出中年之内疾害俱生使夫輕薄
之流皆謂繋風捕影不可得也翻以學者為
[088-12a]
不肖以真⬤為詭道不亦傷哉或人以此事
而譏余曰吾聞學道可致長生吾自童年至
于暮齒見學道之人已千數矣服氣絶粒者
驅役考召者清净無欲者修仙鍊行者如斯
之流未有聞其不死者也身歿幽壤之下徒
以尸解為名推此而論之蓋得者猶靈骨耳
非可學而得之余聞斯論不覺心愍然于内
神恍惚于外沈吟之間乃太息而應之曰觀
子向来所説實亦鄙之甚矣迷之尤矣今世
人學凡間之事猶有成與不成豈况妙本⬤
[088-12b]
深昏昏黙黙胡可造次而得之且大道無親
感之即應茍云靈骨無乃踈乎然夫服氣絶
粒者道家之所尚人茍得之皆有不食輕舉
之効便自言膓胃無滓立致雲霓形體獲輕
坐希鸞鶴採餌者復以毛女為憑呼吸者又
引靈⬤作證曾不知真⬤暗减胎精内枯猶
執滯理於松筠守迷端於翰墨良可嗟矣寧
不怪乎至於驅役考召之流蓋是道中之法
事研討至精窮其真誥誠為身外之虚名妄
矣且元和之氣非時長而有之未有此形天
[088-13a]
地之間已有之矣經曰先天地而生即元氣
矣此身有者父母交合施其元氣元氣者真
精矣何以明之精留於身則身生精施於人
則生人移此精氣結彼元氣彼既成於形此
則受損耳内景經云長生至慎房中急此在
乎妙用之道元氣結之為精矣身中之精元
氣之本能使氣一泝精移之上元下元之中
又採新氣旬日還為精矣如彼釡熟其物則
出之更添新者廻還無窮天地不足為久夀
矣上元充滿百節自實老者反丁丁者反嬰
[088-13b]
斯得上元下元我能經絡運度寛猛是則審
修我宫神仙必得不修我宫死之必尅人在
氣如魚在水沈浮東西莫不由已修鍊經時
百節盡暢炅若陽春久乃自知若有不通及
疾病之處注意中元發火以焚之乃自通通
則愈矣心為絳宫絳宫者赤色猶火也存心
炎火亘乎一身非特為氣道流通抑亦銷其
邪也凡欲行氣之前但焚之一度經曰廣成
子積火焚五毒五毒五味矣五榖五味不焚
之必能壅遏氣道焚之或久令人煩⬤存之
[088-14a]
⬤通即須行氣行氣之法但泯思慮任神廬
㣲㣲元氣自然遍體夫炁者百節毛孔皆自
有之能以意行之是賢臣化百姓矣何以明
炁之在身但以一丈之竹通其節以扄一頭
口向中吹之氣忽然逹於筒中自有元氣相
撑而出人身中亦猶此筒思慮既絶元氣遍
身遍身之後兀然而定其取定之術具載下
元篇中審而行之萬不失一矣
   下元歌
契真之道飄颻易動不動中如有寄那知有
[088-14b]
無可超忽去住玄機此其義
此篇調下元之訣契眞之要甚不難人自强
難飄颻猶閑暇矣能閑暇其身澄心絶想三
元俱通仙則近矣動不動者玄珠矣謂存下
元之中作一珠可彈丸許大熖熖然如動又
不動動中寄者注意於下丹田之中有⬤海
使⬤細細於海遶珠四合⬤入足動中⬤有
其珍珠矣中元注下元之珠元⬤乃定定則
外⬤不入内氣不出兀然與天地同和命無
涯矣天地自傾我長自然矣黄帝於赤水求
[088-15a]
⬤珠赤水則赤血矣如⬤珠在於氣中求此
珠珠得必生故使罔象則無思無慮冥然之
後乃自得此珠矣欲知超忽飛昇之道切在
去機機去身存機住身死無機胷中純白自
處得失之要此其義矣
後序
冲和子云余少學道長乃尤益天下名山靡
不尋覽躋危躡險敢憚乎勞意有殊觀不逺
千里乙未嵗歩青城之燕谷幽⬤百里松蘿
上蔽于天偶逐樵人歩入石窟窟内有真人
[088-15b]
云姓李氏不知何許人也垂髪過腰姿容氷
雪余再拜之怡怡如矣良久問從何而來余
因述誠素願處杋履之傍天幸見録俄經四
十三載忽授三元之術如訣修之俾晝作夜
一紀之後往往自飛⬤之又⬤難於數載受
之者可三十一年⬤⬤非其人災罰可見行
此道者五辛陳臭並宜損之損之在漸不宜
頓矣一年之後氣道充實自不食矣其大要
在乎冺機機絶則⬤不召而至不謀而成躬
自行之一一神效今為注解庶無後迷髙尚
[088-16a]
之徒幸祕斯訣矣
雲笈七籖卷之八十八
[088-16b]

[089-1a]
雲笈七籖卷之八十九 存十
 諸真語論
   經告
安非告曰衝風繁激将不能伐君之正性絶
飊勃鬱焉能廻已之清淳爾乃空冲自吟虚
心待神營攝百絶棲澄至真當使憂累靡干
於⬤宅哀念莫撓於絳津
太上曰髙才英秀惟酒是躭麴蘖薫心性情
顛倒破壊十善興隆十惡四逹既⬤六通亦
[089-1b]

天尊曰一切衆生久習顛倒心想雜亂隨逐
諸塵捨一取一無暫休止猶如猿猴遊於林
澤跳躑奔趨不可禁止是諸凡夫心性亦爾
遊五欲林在六根澤縱⬤騰躍不可拘制
又曰人情難制猶如風中豎幡飄飄不止或
思作偽以邀名譽定志經云人既受納有形
形染六情六情一染動之弊⬤惑於所有昧
於所無世務因縁以此而發招引罪垢歴世
彌積輪廻於三界漂浪而忘返流轉於五道
[089-2a]
長淪而弗悟嬰痾抱痛不能自和馳神惶悸
惟罪是履
太上曰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
争故與時爭之者昌與人争之者亡是以有
兵甲而無所陳之以其不争夫不祥者人之
所不争垢辱者人之所不欲能受人所不欲
則足矣
妙真經曰視過其目明不居聽過其耳精泄
漏愛過其心神出去常於欲事汲汲懅為利
動者惕惕懼結連黨友以自助者非真也
[089-2b]
又曰罪莫大於淫禍莫大於貪咎莫大於僣
此三者禍之車也小則亡身大則殘家
道言吉凶禍福窈㝠中來其災禍也非富貴
者請而可避其榮盛也非貧賤者欲而可得
蓋修福則善應為惡則禍来
天尊曰氣不可極數難可窮死而復生幽而
復明天地運轉如車之輪人之不滅如影隨
形故難終也
妙林經曰夫有為生死衆生漂浪如虚中雲
如空中色如谷中響如水中月如鑑中象如
[089-3a]
⬤中炎如電中火如聾中聽如盲中視如啞
中言如二頭鶴如三足鷄如⬤中毛如兎中
角如是無明貪著愛見生死之本亦復如是
必竟皆空不可論説譬如燈滅不可尋求生
死本空亦復如是如大猛火如四毒虵不可
親近生死之法亦復如是
天尊告聖行真士曰若復有人於諸法中生
有見心捨於⬤土求三清樂捨衆生身求真
道相欲斷煩惱而入無為求離諸見乃得寂
滅如是等相我説此人名大邪見譬愚人畏
[089-3b]
於大地而欲走避所至之處不離大地衆生
亦耳畏生死身疾捨三界有心猒離所得之
身不離生死如是衆生未能見法求眞道相
深實可哀眞道相者名爲不作無起無滅非
有非無非常非斷非大非小非色非心體如
此名爲修習眞道正行
又告聖行眞士曰世間衆生無明重暗眞道
在身莫能覩見譬如愚人東西馳走求覔空
色而不能知即色是空一切世間亦復如是
心性馳走欲求眞道不知身心即是眞道又
[089-4a]
寳瑞降之有千善則後代神真有二千善則
為聖真仙将吏有三千善則為聖真仙曹掾
有四千善則為天下師聖真仙主統有五千
善則為聖真仙魁師有六千善則為聖真仙
卿大夫有七千善則為聖真仙公王有八千
善則為聖真仙皇帝有九千善則為元始五
帝君有萬善則為太上玉皇帝元君曰萬善
之基亦在三業十善相生至于萬善行善益
筭行惡奪筭賞善罰惡各有職司報應之理
毫分無失長生之夲惟善為基也専精飬神
[089-4b]
不為物雜謂之清反神服氣安而不動謂之
静忘念以定志修身以安神寳氣以存精思
慮兼忘冥想内視則身神並一身神並一則
近真矣
道曰凡人遇我以禍者我當以福徃是故福
氣常至此害之氣重徙還在於彼此道者之
行也徐來勒問曰何謂兼忘髙⬤真人曰一
切凡夫從煙煴之際起愚癡染著諸有雖積
功勤不能無滯故使備定除其有滯有滯雖
浄猶滯於空空有雙淨故曰兼忘是故名初
[089-5a]
入正觀之相
盟威經云道無不在在師為師在經為經不
離中也寳⬤經云裁制偏邪同歸中正能返
流末還至本源源即道也道無形状假言象
以為津既言冲用用實無物
三皇經曰天下無常豈有堅固者故急當猒
逺之求索自然以脫身耳又曰萬物無有常
成者皆不久完三光永明天地常昭然
黄老⬤示經曰道者不可以言⬤欲使學者
述書以相授然可得聞也夫善述事者必通
[089-5b]
其言善言詞者必通其意其意若通道可得
也夫天地之初知其無联也入於虚無者知
其有實也故云其以成法其初始終也是以
聖人見有書即知其本無書也聞其言即知
其出無言也見書知言聞言知意知意即知
道也知道即知其可以書⬤也故真人以神
聽聽可尊也聖人以身教教可珍也
太上告王母曰夫人受天地之氣生氣之來
也謂之精精之媾也謂之靈靈之變化之謂
神神之化也之謂䰟隨䰟徃来之謂識隨䰟
[089-6a]
出入之謂⬤主管精⬤之謂心心有所從之
謂情情有所屬之謂意意有所措之謂志志
有所憶之謂思思而逺慕之謂慮慮而用事
之謂智智者盡此諸見者也夫性者静也氣
者動也動静如一内外和順非至人安能措
心於此哉術蔵於内隨務應變法設於外適
時御民民用其道而不知其數者術也懸教
設令以示民者法也變萬物而見其象術化
萬民而不見其形故天以氣為靈王以術為

[089-6b]
四等智慧觀身經云夫道者要在行合冥科
積善内足然後始渉大道之境界若目不能
皆為徒勞於風塵耳無益生命之修短也道
在我不由彼惟慈惟愛惟善惟忍能行此四
等乃與道為隣耳
老君戒經云惡人者胎於醨薄之精形於芻
狗之⬤䰟㣲⬤盛尸毒滿腹人面蟲心體性
狼敵嫉妬蛆蠣常懐隂賊壊成作敗言則噭
噭自遇如玉遇人如土陽推⬤⬤不計殃咎
昔有一人不念居業専行偷盗入大臣家此
[089-7a]
人夜作狗形既到其家值其大建功徳吾時
見此偷徒作狗形吾即叱之令長作狗使常
衘巨石還此大臣家積以為山盟威經云淫
犯内外逼掠非偶翻覆隂陽公私戚屬烝通
姦狡異⬤妖交本行經云昔有國王元慶放
心於愛欲之門值劫運終寄胎於洪氏之胞
上天以其先身好色故轉為女子遂其先好

太平經云何謂為多言然一言而致大凶是
為上多言人也一言而致辱是為中多言人
[089-7b]
也一言而見窮是為下多言人也夫古今聖
賢也出文辭滿天地之間尚苦其少有不及
者故災害不絶後生賢聖復重言之天下以
為法不敢猒其言也故言而除害者常苦其
少是以善言無多惡言無少故古之聖人将
言也皆思之聖心出而成經置為人法愚者
出言為身災害還以自傷
真誥曰夫百思纒胷寒⬤破神營此官務當
此風塵口言吉凶之㑹身扉得失之門衆憂
若是萬慮若此雖有真心固不為篤抱道不
[089-8a]
行握寳不用而自然望頭不白者亦希聞也
在官無事夷真内鍊紛錯不⬤其聰明爭競
不交於心胷此道之在官也
太清中經云慎無賣吾以求寳也慎無⬤吾
非其人也慎無閉吾絶其學也⬤吾學者昌
閉塞吾學者雖獨行之必遇天殃⬤吾道者
當法則天地江河淮海法則天地者何等不
生何等不成法則江河淮海者何水不流何
川不行
西昇經云欲者凶害之根也氣者天地之元
[089-8b]
也莫知其根莫識其元是故聖人欲入氣以
輔其身
洞神誡身保命篇云黄帝曰聖人保命之最
莫上於身心利害身心豈過於善惡善惡所
起本於心心法不住攀緣是用所緣者名曰
境界能緣者名之曰心故萬品所起莫過於
心萌於心者名曰行業行業所操名曰善惡
故縱欲爲惡息貪爲善善者能爲濟俗出塵
之益惡者必作敗德染穢之資故聖人知無
形而用者心也形不自運者身也然心不託
[089-9a]
於身則不能顯班借用身不藉於民則亡滅
不起故身心體異而理符致用萬善而趨一
故能表裏為用動静相持身無獨往為心所
使心法不浄惟欲攀縁身量無涯納行不息
故心為凡聖之根身為苦樂之聚聖人知患
生於心愆必由已是以清心除患潔志消愆
凡俗之流其即不然肆情縱欲不知欲出於
心侮慢矜奢不知慢生於己情騁愚暴不顧
其身故以禍難所階由之不識危亡自此日
用不知故聖逹愍愚而垂教也
[089-9b]
雲笈七籖卷之八十九

[090-1a]
雲笈七籖卷之九十 存十一
 七部語要
   連珠凡六十五首
神静而心和心和而形全神躁則心蕩心蕩
則形傷将全其形先在理神故恬和養神則
自安於内清虚棲心則不誘於外也
七竅者精神之户牖也志氣者五蔵之使候
也耳目誘於聲色鼻口悦於芳味肌體之於
安適其情一也則精神馳騖而不守志氣縻
[090-1b]
於趣捨則五蔵滔蕩而不安嗜慾連綿於外
心腑壅塞於内曼衍於荒淫之波留連於是
非之境而不敗徳傷生者蓋亦寡矣
人之禀氣必有情性性之所感者情也情之
所安者慾也情出於性而情違性慾由於情
而慾害情情之傷性性之妨情猶煙氷之與
水火也煙生於火而煙鬱火氷生於水而氷
遏水故煙㣲而火盛氷泮而水通性貞則情
銷情熾則性滅夫明者刳情以遣累約慾以
守貞食足以充虚接氣衣足以蓋形禦寒美
[090-2a]
麗之華不以滑性哀樂之感不以亂神處於
止足之泉立於無害之岸此全性之道也
海蚌未剖則明珠不顯崑竹未斷則鳯音不
彰情性未鍊則神明不發譬諸金木金性包
水木性藏火故鍊金則水出鑽木而火生人
能務學鑽鍊其性則才慧發矣
吴竿質勁非筈羽而不美越劒性利非淬礪
而不銛人性懐慧非積學而不成人不渉學
猶心之聾盲不知逺近祈明師以放心術性
之蔽也
[090-2b]
奕秋通國之善奕也當弈之思有吹笙過者
乍而聽之則弈敗矣非弈道暴敗情有暫闇
笙滑之也⬤首天下之善算也有鳴鴻過者
彎弧掇之将發未發之間問以三五則不知
也非三五難筭意有暴昧鴻亂之也奕秋之
奕⬤首之算窮㣲盡數非有差也然而心在
笙鴻而奕敗筭撓者是心不専一遊情外務

瞽無目而耳不可以察専於聽也鱉無耳而
目不可以聞専於視也瞽鱉之㣲而聽察聰
[090-3a]
明審者用心一也
善者行之不可斯須離可離非善也人之須
善猶首之須冠足之待履首不加冠是越⬤
也行不躡履是夷民也今處顯而修善在隱
而爲非是清旦冠履而昏夜倮跣也
蘧瑗不以昬行變節顔回不以夜浴改容句
踐拘於石室君臣之禮不替冀缺耕於坰野
夫婦之敬不⬤斯皆愼乎隱微枕善而居不
以視之不見而移其心聽之不聞而變其情
故居室如見賔入虚如有人
[090-3b]
昧暗之事未有幽而不顯昏惑而行未有⬤
而不彰修操於明行勃於幽以為人不知也
若人不知則⬤神知之⬤神已知之而云不
知是盗鍾掩耳之智也
若身常居善則内無憂慮外無畏懼獨立不
慚影獨寝不媿衾上可以接神明下可以固
人倫徳被幽明慶祥臻集
仁愛附人堅於金石金石可銷而仁愛不離
則太王居邠而人隨之也
水性宜冷而有華陽温泉猶曰水冷冷者多
[090-4a]
也火性宜⬤而有蕭丘寒燄猶曰火⬤⬤者
多也迅風⬤波髙下相臨山隆谷窪差以㝷
常較而望之猶曰水平舉大體也
智者作法愚者制焉賢者更禮不肖者拘焉
拘禮之人不足以言事制法之士不足以論
理若握一世之法以⬤百世之人猶以一衣
擬寒暑一藥治瘵瘕也若載一時之禮以誹
無窮之俗是刻舟而求劒守株而待兎故制
法者為理之所由而非所以為治也拘禮者
成化之所宗而非所以成化也成化之宗在
[090-4b]
於隨時為治之本在於因世未有不因世而
欲治不隨時而成化也
言以譯理理為言本名以訂實實為名源有
理無言則理不可明有實無名則實不可辯
理由言明而言非理也實由名辯而名非實
也故明者論言以尋理不遺理而著言執名
以責實不棄實而存名是乃言理兼通名實
俱正
靈氣謂之神休氣謂之⬤煩氣謂之蟲豸雜
氣謂之禽獸姦氣謂之精邪氣之濁者愚癡
[090-5a]
凶虐氣之剛者髙嚴壮律氣之柔者仁慈敦
篤所以君子行正氣小人行邪氣
萬善之要者道徳孝慈功能也萬惡之要者
反道背徳凶逆賊殺也若乃强然之善者天
亦福之自然之善者即可知也若乃强然之
惡者天亦禍之自然之惡者即可知也但有
為小善者勿為無福為小惡者勿為無禍小
善者如九層之臺起於累土千里之行起於
足下為一善以至於萬善一一而皆有福應
既萬善功滿乃為九天大帝為小惡者如積
[090-5b]
小以成大從㣲至著為一惡以至於萬惡一
一而皆有禍應既萬惡業滿乃為薜茘獄囚
衆永無原放之期也
形者氣之聚也氣虚則形羸神者精之成也
精虚則神悴形者人也為萬物之最靈神者
生也是天地之大徳最靈者是萬物之首大
徳者為天地之宗萬物以停育為先天地以
清浄是務故君子飬其形而愛其神敬其身
而重其生莫不禀於自然從於自在不過勞
其形不妄役其神
[090-6a]
形者生之具神者生之夲形不得神不能自
生神不得形不能自成形神更相生更相成
形神合同可以長久形者神之舍也神之主
也主人安静神即居之主人躁動神即去之
神之無形難以自固形之無神難以自駐若
是形神相親則表裏俱濟
夫人只知飬形不知飬神不知愛神只知愛
身殊不知形者載神之車也神去即人死車
敗則馬奔自然之至理也
若乃飬其身愛其神自合於至真除其好去
[090-6b]
其躁自合於大道則有神有餘而形不足者
亦有形有餘而神不足者神有餘者貴也形
有餘者賤也假如石韞玉而山輝水有珠而
川媚乃知形有神而遂靈神有靈而乃聖是
以庖犧女媧神農夏后虵身人面牛頭虎足
雖非有人之状而有大聖之德也
隂陽粹靈胎化而成乃成乃生乃性乃情所
以性者陽也情者隂也性者靜也情者動也
性有愚智情有利欲性者仁義禮智信也情
者喜怒哀懼好惡慾也
[090-7a]
夫清浄恬和人之性也恩寵愛惡人之情也
凡人不能愛其性不能惡其情不知濁亂躁
競多傷其性悲哀離别多傷其情故聖人云
順物者物亦順之逆物者物亦逆之不失物
之性情乃自然性情之道者也
理好憎之情則愛弗近也和喜怒之性則怨
弗犯也故喜怒亂氣嗜欲傷性性之相近習
以之逺如水性欲清泥沙汚之人性欲平嗜
慾害之與性相害不可兩立一起一廢不可
俱興故聖人損慾而從其性也性同者相善
[090-7b]
情同者相成扶其情者害其神為其賢者困
其性若是無其能者無所求也無其能者唯
聖人耳
夫生死之道⬤之在人生死常也⬤乎在天
但禀以自然則生死之道無可而無不可也
或未生而已死或已死而重生或不可以生
而生或不可以死而死或可以死而不死或
可以生而不生或有生而不如無生或惜死
而所以致死是以致死之地則生致生之地
則死或為知而不可以死或為時而不可以
[090-8a]
生或云勞我以生生者好物也不可惡其生
或云休我以死死者惡物也不可好其死凡
人心非不好其生不能全其生非不惡其死
不能逺其死
草木反者帶甲而生鳥獸馴者守節而死經
冬之草覆而不死在廪之粟積而不生一溉
之苖死必在後有蠧之木死必在前卵生者
輕清生必在前胎生者重濁生必在後草生
在英木生在心及草木之死也乃英心而無
異鳥生乃在天獸生乃在地及鳥獸之死也
[090-8b]
乃天地以同歸
晴空之中有蠓蚋者因雨而生見陽而死朽
壤之上有菌芝者生於朝死於夜則知生者
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争故與
時争者昌與人爭者亡是以雖有甲兵無所
陳之者以其不争也
夫不祥者人所不争垢辱者人所不欲能受
人所不欲者則足矣得人之所不争者則寧
矣制生殺者天也順性命者人也非逆天者
[090-9a]
勿殺也非逆人者勿伐也故王法當殺而不
殺縱天賊當活而不活殺天徳為政如是使
後世攸長
君子之立身以⬤徳為父以神明為母清浄
為師太和為友為虎為龍與天地同終為⬤
為黙與道窮極非時不動非和不言圖難為
易治之於根本絶之於末也
為善者自賞造惡者自刑故不争無不勝不
言無不應者也
尚爭貴武威勢流行名蓋天下殘委忠信伐
[090-9b]
紀滅理與善爲怨與⬤爲仇與惡爲友飲食
重味多積珍寳此爲⬤禍之人危亡之大數
故名在青雲之上身居黄泉之下矣
埶道德之要固存亡之機無爲事主無爲事
師寂若無人至於無爲定安危之始明去就
之理是可全身去危離咎終不起殆也
口舌者禍患之宫危亡之府語言者大命之
所屬刑禍之所部也言出患入言失身亡故
聖人當言而懼發言而憂常如臨危履氷以
大居小以冨居貧處盛卑之谷遊大賤之淵
[090-10a]
㣲為之夲寡為之根恐懼為之宅憂畏為之

福者禍之先利者害之源治者亂之本存者
亡之根上徳之君質而不文不視不聽而抱
其⬤無心無意若未生焉埶守虚無而因自
然原道徳之意揆天地之情禍莫大於死福
莫大於生是以有名之名喪我之槖無名之
名飬我之宅有貨之貨喪我之賊無貨之貨
飬我之福
罪莫大於淫禍莫大於貪咎莫大於僣此三
[090-10b]
者禍之車小則危身大則殘家
天下有富貴者三貴莫大於無罪樂莫大於
無憂富莫大於知足知足之為足天道之禄
不知足之為止害乃及己
五色重而天下爽珠玉貴而天下勞幣帛通
而天下傾是故五色者陷目之錐五音者塞
耳之錐五味者截舌之斧⬤
言者萬神之機闗非言無以序形非言無以
暢聲非言無以序真非言無以化人言者矚
⬤覩之像非言何以序人言聲而相須形響
[090-11a]
而共俱
大徳者受天下之大惡大仁者受天下之大
辱能受天下之大惡故能食天下之尊禄能
受天下之大辱故能為天下之獨貴奔想飛
馳迅於逰鳥荒動滯固給疑作急若兩絞
膠附素疎壞之若流慾風速發色火亦然嬰
發猛虎惡光莫當慾之氣移不滑其族放散
無常⬤目染著累色至⬤亦不有足釣魚不
餌網而不繒弋而不繳⬤而不煞雖為柯鋒
而心不施有道者處之有徳者居之虎兕措
[090-11b]
爪而無所慮⬤神同羣而無所懼玃鳥鸚鴿
不相畏恐狸犬兎鼠不相避忤故君子自處
不群不黨不曜不動不利不害常守静不移
故成君子也
任重唯重其重必累居蔵不蔵其蔵必涌好
淫與淫其淫唯昏好帛與帛終亡乃止凌謀
不生攝亦俱然故攝心者若仰中著止意者
若以盜凌晝夜怵怵憂道不行是以道人憂
道不憂貧憂行不憂身
處惡不壤居穢不塵在弱不諍臨亭不望期
[090-12a]
謂志業之行可獨修之道者是故不行而知
不取而取故曰取
其味甘焉和而謂飬其藥善焉衆和乃醫其
疾徙焉先後乃所其佃作焉日足獲矣故累
足成歩著備成徳接下舉髙敷徳以正截他
不修勤於三道三道訖備通天達道是故太
初降於太始太始降於太素崇正匠者其萬
備也鍾鼓鳴乎非手不聲水中有像非質不
映川谷有神不呼不返朴中有器非匠不崇
子有長質非功不苖故道加一切 從氣
[090-12b]
滿太虚隨前降對有之以有無之以無道徳
圓入不拘一切衆生假明而見其物假聲以
聽其音非謂聽見之所能因前而有之故道
人修於假明之明習於假聲之聲故能聽見
而不可彰體於未言之言知於未聲之聲故
辯言而可極是故真人所為處異所造者返
何以故蓋知天道無親唯與善人
飬⬤貴葉功乃就之飬神貴道真乃可登貴
本尚末上下通逹敬根重枝天道可為存母
得子可保終始珍道保身大道可因守黙不
[090-13a]
移故能廣載執直不曲故能道長本法無也
質真若渝抱一化元存元以通其道守夲以
致其子故善道者吉審己者逹察過者泰忖
短者思齊賢哲貪髙進務先活是以真人常
以守一遜過攘而無臂動而不揺髙而不貴
故能常貴
飾兵者不祥之器嚴觀者無厭之至假使戰
勝何益乎命是以有道者貴於亷無道者貴
於貪國貪則民病好兵則民殘民殘者無道
之極也
[090-13b]
去不修之道故能長生絶自聖之力故能無
極祛外來之知故能發大慧之慧任自然之
徳故能合大徳之徳是以進可進之進去可
發之發以斯之業故能果耳
質真者徳著徳者真積行者逹和氣者聖不
行而知不見而明故曰他心力也是以道人
行於不足故能有足處下不讓故能成髙夫
欲興太山之功要須寛居乃得成髙為太極
之道要須廣徳乃能逹道故真人自卑下細
以致標逺
[090-14a]
金處鑛礫性同内殊兩人同名形性心别狼
彘貪侣所求趣異故安危心殊所⬤各别
水之無味萬用崇之土之無氣廣載生物故
無味爲味無氣爲氣故成氣味處下居德能
爲不失
累絲至疋累土至山累業至聖累靈至眞故
萬里之渉累足乃逹雲海中漂明行自恱敦
朴易匠是盈是顯沖而不厭和而不嗄正道
易興而人反是
氣盈於内彌耀於外周流表裏津及百節六
[090-14b]
甲錯形流灌丹元敷道廣成無極太康少而
不老昏而不耄或先於人或遊太極無形無
色非品而利成之不居故能大成
伴豕而為群徒遊天下伴羔而為黨交行野
路去留無趣生死無在愚惡侣行通於天聖
無⬤無伏皆至神明故真人治身不淫不弊
絶荒閉原鍊神守一赤子安寧保國常道也
禾穡邪外非種同茂青苖共⬤無可分别銀
鍮鑞錫同室而蔵遣不識任意之流無可分
别唯有審顧之士乃可了耳是以真人審匠
[090-15a]
投身而無有悮顧比學士而師事之何以故
非其審者氷湯同㸑莫有全之審巳擇交而
無漏敗
其日莫宵長明不殆其月莫虧長登景曜刼
運到滅墮㑹而沒是以道人託而不久功而
不處自容自受正氣不離
道成四生廣育萬物性入萬⬤因人成器明
行者器貪餌者絶是以道生一徳生二人生
三故天生萬物以人為貴人能知貴可以成
器若不知貴雜生其精識斯理者大通無極
[090-15b]
夫真人者不為而功髙不㧞而徳集聲而不
答動而不揺五彩加形不以曜其目五甘入
口不以爽其味故心流速於飛電馳想急於
風雲是故折心不在嚴刑絶味不在五甘故
去而不為天道階津矣
萬嶮之途因路而逹珠羅之服因針而成故
學道君子非路而同趣異居而同心是以道
不同不相為謀非其同行之路殊而心見異
故以非同之同也
石利傷腰鐵利傷身寳利傷命心利傷性夫
[090-16a]
惟傷者善或競兹異厲必申故割利去傷道
必附将舉下取中氣必充飬無階之期大願
果常積在元氣而布和大康無英公子善舉
朱塲由除煩結累心道梁㑹我無邉是乃無

真人散玉華以却⬤金仙洋日精以拂塵八
素虚映以讚靈三元命仙以運冥明氣九廻
神精八纒若能夷遐心於牀室思神顔於自
然招靈景之幽華榮朽老以長存
雲笈七籖卷之九十
[090-16b]

[091-1a]
雲笈七籖卷之九十一 以一
   七部名數要記
    九守凡九篇
守和第一
老君曰天地未形窅窅㝠㝠渾而為一自然
清澄凝濁爲地清微爲天離爲四時分爲隂
陽精氣爲人煩氣爲蟲剛柔相成萬物乃生
精神本乎天骨骼根乎地精神入其門骨骼
反其根我尚何存故聖人法天順地不拘於
[091-1b]
俗不誘於人以天為父以地為母隂陽為綱
四時為紀天静以清地定以寧萬物失者死
順者生故静寞者神明之宅也虛無者道之
所居也夫精神所受於天也而骨骼所禀於
地也故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
隂而抱陽沖氣以為和故貴在守和
守神第二
老君曰人之受天地變化而生也一月而膏
二月而胞三月而胚四月而胎五月而筋六
月而骨七月而成八月而動九月而躁十月
[091-2a]
而生形骸以成五蔵乃形肺主鼻腎主耳心
主舌肝主眼外為表中為裏頭之圓以法天
足之方以象地天有四時五行九星三百六
十日人有四支五蔵九竅三百六十節天有
風雨寒暑而人有興居喜怒膽為雲肺為氣
脾為風腎為電肝為雷以與天地相比⬤而
人之心為主耳目者日月也血氣者風雨也
日月失其行薄蝕無光風雨非其時毁折生
災五星失其度羣受其殃天地之道至闊且
大尚猶節其章光愛其神明人之耳目何能
[091-2b]
久勞而不息人之精神何能馳騁而不乏是
故聖人内守而不失
守氣第三
夫血氣者人之華也五蔵者人之精也血氣
専乎内而不越外則胷腹充而嗜欲寡嗜欲
寡即耳目精而視聽明五蔵能屬於心而無
離即氣意勝而行不僻精神盛而氣不散以
聽無不聞以視無不見以為無不成患禍無
由入邪氣不能襲故所求多者所得少所見
大者所知小夫孔竅者精神之户牖也氣意
[091-3a]
者五蔵之使候也故耳目淫於聲色則五蔵
揺動而不定血氣淫蕩而不休精神馳騁而
不守禍福之至雖如丘山無由識之矣故聖
人愛而弗越誠使其耳目清明⬤逹無所誘
慕氣意虚無和静而少嗜慾五蔵便利精神
内守形骸不越即觀乎往世之外来事之内
禍福之間何足見也故其出彌逺者其知彌
少以言精神之不可使外淫也故五色亂目
使目不明五音入耳使耳不聰五味亂口使
口厲爽趨舍滑心使性飛颺故嗜欲使人之
[091-3b]
氣衰殺好憎使人之心勞倦疾至即志氣日
耗也夫人所以不能終其天年者以其生生
之謂也夫唯無以生為者即所以長得生也
天地運而相通萬物總而為一能知一即無
一之不知也不能知一即無一之能知也吾
處天下亦為一物而物二物也物之與物何
以相物欲生不可事也憎死不可辭也賤之
不可憎也貴之不可喜也自其資而寧之弗
敢極也敢極即失至樂矣
老君曰所謂聖人者因時而安其位當世而
[091-4a]
樂其業夫哀樂者徳之邪也好憎者心之累
也喜怒者道之過也故其生也天行其死也
物化静即與隂合徳動即與陽同波故心者
形之主也神者心之寳也形勞而不休即蹷
精用而不已即竭是故聖人尊之弗敢越以
無應有必究其理以虚受實必窮其節恬愉
虚静以終其命無所踈無所親抱徳飬和以
順於天與道為際與徳為隣不為福始不為
禍先死生無變於己故曰至人即神以求無
不得也即神以為無不成也
[091-4b]
守仁第四
老君曰輕天下即神無累細萬物即心不惑
齊死生即意不懾同變化即明不⬤夫至人
倚不立之柱行無闗之塗禀不端之府學不
死之師無往而不遂無至而不通屈伸俯仰
抱命而行宛轉禍福利害不足以患心夫為
義者可迫以仁而不可劫以兵可止以義而
不可懸以利君子義死不可以富貴留故為
仁義者不可以死亡恐也况於無為者乎無
為即無累無累之人以天下為量夫上觀至
[091-5a]
人之論源道徳之意以考世俗之行乃足薄

守簡第五
老君曰尊勢厚利人之所貪也比之身即賤
故聖人食足以充虚接氣衣足以盖形蔽寒
適情辭餘不貪多積清目不視静耳不聽閉
口不言委心不慮棄聦明反泰一休精神去
知故無好無憎是爲大通除穢去累莫若未
始出其宗何爲而不成故知養生之和者即
不可懸以利通乎外内之府者不可誘以勢
[091-5b]
無外之外至大無内之内至貴能知大貴何
往而不遂也
守易第六
老君曰古之道者理情性治心術飬以和持
以適樂道而忘賤安徳而忘貧性有弗欲而
不拘心有弗樂而不有無益於情者不以累
徳不便於性者不以滑和縱身肆意度制可
以為天下儀量腹而食度形而衣容身而游
適情而行餘天下而弗有委萬物而弗利豈
為貴賤貧富失其性命哉若然可謂能體道
[091-6a]

守清第七
老君曰人所受形於天者耳目之於聲色也
口鼻之於芳臭也肌膚之於寒温也其情一
也或以死或以生或為君子或為小人其所
以為制者異也神者知之源也神清即知明
知者心之府也知公即心平人莫鑒於流水
而鑒於澄水者以其清且浄也故神清意平
乃能制物之情故用者必假之於弗用也夫
鑒明者塵垢弗汙染也神清者嗜欲弗躭著
[091-6b]
也故心有所至神既然之反之於虚即消爍
滅息矣此聖人之游也故治天下者必逹性
命之情而後可已
老君曰夫所謂聖人者適情而已量腹而食
度形而衣節乎已而貪汙之心無由生故能
有天下者必無以天下為者也能有名譽者
必不以趨行求者也誠逹乎性命之情仁義
自付若夫神無所奄心無所載通同修逹澹
然無事勢利不能誘也聲色不能淫也辯者
不能説也知者不能動也勇者不能恐也此
[091-7a]
乃真人之道也夫生生者不死化物者不化
不達乎此雖知統天地明照日月辯解連環
澤潤金石猶無益於天下故聖人不失所守
老君曰静漠恬淡所以飬生也和愉虚無所
以處徳也外不亂内即性得其宜静不動和
即得安其位飬生以安世抱徳以終年可謂
能體道矣若然者血脉無欝墐五蔵無積氣
禍福弗能撓滑毁譽弗能塵累非有其世孰
能濟焉有其人不待時身猶不能脱又况無
道乎夫目察秋毫之末者耳不聞雷霆之聲
[091-7b]
耳調玉石之音者目不見太山之峻故小有
所志者必大有所忘今萬物之来擢㧞吾性
倦苦吾情精若泉源雖欲勿衰其可得耶今
盆水清之終日不能見塵瞹濁之不過一撓
即不能見方圓之象精神難清而易濁猶盆
水也
老君曰上聖法天其次尚賢其下任臣任臣
者危亡之道也尚賢者疑惑之源也法天者
治天地之道虚静爲主虚無不受静無不待
知虚静之道乃能終始故聖人以静爲治以
[091-8a]
動為亂故曰勿惑勿攖萬物将自清勿驚勿
駭萬物将自理謂之天道
守盈第八
老君曰天子公侯以天下一國為家以萬物
為稸懐天下之有萬物之多即氣實而志驕
大者用兵侵伐小者居傲淩下用心奢廣譬
猶飄風暴雨不可長久是以聖人以道損之
執一無為以損冲氣見小守柔退而無為法
於江海江海弗為百川自歸故能成其大聖
人弗强萬兆自歸故能成其王為天下牝故
[091-8b]
能不死人自愛故能成其貴萬乗之勢以萬
物為功名權任至重不可以自輕自輕則功
名不成天之道大以小成多以少生故聖人
以道蒞天下柔弱㣲妙者見小也儉嗇損缺
者見少也見小故能成其大見少故能成其
美也天之道抑髙舉下損有餘奉不足江海
處地之不足故天下歸之奉之聖人卑謙清
浄辭讓者見下也虚心無為者見不足也見
下者故能致其髙見不足者故能成其賢跂
者不立矜者不長强梁者死滿溢者亡飄風
[091-9a]
驟雨不終日小谷不能須臾盈飄風驟雨行
强梁之氣故不能久而滅小谷處强梁之地
故不得不奪是以聖人執雌牝去此奢泰不
敢行强梁之氣執雌牝故能立其雄不敢奢
泰故能長久也
老君曰天道極即盈盈即損日月是也故聖
人保沖氣不敢自滿日進以牝功徳不衰天
道自然也人之情性皆好髙而惡下好得而
惡亡好利而惡病好尊而惡卑賤衆人為之
故弗能成執之故弗能得是以聖人法天弗
[091-9b]
為而成不執即得與人同情而異道故能長
久故三皇五帝有戒之器命曰侑巵其沖即
正其盈即覆夫物盛即衰日中則移月滿則
虧樂終而悲是故聰明俊智守以愚多聞博
辯守以儉武勇驍力守以畏貴富廣大守以
狹徳施天下守以讓此五者先王之所以守
天下也服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是以能
弊不新成
守弱第九
老君曰聖人與隂俱閉與陽俱開能至於無
[091-10a]
樂也即無不樂也即至樂極矣是以内樂外
不樂以樂内者也故有以自樂也即至貴乎
天下所以然者因天下而為天下也天下之
要不在於彼而在於我不在於人而在於身
身得即萬物備矣故逹於心術之論者即嗜
欲好憎外矣是故無所喜無所怒無所樂無
所苦萬物⬤同無非無是故士有一定之論
女有不易之行不待勢而尊不須財而富不
須力而强不利財貨不貪勢名不以貴為安
不以賤為危形神氣志各居其宜夫形者生
[091-10b]
之舍也氣者生之元也神者生之制也一失
其位即二者傷矣故以神為主者形從而利
以形為制者神從而害貪驕多欲之人冥乎
勢利誘慕乎名位㡬以過人之智立髙於世
即精神日耗以逺久淫而不還形閉口距即
無由入矣是以時有盲妄之患夫精神氣志
者静而日充以壮躁而日耗以老是故聖人
持養其神和弱其氣平夷其形而與道沈浮
如此則萬物之化無不偶也百事之變無不
應也
[091-11a]
老君曰所謂真人者性合乎道者也故有若
無實若虚治其内不知其外明白入素無為
而復樸體性抱神以逰天地之間芒然彷徉
塵埃之外逍遥無事之業機械知巧弗載於
心審於無假不與物遷見事之化而守其宗
心意専於内通逺歸於一居不知所為行不
知所之弗學而知弗視而見弗為而成弗治
而辨感而應迫而動不得已而用如光之不
耀如景之不炎以道為循有待而然廓然而
虚清靜而無為以死生為一化以萬異為一
[091-11b]
方有精而弗使有神而弗行守大渾之樸立
至精之中其寝不夢其知不萌其動無形其
靜無體存而若亡生而若死出入無間役使
⬤神所以能假乎道者也使神陽逹而不失
於充日夜無隂而與物爲春即是合而生時
於心者也故形有靡而神未甞化以不化應
化千變萬化千變萬轉而未始有極化者復
歸於無形者也不化者與天地俱生者也故
生者未甞其生化者未甞其化此真人之游
也純粹素樸之道矣
[091-12a]
   十三虚無
老君曰生從十三虚無清静㣲寡柔弱卑損
時和嗇
一曰遺形忘體恬然若無謂之虚
二曰損心棄意廢偽去欲謂之無
三曰専精積神不與物雜謂之清
四曰反神服氣安而不動謂之静
五曰深居閑處功名不顯謂之㣲
六曰去妻離子獨與道遊謂之寡
七曰呼吸中和滑澤細㣲謂之柔
[091-12b]
八曰緩形從體以奉百事謂之弱
九曰憎惡尊榮安貧樂辱謂之卑
十曰遁盈逃滿衣食麤踈謂之損
十一曰静作随陽應變却邪謂之時
十二曰不飢不渴不寒不暑不喜不怒不哀
不樂不疾不遲謂之和
十三曰愛視愛聽愛言愛慮堅固不費精神
内守謂之嗇
   七報
真人曰負隂抱陽因縁各異捨死得生果報
[091-13a]
不同為善善至為惡惡来如影隨形毫分無
謬善惡多端福報難數大而言之其標有七
一者先身施功布徳救度一切今身所行與
先不異必得化生福堂超過八難受人之慶
天報自然
二者先身好學志合神仙崇奉⬤科敬信靈
文念善改惡立行入真今身所行與先不異
得接帝皇名書紫簡上昇玉晨
三者先身樂道不憚苦寒隨師執役唯勞為
先飢渴務效不生怨言今身所行與先不異
[091-13b]
得䇿飛軿遊宴五嶽乗虚落烟
四者先身貞潔不淫不姧不貪不慾見色無
歡心如死灰執固道源今身所行與先不異
得報靈人超度三塗五苦不經
五者先身施善願天普隆同得昇度去離八
難衆身不過已身不安割已之服以拯窮寒
捐粮餉鳥遺物空山今身所行與先不異四
司稱善感徹玉皇書名紫簡禮補上仙
六者先身忠孝恭奉尊親崇敬勝已宗禮師
君腹目相和如同一身心無嫉妬口無輕言
[091-14a]
内外齊并動止合真今身所行與先不異得
受靈人不經三塗超過八難善善相注福福
相資七者生世不良懐惡抱姧攻伐師尊訾
毁聖文不崇靈章疑二天真外形浮好假求
華榮口是心非行負道源竊盗經書不盟而
宣泄露秘訣流放非真今身所行與先不異
違科犯忌身入罪源七祖横罹責及窮魂身
死負掠食火踐山三塗五苦萬劫不原楚撻
幽夜痛切其身夫欲修學熟尋此文改惡行
善速登神仙
[091-14b]
   七傷
真人曰學貴六合宜慎七傷
第一之傷帶真行偽淫色喪神魂液泄漏精
光枯乾氣散魄零骨空形振神泣窮府上聞
天闗真仙逺逝則與凡塵結因土府同符豈
復得仙
第二之傷外形在道皮好念真而心抱隂賊
凶惡内臻願人破敗嫉賢妬能口美心逆面
歡内嗔形論得失妄造罪原毁慢同學攻伐
師友三官所記標為惡門仙真髙逝邪魔攻
[091-15a]
身走作形景飛散體神故令枉横極其惡源
考滿形灰滅巳九泉圖有玄名豈保自然
第三之傷飲酒洞醉損氣䘮靈五府攻潰萬
神振驚魂魄飛散内外杇零本室空索赤子
悲鳴真仙髙逝邪魔入形如此之學徒損精
誠雖有玄記空失玉名神昇上宫身灰幽㝠
恍愡求延年焉久停
第四之傷行不引物責人宗匠心怱口形罵
詈無常嗔喜失節性乖不恒氣激神散内真
飛⬤魄離魂游九孔塵埃五府奔䘮皆由性
[091-15b]
之不純行之不祥真仙髙逝外痾入形如此
之學将欲何䝉雖有⬤圖不免斯殃望仙日
悠地里日長
第五之傷或⬤圖表見得受寳經或運遇靈
師啓授神文而不依科盟形泄天真未經九
年投刺名山使青宫有録金闕結篇便⬤於
人流散世間輕真泄寳考結已身圖有⬤名
反累七⬤仙道髙逝身死幽泉長充⬤責萬
劫不原
第六之傷身履殗⬤靈闗失光五神飛散赤
[091-16a]
子騫⬤邪魔来攻内外交喪如此之學望成
反傷真仙髙逝空景獨淪於溷濁仙胡可冀
第七之傷啖食六畜之肉殺害足口之美臰
氣充於蔵府伐生形於非已真氣擾於靈門
遊神駭於赤子䰟⬤游於宫宅濁滯纒於口
齒仙真髙登於玉清已身沈頓於地里圖有
⬤名帝簡亦不免於不死
髙聖帝君曰為學之本當以七傷為急既得
瞻眄洞門披覩玉篇不犯七傷之禁将坐待
靈降白日昇晨如外勤存學内不遣於七傷
[091-16b]
者此将望成而反敗期生而反亡希吉而反
凶求飛而反沈靈仙遊於髙清五神散於八
⬤赤子號泣於中宅遊䰟悲鳴於⬤宫故仙
相有成敗上學有七傷篤尚之士熟精其真
諸有神挺應圖瓊胎紫虚名題東華得見七
傷檢文自無此神挺靈篇不可得妄披寳文
不可得而看得見此文皆⬤質合仙九年修
得克得飛行⬤虚上昇玉清也
雲笈七籖卷之九十一

[092-1a]
雲笈七籖卷之九十二 以二
  仙籍語論要記
   衆真語録
安妃告曰衝風繁激將不能伐君之正性絶
飊勃鬱焉能迴已之清淳爾乃空中自吟虚
心待神營攝百絶栖澄至真當使憂累靡干
於⬤宅哀念莫撓於絳津
太上曰高才英秀惟酒是躭麴糵薰心性情
顛倒破壞十善興隆十惡四達既荒六通亦
[092-1b]

天尊曰一切衆生久習顛倒心想雜亂隨逐
諸塵捨一取一無暫休止猶如猿猴遊於林
澤跳躑奔趨不可禁止是諸凡夫心性亦爾
遊五欲林在六根澤縱逸騰躍不可拘制
又曰人情難制猶如風中豎幡飄飄不止或
思作偽以邀名譽定志經云人既受納有形
形染六情六情一染動之弊⬤惑於所有昧
於所無因務因縁以此而發招引罪垢歴世
彌積輪迴於三界漂浪而㤀反流轉於五道
[092-2a]
長淪而弗悟嬰抱痛毒不能自知馳神惶悸
惟罪是履
太上曰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
爭故與時爭之者昌與人爭之者凶是以兵
甲而無所陳之以其不爭夫不祥者人之所
不爭垢辱者人之所不欲能受人所不欲則
足矣得人所不爭則寧矣
妙真經曰視過其目明不居聴過其耳精泄
漏愛過其心神出去牽過於利動惕懼結連
黨友以自助者此非真也
[092-2b]
又曰罪莫大於淫禍莫大於貪咎莫大於僣
此三者禍之車也小則亡身大則殘家
道言吉凶禍福窈寞中來其災禍也非富貴
者請而可避其榮盛也非貧賤者欲而可得
盖修福則善應為惡則禍來
天尊曰氣不可極數難可窮死而復生幽而
復明天地運轉如車之輪人之不滅如影隨
形故難終也
妙林經天尊曰夫有為生死衆生漂浪如虚
中雲如空中色如谷中響如水中月如鑑中
[092-3a]
象如⬤中炎如電中火如聾中聽如盲中視
如啞中言如二頭鶴如三足雞如⬤中毛如
兎中角如是無明貪著愛見生死之本亦復
如是必竟皆空不可論説譬如燈滅不可尋
求生死本空亦復如是如大猛火如四毒虵
不可親近生死之法亦復如是
天尊告聖行真士曰若復有人於諸法中生
有見心捨於⬤土求三清樂捨衆生身求真
道相欲㫁煩惱而入無為求利諸見乃得寂
滅如是等相我⬤此人名大邪見譬如愚人
[092-3b]
畏於大地而欲走避所至之處不離大地衆
生亦耳畏生死身疾捨三界有心猒離所得
之身不離生死如是衆生未能見法求真道
相深實可哀真道相者名爲不作無起無滅
非有非無非常非斷非大非小非色非心能
體如此名爲修習真道正行
又告聖行真士曰世間衆生無明重暗真道
在身莫能覩見譬及愚人東西馳走求覔空
色而不能知即色是空一切世間亦復如是
心性馳走欲求真道不知身心即是真道又
[092-4a]
如愚人但見竹木而不知火捨木求火四散
奔走一切世間亦復如是捨身求道不知道
在身中爾又如愚人捨形求影黙聲求響而
不知形是影根聲為響本以是當知世間邪
見煩惱熾盛猶荆棘林如蒺藜園不可親近
我今宣示汝等令知将來三清不離煩惱令
知大道不在他方但觀身心修習正道自然
解脫
天尊告遍通真士曰一切衆生心法如生云
何一切衆生心法如生一切衆生本有生邪
[092-4b]
若有生者生從何有一切衆生本無生邪若
無生者見有生身汝衆今見身有耶見身無
耶遍通荅言我等今衆見身是無何以故前
色滅已後色生故天尊曰心法亦爾非有非
無念念生滅前心烕故不為後因後心生故
不為前果是故我言一切衆生心法如生遍
通又問曰一切衆生心法如生生法見生生
法如心心可見耶天尊荅曰心法可見欲見
心法還如見生生無方所欲見心法亦無方
所遍通又問心法如生俱無方所云何安慰
[092-5a]
令得安樂天尊荅言身可安耶遍通曰身法
念念不可安慰天尊曰心法亦然不可安慰
遍通又問既不可安云何向言安慰其心令
得樂耶天尊荅曰為見有身故令安慰既安
慰己知心非有亦復非無名得真心故得安

保聖纂要曰情者䰟之使性者⬤之吏情生
於陰以起造性生於陽以治理陽仁陰貪故
情有利欲性有仁和精多則䰟⬤強氣少則
情性弱情性為嗜慾亂之由素絲染於五色
[092-5b]

又曰人之情性為利欲之所敗如氷雪之曝
日草木之沾霜皆不移時而消壞矣冰雪以
不消為體而盛暑移其真草木以不凋為質
而大寒奪其性人有乆視之命而嗜欲滅其
夀若能導引盡理則長生罔極
又曰神者魂也降之於天⬤者⬤也經之於
地是以神能服氣形能食味氣清則神爽形
勞則魄濁服氣者綿綿而不死身飛於天食
味者混混而殂形歸於地理之自然也
[092-6a]
仙經曰有者因無而生形者須神而立故有
為無之宫形乃神之宅莫不全宅以安主修
身以養神若氣散㱕空遊魂為變火之於燭
燭靡則火不居水之於堤堤壞則水不存魂
勞神散氣竭命終矣
又曰人常失道非道失人人常去生非生去
人養神者慎勿失道為道者慎勿失生道與
生相守神與氣相保形神俱乆矣
聖母元君曰功術之祕者惟符藥與氣也符
者三光之靈文天真之信也藥者五行之英
[092-6b]
華池之精液也氣者陰陽之和萬物之靈爽
也此三者致道之機要求仙之所寶也
又曰凡人有一千惡者後代祅逆二千惡者
為奴厮三千惡者六疾孤窮四千惡者惡病
流徙五千惡者為五獄⬤六千惡者為二十
八獄囚七千惡者為諸方地獄徒八千惡者
墮寒冰獄九千惡者入無邉底獄一萬惡者
墮薜茘獄萬惡之基起於三業一一相生以
至千萬惡墮薜茘獄者永無原期⬤⬤終天
無由濟拔得不痛哉夫人覺有一惡急宜改
[092-7a]
而不犯者去道近矣若為魔邪所干者當洗
心責已悔過自修即可反惡為善矣人有一
善則心定神安有十善則氣力強壯有百善
則寶瑞降之有千善則後代神真有二千善
則為聖真仙将吏有三千善則為聖真仙曹
掾有四千善則為天下師聖真仙主統有五
千善則為聖真仙魁師有六千善則為聖真
仙卿大夫有七千善則為聖真仙公王有八
千善則為聖真仙皇帝有九千善則為元始
五帝君有萬善則為太上玉皇帝元君曰萬
[092-7b]
善之基亦在三業十善相生至千萬善行善
益筭行惡奪筭賞善罰惡各有職司報應之
理毫分不失長生之本惟善爲基也
又曰專精養神不爲物雜謂之清反神服氣
安而不動謂之静制念以定志静身以安神
保氣以存精思慮兼忘⬤想内視則身神並
一身神並一則近真矣
道曰凡人遇我以禍者我當以福往是故福
之氣常至此害之氣重徙還在於彼此學道
者之行也
[092-8a]
徐來勒問曰何謂兼忘高玄真人曰一切凡
夫從氣氤氲際而起愚癡染著諸有雖積功
勤不能無滯故使備定除其有滯有滯雖淨
猶滯於空空有雙浄故曰兼忘是故名初入
正觀之相
明威經云道無不在在師為師在經為經不
離中矣
寶⬤經云裁制偏邪同㱕中正能返本流末
還至本源源即道也道無形狀假言象以為
津既言冲用用實無物
[092-8b]
三皇經曰天下無常豈有堅固者故急當猒
逺之求索自然以脱身耳又曰萬物無有常
成者皆不乆完三光明㝠天地常照然黄老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