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孔叢子 > 孔叢子 2


[002-1a]
孔叢子卷第二
刑論第四
問古之刑教與今之刑教孔子曰古之
刑省今之刑繁其爲教古有禮然後有刑是
以刑省今無禮以教而齊之以刑刑是以繁
書曰伯夷降典折民維刑謂下禮以教之然
後維以刑折之也夫無禮則民無耻而正之
以刑故民苟免
[002-1b]
孔子適衞衞將軍文子問曰吾聞魯公父氏
不䏻聴獄信乎孔子答曰不知其不也夫
公父氏之聴獄有罪者懼無罪者恥文子曰
有罪者懼是聴之察刑之當也無罪者恥何
乎孔子曰齊之以禮則民恥矣刑以止刑則
民懼矣文子曰今齊之以刑刑猶弗勝何禮
之齊孔子曰以禮齊民譬之於御則轡也以
刑齊民譬之於御則鞭也執轡扵此而動扵
[002-2a]
彼御之良也無轡而用䇿則馬失道矣文子
曰以御言之右手執轡左手運䇿不亦速乎
若徒轡無䇿馬何懼哉孔子曰吾聞古之善
御者執轡如組两如舞非䇿之𦔳也是以
先王盛於禮而薄於刑故民命今也廢禮
而尚刑故民彌暴文子曰呉越之俗無禮而
亦治何也孔子曰夫呉越之俗男女無别同
川而浴民䡖相犯故其刑重而不勝由無禮
[002-2b]
也中國之教爲外内以别男女異噐服以殊
等𩔗故其民篤而法其刑䡖而勝由有禮也
孔子曰民之所以生者衣食也上不教民民
匱其生飢寒切扵身而不爲非者寡矣故古
之於盗惡之而不殺也今不先其教而一殺
之是以罰行而善不反刑張而罪不省夫赤
子知慕其父毋由審故也况乎爲政興其賢
者而廢其不賢以化民乎知審此二者則上
[002-3a]
盗先息
書曰兹殷罰有倫子張問曰何謂也孔子曰
不失其理之謂也今諸侯不同徳毎君異法
折獄無倫以意爲限是故知法之難也子張
曰古之知法者與今之知法者異乎孔子曰
古之知法者䏻逺獄今之知法者不失有罪
不失有罪其於恕寡矣逺於獄其於防深
矣寡恕近乎濫防深治乎本書曰維敬五刑
[002-3b]
以成三徳言敬刑所以爲徳矣
書曰非孔子曰君子之扵人也有不
語也無不聴也况聴訟乎必盡其辭矣夫聴
訟者或其情或從其辭辭不可從必断以
情書曰人有小罪非眚乃惟終自作不典式
爾有厥罪小乃不可不殺乃有大罪非終乃
惟眚災適爾旣道極厥辜時乃不可殺曽子
問聴獄之術孔子曰其大法也三焉治必以
[002-4a]
寛寛之之術歸於察察之之術歸於義是故
聴而不寛是亂也寛而不察是慢也察而不
中義是則民怨故善聴者聴不越辭
辭不越情情不越義書曰上下比罰亡僣亂

書曰哀敬折獄仲問曰何謂也孔子曰古
之聴訟者察貧賤哀孤獨及鰥寡老弱不肖
而無告者雖得其情必哀矜之死者不可生
[002-4b]
断者不可屬若老而刑之謂之悖弱而刑之
謂之克不赦過謂之逆率過以小罪謂之抧
故宥過赦小罪老弱不受刑先王之道也書
曰大辟疑赦又曰與其殺不辜寕失不經
書曰若保赤子子張問曰聴訟可以若此乎
孔子曰可哉古之聴訟者惡其意不惡其人
求所以生之不得其所以生乃刑之君必與
衆共焉愛民而重弃之也今之聴訟者不惡
[002-5a]
其意而惡其人求所以殺是反古之道也
孟氏之臣叛武伯問孔子曰如之何答曰臣
人而叛天下所不容也其將自反子姑待之
三旬果自歸孟氏武伯將執之訪扵夫子夫
子曰無也子之於臣禮意不至是以去子今
其自反罪以反除又何執焉子脩禮以待之
則臣去子將安徃武伯乃止
[002-5b]
[002-5b]
記問第五
夫子閒居喟然而嘆子思再拜請曰意子孫
不脩將忝祖乎羡堯舜之道恨不及乎夫子
曰爾孺子安知吾志子思對曰伋於進膳亟
聞夫子之教其父析薪其子弗克荷是謂
不肖伋毎思之所以大恐而不也夫子忻
然𥬇曰然乎吾無憂矣世不廢業其克昌乎
子思問於夫子曰爲人君者莫不知任賢之
[002-6a]
逸也而不䏻用賢何故子曰非不也所以
官人失䏻者由於不明也其君以譽爲賞以
毀爲罰賢者不居焉
子思問於夫子曰亟聞夫子之詔正俗化民
之政莫善於禮樂也管子任法以治齊而天
下稱仁焉是法與禮樂異用而同功也何必
但禮樂哉子曰堯舜之化百世不輟仁義之
風逺也管仲任法身死則法息嚴而寡㤙也
[002-6b]
若管仲之知足以定法材非管仲而專任法
終必亂成矣
子思問於夫子曰物有形𩔗事有真偽必審
之奚由子曰由乎心心之精神是乎聖推數
究理不以物疑周其所察聖人難諸
趙簡子使聘夫子夫子將至焉及河聞竇鳴
犢與舜華之見殺也孔子家語云殺竇凖鳴/犢及舜華又云趙簡子
湏此二人而後從政則竇凖鳴犢爲一人舜/華爲一人也史記世家云竇鳴犢與舜華徐
[002-7a]
廣注云或作鳴鐸/竇凖今備存之逥輿而旋之衞息鄹遂爲
操曰周道衰微禮樂凌遅文武既墜吾將焉
師周逰天下靡可依鳯鳥不識珍寳梟鴟
眷然顧之𢡖焉心悲巾車命駕將唐都黄
河洋洋悠悠之魚臨津不濟還轅息鄹傷子
道窮哀彼無翶翔于衞復我舊廬從吾所
好其樂只且
哀公使以幣如衞迎夫子而卒不能當故夫
[002-7b]
子作丘陵之歌曰登彼丘陵峛崺其阪仁道
在邇求之逺遂迷不復自嬰屯蹇喟然囬
慮題彼㤗山欝其髙梁甫囬連枳充路
陟之無縁將伐無柯患茲蔓延惟以永歎涕
霣潺湲
楚王使使奉金帛聘夫子宰予冉有曰夫子
之道於是行矣遂請見問夫子曰太公勤身
苦志八十而遇文王孰與許由之賢夫子曰
[002-8a]
許由獨善其身者也太公兼利天下者也然
今世無文王之君也雖有太公孰能識之乃
歌曰大道𨼆禮爲基賢人將待時天
下如一欲何之一作待/清時
叔孫氏之車卒曰子鉏商樵於野而𫉬獸焉
衆莫之識以爲不祥棄之五父之衢冉有告
夫子曰有而肉角豈天之妖乎夫子曰今
何在吾將觀焉遂徃謂其御髙柴曰求之
[002-8b]
言其必麟乎到視之果信言偃問曰飛者宗
鳯走者宗麟爲其難致也敢問今見其誰應
之子曰天子布徳將致太平則麟鳯龜龍先
爲之祥今周宗將㓕天下無主孰爲來哉遂
泣曰予之於人猶麟之於獸也麟出而死吾
道窮矣乃歌曰唐虞世麟鳯逰今非其時
來何求麟我心憂
[002-9a]
[002-10a]
雜訓第六
子上請所習於子思子思曰先人有訓焉學
必由聖所以致其材也厲必由砥所以致其
刃也故夫子之教必始扵詩書而終於禮樂
不與焉又何請
子思謂子上曰白乎吾嘗有思而莫之得
也於學則窹焉吾嘗企有望而莫之見也登
髙則覩焉是故雖有本性而加之以學則無
[002-10b]
惑矣
懸子問子思曰吾聞同聲者相求同志者相
好子之先君見子産則兄事之而世謂子産
仁愛稱夫子聖人是謂聖道事仁愛也吾未
諭其人之孰先後也故質於子子思曰然子
之問也昔季孫問子㳺亦子之言也子㳺
荅曰以子産之仁愛譬夫子其猶浸水之與
膏雨乎康子曰子産死鄭人丈夫玞珮婦
[002-11a]
女舎珠瑱巷三月竽瑟不作夫子之死也
吾未聞魯人之是也奚故哉子㳺曰夫浸
水之所及也則生其所不及則死故民皆知
焉膏雨之所生也廣莫大焉民之受賜也普
矣莫識其由來者上徳不徳是以無徳季孫
曰善懸子曰其然
孟子車尚㓜請見子思子思見之甚恱其志
命子上侍坐焉禮敬子車甚崇子上不願也
[002-11b]
客退子上請曰白聞士無介不見女無媒不
嫁孟孺子無介而見大人恱而敬之白也未
諭敢問子思曰然吾昔從夫子於郯遇程子
於途傾盖而語終日而别命子路將束帛贈
焉以其道同於君子也今孟子車孺子也言
稱堯舜性樂仁義世所希有也事之猶可况
加敬乎非爾所及也
子思在魯使以書如衞問子上子上北面再
[002-12a]
拜受書伏讀然後與者宴遂爲復書返中庭
北面再拜以授使者旣受書然後退使者還
魯問子思曰吾子堂上南面立授臣書事畢
送臣子上中庭拜授臣書而不送何也子思
曰拜而不送敬也使人而送之賔也
魯人有同姓死而弗吊者人曰在禮當免不
免當吊不吊有司罰之如之何子之無吊也
荅曰吾以其䟽逺也子思聞之曰無恩之甚
[002-12b]
也昔者季孫問於夫子曰百世之宗有絶道
乎子曰之以姓義無絶也故同姓爲宗合
族爲屬雖國君之尊不廢其親所以崇愛也
是以綴之食序列之昭穆萬世婚姻不通忠
篤之道然也
魯穆公訪於子思曰寡人不徳嗣先君之業
三年矣未知所以爲令名者且欲掩先君之
惡以先君之善使談者有述焉爲之
[002-13a]
願先生教之也子思荅曰以伋所聞舜禹之
於其父非勿欲也以爲情之細不如公義
之大故弗敢之焉耳責以虚餙之教又非
伋所得言公曰思之可以利民者子思曰願
有惠百姓之心則莫如一切除非法之事也
毁不居之室以賜窮民奪嬖寵之禄以振困
匱無令人有悲怨而後世有聞見抑亦可乎
公曰諾
[002-13b]
縣子問子思曰顔囬問爲夫子曰行夏之
是殷周異政爲非乎子思曰夏數得天
堯舜之所同也殷周之王征伐革命以
天因改正朔云天時之改爾故不相因也
夫受禪於人者則襲其綂受命於天者則革
之所以神其事如天道之變然也三綂之義
夏得其正是以夫子云
穆公問於子思曰立太子有常乎荅曰有之
[002-14a]
在周公之典公曰昔文王舎適而立其次㣲
子舎孫而立其弟是何法也子思曰殷人質
而尊其尊故立弟周人文而親其親故立子
亦各其禮也文質不同其禮則異文王舎
立其次權也公曰苟得行權豈唯聖人唯賢
與愛立也子思曰聖人不以權教故立制垂
法順之爲貴必欲犯何有於異公曰舎賢
立聖舎愚立賢何如子思曰唯聖立聖其文
[002-14b]
王乎不及文王者則各賢其所愛不殊於適
何以限之必不能審賢愚之分請父兄群臣
卜於祖廟亦權之可也
孟軻問牧民何先子思曰先利之曰君子之
所以教民亦有仁義而巳矣何必曰利子思
曰仁義固所以利之也上不仁則下不得其
所上不義則下樂爲亂也此爲不利大矣故
易曰利者義之和也又曰利用安身以崇徳
[002-15a]
也此皆利之大者也
[002-15b]
[002-15b]
居衞第七
子思居衞言茍變於衞君曰其材可將五百
乗君任軍旅率得此人則無敵於天下矣衞
君曰吾知其材可將然變也嘗爲吏賦於民
而食人二鷄子以故弗用也子思曰夫聖人
之官人猶大匠之用木也取其所長棄其所
短故杞梓連抱而有數尺之朽良工不棄何
也知其所妨者細也卒成不訾之噐今君䖏
[002-16a]
戰國之世選𤓰牙之士而以二𡖉焉棄干城
之將此不可使聞於鄰國者也衞君再拜曰
謹受教矣
子思齊齊君之嬖臣羙眉立乎側齊君
指之而𥬇且言曰假貌可相易寡人不惜此
眉於先生也子思曰非所願也所願者
唯君脩禮義富百姓而伋得帑於君之境
内從襁之列其庸多矣無此鬛非伋
[002-16b]
所病也昔堯身脩十尺眉乃八彩實聖舜身
脩八尺有竒面頷無毛亦聖禹湯文武及周
公勤思勞體或折臂望視或秃骭背僂亦聖
不以眉羙鬛爲稱也人之賢聖在徳豈在
貌乎且吾先君生無眉而天下王侯不以
此損其敬由是言之伋徒患徳之不邵不病
毛𩯭之不茂也
子思謂子上曰有可以爲公侯之尊而富貴
[002-17a]
人衆不與焉者非唯志乎成其志者非唯無
欲乎夫錦繢紛華所服不過温體三牲大牢
所食不過充腹知以身取節者則知足矣苟
知足則不累其志矣
曽子謂子思曰昔者吾從夫子遊於諸侯夫
子未嘗失人臣之禮而猶聖道不行今吾觀
子有傲世主之心無乃不容乎子思曰時移
世異各有冝也當吾先君周制雖毁君臣固
[002-17b]
位上下相持一體然夫欲行其道不執禮
以求之則不能入也今天下諸侯方欲力争
競招英雄以自輔翼此乃得士則昌失士則
亡之秋也伋於此時不自髙人將下吾不自
貴人將賤吾舜禹揖譲湯武用師非故相詭
乃各時也
子思在齊齊尹文子生子不𩔖怒而杖之告
子思曰此非吾子也吾妻殆不婦吾將黜之
[002-18a]
子思曰子之言則堯舜之妃復可疑也此二
帝聖者之英而丹朱商鈞不及匹夫以是推
之豈可𩔖乎然舉其多者有此父斯有此子
人道之常也夫賢父之有愚子此由天道
自然非子之妻之罪也尹文子曰先生止之
願無言文留妻矣
孟軻問子思曰堯舜文武之道可力而致乎
子思曰彼人也我人也稱其言其行夜思
[002-18b]
之晝行之滋滋焉汲汲焉如農之赴時商之
趣相惡有不至者乎
子思謂孟軻曰自大而不脩其所以大不大
矣自異而不脩其所以異不異矣故君子髙
其行則人莫能偕也逺其志則人莫能及也
禮接於人人不敢慢辭交於人人不敢侮其
唯髙逺乎
申祥問曰殷人自契至湯而王周人自弃至
[002-19a]
武王而王同嚳之後也周人追王大王王季
文王而殷人獨否何也子思曰文質之異也
周人之所追大王王迹起焉又曰文王受命
㫁虞芮之訟伐崇退犬夷追王大王王季
何也子思曰狄人攻大王大王召𦒿老而問
焉曰狄人何來𦒿老曰欲得菽粟財貨大王
曰與之與之至無狄人不止大王又問𦒿老
曰狄人何欲𦒿老曰欲土地大王曰與之𦒿
[002-19b]
老曰君不爲社稷乎大王曰社稷所以爲民
也不可以所爲亡民也𦒿老曰君縱不爲社
稷不爲宗廟乎大王曰宗廟者也不可以
害民遂杖䇿而去過梁山止乎下豳
民之束脩奔而從之者三千乗一止而成三
千乗之邑此王道之端也成王於是追而王
之王季其子也承其業廣其基焉雖同追王
不亦可乎
[002-20a]
羊客問子思曰古之帝王中分天下使二公
治之謂之二伯周自后稷封爲王者後子孫
據國至大王王季文王此固世爲諸侯矣焉
得爲西伯乎子思曰吾聞諸子夏殷王帝乙
之時王季以功九命作伯受珪瓉秬鬯之賜
故文王因之得專征伐此以諸侯爲伯猶周
召之君爲伯也
子思年十六宋宋大夫樂朔與之言學焉
[002-20b]
朔曰尚書虞夏數四篇善也下此以訖于秦
費効堯舜之言耳殊不如也子思荅曰事變
有極正自當爾假令周公堯舜更時易䖏其
書同矣樂朔曰凡書之作欲以喻民也簡易
爲上而乃故作難知之辭不亦繁乎子思曰
書之意兼奥訓詁成義古人所以爲典
雅也昔魯委巷亦有似君之言者伋荅之曰
道爲知者傳苟非其人道不貴矣今君何似
[002-21a]
之甚也樂朔不恱而退曰孺子辱吾其徒曰
此雖以宋爲舊然世有讐焉請攻之遂圍子
思宋君聞之駕而救子思子思既免曰文王
厄於牗里作周易祖君屈於陳蔡作春秋吾
困於宋可無作乎於是撰中庸之書四十九

孔叢子卷第二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