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前漢紀 > 前漢紀 20


[020-1a]
前漢孝宣皇帝紀四卷第二十 荀恱
五鳳元年春正月上幸甘泉宫郊大畤皇太子冠賜
列侯嗣子爵王大夫男子爲父後者爵一級冬十有
二月乙酉朔日有蝕之左馮翊韓延壽有罪棄市延
壽字長公燕人也先是爲東郡太守放散宫錢奢僣
逾制御史大夫蕭望之按驗之丞相邴吉以爲更大
赦不湏考㑹御史當按問東郡事望之因令併得問
之延壽聞之即按劾望之在左馮翊時放散禀犧官
錢數十萬吏掠治急引與望之爲姦延壽劾望之按
殿門禁止望之望之自奏職在總領天下聞事不得
不問而爲延壽所拘持上由是不直延壽各令窮竟
[020-1b]
所考望之果無事實而御史按驗東郡具得延壽事
事都肆試士治飾兵車𦘕龍虎朱雀延壽駕駟馬
車羽葆鼓車歌車功曹引車駕駟馬載棨㦸五
伍分左右部軍正假司馬十人持幢傍轂延壽坐射
吏持㦸夾階列衛士兵車四靣營陣被甲鍉
鍪居馬上抱弩籣又使士戯車弄馬又取官銅
物侯月蝕鑄作劒鉤鐸放效尚方取官錢帛私假徭
役吏民及飾車甲用三百萬以上於是望之劾奏
延壽上僣不道事下公卿公卿議以延壽前旣無狀
又誣訴典法大臣欲以解罪狡猾不道坐棄市死然
延壽爲治甚得吏民心吏民數千人送至渭橋老小
[020-2a]
扶持車轂莫不涕泣初延壽以父義諫燕刺王而死
霍光顯賞其子擢延壽爲諌議大夫遷潁川太守承
趙廣漢之後初廣漢患郡俗名黨大族相依以慿凌
長吏乃隂交構之以生其𨻶於是吏民多相怨讐風
俗漓薄延壽乃道之以禮讓和輯其俗俾有制度爲
之禮節養生送死不逾禮法百姓遵用其教賣偶人
車馬下埋爲物者棄之市道徙爲東郡太守政理大
行吏民畏而愛之其或欺之者延壽痛自刻責豈
⛋⛋⛋⛋之何以至此吏民聞之自傷悔不復欺犯
其縣尉至刺死及門下自剄人救之不死因失瘖
不能言延壽聞之自傷對吏涕泣遣醫治之甚厚
[020-2b]
復其家延壽甞出臨上車吏一人後至勑功曹議
罰府門卒當車前願有所言因曰孝經云資於事父
以事君而敬同今旦明府早駕久駐而不出吏父
至府門吏趨出父適返㑹明府登車以敬父而受
罰得無毀大化乎延壽車中舉手曰㣲子太守不自
知過還舎召見府門卒遂特用之卒是老書生聞延
壽賢故自隱於門下以延壽在東郡治爲天下最及
守馮翊行縣至高陵邑人有兄弟訟田自言者延壽
大傷之深自責稱病不聽事卧傳舎而縣令氶三老
亦自繫待罪於是訟者深自悔皆髠鉗肉謝罪請
以田相讓及死不復敢爭延壽見勉勵之乃起視事
[020-3a]
郡中翕然轉相勸勵周徧二十四縣莫復以自言者
推其至誠吏民不忍欺也治官茂矣
二年春正月行幸雍祠五畤夏四月大司馬車
軍韓增薨增者故韓王信之曾孫安道侯之子增
爲人寛和自守以温顔遜辭承上接下歷事三主甚
重於朝廷五月將軍許延壽爲大司馬車將軍秋
八月詔曰夫婚姻之道人倫之大者酒食之㑹所以
行禮樂也今郡國二千石或擅爲苛禁禁民嫁娶不
得具酒食相賀召由是廢郷黨之禮使民無所樂非
所以導民也詩不云乎民之失德乾餱以愆勿爲苛
禁匈奴掘單于爲其衆所叛兵敗而自殺於是匈
[020-3b]
奴大亂五單于爭立議者多云匈奴爲害日久今可
因其亂舉兵㓕之蕭望之對曰春秋晉士丐興兵侵
齊聞齊侯卒而還君子大其不伐䘮以爲恩足以服
孝子義足以動諸侯前單于慕化和親夷狄莫不聞
矣不幸爲賊臣所殺而今伐之是乘亂而幸災也兵
不以義動恐勞而無功宜遣使者吊問輔其㣲弱救
其災患四夷聞之咸貴中國之仁義若遂蒙恩得復
其位必稱臣服從此德義之盛也上從之壬午御史
大夫蕭望之貶爲太子太傅太𫝊黃覇爲御史大夫
是時邴吉年老上重之望之奏言三公非其人則三
光不明今歲星少光咎在臣等上以望之意在輕丞
[020-4a]
相詰問望之望之免冠置對後丞相司直奏言故事
丞相病明日御史大夫輙問病朝奏事㑹廷中差處
丞相後丞相謝御史大夫稍揖進之今丞相數病望
之不問㑹廷中與丞相均禮又望之自擅使守吏自
給車馬至杜陵視家事小吏冠法冠爲妻先引又使
買賣私所附益凡十三萬三千上由此䇿貶之冬十
有一月匈奴呼遫累單于率衆來降封爲列侯十有
二月平通侯楊惲坐怨望不道腰斬惲丞相敞弟以
發霍氏反事封光禄勲公廉好義讓千萬財分昆弟
宗族然自伐其賢能性好刻害發人隂伏輕慢士人
卒以此敗太僕戴長樂與惲有𨻶告之曰安昌侯乘
[020-4b]
車奔入北掖門惲曰甞聞奔車抵殿門門關折馬死
而昭帝崩今復如此惲觀西關上指桀紂𦘕像曰天
子過此一二問其過可以得爲師矣人有堯舜不稱
而言桀紂又曰天久隂不雨春秋所記夏侯君所言
上行必不至河東矣上以爲戯語悖逆絶理下廷尉
廷尉奏大逆不道請捕治之上不忍致法免爲庻人
居家治産業起室宅安定太守西河孫㑹宗智畧之
士也與惲書戒之以爲大臣廢退當闔門恐懼不當
治産業通賔客也惲報書曰自惟罪過巳重長爲農
夫故修賈豎之事耕桑以給公上不意當復以此爲
譏也夫西河郡地魏文侯所興有叚干木田子方遺
[020-5a]
風尚節儉明去就之分今足下離舊土臨安定山谷
間昆戎舊壤子弟貪鄙豈習俗移人於今乃覩子之
志矣方今盛漢之隆願勉旃無多談惲兄子安平侯
譚爲惲曰西河太守杜侯前以過絀今復徴爲御史
大夫候罪薄又有功勞且復用惲曰有功何益縣官
不定爲盡力譚曰縣官實然蓋司韓馮翊俱盡力
吏皆坐事誅騶馬隈佐成告之下廷尉按驗得惲與
㑹宗書上惡遂誅惲妻子徙合浦譚坐不諫止惲與
相應答有怨望語免爲庻人公卿奏收朋黨友皆免
官京兆尹張敞亦奏獨不下㑹敞使捕賊
絮舜有所按驗以敞當免曰五日京兆尹耳不肯爲
[020-5b]
按事敞聞之即收舜強致之死罪舜家自告上欲令
敞自便利即先下敞坐楊惲事免敞詣闕上印綬因
從闕下於是京兆吏民解施桴鼓起而冀州都中有
大賊上思敞功效即下詔所在召敞拜冀州刺史廣
川王同族劉調等爲賊窟蔵於王家敞自將吏民兵
車數百兩圍王宫果得調等於殿屋重轑中乃斬調
懸其首於王宫門因劾奏王上不忍致法削其戶冀
州盗賊禁止遷太原太守郡中清淨所在治理
荀恱曰天子無私惠王法不曲成若張敞之比以議
能之法宥之可也使之亡非也
三年春正月癸卯丞相邴吉薨謚曰定侯子顯嗣有
[020-6a]
罪上不忍絶削爵爲關内侯二月壬辰御史大夫黃
覇爲丞相覇長於治民及爲丞相綱紀風采不及魏
相邴吉于定國三月行幸河東祠后土神光並見燭
燿齊宫十有餘刻辛丑鳳凰集長樂宫文章五采留
十餘刻吏民並覩賜民爵一級鰥寡孤獨帛令民大
酺五日時天下殷富數有嘉應益州刺史王褒欲宣
風化於其民王褒作中和樂宣布歌詩選好事童子
何武等令依鹿鳴之聲習而歌之上召武等觀之皆
賜帛曰此盛德之事吾何以當之益州刺史因奏王
褒有逸才能爲文上乃徴之待詔後召褒爲頌頌聖
主得賢臣之意褒對曰春秋五始之要在乎審巳正
[020-6b]
統而巳夫賢者國家之器用也所任賢則趣舎省而
功施普器用利則事力少而成效多故工之用鈍器
也勞筋苦骨終日矻矻及至巧冶鑄干將之朴清水
淬其鋒越砥歛其鍔水斷蛟龍陸刺犀革忽若彗汜
畫𡍼如此乃使離婁督繩公輸削墨雖崇臺五層延
袤百尺而不溷者工用相得也故服絺綌之凉者不
苦盛暑之鬰懊襲狐狢之煖者不憂至寒之悽慘何
則有具者易其備夫賢人君子亦聖主之所以易海
内也昔周公躬握之勞故有周室之隆齊桓設庭
燎之禮故有匡合之功由是觀之明君人者勤於求
賢而佚於得人人臣亦然故世必有仁聖之王而後
[020-7a]
有賢明之臣故虎嘯而風起龍興而致雲蟋蟀
吟蜉蝣出以隂易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詩曰思皇
多士生此王國故聖王必待賢臣而弘功業雋士亦
俟明主以顯其德上下俱欲歡然交欣千載一㑹愉
恱無斁翼乎如鴻毛之遇順風沛乎若巨魚之縱大
壑其得意如此則胡禁不止何令不行化溢四表橫
無窮遐夷貢獻萬祥必臻是以聖主不徧闚望而
視以明不殫傾耳而聽以聰恩從祥風遨德與和氣
遊太平之責塞優㳺之望得遵遊自然之𫝑恬淡無
爲之場休徴自至壽考無疆何必仰屈伸若彭祖
喣嘘呼吸如喬松𦕈然絶俗離世哉詩云濟濟多士
[020-7b]
文王以寧信乎其以寧也是時上頗好神仙故褒對
及之頃之拜褒爲諫議大夫數爲辭賦方士言益州
有金馬碧鷄之寳可祭致之使褒祠焉褒道病死六
月辛巳西河太守杜延年爲御史大夫安和寛
議持平稱爲名臣是歲置西河屬國都尉以處匈奴
降者
四年春正月廣陵王胥有罪自殺胥好倡樂逸遊力
能扛鼎空手羆豕猛獸動作無法度昭帝時數使
巫祝禱上即位胥曰太子孫何以反得立復祝詛如
前楚王延壽謀反胥與私通書延壽既誅辭連及胥
有詔勿治後復祝詛胥宫中生十莖莖赤葉白如
[020-8a]
素池中水變赤魚死有䑕舞王後庭中後祝詛事發
覺有司按驗胥惶恐自殺謚曰厲王其子爲庻人匈
奴單于臣道弟谷蠡王入侍以邊寨無冦减戌卒十
二大司農丞耿壽昌爲筭能啇功利奏言故事歲漕
關東榖四百餘斛以給京師用卒六萬人宜糴三輔
弘農河南上黨太原郡榖足給京師可以省關東漕
卒半又奏邊郡皆築倉以榖賤時增價而糴以利農
貴時减價出糶以贍貧民名曰常平倉民便之乃賜
壽昌爵關内侯是時糴榖甚賤農人少利故設常平
倉而蔡揆以好農而爲使者勸農於郡國昔李悝爲
魏文侯作盡地力之教以爲地方百里提封九萬頃
[020-8b]
除山澤邑居三分减一爲六萬頃治田勸農則畆益
三斗不勸損亦如之增减轉爲榖百八十萬石矣故
農事不可以不勸糴甚貴則傷民糴甚賤則傷農民
傷則離散農傷則國貧故甚貴甚賤其傷一也善爲
國者使民無傷而農益勸今五口之家治田百畆歲
常不足以自供若不幸即有疾病死䘮之費則至於
甚困是以民不勸耕而糴至於甚貴也是故善平糴
者必視歲上中下上熟自四中熟自三下熟自倍饑
亦如之故上熟官糴三而舎一中熟官糴二而舎一
下熟官糴一而舎一使民適足價平則止小饑則發
小熟之所歛而糴之中饑則發中熟之所歛而糴之
[020-9a]
太饑則發大熟之所歛而糴之以相贍故雖遭饑
饉糴不甚貴而民不散榖價常平行之魏國魏國強
冨夏四月辛丑朔日有蝕之是謂正月朔慝未作春
秋左氏傳以爲重遣丞相御史吏二十四人循行
天下舉寃獄察擅爲苛禁深刻不改者
甘露元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畤匈奴呼韓王單
于遣子右賢王銖婁渠堂入侍而呼韓邪兄左賢王
自立爲郅支單于遣子入侍三月丁巳大司馬車
將軍許延壽薨夏四月黃龍見新豐建章未央長樂
宮鍾及筍銅人皆生毛長二寸許甲申太上皇廟
災甲辰孝文廟災上素服五日冬呼韓邪單于遣弟
[020-9b]
左賢王朝賀
二年春正月立皇太子爲定陶王後徙爲楚王詔
曰乃者鳳凰甘露降集黃龍登興醴泉滂流枯槁榮
茂神光並見咸受禎祥其赦天下减民筭三十賜諸
侯王丞相將軍二千石金錢各有差賜民爵女子百
戶牛酒鰥寡孤獨高年帛朱崖郡亂夏四月遣護軍
都尉張禄將兵擊之御史大夫杜延年賜安車駟馬
免五月巳丑廷尉于定國爲御史大夫秋九月立皇
子宇爲東平王冬十月幸雲陽宮營平侯趙充國薨
謚曰壯武侯以功德與霍光等圖𦘕相次於未央宫
第一曰大司馬大將軍博陸侯霍光次曰衛將軍富
[020-10a]
平侯張安世次曰車將軍龍額侯韓增次曰後將
軍營平侯趙充國次曰丞相高平侯魏相次曰丞相
愽陵侯邴吉次曰御史大夫建平侯杜延年次曰宗
正楊德侯劉德次曰少𫝊梁丘賀次曰太子太𫝊蕭
望之次曰典屬國蘇武皆有功德知名當世以明著
中興輔佐列於方叔邵虎仲山甫焉至成帝時西羗
常有驚成帝思將帥之臣詔黃門侍郎楊雄即充國
𦘕像而頌之曰明靈惟先戎有先零先零猖狂侵我
西疆漢命虎臣惟後將軍整我六師是討是震旣臨
其域喻以威德有守矜功謂之弗尅請奮其旅于罕
之羗天子命我從之鮮陽營平守節屢奏封章料敵
[020-10b]
制勝威謀靡亢遂尅西戎旅師于京方賔服罔有
不庭昔周之宣有方有虎詩人歌之乃列于雅在漢
中興充國作武紏紏桓桓亦紹厥緒
三年春正月行幸甘泉宮郊泰畤匈奴呼韓邪單于
爲郅支所破遂稱臣來朝上議其儀丞相覇御史大
夫定國議以爲聖主先諸夏而後夷狄其禮儀宜如
諸侯王位次其下太子太𫝊蕭望之議曰單于夷狄
禮儀非正朔所加故稱敵國宜待以不臣之禮位在
諸侯王上蠻夷稽首稱藩中國讓而不臣此覉縻之
義謙厚之禮也書曰戎狄荒服言其來徃荒忽無常
如使匈奴後嗣不闕於朝饗不爲叛臣信讓行乎蠻
[020-11a]
夷福祚延於無窮此萬世之長䇿也上令單于在諸
侯王上賛謁稱藩臣而不名賜以璽綬冠帶衣裳安
車駟馬黃金錦繡繒絮使有司導單于先行就邸
荀恱曰春秋之義王者無外欲一於天下也書曰西
戎即序言皆順從其序也道理遼逺人物介絶人事
所不至血氣所不沾不告諭以文辭故正朔不及禮
義不加非導之也其𫝑然也王者必則天地天無不
覆地無不載故盛德之主則亦如之九州之外謂之
藩國蠻夷之君列於五服詩云目彼氐羗莫敢不來
王故要荒之地必奉王貢若不供職則有辭讓號令
加焉非敵國之謂也故逺不間親狄不亂華輕重有
[020-11b]
序賞罰有章此先王之大禮故舞四夷之樂於四門
之外不備其禮故不見於先祖獻其志意音聲而巳
望之欲待以不臣之禮加之以王公之上僣度失序
以亂天常非禮也若以權時之宜則異論矣二月單
于罷歸遣衛將軍車將軍都尉萬六千送單
于單于歸幕南保光禄城而郅支單于逺遁匈奴遂
定詔曰乃者鳳凰集新蔡衆鳥四靣行列而立以萬
數其賜汝南太守帛百疋新蔡長吏三老孝弟力田
鰥寡孤獨帛各有差賜吏民爵二級無出今年租三
月巳巳丞相黃覇薨五月甲午御史大夫于定國爲
丞相初定國父干公爲東海郯縣獄吏郡决曹
[020-12a]
獄甚明理法者皆無恨郡中爲之立生祠東海有孝
婦少寡無子養老姑甚謹姑欲嫁之終不肯去姑告
鄰人曰我年老久累丁壯其後姑自剄而死姑女告
婦殺我母吏驗治甚急孝婦自誣服具獄上府于公
以爲婦孝養姑十餘年以孝聞於天下必不殺也太
守不聽于公爭不得乃抱具獄於府門上因辭病
去郡中枯旱三年及後太守方召于公于公曰前有
孝婦不當死枉⛋誅 咎 儻在是乎於是太守殺
牛自祭孝婦因表其墓天乃大雨于公其里門閭壞
父老方共治之于公曰少高大令容駟馬高盖我治
獄多隂德子孫必興故人爲之語曰于公高門以侍
[020-12b]
封嚴母除地以望䘮定國少爲文法吏及在卿位乃
迎師學春秋身執經北靣備弟子禮謙讓恭敬士雖
貧賤徒歩皆與均禮爲廷尉八年持法平端朝廷稱
之曰張釋之爲廷尉天下無寃民于定國爲廷尉天
下自不寃然好飲酒至一石不能亂益精明邴吉之
薨也薦杜延年于定國陳萬年皆以次見用後太僕
陳萬年爲御史大夫萬年沛人也外行廉平内行修
在位稱職然善事人邴吉疾病中二千石以下謁
問疾遣家丞謝之巳皆去唯萬年獨留昬夜乃歸
好爲曲意如此子咸剛直有異才萬年甞召咸牀下
教戒之咸睡頭觸屏風萬年怒之咸叩頭謝曰且饒
[020-13a]
所言大人乃教咸謟也萬年乃不復言咸復御史中
丞執法殿中公卿以下皆敬憚之頗言石顯長短爲
顯所奏坐漏省中語一獄减死後歷州郡所在令
行禁止官至少府其治嚴酷倣嚴延年然性奢侈其
廉不及詔諸儒愽士講五經同異於石渠太子太傅
望之平其議上親稱制臨决焉乃立梁丘易大小夏
侯尚書榖梁公羊春秋左氏傳博士冬烏孫公主求
歸年七十餘矣與烏孫男女二人俱來賜田宅奴婢
朝見儀比於公主焉
四年夏廣川王海陽有罪廢遷房陵冬十月丁卯未
央宫宣室閤災
[020-13b]
黃龍元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畤匈奴呼韓邪單
于來朝禮賜如初二月單于歸國詔曰朕旣不明數
申詔公卿大夫順民所疾苦今吏或以不禁姦邪爲
寛大縱釋有罪爲不苛或以酷惡爲賢皆失其中奉
詔宣化如此豈不謬哉方今天下少事賦役省减兵
革不動而民多貧盗賊不止其咎安在上計簿務爲
欺慢以避其課三公不以爲意朕將何任御史計簿
有疑不實者按之使真僞無相亂三月星孛于王良
閤道入紫㣲宫是歲未央宫殿輅軨宫中雌雉化爲
雄毛衣變而不鳴無距冬十有二月甲戍帝崩於未
央宫
[020-14a]
讃曰本紀稱孝宣之治信賞必罰綜核名實政事文
學法治之士咸精其能至於伎巧器械之資後世鮮
能及之亦足以知吏稱其職民安其業遭植匈奴乖
亂推亡固存申威北狄單于慕義稽首稱藩功光祖
宗業垂後嗣可謂中興德侔殷高宗周宣矣漢武之
世得賢爲盛公孫弘倪寛以鴻漸之翼困於燕雀
式發迹於牧羊之間非遇其時焉能致斯位乎孝武
踐祚方用文武求賢如不及始以蒲輪迎枚生見主
而歎息群士慕義異人並出式試於蒭牧桑
弘羊擢於賈竪衛青奮於奴僕日磾出於降虜斯亦
當時板築牧牛之徒明矣漢之得人於斯爲盛儒雅
[020-14b]
則公孫弘董仲舒倪寛篤行則石建石慶質則汲
式推賢則韓安國鄭當時定律令則趙禹張湯
文章則司馬相如滑稽則東方朔枚臯應對則嚴助
朱買臣曆數則唐都洛下閎恊律則李延年運籌則
桑弘羊奉使則張騫蘇武將帥則衛青霍去病受遺
則霍光金日磾其餘不可勝紀是以興造功業制度
遺文後世莫及至孝宣承統繼修鴻業亦講論六藝
招選茂異而蕭望之梁丘賀夏侯勝韋玄成嚴彭祖
尹更始以儒術進劉向王褒以文章顯將相則張安
世趙充國魏相邴吉于定國杜延年治民則黃覇王
成龔遂邵信臣韓延壽尹翁歸趙廣漢張敞之屬皆
[020-15a]
有功迹見於後世叅其名臣亦其次也
前漢孝宣皇帝紀四卷第二十
[020-15b]
[020-15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