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雲笈七籤 > 雲笈七籖 61



 諸家氣法
   用氣集神訣
神集於虚桑榆子曰虚無蓋爲象也而安於
實實爲精也神心中智者也安而無欲則神
王而氣和正如此之時一任所之唯乆彌善
行之不已體氣至安謂之樂天天者虚而知
之者樂天則夀身外虚空亦天也身内虚通
亦天也習之乆乆乃明生焉虚中生白宻自
[061-1b]
内知之久習彌廣而精上合於明明則内發
於精如是乃至於道道應於德德之成矣用
而爲仁分而爲義精氣晝出於首夜栖於腹
當自尊其首重其腹色莊於上敬直於中應
機無想唯善是與此神氣事質合吾一體謂
之大順天實祐之吉無不利凡妙本有所神
在心中之虚上通其系氣藴腸中之實實精
藏之府水胞之上也常冝温養之桑榆子曰
凡温者生之徒但不得自温而失於⬤也平
居常冝閉目内視氣源下丹田也每行一事
[061-2a]
利於生靈則欣然閉目内視其心謝之若曰
吾身之神氣明發於吾形使吾達道也如此
則天降之吉故天者虚氣之靈吾能用之道
極於斯矣桑榆子曰所謂天者自然之謂也
非蒼蒼之謂乎
   服五方靈氣法
訣曰子若虧於仁則青帝非真子若虧於義
則白帝非真子若虧於禮則赤帝非真子若
虧於信則黄帝非真子若虧於智則黑帝非
真且夫五氣之道體通神真子不負道違真
[061-2b]
即可修用是以道君保而傳之於至人以助
自然以調元化修之於身而感於天犬乃五
行順序地乃五嶽安鎮人乃五藏保和神乃
五靈運御是故性虧五德凶惡順焉真人存
用五氣法先當勿食葷血之物勿履淹汚絶
除欲念檢身口意三業清浄别造一室沐浴
盛潔以立春日鷄鳴時面月建寅方平旦坐
調氣瞑目叩齒三十六通叩齒欲漂而微緩
漱咽津液䁝目左右各三握固臨目都忘萬
慮放乎太空無起無絶良乆覺身中通暖當
[061-3a]
搖動支體任吐濁氣却又調息當抱守氣海
朝太淵北極丹田真宫稍用力深滿其太淵
則覺百關氣歸朝其内也如此數過復冥心
太空若東方洞然無有隔礙徐鼻引氣使極
存見五藏覺東方青帝真氣從肝中周廻内
外一體念身中三萬六千神與青帝真氣合
又調息咽液良久起立再拜事竟如此日日
勿闕至驚蟄面夘也盡夘節至清明日面辰
存黄氣從脾中周廻内外洞徹也至立夏日
面已存赤氣從心中周迴内外也芒種日面
[061-3b]
午也小暑面未存黄氣從脾中周廻内外也
至立秋日面申存白氣從肺中出周廻内外
也至白露面酉至寒露面戌存黄氣從脾中
出周迴内外也至立冬日面亥存黑氣從腎
中出周廻内外也至大雪面子至小寒日面
丑存黄氣從脾中出周迴内外也此一周年
五氣備全矣其存想調息次第法用如初説
䁝目叩齒亦如初數不須等級可也至明年
立春重習三日或五日七日九日如去年次
第為用以朝其氣也其氣由心應手當把覽
[061-4a]
三才五行萬靈之目也夫掌訣以握固為緫
法所以運魁剛封五嶽關三晨捉鬼道攬河
源固真氣而幽顯備統之也事竟即隨息訣
遣以散其氣凡指訣女人尚右男子即尚左
隂陽之體然也大指屬土食指火中指木無
名指金小指水從根節為孟中節為仲頭節
為季指甲之目為五行刀支刀支主殺也斬
邪誅逆用之五氣既全當隨五⬤互相制伏
無不如意握固法以大指搯四指根人畢鬼
道三過隨文閉氣握之指節具十二辰亦隨
[061-4b]
其相生相剋⬤例用之也
諸步綱起於三步九跡是謂禹步其来甚逺
而夏禹得之因而傳世非禹所以統也夫三
元九星三極九宫以應太陽大數其法先舉
左一跬一步一前一後一隂一陽初與終同
步置脚横直互相承如丁字所亦象隂陽之
會也踵小虚相及勿使步闊狹失規矩當握
固閉氣實于大淵宫䁝目自三臨目叩齒存
神使四靈衛已⬤吏羅列前後左右五方五
帝兵馬如本位北斗覆頭上杓在前指其方
[061-5a]
常背建擊破也步九跡竟閉氣却退復本跡
又進是為三反即左轉身都遣神氣綱目直
如本意攻患害除遣衆事存用訖却閉目存
神調氣歸息于大淵宫當咽液九過其禁勑
符水等請五方五帝真氣如常言真師曰先
習五氣一年乃習三步九跡星綱一年無差
然後行諸禁法隨意剋中如神也能清慎守
道乆乆飛仙度世古人真仙聖王皆得之以
佐世治俗但世傳不真妄生穿鑿唯按此行
之乃見其驗先師云三步九跡如既濟卦得
[061-5b]
星綱真訣又須條習五帝之氣及握固掌訣
始合其宜是以通徹真原也若但受持符圖
寳籙不得師傳修用之門終不獲靈驗一如
籙文不爾且謂尊奉供養而已為之善縁用
資來業者梯級爾
   五厨經氣法并叙
聞易曰精義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
崇德也富哉言乎富哉言乎是知義必精然
後可以入神致用致用必利然後可以安身
崇德義不精而云致用用不利而云安身身
[061-6a]
不安而云知道者未之有也然則沖用者生
化之主也精氣爲物謂之委和漠然無間有
與立矣則天地大德不曰生乎金其形生者
在乎少私寡欲抱樸柔和遊心於澹合氣於
漠且清明在躬志氣如神嗜欲將至有開必
先故聖人垂教以檢之廣業以持之專氣致
桑以導其和向晦宴息以窒其欲洗心藏宻
窮神知化然後身安而國家可保德用而百
姓不知是以自天祐之吉無不利矣伏讀此
經五章盡修身衛生之要全和含一精義可
[061-6b]
以入神坐忘遺照安身可以崇德研味滋乆
輙爲訓注草茅微賤恩霈特深天光不違
自忘鄙陋俯伏慙懼徊徨如失臣愔頓首頓
首開元二十三年十二月十一日京肅明觀
道士臣尹愔上
老子⬤五厨經夫存一氣和泰則五藏充滿
五神静正五藏充則滋味足五神靜則嗜欲
除則此經是五藏之所取給如求食於厨故
云五廚爾
東方一氣和泰和一氣者妙本沖用所謂元
[061-7a]
氣也沖用在天為陽和在地為隂和交合為
泰和也則人之受生皆資一氣之和以為泰
和然後形質具而五常用矣故老子曰萬物
負隂而抱陽沖氣以為和也則守本者當外
絶二受以全生分内存一氣以和泰和泰和
和一而性命全矣故老子又曰專氣致柔能
如嬰兒乎得一道皆泰得一者言内存一氣
以養精神外全形生以為車宅則一氣沖用
與身中泰和和也故云得一如此修生養神
之道皆含於泰和矣故老子曰萬物得一以
[061-7b]
生和乃無一和言人初稟一氣以和泰和若
存和得一則和理皆泰至和既暢非但無一
亦復無和不可致詰如土委地故老子曰吾
不知其名⬤理同⬤際⬤妙也理性也此言
一氣存乎中而和理出其性性修反德而妙
暢於和妙性既和則與⬤同際故老君曰同
謂之⬤
南方不以意思意意者想受也言存一氣以
和泰和者慎勿存想受以縁境識當凝神湛
照令杳然空寂使和暢於起念之前慧發於
[061-8a]
忘知之後瞻彼闋者虚室生曰則吉祥止矣
共以意思意想受塵坐令焚和焉得生白故
老君曰塞其兊閉其門終身不勤亦不求無
思意而不復思但不縁想受則自發慧照慧
照之發亦不自若求無思即涉想受與彼思
意無差别故老君曰無名之朴亦將不欲意
無有思内存一氣但令其虚虚即降和和理
自暢則不縁想受納和强假意名既非境識
所存是以於思無有故老君曰用其光復歸
其明是法如是持如是内存泰和泰和之法
[061-8b]
和暢則是法皆遣遣法無住復何所持以不
持為持故云是法如是持也
北方莫將心緣心心者發慧之質想受之器
也正受則發慧邪受則生想言人若能氣和
於中心正於内内照清淨則正慧湛然鑒明
而塵垢不止淵停而萬象俱見見象無主謂
之常心若以心得心縁心受染外存諸法内
無慧照常心既䘮則和理亦虧矣故莊子曰
得其心以其心得其常心物何為最之哉還
莫住絶緣夫以心縁心則受諸受若正受生
[061-9a]
慧日得常心慧心既常則於正無受何等為
絶緣心亦無縁絶湛然常寂何所住乎故老
君曰損之又損之以至於無為也心在莫存
心慧照湛常則云心在心忘慧照故曰莫存
既不將而不迎心縁則無絶而無住矣真則
守真淵真者謂常心慧照清淨不雜也若湛
彼慧源寂無所染既無知法亦無縁心則泰
和含真本不相離故云守爾
西方修理志離志理者性也志者心有所注
也前絶外境受此絶内性受也言修性者心
[061-9b]
有所注心有所注但得遍照外塵已絶境識
無住離形去智同於大通性修反初圎照無
滯内外俱静⬤之又⬤則離於住想矣積修
不符離上令修性離志則内外俱寂無起住
心亦無空心坐忘行忘次来次滅若積修習
不能忘泯起修一念髪引千鈞内照既搖外
塵咸起則與彼離志不相符合矣志而不修
志若心無所注則何由漸悟必固所注而得
定心心得故云志也不修志者明離志而不
積修忘修而後性足則寂然圎照矣已業無
[061-10a]
已知因心注而慧業清浄故云已業内忘諸
已外忘諸物於慧照心無毫芒用則於已業
自亦⬤知故云無已知也
中央諸食氣結氣夫一氣凝結以和泰和和
一皆泰則慧照常湛今口納滋味以充五藏
身聚泡沫以載其形生者受骸於地凝濕於
水禀⬤於火持息於風四縁結漏皆非妙質
故淄涅一氣昬汨泰和令生想受識動之弊
⬤矣非諸久定結言人當令泰和舍一無所
想受守真湛常則與奉和合體今以諸食結
[061-10b]
氣故非乆定結也氣歸諸本氣四縁受識六
染生弊地水火風散而歸本根識既識則從
所受業矣隨取當隨洩取者受納也洩者發
用也夫想有二受業有二應隨所受納法用
其徵若泰和和一則一氣全和致彼虚極謂
之復命復命得常是名正受正受淨業能生
慧照慧照湛常一無所有則出入無間矣不
者則食氣歸諸四縁業成淪於六趣
   谷神妙氣訣
訣曰⬤氣為吾籬落元氣為吾屋宅始氣為
[061-11a]
吾牀席天為玄氣正清從我頭上而下入我
⬤止我肝關川九天從我兩目而出水為元
氣正白從我左右脉下入我⬤止我肺關川
九天從我兩鼻孔中而出地為始氣正黄從
我左右足下而入我⬤止我脾關川九天從
我口中而出願其三氣俱來覆被其身周年
竟嵗永無窮極次⬤人身中七十二生氣髪
為清城君頭為三台君眉為八極君兩耳為
決明君左目為玄明君右目為元明君鼻為
周天妙户君口為列元玉戸君齒為八土君
[061-11b]
舌為無極君咽為校尉君喉為九卿君肺為
華蓋君膽為長命君胃為太倉君大腸為食
母君小腸為導引君左腎為⬤妙君右腎為
⬤元君腸為越道君三焦為⬤老君兩膝為
小車徘徊君兩足為雷電起君願師子取口
中七十二生氣常當在師子身中不得妄出
次念嬰兒真人赤子三君為我存泥丸行絳
宫守丹田不得妄出嬰兒字子元治人丹田
中主人長生無為真人字子丹治人心中主
人萬神長生赤子字太上治人頭中主人延
[061-12a]
年益夀制靈不死長生事畢上一在人腦中
其神赤子是中一在人心中其神真人是下
一在人臍下一寸三分其神嬰兒是凡人九
生之道一切由是念之不止即見神矣腦為
紫㣲宫心為洞房宫臍下三寸名丹田宫人
常念三宫中神氣則可長生久視次念身中
五宫六府五藏肝為木宫心為火宫肺為金
宫腎為水宫脾為土宫亦為五藏肝為左將
軍府肺為右將軍府心為前將軍府腎為後
將軍府臍為中⬤大將軍府頭為上將軍府
[061-12b]
内者見外外者知内内五行六府五藏五行
者肝為木心為火肺為金腎為水脾為土謂
之五行肺為玉堂宫尚書府心為絳堂宫元
陽府肝為清冷宫蘭臺府膽為紫㣲宫無極
府腎為幽致宫太和府脾為中和宫太素府
謂之六府肺藏魄肝藏魂心藏精腎藏意脾
藏志謂之五藏五者在天為五星在地為五
行在物為五色在天為五星五星者東方歳
星南方熒惑星西方太白星北方辰星中央
鎮星在地為五行者金木水火土在人為五
[061-13a]
藏者心脾肝肺腎在物為五色者赤青白黑
黄所以有間色者甲已為妻夫以黄入青為
緑丙辛為妻夫以白入赤為紅丁壬為妻夫
以赤入黑為紫戊癸為妻夫以黑入黄為紺
故今有間色者甲為木乙為林丙為火丁為
灰戊為土已為赭庚為金辛為鑛壬為水癸
為泥夫木氣有所生火氣有所長金氣有所
殺水氣有所滅何以明之木氣有所生者春
三月萬萌皆簇地而生故是知木氣有所生
夏三月萬木皆成大故知火氣有所長秋三
[061-13b]
月萬物皆死故知金氣有所殺冬三月巢蟲
執蟻動皆飛走故知水氣有所藏滅夫木氣
有所生木榮有華而死者何自妻來女歸春
三月木王甲召乙歸得金故亦有所遊夏三
月有所長土有所生麥中死者何辛為丙妻
金氣出辛為有所殺椹所以先青後赤至熟
其黑者何生故先青後黑火生其氣赤熟黑
者何丁為壬妻丙召丁歸得水氣故令黑棗
先白至熟而赤者何棗始入七月被金故白
熟赤者辛為丙妻為庚召辛得歸火氣故令
[061-14a]
赤金氣有所殺至秋八月薺菱而生者何乙
為庚妻以得木氣故有所生乙為庚妻以青
入白為縹夫五行更為夫妻者何皆有威制
故土欲東遊木徃刻之戊嫁已為甲妻木欲
西遊金徃伐之故甲嫁乙為庚妻金欲南遊
火徃殺之故庚嫁辛為丙妻火欲北遊水灌
而滅之故丙嫁丁為壬妻水欲南遊土往竭
之故壬嫁癸為戊妻矣夫五行有相刑滅毁
或死者何木之穿土不毁火之燒金不滅者
何木火者仁陽氣好生不殺金之伐木死水
[061-14b]
之灌火死皆隂氣好貪故所刑皆死五行者
心為火行肝為木行肺為金行腎為水行脾
為土行為五藏法五行肝為木所以行水而
沉者何已為甲妻得地氣令其沉肺為金行
所以得水而浮者何辛為丙妻得火氣故浮
脾者土得水正居中央癸為戊妻夫土者五
行之中癸助土故脾得水上不至上下不至
下正在中央者何癸爲戊妻夫土者五行之
中義說之以合五行意木從亥生盛於卯死
於未亥卯爲隂賊不可與百官百事不吉水
[061-15a]
從申生盛於子死於辰申子爲貪狼不可行
用辰日姧未日邪戍日爲正⬤日爲公姧邪
惡公正
   辨雜呼神名
天公字陽君
日字長生
月字子丸
北斗字長史
雷公字吾君
西王母字文殊
[061-15b]
太嵗字微明
大將軍字元荘
 己上男知不兵死女知不産亡入水呼引
 隂入山呼孟宇入兵呼九光逺行呼天命
 凡呼之皆免難
弩名逺望一名箄威張星之主
弓名曲張一名子張五星之主
矢名續長一名信往一名傍徨熒惑星之主
刀名脱光一名公詳一名大房虚星之主
剱名隂陽
[061-16a]
戟名大將參星之主
鑲名鉤傷一名鉤殃
鉾名牟一名黙唐
楯名自障
 己上有兵革即呼其名所無傷害能福於
 人大吉良矣
   中嶽郄儉食氣法
平旦七七四十九咽
日岀六六三十六咽
食時五五二十五咽
[061-16b]
㬂中四四一十六咽
日中九九八十一咽
晡時七七四十九咽
日入六六三十六咽
黄昬五五二十五咽
人定四四一十六咽
黄庭經曰玉池清水灌靈根子能修之可長
存名曰飲食自然華池者口中之唾也呼吸
如法咽之即不饑矣初絶穀三日七日小極
頭⬤慎勿怪也滿二十一日成矣氣力日増
[061-17a]
欲食可食即息禁隂陽不可妄失精氣也食
穀乃通老君道經絶穀氣第三法曰先合口
引氣咽之滿三百六十已上不得減此咽之
欲多多益善能日咽至千益佳咽多而食日
減一餐十日後能不食也後氣常入不出意
氣常飽不食三日腹中悁悁若飢或小便赤
黄取好棗九枚或好脯如棗者九枚念食噉
一枚若二枚至三枚一晝一夜無過此九也
意中不念食者不須噉也常舍棗核受氣令
口中常行津液嘉
[061-17b]
   十二月服氣法
正月朝食陽氣一百六十暮食隂氣二百
二月朝食陽氣一百八十暮食隂氣一百八

三月朝食陽氣二百暮食隂氣一百六十
四月朝食陽氣二百二十暮食隂氣一百四

五月朝食陽氣二百四十暮食隂氣一百二

六月朝食陽氣二百二十暮食隂氣一百四
[061-18a]

七月朝食陽氣二百暮食隂氣一百六十
八月朝食陽氣一百八十暮食隂氣一百八

九月朝食陽氣一百六十暮食隂氣二百
十月朝食陽氣一百四十暮食隂氣二百二

十一月朝食陽氣一百二十暮食隂氣二百
四十
十二月朝食陽氣一百四十暮食隂氣二百
[061-18b]
二十
夫陽氣者鼻取之氣也隂氣者口取之氣也
此二氣十二月中日日旦暮能不絶者周天
一竟又一周天足則與天同齡矣
   三一服氣法
夫欲長生三一當明上一在泥丸中中一在
絳宫中下一在丹田中人生正在此也夜半
至日中為生氣日中至人定為死氣常以生
氣時强卧瞑目握固閉目閉口不息心數至
二百乃口小㣲吐氣出之日增其數數得滿
[061-19a]
二百五十即絳宫守泥丸滿丹田成數得滿
三百則華蓋明耳目聰身無疾邪不干司命
削去死籍移名南極為長生閉氣之法以鼻
㣲㣲引内之數滿乃口小㣲吐之小吐即便
以鼻小引咽之如此再三可長吐之為之既
久閉氣數得至千五百則氣但從鼻入通行
四支不復從口出也自欲通之乃從口出如
此不止仙道成矣饑取飽止絶穀長久
   服三氣法
華陽諸洞記云范㓜沖遼西人也受胎光易
[061-19b]
形之道今来在此常服三氣三氣之法常存
青白赤三氣如綖從東方日下來直入口中
挹之九十過自飽便止服之十年身中自生
三色光氣遂得神仙此是高上元君太素内
景法旦旦為之臨目施行視日益佳其法鮮
而其事驗
   服氣雜法祕要口訣
天關中為内氣口為天關生神機手為人關
把盛衰足為地關生命扉並黄庭内景云神
廬中為外氣神廬鼻也神廬之中常欲修治
[061-20a]
黄庭外景云凡服氣皆取陽時夜半平旦也
即東南向静而端坐叩齒三通三漱咽之則
兩手相摩令掌心⬤揩拭面目便以大拇指
上下揩其腎骨七遍即握固鼔氣以滿天關
調匀為度閉口而咽之既努腹訖徐徐出神
廬中氣其神廬中當修治之鼓努每須相應
一鼓一咽一努為相應也其鼓之咽時天關
莫開恐生氣入腹而為疾也
夫服氣須安神定志徐徐咽之急即心胷中
氣不散結痛每咽五十服漸加至一百服二
[061-20b]
百服三百服有他故即二十三十服行住服
之並得臨時自消息也所貴常行不欲闕日
如初服有噫氣上即鼓而却咽無使出氣桑
榆子曰元氣融和不為麤厲必若噫上豈元
和之氣耶然初服之時特以氣道未得全暢
事須仰就且以元氣待之也若至再至氣海
不受必若著五藏之中舊有濁氣如此故亦
不宜愛惜忽下部有即泄之不妨每鼓咽氣
須調和徐緩不欲天關中有聲若咽急恐下
部氣祕令人脫肛慎之如服内氣久而自通
[061-21a]
通即服無時矣但飢即服之飽即止每鼓咽
之際常存思氣入五藏流行即從手足心及
項三關九竅支節而出忽有疾即思以氣攻
其病處何疾不愈如要服氣休糧即不論咽
鼓努多少常令腹滿為度勿令腸擪若饑即
時服三五咽以意自調息勿須仰卧即氣難
下損人心胷凡氣相應即腹中有聲愚者謂
之腸空即有聲有聲即損人其不然矣此由
雷鳴電激陶鍊隂氣百關流潤真要深門也
夫服氣多方若非鼓努之法不為真妙或有
[061-21b]
人未解咽服氣未通流便虚其心忘其形雖
日効忘必無所成多因困弊也夫鼓努法本
服自然元氣流利藏府氣既長存人即不死
何假於外思慮吸引外氣夫人氣盡神亡神
去則身謝故知守元氣不失胎成皆祕訣所
傳者幸勿疑夫行氣候閑時鼓十咽二十咽
含令腸滿然後存思行入四支有事之時即
一咽一行氣手足須著物候氣通流必虚心
忘形然後煩蒸之氣散出四支精華之氣凝
歸氣海久而自然胎成封固支節得雷鳴相
[061-22a]
應當鼔轉其腹令氣調暢也夫服氣導引先
須舒展手足鼓咽即捩身左右精思入骨節
行引相應令通不㫁謂之行氣導引又宛轉
盤迴存思氣從手足關節散出古經云有行
氣導引非至道口傳罕有知者夫行氣導引
若飢時服候腹滿乃行之若食飽後旋行之
桑榆子曰飽宜爲飲字之誤也修養者平居
無飽况行氣之時乎若兼服氣導引當候閑
時習之非尋常可作也夫服氣導引當居静
宻房室不欲處高屋當風如遇暴風疾雨霑
[061-22b]
濕衝寒冐⬤逺来皆須歇息候其體乾氣和
方可為之若欲四支常瘦即數導引謂肌膚
充恱也若能導引服氣不失其時則神氣常
清形容不易暴脂虚肉不生永無諸疾矣世
人或謂服氣與胎息殊誤之深矣胎從氣中
結氣從胎中息乆服則清氣凝而為胎濁氣
散而出胎成可以入水蹈火世人或依古方
或受非道者以祕數之貴其息長不亦謬乎
殊不知五藏無常服之氣一時閉塞關門豈
知是胎中自然之意但煩勞形終無所益時
[061-23a]
人服氣多閉口縮鼻皆抑忍之但須取息長
不知反損問曰氣外氣内二氣俱出五藏焉
得内外吐納不同桑榆子曰此言二氣俱出
五藏即大謬也外氣喘息之氣即府氣也但
入至榮衞非自中而有者也焉得謂之出於
五藏乎答曰服内氣鼓努之時即胃海開納
真氣封固納訖即還閉徐徐出外氣自然有
殊夫抑塞口鼻氣俱不通不通即蓄損五藏
此乃求益而反損也且人徤時閉氣息即易
有疾力㣲即難制豈不失之極也若服内氣
[061-23b]
用力甚少而功即多當勤行之也問曰夫上
士先導引後出入下士先出入後導引何也
答曰上士先導引⬤氣隨舉動散出下士後
導引恐其⬤氣入支節不散此則學氣導引
得與不得有殊桑榆子曰上下猶言先後進
也繫於功用淺深非賢愚品第之位斯道也
豈愚者之爲乎但有賢而不能者也天師云
内氣者一吐氣有六氣道成乃可爲之吐氣
六者吹呼嘻喣嘘呬皆出氣也桑榆子曰喣
一本為呵大抵六氣之用與他本有五不同
[061-24a]
也時寒可吹以去寒時温可呼以去⬤嘻以
去風喣以去煩又以去下氣嘘以散滯呬以
解⬤凡人者則多呼呬道家行氣不欲嘘呬
長息之忌也悉能六氣位為天仙呬丑利許
氣二反桑榆子曰凡人者喜怒嗜慾衆邪之
氣不絶於中辛鹹甘酸外物之味未離於口
若即便禁長息則⬤濁之氣無洞盡之期彼
得道者無思無慮無榮無欲含其浩然之氣
又焉取於嘘呬哉彼視嘘呬猶泱提耳
凡服氣畢即思存南方熒惑星爲赤氣大如
[061-24b]
珠入其天關中流入藏腑存身盡為氣每日
一遍此其以陽鍊隂去三尸之患又古涓子
留口訣令想火鍊身為炭道者商量火氣非
自然陽精但恐傷神未可為也其精者真人
宻傳至妙精思行之勿疑桑榆子曰云商量
者延陵君之意也夫存想之中寧假分别其
自然與非自然乎若如所言則存之與想得
爲自然否况人間錬丹亦用火則火與熒惑
同是天地之中一物耳亦何擇然凡導引服
氣之時衣帶常欲寛若緊急即損氣氣海悶
[061-25a]
桑榆子曰損謂限滯之也非能傷之夏冬寢
處飲食常欲温勿食酸鹹油膩之物食之損
五藏五藏損即神不安猪狗肉生果子尤忌
尤忌
   延陵君鍊氣法
每服氣餘暇取一静室無人處散髪脫衣覆
被正身仰臥展脚及手勿握固淨席一領邉
垂著地其髪梳以理之令散垂席上即便調
氣氣候得所咽之便閉氣盡令悶又冥心無
思任氣所之氣悶即開口放出氣新出喘息
[061-25b]
急即且調氣七八氣已來急即定又鍊之如
此有暇且十鍊之止為新功恐氣未通擁在
皮膚反致疾也更有餘暇又鍊之即更加五
六鍊至二十三十或四十五十並無定限何
以為則如服氣功漸成關節通毛孔開煉到
二十三十即覺遍身潤或汗出如得此狀即
是功効新鍊得通潤則止漸漸汗岀即好且
安心穩卧不得早起衝風等如病人得汗良
久將息即可著衣徐徐行步小言愛氣省事
澄思身輕目明百脉流注四支通暢故黄庭
[061-26a]
經云千災已銷百病痊不憚虎狼之凶殘亦
以却老年永延夫鍊氣者每夜頭及午時任
自方便候神情清爽即依前次第迅坐修咽
勤勤致之不得墮慢忽有昏悶欲睡即睡不
得昬悶欲睡之時强為即却邪亂其意意邪
氣亂失正道也如新服未有正氣即較昏昏
已後亦無昏沉矣桑榆子曰所言須勤勤不
得墮慢又説任方便不得勉强消息之妙在
於此矣則知勤勤不在勉强候未方便寧循
墮慢藏修息遊乗自然以運則氣行矣夫鍊
[061-26b]
氣者即不得每日行之十日五日有餘暇覺
不通暢四體煩悶即為之常日無功不用頻
也桑榆子曰隂陽合節即不為災沴此云常
日無功若如所言為之何害但以不止於無
功將臻乎有咎何以言之借如炎帝勤稼而
併功倍功必反為大旱也按摩亦然
雲笈七籖卷之六十一

[062-1a]
雲笈七籖卷之六十 從二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