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前漢紀 > 前漢紀 10


[010-1a]
前漢孝武皇帝紀一卷第十 荀恱
皇帝甲子即位年十六二月癸酉孝景帝葬陽陵三
月尊太后母藏兒爲平原君封田蚡田勝爲列侯藏
兒初爲槐里王仲妻生太后後改嫁長陵田氏生蚡
及勝
建元元年冬十月詔舉賢良方正丞相衞綰奏所舉
賢良或治刑名縱橫之術亂國政罷之春三月赦天
下賜民爵一級民年八十復二算九十復甲卒行三
銖錢夏四月詔民年九十巳上復子孫令奉供養
五月詔修山川之祀六月丞相衞綰免丙寅魏其侯
竇嬰爲丞相武安侯田蚡爲太尉秋七月詔省衞士
[010-1b]
卒萬人罷𫟍馬賜貧民遣使者安車蒲輪束帛加璧
徵魯申公議立明堂申公年八十餘矣上問以政事
對曰爲治者不致於多言顧力行何如耳拜爲太中
大夫漢興草創尚簡易未甚用儒者而竇太后好黃
老術故諸博士具官待問未有進者至上即位乃崇
立太學矣
二年冬十月丞相竇嬰太尉田蚡皆免御史大夫趙
綰郞中令王臧下獄死蚡嬰綰臧皆同心欲興太學
建立明堂以朝諸侯而嬰請無奏事太皇后又罷竇
氏子弟無行者絕屬籍故謗毀日至竇太后怒皆抵
之罪明堂遂不立春二月丙戌朔日有蝕之三月已
[010-2a]
未太常許昌爲丞相夏四月戊申有星如日夜出
置茂陵邑徙郡國豪傑於茂陵河内郭解在徙中衞
將軍爲言觧家貧不應徙上曰解布衣權至使將軍
知之此不貧也及解徙諸公贈送出千餘萬解任俠
睚眦上崖/下柴觸死於塵中者甚衆藏匿亡命攻剽作姦
不可勝數然折節恭約厚施而薄望解嘗出有人箕
踞視之者解問其姓名客欲殺之解不聽乃隂使吏
脫其徭役其人乃肉袒謝罪解娣子與人爭不直人
殺之自歸解解曰吾兒不公殺之故當縱之諸公
聞之皆多賢解洛陽人有相者賢豪居其間以十
數人不能和解客乃令解見家聽命解夜至
[010-2b]
夜去解乃謂家曰解如何從他郡奪人邑中權乎
且須士大夫復居其間乃聽之其居家夜過半後門
閭住車嘗十餘乗有與解忤者少年輒爲報不使
解知也解兄子爲解殺人爲其家人上書自訟之又
殺之闕下上捕解解亡過臨晉籍少翁少翁素不知
解然慕其名送之出關自殺以絕口語其得人率如
此豪賢知與不知聞聲爭與交歡後捕得解所犯皆
在赦前後有謗毀解者客殺之斷其舌解實不知有
司奏解無罪時公孫弘爲丞相以爲解布衣以睚眦
殺人雖不知甚於知遂族之
荀悅曰世有三遊德之賊也一曰遊俠二曰遊說三
[010-3a]
曰遊行立氣勢作威福結私交以立強於世者謂之
遊俠飾辨辭設詐謀馳逐於天下以要時勢者謂之
遊說色取仁以合時好連黨𩔖立虚譽以爲權利者
謂之遊行此三遊者亂之所由生也傷道害德敗法
惑世失先王之所愼也國有四民各修其業不由四
民之業者謂之姦民姦民不生王道乃成凡此三遊
之作生於季世周秦之末尤甚焉上不明下不正制
度不立綱紀廢弛以毀譽爲榮辱不核其眞以愛憎
爲利害不論其實以喜怒爲賞罰不察其理上下相
冐萬事乖錯是以言論者計薄厚而吐辭選舉者度
親踈而舉筆善惡謬於衆聲功罪亂於王法然則利
[010-3b]
不可以義求害不可以道避也是以君子犯禮小人
犯法奔走馳騁越職度節華廢實兢趨時利簡父
兄之尊而崇賔客之禮薄骨肉之恩而篤朋友之愛
忘修身之道而求衆人之譽割衣食之業以供饗宴
之好苞苴盈於門庭騁問交於道路書記繁於公文
私務衆於官事於是流俗成矣而正道壞矣遊俠之
本生於武毅不撓久要不忘平生之言見危授命以
救時難而濟同𩔖以正行之者謂之武毅其失之甚
者至於爲盗賊也遊說之本生於使乎四方不辱君
命出境有可以安社稷利國家則專對解結辭之繹
矣民之慕矣以正行之者謂之辨智其失之甚者主
[010-4a]
於爲詐紿徒衆矣遊行之本生於道德仁義汎愛容
衆以文會友和而不同進德及時樂行其道以立功
業於世以正行之者謂之君子其失之甚者至於因
事害私爲姦軌矣其相去殊遠豈不哀哉故大道之
行則三遊廢矣是以聖王在上經國序民正其制度
善惡要於公罪而不淫於毀譽聽其言而貴其事舉
其名而指其實故實不應其聲者謂之虚情不覆其
貌者謂之僞毀譽失其眞謂之誣言事失其𩔖者謂
之罔虚僞之行不得設誣罔之辭不得行有罪惡者
無僥倖無罪過者不憂懼請謁無所行貨賂無所用
民志定矣民志旣定於是先之以德義示之以好惡
[010-4b]
奉業勸功以用本務不求無益之物不畜難得之貨
絕靡麗之飾遏利欲之巧則淫流之民定矣而貪穢
之俗淸矣息華文去浮辭禁僞辨絕淫智放百家之
紛亂一聖人之至道則虚誕之術絕而道德有所定
矣尊天地而不瀆敬神而逺之除小忌去淫祀絕
奇怪正人事則妖僞之言塞而性命之理得矣然後
百姓上下皆反其本人人親其親尊其尊修其身守
其業於是養之以仁惠文之以禮樂則風俗定而大
化成矣
三年春河水決溢於平原大飢人民相食賜茂陵徙
者戶錢二十萬田二頃初作便門橋秋七月有星孛
[010-5a]
於西北濟北王明廢遷房陵坐殺太傅中尉閩越圍
東甌告急上以問太尉武安侯田蚡蚡以爲越人相
攻其常事也又數反覆不煩中國自秦時棄之不内
屬有詔太中大夫嚴助詰蚡曰但患力不能救德不
能覆誠能何棄之且秦時舉咸陽而棄之何乃越乎
今小國以窮困告急於天子天子不能救當安所至
閩越走九月丙子晦日有蝕之起上林𫟍時上使太
中大夫吾丘壽王舉籍厔以東宜春以西北至阿
城屬之南山隄封頃畆價直欲除以爲𫟍侍郎東方
朔進諫曰臣聞謙遜靜慤天應以福驕盈奢靡天應
以禍酆鄗之間號曰土膏其價畆直一金規以爲苑
[010-5b]
上乏國之用下奪農桑之業不可一也盛荆棘之大
崇虎狼之墟壞民冢墓發民廬舍令㓜小懷土而思
𦒿老流淚而悲不可二也厈而營之垣而囿之馳騎
逐東西車輦駕南北有深溝大渠險阻之危不可三
也務𫟍囿之大不䘏農時非所以強國富民也夫殷
作九市之宮而諸侯叛楚靈王起章華之臺而楚人
散秦興阿房之殿而天下亂上乃賜金百斤拜爲太
中大夫然猶起上林𫟍朔字曼倩平原人也好學稱
爲滑稽年二十三初爲郎中上書自稱待詔公車奉
禄薄朔謂侏儒曰上欲盡殺汝侏儒大恐皆叩頭號
泣上召問朔朔對曰侏儒長三尺臣朔長九尺三寸
[010-6a]
俸禄正等侏儒侏儒飽欲死臣朔欲死臣言可用
宜異其禄不可用罷之無但虚索長安米也上大𥬇
使待詔金馬門稍稍親近之上置守宮於盆下使筮
者射之莫能中朔自請布卦射之曰臣欲以爲龍復
無角臣欲以爲蛇復有足跂跂脉脉善縁壁此非守
宮當是蜥蝪上曰善復使射他物連中輒賜帛時有
幸倡優郭舍人等曰朔幸中耳乃復覆置樹上寄生
於盆中曰朔知之榜臣百不中賜臣帛朔曰是窶數
也舍人曰朔果不能中朔曰濕肉爲膾乾肉爲脯樹
上爲寄生盆下爲窶朔乃榜舍人百朔對問響應權
變鋒出文章辭令橫無窮上頗倡優畜之然而時發
[010-6b]
忠直之言極諌尤亦以此異焉朔因劫客難巳用位
卑以自慰諭又設非有先生之論其辭曰非有先生
仕於吳黙然無言者三年吳王怪而問之曰可以談
矣先生伏而唯唯王曰可以談矣先生曰於戯可言
乎哉談何容易王曰何爲其然也寡人將聽焉先生
對曰昔關龍逢深諫於桀王子比干言於紂此二
臣者皆盡忠極慮將以爲君之榮除君之禍也然以
蒙不辜之戮爲天下𥬇飛廉惡來巧言利口以進其
身隂奉雕刻鏤之好以納於上快耳目之欲以茍
容爲度而見親近故宗廟崩弛國家丘墟夫卑身體
賤恱色微辭愉愉呴呴終無益於王上之治即志士
[010-7a]
仁人不忍爲也儼然而作矜莊之貌深言諫上以
拂人主之邪下以除百姓之害則忤於時主之心離
於衰世之法故養性愛命之士莫肯進也遂隱居深
山以詠先聖之風是以伯夷叔齊餓于首陽之下後
世稱其人如是邪主之行固足畏也故曰談何容易
於是吳王瞿然易容爲坐而聽之先生曰昔伊尹
鼎於湯太公釣於渭濵而遇文王心合意同謀無不
成計無不從誠得其君也故能誅暴亂摠逺方一統
𩔖美風俗而王業興矣太公伊尹以如此龍逢比干
獨如彼豈不哀哉故曰談何容易於是吳王黙然俛
而深思仰而泣曰嗟呼殆哉余國之不忘也緜緜哉
[010-7b]
聮聮哉於是立明堂之朝齊君臣之位舉賢才而德
惠施仁義恭儉節約減後宮之費損車馬之用放鄭
聲遠佞人省庖㕑去奢靡卑宮室壞𫟍囿塡池壍以
與貧民開内藏以賚貧乏存𦒿老䘏孤獨薄賦歛省
刑罰行此三年隂陽調和萬物咸宜國無災害之變
民無飢寒之色蓄積有餘囹圄空虚鳳凰來集麒麟
在郊逺方異俗慕義向風治亂之道存亡之端
易見然而人主莫肯爲也悲夫是時上以安車蒲輪
迎枚乗乗年老道死而乗子臯亦以談說能爲辭賦
得幸比朔上好自擊熊豕郞中司馬相如從丄獵長
楊長上疏諫曰臣聞物有同𩔖而殊能者故力稱
[010-8a]
烏𫉬捷言慶忌勇則賁育然臣之愚竊以爲人誠有
之獸亦宜然今陛下好陵險阻射猛獸卒然遇逸羣
之獸駭於不存之地犯屬車之淸塵輿不及還轅馬
不及旋踵人不暇施巧雖有烏獲逢蒙之技而不及
用枯木朽株盡爲患難矣是以胡越起於轂下而羌
夷接軫矣豈不殆哉雖曰萬全而無害然本非天子
所宜近也且夫淸道而後行中路而後馳猶時有銜
橛之變況渉乎豐草馳乎丘墟前有利獸之樂内無
存變之計其爲害也不難上善之相如字長蜀郡
成都人也初家貧與臨卭令王吉相善富人卓王孫
置酒請令并請相如相如善鼓琴王孫寡女字文君
[010-8b]
好音夜奔相如遂與俱歸成都後家貧夫妻酤酒臨
卭卓王孫耻之杜門不出後不得巳乃厚分財物遺
文君而相如作子虚賦上得讀而善之曰朕獨不得
與此人同時或對曰司馬相如所作也上驚乃召相
如復奏上林賦拜爲郞中子虚上林皆言𫟍囿之美
卒歸之於節儉因託以諷焉相如口吃而善著書
四年夏有氣赤如血六月旱秋七月有星孛於東北
江都相陳人鄭當時爲内史每朝候上閑未甞不言
天下之長者其推轂名士常以爲賢於巳禄賜盡以
饋士大夫家無餘財賔客甚盛及中廢賔客衰落先
是下邽翟公爲廷尉賔客塡門及廢門外可設雀羅
[010-9a]
復廷尉客復徃翟公大板署其門曰一生一死乃知
交情一貧一富乃知交態一貴一賤交情乃見冬十
月地震是歲武強侯嚴青翟爲御史大夫
五年春正月己巳朔日有蝕之行半兩錢罷三銖錢
初置五經博士博士本秦官掌通古今員至數十人
漢置五經而巳太常選人年十八以上好學補弟子
郡國有好文學敬鄉里者令與計偕受業太常
子一歲輒課通經一藝補文學掌故高弟爲郞中其
秀才異等太常以名聞其下才不事學者罷之是時
廬江人文翁爲蜀郡太守其爲人愛學好教化見蜀
地僻陋有蠻夷之風文翁乃選郡縣小吏有才器者
[010-9b]
輒給資用令詣博士受業還皆以爲右職用察舉之
又修起學宮於城中學者復除徭役常選學宮童子
所在便坐受書毎事常出入行縣益從諸生明經修
行傳教出入縣邑見而榮之由是蜀邑大化學者比
齊魯焉郡國學校官自文翁始也夏四月平原君薨
五月大蝗秋八月廣川王越薨淸河王乗薨
六年春三月乙未遼東高廟災夏四月壬子高園便
殿災上素服五日其後太中大夫董仲舒居家推其
意以高廟不當居遼東高園便殿不當居陵旁於禮
不當立廟在外像諸侯不正者高園在内像大臣不
正者天戒若曰去諸侯大臣貴幸而正者云爾時太
[010-10a]
中大夫主父偃素妬嫉仲舒竊其書奏之仲舒下獄
吏當死詔宥之本志以爲淮南王田蚡之應也五月
丁亥太皇太后崩六月癸未丞相許昌免武安侯田
蚡爲丞相有星孛于東北方秋七月有星出于東方
長終天本志曰是爲蚩尤之旗以彗星而終後曲見
則天子征伐四夷之應也閩越圍南越南越守天子
約不敢發兵上遣大司農韓安國帥師出會稽大行
王恢出豫章救之淮南王安上書諫曰越方外之國
斷髮文身之人不可以冠帶之國法度治之自三代
之盛明胡越不與受正朔非強不能服也以爲不居
之地不牧之民不足以煩中國古者封内甸服封外
[010-10b]
侯服侯外賔服蠻夷要服戎狄荒服逺近之勢異也
越人名爲蕃臣實不給給事自相攻擊耳陛下以兵
救之是反以中國勞蠻夷也且越人故數反覆非一
不奉詔舉兵誅之臣恐中國兵革無時得息也間歲
以來不登民生未復今發兵行數千里舉輪而踰嶺
拖舟而入水行數千里夾以深林叢竹又多蝮蛇猛
獸夏月暑時則生吐泄霍亂之病曾未接兵死傷者
必衆多或以越人衆兵強能作難邊地臣竊聞之與
中國異限以高山人迹隔絕車道不通天地所以絕
内外也其入中國必先下嶺水嶺水之山峭峻漂石
破舟不可大舩運糧下也越人欲爲變必先由於干
[010-11a]
界内積糧食而入山伐材治舩邊地守候城使謹防
越人有伐材輒收捕之焚其積聚雖百越無奈邊城
何也臣聞越卒不下數十萬人所以入者五倍乃足
挽車奉餉不在其中且越非有城郭邑里也處谿谷
之間篁竹之中習於水𨷖便於用舟中國之人不知
其地勢不能服其水土雖有強兵百不當一臣安竊
爲陛下重之臣聞閩越王弟甲殺其王甲以誅死其
民衆未有所屬陛下欲納之中國遣重臣臨問存
䘏施德垂賞此必𢹂幼扶老以歸聖德無用之則
斷其絕世存其亡國建其侯王此必委質爲蕃臣矣
陛下以方寸之印尺二之組鎭撫方外不勞一卒不
[010-11b]
頓一㦸而威德並行天下歸服今以兵深入其地此
必震恐以有司爲欲屠滅之也必雉兎逃深入阻
險背而去之則復羣聚留而守之卒勞粮乏丁壯從
軍老弱饋餉男子不耕婦人不織居者無食行者無
粮萬民苦於兵事逃亡必衆隨而誅之不可勝盡盗
賊必起臣聞秦時嘗使尉他屠睢擊南越又使監禄
鑿渠通道越逃入山林不可得攻留軍屯守空地曠
日彌久士卒勞倦越人乃出擊之秦師大敗乃發兵
戍當此之時内外騷動百姓疲弊行者不還徃者莫
返天下之人皆不生逃相聚羣爲盗賊是故山
東之難興矣兵者凶器也一方有急四面皆聳臣恐
[010-12a]
變故姦邪從此始矣易曰高宗伐方三年克之以
盛德之天子伐小蠻夷而猶三年言用兵之難也陛
下以四海爲境九州爲家八藪爲園江漢爲池人徒
之衆足以奉千官之供租稅之入足以供乗輿之御
玩心神明秉執聖道黼扆憑玉几南面而聽斷號
令天下莫不響應使元元之民皆安土樂業則澤被
萬世施之無窮天下之安猶太山而四維夷狄之
地何足以爲一日之間煩汗馬之勞詩云王猶允塞
徐方旣來是時兵巳出未逾五嶺會閩越王弟餘善
殺王以降漢罷兵上嘉淮南王之意美將帥之功乃
遣嚴助喻淮南之意且諷切南越南越頓首遣太子
[010-12b]
隨助入侍是時嚴助薦邑子朱買臣爲太中大夫買
臣因說東越王故居泉山一夫守險千夫不能上今
更徙南五百里居大澤中今發兵浮海直至泉山陳
舟列騎席卷南行必破滅也上即拜買臣會稽太守
上謂之曰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今還故鄉富
貴於子如何買臣頓首謝上旣到郡與橫海將軍韓
說等俱擊東越大破有功初買臣家貧好讀書樵薪
自給吟詠且行時人謂之癡其妻耻之而去買臣𥬇
曰我年五十當貴今四十八矣待我富貴當報汝勤
苦其妻恚曰嘻公終餓死耳何以報我遂改嫁其後
買臣嘗薪於墓間故妻與其夫俱上冢以爲得志
[010-13a]
見買臣飢寒呼飲食之後數歲爲會稽太守故妻與
其後夫治道甚窮乏買臣命後車載其夫婦置後園
中給衣食經數月妻自縊死東海太守汲黯爲主爵
都尉黯字長孺東郡人也好直諫上曰吾欲興政治
法堯舜何如黯曰陛下内多欲而外施仁義如何欲
效堯舜之治乎上大怒變色而罷朝羣臣共數黯黯
曰天子置公輔弼之臣寧令從㫖順意䧟主於不
義乎自丞相宴見上或時不冠至見黯必冠上嘗在
武帳不冠望見黯奏事避入幃中使人可其奏其見
敬禮如此初南越人相攻黯爲中謁者使越不至而
報上曰越人相攻其常俗也不足勞天子之使者河
[010-13b]
内失火燒千餘家使黯視之還曰人家屋相 相連
乃不足爲怪臣憂有甚於此者憂河内飢民相食臣
謹以按節發河内粟以賑飢民請受矯制之罪上賢
而赦之上甞問嚴助曰汲黯何如人助曰使黯任職
居官無以逾人然至其輔少主威四夷守城廓愛百
姓雖自謂賁育不能奪也上曰然古有社稷之臣黯
近之矣御史大夫嚴靑翟免大司農朝安國爲御史
大夫
前漢孝武皇帝紀一卷第十
[010-14a]



四部丛丛刊版本,不提供图片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