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前漢紀 > 前漢紀 11


[011-1a]
前漢孝武皇帝紀二卷第十一 荀恱
元光元年冬初令郡國貢孝廉各一人董仲舒始用
其議仲舒廣川人也初景帝時爲博士下帷讀書弟
子以次傳授其業或莫見靣蓋三年不闚其園其精
專如此進退容止非禮不行學士皆尊師之後應賢
良舉上䇿曰夫守文之君當塗之士皆欲明先王之
道以戴翼世主者甚衆然猶不能豈所操持失其統
歟固天降命不可復反歟必推之於大中而後息歟
三代受命其符安在災異之變何稱而起性命之情
或夭或壽或仁或鄙習聞其號未昭其理今欲風流
而令行輕刑而姦改何修而臻於此具眀以喻朕意
[011-1b]
靡有所隱仲舒對曰臣謹按春秋以觀天人之際甚
可畏也國家將有失道之敗而天乃先出災害以譴
告之不知自省又降怪異以驚恐之尚不知變而後
傷敗乃至自非大無道之世天欲盡扶持而全安之
事在勉強而巳勉強學問則聞見愽而智益明矣勉
強行道則德日起而大有功矣詩云夙夜匪懈書云
懋哉懋哉皆勉強之謂也昔周道衰於幽厲非道亡
也而幽厲不由道也宣王修文武之業周道粲然復
至矣非天降命不可復反也所操持悖謬失其統也
臣聞非人力所致而自至者此受命自然之符也天
下同心歸之若子歸父母亦是受命之符也夫天瑞
[011-2a]
應精誠而至書曰白魚入於王舟有火復於王屋流
爲赤烏此蓋受命之符也及末代衰㣲廢德義任刑
罰刑罰不中則生邪氣邪氣積於下怨惡畜於上上
下不和則隂陽繆戾而妖孽生矣此災異所縁而起
也臣聞命者天之令也性者生之質也情者人之欲
也或夭或壽或仁或鄙陶冶而成之不能純粹又治
亂之所生故不能齊一也堯舜行德則民仁壽桀紂
行暴則民鄙夭夫下之從上猶泥之在鈞唯陶者之
所爲綏之斯安動之斯來此之謂也臣謹按春秋求
王道之端傳之於正正次王王次春春者天之所爲
也正者王之所爲也其意曰上承天之所爲下以正
[011-2b]
巳所爲也然則王者所爲必則於天道天道之大者
在於隂陽陽爲德隂爲刑刑德不失而歳功成今廢
先生德教之官而獨任執法之吏而欲德化之
表固難成也春秋謂一爲元一者萬物所從始也元
者辭之所謂本也謂一爲元者示太治而欲正其本
也故爲人君者正其本心以正朝廷朝廷正以正萬
民萬民正以正四方四方正逺近莫不皆正也則隂
陽調而風雨時羣生和而萬物植福祥畢至而王道
成矣孔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巳矣夫自傷不
能致此物而身卑賤不能致也今陛下居得致之位
又有能致之資然而天地未一應瑞者凡以教化之
[011-3a]
不立而萬民不正故也民之從利如水之走下非教
化隄防之不能禁也聖人之繼亂世掃除其迹而去
之復修教化而崇起之夫秦㓕先聖之道爲茍且之
治故立十四年而亡其遺毒餘戾至今未㓕琴瑟不
調甚者必解而更張之爲政而不行之甚者必變而
更化之漢承暴秦之後宜變其迹乃可善治三代相
救夏尚忠商尚敬周尚文今漢宜少損周之文用夏
之忠王者有改制之名無變道之實然所祖不同者
救病扶衰所遭之變然也又曰古所謂功者以任官
稱職爲美不謂積日累乆也小材雖累日不離於小
官賢才雖未乆不害爲宰相是以有司竭其務治其
[011-3b]
業今則不然累日以取貴積乆以致官是以賢不肖
不得其眞宜勿以日月爲功誠以賢能爲實使郡國
各擇吏民之賢者歳貢一人以給𪧐衛所貢得賢者
有賞不肖者行罰如此率天下賢能可得而官也又
曰積小者大慎㣲者著積善在身猶長日加益人不
知也積惡在身猶火之消膏人不見也非明乎情性
察乎流俗者孰能識之天之所分與與之齒者去其
角𫝊其翼者兩其足是所受者大不得取其小也古
之食禄者不食於民力是與天意同也昔公儀休相
魯去織婦抜園葵曰邑也巳食禄矣又奪園夫妻女
工之利乎夫遑遑求財利常恐匱乏者庻人之意也
[011-4a]
遑遑求仁義常恐不能化民者大夫之意也易曰
且乘致冦至此言處君子之位者不可以庻人行也
又曰春秋大一統一者天地之常經古今之通義也
今師師異道人人異論百家殊方㫖意不同是以上
無以持一統法制數變下不知所守臣愚以爲諸不
在六藝之科非孔氏之術者皆絶其道勿使並進邪
僻之㓕息然後統紀可一法度可眀民知所從矣
仲舒對䇿擢爲江都相時易王甚驕而好勇問仲舒
曰越王與大夫種后庸范蠡謀伐吳遂㓕之孔子稱
殷有三仁焉寡人亦以越有三仁仲舒對曰若魯君
伐齊問柳下惠曰吾伐齊何如對曰不可歸而有憂
[011-4b]
色曰吾聞伐國者不可問仁人此問何爲至於我哉
徒見問耳且猶羞之况設詐而伐吳乎由是言之越
曾無一仁矣仁人者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
其功是故仲尼之門五尺之童羞稱五伯爲其先詐
力而後仁義也王曰善哉及其去位居家絶不問家
産業以修學著書爲事所著凡百三十篇而春秋
事復數十篇朝廷有大議使者就其家而問之國家
大議多仲舒發之春二月丙辰晦日有食之車
軍李廣屯雲中車將軍程不識屯鴈門以備匈奴
六月罷廣隴西人也爲將得士衆心無部曲行陣善
就水草頓舎人人自便不擊刁斗自衛幕府少文書
[011-5a]
而程不識正行伍部曲營陣擊刁斗自衛吏治軍簿
至明士卒不得自便而俱爲名將夏四月赦天下復
七國宗室削絶屬籍五月詔舉賢良秋七月癸未先
晦一日日有蝕之是歳天星盡動揺上問候星者對
曰星揺民將勞也
二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始詔公卿議伏匈奴匈
奴者其先夏后氏之苗裔其在于古曰淳維匈奴始
祖名薫粥氏山戎獫狁是也始祖居於北邊隨水草
畜牧而轉徙居無城郭耕田之業然亦各有分地無
文法以言語爲約束其俗寛則射獵急則習戰長兵
矢短兵則矛鋋見利則進不利則退食肉衣皮
[011-5b]
壯者食肥美老者飲食其餘父死則妻其毋弟兄死
皆娶其妻其俗有名不諱無文字自商周巳來世爲
中國患至匈奴姓攣鞮氏國人稱之曰撑黎孤塗若
單于匈奴謂天爲撑黎謂子爲孤塗若言天子也單
于者廣大之貌言其單于然也置左右賢王左右谷
蠡王左右大將軍左右大當戸凡二十四長其大臣
皆世官職左賢王將居東方上谷之東北接穢貃朝
鮮右賢王將居西方治上郡西接互羗而單于庭直
代郡雲中歳正月諸王長少㑹單于庭五月大㑹龍
庭而祭其先祖天地神秋大㑹蹛林校閱人畜其
法抜刃尺者死盗者沒入其家財單于朝拜日夕拜
[011-6a]
月其座長左而北靣日尚戊巳其送死有棺槨衣衾
而無封𣗳䘮服近幸臣妾從死者多至數十人舉事
常隨月月盛壯則進兵月𧇊則退兵其攻戰斬首虜
則賜一巵酒而得所虜𫉬因以與之得人因爲奴婢
故其戰人人自趣利秦始皇時使蒙恬將數十萬衆
北擊胡悉收河南地因河爲塞築四十四縣臨河徙
譴人民以充之因山險谿峻繕治之起臨洮至遼東
萬餘里是時匈奴單于曰頭曼頭曼不勝秦北徙十
有餘年頭曼太子名冐頓殺父而立是時東呉強盛
使使請冐頓千里馬冐頓問羣臣羣臣皆曰此匈奴
寳馬也勿與冐頓曰柰何與鄰國愛一馬乎遂與之
[011-6b]
又使人請冐頓一閼氏冐頓問左右左右皆怒請擊
之冐頓曰柰何與鄰國愛一女子乎復以與之東胡
以冐頓爲畏巳愈驕匈奴間有棄地不居者千里東
胡又使求之冐頓問羣臣羣臣或曰此棄地與之於
是冐頓大怒曰此地者國之本也何與之有斬言與
地者即上馬令有後出者斬遂東襲擊東胡東胡不
設備遂破㓕東胡西擊月氐東并樓煩白羊河南悉
收秦所奪地遂入侵燕代北服渾窳屈射丁零高昆
新黎之國控弦之士四十餘萬自上古巳來唯冐頓
爲強大高帝有平城之圍時冐頓爲書戯慢甚不敬
高后怒詔羣臣議擊之樊噲曰願將十萬衆橫行匈
[011-7a]
奴中中郎將季布曰噲可斬也高帝困於平城噲爲
大將軍不能以四十萬解高祖之圍而欲以十萬乗
横行匈奴中是靣謾也且夷狄如禽獸得其善言不
足喜得其惡言不足怒高后曰善乃遣使報單于書
卑辭厚答遺以御車二乘馬十騎單于又遣使來謝
至文帝遺老上單于書封以尺一牘印曰皇帝敬問
單于單于報以尺二牘封皆大辭曰天地所生日月
所置匈奴大單于敬問皇帝自是數侵邊及單于背
約冦邊無巳於是上議伐之太行王恢曰匈奴和親
率不過數歳請擊之御史大夫韓安國以爲匈奴輕
疾之兵也至如颷風去如流電居䖏無常難得而制
[011-7b]
今將卷甲親舉深入長驅從行則迫脅橫行則中絶
徐行則後利疾行則粮絶難以爲功聖人以天下爲
度者也不以私怒傷天下公議故高帝始結和親孝
文遵其約二聖之迹足以爲效王恢曰五帝不相襲
禮三王不相㳂樂各因時宜也且言擊之者固非發
兵而深入也將順單于之欲誘而致之於邊選驍騎
羽林壯士隂爲之備吾𫝑巳定或營其左或營其右
或當其前或當其後單于必可擒也上從恢議夏六
月護國將軍韓安國驍騎將軍李廣輕車將軍公孫
賀屯騎將軍王恢材官將軍李息襲匈奴隂使鴈門
馬邑豪聶壹詐亡入匈奴謂單于曰吾能斬馬邑令
[011-8a]
以降則物可盡得也單于愛信之令歸爲間壹乃詐
斬死罪囚頭懸邑城上以示單于使者使者還單于
乃將十萬騎入武川塞是時漢兵三十餘萬伏馬邑
旁草中王恢李息約從代出擊輜重單于未到馬邑
百餘里鴈門尉吏行徼單于大驚而還曰吾得尉吏
天也以爲天王乃逺走兵追至塞不及乃罷上大怒
恢首謀不出兵擊單于輜重也恢自殺時主父偃上
書諫伐匈奴曰臣聞怒者逆德兵者凶器爭者末節
數戰武未有不悔者也始皇務勝不休欲攻匈奴李
斯諌曰匈奴無城郭之居委積之守遷徙鳥難得
而制也輕兵深入粮食必絶運粮以行重不及事得
[011-8b]
其地不可以耕而食也得其人不可役而畜也勝必
殺之非仁德也疲弊中國甘心匈奴非完計也始皇
不聽出兵攻胡却地千里皆 鹵不生五榖然後發
天下丁男以戍河北飛蒭輓粟以逺轉輸率三十鐘
而致一石天下所以叛也夫兵乆則變生事苦則慮
易周書曰安危在出令存亡在所用願陛下熟計之
偃凡上十事其一事諫伐匈奴九事爲律令燕人徐
樂上書曰天下之患在於土崩不在瓦解秦之末世
天下大壞是謂土崩吳楚七國之時是謂瓦解今關
東比年榖不登民多困窮不安其䖏故易動易動者
土崩之𫝑也故明主之要其在於使天下無土崩之
[011-9a]
𫝑而巳臨淄人嚴安上書曰今天下奢侈車馬衣裘
宮室皆兢修餙夫養失而泰樂失而禮失而采教
失而僞僞采㤗非範民之道也是以天下逐利而
巳臣願爲民制度以防其使富貧不相懼以和其
心心和志定則盗賊消刑罸少隂陽和萬物蕃也昔
秦北構禍於胡南𣗳怨於越宿兵於無用之地丁男
甲丁女轉輪苦不生自經於野𣗳死者相望故
絶世㓕祀窮兵之禍也周失之弱秦失之強不變患
也此三人同日上書上皆召見謂之曰公等家皆安
在何相見之晚也皆拜郎中而偃一歳四遷至太中
大夫上自即位好士旣舉賢良赴闕上書自衛者甚
[011-9b]
衆其上第者見尊寵下者賜帛罷若嚴助朱買臣吾
丘壽王司馬相如主父偃徐樂嚴安東方朔枚臯膠
倉終軍嚴忌等皆以材能並在左右每大臣奏事上
令𦔳等辨論之中外相應以義理之文秋九月令民
大酺五日
三年春河水徙自頓丘東南入于渤海夏五月封高
帝功臣後五人並爲列侯河决濮陽汎十六郡發卒
十萬救河決起龍淵宫
四年冬十有二月魏其侯竇嬰棄市嬰之貴重也
田蚡常奉事之及嬰廢而蚡甚用事蚡從嬰請田嬰
弗與曰老僕雖棄寧可以𫝑奪乎故太僕穎川灌夫
[011-10a]
與嬰善亦怒蚡蚡聞之曰蚡事魏其侯無所不可而
愛數頃田且灌夫何預也灌夫家在穎川橫甚蚡乃
請案灌夫家事灌夫亦持蚡隂事賔客和之俱止蚡
取燕王女爲夫人太后詔列侯宗室皆當賀嬰過要
灌夫欲與夫俱行夫不欲徃嬰曰事巳和矣固請與
行夫行酒至蚡蚡曰不得持滿夫怒蚡因嘻𥬇曰將
軍責人也釋之次至汝隂侯灌賢程不識方相與耳
語未得持酒夫乃發怒罵賢及程不識蚡謂夫曰程
李俱爲東西衛尉今衆辱程將軍獨不爲李將軍故
乎李將軍者李廣也夫素所敬也夫曰今日斬頭穿
胷何知程李乎座稍稍罷出蚡令騎留夫或按夫頭
[011-10b]
令謝夫怒不肯謝蚡乃麾騎縳夫召御史曰今日召
宗室有詔灌夫罵坐不敬繫居室按其前事遣吏分
捕灌夫支屬皆棄市竇嬰欲救灌夫其夫人止之嬰
曰終不令灌仲孺死嬰獨生乃還其家竊出上書召
見具言灌夫事不足誅上欲赦之蚡固爭之上令兩
廷尉辨其事御史大夫韓安國兩順之主爵都尉汲
黯是竇嬰内史鄭當時亦是竇嬰而復不堅其辭莫
敢對上怒内史曰公平生數言魏其侯武安侯之短
長今日廷論乃局趣效轅下駒吾并斬若屬矣即罷
起太后怒不食曰我在也而人皆籍吾兄弟令我百
歳後皆爲魚肉乎上使御史薄責嬰劾繫都司空嬰
[011-11a]
令兄子上書幸復召見初景帝時嬰常受遺詔曰事
有不便輙以便宜上書案尚書大行無遺詔詔書獨
藏在嬰家丞相乃奏劾嬰矯先帝令遂棄市而灌氏
族矣春三月丞相田蚡薨蚡疾一身盡痛若有人擊
之者呼曰服罪服罪上使見者瞻之曰魏其侯與
灌夫共手笞之蚡初折節好士以采名譽毎奏事語
移日所言輙聽薦人或起家至二千石上曰君除吏
盡未吾亦欲除吏其用事如此後甚驕恣甞請考工
地欲以益宅上怒曰何不遂取武庫蚡治宅舎請甲
第田園極膏前堂羅鍾鼓立曲旃後室婦女以百
數珍物玩好狗馬不可勝數淮南王安來朝蚡以太
[011-11b]
尉迎安覇上謂安曰上未有太子大王最賢高帝孫
如一旦晏駕非大王當立誰哉淮南大喜多厚贈蚡
至灌夫事上不直蚡以太后故屈及後聞淮南王事
上曰若武安侯在族之矣初魏其侯用事賔客甚盛
後廢棄客皆移於武安侯唯灌夫獨不去初灌夫父
張孟爲穎隂侯灌嬰舎人得幸嬰進之至二千石故
冐灌氏姓吳楚反時孟以校尉戰死時夫從軍不肯
隨歸願取吳王頭若將軍以報父讎於是甲持㦸
募軍中壯士所善願從者數十人及出壁門莫敢進
獨兩人及騎奴十餘人馳入吳軍之麾下所殺傷數
十人不復得前還獨與一騎歸夫身中大創十餘䖏
[011-12a]
幾至於死創少瘳復請行太尉固留之乃止由是勇
義聞於天下夏四月隕霜殺草五月地震赦天下丁
巳平侯薛澤爲丞相御史大夫韓安國免秋九月
中尉張歐爲御史大夫以仁厚見尊重
五年春正月河間王德薨謚獻王德好學修禮樂造
次必於儒者道術之士自四方至者皆得古文之書
先是來朝上䇿問三十餘事具推道術而對文約㫖
明上甚重之夏發巴蜀民治南夷道南夷道君長有
十數夜郎最大其西靡漠之屬以十數靡漠最大自
靡漠以北君長以十數卬都最大皆椎髻耕田有聚
邑其外西自桐師以東至葉榆名爲越雋昆明皆編
[011-12b]
髪隨畜遷徙無常居大君長地方可數千里自越雋
以東北君長以十數莋都最大自莋都以東北君長
以十數冉駹最大其俗或土著或移徙自冉駹以東
北君長以十數白馬最大此皆巴蜀外西南夷也初
楚莊王使將軍莊蹻循江畧地黔中南以西蹻至靡
漠地方三百里其旁平地肥饒數千里旣克定之㑹
秦奪楚巴黔中郡道塞不通蹻因以其衆王靡漠變
服從其俗秦時甞通伍人之道於此諸國頗置長吏
漢興皆棄之及太行王恢之救越也使鄱陽令唐蒙
使於南越越食蒙以枸醤蒙問所從來曰從西北牂
牁江江漢廣數千里出鄱禺城下蒙因上書曰南越
[011-13a]
地東西皆萬餘里名爲外臣實一州主今以長沙豫
章徃來水道絶難竊聞夜郎精兵可數十萬若從夜
郎浮舩下牂牁出其不意此制越一竒也可通夜郎
道爲置吏上許之乃拜蒙中郎將發巴蜀兵千餘人
奉幣帛見夜郎侯喻以威德爲置長吏旁小邑皆貪
漢贈帛以爲道逺漢中不能有也故皆且聽命司馬
相如亦言西南夷卭莋可置都上恱之以相如爲中
郎將徃喻意皆聽命後西南夷數反發兵興徭役費
用甚多相如知其難通業巳建之乃假巴蜀之論以
諷上且以宣其使㫖於百姓曰蓋聞天子之於夷狄
也其義覉縻勿絶而巳今巳罷三郡之士通夜郎之
[011-13b]
途二年於兹而功不竟士卒勞倦萬民不贍今又接
之以西夷百姓力屈恐不能卒業此使者之累也夫
卭莋西僰之人與中國不並也其巳久矣仁者不能
以德來強者不能以力并意者殆不可乎夫割齊民
以附夷狄弊所恃以事無用鄙人固陋不識所謂使
者答曰蓋世有非常之人然後有非常之事有非常
之事然後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人之所異也故
曰非常之人黎民懼焉及臻厥功天下異然也夫賢
君之踐位也豈將委𤨏偓促拘文牽俗循誦習傳當
世取恱而巳或將必崇論宏議創業垂統爲萬世規
故馳於兼并容包而勤思乎參天兩地今封疆之
[011-14a]
内冠帶之倫咸𫉬嘉祉靡有闕遺矣而夷狄殊俗之
國遼絶異黨之地舟車不通人迹罕至政教未加風
流猶㣲内之則犯義侵禮於邊外之則邪行橫作放
殺其上君臣易位尊卑失序父兄不冲㓜奴虜係
縲嘷泣内郷而怨曰蓋聞中國至仁德洋恩普品𩔖
羣物靡不樂其所今獨曷爲遺忘巳舉踵恩望如枯
旱之望雨上聖之心又焉能巳矣故乃北出師以討
強胡南馳使以誚勁越四靣之人風德三方之君鱗
集仰流願得受號者以億計故乃關沫若徼牂牁鏤
靈山梁孫原創道德之塗垂仁義之統將博恩廣施
逺撫長駕使䟽逖不閉爽曶昧闇得曜光明偃甲兵
[011-14b]
於此息攻伐於彼遐邇同體中外禔福不亦康乎夫
拯民於沈溺奉至尊之休德反衰世之凌遲繼周室
之絶業天子之急務也百姓雖勞惡得巳乎方將增
㤗山之封加梁父之事鳴和鸞而揚雅頌上咸五帝
下登三王觀者未覩㫖聽者未聞音夫鷦鵬巳翔於
寥廓而羅者猶視於薮澤豈不哀哉是時又發卒萬
人治鴈門阻險秋七月大風拔木乙巳皇后陳氏廢
皇后堂邑侯陳午女也午即嬰孫也嬰封堂邑侯午
尚長公主嫖上爲太子時長公主有力焉故太后取
公主女配太子及爲皇后驕恣擅權寵十餘年無子
又挾婦人媚道故廢時長公主寡居五十餘矣有董
[011-15a]
偃者年十三隨其毋賣珠於主家主見其姣好因留
第中出則執轡入則侍内使散財交士令府中曰董
君所散一日金滿百斤帛滿千匹乃白之其後主稱
疾疾瘳請上臨之欲因是以見董偃上曰願謁主人
公公主脫簮珥徒跣頓首謝因引偃偃著緑幘碧鞲
伏殿下上爲之起寵遇之自是董偃貴寵聞於天下
後上爲主置酒宣室使謁者引納董君侍郎東方朔
避㦸而前曰董偃有斬罪三安得入乎偃以人臣私
侍公主其罪一也敗男女之禮以傷王制其罪二也
偃不遵經學以奢侈狗馬干上之欲始爲首其罪
三也上黙然良久曰吾以業設酒後而改之朔曰不
[011-15b]
可夫宣室先帝之正䖏也非法度之正不得入也故
亂之漸其變爲簒竪貂爲而易牙作患慶父誅
而魯國全管蔡戮而周室安上曰善更置酒北宮引
納董君賜朔金三十斤自偃之後諸公主行多僻恣
者矣上妹之子尚上女夷安公主驕放犯罪死左右
爲之請上流涕曰廢先帝之法吾何靣目入郊廟乎
乃哀不能自勝朔進曰臣聞樂太甚則陽溢悲太甚
則隂損聖王爲政賞不避讎誅不阿親戚陛下行
之天下幸甚臣昩死再拜上千萬壽上甞問朔曰吾
欲化天下豈有道乎朔對曰孝文帝自衣弋綈足
革舄集上書囊以爲殿帷以道德爲麗以仁義爲準
[011-16a]
於是天下昭然大化今陛下崇𫟍囿起建章左鳳闕
右神明號千門萬戸木土衣緹繡犬馬被繢罽宫人
簮瑇𤦛垂珠璣設戯車教馳逐餙文采竒怪撞千石
之鐘擊雷霆之皷作排優舞鄭女上爲侈如此而
欲民不奢佚事之難也陛下誠能用臣朔之計摧甲
乙之帳焚之於四逹之衢却走馬之街示不復用則
堯舜之隆可與比而治也朔又上書自訟獨不得大
官因陳農戰強國之計數萬言專用商鞅韓非之語
文㫖放蕩頗復以恢諧終不見用八月蟲徴賢良
文學上䇿之曰蓋聞上古至治𦘕衣冠異章服而民
不犯隂陽和風雨時父不子兄不弟人迹所及
[011-16b]
跛行喙息咸得其宜今何修而臻此乎仁義禮智四
者之宜安所施設天人之符廢興何如菑川人公孫
弘對曰臣聞厚賞重刑未足以勸善禁非必信而巳
矣是故因能而任官則分職治去無用之言則事情
得不作無用之器則賦歛省不奪民時不妨民力則
百姓富有德者進無德者退則朝廷明有功者上無
功者下則羣臣恱罰當罪則姦邪止賞當功則羣下
勸凡此八者治之本也故養民者禁之則不爭治之
則不怨有禮則不暴愛之則親上此有天下之急也
罰不違義則民服而不離和不逺禮則民親而不慢
故𦘕衣冠異章服而民不犯者此道素行也臣聞之
[011-17a]
氣同則相從聲比則相應人主和德於上則萬𩔖和
洽於下故心和則氣和氣和則形和形和則聲和聲
和則天地之和應也故曰隂陽和風雨時甘露降五
谷登山不童澤不涸嘉禾興朱草生此和之至也故
形和則無疾無疾則不失故父不子兄不弟逺
方民物莫不蒙化此和之極也臣聞之致利除害愛
憎無私謂之仁眀是非立可否謂之義進退有度尊
卑有分謂之禮擅殺生之柄通壅塞之路謂之權審
輕重之數論得失之道使逺近情僞必見於上謂之
智術凡此四者治之大用也得其要術則天下安樂
法設而不用不得其術則主昏於上官亂於下故天
[011-17b]
無私親順之則和起逆之則害生此天人之符也時
對者百餘人太常奏弘第居下䇿上擢弘對爲第一
召入見容貌甚麗拜爲博士待詔金馬門弘又上䟽
曰先世之吏正故其民篤今世之吏邪故其民薄政
弊而不行令倦而不聽夫邪吏行弊政用倦令治薄
民不可得而治此政之所以失也臣聞周公旦治天
下朞年而變二年而化五年而定唯下之所志上以
書答焉問弘稱周公之治強朕自視孰與周公賢對
曰臣愚淺薄無敢比於周公雖然愚心暁然見治道
之所以然也夫虎豹牛馬禽獸之不可制者及其教
馴服習唯人之從臣聞揉曲木者不累日銷金石者
[011-18a]
不累月夫人之於利害好惡豈比禽獸木石之𩔖哉
朞年而變臣弘常切遲之上嘉異其言
前漢孝武皇帝紀二卷第十一
[011-18b]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