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前漢紀 > 前漢紀 14


[014-1a]
前漢孝武皇帝紀五卷第十四 荀恱
五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遂登隴崆峒而還十有
二月辛巳朔旦冬至始立㤗畤於甘泉夏五月諫議
大夫終軍使者安國少季使南越欲令入朝比内諸
侯軍自請願受大冠衣長纓必覊越王之頸致之闕
下軍旣至越王聽命上大恱賜南越王大臣印綬令
一用漢法使者留鎮撫之王太后皆莊嚴將入朝越
相吕嘉不欲内屬初尉他言事天子期無失禮要之
不可以好言入見亡國之𫝑也故他欲入朝而不
果王太后置酒請使者及嘉等欲因使者權謀因以
誅嘉使者相𠋣伏莫敢發嘉覺之則趨出稱疾隂謀
[014-1b]
作亂令國中曰王少年太后中國人與使者安國少
季私通專欲内屬無顧我越民社稷萬世之計遂攻
殺太后及王盡殺使者齊相式上書願父子將兵
死南越以盡臣節上不遣而賢之賜爵關内侯黃金
四十斤田十頃布告天下丁丑晦日有食之秋有蛙
蝦蟇𨷖闕下上遣伏愽將軍路愽德樓舩將軍楊僕
戈船將軍嚴𦔳下瀬將軍祖廣明因擊南越别道出
咸陽㑹番禺城下九月列侯坐獻黃金酎祭宗廟不
如法奪爵者百六十人欒大樂通侯坐誣罔腰斬西
羗衆十餘萬人反與匈奴通使攻安定圍枹罕匈奴
入五原殺太守
[014-2a]
六年冬十月遣將軍李息征西羗上將幸緱氏至安
邑桐郷聞南越破因改桐郷爲聞喜縣春至汲新中
郷得吕嘉首因以中郷爲𫉬嘉縣以南越地爲南海
蒼梧鬰林合浦交阯九眞日南珠崖儋耳九郡又遣
將軍韓說平西南夷以其地爲武都牂牁越雋沈黎
文山五郡秋東越王餘善反遣橫海將軍韓等擊
之又遣浮海將軍公孫賀出九原強弩將軍趙破奴
出令居擊匈奴皆出塞二千餘里不見虜而還乃分
武威酒泉郡置張掖燉煌徙民以實之是歳齊相卜
式爲御史大夫
元封元年冬十月上自帥師廵邊置十二部將軍勒
[014-2b]
兵十八萬騎連旌旗徑十餘里歷上郡西河五原出
長安城北登單于臺望朔方臨北海威震匈奴遣使
者邴吉告烏維單于曰南越王頭巳懸於漢矣今天
子自將待邊單于能戰亟來不能則臣服何但逃伏
漠北寒苦之地爲單于壟焉單于怒囚吉遷之北海
上然終不敢出上還祠黃帝於泰山廼歸甘泉東越
殺其王餘善以降遷其民於江淮之間遂空其地春
正月行幸緱氏登崇高聞聲稱萬歳者三羣臣吏卒
莫不稱皆聞之於是封太室以三百戸爲奉邑禁民
無伐其山木復其民遂東廵海上御史大夫卜式貶
爲太子太傅内史倪寛爲御史大夫夏四月癸卯上
[014-3a]
遂登封太岳初議封禪諸儒對者五十餘人未有所
定先是司馬相如病故有遺書言封禪事上以問内
史倪寛寛曰陛下躬發聖德統緝羣元宗祀天地薦
禮百神精神所嚮徴兆必報天地並應瑞符著明封
太山禪梁父昭姓考瑞帝王之盛節也將舉太事優
游數年使羣臣人人自畫終莫能成唯天子建中和
之極兼總條貫金聲玉振以順成天慶垂萬世之基
上乃自制禮儀採儒術以文焉拜寛爲御史大夫從
封禪行自太山復東廵海至竭石自遼西歷北邊九
原歸於甘泉初梁相有禇大通通五經爲博士時倪
寛爲弟子及御史大夫缺上徴大通自以爲得御史
[014-3b]
大夫至洛陽聞寛爲之大通大𥬇及至與寛議封禪
於上前大通不及寛乃退而服曰上誠知人賜太山
所過民年七十以上及孤老帛秋無出租算賜天下
民爵爵女子百戶牛酒五月歸甘泉秋有星孛於東
井又孛於三台本志以爲其後衛太子亂之應齊王
閎薨無子國除
二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春正月行幸緱氏遂至
東萊夏四月祠太山至瓠子臨決河令從臣等將軍
巳下皆薪塞河作瓠子之歌赦所過徒賜孤獨髙
年米行還築通天臺于甘泉作飛㢘舘於長安公孫
卿言仙人可見陛下毎在常處故不見故作通天
[014-4a]
以候神朝鮮王反殺遼東太守募天下死罪擊朝鮮
朝鮮本秦時屬遼東漢興以爲其逺難守故遼水爲
塞盧綰之反也燕人衛滿亡命聚黨千餘人在遼居
秦故地稍稍侵屬其東小蠻夷而王之地方數千里
保塞外爲臣傳子到孫至右渠抗命不賔故於是而
伐之六月甘泉宫中生芝草九莖上嘉之乃赦天下
作芝房之歌秋作明堂於太山下遣樓舩將軍楊僕
左將軍荀彘將應募罪人擊朝鮮又遣將軍郭昌等
平西南夷未服者以爲益州郡
三年春作角抵戯以享外國朝獻者三百餘里内人
皆觀夏朝鮮斬其王右渠以降以其地爲樂浪臨屯
[014-4b]
玄莵貞畨四郡楊僕坐失亡多免爲庻人荀彘坐爭
功棄市秋七月濟西王瑞薨瑞數犯法有司請誅瑞
上不忍凡再削國去太半瑞怨讟瑞杜其南門從一
門出入宫室府庫壞漏財物以巨萬計盡腐終不復
收省吏二千石欲以法治瑞瑞輙求其罪詰之無罪
者藥之所殺傷二千石甚衆無子國除武都互人反
分徙酒泉郡十二月雨雹如馬頭
四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通回中道遂北出蕭關
至代而還行幸河東春三月祠后土有神光集于靈
壇一夜三見夏大旱民多渴死秋匈奴冦邊遣將軍
郭昌屯朔方
[014-5a]
五年冬上南廵至于盛唐望祀虞舜于九嶷登𤅬天
柱山自潯陽浮江親射鮫魚于江中𫉬之遂北至琅
邪傍蒲浪海所過禮祀名山大川春三月還至泰山
增封甲子祀高祖於明堂以配天因朝諸侯王列侯
受郡國計夏四月赦天下賜鰥寡帛貧窮者粟所幸
縣無出租賦大司馬大將軍衛青薨謚曰烈侯青旣
尊貴而平陽侯曹孛有惡病就國薨長公主問列侯
誰賢者左右皆言大將軍公主𥬇曰此常從我柰
何左右曰於今尊貴無比於是主諷太后太后白之
上乃詔青尚平陽公主與主合葬起家像廬山初置
刺史部十二州詔曰蓋有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功
[014-5b]
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故馬或奔踶而至千里士
俗之累而立成功名其令州郡察吏民有茂才
異等可謂將相及使絶國者以聞
六年冬幸回中春作首山宮三月行幸河東祠后土
赦汾隂殊死巳下賜天下貧民帛益州昆明反遣將
軍郭昌擊之夏京師民觀角觗于上林秋大旱蝗
太初元年冬十月行幸太山十有二月甲子朔旦冬
至祠上帝於明堂巳酉栢梁臺災夏侯始昌先言其
災日始昌魯人也明於隂陽以術進而爲梁王太傅
上甚重之以選爲昌王大𫝊十有二月襢蒿里祠后
上東臨渤海望祀蓬萊還受計於甘泉宫春二月起
[014-6a]
建章宮夏五月正律曆以寅月爲正首色尚黃數用
五定官名正律曆恊音樂昔夏以寅月爲正殷以丑
月爲正周以子月爲正承三統十一月乾之初九其
位在子天氣始起生隂陽之化故子爲天統六月坤
之初六其位在未隂受陽任成剛柔之刑其衝在丑
故十二月爲地統正月乾之九三萬物湊出於地人
奉之而承之故寅爲人統自夏殷及周三變而復故
漢用夏正天統始施化於子半日萌生而色赤地統
受之於丑始化而色黃半日色化而白人統受之於
寅始孽成而黒至寅半日生色青故夏色尚黒殷色
尚白周色尚赤律曆一曰備數二曰和聲三曰審度
[014-6b]
四曰嘉量五曰權衡參伍以變錯綜其數校之氣物
和之心耳以逹自然之數以順性命之理數者一十
百千萬也本起黃鍾之數始於一積之無窮以周備
事物之數職在太史掌之聲者宮商角徴羽所以諧
八音正情性移風俗也八音者土曰缶匏曰笙皮曰
皷竹曰管絲曰絃石曰磬金曰鍾木曰祝敔角者觸
也物出於地載芒角也徴者祉也物盛而繁祉也宫
者中也商者量也物盛而可量度也羽者宇也物聚
而覆宇之也合之五行則角爲木於五常爲仁於五
事爲貌商爲金爲義爲言徴爲火爲禮爲視羽爲水
爲智爲𦗟宫爲土爲信爲思爲心宫爲君商爲臣角
[014-7a]
爲民徵爲事羽爲物六律律法也以統氣𩔖物子曰
黃鍾寅曰太族辰曰姑洗午曰蕤賔申曰夷則戌曰
無射六吕吕𦔳也以𦔳陽宣氣未曰林鍾酉曰南吕
亥曰應鍾丑曰大吕卯曰夾鍾巳曰中吕黃鍾黃中
色也鍾種也言以中色布種物也大吕吕𦔳陽也太
族族湊也言湊地上爾也夾鍾夾輔陽也姑洗姑固
也洗㓗也言固㓗物也中吕隂始起未發居中而𦔳
陽也蕤賔蕤繼也賔導也言陽導物而繼之也林鍾
林居也言隂受陽任居鍾物也夷則夷傷也則法也
言陽正法使隂夷當傷之物也南吕南任也隂受陽
任成物也無射射厭也陽究隂成終而復始無厭之
[014-7b]
也應鍾隂應陽而後鍾物也五聲之本生於黃鍾黃
鍾之律長九寸爲管或損或益以定五聲九六相生
隂陽之應故三分黃鍾損一下生林鍾三分林鍾益
一上生太蔟三分太蔟損一下生南吕三分南吕益
一上生姑洗三分姑洗損一下生應鍾三分應鍾益
一上生蕤賔三分蕤賔損一下生大吕三分大吕益
一上生夷則三分夷則損一下生夾鍾三分夾鍾益
一上生無射三分無射損一下生中吕隂陽相生自
黃鍾始而左轉八八六十四爲位其法皆用銅職在
太樂太常掌之度者分寸尺丈引也所以度長短也
本起於黃鍾之長以秬黍之中者一黍廣度之九十
[014-8a]
分黃鍾之長一黍爲一分十分爲一寸十寸爲尺十
尺爲丈十丈爲一引而五度審矣職在内官廷尉掌
之量者籥合升斗斛也所以量多少本起黃鍾之籥
以秬黍之中者千有二百實爲一籥十籥爲合十合
爲升十升爲斗十斗爲斛而五量爲嘉矣籥者興也
合者合也升者登也斗者聚也斛者角也職在太倉
大司農掌之權衡者所以平輕重銖兩斤鈞石也本
起黃鍾之重籥容千有二百黍重十二銖二十四銖
爲兩十六兩爲斤三十斤爲鈞四鈞爲石銖者從㣲
至見可殊異也兩者兩鍾之重也二十四氣爲𧰼斤
者明也三百八十四銖爲易二篇之文隂陽變動之
[014-8b]
𧰼十六兩爲斤斤者四時乘四方之𧰼也鈞者以平
均物也三十斤一月之𧰼也石者大也權之大者也
四鈞四時之𧰼也重一百二十斤十二月之𧰼也而
五權備矣物與權均而生衡衡運而生規規圎而生
矩矩方而生繩繩直而生物定矣是謂五則君臣用
焉以定國禮百工由焉以爲法式職在鴻臚鴻臚掌
之夫推曆生律制噐權衡規矩凖繩度量探頥索𨼆
鉤深致逺莫不用焉匈奴單于好殺伐左右大都尉
欲殺單于以降漢於是使因杆將軍公孫敖築受降
城於塞外事覺左右大都尉誅死秋八月行幸安定
發天下謫民遣二師將軍李廣利征大宛秋大蝗自
[014-9a]
東方飛至燉煌
二年春正月戊申丞相石慶薨慶即奮之小子世以
淳厚爲行奮四子皆以孝謹位至二千石故景帝并
其號曰萬石君萬石君過宮門闕必下車歩走見輅
馬必軾子孫勝冠者在側雖燕必冠申申如也童僕
侃侃如也唯謹爾上賜食於家稽首俯伏而食如在
上前其執䘮哀戚而子孫遵教亦如之以敬謹聞于
郡國奮長子建爲郎中令建奏事事下建讀之而馬
字少一㸃建驚恐曰死罪矣其畏懼如此有言於上
屏人言極切廷見若不能言慶爲太僕從出上問車
中幾馬慶以鞭數馬畢乃舉手曰六馬慶於兄弟最
[014-9b]
爲輕易然猶如此諸孫皆孝唯建最甚萬石君卒建
在䘮扶杖乃能行歳餘亦死初慶爲齊相齊相慕其
家行不言而治及爲丞相厚謹而巳太僕公孫賀爲
丞相二月行幸河東祠后土令天下大酺五日膢五
日祠門戶比臘夏五月藉吏民馬馬秋蝗遣
峻稽將軍趙破奴將二萬出朔方擊匈奴爲匈奴
八萬所圍遂没其軍破奴居匈奴中十餘年後亡
歸漢冬十有二月御史大夫倪寛卒初寛以儒學進
家貧受業博士常爲弟子都養時行賃作帶經而鋤
休息輙誦讀爲廷尉卒吏以不習吏事除爲從史徙
之北地視畜數年還廷尉適有疑奏以再見御史
[014-10a]
吏莫知所爲寛言其意事即得可後上問張湯前奏
事非吏所爲誰爲之湯對曰臣從史倪寛湯由是
以寛爲奏讞徙爲侍御史見上問尚書經義數事
爲太中大夫遷左内史民甚信重之後有軍發左内
史粟租課殿當免吏民聞之輸租襁不絶課更
以最
三年春正月行廵狩海上膠東相王延廣爲御史大
夫夏四月還修封泰山禪石閭遣光禄大夫徐息築
五原塞外列城西北到盧朐山遊擊將軍韓將兵
屯之強弩將軍路愽德築居延城秋匈奴黎湖𡍼單
于入定襄雲中殺畧數千人入張掖酒泉殺都尉
[014-10b]
四年春正月貳師將軍李廣利斬大宛王首𫉬汗血
馬初廣利將六千歩兵數萬人至貳師城下取善
馬西至郁夷城當道小國各城守不肯給食食乏而
還徃來二歳到燉煌士卒十遺二三上書請罷兵上
大怒乃益發兵卒六萬人從者不豫牛十萬馬二
萬驢騾馲駝以十萬數多賫粮轉運奉軍天下騷動
廣利遂進兵當道小國皆送迎給廪食徑到大宛城
圍宛三十餘日宛中貴人共殺其王母寮奉其首出
食給軍悉出善馬漢擇取其善馬十匹中馬三千餘
匹乃共興立宛貴人妹察爲王與盟而還諸所過小
國皆遣子弟從入獻見因爲質焉還玉門關死者萬
[014-11a]
餘人馬數千餘匹行乏食戰死甚多將吏貪不愛士
卒故死亡者多上以爲萬里而伐不録其過乃封廣
利爲海西侯封士趙弟殺郁城王爲新畤侯拜卿
三人二千石數百人千戶以下千有餘人廣利者李
夫人兄也廣利弟延年性知音善歌舞上愛之乃爲
新聲變曲聞者莫不感動而李夫人亦善舞甚姣麗
有寵李夫人病篤上自臨候之夫人蒙被上問而謝
曰妾聞婦人貌不修餙不見君父妾不敢宴堕見上
曰夫人病甚殆將不起宜見我囑託兄弟乎將加賜
千斤而與兄弟尊官乎李夫人答曰尊官在帝不在
一見上固欲見之夫人遂轉向璧歔欷不復言於是
[014-11b]
上不恱而起姊妹讓之曰貴人獨不見囑託兄弟邪
何爲恨上如此夫人曰所以不見帝者乃所以深託
兄弟也夫以色事人者衰則愛弛愛弛則恩絶上所
以戀戀者乃以爲平生容貌今見我顔色毀壊必有
咄棄我意當復肯追思憫録其兄弟哉及夫人卒上
以厚禮葬之圖𦘕其形於甘泉宮而尊重其兄弟廣
利爲將軍延年爲恊律都尉上思念李夫人不巳有
方士少翁言能致其神乃夜張燭設帷幄陳酒食而
令上居他帷遥見好女子如李夫人還帳坐而眇然
不得就視初上發讖書曰神馬當從西北來後得烏
孫好馬名曰天馬及得宛馬馬汗血言其先天馬子
[014-12a]
也名曰天馬更名烏孫馬曰西北極馬上甚好宛馬
毎使使者相望於道率十輩大者數百人小者百餘
人一歳中使多者十餘輩少者五六輩逺者八九歳
近者五六歳而還不能無侵盗弊物及使失㫖者輙
案重罪以激怒之因復求使自贖而是使無窮巳而
輕犯法募吏民自占使者無問所從來皆遣之而漢
使窮河源矣外國朝貢並至上乃悉從外國客廵行
至海上大都多人民則過之觀名人府庫之饒厚賞
賜作角觝戯出竒戯酒池肉林以觀示之秋起明光
宮冬行幸回中徙弘農都尉治武關稅出入者以給
吏卒食大宛旣破外國振恐上欲遂困匈奴下詔曰
[014-12b]
髙皇帝遺朕平城之憂高后時單于書絶悖逆齊桓
公復九世之讎春秋大之於是復圖匈奴矣遣中郎
將蘇武至匈奴匈奴留武不得歸武固執漢節不肯

天漢元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畤三月行幸河東
祠后土匈奴使使來獻大羽白㲠夏大旱五月赦天
下秋發謪戌屯五原監軍御史穿北軍壘垣以爲賈
區宇軍正丞胡建欲誅之隂約其從卒監軍御史與
諸校尉列坐建趨至拜謁因令卒引御史斬之諸校
尉驚愕不知所謂建遂上奏曰監軍御史穿北軍垣
以爲賈利於使文吏議不至重高皇帝法曰壁壘巳
[014-13a]
定穿踰不由路是謂姦人姦人者殺之臣謹按軍法
曰正無屬將軍將軍有罪以聞二千石二千石以下
行軍法焉臣謹案以法斬上壯其節制書答曰國容
不入軍容軍容不入國容何文吏也建有何疑焉是
歳濟南太守王延年爲御史大夫
二年春行幸東海還幸回中夏五月貳師將軍李廣
利將三萬出酒泉擊匈奴斬首虜萬餘級因杆將
軍出西河都尉李陵將歩卒五千出居延與鞮汗
單于戰斬首萬餘級陵兵敗降匈奴陵者李廣孫敢
兄當戶之子上使陵爲貳師將軍督輜重陵稽首曰
願得自當一隊上曰吾無與汝陵曰不用願以
[014-13b]
少擊衆歩兵五千人渉單于庭上壯而許之陵至峻
稽山與單于相遇以三萬攻陵陵千餘弩俱發應
統皆倒虜還走上山陵追擊之殺數千人單于大驚
召左右賢王馳兵八萬攻陵陵且戰且却南行數
日抵山谷中復大戰斬首三千餘級引兵東南五日
抵大澤葭葦中虜從上風縱火燒陵陵亦令軍縱火
以自救南行至山下單于在山上使其子將擊陵
陵自歩𨷖𣗳木間復殺虜數千因發連弩射單于下
走是日捕得生口言單于曰此漢精兵也曰引吾南
行近塞得無有伏兵乎諸軍長皆曰單于自將數萬
擊漢數千人不能勝後無以復使邊臣令漢益輕
[014-14a]
匈奴匈奴復力戰山谷間尚四五十里得平地不能
破乃還是日戰數十合復力戰殺傷虜二千餘人虜
不利欲去會陵軍中候管敢爲校尉所辱亡降匈奴
具言軍無後救射矢且盡單于大喜進兵使並擊
漢軍疾呼曰李陵韓延年趨降遂道攻陵四靣射
矢下如雨陵矢且盡即棄軍去士卒尚三千餘人徒
斬車輻持之軍吏持尺刀抵入山谷單于入從山
上墜石下士卒多死不得行陵曰兵敗吾死矣軍吏
或勸陵降陵曰吾不死非壯士也陵嘆曰使人有數
十矢足以免矣今無兵復戰令軍士人持三升糒一
片氷令各散去虜鄣相待陵與延年俱上馬壯士
[014-14b]
從者數十人虜千追之延年死陵曰無靣目以報
陛下遂降士卒分散脫至塞者四百餘人陵敗䖏去
塞百餘里單于以大女妻陵立爲右校王上聞降大
怒大臣憂懼太史公司馬遷上言陵功以陵之不死
宜欲得當以報漢也初上遣貳師將軍出時令陵爲
𦔳兵及陵與單于相持而貳師無功上以遷欲沮貳
師爲陵游說後捕得匈奴生口言陵教單于爲兵法
上怒乃族陵家而下遷腐刑陵聞之曰教單于爲兵
者乃緒也非陵也李緒者故塞外都尉先是降匈奴
陵痛其家以緒誅乃使人刺殺緒司馬子長旣遭李
陵之禍喟然而嘆幽而發憤遂著史記始自黃帝以
[014-15a]
及秦漢爲太史公記後爲中書令尊寵任職益州刺
史任安與遷書責以不推賢貢士遷報書曰僕頼先
人緒業得待罪輦轂下三十餘年矣甞厠下大夫之
列陪外庭末議不能引綱維盡思慮今以虧形在闒
茸之間當何言哉昔衛靈公與雍渠載孔子適陳商
鞅因景監見趙良爲之寒心童子參乘𡊮絲變色自
古而耻之柰何使刀鋸之餘薦天下之豪俊哉僕少
不覊之氣長無郷曲之譽幸得奉薄伎出入周衛
而事乃有大謬夫僕與李陵趣舎異路素非相善也
然觀其爲人事親孝與士信臨財㢘取與義常思奮
不顧身以狥國家之急僕以爲有國士之風夫人出
[014-15b]
萬死不顧一生之計赴公家之難斯亦竒矣今舉事
一不當而全軀保妻子之臣隨而媒孽其短僕誠痛
心且李陵提歩卒不滿五千深踐戎馬之地足歷王
庭垂餌虎口橫挑強胡挫億萬之師虜救死扶傷不
給悉舉引之民一國共攻之轉𨷖千里矢盡道窮
救兵不至士卒死傷如積然李陵一呼勞軍軍士無
不奮躬流涕沫血飲泣張空捲冐白刃北首爭死敵
場雖古名將不見過也身雖䧟敗其所摧破亦足暴
功於天下僕以爲陵之不死真欲得當報漢也時主
上聞陵敗食不甘味𦗟朝不怡憂懼不知所出僕竊
不自量欲効其欵之愚因推此意以言之欲以廣
[014-16a]
主上之意上以僕非沮貳師而爲陵遊遂下之於
吏拳拳之忠終不能自明列身非木石獨與法吏爲
伍深幽囹圄之中誰可告愬者僕聞太上不辱先其
次不辱身其次不辱色其次不辱辭令且𫉬婢妾
猶能引決僕所以隱忍苟活身䧟糞土之中而不辭
者私心有所不盡疾𣳚世而名不稱於後世也昔西
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
騷左丘明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足兵法修列僕竊
不自量託於無能之辭欲網羅天下放逸舊文亦欲
以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僕誠以著
此書藏之名山傳之後人雖萬被戮豈有悔哉太史
[014-16b]
公記凡百三十篇五十餘萬言遷父談亦爲太史公
自叙其先重黎之後世掌天地官也本傳曰司馬遷
據左氏春秋國語採世家戰國䇿逮楚漢春秋接其
後事迄于大漢其言秦漢詳矣至於採摭經傳分散
百家之事甚多䟽畧或有抵忤又其是非頗謬於聖
人論大道則先黃老而後六經序游俠則退䖏士而
進姦雄述貨殖則崇姦利而羞貧賤此其所蔽也然
則劉向楊雄博極羣書皆稱遷有良史之才服其善
序事理辯而不華質而不野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
不隱惡故謂之實録㤗山琅邪群盗徐勃等阻山攻
城斷道路遣直指使者暴勝之等衣繡衣仗斧龯分
[014-17a]
部逐捕刺史郡守巳下皆伏誅
三年春二月御史大夫王延年有罪自殺執金吾杜
周爲御史大夫初㩁酒沽三月行幸太山修封禪寺
明堂因受計還北海祠恒山玄玉夏大旱四月赦
天下所過無出田租秋匈奴入鴈門太守坐畏懦棄

四年春正月朝諸侯王於甘泉宮貳師將軍李廣利
將六萬餘騎歩兵七萬人出朔方因杆將軍公孫厫
將萬騎歩兵三萬人出鴈門遊擊將軍韓將歩兵
三萬人出五原強弩將軍路愽德將歩兵萬餘人與
貳師將軍㑹與匈奴戰不利皆引還夏四月立皇子
[014-17b]
髆爲昌邑王秋九月令死罪人贖錢五十萬减死一

前漢孝武皇帝紀五卷第十四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