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御定歷代賦彙 > 御定歷代賦彙 卷四十一


[044-1a]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歴代賦彚巻四十一
  治道
   闢四門賦以來逺人致/多士為韻    唐/王 起
 王者居上國來逺人闢四門而不壅俾八方而是遵朝
 聘㑹同自逹於遐邇華夷蠻貊不間於君臣所以表王
 道之蕩蕩彰皇化之淳淳我皇闢四門也廣天視廓天
 意總寰海而有截端冕旒而無事猶懼遺淹滯拔秀異
[044-1b]
 或𤣥纁而㫄採或弓旌而逺致觀乎天步有四逹之清
 夷仰彼帝閽無九重之奥祕所以逺方知歸羣才不匱
 彼前代之有四門也或化未洽志未恢水陸之珍是湊
 丘園之士莫來雖大道甚夷不異乎遐阻雖髙門有閌
 而同夫不開今我后則不然下土順而風趨王化行而
 草偃闉闍所湊表聖心之禮賢巖藪皆空知帝徳之柔
 逺士嚮方而集才應時而多鴻鸞接翼而畢萃驥騄齊
 足而咸過莫不趨斯門之呀豁知我化之休和休和之
[044-2a]
始聖祖之祉致穆穆於四門獲濟濟之多士關鍵不用
無老氏善閉之功車書大同叶王者無外之美至矣哉
舜徳巍巍復存乎聖理
  垂衣治天下賦以聖理無為道/光前古為韻 唐/闕 名
天睠唐帝恭承永命守無事為至徳彰不言為大令當
宁而百蠻自賔垂衣而八極居正當書軌以混合系祖
宗而作聖治契無外人羞有為戴北極以定位比南山
而不移皇皇焉儼六服以御㝢燭燭焉虚四聰而聼卑
[044-2b]
備其文火龍迴帶以如動藏乎用天地成功而不知與
區夏再造俾古今同道靜以虚襟固其大寶儲精而雲
鬱冠葢恭已而耀生黼藻故能追軒皇躡陶唐文物周
衛邦家有光颯祥雲乎五彩蟠瑞氣於六章豈徒具飾
乎領袖亦以權量乎圓方是知垂拱者古之難委裘者
聖之㫖蓋與神合寧將智使不然何以酌天心安地紀
一家之大無煩車馬以廵逰九重雖深盡見山川之疆
理所尚者形神不拘清淨為徒體安以一襲道洽於三
[044-3a]
無俟時不在於顚倒致美何傷乎曳婁於時天淨泰階
城開外户應星精以列將動岳神而生輔楚製者分閫
而守封縫掖者坐帷而論古纊未周而如挾衮有闕而
咸補徳既昌焉不亦宜然蓂出豈勞於問厯山呼無待
於卜年凝旒而惠澤潛布斂衽而皇風靡前與三五爭
步驟微臣亦迷其後先
  盛徳日新賦以修乃無已堯/舜何逺為韻  唐/王 棨
皇德彌盛宸心未休雖昭昭而光啓猶日日以勤修常
[044-3b]
懐姑務之情漸𢎞帝道轉見增光之美益闡王猷豈非
潛契無為思齊不宰誠蕩蕩之可及故汲汲而罔怠所
以宅八極家四海實憲文之道長信鑒武之功倍惕如
御朽化行克協於明哉憂若納隍令出必資乎慎乃是
故將致丕洽克勤誕敷亭育㫄覃於九有英眀上合於
三無毎儼形容建前王之標表未嘗晷刻廢哲后之規
模懐徳兮如斯好生兮何已承昌運兮咸稱鼎盛在聖
躬兮寧惟玉比旋立後圖亟更前軌蓋垂法於列辟非
[044-4a]
取規於君子由是祚既超漢仁惟纂堯式孚已及於千
品克懋匪由乎一朝振三代之風咸知允叶紹百王之
業是謂光昭自可國肥詎徒身潤焦思無慙於夏禹羶
行逺符於虞舜遂使卿雲瑞露皆感之以呈祥鑿齒雕
題具懐之而納賮况乎混文軌倒干戈惟馨之義斯在
既飽之人若何播以樂章八音而盡善盡美導乎邦政
萬物而無偏無頗大矣哉垂拱端居風行草偃全臻教
化之要漸積邦家之本臣知合天地而日新又新豈致
[044-4b]
君之云逺
  君臣同徳賦        唐/闕 名
曰若稽古巨唐累聖重光盛烈貫於千古英聲超於百
王爾乃羣瑞呈祥衆靈叶慶神降休祉天垂寳命鳳籙
於是薦臻龜書以之叠映萬姓忻東户之日一人奏南
風之詠至矣哉媺無徳而稱焉臣聞非常之主必有非
常之臣是以元凱升而唐徳茂稷禼用而虞化淳武丁
夢徵兮求版築之士文王卜兆兮得垂釣之賔豈真星
[044-5a]
精之誕方朔維嶽之降甫申故能殷周歎其多士皇漢
歌其得人亦有九合稱齊三分號蜀猶傳善政尚留芳
躅方鴻翼以濟時比魚水而敦俗誠小國之邊鄙亦順
時而自足豈若我聖明之有天下也總六合以為家籠
八荒而建國既垂拱而敷化諒偃兵而興徳為百代之
規模立萬邦之軌則於是大君端冕而多暇羣臣奉職
而有方巍巍蕩蕩濟濟鏘鏘咸有一徳視人如傷䕫龍
在位鵷鷺成行君臣同徳而均美聖母臨人而永昌豈
[044-5b]
徒超五臣而逾十亂固將六五帝而四三皇小臣微淺
才智疎越濫吹紫庭獻賦絳闕敢同輿頌竊為歌曰元
首眀哉股肱良哉盛徳至矣大業廣矣我一人兮化無
窮臨萬國兮道既融同心同徳君聖臣忠子子孫孫永
代克隆
  人文化天下賦以觀彼人文以/化天下為韻 唐/黄 滔
眀彼今古聞諸聖賢易垂言而著在八卦人有文而形
於普天用以成章既驗斯風之肅穆矚之於物乃知厥
[044-6a]
徳之昭宣吾君秉此格言恢乎至理以為文在天而茍
可鑒文在人而誠足視在天則時變從之在人則化成
有以故體此以御宇取茲而教人且文也肇自河龜見
洛書陳道徳故仁義新出無為而入有象齊父子而一
君臣既而上古遐中古邇茍流播之如此乃弛張而若
彼始則六十四位演自周王旋則三百五篇刪於孔氏
故得有國之君準繩斯文詩書禮樂以表裏干戚俎豆
以區分莫不經天緯地髣髴氤氲布彼寰瀛風行而草
[044-6b]
偃被於億兆玉潔而蘭薫然後鏘作咸韶散為風雅調
暢動植周通夷夏車書得以合矣貴賤與而同也遂使
九州四海皆瞻黼黻於朝端墨客詞人交露鋒鋩於筆
下大哉人文之義也煥矣赫矣可名可觀唯聖朝之所
擅豈悖徳之能干推其時而時或異論其道而道斯完
故將垂百王而作範豈其充萬國以咸歡者也夫如是
則肩比三王威銷五霸𢎞彰馭馬之成政克俾雕龍之
擅價彬彬乎哉郁郁乎哉有以見我唐之至化
[044-7a]
  人文化成天下賦以煥乎人文化宋/成天下為韻田 錫
大哉至眀之君膺景運集洪勲躋域中於皇極化天下
以人文時屬昇平煥聲眀於禮樂道尊儒雅發謨猷於
典墳豈不以丕光大之逺圖開雍熈之至化金革斯偃
朝堂多暇遒人述職方下采於詩聲真宰經邦亦恥言
於强霸美哉文之為用也至化攸先明乎焕然比萬彚
流行於厚地三辰垂象於穹天藻火衮裳禮之文也始
飾容而有爛羽旄綴兆樂之文也將達節以相宣故堯
[044-7b]
舜化民以仁禹湯躋俗以義致𤣥徳以昭著見皇風之
光被是以魯史述湯之徳也則曰齊聖廣淵虞書美堯
之仁也則曰聰眀文思宜乎籩豆品數車服采章成均
掌庠序之齒列瞽宗司金石之鏗鏘繪宗廟之彜器炳
日月於太常皆文之於外者也黎民閲之以恭肅靡不
昭彰迨乎易之教也厥㫖精微書之訓也俾人貞幹詩
之教也致流俗之惇厚春秋之教也懲賊臣之叛亂斯
乃文之於内者也萬國化之中正炳然眀煥是知撫育
[044-8a]
中區恭臨寳圖納生靈於富壽致品彚於昭蘇亦猶挹
水於器而方圓自適以木從繩而規模罔踰是以洋洋
鄒魯之風宜乎盛矣穆穆唐虞之化猗歟煥乎今我后
功格昊穹澤流區夏復風俗於淳古播詠歌於大雅悦
靈臺之偃伯慶華陽之歸馬小臣幸與試於王庭抃蹈
於雙闕之下
  聖徳合天地賦以聖徳昭彰合/於天地為韻 宋/田 錫
聖徳昭宣巍乎煥然廣大而下蟠於地髙眀而上極於
[044-8b]
天地道以卑我則小心而翼翼天心以健我則終日以
乾乾洪範曰思作睿睿作聖常心逸於萬務毎躬親於
庶政文眀取象圜穹垂昭晳之文恭黙無為方輿順發
生之令閲史官之圖籙披夫子之文章堯舜禪譲謂之
帝羲軒拱揖謂之皇漢文或尚雜霸道夏禹則首隆王
綱雖殊塗而光被實同徳而昭彰宜乎恩普黎元澤均
品彚鹿鳴食野以斯樂魚性恱泉而自遂亦猶髙無不
覆三辰垂象於昊天廣無不包萬物流形於厚地天之
[044-9a]
道福謙也所以用人於朝地之道害盈也所以用徳勝
妖禮或稱乎穆穆詩或詠乎昭昭睿聖崇髙固難闚於
户牖謨猷靜謐亦下采於芻蕘美哉仁比春融量能海
納信一徳以允若與二儀之脗合濡之惠澤若吐自於
山川扇以皇風比來從於閶闔故得保興隆於帝圖常
覆育於中區故天不愛其道而祥風入律地不愛其寳
而器車在塗所以封泰山以告成既盡善也禪梁父而
報本不亦宜乎今我后功掩百王恩敷萬國齊夷夏於
[044-9b]
大信納生靈於壽域故風雨咸若隂陽不忒大哉蕩蕩
巍巍乾坤而合徳
  聖人大寳曰位賦      宋/范仲淹
聖人以正兹盛位御彼兆民故稱之於大寳實守之於
至仁保於域中既永綏於南面貴乎天下自可象於北
辰當其穆穆承乾巍巍立極必先安之於位然後崇之
以徳闡兹神化既天啟於一人固此鴻基方君臨於萬
國念茲在茲髙而不危於以見大人之造於以見王化
[044-10a]
之基是謂國之寳也故得人皆仰之九五之尊求忠信
而為助億兆之上與慈儉以同施故能上配三無下安
九有且無反以無側誠可大而可乆慎終如始若難得
以為思持盈守成契不貪而是守則知稟其聖者於焉
位昌寳其位者於焉化光斯位也既首出於庻物其化
也乃日聞於四方亦如位於髙眀者天故生成而莫極
位於博厚者地則飬育於無疆夫如是則遐邇具瞻上
下交泰言其寳則非常之寳謂其大則强名之大寧慙
[044-10b]
希代間千載以居尊豈止連城鎮萬邦而攸賴大哉君
以守位位以居君能辨方而是處則行教而有聞聖域
㫄連想善鄰而是比皇圖斯啟覩王度以爰分我后執
契嗣文垂衣有位竝光華於日月齊長乆於天地赫赫
鴻猷萬斯年兮光被
  主善為師賦以能主其/善為韻    宋/文彦博
徳由善立學以師興茍見善而可采則為師而足稱抱
義戴仁既崇乎顯顯令徳摳衣函丈尤務乎拳拳服膺
[044-11a]
故克已而復禮在推賢而讓能者也稽古典之立言見
先賢之遺矩謂道也有益於攸往謂學也無常於所主
遵乎主善則非禮而勿言務彼求師乃惟徳而是輔由
是尊賢勿怠服義忘疲茍積慶之美者在修業以宜其
順彼如流必展趨隅之禮崇諸若水須陳擁篲之儀令
譽爰彰嘉猷遂闡蓋千里之所應故五常之是顯片言
可法我則捨短以從長一行堪宗我則遏惡而揚善則
知人非善而不主善非師而靡成故君子就義以如渴
[044-11b]
聖人聞善而若驚翼翼彌恭允盡持謙之志孜孜罔倦
爰傾景行之誠所以見賢思齊聞義能徙豈宜乎以貴
而格物必在乎去此而取彼雖周公之聖下白屋以成
能縱夏禹之尊拜昌言而擅美是故徳無常主學無常
師所謂乎見而遷也誠宜乎擇以從之近取斯文同以
賢而為寳㫄探厥喻類立徳以成基異哉嘉善之言足
稱容衆之文可考實逺邇之咸仰亦邦家之所寳夫然
則上自君而下達民何莫由於斯道
[044-12a]
  能自得師者王賦以能得師者王宋/道成矣為韻文彦博
王者求賢側席聞善服膺克隆於大寳曰位用臻乎庶
績其凝得士者昌懋顯日新之徳好問則裕弼成天縱
之能豈不以訪道者非師而弗克治國者非王而不得
茍能擇賢師而訪道是以為聖王而治國勿謂乎介在
人上我則接下而思恭勿謂乎富有域中我則尊道而
貴徳所以保傅是重模範攸資克永持盈之業彌隆卜
世之基周道方融吕尚處三公之首漢業將盛子房為
[044-12b]
萬乘之師樂育賢材㫄求儒雅咨詢而學在中矣體貌
而禮無違者誠由勤以行之用致勃焉興也心惟主善
既光闡於鴻猷道在經邦遂尊臨於函夏若夫雲師紀
運天統興王無為之徳斯盛可大之功已彰問道猶深
於䖍鞏拜言尚極於齋莊行之非艱既美乎后從則聖
繼者為善是宜乎邦乃其昌永孚於休必由斯道師事
之禮無忒衆正之言可考固異夫五帝之佐徳弗及以
非功三皇之臣志同憂而可保曷若我博采俊彦周爰
[044-13a]
老成始摳衣而翼翼終負扆以明眀前有疑而後有丞
嘉謀未盡帝與師而王與友至教方行偉乎稽仲虺作
誥之由見成湯革命之美非徒下順於人欲不獨仰符
於天理蓋由在上而不驕得師臣之道矣
  聖人無名賦        宋/王禹偁
聖人執大象體乾元雖有教以及下故無名於自尊仰
之彌髙强配乃神之號為而不有奚矜惟睿之言原夫
先天之謂道體道之謂聖所以居域中之大所以為天
[044-13b]
下之正惟澹惟黙固抱璞以含章不識不知豈命氏而
考姓所謂上徳不徳無為不為其作也萬物斯覩其用
也百姓弗知難審之於耳目徒象之於希夷亦猶微妙
者神焉葢强而名矣蒼黄者天也但據逺視之徒觀其
妙有羣生躬臨大寳寧鑽燧以啟祚豈巢居而建號聰
眀盡黜罔求濬哲之褒迹用勿彰但守虚無之道得非
䘮天下於華胥得寰中於道樞虵身牛首兮非吾之耦
雲官鳥紀兮莫我為徒孰躋王而黜霸孰追堯而禪虞
[044-14a]
其或稽之以帝籙皇圖則視之若無求之以温恭允塞
則名之莫得其何必位栗陸氏以居尊據軒轅氏而啟
國者哉所謂莫之與京無得而稱探至頥以為用曷常
名而足徵尼父復生欲憲章而何取子長雖在思紀列
以無能今我后尚黃老以君臨闡清淨而化下仰徽號
於睿聖扇𤣥風於華夏有以見聖無名兮神無功信大
人之造也
  王者無外賦        宋/范仲淹
[044-14b]
穆穆皇皇為天下王宅六合而化何有外育兆民而道
本無疆廣若乾坤曷有能喻之者眀借日月曽無不照
之方當其保安宗社混同夷夏運徳車而無不至焉闢
義路而何其逺也普天率土盡關宵旰之憂九夷八蠻
無非臣妾之者其仁蕩蕩其道平平視之不見尋之無
邊誠厚載之象地亦洪覆之配天令出惟行寕分乎逺
者近者徳廣所及但見乎無黨無偏若然則包括八紘
牢籠九野惟善守於域内乃化成於天下萬邦同式孰
[044-15a]
謂乎限蠻隔夷四海為家莫聞其彼衆我寡故得五兵
不試四國是訛於以見上下交泰於以見逺近咸和九
霄之皇澤下施無逺弗届萬國之黔黎受賜其樂如何
故知覃及鬼方守在海外書同文而車同軌地為輿而
天為葢如春之徳廣育而萬物咸亨若海之容處下而
百川交㑹大矣哉自南自北覆之育之見兆民咸頼信
一人不遺五霸不知據山河而一戰三王有道流聲教
於四夷今我后寅奉三無光宅九有播皇風於無際守
[044-15b]
鴻圖而可乆夫如是四海九州咸獻無疆之壽
  聖人抱一為天下式賦    宋/范仲淹
巍巍聖人其教如神抱一而萬機無事為式而庶彚有
倫秉乎天得之樞羣氓作則立乃道生之化八表還淳
老氏有云聖皇無失保寰中而可乆率天下而守一葢
以一之妙也冠四大而强名式之用焉正萬靈而咸秩
莫不冥符妙有脗合虚無察察之機悉去淳淳之理誕
敷於以見清淨而不擾於以見易簡而不喻遵黄帝之
[044-16a]
求珠我真未喪契莊生之齊物我化皆孚無臭無聲是
則是傚包自然之禮樂畜無親之仁孝去奢去㤗惟存
至道之精自西自東咸被不言之教豈不以一者道之
本式者治之筌茍能持於罔象自可制於普天亦若大
衍攸虚為四營之本也太陽無二作七政之首焉豈比
夫昧於希夷煩其用捨滋彰之法著矣沖寂之猷逺也
曷若我靜守權輿克寧華夏執此惟精之㫖得自窈冥
俾諸咸有之風播於上下大矣哉上徳不徳無為而為
[044-16b]
保谷神而不宰育芻狗以何私政復結繩罔有二三之
令理敦執契自為億兆之規今我后超五帝之功邁三
王之徳化育而時時為柄恭黙而萬邦承式故得兆人
熙熙登春臺而躋夀域
  堯舜率天下以仁賦     宋/范仲淹
穆穆虞舜巍巍帝堯伊二聖之仁化致四海之富饒恊
和萬邦蓋安人而為理肆覲羣后但復禮以居朝當其
如天者堯繼堯者舜守位而時既相接行仁而性亦相
[044-17a]
近内睦九族善鄰之志咸和外黜四凶有勇之風遐振
聰眀作聖濬哲如神一則命羲和而欽厯象一則舉稷
契而演絲綸孰謂各行其道但見同致於仁謗木設時
惻隠之情㫄逹薰絃奏處生成之惠皆臻民保淳和政
無譎詐實博施而可大亦無為而多暇茅茨何耻方不
富以為心璿璣有倫惟罕言而自化故得兆民就日萬
國慕羶誠同心而同徳又何後而何先水沴久憂曷三
月而違也朝綱厯試非一日而用焉然則帝者民之宗
[044-17b]
焉仁者教之大也帝居大於域内仁為表於天下諮詢
四岳何異樂山之情統御八元允謂長人之美夫五帝
之最百王之宗物無不遂賢無不從於以見昭徳於文
思於以見播美於温恭殊途同歸皆得其垂衣而治上
行下效終聞乎比屋可封大哉光宅無私文眀由已稽
陶唐之道法有虞之理是則萬彚熈熈咸頌聲而作矣
  體仁足以長人賦      宋/范仲淹
聖人受天命體乾文既克仁而是務遂長人而不羣法
[044-18a]
元善之功可處域中之大奉博施之徳宜為天下之君
原夫易象洞分乾元光啟謂元之徳也莫大乎始生之
道生之善也莫若至仁之體所以法而用也既不由幹
事之貞體以長焉又不預亨嘉之禮君子乃時法斯道
力行乎仁侔剛健之克著致惻隠以昭陳敦惠愛以為
心首出庻物得慈和而示化利見大人莫不與合化權
潛符天造葢本生成之體益見尊崇之道安仁為念我
則俯視於黎氓克已存誠我則上居於大寳豈不以體
[044-18b]
其仁則物皆尊戴居其長則民咸恱隨君非仁則曷享
於推戴人非長則寧致於淳熙詎三月之違焉道之行
也致一國之興矣人皆仰之足可以首四徳以居斯冠
兆人而在彼不曰仁何以見為生之妙不曰長何以見
居上之美故得萬民以濟咸承煦育之恩百姓不知盡
荷發生之理不然何以握圖在上御宇居尊侔乾道之
罔息酌仁恩而不煩念兹為器之人未足與議審彼樂
山之士始可與言方今道化惟微神功至廣用乾剛而
[044-19a]
不紊奉仁道而不爽所以吾皇體斯道而御寰中故是
尊而是仰
  佚道使民賦        宋/林 希
古者善政陶乎庻民上安行於佚道下無憚於勞身教
思有原得樂趨於農役人知足養胥仰戴於君仁始也
井天下之田比居民之域乃辟疆里乃營稼穡寒則思
為之衣飢則願為之食法既歸厚利兹各得葢上執其
道務優佚以便民衆樂共生率歡娛而竭力春使之作
[044-19b]
熈然恱從冬使之息慶其有終趨時也如鳥獸之至收
成也如寇盜之空利而不庸自足王眀之用厚而無困
本兹帝力之功蠢惟有生不能自恤役之所以奉其已
利之然後知其佚仰有以供其祭祀俯足以寧其家室
穀播其始化同豳俗之深壤擊而歌野有堯民之質俾
爾晝出於塾俾爾宵索其綯無力役以奪其節無賦斂
以為之騷曽動作之敢息由醇醲之所陶驅於足用之
原安而服業圖厥終身之養樂以忘勞大抵强民者難
[044-20a]
使從利衆者乆益慕及充其口腹之欲由竭其手足之
故汝業既畢汝居既固為之一日之蜡怠心已忘優爾
三時之農收功有素然則于于其處皥皥其趨俾常産
之各得顧閒民之舉無治貴優游農者願耕耘於野俗
相廉遜老而不負戴於塗噫藏其用者其政神厚其本
者其民愿化而不示其迹勞而不知其困斯道也飬生
送死無憾焉何有於怨
  政不忍欺賦以愛養人/為本為韻    唐/蔣 防
[044-20b]
政之至也物全其真徳之至也信洽於人不矜不能彼
則先之於戒令無偏無黨我則獨寄於真淳諒保政以
自睦乃去邪而得仁不然曷以姦歸曲直從伸風俗優
游而嚮化草木條暢而和春者哉觀夫穆穆時和温温
廣徳漸之以忠信紀之以刑賞奉聖日之貞眀助南風
之長飬於以任人而任徳豈惟舉直而錯枉戴星從事
我且亦務其劬勞鳴琴在堂我又不違其偃仰是知循
名法者非鴻淳之盛代施慘烈者異冬日之可愛茍和
[044-21a]
順以積中故信誠而發内人知我所奚憂險易之爭政
致平康誰假韋弦之佩事無事為無為清淨而時惟昭
㤗簡易而人不驅馳物無欺兮彜倫式序政有經兮百
度咸宜布和為風而偃草降徳為澤而濡枝匪寛猛以
取濟匪恩威而自施一徳㫄流齊是非於衆庻三無合
則混情性於髙卑豈不以酌元和叶誠悃遷善者斯焉
而取斯懐慝者損之而又損君子謂是政也為邦家之
大本
[044-21b]
  君以民為體賦       宋/范仲淹
聖人居域中之大為天下之君育黎庶而是切喻肌體
而可分正四民而似正四支每防怠惰調百姓而如調
百脈何患糾紛先哲格言眀王佩服愛民則因其根本
為體則厚其養育勝殘去殺見逺害而在斯勸農勉人
戒不勤而是速善喻非逺嘉猷可稽謂民之愛也莫先
乎四體謂國之保也莫大乎羣黎使必以時豈有嗟於
盡瘁治當未亂寧有悔於噬臍莫不被以仁慈躋於富
[044-22a]
庶教禮讓而表其修飾立刑政而防其逸豫蒸乂有罪
諒責已之情深慶澤無私訝潤身之徳著豈不以君也
者舒慘自我體也者屈伸在予心和則其體儼若君惠
則其民晏如永賀休戈攸若息肩之際乍聞擊壤樂如
鼔腹之初彼以芻狗可方草芥為比一則强名於老氏
一則見譏於孟子曷若我如屬辭而比事終去此而取
彼觀其可設猶指掌以何疑視之如傷豈髮膚而敢毁
大哉一人養民四海咸賓求瘼而膏肓曷有采善而股
[044-22b]
肱必臻脩兆人之紀綱何如脩已觀萬民之風俗豈異
觀身今我后化洽風行道光天啟每視民而如子復使
臣而以禮故能以六合而為家齊萬物於一體
  君者以百姓為天賦     宋/王禹偁
勿謂乎天之在上能覆於人勿謂乎人之在下不覆於
君政或施焉乃咈違於民意民斯叛矣同謫見於天文
在乎觀百姓之勞逸豈止仰一氣之絪緼而已哉徒觀
乎浩浩𤣥穹蚩蚩黔首覆盂之狀何在倚杵之形莫有
[044-23a]
茍知乎御之以道亦類乎戴之而走悠也久也固無杞
國之憂養之育之宛其媧皇之手取彼穹昊方兹兆民
匪在蒼蒼之色勿輕蠢蠢之人雖令不從反時之焚是
比撫我則后無親之義斯陳可仰兮匪獨髙眀可畏兮
亦惟黎庶每慮其一夫不獲竊比於六龍以御驗惡紂
以歸周似厭秦而授楚是知察彼哀樂同兹慘舒但人
心之恱矣任天道之何如教以文章似列星辰之際示
之淳朴疑歸混沌之初想夫君既柔懐民同剛克如寅
[044-23b]
畏兮則可茍暴殄而安得輿人歌頌乃大舜之升聞自
我聰眀信惟堯之是則大矣哉善化民者以天為則善
知天者以民為先若天人之理洞達則帝王之道敷宣
寧資禆竈之言斯為妄矣自取夷吾之說不亦眀焉今
我后子育兆民砥平九野上惟奉於穹昊下毎矜於鰥
寡自然以百姓為天萬方歸也
  用天下心為心賦      宋/范仲淹
至眀在上無逺弗賓得天下為心之要示聖王克已之
[044-24a]
仁政必順民蕩蕩洽大同之化禮皆從俗熈熈無不獲
之人當其治國牧民代天作主敷至治於四海遂羣生
於九土以為肆予一人之意則國必顛危伸爾萬邦之
懐則人將鼓舞於是審民之好惡察政之否臧有疾苦
必為之去有災害必為之防茍誠意從乎億姓則風化
行乎八荒如天聽卑兮惟大若水善下兮誰當彼懼煩
苛我則崇簡易之道彼患窮夭我則修富壽之方夫如
是則愛將衆同樂與人共徳澤洽於民庶仁聲播於雅
[044-24b]
頌通天下之志靡靡而風從盡萬物之情忻忻而日用
豈不以虚已之謂道適道之謂權下有所欲吾何可專
一應萬而誠至寡治衆而功宣堯舜則舍已從人同底
於道桀紂則以人從欲自絶於天必也重乎安危眀夫
用捨弗凝滯於物我可并包於夷夏賾老氏之㫖無欲
者觀道妙於域中稽夫子之文虚受者感人和於天下
若然則其化也廣其智也深不以已欲為欲而以衆心
為心逹彼羣情侔天地之化育洞夫民隠配日月之照
[044-25a]
臨方今穆穆虚懐巍巍恭已視以四目而眀乎中外聽
以四聰而逹乎逺邇噫何以致聖功之然哉從民心而
已矣
  位一天下之動賦      宋/黄庭堅
衆以一制位以時乗齊天下之所動非聖人而孰能撫
臨大寳之崇體居其正宰制羣生之變終莫之陵惟兹
生齒之繁難以統臨之者既相感以情偽又弗同於趨
舍必據要㑹以齊正雅是則制動居乎靜治衆由乎寡
[044-25b]
故崇髙莫大乗五位於域中雖參差不齊播一陶於天
下盛徳之柄至尊之權操利勢以獨斷收治功於大全
其變俗也偃之如草其容民也葢之若天一化逺近同
心幅任重器以至隆莫或傾者定羣情之多異罔或
紛然誠由或剛或柔有愚有智相奪以力相䝉以利使
夫羣動之循聖必也大人之得位貴無倫而富無敵安
以位中統有宗而㑹有元歸乎不二懿夫衆星紛錯也
拱於辰而不亂羣隂變動也歸於陽而自卑况兹蠢動
[044-26a]
之紛若固賴聖神以一之是以居可致之位得大君之
宜控飛龍以御天物皆利見眀大觀之在上民必風移
用能大一統於緜區齊萬殊於至術變則復貫繁而不
失粲然道中和之域浩然趨仁義之實非得勢以來服
雖嚴威而不率我所以宅萬乗尊安之地守之以仁合
四方逺近之情定之於一或謂元元中宇蠢蠢方維約
之以刑或不至驅之以善或不為孰曰居位乃能宅斯
殊不知厯在舜躬用作同民之術鼎遷周室誰為御衆
[044-26b]
之資非悦乎貴勢之獨尊所大乎凡民之一總使亂者
樂以歸治邪者化而自董故聖人履盛位而立萬國之
中以齊其動
  惟則定國賦有序/      宋/陳 普
則者大小事物之理各有常度定法一毫不可過不及
皆天命之當然人心之同得古今天下之公道百王賢
聖之共守而不敢有所損益是即中庸之時中堯舜之
所謂執中與大學之至善是也仲虺之誥制心制事之
[044-27a]
禮義箕子告武王之洪範皇極皆此物也君天下者惟
於事事物物各守其不可踰越之定則則一正而國定
矣自飲食起居車服宫闈品數限節以至於朝廷軍國
天下政刑不以大小各有一定之本分常理所謂則也
國者一天下宗廟社稷定者不獨朝廷正天下宗廟社
稷亦永固而不揺矣葢事事皆守其則則無一事之不
善而人心天命皆歸之矣惟者獨也言其他皆不可以
定國惟此為能定國也秦公孫枝之言亦古學相傳之
[044-27b]
未冺者也
國有與立事無妄為惟其則之正也主於中而定之但
循有典之常不由他道則是安邦定國之深計益壯鴻
基葢嘗聞之道外無保邦制治之謀上聖有止善執中
之力一循天命之至正永固皇圖之翼翼謂之則者皆
常度之與常經惟此理焉有定力故能定國事惟可法
徳常罔愆動得義方之正靜皆體道之全侵伐類禡隨
其地以順帝上下進退不以人而用天日用事物無所
[044-28a]
貳也天下國家定於一焉皦日之中止水之平不參以
欲磐石之安泰山之固於萬斯年葢以威儀無忒所以
矩範臣民紀綱不亂所以維持社稷億載正統萬民壽
域能靜而安無作亂以僨事亦孔之固同受天而徧徳
一事各有一中定國莫踰定則禮制有常心君有主循
物無違帝命不改人心不揺配天罔極大抵天命人心
觀為政之善惡物則事理在用功於執持爵五土三本
常大而末常小井九家八俗自恬而風自熙但守至正
[044-28b]
大中之矩即為久安長治之規君無過舉神喜人悦政
有常行民安物宜純乎一敬則自定蔽以一言而曰惟
放之東西南北無思不服質諸鬼神天地不悖無疑何
者古人制禮作樂等殺貴賤尊卑立極建中斟酌淺深
多寡萬事萬物必盡美而盡善一舉一動亦有操而無
舍豈不曰天理流行守之則永受眷命我民視聽順之
則相安國野惟者惟其無過差焉定則定之以中正也
異端茍道一皆召亂致亡誠意正心始可居尊治卑噫
[044-29a]
道理之原必性與命治平之具惟詩及書制度漢家自
有武帝之私也法令以吏為師始皇之妄與鞅阡陌斯
郡縣是豈天人之望蒼章程通禮樂亦皆智力之餘非
帝典周官敬以守此恐堯雍舜治寥哉邈如匪常經决
未定也必一變乃能至與虞皇夏収安有曼胡之服周
冕殷輅豈容九纛之車吾嘗謂左氏多格言莫謂浮夸
古學猶在人實當考訂國之大十二往往獻文則之言
不一洋洋視聽然則觀公孫枝惟則定國之語當知劉
[044-29b]
成子有則定命之言天者定則人自定矣
  王者之道如龍首賦以龍之視聽有唐/符君徳為韻黄 滔
王者以御彼萬國居於九重既體天而立制遂如首以
猶龍視聽無偏四海自看其波湊聰眀罔失兆民咸覩
其雲從豈非祖述聖眀披陳道徳以王者為天下之大
域中之式非澄耳目不可以燭暗通幽非審細微不可
以開基建極於是設喻斯異微文特殊以端拱之尊比
義取産澤之靈合符則而象之既不雷同於形質區以
[044-30a]
别矣爰將首冠於寰區然後則嶽嶽髙居顒顒克定翼
左右而何慙角聳鏡逺近而宛同神瑩雖云黈纊洪纖
之狀咸觀縱使垂旈巨細之音畢聽則知播雍熈之化
為昭聖之君遽配騰驤於水物蓋彰超邁於人羣濬恩
波而固類興雨呈瑞氣而非同召雲侔其矯舉之形無
幽不鑒嫓彼孤標之貌有象皆分故得迥㧞可觀感通
自有散皇眀而珠耀於頷揚徳澤而浪生於口寧同荀
爽只擅美於弟兄更異華歆但垂名於朋友所謂表有
[044-30b]
截播無私乃藹然而同徳非蠢爾以呈姿言乎漢祖之
顔方能比也念彼伯陽之道未可方之今我后變見乗
時飛翔叶理四方盡入於傾聽陸海無遺於俯視夫如
是則龍之首兮未可論功而較美
  人主之尊如堂賦以堂陛隆峻人/主尊矣為韻 宋/歐陽脩
位既異等君宜有常惟居尊而體國爰取喻於如堂望
而畏之使下民之咸仰髙為貴者譬逺地以同彰稽往
牒之遺文懿嘉言之洞啟謂立制於君上喻相承於堂
[044-31a]
陛蓋以貴賤殊品尊卑異禮下臨於物必也尊嚴而有
儀上譬於堂所以崇髙乎正體誠以赫赫化被巍巍道
隆儼正宁以居極統羣黎於宅中蓋取乎馭民之貴非
資於構厦之功位正當陽若盛九筵之制民欣戴后如
瞻七尺之崇然則堂非髙則偪下而易陵君弗尊則保
位而難慎卑髙必貴乎不瀆上下於焉而克順邇臣内
附類榱棟之相依列辟下陳由陛亷而比峻豈不以富
有函夏躬臨兆民示臣庶之弗越表等威之有倫將使
[044-31b]
制爾萬國宗予一人下絶僭王非厯階之可及世惟與
子彰肯構以相因是知制衆室者莫先乎堂奄九有者
必尊其主蓋兼統於邦國匪專稱於棟宇化有於下奉
穆穆以深居仰之彌髙若眈眈之可覩蓋由堂不可以
卑而亂制君不可以黷而不尊喻穹隆於九仭用總制
於羣元且異夫蓋之如天但述居髙之㫖就之如日惟
眀照下之言大哉陛峻而堂髙者勢之然臣貴而君尊
者國之理伊制度之有别俾崇髙而是視所以建公卿
[044-32a]
大夫而天子加焉其尊也於斯見矣
  以賢為寳賦以勗名霸道邦/家之託為韻  唐/謝 觀
楚國之君賢人為寳彼則貴於無脛此為尊於有道琢
磨仁義而不緇不磷淬厲鋒鋩而既堅既好皎皎神爽
稜稜貌清志一潔而靡垢行百鍊而逾精非暗投以取
誚不韞匵以沽名亷謹在心命爵而蔑聞銅臭文章滿
腹擲地而自有金聲洞徹不欺光芒相燭砥名而可尚
礪節而自朂吐清詞之粲粲心水含珠見正色之温温
[044-32b]
情田積玉言錯落而無玷性真眀而不瑕䄂懐荆璞握
有靈虵以鑒姦察邪之煥爛比昭乗映廡之光華足可
𠑽盈軍國輝耀邦家何必積滿堂以遞矜易連城而助
詐一非克儉之教一損不貪之化虞君受垂棘而滅楚
國得孫生而霸徒美其色映層闕光能耀夜殊不知寸
隂踰尺璧之珍一經奪滿籯之價所以爱兹被褐重彼
迷邦以清徳之惟一奚白璧之能雙况各藏器俟時見
機而作直若弦矢頴如鋒鍔誠席珍之可任以柱石之
[044-33a]
有託以之綏撫而上下康寧以之守禦而内外胥樂既
三復之可驗奚衆口之能鑠則知金玉為寳者徳義之
衰賢人為寳者邦家之基國無日而無事賢無代而無
之如此則何必楚也獨二三子之可師
  瑾瑜瑕匿賦以物無終美捨/短從長為韻  唐/歐陽詹
玉之美者其曰瑾瑜雖特逹之自有豈玼瑕之則無菲
食其端葑采其下茍當無而可用諒在人而罔捨况服
飾所珍禮容攸假五徳人尚居然總之百寶物雄又其
[044-33b]
尤者只如奚吾委質曲逆從王一則措其所短一則舉
其所長伊十仭之可貴詎一眚而為傷是故異比荆山
奇同鄭市縱青蠅之下㸃有白虹以㫄起琢中良工佩
宜君子爾若惡其細而棄其大我則揚其表而掩其裏
矧乃珪或致磨璧當可指終酬九年之積不損連城之
美勗矣乎韞獨眀之見宰萬物之上覩其材而辨其器
履其始而知其終建莫大之勲與悠悠既異收稀代之
寳將𤨏𤨏寧同砮璞自充散財徒鬱茍無分寸之痕翳
[044-34a]
罔有尋尺之盤屈瑩乏光華紱乖音律攻之有曠乎日
力斲之不益於人物空知有玷與無疣豈不道疏而理
拂至剛也必時時而外缺至清也乍渾渾而罔容考瑾
瑜之含匿亦厥義之云從不然者𤣥黄巳疲奚復騁乎
千里輪囷則病焉得用於九重瑜之體全者則希瑾之
無瑕者亦罕惟追師之鑒選納尺長而寸短
  斲雕為樸賦以除去文飾歸/彼淳樸為韻  宋/歐陽修
徳以儉而為本器有文而可除爰斲載雕之飾將全至
[044-34b]
樸之餘篆刻永銷見背偽歸真之始鏤章咸滅知去華
務實之初稽史牒之前聞述政風而遐舉懿淳儉之攸
尚斥浮華而可沮謂乎防世偽者在塞其源全物性者
必反其所素以為貴將抱樸而自思煥乎有文俾運斤
而悉去誠由淳自澆散器隨樸分騁匠巧而傷本掩天
真而蔑聞故我反淳風而矯正杜末作之紛紜剖刻桷
之形復采椽而不琢滅鏤簋之僣反木器於無文則知
工巧盡捐浮滛是抑道尚取乎反本理何求於外飾圭
[044-35a]
磨嶽鎮歸璞玉以全真罍去山雲表瓦罇而務徳是則
遵乎樸者將反始而臻極斲乎雕者惡亂真而飾非約
澆風於一變矯治古以同歸瓏而錯諸盡滅雕蟲之巧
質為貴者寧慙朽木之譏用能杜文彩之煥然返淳和
而遵彼雕雖著則尚可磨也樸其復則在其中矣棄末
反本小巧之工盡捐革故取新見素之風可美彼琢玉
然後成器命工列乎雕人務以文而勝質徒散樸以還
淳曷若剞劂之工靡施大巧若拙刻鏤之華盡減其徳
[044-35b]
乃真懿之隆者非假飾以為資儉之至者匪奇滛而是
覺但期乎去泰去甚寧患乎匪雕匪斲有以知一變至
道之風由是而復歸乎樸
  藏珠於淵賦以君子非貴難/得之物為韻  宋/歐陽脩
稽治古之敦化仰大聖之作君務藏珠而弗寳俾在淵
而可分效乎至珍雖希世而弗産棄於無用嫓還浦於
攸聞得外篇之寓言述臨民之致理將革紛華於媮俗
復芚愚於赤子謂非欲以自化則爭心之不起蓋賤貨
[044-36a]
者為貴徳之義敦本者由抑末而始示不復用雖可寳
而奚為舎之則藏祕諸淵而有以誠由窒民情者在杜
其漸防世欲者必藏其機使嗜欲不得以外誘則淳樸
於焉而可歸將抵璧以同議諒彈雀而誠非照乗無庸
盡遺碕岸之側連城奚取皆沈媚水之輝用能崇儉徳
以外昭復淳風而有謂民心樸以歸本物産全而靡費
珍雖無脛俾臨淵而盡除事異暗投永沈川而不貴然
而道既散則民薄風一澆而樸殘玩好既紛乎外役質
[044-36b]
素無由而内安故我斥乃珍奇之用絶乎侈靡之端將
令物遂乎生老蚌蔑剖胎之患民知非尚驪龍無探頷
之難是則恢至治之風揚淳古之式不寳於逺則知用
物之足不見其欲則無亂心之惑上茍賤於所好下豈
求於難得是雖寳也將去泰而去奢從而屏之使不知
而不識彼捐金者由是類矣摘玉者可同言之諒率歸
於至理寔大化於無為致爾漢皋之濱各全其本雖有
淮蠙之産無得而窺自然道著不貪時無異物民用遵
[044-37a]
乎至儉地寶蕃而不屈所以虞舜垂衣亦由斯而弗咈
  中堂逺千里賦以心曲聲光此/時勿阻為韻 唐/謝 觀
峻宇沉沉朱門阻深豈為遥逺有蔽徽音跬步之中易
在一言之地踰時之達難於千里之心莫不佇立盤桓
瞻風躑躅或恃穹崇以懈傲或麗欺誣之阨束遂使阼
階之上迢遞於天子之田蕭牆之間緜邈於黄河之曲
且夫百里之逺一日致之中堂之近經旬履之而所以
借淹留之喻等邂逅之期豈君子同風之地在小人革
[044-37b]
面之時瞻廊廡之不遥便承燕宋念庭除之匪邈差若
毫釐是絶音塵有暌言語非入室之士過作脱巾之阻
布武之中疲赤驥於崇朝及肩之牆困鴻鵠之一舉唾
井之路寥夐及門之子迴翔希日日以見徳尚朝朝以
觀光毎望恩波如桂水之流淼淼時瞻徳宇若金城之
路茫茫似蔽黄雲纔同眀月髙深起於顧盼山岳生於
倏忽於是以南軒北宇之嶔岑作河東河西之間越如
此禮讓無成薫蕕不眀東閣苔滿西園草平倒屣之餘
[044-38a]
風頓削握髮之清規不行自杜其匡諫之路詎聞乎哀
樂之聲是使咫尺蕭條人遐室邇空施棖闑之横壯但
見樓臺之邐迤則可以自勵於已寧求於彼君子勿嗟
行路難古來如此
  學問至芻蕘賦以學問而至蒭/蕘之善為韻 宋/陳 襄
上聖以文眀闡化撝譲臨朝每精窮於學問爰下至於
芻蕘心專探討之勤率親草芥志切諮詢之道靡間薪
樵斯蓋務小善以畢納庶大猷而孔昭者也嘉往哲之
[044-38b]
徽言述先王之至治必有學以務其訓誘必有問以通
夫擬議欲求善以無斁乃詢蕘而聿至且夫聖人有狂
言之擇實務多聞而樵夫知王道之談豈宜遐棄莫不
功專時集事切疑思罔間丘樊之賤率求訓教之辭是
必擇其善者俯而就之當請益請業之初蒿萊盡及暨
咨事咨才之際草莽無遺誠以統御緜區興隆景運君
雖尊有教則不可非學民雖小有善則誠宜下問故乃
罄藪澤以旁求奉謀猷而不紊祗承誘誨當刈楚之良
[044-39a]
材廣務諮謀受析薪之丕訓則知學不好也無以臻乎
善道問非博也無以納乎嘉謨故我每樂聞於典教遂
俯及於薪芻將務四聰之達何慙一得之愚博習親師
奚間采樵之士疇咨熙載必親往囿之徒夫如是則閲
習罙勤諮諏益顯雖莠言之勿用諒蕪音而必選不窮
不倦率求林藪之譚曰都曰俞並及草萊之善向若非
求博諭靡及周咨雖愚言之或善在上徳而罔知又安
能恢教本以昭若導化源之逺而是以髙宗求巖野之
[044-39b]
賢命而納誨西伯舉屠釣之老立以為師此所謂詢事
考言篤信好學伊片善以咸取欲大謀之先覺故詩曰
先民有言而詢於芻蕘播英規而孔邈
  天下為一家賦       宋/吕大鈞
古之所謂天下為一家者盡日月所照以度地極舟車
所至以畫疆以八荒之際為蕃衛以九州之限為垣牆
列國則羣子之舎王畿則主人之堂凡民之賢而不可
逺者皆我之父兄保傅愚而不可棄者皆我之幼稚獲
[044-40a]
臧理其財乃上所以養下之分責之事乃下所以事上
之常渾渾然一尊百長以斟酌其教令萬卑千幼以奉
承其紀綱貿遷有無而不知彼我之實損益上下而不
辨公私之藏大矣哉外無異人旁無四鄰無宼賊可禦
無閭里可親一人之生喜如似續之慶一人之死哀若
功緦之倫一人作非不可不愧亦我族之醜一人失所
不可不閃亦吾家之貧尊賢下不肖則父教之義嘉善
矜不能則母鞠之仁朝覲㑹同則幼者之定省承稟廵
[044-40b]
守聘問則長者之教督撫存嗚呼周徳既衰斯道斯屈
析為十二并為六七勢不相統亂從而出忘祖考之訓
則劫奪其屢盟之時輕骨肉之命則戰死於爭城之日
曲防遏糴以幸其災縱諜用間以乘其失乖暌有甚於
䦧牆鬬狠不離於同室迨至秦政以强自吞推所不愛
以殘自昏斧斤親刃其九族塗炭自隳其一門興阡陌
而廢井田則委貨財於盜賊之手置郡縣而罷封建則
托婦子於羇旅之屯貧富不均幾臣僕其昆弟荀簡不
[044-41a]
肖皆土苴其子孫自漢以來終亦不復雖有王侯而不
得輙預其政雖有守令而不得乆安其禄譬之錦衣玉
食終無所用之子雕車良馬委不善馭之僕門庭雖存
亦何足以統制閨門無法則何縁而雍睦豪强日横而
畧無鞭朴之制單弱日困而不識襁褓之鞠豈天理之
固然實人謀之不足嘗聞之治亂有數廢興有主昔既
有離則今必有合彼既可廢則我亦可舉惟盛徳之難
偶故曠時而未覩豈有待於吾君將一還於治古
[044-41b]
  首善自京師賦        王安石
王化下究人文内崇繄京師首善之教自太學親民之
功闓承師論道之基先繇轂下廣成俗化民之誼甫暨
寰中古之聖人君有天下治逺以近制衆於寡不用文
何以修飾政教非設校何以崇眀儒雅迺建左學率先
諸夏在郊立制繫一人之本焉養士興仁形四方之風
也本仁祖義取材斂賢講智量於中土鬯聲眀於普天
始於邦家用廣師儒之衆行乎鄉黨斯為庠序之先是
[044-42a]
 何拳拳諸生亹亹先覺所傳者道徳仁義所隸者詩書
 禮樂以言乎功則萬世用乂以言乎化則八紘匪邈其
 流及於三代率以眀倫此理達於諸侯誰其廢學故曰
 校官者庶俗之原本京邑者羣方之表儀養原於上則
 庶俗流被設表於内則羣方景隨惟時於變繄上之為
 三王四代惟其師使人知化兆姓黎民輯於下自我興
 基向若俗敗隄防朝隳統紀教化之宮衰落禮義之官
 廢弛嚮風者無以勸於善肄業者不能官其始則撫封
[044-42b]
 之主毁鄉校者有之承學之民在城闕者多矣必也啓
 胄子之秘宇據神邦之奥區憲先王而講道風下國以
 恢儒邑翼翼以宅中契商人之詠士彬彬而䝉化參漢
 室之謨噫孝武逸王也而有興置之謀公孫具臣也而
 有將眀之論矧睿眀之主紹起俊乂之僚並建宜乎隆
 儒館以視方來使元元之敦勸
 
御定歴代賦彚巻四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