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選唐宋詩醇 > 御選唐宋詩醇 卷三十四


[071-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選唐宋詩醇卷三十四
  眉山蘓軾詩三
  韓子華石淙莊
絳侯百萬兵尚畏書牘背功名意不己數與危機㑹我
公抱絶識凛澟鎮橫潰欲收伊吕迹逺與巢由對誓言
雖未從久巳斷諸内區區為懷祖頗覺羲之隘此身隨
造物一葉舞澎湃田園不早定歸宿終安在彼美石淙
[071-1b]
莊每到百事廢泉流知人意屈折作濤瀨寒光洗肝鬲
清響跨竽籟我舊門前客放言不自外園中亦何有薈
蔚可勝計請公試囘首歲晚餘蒼檜
此葢嫉世之貪位冐禄者軾通道藏嘗撰廣成子解故
有取乎老莊知足不辱之㫖非為韓絳有手疏之詞遂
順其意而稱道之也
 施元之曰韓獻肅公名絳字子華父忠憲公名億平
 日嘗語子弟進取在於止足寵祿不可過溢以故子
[071-2a]
 華服闋誓墓年五十遽請謝事最後手疏言昔晉王
 羲之去郡不仕嘗自誓於父母墓前朝廷以其誓苦
 不復召之臣今志願雖與羲之頗殊然誓於先臣墓
 前則無異矣區區之志中外士大夫多有知者即非
 臣今日輕有去就妄干退閒也章屢上終不允後拜
 觀文殿學士元祐二年以司空檢校太尉致仕此詩
 多用子華表意
  立秋日禱雨宿靈隱寺同周徐二令
[071-2b]
百重堆案掣身閒一葉秋聲對榻眠牀下雪霜侵户月
枕中琴筑落堦泉﨑嶇世味嘗應遍寂寞山栖老漸便
惟有問農心尚在起占雲漢更茫然
禱雨而曰百重堆案掣身閒幾與嵇康書中言性不耐
煩而以游山澤觀魚鳥為樂者無異矣有末二句一証
出心事遂覺滿紙閒情俱成警色
  病中遊祖塔院
紫李黃𤓰村路香烏紗白葛道衣凉閉門野寺松陰轉
[071-3a]
欹枕風軒客夢長因病得閒殊不惡安心是藥更無方
道人不惜堦前水借與匏樽自在嘗
不須矜才使氣興㑹所到後人自百摹不到筆底定有
神力䕶持
 徐一䕫曰大慈定慧禪寺者唐寰中禪師之道塲也
 宋太平興國中寺以南泉願臨濟元無著喜趙州諗
 巖頭奯雪峰存俱至兹山與中禪師激揚宗㫖故又
 名祖塔院元祐間蘇長公守桂有詩見於家集
[071-3b]
  柏堂
道人手種幾生前鶴骨龍姿尚宛然雙幹一先神物化
九朝三見太平年忽驚華構依巖出乞與佳名到處傳
此栢未枯君記取灰心聊伴小乘禪
雙幹句人所能道也九朝句對法不測之至九朝施注謂
自陳隋唐五代至宋也
 孤山二詠序曰孤山有陳時栢二株其一為人所薪
 山有老人自為兒已見其枯矣然堅悍如金石愈於
[071-4a]
 未枯者僧志詮作堂於其側名之曰栢堂堂與白公
 居易竹閣相連屬
  與述古自有美堂乘月夜歸
娟娟雲月稍侵軒㶑㶑星河半隱山魚鑰未收清夜永
鳳簫猶在翠微間凄風瑟縮經絃柱香霧凄迷著髻鬟
共喜使君能鼓樂萬人争看火城還
起二句乃月夜恒有之景寫來却自引人入勝魚鑰二
句夜歸也凄風二句乘月也讀之氣和音雅令人神遊
[071-4b]
於時世之昇平覺詩中魚鑰鳳簫絃柱髻鬟等都無一
字泛設而以萬人争看使君之歸作結又見為政風流
極一時之勝賞矣
  有美堂暴雨
遊人脚底一聲雷滿座頑雲撥不開天外黑風吹海立
浙東飛雨過江來十分㶑灧金樽凸千杖敲鏗羯鼓催
喚起謫仙泉灑靣倒傾鮫室瀉瓊瑰
寫暴雨非此傑句不稱但以用杜賦中字為采藻鮮新
[071-5a]
淺之乎論詩矣且亦必有浙東句作對情景乃合有美堂在郡
城吳山其地正與海門相望故非率爾操觚者唐賢名句中惟
駱賓王靈隠寺詩樓觀滄海日門對浙江潮一聨足相配敵
 西清詩話曰少陵文自古奥如九天之雲下垂四海之
 水皆立其語磊落驚人東坡有美堂詩云天外黑風
 吹海立盖出此也
 容齋四筆曰東坡在杭州作有美堂㑹客詩頷聫云
 天外黑風吹海立浙東飛雨過江來讀者疑海不能
[071-5b]
 立黄魯直曰是葢為老杜所誤因舉三大禮賦朝獻太清宫
 云九天之雲下垂四海之水皆立以告之一者皆句語雄傑前無古
 人坡和陶停雲詩有雲屯九河雪立三江之句亦用此也
  登玲瓏山
何年僵立兩蒼龍瘦脊盤盤尚倚空翠浪舞翻紅罷亞
白雲穿破碧玲瓏三休亭上工延月九折巖前巧貯風
脚力盡時山更好莫将有限趁無窮
用紅罷亞對碧玲瓏集内律詩毎用此體遂為後人開
[071-6a]
一門逕三休九折即是山中巖亭之名故𦂳接玲瓏句
為題正靣結處别作喚醒語流韻悠然
 臨安圖經曰玲瓏山兩山屹起盤曲九折上通絶頂
 名曰九折巖行百許歩有亭下瞰百里名三休亭
  宿九仙山
風流王謝古仙真一去空山五百春玉室金堂餘漢士
桃花流水失秦人困眠一榻香凝帳夢遶千巖冷逼身
夜半老僧呼客起雲峰缺處湧氷輪
[071-6b]
後四句磊砢妥帖便入錢劉集中亦稱警策
  宿海㑹寺
籃輿三日山中行山中信美少曠平下投黃泉上靑㝠
綫路每與猿猱争重樓束縛遭澗坑兩股酸哀飢腸鳴
北渡飛橋踏彭鏗繚垣百歩如古城大鐘橫撞千指迎
髙堂延客夜不扃杉槽漆斛江河傾本來無垢洗更輕
倒牀鼻息四鄰驚紞如五鼓天未明木魚呼粥亮且清
不聞人聲聞履聲
[071-7a]
自行路而宿自宿而天明直記叙一時事耳不聞人聲
聞履聲寫幽寂之致颯颯紙上
 漫叟詩話曰嘗見陳本明論詩云前輩謂作詩當言
 用勿言體則意深矣若東坡詩言冷則云可嚥不可
 潄言静則云不聞人聲聞履聲之類本明何從得此
  徑山道中次韻荅周長官兼贈蘓寺丞
年來戰紛華頗覺夫子勝欲求五畆宅灑掃樂清浄學
道恨日淺問禪慙聽瑩聊為山水行遂此麋鹿性獨遊
[071-7b]
吾未果覔伴誰復聽吾宗古遺直窮達付前定餔糟醉
方熟灑靣呼不醒奈何效燕蝠屢欲争晨暝不如從我
遊髙論發犀柄溪南渡橫木山寺稱小徑幽尋自兹始
歸路微月映南望功臣山雲外盤飛磴三更渡錦水再
宿留石鏡緬懷周與李能作洛生詠明朝三子至詩律
嚴號令籃輿置紙筆得句輕千乘玲瓏苦竒秀名實巧
相稱九仙更幽絶笑語千山應空巖側破罋飛溜灑浮
磬山前見虎迹候吏鐃鼓競我生本艱竒塵土滿釜甑
[071-8a]
山禽與野獸知我久蹭蹬笑謂候吏還禦虎吾有命徑
山雖云遠行李稍可併頗訝王子猷忽起山陰興但報
菊花開吾當理歸榜自注太平寺/俗號小徑山
一往平叙不復作沈鬰頓挫之勢後忽從山前見虎迹
發出議論竒文蔚起匪夷所思
  初自徑山歸述古召飲介亭以病先起
西風初作十分凉喜見新橙透甲香遲暮賞心驚節物
登臨病眼怯秋光慣眠處士雲菴裏醉倚佳人錦瑟傍
[071-8b]
猶有夢囘清興在臥聞歸路樂聲長
  九日㝷臻闍棃遂泛小舟至勤師院二首録一/首
湖上靑山翠作堆蔥蔥欝欝氣佳哉笙歌叢裏抽身出
雲水光中洗眼來白足赤髭迎我笑拒霜黃菊為誰開
明年桑苧煎茶處憶著衰翁首重迴自注皎然有九日/與陸羽煎茶詩羽
自號桑苧翁余來/年九日去此久矣
此篇乃己至勤師院而作承前一首結句扁舟又截平
湖去欲訪孤山支道林說來但前首東閣郎君之句殊
[071-9a]
嫌無著不似此篇之開拓頓宕也笙歌雲水一聯尤為
卓立傑出
  九日舟中望見有美堂上魯少卿飲以詩戲之二
  首録一/首
指顧雲間數㸃紅笙歌正擁紫髯翁誰知愛酒龍山客
卻在漁舟一葉中
 西湖志曰咸淳臨安志有美堂錢氏初建江亭於此
 當在吳山最髙處左江右湖故為登臨之勝東坡有
[071-9b]
 舟中望見有美堂上魯少卿飲處詩言舟中望見則
 必西湖舟中也舊志言堂在郡城内又可見古城介
 在吳山外矣此堂故址當在吳山無疑西湖遊覽志
 載有美堂在鳯凰山者誤也
  次韻周長官壽星院同餞魯少卿
瑠璃百頃水仙家風静湖平響釣車寂歴疎松欹晚照
伶俜寒蝶抱秋花困眠不覺依蒲褐歸路相將踏桂華
更著綸巾披鶴氅他年應作畫圖誇
[071-10a]
  寶山新開徑
藤梢橘刺元無路竹杖㯶鞋不用扶風自逺來聞笑語
水分流處見江湖回觀佛骨靑螺髻踏遍仙人碧玉壺
野客歸時山月上棠棃葉戰暝禽呼
明雋淸圓兼得象外之趣
  和錢安道寄惠建茶
我官於南今幾時嘗盡溪茶與山茗胷中似記故人靣
口不能言心自省為君細說我未暇試評其畧差可聽
[071-10b]
建溪所産雖不同一一天與君子性森然可愛不可慢
骨淸肉膩和且正雪花雨脚何足道啜過始知真味永縱
復苦硬終可録汲黯少戇寛饒猛草茶無賴空有名髙
者妖邪次頑懭體輕雖復强浮汎性滯偏工嘔酸冷其
間絶品豈不佳張禹縱賢非骨鯁葵花玉不易致道
路幽嶮隔雲嶺誰知使者來自西開緘磊落收百餅嗅
香嚼味本非别透紙自覺光炯炯粃糠團鳯友小龍奴
𨽻日注臣雙井收藏愛惜待佳客不敢包裹鑽權倖此
[071-11a]
詩有味君勿傳空使時人怒生癭
建茶以比君子草茶以比小人君子和且正者也和故
可愛正故不可慢小人體輕而性滯但有妖邪頑懭而
己記曰其言明且清易曰其言曲而中詩兼有之
 烏臺詩案曰錢顗在秀州監稅舊曾作臺官始於秀
 州與之相見後錢顗作詩送茶來某作詩謝之草茶
 無賴二句以譏世之小人若不謟𡡾妖邪須頑懭狠
 劣也體輕性滯二句以譏小人體輕浮而性滯泥也
[071-11b]
 其間絶品二句以譏小人如張禹雖有學問細行謹
 飭終非骨鯁之人也收藏愛惜四句以譏小人有以
 好茶鑽求富貴權要者見此詩當大怒也
 歸田録曰臈茶出於建劍草茶盛於兩浙兩浙之品
 日注為第一自景祐以後洪州雙井白芽漸盛近歲
 製作尤精囊以紅紗不過一二兩以常茶十數斤養
 之用避暑濕之氣其品逺出日注上遂為草茶第一
  夜至永樂文長老院文時臥病退院
[071-12a]
夜聞巴叟臥荒村來打三更月下門往事過年如昨日
此身未死得重論老非懷土情相得病不開堂道益尊
惟有孤栖舊時鶴舉頭見客似長言
善說無生可知坐在立忘未是西來大意
  除夜野宿常州城外二首
行歌野哭兩堪悲逺火低星漸向微病眼不眠非守歲
鄉音無伴苦思歸重衾脚冷知霜重新沐頭輕感髪稀
多謝殘燈不嫌客孤舟一夜許相依
[071-12b]
南來三見歲云徂直恐終身走道塗老去怕看新歴日
退歸擬學舊桃符烟花己作青春意霜雪偏尋病客䰅
但把窮愁博長健不辭最後飲屠蘓
令節羈情孤燈遥夜所感愴者深而以温柔敦厚出之
依依脈脈味以淡而彌長
 容齋續筆曰今人元日飲屠蘓酒自小者起相傳已
 久然固有來處後漢李膺杜宻以黨人同繫獄值元
 日於獄中飲酒曰正旦從小起時鏡新書晉董勛云
[071-13a]
 正旦飲酒先從小者何也勛曰俗以小者得歲故先
 酒賀之老者失時故後飲酒初學記載四民月令云
 正旦飲酒次第當從小起以年小者起先顧况云還
 丹寂寞羞明鏡手把屠蘓讓少年方干云纔酌屠蘓
 定年齒坐中皆笑鬢毛斑然則尚矣東坡亦云但把
 窮愁博長健不辭最後飲屠蘓其義亦然
  古纒頭曲
鵾絃鐵撥世無有樂府舊工惟尚叟一生喙硬眼無人
[071-13b]
坐此困窮今白首翠鬟女子年十七指法己似呼韓婦
驚帆渡海風掣迴滿靣塵沙和淚垢靑衫不逢湓浦客
紅袖謾揷曹綱手爾來一見哀駘陀便著臂韝躬井臼
我慙貧病百不足强對黃花飲白酒轉闗濩索動有神
雷輥空堂戰牕牖四絃一抹擁袂立再拜十分為我壽
世人只解錦纒頭與汝作詩傳不朽
亦為琵琶女子而作却不規橅江州琵琶行古有名作
須變調以勝之并題目亦隱其名曰古纒頭曲特於結
[071-14a]
處表出作詩之意以見實有其人與事不是寓言十九
也白以排蕩宛轉入情此以簡净遒鍊入古
  惠山謁錢道人烹小龍團登絶頂望太湖
踏遍江南南岸山逢山未免更留連獨擕天上小團月
來試人間第二泉石路縈囘九龍脊水光翻動五湖天
孫登無語空歸去半嶺松聲萬壑傳
有橫絶太空之槪灑豁襟抱亦如聽蘓門長嘯響動林

[071-14b]
  虎丘寺
入門無平田石路穿細嶺陰風生澗壑古木翳潭井湛
盧誰復見秋水光耿耿鐵花秀巖壁殺氣噤蛙黽幽幽
生公堂左右立頑礦當年或未信異類服精猛胡為百
歲後仙鬼互馳騁窈然留清詩讀者為悲哽東軒有佳
致雲水麗千頃熈熈覽生物春意破淒冷我來屬無事
暖日相與永喜鵲翻初旦愁鳶蹲落景坐見漁樵還新
月溪上影悟彼良自咍歸田行可請
[071-15a]
作虎丘詩者多是縁情綺靡若此詩則但見其幽折
閒静耳是非時㑹不同乃其命筆取材别開生徑觀前
此白居易於東武丘有怪石千僧坐靈池一劍沈之句
於西武丘有揺曵雙紅斾娉婷十翠娥之句烏鵲黄鸝
紅欄緑浪唐時已極繁華艷冶矣故知此詩是有意避
喧力求岑寂也
 趙次公曰清逺道士與沈恭子同遊虎丘寺有詩歴
 論商周及近代二千年事顔真卿為之刻石又鬼詩
[071-15b]
 云靑松多悲風蕭蕭淸且哀白日徒昭昭不照長夜
 臺李道昌為刺史奏其事陸龜䝉皮日休松陵唱和
 皆及之
  常潤道中有懷錢塘寄述古五首録一/首
草長江南鸎亂飛年來事事與心違花開後院還空落
燕入華堂怪未歸世上功名何日是樽前㸃檢幾人非
去年桞絮飛時節記得金籠放雪衣自注杭人以放/鴿為太守夀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 此詩結句集内有放鴿為壽之
[071-16a]
自注趙堯卿遂引唐譚賓録言天寶宫中呼白鸚鵡為
雪衣此詩借呼鴿為雪衣然考田汝成西湖志稱東坡
有真蹟云杭州營妓周韶能詩子容過杭述古飲之韶
泣求落籍子容曰可作一絶韶援筆立成曰隴上巢空
歲月驚忍看回首自梳翎開籠若放雪衣女長念觀音
般若經韶時有服衣白一坐嗟歎遂落籍此詩寄述古
葢指此事故曰記得金籠放雪衣雪衣正用白鸚鵡事
不必借呼放鴿也詩作如是解與前後數詩亦正相類
[071-16b]
然軾自注故作隱語豈其避謗歟
  金山寺與桞子玉飲大醉臥寶覺禪榻夜分方醒
  書其壁
惡酒如惡人相攻劇刀箭頽然一榻上勝之以不戰詩
翁氣雄㧞禪老語清軟我醉多不知但覺紅緑眩醒時
江月墮摵摵風響變惟有一龕燈二豪俱不見
豪放精悍全是規倣頌酒之篇
  大風留金山兩日
[071-17a]
塔上一鈴獨自語明日顛風當斷渡朝來白浪打蒼崖
倒射軒牕作飛雨龍驤萬斛不敢過漁艇一葉從掀舞
細思城市有底忙郤笑蛟龍為誰怒無事久留童僕怪
此風聊得妻孥許灊山道人獨何事夜半不眠聽粥鼓
明日顛風當斷渡七字即鈴語也竒思得自天外軒牕
飛雨寫風浪之景真能狀丹靑所莫能狀末忽念及𤅬
山道人不眠而聽粥鼓想其濡墨揮毫真有御風蓬萊
汎彼無垠之妙
[071-17b]
 冷齋夜話曰對句法詩人窮盡其變不過以事以意
 以出處具備謂之妙如荆公曰平日離愁寛帯眼迄
 今歸思滿琴心又曰欲寄荒寒無善畫賴傳悲壯有
 能琴乃不若東坡微意特竒如曰見說騎鯨遊汗漫
 也曾捫虱話酸辛又曰龍驤萬斛不敢過漁艇一葉
 從掀舞以鯨為虱對以龍驤為漁艇對大小氣焰之
 不等其意若玩世謂之秀傑之氣終不沒者此類是
 也
[071-18a]
  游鶴林招隱二首
郊原雨初霽春物有餘妍古寺滿修竹深林聞杜鵑睡
餘栁花墮目眩山櫻然西牕有病客危坐看香烟
行歌白雲嶺坐詠修竹林風輕花自落日薄山半陰澗
草誰復識聞香杳難尋時見城市人幽居惜未深
二作風格清腴絶似韋桞
  無錫道中賦水車
翻翻聯聯銜尾鴉犖犖确确蛻骨蛇分疇翠浪走雲陣
[071-18b]
刺水緑鍼抽稻芽洞庭五月欲飛沙鼉鳴窟中如打衙
天公不見老翁泣喚取阿香推雷車
只是體物著題觸處靈通别成竒光異彩想當施手時
巨刄摩天揚此之謂也賦物得此神力罕匹
  過永樂文長老巳卒
初驚鶴瘦不可識旋覺雲歸無處尋三過門間老病死
一彈指頃去來今存亡慣見渾無淚鄉井難忘尚有心
欲向錢塘訪圓澤葛洪川畔待秋深
[071-19a]
寄感嘆於解脫輓長老合作如是語
  聽僧昭素琴
至和無攫醳至平無按抑不知微妙聲究竟從何出散
我不平氣洗我不和心此心知有在尚復此微吟
是真識琴中意者朱絃疏越可以釋躁平矜
  僧惠勤初罷僧職
軒軒靑田鶴欝欝在樊籠旣為物所縻遂與吾軰同今
來始謝去萬事一笑空新詩如洗出不受外垢䝉淸風
[071-19b]
入齒牙出語如風松霜髭茁病骨飢坐聽午鐘非詩能
窮人窮者詩乃工此語信不妄吾聞諸醉翁
能不為外垢所䝉不待罷職而詩乃工也惠勤先為歐
陽所知故又舉詩窮益工之語以諷之與序惠勤詩集
同意
  遊靈隱髙峰塔
言遊髙峰塔蓐食治野裝火雲秋未衰及此初旦涼霧
霏巖谷暗日出草木香嘉我同來人久便雲水鄉相勸
[071-20a]
小舉足前路髙且長古松攀龍蛇怪石坐牛羊漸聞鐘
磬音飛鳥皆下翔入門空有無雲海浩茫茫惟見聾道
人老病時絶糧問年笑不荅但指穴藜牀心知不復來
欲歸更徬徨贈别留匹布今歲天蚤霜
霧霏日出未舉足而景象旣殊古松怪石及經行而應
接不暇漸聞鐘磬音飛鳥皆下翔十字畫出古寺清晨
登髙覽勝之妙入門以後但記一時與道人留連贈荅
語盡便住象外傳神正復無際
[071-20b]
 邵長蘅曰三國管寧常坐一木榻積五十餘年未嘗
 箕股榻上當膝處皆穿按穴藜牀似用其意故王注
 引此存之
 志林曰靈隱寺後髙峰塔一上五里上有髙僧不下
 三十餘年矣
  新城陳氏園次鼂補之韻
荒凉廢圃秋寂歴幽花晚山城巳窮僻况與城相逺我
來亦何事徙倚望雲巘不見苦吟人清樽為誰滿
[071-21a]
淡而能腴王韋後絶無僅有
  與毛令方尉游西菩提寺二首
推擠不去己三年魚鳥依然笑我頑人未放歸江北路
天敎看盡浙西山尚書清節衣冠後處士風流水石間
一笑相逢那易得數詩狂語不須刪
路轉山腰足未移水清石瘦便能竒白雲自占東西嶺
明月誰分上下池黑黍黃粱初熟後朱柑緑橘半甜時
人生此樂須天賦莫遣兒郎取次知
[071-21b]
首作不露刻斵經營之迹自成髙唱五六用毛玠方干
貼二人姓此本古法少陵集中多有之僧祖可謂毛令
是毛玠之後或并疑方尉是方干後人妄矣次作白雲
句承石瘦來明月句承水清來黑黍黃粱池旁之所見
也朱柑緑橘嶺上之所植也錯雜寫來自然合拍惟其
才大而氣雄故雖清白黑黃等字叠見不嫌其複
 張安國曰案於潛縣圖經毛君寶同尉方君武與東
 坡於熈寧七年八月廿七日同遊西菩提山明智院
[071-22a]
 石刻存焉
  聽賢師琴
大絃春温和且平小絃亷折亮以清平生未識宫與角
但聞牛鳴盎中雉登木門前剝啄誰叩門山僧未閒君
勿嗔歸家且覔千斛水淨洗從前筝笛耳
聽穎師琴詩曲中疾徐之節聽賢師琴詩别傳離合之
神兩詩足以並峙義海俗工譽韓毁蘓復齋漫録直以
不學斥之最堪砭愚擊蒙
[071-22b]
 西清詩話曰三吳僧義海以琴名世六一居士嘗問
 東坡琴詩孰優東坡荅以退之聽潁師琴公曰此祗
 是聽琵琶耳或以問海海曰歐陽公一代英偉然斯
 語誤矣退之深得其趣未易譏評也東坡後有聽惟
 賢琴詩詩成欲寄歐公而公亡每以為恨客復以問
 海海曰東坡詞氣倒山傾海然亦未知琴春温和且
 平亷折亮以清凡絲聲皆然何獨琴也又特言大小
 絃聲不及指下之韻牛鳴盎中雉登木㮣言宫角耳
[071-23a]
 八音宫角皆然何獨絲也聞者以海為知言余嘗考
 今昔琴譜謂宫者非宫角者非角又五調迭犯特宫
 聲為多與五音之正者異此又坡所未知也
 復齋漫録曰元微之詩爾生不我待我願裁為琴宫
 絃春似君君若春日臨商絃亷似臣臣作旱天霖葢
 取史記騶忌子聞齊威王鼓琴而為說曰大絃濁以
 春温者君也小絃亷折以清者相也西清詩話乃云
 東坡聽惟賢琴有大絃春温和且平小絃亷折亮以
[071-23b]
 淸之句至謂東坡未知琴趣不獨琴為然殊不知亦
 取騶琴之事耳可謂不學
  除夜病中贈段屯田
龍鍾三十九勞生己强半歲暮日斜時還為昔人歎自/注
樂天詩云行年三/十九歲暮日斜時今年一線在那復堪把玩欲起强持
酒故交雲雨㪚惟有病相尋空齋為老伴蕭條燈火冷
寒夜何時旦倦僕觸屏風飢鼯嗅空案數朝閉閤臥霜
髪秋蓬亂傳聞使者來策杖就梳盥書來苦安慰不怪
[071-24a]
造請緩大夫忠烈後髙義金石貫要當擊權豪未肯覷
衰懦此生何所似暗盡灰中炭歸田計已决此邦聊假
館三徑麤成資一枝有餘暖願君更信宿庶奉一笑粲
除夜無聊病中落寞因得段書遂一氣寫出讀暗盡灰
中炭五字尤覺黯然神凄
 容齋五筆曰白樂天作詩述懷好紀年歲蘓公素重
 樂天故間亦效之如龍鍾三十九勞生己强半歲暮
 日斜時還為昔人歎正引用其語又四十豈不知頭
[071-24b]
 顱畏人不出何其愚我今四十二衰髪不滿梳憶在
 錢塘正如此囘頭四十二年非行年四十九還此北
 牕宿吾年四十九賴此一笑喜嗟我與君皆丙子四
 十九年窮不死五十之年初過二衰顔記我今如此
 白髪蒼顔五十三家人强遣試春衫先生年來六十
 化道眼已入不二門紛紛華髪不足道當返六十過
 去魂我年六十一頽景薄西山結髪事文史俯仰六
 十踰與君皆丙子各已三萬日翫味莊重便如閱年
[071-25a]
 譜也
  喬太守見和復次韻荅之
百年三萬日老病常居半其間互憂樂歌笑雜悲歎顛
倒不自知直為神所玩須臾便堪笑萬事風雨散自從
識此理久謝少年伴逝將遊無何豈暇讀城旦非才更
多病二事可并案愧煩賢使者弭節整紛亂喬侯瑚璉
質淸廟嘗薦盥奮髯百吏走坐變齊俗緩未遭甘鷁退
並進恥魚貫每聞議論餘凛凛激貪懦莫耶當自躍豈
[071-25b]
復煩爐炭便應朝秣越未暮刷燕館胡為守故丘眷戀
桑榆暖為君叩牛角一詠南山粲
  二公再和亦再荅之
寒雞知將晨飢鶴知夜半亦知老病客遇節嘗感歎光
陰等敲石過眼不容玩親友如搏沙放手還復散羈孤
每自笑寂寞誰肯伴元達號神君髙論森月旦紀明本
賢將汨沒事堆案欣然肯相顧夜閣燈火亂盤空愧不
飽酒薄僅堪盥雍容許著㡌不怪安石緩雖無窈窕人
[071-26a]
清唱弄珠貫幸有縱橫舌説劍起慵懦二豪沈下位暗
火埋濕炭豈似草𤣥人嘿嘿老儒館行看富貴逼炙手
借餘暖應念苦思歸登樓賦王粲
  雪後書北臺壁二首
黃昏猶作雨纎纎夜静無風勢轉嚴但覺衿裯如潑水
不知庭院巳堆鹽五更曉色來書幌半夜寒聲落畫簷
試掃北臺看馬耳未隨埋沒有雙尖
城頭初日始翻鴉陌上晴泥己沒車凍合玉樓寒起粟
[071-26b]
光搖銀海眩生花遺蝗入地應千尺宿麥連雲有幾家
老病自嗟詩力退空吟氷柱憶劉义
尖叉韻詩古今推為絶唱數百年來和之者亦指不勝
屈矣然在當時王安石六和其韻用及諸天夜义交㦸
义頭等字支凑勉强貽人口實即軾謝人見和因再用
韻二詩亦未能如原作之精采方回謂再和尤佳者非
也至於玉樓銀海典故流傳其説不一葢皆得自傳聞
而所稱作道書者究無人知其出何道書方囘稱是黃
[071-27a]
庭一種亦臆度語耳軾嘗讀道藏千函有詩紀其事要
之玉樓為肩銀海為目必作如是解詩意乃通若集中
詩尚有雪中過淮謁客詩云萬頃穿銀海次韻仲殊雪
中遊西湖詩云玉樓己峥嶸則又不當與此一例解也
 石林詩話曰詩禁體物語此學者類能言之歐公聚
 星堂雪詩舉此令坐客皆閣筆但非能者耳若能者
 則出入縱橫何可拘礙鄭谷亂飄僧舎茶烟濕宻洒
 歌樓酒力微非不去體物語而氣格如此之卑蘓子
[071-27b]
 瞻凍合玉樓寒起粟光搖銀海眩生花超然飛動何
 害其言玉樓銀海
 苕溪漁隱叢話曰蝗遺子於地若雪深一尺則入地
 一丈麥得雪則資茂而成稔歲此老農之語也東坡
 皆收拾入詩句殆無餘藴矣
 方囘曰坡知宻州時作年二十九歲偶然用韻甚險
 而再和尤佳或謂坡詩律不及古人然才髙氣雄下
 筆前無古人也觀此雪詩亦冠絶古今矣雖王荆公
[071-28a]
 亦心服屢和不己終不能壓倒
 侯鯖錄曰東坡作雪詩後見荆公云道家以兩肩為
 玉樓目為銀海是使此事否坡退曰惟荆公知此出
 處
  次韻章傳道喜雨自注禱常/山而得
去年夏旱秋不雨海畔居民飲鹹苦今年春暖欲生蝝
地上戢戢多於土預憂一旦開兩翅口吻如風那肯吐
前時渡江入吳越布陣橫空如項羽自注去歲錢塘見/飛蝗自西北來極
[071-28b]
可/畏農夫拱手但垂泣人力區區固難禦撲緣毛困牛
馬啖囓衣服穿房户坐觀不救亦何心秉畀炎火傳自
古荷鋤散掘誰敢後得米濟飢還小補常山山神信英
烈撝駕雷公訶電母應憐郡守老且愚欲把瘡痍手摩
撫山中歸時風色變中路己覺商羊舞夜牕騷騷閙松
竹朝畦泫泫流膏乳從來蝗旱必相資此事吾聞老農
語庶將積潤掃遺孽收拾豐歲還明主縣前己窖八千
自注今春及今得/蝗子八千餘斛率以一升完一畆更看蠶婦過初
[071-29a]
自注蠶一眠則/蝗不復生矣未用賀客來旁午先生筆力吾所畏
蹙踏鮑謝跨徐庾偶然談笑得佳篇便恐流傳成樂府
陋邦一雨何足道吾君盛徳九州普中和樂職幾時作
試向諸生選何武
古語時情錯雜寫來可謂博誕空類至結穴推本盛德
寓規於頌盡遣竒詞奥㫖俱歸雅頌之音
  惜花
吉祥寺中錦千堆自注錢塘/花最盛處前年賞花真盛哉道人勸
[071-29b]
我清明來腰鼓百靣如春雷打徹涼州花自開沙河塘
上插花囘醉倒不覺吳兒咍豈知如今雙鬢摧城西古
寺沒蒿萊有僧閉門手自栽千枝萬葉巧剪裁就中一
叢何所似馬腦槃盛金縷杯而我食菜方清齋對花不
飲花應猜夜來雨雹如李梅紅殘緑暗吁可哀自注錢/塘吉祥
寺花為第一壬子清明賞㑹最盛金盤綵籃以獻於座/者五十三人夜歸沙河塘上觀者如山爾後無復繼也
今年諸家園圃花亦極盛而龍興僧房一叢亦竒但衰/病牢落自無以發興耳昨日雨雹如此花之存者有幾
可為歎/息也
[071-30a]
語不斵削似無意求工而頽放處正復淊滔清絶
  送春和子由
夢裏青春可得追欲將詩句絆餘暉酒闌病客惟思睡
蜜熟黃蜂亦懶飛芍藥櫻桃俱掃地自注病過/此二物鬢絲禪
榻兩忘機慿君借取法界觀一洗人間萬事非自注來/書云近
看此書余/未嘗見也
酒闌句是賦蜜熟句是比對句却從上句生出作手大
家即一屬對不易測識如是
[071-30b]
 方回曰酒闌病客惟思睡我也情也蜜熟黃蜂亦懶
 飛物也景也芍藥櫻桃俱掃地景也鬢絲禪榻兩忘
 機情也一輕一重一來一往所謂四實四虛前後虛
 實又當何如下手至此則知繫風捕影未易言矣坡
 妙年詩力頗寛至晚年乃神妙流動
  西齋
西齋深且明中有六尺牀病夫朝睡足危坐覺日長昏
昏旣非醉踽踽亦非狂褰衣竹風下穆然中微凉起行
[071-31a]
西園中草木含幽香榴花開一枝桑棗沃以光鳴鳩得
美蔭困立忘飛翔黃鳥亦自喜新音變圓吭杖藜觀物
化亦以觀我生萬物各得時我生日皇皇
目見耳聞具有萬物各得其所氣象昔人稱淵明為古
閒淡之宗此則升堂入室矣
  寄劉孝叔
君王有意誅驕鹵椎破銅山鑄銅虎聯翩三十七將軍
走馬西來各開府南山伐木作車軸東海取鼉漫戰鼓
[071-31b]
汗流奔走誰敢後恐乏軍興汙資斧保甲連村團未遍
方田訟牒紛如雨爾來手實降新書抉剔根株窮脈縷
詔書惻怛信深厚吏能淺薄空勞苦平生學問止流俗
衆裏笙竽誰比數忽令獨奏鳯將雛倉卒欲吹那得譜
况復連年苦饑饉剝齧草木啖泥土今年雨雪頗應時
又報蝗蟲生翅股憂來洗盞欲强醉寂寞虛齋臥空甒
公厨十日不生烟更望紅裙踏筵舞故人屢寄山中信
只有當歸無别語方將雀䑕偷太倉未肯衣冠挂神武
[071-32a]
吳興丈人真得道平日立朝非小補自從四方冠葢閙
歸作二浙湖山主髙蹤己自雜漁釣大隱何曾棄簪組
去年相從殊未足問道己許談其粗逝將棄官往卒業
俗緣未盡那得覩公家只在霅谿上上有白雲如白羽
應憐進退苦皇皇更把安心敎初祖
始陳政令之弊繼悼饑饉之臻而中以詔書惻怛吏能
淺薄為詞可謂立言有體後言己不能如孝叔之髙蹈
葢其志在救時有未肯挂冠神武者特詩中不可以顯
[071-32b]
言乃以雀䑕太倉故作慙謝故人之語温厚和平與詩
人之㫖宛合一切譏誚躁妄之詞其不可同年而語明

 烏臺詩案曰此詩君王有意四句為是時朝廷遣使
 諸路㸃檢軍器及置三十七將官多張皇不便也南
 山伐木十句以譏諷法令屢變事目煩多吏不能辦
 也况復連年十二句意言近日饑饉蝗蟲之甚以譏
 諷政事闕失并新法不便之所致也又言酒食無備
[071-33a]
 齋厨索然以譏諷新法減削公使太甚也公事旣多
 旱蝗又甚公使窘廹所以言山中故人寄語令歸某
 貪禄未能便挂衣冠而去也又云自從西方冠葢閙
 歸作二浙湖山主以譏諷近日提舉官所至苛碎生
 事故劉述乞宫觀歸湖州也
 施元之曰劉孝叔名述神宗擢侍御史知雜數論事
 剴切㑹與王安石争獄事不合出知江州踰歲提舉
 崇禧觀東坡倅杭與孝叔㑹虎丘有詩紀事吳興六
[071-33b]
 客堂孝叔其一人也此詩首言征伐之意熈寧三年
 十一月詔京畿河北京東西路置三十七將將官遂
 與州郡長吏爭衡故云聯翩三十七將軍走馬西來
 各開府又立保甲法令諸州籍保甲聚民而教之禁
 令苛急往往去為盗郡縣不敢以聞故云保甲連村
 團未遍五年立方田均稅法詔司農以條約并式頒
 之天下歲以九月委令佐分地計量乃書户帖連莊
 帳付之以為地符故云方田訟牒紛如雨七年吕惠
[071-34a]
 卿建手實法使民自上其家之物産而官為注籍奉
 使者至析秋毫天下病之至八年十月乃罷故曰爾
 來手實降新書又曰平生學間止流俗者是時安石
 凡議其新政者皆以流俗謂之也
 邵長蘅曰資斧資字當是質字之訛質與鑕通史記
 范睢傳臣之胷不足以當椹質而要不足以待斧鉞
 又一語無效請伏斧質又石慶傳罪當伏斧質又漢
 書梅福傳雖伏質橫分臣之願也諸本旣譌資舊注
[071-34b]
 因並作資斧解極無謂
  懷西湖寄鼂美叔同年
西湖天下景游者無愚賢淺深隨所得誰能識其全嗟
我本狂直早為世所捐獨專山水樂付與寧非天三百
六十寺幽尋遂窮年所至得其妙心知口難傳至今清
夜夢耳目餘芳鮮君持使者節風采爍雲烟清流與碧
巘安肯為君妍胡不屏騎從暫借僧榻眠讀我壁間詩
清涼洗煩煎策杖無道路直造意所便應逢古漁父葦
[071-35a]
間自延縁問道若有得買魚勿論錢
知其妙處難傳便是能識其全者妙處旣不可傳故令
讀壁間詩使自得之又令直造意所便以庶幾所至有
得耳
  祭常山囘小獵
青葢前頭㸃皂旗黄茅岡下出長圍弄風驕馬跑空立
趁兔蒼鷹掠地飛囘望白雲生翠巘歸來紅葉滿征衣
聖明若用西涼簿白羽猶能效一揮
[071-35b]
此似規橅右丞風勁角弓鳴一詩馬立鷹飛宛然草枯
鷹眼疾雪盡馬蹄輕之句也白雲紅葉亦是千里雲平
遺意特其才大不露靑藍氷水之迹耳結以謝艾自況
想見下筆時顧盼自雄躊躇滿志
 烏臺詩案曰知宻州日因祭常山囘與同官習射放
 鷹作詩意取西涼州主簿謝艾本是書生却善用兵
 意以自比言聖朝若用某為將不減謝艾也
  和文與可洋川園池三十首錄七/首
[071-36a]
   湖橋
朱闌畫柱照湖明白葛烏紗曵履行橋下龜魚晚無數
識君拄杖過橋聲
   横湖
貪看翠葢擁紅粧不覺湖邊一夜霜卷却天機雲錦段
從敎匹練寫秋光
荷盡而水益光明寫得景色澄静不似老杜斫却月中
桂清光應更多徒豪語耳
[071-36b]
   蓼嶼
秋歸南浦蟪蛄鳴霜落横湖沙水清臥雨幽花無限思
抱叢寒蝶不勝情
   待月臺
月與髙人本有期挂簷低户映蛾眉只從昨夜十分滿
漸覺氷輪出海遅
   過谿亭
身輕歩穏去忘歸四柱亭前野彴微忽悟過谿還一笑
[071-37a]
水禽驚落翠毛衣
   篔簹谷
漢川修竹賤如蓬斤斧何曾赦籜龍料得清貧饞太守
渭川千畆在胸中
 文與可畫篔簹谷偃竹記曰篔簹谷在洋川與可嘗
 令予作洋川三十詠篔簹谷其一也予詩云云與可
 是日與其妻游谷中燒筍晚食發凾得詩失笑噴飯
 滿案
[071-37b]
   寒蘆港
溶溶晴港漾春暉蘆笋生時栁絮飛還有江南風物否
桃花流水鮆魚肥
  寄題刁景純藏春塢
白首歸來種萬松待看千尺舞霜風年抛造物陶甄外
春在先生杖屨中楊栁長齊低户暗櫻桃爛熟滴堦紅
何時郤與徐元直共訪襄陽龎德公
三四一聯句法獨創後人效之未免學歩邯鄲至五六
[071-38a]
一聯軾乃脫化張謂春園家宴詩櫻桃解結垂檐子楊
栁能低入户枝之句今注詩者乃引白居易夢游春五
言云門栁暗全低簷櫻紅半熟而不引張詩既為未諳
源委且奈何舎盛唐而述中唐也
 王直方詩話曰東坡作藏春塢有年抛造物陶甄外
 春在先生杖屨中而秦少游作俞充哀詞乃云風生
 使者旌旄上春在將軍爼豆中余以為依倣太甚
  寄黎眉州
[071-38b]
膠西髙處望西川應在孤雲落照邊瓦屋寒堆春後雪
峨眉翠掃雨餘天治經方笑春秋學好士今無六一賢
自注君以春秋受知歐陽/文忠公公自號六一居士且待淵明賦歸去共將詩酒
趁流年
 施元之曰王介甫素不善春秋目為斷爛朝報時介
 甫方得志故云治經方笑春秋學公為眉人黎方守
 眉故有淵明歸去之句
 志林曰黎希聲治春秋有家法然為人質木遲緩劉
[071-39a]
 貢父戲為黎檬子黎以為指其德不知檬子真是木
 也一日聯騎出市人有鬻之者大笑幾落馬
  次韻周邠寄鴈蕩山圖二首
指㸃先慿採藥翁丹靑化出大槐宫眼明小閣浮烟翠
齒冷新詩嚼雪風二華行觀雄陜右九仙今已壓京東
自注將赴河中密邇太華九/仙在東武竒秀不減鴈蕩也此生的有尋山分己覺温
台落手中
西湖三載與君同馬入塵埃鶴入籠東海獨來看出日
[071-39b]
石橋先去踏長虹遥知别後添華髪時向樽前説病翁
所恨蜀山君未見他年㩦手醉郫筒
鴈蕩為自古圖牒所不記祥符中因採官木始見之此
雖覽圖未歴其地故但以小閣浮烟翠一語形容其妙
以所得見之二華九仙作陪按周邠生於西湖而官於
鴈蕩軾生於蜀山而官於西湖次作稱西湖同遊葢因
其所見以致未見之思結更以蜀山君未見為恨匪自
矜以傲人葢其交誼反覆纒綿盎然言表
[071-40a]
 施元之曰周邠字開祖錢塘人東坡倅杭三年與開
 祖數從湖山之遊見於酬唱故云西湖三載與君同
 是時開祖為樂清令鴈蕩山實在境内
  和鼂同年九日見寄
仰看鸞鵠刺天飛富貴功名老不思病馬己無千里志
騷人長負一秋悲古來重九皆如此别後西湖付與誰
遣子窮愁天有意吳中山水要清詩
以西湖對重九一時凑泊其妙不當於字句求之
[071-40b]
 賀裳曰譚友夏評此詩云游止山水好景每尋替人
 不得况坡老開濬西湖何等關情决不忍交付與俗
 人矣此評亦好但作詩時子瞻自杭州通守轉宻州
 西湖尚未開也
  送喬施州
恨無負郭田二頃空有載行書五車江上青山横絶壁
雲間細路躡飛虵雞號黒暗通蠻貨蜂閙黄連採蜜花
共怪河南門下客不應萬里向長沙自注喬受知於吳/丞相而施州風土
[071-41a]
大類/長沙
善談風土衮衮可喜頗似宗元在栁州諸詩
  董儲郎中嘗知眉州與先人遊過安丘訪其故居
  見其子希甫留詩屋壁
白髪郎潛舊使君至今人道最能文隻雞敢忘橋公語
下馬來尋董相墳冬月負薪雖得免鄰人吹笛不堪聞
死生契濶君休問灑淚西南向白雲
死生契濶四字括盡上六句意無語不典核而出以便
[071-41b]
利情味灑然
 藝苑雌黄曰按國史補云舊說董仲舒墓門下人至
 皆下馬謂之下馬陵故東坡詩云下馬來尋董相墳
 
 
 
 
 御選唐宋詩醇巻三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