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潛夫論 > 潛夫論 5


[005-1a]
潜夫論卷第五
   斷訟第十九
   衰制第二十
   將第二十一
   救邊第二十二
   邊議第二十三
   實邊第二十四
斷訟第十九
五代不同禮三家不同教非其苟相反也蓋世
推移而俗化異也俗化異則亂原殊故三家符
[005-1b]
世皆革定法髙祖制三章之約孝文除克膚之
刑是故自非殺傷盜𧷢文罪之法輕重無常各
隨時宜要取足用勸善消惡而已夫制法之意
若爲藩籬溝壍以有防矣擇禽獸之尤可數犯
者而加深厚焉今姦宄雖衆然其原少君事雖
繁然其守約知其原少姦易塞見其守約政易
治塞其原則姦宄絶施其術則逺近治今一歲
斷獄雖以萬計然辭訟之辯闘賊之發鄉部之
治獄官之治者其狀一也本皆起民不誠信而
數相欺紿也舜勑龍以䜛說殄行震驚朕師乃
[005-2a]
自上古患之矣故先慎已唯舌以元示民孔子
曰亂之所生也則言語以為階小人不恥不仁
不畏不義脉脉規規常懐姧唯昧冐前利不顧
廉恥苟且中後則榆解奴抵以致禍變者比屈
是也非唯細民為然自封王侯貴戚豪富尤多
有之假舉驕奢以作淫侈髙負千萬不肯償責
小民守門號哭啼呼曾無怵惕慙怍哀矜之意
苟崇聚酒徒無行之人傳空引滿啁啾罵詈晝
夜鄂鄂慢㳺是好或毆撃責主人於死亡羣盜
攻剽刼人無異雖㑹赦贖不當復得在選辟之
[005-2b]
科而州司公府反争取之且觀諸敢妄驕奢而
作大責者必非救饑寒而解困急振貧窮而行
禮義者也咸以崇驕奢而奉淫湎爾春秋之義
責知誅率孝文皇帝至寡動欲任徳然河陽侯
陳信坐負六日免國孝武仁明周陽侯田彭祖
坐當軹侯宅而不與免國黎陽侯邵延坐不出
持馬身斬國除二帝豈樂以錢財之故而傷大
臣哉乃欲絶詐欺之端必國家法防禍亂之原
以利民也故一人伏正罪而萬家䝉乎福者聖
主行之不疑永平時諸侯負責輒有削絀之罰
[005-3a]
此其後皆不敢負民而世自節儉辭訟自消矣
今諸侯貴戚或曰勑民慎行徳義無違制節謹
度未嘗負責身絜規避志厲青雲或既欺負百
姓上書封祖願且償責此乃殘掠官民而還依
縣官也其誣罔慢易罪莫大焉孝經曰陳之以
徳義而民興行示之以好惡而民知禁今欲變
巧偽以崇羙化息辭訟以閒官事者莫若表顯
有行痛誅無狀𨗳文武之法明詭詐之信今侯
王貴戚不得浸廣姦宄遂多豈謂每有争闘辭
訟婦女必致此乎亦以傳見凡諸禍根不早斷
[005-3b]
絶則或轉而兹蔓人若斯邪是故原官察之所
以務念臣主之所以憂勞者其本皆鄉亭之所
治者太半詐欺之所生也故曰知其原少則姦
易塞也見其守約則政易持也或婦人之行貴
令鮮絜今以適矣無顔復入甲門縣官原之故
令使所既入家必未昭亂之本原不惟貞絜
所生者之言也貞女不二心以數變故有匪石
之詩不枉行以遺憂故羙歸寕之志一許不改
蓋所以長貞絜而寧父兄也其不循此而二三
其徳者此本無廉恥之家不貞專之所也若然
[005-4a]
之人又何醜恡輕薄父兄淫僻婦女不惟義理
苟踈一徳借本治生逃亡抵中乎以致於刳腹
芟頸滅宗之禍者何所無之先王因人情喜怒
之所能已者則為之立禮制而崇徳讓人所可
已者則為之設法禁而明賞罰今市賣勿相欺
㛰姻無相詐非人情之不可能者也是故不若
立義順法遏絶其原初雖慙恡於一人然其終
也長利於萬世小懲而大戒此所以全小而濟
頑凶也夫立法之大要必令善人勸其徳而樂
其政邪人痛其禍而悔其行諸一女許數家雖
[005-4b]
生十子更百赦勿令得䝉一還私家則此姦絶
矣不則髠其夫妻徙千里外劇縣乃可以毒者
心而絶其後姦亂絶則太平興矣又貞絜寡婦
或男女備具財貨富饒欲守一醮之禮成同穴
之義執節堅固齊懐必死終無更許之慮遭值
不仁世叔無義兄弟或利其娉幣或貪其財賄
或私其兒子則彊中欺嫁處迫脅遣送人有自
縊房中飲藥車上絶命喪軀孤捐童孩此猶迫
脅人命自殺也或後夫多設人客威力脅載守
將抱執連日乃綬與彊掠人為妻無異婦人軟
[005-5a]
弱猥為衆彊所扶與執迫幽阨連日後雖欲復
脩本志嬰絹吞藥下有缺文
衰制第二十
無慢制而成天下者三皇也畫則象而化四表
者五帝也明法禁而和海内者三王也行賞罰
而齊萬民者治國也君立法而下不行者亂國
也臣作政而君不制者亡國也是故民之所以
不亂者上有吏吏之所以無姦者官有法法之
所以順行者國有君也君之所以位尊者身有
義身有義者君之政也法者君之命也人君思
[005-5b]
正以出令而貴賤賢愚莫得違也則君位於上
而民氓治於下矣人君出令而貴臣驕吏弗順
也則君幾於弑而民幾於亂矣夫法令者君之
所以用其國也君出令而不從是與無君等主
令不從則臣令行國危矣夫法令者人君之銜
轡箠策也而民者君之輿馬也若使人臣廢君
法禁而施已政令則是奪君之轡策而已獨御
之也愚君闇主託坐於左而姦臣逆道執轡於
右此齊騶馬傳所以沈胡公於貝水宋羊叔䍧
所以弊華元於鄭師而莫之能御也是故陳恒
[005-6a]
執簡公於徐州李兊害主父於沙丘皆以其毒
素奪君之轡策也文言故曰臣弑其君子殺其
父非一朝一夕之故也其所由來者漸矣由辯
之不蚤變也是故妄違法之吏妄造令之臣不
可不誅也議者必將以為刑殺當不用而徳化
可獨任此非變通者之論也非叔世者之言也
夫上聖不過堯舜而放四子盛徳不過文武而
赫斯怒詩云君子如怒亂庻遄沮君子如祉亂
庶遄已是故君子之有喜怒也善以止亂也故
有以誅止殺以刑禦殘且夫治世者若登丘矣
[005-6b]
必先躡其卑者然後乃得履其髙是故先致治
國然後三王之政乃可施也道齊三王然後五
帝之化乃可行也道齊五帝然後三皇之道乃
可從也且夫法也者先王之政也令也者已之
命也先王之政所以衆共也已之命所以獨制
人也君誠能授法而時貸之布令而必行之則
羣臣百吏莫敢不悉心從已令矣已令無違則
法禁必行矣故政令必行憲禁必從而國不治
者未嘗有也此一弛一張以今行古以輕重尊
卑之術也
[005-7a]
勸將第二十一
太古之民淳厚敦朴上聖撫之恬澹無為體道
履徳簡刑薄威不殺不誅而民自化此徳之上
也徳稍弊薄邪心孳生次聖繼之觀民設教坐
為誅賞以威勸之既作五兵又為之憲以正厲
之詩云脩爾輿馬弓矢戈兵用戒作則用逖蠻
方故曰兵之設也乆矣涉歷五代以迄于今國
未嘗不以徳昌而以兵彊也今兵巧之械盈乎
府庫孫吳之言聒乎將耳然諸將用之進戰則
兵敗退守則城亡是何也哉曰彼此之情不聞
[005-7b]
乎主上勝負之數不明乎將心士卒進無利而
自退無畏此所以然也夫服重上阪出馳千里
馬之禍也然節馬樂之者以王良足為盡力也
先登陷陣赴死嚴敵民之禍也然節士樂之者
以明君可為效死也凡人所以肯赴死亡而不
辭非為趨利則因以避害也無賢鄙愚智皆然
顧其所利害有異爾不利顯名則利厚賞也不
避聖辱則避禍亂也非四者雖聖王不能以要
其臣慈父不能以必其子明主深知之故崇利
顯害以與下市使親踈貴賤賢鄙愚智皆必順
[005-8a]
我令乃得其欲是以一旦軍鼓雷震旌旗並發
士皆奮激競與死敵者豈其情厭乆生而樂害
死哉乃義士且以激其名貪夫且以求其賞爾
今吏從軍敗没死公事者以十萬數上不聞弔
唁嗟嘆之榮名下又無祿賞之厚實節士無所
勸慕庸夫無所貪利此其所以人懐沮懈不肯
復死也軍起以來暴師五年典兵之吏將下千
數大小之戰嵗十百合而希有功歴察其敗無
他故焉皆將不明變勢而士不勸於死敵也其
士之不能死也乃其將不能效也言賞則不與
[005-8b]
言罰則不行士進有獨死之禍退䝉衆生之福
此所以臨陣亡戰而競思奔北者也孫子曰將
者智也仁也敬也信也勇也嚴也是故智以折
敵仁以附衆敬以招賢信以必賞勇以益氣嚴
以一令故折敵則能合變衆附愛則思力戰賢
智集則隂謀得賞罰必則士盡力氣勇益則兵
勢自倍威令一則唯將所使必有此六者乃可
折衝擒敵輔主安民前羌始反時將帥以定令
之羣籍富厚之蓄據列城而氣利勢權十萬之
衆將勇傑之士以誅草創新叛散亂之弱虜撃
[005-9a]
自至之小冦不能擒滅輒為所敗令遂雲烝起
合從連横掃滌并源内犯司東冦趙魏西鈔
蜀漢五州殘破六郡削迹此非天之災長吏過
爾孫子曰將者民之司命而國安危之主也是
故諸有冦之郡太守令長不可以不曉兵今觀
諸將既無斷敵合變之奇復無明賞必罰之信
然其士民又甚貧困器械不簡習將恩不素結
卒然有急則吏以暴發虐其士士以所拙遇敵
巧此為吏驅怨以禦讎士率縛手以待冦也夫
將不能勸其士士不能用其兵此二者與無兵
[005-9b]
等無士無兵而欲合戰其敗負也治數也故曰
其敗者非天之所災將之過也饒士處世但患
無典爾故苟有土地百姓可富也苟有市列商
賈可來也苟有士民國家可疆也苟有法令姦
邪可禁也夫國不可從外治兵不可從中御郡
縣長吏幸得兼此數者丈斷已而而不能以稱
明詔安民氓哉此亦陪克闒茸無里之爾夫世
有非常之人然後定非常之事必道非常之失
然後見是故選諸有兵之長吏宜踔躒豪厚越
取幽奇材明權變任將帥者不可苟惟基序或
[005-10a]
阿親戚便典兵官此所謂以其國與敵者也
救邊第二十二
聖王之政普覆兼愛不私近宻不忽踈逺吉凶
禍福與民共之哀樂之情恕以及人視民如赤
子救禍如引手爛是以四海歡恱俱相得用往
者羌虜背叛始自凉并延及司東禍趙魏西
鈔蜀漢五州殘破六郡削迹周廽千里野無孑
遺冦鈔禍害晝夜不止百姓滅没日月焦盡而
内郡之士不被殃者咸云當且放縱以待天時
用意若此豈人心也哉前羌始反公卿師尹咸
[005-10b]
欲捐棄涼州却保三輔朝廷不聽後羌遂侵而
論者多恨不從惑議余竊笑之所謂媾亦悔不
媾亦有悔者爾未始識變之理地無邊無邊亡
國是故失涼州則三輔為邊三輔内入則𢎞農
為邊𢎞農内入則洛陽為邊推此以相況雖盡
東海猶有邊也今不厲武以誅虜選材以全境
而云邊不可守欲先自割偄冦敵不亦惑乎昔
樂毅以愽愽之小燕破滅彊齊威震天下真可
謂良將矣然即墨大夫以孤城獨守六年不下
竟完其民田單師窮率五千騎撃走却復齊七
[005-11a]
十餘城可謂善用兵矣圍聊莒連年終不能㧞
此皆以至彊攻至弱以上智圖下愚而猶不能
克者何也曰攻常不足而守恒有餘也前日諸
郡皆據列城而擁大衆羌虜之智非乃樂毅田
單也郡縣之阨非若聊莒即墨也然皆不肯專
心堅守而反彊驅劫其民捐棄倉庫背城邑走
由此觀之非苦城乏粮也但苦將不食爾折衝
安民要在仼賢不在促境齊魏却守國不以安
子嬰自削秦不以在武皇帝攘夷拆境面數千
里東開樂浪西置燉煌南踰交阯北築朔方卒
[005-11b]
定南越誅斬大宛武軍所嚮無不夷滅今虜近
發封畿之内而不能擒亦自痛爾非有邊之過
也脣亡齒寒體傷心痛必然之事又何疑焉君
子見機況已著乎乃者邊害震如雷霆赫如日
月而談者皆諱之日焱并竊盜淺淺善靖俾君
子怠欲令朝廷以冦為小而不蚤憂害乃至此
尚不欲救曰痛不著身言忍之錢不出家言與
之假使公卿子弟有被羌禍朝夕切急如邊民
者則競言當誅羌矣今苟以已無慘怛寃痛故
端坐相仍又不明脩禦之備陶陶問澹卧委天
[005-12a]
聴羌獨往來深入多殺已乃陸陸相將詣闕諧
辭禮謝退云狀㑹坐朝堂則無憂國哀民懇惻
之誠苟轉相顧望莫肯違止日晏時移議無所
定已且湏後後得小安則恬然棄忘旬時之間
虜復為害軍書交馳羽檄狎至乃復怔忪如前
若此以來出入九載庶曰式臧覆出為惡佪佪
潰潰當何終極春秋譏鄭棄其師况棄人乎一
人吁嗟王道為虧況百萬之衆號哭泣感天心
乎且夫國以民為基貴以賤為本是以聖王養
民愛之如子憂之如家危者安之亡者存之救
[005-12b]
其災患除其禍亂是故方之伐非好武也玁
狁于攘非貪土也以振民育徳安彊宇也古者
天子守在四夷自彼互羌莫不來享普天思服
行葦賴徳況近我民蒙禍若此可無救乎凡民
之所以奉事上者懐義恩也痛則無恥福則不
仁忿戾怨懟生於無恥今羌叛乆矣傷害多矣
百姓急矣憂禍深矣上下相從未見休時不一
命大將以掃醜虜而州稍稍興役連連不已若
排榩障風探沙灌河無所能禦徒自盡爾今數
州屯兵才餘萬人皆廩食縣官歲數百萬斛又
[005-13a]
有月直但此人耗不可勝供而反憚暫出之費
甚非計也是夫危者易傾疑者易化今虜新擅
邊地未敢自安易震蕩也百姓新離舊懐思慕
未衰易將厲也誠宜因此遣大將誅討迫脅離
逖破壊之如寛假日月蓄積富貴各懐安固之
後則難動矣周書曰凡彼聖人必趨時是故戰
守之策不可不早定也
邊議第二十三
明於禍福之實者不可以虚論惑也察於治亂
之情者不可以華餝移也是故不疑之事聖人
[005-13b]
不謀浮游之說聖人不聽何者計不背是實而
更爭言也是以明君先盡人情不獨委夫良將
脩已之備無恃於人故能攻必勝敵而守必自
全也羌始反時計謀未善黨與未成人衆未合
兵器未備或持竹木枝或空手相附草食散亂
未有都督甚易破也然太守令長皆奴怯畏偄
不敢撃故令虜遂乘勝上彊破州滅郡日長炎
炎殘破三輔覃及方若此已積十歲矣百姓
被害訖今不止而癡兒騃子尚云不當救助且
待天時用意若此豈人也哉夫仁者恕已以及
[005-14a]
人智者講功而處事今公卿内不傷士民滅没
之痛外不慮乆兵之禍各懐一切所脱避前茍
云不當動兵而不復知引帝王之綱維原禍變
之所終也易制禦冦詩羙薄伐自古有戰非乃
今也傳曰天生五材民並用之廢一不可誰能
去兵兵所以威不而昭文德也聖人所以興
亂人所以廢齊晉文宋襄衰世諸侯猶恥天
下有相滅而已不能救況皇天所命四海主乎
𣈆楚大夫小國之臣猶恥己之身而有相侵況
天子三公典世任者乎公劉仁德廣行葦況
[005-14b]
含血之人已同𩔗乎一人吁嗟王道為虧況滅
没之民百萬乎書曰天子作民父母父母之於
子也豈可坐觀其為冦賊之所屠剥立視其為
狗豕之所噉食乎除其仁恩且以計利言之國
以民為基貴以賤為本願察開闢以來民危而
國安者誰也上貧而下富者誰也故曰夫君國
將民之以民實瘠而君安得肥夫以小民受天
永命竊願聖主深惟國基之傷病逺慮禍福之
所生且夫物有盛衰時有推移事有激㑹人有
愛化智者揆象不其宜乎孟明補闕於河西范
[005-15a]
蠡收責於故胥是以大功建於當世而令名傳
於無窮也今邊陲搔擾日放族禍百姓晝夜望
朝廷救己而公卿以為費煩不可徒笑之是
以晏子輕囷倉之蓄而惜一杯之鑚何異今但
知愛見薄之錢穀而不知末見之待民先也知
傜伇出難動而不知中國之待邊寧也詩痛或
不知叫號或慘慘劬勞今公卿苟以己不被傷
故競割國家之地以與敵殺主上之民以餧羌
為謀若此未可謂知為臣若此未可謂忠才智
未足使議且凡四海之内者聖人之所以遺子
[005-15b]
孫也官位職事者群臣之所以寄其身也傳子
孫者思安萬世寄其身者各取一闋故常其言
不乆行其業不可乆厭夫此誠明君之所微察
也而聖主之所獨斷今言不欲動民與煩可也
即然當脩守禦之備必今之計令虜不敢來無
所得令民不患寇旣無所失今則不然苟憚民
力之煩勞而輕使受滅亡之大禍非人之主非
民之將非主之佐非勝之主者也且夫議者明
之所見也辭者心之所表也維其有之是以似
之諺曰何以服佷莫若聽之今諸言邊可不救
[005-16a]
而安者宜誠以其身若子弟補邊太守令長丞
尉然後是非之情乃定捄邊乃無患邊無患中
國乃得安寕
實邊第二十四
夫制國者必照察逺近之情偽預禍福之所從
來乃能盡羣臣之筋力而保興其邦家前羌始
叛草創新起器械未備虜或持銅鏡以象兵或
負板案以類楯惶懼擾攘未能相持一城易制
爾郡縣皆大熾及百姓暴被殃禍亡失財貨人
哀奮怒各欲報讎而將帥皆怯劣軟弱不敢討
[005-16b]
撃但坐調文書以欺朝廷實殺民百則言一殺
虜一則言百或虜實多而謂之少或實少而謂
之多傾側巧文要取便身利己而非獨憂國之
大計哀民之死亡也又放散錢榖殫盡府庫乃
復從民假貸彊奪財貨千萬之家削身無餘萬
民遺竭因隨以死亡者皆吏所餓殺也其為酷
痛甚於逢虜冦鈔賊虜忽然而過未必死傷至
使所搜索剽奪游踵塗地或覆宗滅族絶無種
𩔗或孤婦女為人奴婢逺見販賣至今不能自
治者不可勝數也此之感天致災尤逆隂陽且
[005-17a]
夫士重遷戀慕墳墓賢不肖之所同也民之於
徙甚於伏法伏法不過家一人死爾諸亡失財
貨奪土逺移不習風俗不便水土類多滅門少
能還者代馬望北狐死首丘邊民謹頓尤惡内
雖知禍人猶願守其緒業死其本處誠不欲
去之極太守令長畏惡軍事皆以素非此土之
人痛不著身禍不及我家故争郡縣以内遷至
遣吏兵發民禾稼發徹屋室夷其營壁破其生
業彊劫驅掠與其内入捐棄羸弱使死其處當
此之時萬民怨痛泣血叫號誠愁神而感天
[005-17b]
心然小民謹劣不能自達闕庭依官吏家迫將
威嚴不敢有摰民既奪土失業又遭蝗旱饑遺
逐道東走流離分散幽冀兖豫荆楊蜀漢饑餓
死亡復失太半邊地遂以兵荒至今無人原禍
所起皆吏過爾夫土地者民之本也誠不可乆
荒以開墾且扁鵲之治病也審閉結而通鬱虛
者補之實者㵼之故病愈而名顯伊尹之佐湯
也設輕重而通有無損積餘以補不足故殷治
而君尊賈誼痛於偏枯躄痱之疾今邉郡千里
地各有兩縣户財置敢百而太守周迴萬里空
[005-18a]
無人民羙田棄而莫墾發中州内郡規地拓境
不能生邉而口戸百萬田畒一全人衆地荒無
所容足此亦偏枯躄痱之類也周書曰土多人
少莫出其材是謂虚土可襲伐也土少人衆民
非其民可遺竭也是故土地人民必相稱也今
邉郡多害而役劇動入禍門不為興利除害有
以勸之則長無與復之而門有冦戎之心西羌
北虜必生闚欲誠大憂也百工制器咸填其邉
散之兼倍豈有私哉乃所以固其内爾先聖制
法亦務實邉蓋以安中國也譬猶家人遇冦賊
[005-18b]
者必使老小羸軟居其中央丁彊武猛衛其外
内人奉其養外人禦其難蛩蛩距虚更相恃仰
乃俱安存詔書法令二十萬口邉郡十萬歲舉
孝亷一人員除世舉亷吏一人羌反以來户口
減少又數易太守至十歲不得舉當職勤勞而
不録賢俊蓄積而悉衣冠無所覬望農夫無所
貪利是以逐稼中災莫肯就外古之利其民誘
之以利弗脅以刑易曰先王以省方觀民設教
是故建武初得邉郡户雖數百令歲舉孝廉以
召來人今誠宜權時令邉郡舉孝一人廉吏世
[005-19a]
舉一又益置眀經百石一人内郡人將妻子來
召著五歳以上與居民同均皆得選舉又募運
民耕邊入穀逺郡千斛近郡二千斛拜爵五大
夫可不欲爵者使食倍賈於内郡如此君子小
人各有所利則雖欲令無徃弗能正也均此苦
樂平傜伇充邊境安中國之要術也
潜夫論卷第五
[005-19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