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金石例 > 金石例 卷四


[004-1a]
欽定四庫全書
 金石例巻四      元 潘昻霄 撰
  銘文之始
事祖廣記云蔡邕曰黄帝有金几之銘王子年拾遺記
 曰黄帝以神金鑄器皆有銘題凡所造建皆記其年
 時此銘之起也
三禮圖云檀弓曰銘明旌也以死者為不可别已故以
  其旗識之註明旌神/明之旌也士䘮禮云為銘各以其物亡
[004-1b]
  則以緇長半幅䞓末長終幅廣三寸書銘于末曰
  某氏某之柩註銘明旌也雜帛為物大夫之所建/也以死者為不可别故其旗識識之
  愛之斯録之矣亡無也無旌不命之士也半幅一/尺終幅二尺在棺為柩今文銘皆為名末為斾也
  竹杠長三尺置于宇西階上註杠銘橦/也宇梠也周禮司常
  大䘮則供銘旌註王則太常孤司常職云王建太/常諸侯建旂 卿建旜大夫士建
  物則銘旌亦然但尺數異耳士禮緯云天子之旌/髙九仞諸侯七仞大夫五仞 三仞其士䘮禮竹
  杠長三尺則死者以尺易仞也天子九尺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其旌旗身亦以尺易仞也又
  從遣車之差蓋以䘮事畧故也若不命之士則士/䘮禮云以緇布半幅長一尺也赬其末長終幅長
[004-2a]
  二尺也緇赬共長三尺廣三寸書銘於末曰/某氏某之柩竹杠長三尺置于宇西堦上
荀禮論云祭祀敬事其神也其銘誄繫世敬傳其名也
  註銘謂書其功于噐物若孔悝之鼎銘者誄謂誄/其行状以為謚也繫世謂書其傳襲若今之譜牒
  也皆所以敬傳/其名于後世
禮祭統銘之義稱美而不稱惡此孝子孝孫之心也銘
  者論著其先祖之有徳善功烈勲勞慶賞聲名於
  天下
前輩云銘婦人墓當詳于家世議論取法于韓退之退
[004-2b]
  之所作蓋出于碩人之詩觀其銘元稹妻韋夫人
  墓可見矣
 銘式
 權德輿世德銘乃權公紀先世之徳也四言無序此/又一例也肅肅我祖𤣥鳥自天天乙
 革夏武丁相賢手文命子開國于權末云/聿修之誡大懼不克夙夜以思敢銘世徳唐故悼王
 石塔銘并序一唐開元五年嵗在丁巳四月庚午朔/二十 日庚寅故悼王薨于上陽之中禁曰
 二嵗而未及周嗚呼哀哉王即開元神武皇帝第九/之愛子也以其月二十七日丙申葬于萬安山之東
 南嶺壙惟五尺棺不三寸壘石塔一丈于其上不雕/不礱從尚薄也其銘曰南有萬安兮北有洛城城可
[004-3a]
 望兮天之京嗚呼悼王寧不戀兮嗚呼悼王寧不見/兮倚素塔兮凌翠㣲空不礙兮雲則飛嗚呼悼王兮
 其何歸/蘇頲廬山女道士石碣銘道士梁洞㣲也玄其銘/無序四言廬山 徳先
 生碣銘亦/然符載河中府法曹張君墓碣銘君字直之祖驩/父孝新皆為官
 汴宋間君嘗讀書為文辭有氣有吏才嘗感激欲自/奮㧞樹功名以見世初舉進士再不第因去事宣武
 軍節度使得官至監察御史坐事貶嶺南再遷至河/中府法曹參軍攝虞鄉令有能名進攝河東令又有
 名遂署河東從事絳州闕刺史攝絳州事能聞朝廷/元和四年秋有事適東方既還八月壬辰死于汴城
 西雙邱年四十有七明年二月日𦵏河南偃師妻彭/城人世有衣冠祖好順泗州刺史父泳卒蘄州别駕
 女四人男一人嬰兒/汴也是為銘韓退之虞部員外郎張府君銘尚書虞/部員外
[004-3b]
 郎安定張君諱季友字孝權年五十四病卒東都矣/塗進韓氏門伏哭庭下曰叔父且死幾于不能言
 張目而言曰吾不可無告韓君别藏而不得韓君記/猶不𦵏也塗為書致吾意巳而自署其末與封敢告
 以請愈既與為禮發書云云其末有複語千萬永訣/八字名日月與封皆孝權迹 孝權為人孝謹與人
 語恐傷之而時嶷嶷有立與孝權游者極/衆而獨以其死累余可尚也巳是為銘東明張先
 生銘匪禄而康匪爵而榮漠焉以虚充焉以盈言而/不為華光而不為名介潔而周流苞涵而清寧
 幽觀其形與化為㝠寂寞以成其道是以勿嬰世皆/狂狂奔利死名我獨浩浩端一以生或曰先生友悌
 以道慈幼以死若不能忘情者何耶吾曰道去友耶/去慈耶從容以求其得之耶盪莽狠悻道之非耶且
 夫虧恩壊禮枯槁憔悴隳聖圖夀離中就異歘然與/神鬼為偶頑然以朩石為類倥侗而不實窮老而無
[004-4a]
 死先生之道固知異夫如此/也乃書于石以紀桞子厚
 墓銘式
 李元賔墓銘已虖元賔夀也者吾不知其所慕夭也/者吾不知其所惡生而不淑孰謂其夀
 死而不朽孰謂之夭已虖元賔才髙乎當世而行/出乎古人已虖元賔竟何為哉竟何為哉韓退之
 評事墓銘朝之言嘻嘻夕之言怡怡偕入而/出乘馬馳一日不見而死吁其悲施先生
 墓銘先生之祖氏自施父其後施常事孔子以彰讐/為博士延為太尉太尉之孫始為呉人曰然曰
 續亦載其跡先生之興公車是召纂序前聞于光有/曜古聖人言其㫖宻㣲箋注紛羅顛倒是非聞先生
 講論如客得歸卑讓肫肫出言孔揚今其死矣誰/嗣為宗縣曰萬年原曰神禾髙四尺者先生墓耶
[004-4b]
 君墓銘盧君東美之愈謂立曰子來宜也行不可一/二舉且吾 生也後不與而祖接不得詳也
 其大者莫若衆所與觀所與衆寡兹可以審其徳矣/乃祖未出而處也天下大夫士以為與古之䕫臯者
 侔且可以為相其徳不既大矣乎講説周公孔子樂/其道不樂從事于俗得所從不擇外内奮而起其進
 退既不合于義乎銘如是可以示于今與後也歟立/拜手曰唯唯君祖子輿濮州濮陽令父同舒州望江
 令夫人之祖延宗鄆州司馬父進成鄜州洛交令男/三人暢申易女三人皆嫁為士人妻墓在河南緱氏
 縣梁國之原其年月日/元和二年二月十日云大理評士胡君墓誌胡之氏/别於陳
 明允先河東人世勤固戴厥身籍文譜進連倫惟明/允加武資力牛虎柔不持吏夏陽有施為去平陽民
 思悲河東土河陸原宜兹人肖厚完五十七不足年/孤兒啼死下官母弟証秩大夫摭君遺哭泣書友韓
[004-5a]
 愈司馬徒作/後銘系序初衛府君墓銘嗟惟君篤所信要無有弊/精神以棄餘賈于人脱外
 累自貴珍訊/來世述墓文故相權公墓銘權在商周世無不存㓕/楚徙秦嬴劉之間甘泉
 始侯以及安邱詆訶浮屠皇極之扶貞孝之生鳯鳥/不至爵位豈多半途以税壽考豈多四十而逝惟其
 不有以惠厥後是生相君為朝德首行世祖之文世/師之流連六官出入屏毗無黨無讐舉世莫疵人所
 憚為公勇為之其所競馳公絶不窺孰/克知之德将在斯刻詩墓碑以永厥垂覃季子墓銘
 覃季子其人生愛書貧甚尤介特不苟受施讀經傳/言其説數家推太史公班固書下到今横竪鈎貫又
 且數十家通為書號覃子史纂又取鬻老管荘子思/晏孟下到今其術自儒墨名法至于狗彘草朩凡有
 益于世者為子纂又百有若干家篤于聞不以仕為/事黜陟使取其書以氏名聞除太子校書某年月日
[004-5b]
 死永州祁陽縣某鄉将死嘆曰寧有聞而窮乎将無/聞而豐乎寧介而躓乎将溷而遂乎葬其鄉後若干
 年桞先生來永州戚其文不大於世求其/墓以石銘銘曰困其獨豐其辱桞子厚善人白公
 墓銘齒以德尊師以道存習俗以教遷惟仁人君子/之所居若時雨然羽山之顔疵癘為蠲媿心發
 之彦方學業復于譙𤣥禮所以祠鄉長者而傳書先/賢在昔兵屯河曲雄邊爰分公家乃誦乃絃身為義
 方奉之周旋兩息蹁蹁起為儒先岌彼熒臺火伏在/泉振而鼓之有光屬天仲也銅章惠浹岐岍叔也奉
 璋入侍禁垣藹兮芝蘭之庭炯兮珠玉之淵州里趨/風媚學躚躚至于餘波所及且孝弟而力田古有之
 種徳欲深望嵗百年有相之道理無空捐禄匪我榮/殆以為黨塾無窮之傳樂石有銘表公之阡異時配
 縣社之食尚有/攷焉元遺山
[004-6a]
 墓誌銘式
 裴君墓誌銘裴為顯姓入唐尤盛支分族離各為大/家惟公之系徳隆位細曰子曰孫厥聲
 世繼晉陽之色愉愉翼翼無外無私㓜壮若一何壽/之不遐而禄之不多謂必有後其又信然耶韓退之
 薛君墓誌銘宦不遂歸譏于時身不得年又/将尤誰世再絶而紹祭以不隳韋夫人
 墓誌銘詩歌碩人爰叙宗親女子之事有以榮身夫/人之先累公累卿有赫外祖相我唐明歸逢
 其良夫夫婦婦獨不與年而卒以夭實/生五子一女之存銘于好辭以永於聞李公墓誌銘
 髙其上而坎其中以/為公之宫奈何乎公房君墓誌銘有位有年有弟有/子從先人𦵏是謂
 受/祉石公墓誌銘生之艱成之又艱若/有以為而止於斯韋公墓誌銘武/陽
[004-6b]
 受業始于太師以官讓兄自待不疑勤于紫閣取益/以卑可謂有源卒用無疵慊慊為人矯矯為官爰及
 江西功徳具完名聲之下獨處為難辯而益明仇/者所歎碑于墓前維昭美故納銘墓中以識公墓
 君墓誌銘上古愛民為官求人茍可以任位加其身/其後喜權人自求官退而緩者身後人先
 故廣平死節而子不荷其澤王屋謹廉而神/不福其謙嗚呼天與人茍無傷其穴與墳盧丞墓
 誌銘宏農諱懐仁沂諱璬襄陽/諱某今年實元和六年苖君墓誌銘有行以/為本有
 文以為華恭以事其職而勤以/嗣其家位卑而無年吁其奈何孔君墓誌銘亢義孔/君兹惟
 其藏更千萬/年無敢壊傷杜君墓誌銘杜氏大家世有顯人承繼/綿綿以及公身始為進士
 乃篤朋友及作大官克施克守纂辭奮筆渙若不思/公牒盈前笑語指麾祿以給求食以㑹同不畜不牧
[004-7a]
 庫廐虚空事在於人日遠/日亡何以傳之刻此銘章盧渾墓誌銘前汝父母右/汝兄汝從之
 居視汝如生遷汝居兮日月之良汝居/孔固兮後無有殃如不信兮視此銘章息國夫人墓
 誌銘男主外事治不為易施於其家難甚吏治又況/公侯族大而貴夫人是專厥聲惟懿昔在貞元
 有錫自天啟封備服以疇時勲婉婉夫人有籍宫門/克承其後以嫁以婚隨𦵏東土在河之陽遥望公墳
 而不/同藏王君墓誌銘鼎也不可以柱車馬也不可使守/閭佩玉長裾不利走趨祗繫其逢
 不係巧愚不諧其湏有銜/不祛鑚石埋辭以列幽墟扶風郡夫人墓誌銘隂幽/坤從
 維德之恒出為辨強乃匪婦能淑哉夫人夙有多譽/來嬪大家不介母父有事賔祭酒食祗飭恊于尊章
 畏我侍側及嗣内事亦莫有施齊其躬心小大/順之夫先其歸其室有邱合葬有銘壼彛是收李君
[004-7b]
 墓誌銘不贏其躬以/尚其後人乳母墓誌銘乳母李徐州人號/正真入韓氏乳其
 兒愈愈生未再周月孤失怙恃李憐不忍棄去視保/益謹遂老韓氏及見所乳兒愈舉進士第厯佐汴徐
 軍入朝為御史國子博士尚書都官員外郞河南令/娶婦生二男五女時節慶賀輙率婦孫列拜進壽年
 六十四元和六年三月十八日疾卒卒三日𦵏河南/縣北十五里愈率婦孫視窆封且刻其語于石納諸
 墓為/銘盧太醫墓誌銘岐黄聖學炳如日星茍非其人/道不虚行惟尚藥公有得内經
 探病之源起死而生為醫作鏡底裏洞明道風既扇/取重漢廷陽報㳫來壽考康寧翛然坐逝歸神太清
 大河安流扶衛厥靈扁鵲湯隂實魏大名遥遥華胄/復起魏京古今世業前後家聲遺書具在永為世程
 元遺/山張君墓誌銘履潔修體柔嘉内美充福不遐哀/哀蒼天孰使然耶天耶人耶其父
[004-8a]
 母耶從容以思其得之耶茁其芽鬱其華其實孔多/父播而子穫穰穰滿家故曰其源濫觴其流江河淵
 兮其未涯不有以浚之其末奈何然則古所謂/不于其躬必于其子孫者尚信然耶尚信然耶
 墓碣式
 河中府法曹張君墓碣銘已見/銘式蘧然子墓碣銘蘧然/子諱
 滋字濟甫姓趙氏本出馮翊其大父天㑹貞元間來/為汴梁戸籍判官卒官下妻子不能歸遂為汴人父
 諱青字漢卿蘧然子三男長某次某兵亂中所失小/子尚幼二女次即孟卿所娶者蘧然子春秋五十有
 九以病終權𦵏于東平沂州門之外若干歩庚子嵗/除日予實銘之其銘曰積之之深守之之堅傳人之
 所不傳兼人之所獨專自㧞泥塗如蜕而仙文以表/之慰彼下泉顧雖愛我豈以一言而敢私焉元遺山
[004-8b]
 張遵古墓碣銘茫茫之原纍纍之阡行人而歸何千/萬年有子而傳孰不欲揚其先今君
 獨然修德則人而死而不亡/則天吾是以知其人之賢
 墓甎銘
 下殤女子墓甎銘孰致也而生孰召也而死焉從而/來焉往而止魂氣無不之也骨肉
 歸復于此/桞子厚小姪女墓甎銘字為雅氏為桞生甲申死/巳丑日十二月在九是日
 𦵏東岡首生而惠命則夭始也無今/何有質之㣲當速朽銘兹瓦期永乆
 壙銘式
 女挐壙銘汝宗𦵏于是汝安歸/之惟永寧韓退之
[004-9a]
 
 
 
 
 
 
 
 
[004-9b]
 
 
 
 
 
 
 
 金石例巻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