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詞律 > 詞律 卷十五


[015-1a]
欽定四庫全書
 詞律巻十五
              宜興萬樹撰
  玉簟涼九十七字/       史達祖
秋是愁鄉自錦瑟斷絃有淚如江平生花裏活奈舊夢
難忘藍橋雲樹正緑料抱月幾夜眠香河漢阻但鳳音
傳恨欄影敲涼 新妝蓮嬌試曉梅痩破春因甚却扇
臨牕紅巾銜翠翼早弱水茫茫柔指各自未剪問此去
[015-1b]
莫負王昌芳信凖更敢尋紅杏西廂
 平生至漢阻與後紅巾至信凖同指各二字照前橋/雲二字宜用平聲想皆借用耳若認是用仄填入去
 聲字便拗矣平生二句同是五字但上句平生二字/連與五言詩句同下則奈字領句而舊夢二字相連
 不可比而同之也/紅巾二句亦然
  月邊嬌九十七字/       周 密
疎雨烘晴早栁盼嬌嚬蘭芽愁醒九街月淡千山夜煖
十里寳光花影塵凝步襪送艷笑爭誇清俊笙簫迫曉
翠幙捲天香宫粉 少年顧曲疎狂絮花縱跡夜蛾心
[015-2a]
性戲叢圍錦燈簾轉玉却舞勾歌引前歡謾省又輦
路東風吹鬢醺醺倚醉任夜深春冷
 九街至迫曉與後戲叢至倚醉/同省字照前襪字不必叶韻
  暗香九十七字/又名紅情        吳文英
縣花誰葺記滿庭燕麥朱扉斜闔妙手作新公館青紅
曉雲溼天際疎星趂馬畫簾隙冰絃三疊盡換却吳水
吳烟桃李靚春靨 風急送帆葉正雁水夜清卧虹平
帖輭紅路接塗粉闈深早催入懐暖天香宴果花隊簇
[015-2b]
輊軒銀蠟便問訊湖上栁兩堤翠匝
 公館至換却與後塗粉至問訊同此調惟堯章創之/君待填之耳觀其步趨原曲如此謹嚴所謂斷髭踏
 醋令人有擊鉢揮毫之懼姜詞首句第三字是月字/譜俱作仄觀此誰字則知可用平吳水姜作竹外可
 知竹字可平送帆葉姜作正寂寂可知第二箇寂字/作平卧虹姜作夜雪可知雪字作平有此一闋姜遂
 不孤矣至圖譜所註於作字靚字送字夜字輭字問/字兩字俱作可平而花隊簇輊軒五字謂可用仄平
 平仄仄則其見太廣其說太𤣥非愚之淺鄙所識矣/ 按詞調有紅情緑意二體向原疑為巧立名色近
 校之即暗香疎影二/詞也詳見疎影調下
  夜合花九十七字/       晁補之
[015-3a]
百紫千紅占春多少共推絶世花王西都萬家俱好不
為姚黄謾腸斷巫陽對沈香亭北新粧記清平調詞成
進了一夢仙鄉 天葩秀出無雙倚朝暉半如酣酒成
狂無言自有檀心一點偷芳念往事情傷又新艷曽說
滁陽縱歸來晩君王殿後别是風光
 西都下與無言下同但西都句六字無言句四字稍/異然此十字句分豆可上可下而他家則俱用上四
 下六/耳
  又一體一百字/        周 密
[015-3b]
月地無塵珠宫不夜翠籠誰煉鉛霜南州路杳仙子誤
入唐昌零露滴溼微粧逗清芬蝶夢空忙梨花雲暖梅
花雪冷應妒秋芳 虛庭夜氣方涼曽記幽叢採玉素
手相將青蕤嫩萼指痕猶映瑤房風透幙月侵牀記夢
回粉艷爭香枕屏金絡釵梁絳縷都是思量
 作者多用此體南州下與後青㽔下同零露滴二句/風透幙二句各三字與前謾腸斷念往事句五字異
 詞按梨花句枕屏句他家多於中二字相連如前晁/ 清平二字歸來二字史用共淒涼處向銷凝裏吳
 用共追遊處高用隔花隂淺想體當如此家按夢窗/一首於曽記句作似西湖燕去五字查各 俱六字
[015-4a]
 故不另收附記於此梅溪栁鎖鶯魂一首於逗清芬/三字原作早窺春而譜圖相沿俱誤刻早去窺春遂
 謂此句八字蓋未審其後段之是當初三字及將他/家詞相校故竟作一百一字調耳路嫩二字妙在去
 聲註作可平/全然沒味矣
  醉蓬萊九十七字/       吕渭老
任落梅鋪綴雁齒斜橋裙腰芳草閒伴遊絲過曉園庭
沼厮近清明雨晴風軟稱少年尋討碧縷牆頭紅雲水
面栁堤花島 誰信而今怕愁憎酒對著花枝自疎歌
笑鶯語丁寧問甚時重到夢筆題詩帊綾封淚向鳳簫
[015-4b]
人道處處傷懐年年逺念惜春人老
 對著下與前雁齒下俱同任過稱問向諸字定用仄/聲且須去聲方妙歴覽古人作者無不如此蓋此一
 字領句必去聲方喚得起下面也此亦易明之理況/舊詞篇篇可証而譜俱註可平一字之訛便失一調
 之體豈得如此率意乎而庭花憎人等字翻註可仄/且將過曉園句不註叶韻嘯餘旣誤圖譜再誤必欲
 去此一韻矣此調凡五字句者皆一字領下四字不/可上二下三作五言詩句法查楊无咎作有用況是
 當佳致嵗嵗稱眉夀者竟與念奴嬌中三語同此乃/其誤處不可從也夢窗首句作碧天書信斷雖或第
 一句可通用然亦是敗筆後起四句毎句四字係定/格坡公作此㑹應須爛醉仍把紫菊茱萸細看重嗅
 上二句六字下一句四字而醉字又用去聲定難協/律亦不可從又晁无咎於稱少年句作與花爭艷乃
[015-5a]
 落去一字非有此體晴字坡作飲綾字坡作我栁作/輦上可借作平不得用去聲 聖求此詞汲古刻本
 於懐字作/上又多一 念字/誤
  燕春臺九十七字/       張 先
麗日千門紫烟雙闕瓊林又報春回殿角風微當時去
燕還來五侯池館屏開探芳菲走馬重簾人語轔轔車
幰逺近輕雷 雕觴霞灔翠幙雲飛楚腰舞栁宫面粧
梅金猊夜煖羅衣暗裛香煤洞府人歸笙歌院落燈火
樓臺下蓬萊猶有花上月清影徘徊
[015-5b]
 此詞疑有訛脫惜無他篇可証愚謂探芳句下或尚/有叶韻語蓋走馬句與重簾人語詞意不連也或謂
 微字飛字歸字亦是叶韻詞中微灰原通用未知是/否 按嘯餘譜於春字題内收燕臺春又於宫室題
 内收燕春臺將下二字顛倒遂收兩調又兩處所載/俱即張子野此篇豈不貽笑千古當日欲作譜示人
 寧竟未一考邪又於燕春臺内少却院落二字至所/註之可平可仄兩處互異又不必言矣真竒絶竒絶
 則此調沈氏作燕春臺圖譜作燕臺春若作燕春臺/ 燕字當作燕㑹之燕若作燕臺春則是黄金臺事
 當作幽燕之燕但舊草堂所載是燕春臺合當從之/也 又按夏初臨一調與此相同即載此後以便考
 訂/
  夏初臨九十七字/       洪咨䕫
[015-6a]
鐵甕栽荷銅彞種菊膽瓶萱草榴花庭户深沈畫圖低
映牕紗數枝竒石谽谺染宣和瑞露明霞於菟長嘯風
林囗囗霜草先斜 雪絲香裏冰粉光中興來進酒睡
起分茶輕雷急雨銀篁迸插簷牙涼入琵琶枕幃開又
送蟾華問生涯山林朝市取次人家
 此詞缺二字照後結應是平仄三按此調與燕春臺/聲響句法俱同只染宣和句上 下四與前探芳菲
 下不同余反覆玩之而斷其為一調何也蓋前探芳/菲下原有闕文今以此相較是走馬之下當有二字
 落去竊恐是歸來二字也其詞意謂五侯之家同諸/閨人出遊至暮則探芳菲者走馬而歸來矣其閨人
[015-6b]
 則在車上簾中將到第宅故簾中有語而其時宅中/迎候故池館屛開耳後段則言歸後重整筵宴歌舞
 之景故用夜字燈字月字也若上無歸來二字則接/不下矣笙歌句必上落一字而下誤多院落二字是
 因笙歌歸院落燈火下樓臺二句成語而誤寫耳此/句即同前探芳菲句亦宜上三下四蓋探芳菲即洪
 詞之染宣和七字□笙歌即洪詞之枕帷開七字前/後相同也查草堂舊刻止笙歌燈火樓臺六字是雖
 缺上一字而原無院落二字汲古所刻亦同愈可徵/余說之不謬自嘯餘收作兩調於燕春臺内作笙歌
 燈火樓臺六字燕臺春内作笙歌院落燈火樓臺八/字於是沈氏刻仍其八字反註云一本缺院落二字
 而圖譜則竟作八字矣豈不謬歟猶有花上月亦誤/多一字此即洪詞之山林朝市也玩其節奏豈不脗
 合乎是則前洞府人歸句果是叶韻正與涼入琵琶/合矣蓋他處猶可謂偶同若換頭處四字四句斷無
[015-7a]
 兩調而如此相符者愚見如此然以五六百年/後尚論而獨創異說其能免於時俗之駭怪乎
  又一體九十八字/       劉 涇
泛水新荷舞風輕燕園林夏日初長庭樹隂濃雛鶯學
弄新簧小橋飛蓋入横塘跨青蘋緑藻幽香朱欄斜倚
霜紈未搖衣袂先涼 歡歌稀遇怨别多同路遙水逺
烟淡梅黄輕衫短帽相攜洞府流觴況有紅粧醉歸來
寳蠟成行拂牙牀紗厨半開月在迴廊
 舊刻此詞俱作小橋飛入横塘沈天羽云飛字下缺/蓋字愚謂據此調風範小橋句當以六字為正況有
[015-7b]
 前洪詞可據但天羽或有所考故收此九十八字體/然作者只從洪平齋可耳 此篇霜紈未搖紗厨半
 開用平平去平比洪詞山林朝市句/用平平平仄者不同想所不拘也
  瑤臺第一層九十七字/     張元幹
寳歴祥開飛練上青㝠萬里光石城形勝秦淮風景威
鳳來翔臘餘春色早兆釣璜賢佐興王對熙旦正格天
同徳全魏分疆 熒煌五雲深處化鈞獨運斗魁旁繡
裳龍尾千官師表萬事平章景鍾文瑞世醉尚方難老
金漿慶垂裳看雲屏間坐象笏堆牀
[015-8a]
 石城至興王與後繡裳至金漿同釣字即同後尚字/圖註可平誤垂裳是用韻其别作亦以觴字叶長光
 等字圖失註璜方二字似叶而非觀别作後用旦字/也 按圖譜收其别作臘餘二句云豆花初秀雨散
 暑空洗出秋涼亦於雨字斷句正與其後段舊山同/梓里荷月旦久巳平章同此正前後相合處如此篇
 後段景鍾二句也上五下七甚明何乃後/作上五下七而前則另讀為四字三句邪
  長亭怨慢九十七字/或無慢字      姜 䕫
漸吹盡枝頭香絮是處人家緑深門户逺浦縈迴暮帆
零亂向何許閱人多矣誰得似長亭樹樹若有情時不
㑹得青青如此 日暮望高城不見只見亂山無數韋
[015-8b]
郎去也怎忘得玉環分付第一是早早歸來怕紅萼無
人為主算只有并刀難剪離愁千縷
 按此調為白石所創其字句自應守之但前結此字/不是韻乃白石借叶者後人不知遂將後起句日暮
 二字割連前尾如沈氏别集詞統圖譜等書皆逓相/傳誤加以圏㸃註其平仄而不知其非也周公謹張
 叔夏皆南宋人去白石最近其所作長亭怨周詞用/處字韻前結云歎轉眼嵗華如許後起云凝佇張一
 首是絶字韻前結云誰為主都成消歇後起云凄咽/一首是處字韻前結云應笑我飄零如羽後起云同
 去是端端正正兩箇韻脚豈可硬判日暮二字連上/而使此調前結少却一韻乎但有不可曉者第一是
 句上三下四周乃作燕樓鶴表半飄零與姜不合而/張詞則合又誰得似句六字樹若句五字張一作渾
[015-9a]
 忘了江南舊雨七字不擬重逢四字一作愁千折心/情頓别七字露粉風香四字與姜不合而周詞則合
 此二者又不知何以參差如此後人但依姜填之可/耳 枝字周張作仄是處是字張作平暮帆暮字周
 作平不㑹只玉第一是早只等字張兩首内或作平/想不拘也又張一首於首句不起韻閲人句周張俱
 叶韋郎句/張一首叶
  黄鸝遶碧樹九十七字/     周邦彦
雙闕寵佳氣寒威日晚嵗華將暮小院閒庭對寒梅梅照
雪淡烟凝素忍當迅景動無限傷春情緒猶賴是上苑
風光漸好芳容將煦 草莢蘭芽漸吐且尋芳更休思
[015-9b]
慮這浮世甚驅馳利禄奔競塵塵縱有魏珠照椉未買
得流年住爭如引榴花醉偎瓊樹
 平仄照填好或云上/苑風光漸 為一句
  帝臺春九十七字/       李 甲
芳草碧色萋萋遍南陌飛絮亂紅也似知人春愁無力
憶得盈盈拾翠侣共攜賞貝鳳城寒食到今來海角逢春
天涯行客 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謾遍倚危
欄儘黄昬也只是疋暮雲凝碧則而今巳了忘則怎
[015-10a]
生便忘得又還問鱗鴻試重尋消息
 宋人作此調者絶少向來譜圖相傳俱首作三字句/以碧字起韻色萋萋作一句遍南陌作一句不知後
 有暮雲凝碧斷無複韻之理況春草碧色乃江文通/别賦中語此正用之其為色字起韻無疑詞綜於飛
 字作暖字也似知人句無似字必有所考但從來舊/刻如右故仍之嘯餘所註平仄皆以意為之遍南謂
 可平仄至忘則怎生便五字逐字反註蓋欲字/字改順幾於變盡本來面目矣本譜則不敢也
  珍珠簾九十八字/珍一作真       吳文英
蜜沈爐煖餘烟裊竚立行人官道麟帶壓愁香聽舞簫
雲渺恨縷情絲春絮逺悵夢隔銀屏難到寒峭有東風
[015-10b]
垂栁學得腰小 還近緑水清明歎孤身如燕將花頻
繞細雨溼黄昬半醉歸懐抱蠧損歌紈人去久謾淚沾
香蘭如笑書杳念客枕幽單看春漸老
 麟帶以下前後相同但東風垂栁與客枕幽單平仄/異麟帶二句細雨二句雖皆五字但上句是上二下
 三下句是上一下/四不可誤作一様
  又一體一百一字/       張 炎
雲深别有深庭宇小簾櫳占取芳菲多處花暗曲房春
潤幾番酥雨見說蘇堤晴未穏便好趂踏青人去休去
[015-11a]
且料理琴書彞猶今古 誰見静裏閒心縱荷衣未葺
雪巢堪賦醒醉一乾坤任此情如許茂樹石牀同坐乆
又却被春風留住欲住奈簾影籹樓剪燈人語
 比前詞多小簾櫳三字詞家多宗此體去住二字即/用上韻此玉田巧筆非必要疊韻也此詞用料理琴
 書簾影籹樓草窗用鮫人織就歸時人在平仄相反/而前夢窗詞前用東風垂栁與周同後用客枕幽單
 與張同前後互異想亦不拘然他家俱用草窗體/可從之坐字竹山作珠字係誤刻此字無用平理
  又一體一百一字/       陸 游
燈前月下嬉遊處向笙歌錦繡叢中相遇彼此知名纔
[015-11b]
見便論心素淺黛嬌蟬風調别最動人時時偷顧歸去
想閒牕深院調絃促柱 樂府初翻新譜謾裁紅點翠
閒題金縷燕子入簾時又一番春暮側帽燕脂坡下過
料也記前年崔䕶休訴待從今須與好花為主
 彼此知名四字纔見便論心素六字比前二詞兩句/五字者不同或以為誤渭南又一首亦云掠地穿簾
 知是竟歸何處是知另有此體也其後段首句兩字/叶韻次句四字叶韻亦與前六字用平者不同其又
 一首亦云自古儒冠多誤是圖譜前收珍珠簾後又/收真珠簾不知珍即真本 一調也而後起二字句
 亦失註/叶韻
[015-12a]
  玲瓏玉九十八字/       姚雲文
開嵗春遲早贏得一白瀟瀟風牕淅簌夢驚錦帳春嬌
是處貂裘透暖任尊前回舞紅倦柔腰今朝虧陶家茶
鼎寂寥 料得東皇戲劇怕蛾兒街栁先鬭元宵宇宙
低迷倩誰分淺亞深凹休嗟空花無據便真箇瓊雕玉
琢總是虛飄且沈醉趂樓頭零片未消
 首句或云五字雪舫曰非也蓋因春遲故雨雪耳亞/字恐是凸字寂寥未消是定格不可照圖譜作平
  揚州慢九十八字/       姜 夔
[015-12b]
淮左名都竹西佳處解鞍少駐初程過春風十里盡薺
麥青青自吳馬窺江去後廢池喬木猶厭言兵漸黄昬
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算如今重到須驚縱
荳蔲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
冷月無聲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
 查鄭覺齋有此調於淮佳吳喬清吹等字作仄竹十/薺去聲杜俊夢四等字作平又李彭老於漸黄昬二
 句作歎而今杜郎還見應付悲春句法平/仄皆有異然此係石帚自度腔從之為妥
  月下笛九十八字/       周邦彦
[015-13a]
小雨收塵涼蟾瑩徹水光浮碧誰知怨抑靜倚官橋吹
笛映宫牆風葉亂飛品高調側人未識想開元舊譜柯
亭遺韻盡傳胸臆 闌干四遶聽折栁徘徊數聲終拍
寒燈陋館最感平陽孤客夜沈沈雁啼正哀片雲盡巻
清漏滴黯凝魂但覺龍吟萬壑天籟息
 水光至未識與後數聲至漏滴同葉字是以入作平/不可泛用仄聲字人未識清漏滴定格不可用平平
 仄并觀其所用品字調字片字及盡巻之盡字皆仄/可知此句有定格也怨陋籟三字亦不可平他如静
 映亂最夜正等去聲字皆妙宜玩之館字即前抑字/應叶不叶觀後陶張二詞俱叶可見雖美成如此學
[015-13b]
 者還當用韻為是不然或室字之訛耳圖譜註光誰/橋風寒平可仄水映品側想數夜片巻黯可平我所
 不/解
  又一體九十八字/       曽允元
吹老楊花浮萍點一溪春色閒尋舊迹認溪頭浣紗磧
柔條折盡成輕别向空外瑤簪一擲算無情更苦鶯巢
暗葉啼破幽寂 凝立闌干側記露飲東園聨鑣西陌
容消鬢減相逢應是難識東風吹得愁如海謾點染空
堦自碧獨歸晚解說心中事月下短笛
[015-14a]
 浮萍點只三字認溪頭浣紗磧雨三字句柔條句上/四下三向空外句丄三下四東風二句亦然後起首
 句二字次句三字叶韻末句一五一四/以丄俱與前不同相逢句平仄亦異
  又一體九十九字/       陶宗儀
東閣詩慳西湖夢淺好音難托香銷玉削早孤標頓非
昨阿誰底事頻横笛不道是江南搖落向空堦閒砌天
寒日暮病鶴輕啄 情薄東風惡試快覓飛瓊共翔寥
廓冰魂漠漠誰憐金谷離索有時巧綴雙蛾緑天做就
宫粧綽約待一點脆圓成須信和問却
[015-14b]
 西湖句四字同周詞餘同曽詞/尾句兩三一四與前二體異
  又一體九十九字/       張 炎
萬里孤雲清遊漸逺故人何處寒牕裏曽記經行舊時
路連昌約畧無多栁第一是難聽夜雨謾驚回悽悄相
看燭影擁衾誰語 張緒歸何暮伴冷落依依短橋鷗
鷺天涯倦旅此時心事良苦只愁重灑西州淚問杜曲
人家在否恐翠袖正天寒猶倚梅花那樹
 上二詞於第四句四字叶韻而此用寒窗下十字大/異或曰寒窗裏裏字誤必有兩字用韻與前合蓋窗
[015-15a]
 裏不可云經行路也天涯二句則與前同矣那字去/聲妙妙陶南村學宋人者故亦用問字至其搖字不
 若曽詞一字自字張詞夜字在字兩仄/聲矣蓋此二字即周詞未字漏字也
  三部樂九十八字/       蘇 軾
美人如月乍見掩暮雲更増妍絶算應無恨安用隂晴
圓缺嬌甚空只成愁待下牀又嬾未語先咽數日不來
落盡一庭紅葉 今朝置酒彊起問為誰減動一分香
雪何事散花却病維摩無疾却低眉慘然不荅唱金縷
一聲怨切堪折便折且惜取少年花發
[015-15b]
 暮字用去各家皆同惟龍川用平應從其多者為是/語字用仄亦是定格堪折便折用平仄仄仄各家同
 數日句各家皆作仄平仄仄抑或另/有此體歟事字各家皆平恐是時字
  又一體九十八字/       周邦彦
浮玉飛瓊向邃館静軒倍増清絶夜窗垂練何用交光
明月聞道官閣多梅趂暗香未逺凍蕋初發倩誰折取
特贈情人桃葉 回紋近傳錦字道為君瘦損是人都
說祅如染紅著手膠脫黏髮轉思量鎮長墮睫都只為
情深意切欲報信息無一句堪喻愁結
[015-16a]
 首句不起韻倩誰句比蘇詞數日句異袄字恐誤如/字用平可從 按千里和詞於聞道句云奈相送行
 客將歸多一字但觀夢窗龍川此句皆作七字或此/周詞偶落一字亦未可知而前蘇詞亦只六字故不
 敢擅定至方詞於何用句作天際留殘月則留字上/落一字是人句作到見時難說多一字查此句吳詞
 五字蘇詞陳詞四字/未知誰是想不拘也
  又一體九十九字/       吳文英
江鶂初飛蕩萬里素雲際空如沐詠情吟思不在秦箏
金屋夜潮上明月蘆花傍釣簑夢逺句清敲玉翠罌汲
曉欸乃一聲秋曲 片蓬障雨乗風半竿渭水伴鷺汀
[015-16b]
幽宿那知煖袍挾錦低簾籠燭鼓春波載花萬斛帆鬛
轉銀河可掬風定浪息滄茫外天浸寒緑
 夜潮上句伴鷺汀句各多/一字後起句用平與前異
  雲仙引九十八字/       馮偉壽
紫鳳臺高紅鸞鏡裏馡馡幾度秋聲黄金重緑雲輕丹
砂鬢邊滴粟翠葉玲瓏烟剪成含笑出簾月香滿袖天
霧縈身 年時花下逢迎有遊女翩翩如五雲亂擲芳
英為簪斜朶事事闗心長向金風一枝在手嗅蕋悲歌
[015-17a]
雙黛顰逺臨溪樹對初絃月露下更深
 無他作可証學者依其平仄可也聲一作馨烟如/雙等字用平乃詞中起調處勿循圖註可仄之說
  芰荷香九十八字/       趙彦端
燕初歸正春隂暗淡客意凄迷玉觴無味晚花雨退凝
脂多情細栁對沈腰渾不勝衣垂别袖忍見離披江南
陌上彊半紅飛 樂事從今一夢縱錦囊空在金椀誰
揮舞裙歌扇故應閒瑣幽閨練江詩就算檥舟寧不相
思腸斷莫訴離盃青雲路穏白首心期
[015-17b]
 正春隂下與後縱錦囊下同但垂别袖句七字腸斷/句六字恐無此理必腸斷下少一仄聲字無疑作者
 宜照前/填之
  孤鸞九十八字/        馬莊父
沙堤香軟正宿雨初收落梅飄滿可奈東風暗逐馬蹄
輕捲湖波又還漲緑粉牆隂日融烟暖驀地刺桐枝上
有一聲春喚 任酒帘飛動畫樓晩便指數燒燈時節
非逺陌上呌聲好是賣花行院玉梅對妝雪栁鬧蛾兒
象生嬌顫歸去爭先戴取倚寳釵雙燕
[015-18a]
 除兩起句外前後皆同旁註照各家查定畫字朱敦/儒亦用水字時節亦用難寄尢覺發調宜從至正有
 任便倚等乃領句虚字喚起下語斷無用平之理譜/圖㮣作可平湖波玉梅二句除首一字外平仄定須
 如此乃註波可仄又可平漲可平謬甚又漲用平則/全然無調矣又謂粉可平蛾可仄同語而異註所不
 解/也
  又一體九十八字/       趙以夫
江頭春早問江上寒梅占春多少自照疎星冷祗許春
風到幽香不知甚處但迢迢滿河烟草回首誰家竹外
有一枝斜好 記當年曽共花前笑念玉雪襟期有誰
[015-18b]
知道喚起羅浮夢正參横月小淒涼更吹塞管謾相思
鬢華驚老待覓西湖半曲對霜天清曉
 自照二句喚起二句俱各五字與前詞異譜於正字/註可平誤祗許句五字應如後段正字領句此不足
 法/
  又一體九十八字/       張 榘
荆溪清曉問昨夜南枝幾分春到一點幽芳不待隴頭
音耗亭亭水邊月下勝人間等閒花草此際風流誰似
有孏窩詩老 且向虚簷淡然索笑任雪壓霜欺精神
[015-19a]
越好最喜庭除下映紫蘭嬌小孤山好喜舊約況和羮
用功宜早移傍玉階深處趂天香繚繞
 後段起處二句與前異但恐誤不宜從蓋芸窗别一/首原與前趙詞同也一點二句上四下六同馬詞最
 喜二句各五字同趙詞又與前異宜按一點二句用/一四一六與兩五者似是各體自 前後相合前兩
 家可証此篇後段或宜於除字分句便與前同蒼崖/曰既有趙詞在不妨即註兩五故從之然作者以照
 合為妥朱敦儒作譜圖俱註前云淡泞新粧淺點夀/陽宫額後云試問丹青手是怎生描得前後互異余
 則斷之曰淡泞新/粧淺為一句也
  晝夜樂九十八字/       栁 永
[015-19b]
洞房記得初相遇便只合長相聚何期小㑹幽歡變作
别離情緒況值闌珊春色暮對滿目亂花狂絮直恐好
風光盡隨伊歸去 一場寂寞憑誰訴算前言總輕負
早知恁地難悔不當初留住其奈風流端正外更别
有繫人心處一日不思量也攢眉千度
 前後段同暮字叶外字不叶山谷一首亦然而栁别/作則前後皆叶作者自當皆叶為妥色字别作用平
 甚拗或誤不必從兩結各五字二句須知上句如五/言詩下句上一下四此二句正如石州慢之結耳
  八節長歡九十八字/      毛 滂
[015-20a]
名滿人間記黄金殿舊賜清閒才高鸚鵡賦風凛恵文
冠濤波何處試蛟鰐到白頭猶守溪山且做龔黄様度
留與人看 桃溪栁曲隂圓離唱斷旌旗却捲春還襦
袴寄餘温雙石畔唯聞吏膽長寒詩翁去誰細遶屈曲
欄干從今後南來幽夢應隨月渡雲湍
 温字宜叶/此借韻耳
  逍遙樂九十八字/       黄庭堅
春意漸歸芳草故國佳人千里信沈音杳雨潤烟光晩
[015-20b]
景澄明極目危欄斜照夢當年少對樽前上客鄒枚小
鬟燕趙共舞雪歌塵醉裏談笑 花色枝枝爭好鬢絲
年年漸老如今遇風景空痩損向誰道東君幸賜與天
幕翠遮紅遶休休醉鄉歧路華胥蓬島
 只此一闋/平仄宜遵
  並蒂芙蓉九十八字/      晁端禮
太液波澄向檻中照影芙蓉對蒂千柄緑荷深並丹臉
爭媚天心眷臨聖日殿宇分明敞嘉瑞弄香嗅蕋願君
[015-21a]
王壽與南山齊比 池邊屢回翠輦擁羣仙賞醉憑闌
凝思萼緑攬飛瓊共波上遊戲西風又看露下更結雙
雙新蓮子鬭粧競美問鴛鴦向誰留意
 向檻中至嗅蕋與後擁羣仙至競美同但前用敞字/仄後用新字平想可通用他無可考圖譜乃謂太向
 緑臉眷殿弄夀與屢共又更鬭等字可平芙同丹天/分君池邊憑西雙鴛等字可仄試問據何詞而較定
 邪至嗅字本仄而圖作○凝字本平而圖作○何邪/芙蓉同蒂憑闌凝思必平平平仄殿字分明更結雙
 雙必仄仄平平弄香嗅蕋鬭粧競美必仄平仄仄何/得信意改竄更怪者千柄緑荷深與後萼緑攬飛瓊
 同並丹臉爭媚與後共波上遊戲同皆五字句乃以/千柄緑荷深並為六字一句丹臉嬌媚為四字一句
[015-21b]
 豈非/異事
  繡停針九十八字/       陸 游
歎半紀跨萬里秦吳頓覺衰謝回首鵷行英俊竝遊咫
尺玉堂金馬氣凌嵩華負壯畧縱横王霸夢經洛浦梁
園覺來淚流如瀉 山林定去也却自恐說著少年時
話靜院焚香閒倚素屏今古總成虛假趂時婚嫁幸自
有湖邊茅舍燕歸應笑客中又還過社
 後段定去也用去去上即與首句歎半紀同次句說/著二字作平與前次句秦吳二字亦同前第三句覺
[015-22a]
 字作平與後少年句同是換頭只多山林/二字耳過字讀作平並素二字必用去聲
  二郎神九十八字/       吕渭老
西池舊約燕語栁梢桃萼向紫陌秋千影下同綰雙雙
鳳索過了鶯花休則問風共月一時閒却知誰去喚秋
隂滿眼敗紅藥 飄泊江湖載酒十年行樂甚近日傷
高念逺不覺風前淚落橘熟橙黄堪一醉斷未負晩涼
池閣只愁被僚撥春心煩惱怎生安著
 向紫陌至閒却與後段甚近日至池閣同藥字刻本/作葉葉字非韻今改正或曰上用秋隂非紅藥時矣
[015-22b]
 余謂不更有桃萼在前乎桃尚是萼春景可知或曰/後有橘熟橙黄是又何時余笑曰晩涼池閣又是夏
 景四時都來極像嶺南風景僕亦難/以斷定請公去與吕家那漢理㑹
  又一體一百四字/       栁 永
炎光謝過暮雨芳塵瀟灑乍露冷風清庭户爽天如水
玉鈎遙挂應是星娥嗟乆阻叙舊約飈輪欲駕極目處
微雲暗度耿耿銀河高瀉 閒雅須知此景古今無價
運巧思穿針樓上女擡粉面雲鬟相亞鈿盒金釵私語
處算誰在回廊影下願天上人間占得歡娛年年今夜
[015-23a]
 乍露冷至欲駕同後運巧思至影下此調與前後體/原是各異首句向來傳刻皆三字沈氏謂光字下缺
 初字蓋欲添入一字以凑成四字句而不知此字不/宜作平聲初字之杜撰不辨而自露也且此句必欲
 彊之使同則後段許多不同處能使之俱同乎古人/所謂本無事而自擾之也嘯餘依本集作炎光謝矣
 而亦欲凑四字竟將下一字補上作炎光謝過其下/只作六字句誤失一韻尤為可笑且以露冷風清為
 四字句庭户至遙挂為十字句蓋謂爽天/二字相連故又註爽字可平竒極竒極
  又一體一百五字郎/又名十二      湯 恢
瑣牕睡起閒竚立海棠花影記翠檝銀塘紅牙金縷杯
泛梨花凍冷燕子銜來相思字道玉瘦不禁春病應蝶
[015-23b]
粉半銷鴉雲斜墜暗塵侵鏡 還省香痕碧唾春衫都
凝悄一似荼䕷玉肌翠被消得東風喚醒青杏單衣楊
花小扇閒却晩春風景最苦是蝴蝶盈盈弄晚一簾風

 此為本調正格作者多從之嘯餘載徐幹臣詞亂註/平仄此篇乃和徐韻者故收之以為証睡字徐用彈
 乃去聲是彈弓之彈意謂鵲本報喜之物今乃無憑/凖因以丸彈之故曰悶來彈鵲也此字不可作平聲
 觀夢窗首句亦作素天際水是也銜來相思徐云愁/端如何譜以其四箇平聲註何字可仄觀夢窗又是
 賓鴻重來後來字亦平豈徐湯吳三公皆笨伯不能/作七言詩一句乎又以記翠檝下作九字句鴉雲下
[015-24a]
 作八字句香痕下作八字句悄一下作九字句最苦/下作九字句而凡用仄處皆可作平人若依之使一
 調音響俱索然無味至凍冷喚醒弄晩等去上正同/徐詞燼冷未醒遍倚所以為妙夢窗亦云過艇照影
 數㸃若皆作平仄不成調矣半字亦必仄聲末句或/於盈盈處豆或於弄晩處豆總之語氣相貫可不拘
 收按夢窗此詞題曰十二郎圖譜不知即此調又續/ 之首句便作七字讀次句作四字讀所謂從頭差
 起安得不直差到底乎相又馬莊父一首記翠檝下/九字止作倩說與年年 挽七字其餘皆同若謂用
 前吕詞法則其餘又與吕/不同恐係脫兩字不録
  又一體一百五字/       楊无咎
炎光欲謝更幾日薰風吹雨共說是天公亦嘉神貺特
[015-24b]
作澄清海宇灌口擒龍離堆平水休問功超前古當中
興䕶我邊陲重使四方安堵 新府祠庭占得山川佳
處看曉汲雙泉晩除百病奔走千門萬户嵗嵗生朝勤
勤稱頌可但民無災苦囗囗囗願得地久天長協佐皇

 灌口以下兩四一六與後嵗嵗以下同此即前湯詞/後段青杏以下三句句法而前後通用之者也尾句
 都字初疑是誤然玩上用佐字則下宜以/平字應之此乃又一平仄互用之體也
  陌上花九十九字/       張 翥
[015-25a]
闗山夢裏歸來還又嵗華催晚馬影雞聲諳盡倦郵荒
館緑箋密記多情事一看一回腸斷待殷勤寄與舊遊
鶯燕水流雲散 滿羅衫是酒香痕凝處唾碧啼紅相
半只恐梅花瘦倚夜寒誰暖不成便沒相逢日重整釵
鸞箏雁但何郎縱有春風詞筆病懐渾嬾
 此詞風流婉約在淺深濃淡之間真絶唱也吾安得/起蛻巖於九亰而北面事之還又下與後唾碧下同
 圖註起處兩六字待殷勤句七字鶯燕連下作六字/更以香字連上酒字作六字痕凝至相半作九字而
 又因凝處唾碧四仄乃註凝處二字/云可平是苦苦要將好詞讀壊惜哉
[015-25b]
  玲瓏四犯九十九字/      周邦彦
穠李夭桃是舊日潘郎親試春艷自别河陽長負露房
烟臉顦顇鬢點吳霜細念想夢魂飛亂歎畫闌玉砌都
換纔始有縁重見 夜深偷展香羅薦暗牕前醉眠蔥
蒨浮花浪蕋都相識誰更曽擡眼休問舊色舊香但認
取芳心一點又片時一陣風雨惡吹分散
 細念想句本七字觀徽宗梅溪松山等作皆同而方/千里和此詞正作顧鬢影翠雲零亂其為七字何疑
 舊譜去一細字各書多仍其誤故汲古刻片玉詞有/按譜宜是六言無細字之註也各家惟竹屋一首六
[015-26a]
 字或亦脫落或有此體然謂有此體則可謂周詞六/字則不可蓋有千里和詞為証也又片時一陣應是
 五字各家皆同舊刻於又字上多一奈字不惟失調/於文義亦贅至尾句譜圖俱註又片時一陣風雨為
 七字句惡吹分散為四字句今考方詞是仗夢魂一/到花月底休飄散是知上句五字於陣字分斷下以
 風雨惡為一句吹分散為一句方詞上句於到字佳/下以花月底為一句休飄散為一句耳又查草窗結
 云倚畫闌無語春恨逺頻回首更可以為據向來原/有所疑考至此不覺爽然又思人之所以誤讀者乃
 因玲瓏四犯又另有四字煞尾一體故人欲彊而同/之遂致誤耳但覽後載史詞可知其分别較然矣譜
 於五字句謂可用平平平仄仄下句可用/仄仄平平平仄惡字竟作可平豈不大謬
  又一體九十九字/       吳文英
[015-26b]
波暖塵香正嫩日輕隂搖蕩清晝幾日新晴初展綺牕
紋繡年少忍負才華儘占斷艷歌芳酒奈翠簾蜨舞蜂
喧催趂禁烟時候 杏腮紅透梅鈿皺燕歸時海棠厮
勾尋芳較晩東風約還約劉郎歸後憑問栁陌情人比
似垂楊誰瘦倚畫闌無語春恨逺頻回首
 前詞玉砌都換換字是韻千里亦和之此篇喧字用/平不叶徽宗用翔字竹屋用情字亦然還約句比前
 誰更句多一字比似句/比前但認句少一字
  又一體一百一字/       史達祖
[015-27a]
雨入愁邊翠樹晩無人風葉如剪竹尾通涼却怕小簾
低捲孤坐便怯詩慳念後賞舊曽題遍更暗塵偷鎖鸞
影心事屢羞團扇 賣花門館生秋草悵弓彎幾時重
見前歡盡屬風流夢天共朱樓逺聞道秀骨病多難自
任從來恩怨料也和前度金籠鸚鵡說人情淺
 影字仄草字不叶韻與前二詞異幾時重見高竹屋/作怨恨誰訴恨字亦用去聲與前第三句同想亦有
 此體可從因餘同不録有又按史别作於聞道二句/云方悔翠袖易分難聚 玉香花笑論語氣則當於
 聚字斷句論調格則當於分字句有字豆或謂另一/體非也蓋此二句一氣貫串故梅溪巧筆作此借渡
[015-27b]
 句法本體定當上六下七與前孤坐二句/相同勿謂有史詞可倚而作兩四一五也
  又一體九十九字/       姜 䕫
疊鼓夜寒垂燈春淺匆匆時事如許倦遊歡意少俛仰
悲今古江淹又吟恨賦記當時送君南浦萬里乾坤百
年身世惟有此情苦 揚州栁垂官路有輕盈換馬端
正窺户酒醒明月下夢逐潮聲去文章信美知何用謾
贏得天涯羇旅教說與春來要尋花伴侣
 此與前各體不同乃别是一調故雖九十九字另列/於百一字之後 倦遊至南浦與後酒醒至羇旅同
[015-28a]
 只江淹句六字/文章句七字耳
  燕山亭九十九字/       曽 覿
玉立明光才業冠倫漢歴方承休運江左奏功塞壘宣
威紫綬幾垂金印嵗晚歸來望丹極新清氛祲忠憤著
撓節朋儔便成嘉遯 千載雲海茫茫記舉目新亭壯
懐難盡蝴蝶夢驚化鶴飛還榮華等閒一瞬七十樽前
算疇昔都無可恨休問長占取朱顔緑鬢
 冠奏夢三字俱宜用仄聲且以去為妙是此調定格/觀徽宗用數靚地樵隠用夜錦共海野别作用夜乍
[015-28b]
 競張伯雨用翠素可見圖譜俱註可平誤江左至忠/憤與後蝴蝶至休問同但各家於前紫綬句有用後
 榮華句法者後則不用紫綬句法也各刻載徽宗裁/剪氷綃一首於蝴蝶夢驚句作天遙地逺誤也宜作
 天逺地遙乃合此即同前段之新様靚粧句而圖且/謂可作仄平平仄相反到底矣余嘗謂紅拂傳竒一
 江風試語良人道句以平平仄仄平作仄仄平平仄/五字皆反令歌者捩折嗓子今見圖註此句乃知反
 古者蓋多耳汲古刻樵隠詞塞壘下二句云密映窺/亭亭萬枝開遍乃窺字下脫一字尾句云愁酒醒緋
 千片亦於緋字上下落一字無此九十七字體也張/伯雨第二句作蝟肌粟聚與此調異恐不可以為法
 字按徽宗詞第三句冷淡臙脂勻注或作微注本六/ 詞統落一字止作冷淡臙脂注誤也不可從又此
 調本名燕山亭恐是燕國之/燕詞滙刻作宴山亭非也
[015-29a]
  大有九十九字/        周邦彦
仙骨清羸沈腰憔悴見旁人驚怪消瘦栁無言雙眉盡
日齊鬭都縁薄倖賦情淺許多時不成歡偶幸自也總
由他何須負這心口 令人恨行坐咒斷了更思量沒
心永守前日相逢又早見伊仍舊却更被温存後都忘
了當時僝僽便搊撮九百身心依前待有
 賦字潘希白作聽字圖譜讀作平聲誤又以言都縁/須令思相為可仄日倖坐待為可平俱非前結潘作
 十分衛郎清瘦郎字可用平聲却更被温存後似應/在被字豆而潘詞作彊整帽檐欹側則是六字相連
[015-29b]
 想亦不拘待有應去上聲潘作雁後/可見九百風魔也金元曲多用之
  鳳池吟九十九字/       吳文英
萬丈巍臺碧罘罳外衮衮野馬遊塵舊文書几閣昏朝
醉暮覆雨翻雲忽變清明紫垣敕使下星辰經年事静
公門如水帝甸陽春 長年父老相語幾百年見此獨
駕冰輪又鳳鳴黄幕玉霄平遡鵲錦輕恩事省中書半
紅梅子薦鹽新歸來晩待慶吟殿閣南薰
 舊文書至星辰與後/段又鳳鳴至鹽新同
[015-30a]
  紫玉簫九十九字/       晁補之
羅綺叢中笙歌隊裏眼狂初認輕盈無花解比似一鈎
新月雲際初生算不虚得郎占與第一佳名卿歸去那
知有人别後牽情 襄王自是春夢休謾說東牆事更
難憑誰教慕宋要題詩曽倚寳柱低聲似瑤臺曉空暗
想衆裏飛瓊餘香冷猶在小牕一到魂驚
 無花以下與後/誰教以下同
  國香慢九十九字/       周 密
[015-30b]
玉潤金明記曲屏小几剪葉移根經年 人重見瘦影
娉婷雨帶風襟零落步雲冷鵝管吹春相逢舊京路素
靨塵緇仙掌霜凝 國香流落恨正冰綃翠薄誰念遺
簪水空天逺應念礬弟梅兄渺渺魚波望極五十絃愁
滿湘雲淒涼耿無語夢入東風雪盡江清
 前後惟起句異餘同經年句上六下四水空句上四/下六似乎有異然十字語氣相連作者句法不妨前
 後一轍也舊京洛耿無語俱用仄平仄勿誤此調惟/草窗有之題作彞則商國香慢愚謂彞則商三字乃
 是宫調非詞/名也故刪之
[015-31a]
 
 
 
 
 
 
 
 
[015-31b]
 
 
 
 
 
 
 
 詞律巻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