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東漢文紀 > 東漢文紀 卷二十


[020-1a]
欽定四庫全書
 東漢文紀巻二十    明 梅鼎祚 編
  蔡邕二/
   歴元議喜平四年五官郎中馮光沛相上計掾/陳晃言歴元不正故妖民叛寇益州盗
    賊相續為歴用甲寅為元而用庚申圖緯無/以庚為元者近秦所用代周之元太史治歴
    郎中郭香劉固意造妄説乞與夲庚申元經/緯有明受虚欺重誅詔下三府與儒林明道
    者詳議務得道真以羣臣㑹司徒府議議郎/臣蔡邕議上公卿以邕議劾光晃不敬正鬼
    薪法詔勿治○後漢書志復/據太平御覽補入邕集不載
[020-1b]
歴數精微去聖乆逺得失更迭術術無常是以漢承秦
正歴用顓頊元用乙卯百有二嵗孝武皇帝始改正朔
歴用太初元用丁丑行之百八十九嵗孝章皇帝用清
河李梵之言改從四分元用庚申今光晃各以庚申為
非甲寅為是案歴法黄帝顓頊夏殷周魯凡六家各自
有元光晃所據則殷歴元也他元雖不明於圖䜟各自
一家之術皆當有效於其當時黄帝始用太初丁丑之
元有六家紛錯争訟是非太史令張夀王挟甲寅元以
[020-2a]
非漢歴雜候清臺課在下第卒以䟽闊連見劾奏太初
效驗無所漏失是則雖非圖䜟之元而有效於前者也
及用四分以来考之行度密於太初是又新元效於今
者也延光元年中謁者亶誦亦非四分庚申上言當用
命歴序甲寅元公卿百寮叅議正處竟不施行且三光
之行遲速進退不必若一術家以算追而求之取合於
當時而已故有古今之術今之不能上通於古亦猶古
術之不能下通於今也由此言之有文於䜟無驗於今
[020-2b]
未必為是有驗於今無文於䜟未必為非元命苞乾鑿
度皆以為開闢至獲麟二百七十六萬嵗及命歴序積
獲麟至漢起庚子蔀之二十三嵗竟巳酉戊子及丁卯
蔀六十九嵗合為二百七十五嵗漢元年嵗在乙未上
至獲麟則嵗在庚申推此以上上極開闢則不在庚申
纎雖無文其數見存而光晃以為開闢至獲麟二百七
十五萬九千八百八十六嵗獲麟至漢百六十二嵗轉
差少一百十四嵗云當滿足則上違乾鑿度元命苞中
[020-3a]
使獲麟不得在哀公十四年下不及命歴序獲麟漢相
去四蔀年數與奏記譜注不相應當今歴正月癸亥朔
光晃以為乙丑朔乙丑之與癸亥無題勒欵識可與衆
共别者須以弦望晦朔光魄虧滿可得而見者考其符
驗而光晃歴以考靈曜二十八宿度數及冬至日所在
與今史官甘石舊文錯異不可考校以今渾天圖儀檢
天文亦不合於考靈曜光晃誠能自依其術更造望儀
以追天度逺有驗於圖書近有效於三光可以易奪甘
[020-3b]
石窮服諸術者實宜用之難問光晃但言圖䜟所言不
服元和二年二月甲寅制書曰朕聞古先聖王先天而
天不違後天而奉天時史官用太初鄧平術冬至之日
日在斗二十二度而歴以為牽牛中星先立春一日則
四分數之立春也而以折獄斷大刑於氣巳迕用望平
和盖亦逺矣今改行四分以遵於堯以順孔聖奉天之
文是始用四分歴庚申元之詔也深引河洛圖䜟以為
符驗非史官私意獨所興構而光晃以為固意造妄説
[020-4a]
違反經文謬之甚者昔堯命羲和歴象日月星辰舜叶
時月正日湯武革命治歴明時可謂正矣且猶遇水遭
旱戒以蠻夷猾夏冦賊姦宄而光晃以為隂陽不和姦
臣盗賊皆元之咎誠非其理元和二年乃用庚申至今
九十二嵗而光晃言秦所用代周之元不知從秦来漢
三易元不常庚申光晃區區信用所學亦妄虗無造欺
語之愆至於改朔易元往者夀王之術已課不效亶誦
之義不用元和詔書文偹義著非羣臣議者所能變易
[020-4b]
蔡邕集載三月九日百官㑹府公殿下東南校尉南面/侍中郎將大夫千石六百石重行北面議郎博士西面
戸曺令史當坐而讀詔書公議蔡邕前坐/侍中西北近公卿與光晃相難問是非焉
   難夏育擊鮮卑議熹平六年䕶烏桓校尉肓上/言鮮卑仍犯諸郡自春以耒
    三十餘發請徴幽州諸郡兵出塞擊之一冬/春足以掃滅時故䕶羗校尉田晏為破鮮卑
    中郎將三道竝出朝廷多以為不/便詔百官㑹議中郎蔡邕議止
書戒猾夏易伐鬼方周宣王命南仲吉甫攘獫狁威蠻
荆漢有衛霍闐顔瀚海竇憲燕然之事征討之作所由
尚矣然而時有同異勢有可否故謀有得失事有成敗
[020-5a]
不可齊也自漢興巳来匈奴常為邊害而未聞鮮卑之
事昔謀臣竭精武夫戮力而所見常異其設不戰之計
守禦之因者皆社稷之臣永乆之策也孝武皇帝因文
景之畜用度饒衍南伐越北伐胡西征大宛東并朝鮮
兵出數十年帑藏空竭官民俱匱乃興鹽鐡酤𣙜之利
設告緡重税之令民不堪命及盗賊羣起關東紛然道
路不通繡衣直指之使奮鈇鉞而並出然後僅得寜息
既而覺悟乃封丞相為富民侯故主父偃曰夫務戰勝
[020-5b]
窮武事未有不悔者也夫世宗神武將卒良猛財賦充
實所拓廣逺而猶有悔况無彼時地利人財之偹而欲
輕動此其不可一也鮮卑種衆新盛自匈奴北遁以来
據其故地稱兵十萬彌地千里意智益生財力勁健加
以禁網漏洩善金良鐵出者莫察漢人逋逃為其謀主
兵利馬疾過於匈奴昔段熲良將習兵善戰經營西羗
猶十餘年今育晏欲以三年之期專勝必克育晏策慮
未能遇熲鮮卑種衆又不弱於西羌也乃欲張設近期
[020-6a]
誘戲朝廷三年不成必廹於害禍結兵連不得中休轉
運糧饟不可勝給天無豐嵗官見殫財民人流移於四
方不能還其骸骨以此時興議横發一發不巳必至再
三諸夏之内弱者伏尸彊者作寇邊郵之患手足之疥
瘙也中國之困胷背之瘭疽也其不可二也育云自春
以来三十餘發方今郡縣盗賊劫剽人財攻犯官民日
月有之冠帶之圻吏調政密猶不能絶况此醜虜羣類
抵冒心不受仁膽不畏威而可使斷無盗竊昔者髙祖
[020-6b]
乃忍平城之恥呂后甘棄嫚書之詬方之於今何者為
甚是其不可三也天設山河秦築長城漢起塞垣所以
别内外異殊俗也其外則介之夷狄其内則任之良吏
後嗣遵業慎奉所遺苟無蹙國内侮之患豈與䖝螘之
虜校往来之數哉乃欲越幕踰域度塞出攻得地不可
耕農得民不可冠帶破之不可殄盡而夲朝必為之旰
食四海必為之焦枯其不可四也夫煎盡府帑之蓄以
恣輕事之人專勝者未必克挟疑者未必敗衆所謂危
[020-7a]
聖人不任朝議有嫌明主不行是其不可五也按育一
戰所獲不如所失昔淮南王安諫伐越曰天子之兵有
征無戰言其莫敢校也使越人䝉死徼幸以逆執事厮
輿之卒有不偹而歸者雖得越王之首猶為大漢之羞
威化不行則欲伐之狐疑避難則守為長宜通乎時變
且憂萬人饑餓與蠻夷之不討何者為大宗廟之祭凶
年不偹况避不遜之辱哉今關東大困無以相贍又議
動兵非但勞人凶年隨之其罷敝有不可勝言者此先
[020-7b]
帝所以發德音也夫䘏民救患雖成郡列縣尚猶棄之
况以鄣塞之外未嘗為人居者乎臣愚以為宜止征伐
之討令諸營甲士循行塞垣屯守衝要以堅牢不動為
務若乃守邊之術李牧開其原嚴尤申其要遺業猶在
文章具存循二子之策守先帝之規臣曰可矣臣邕愚
戇議不足采臣邕頓首頓首
   宗廟迭毁議獻帝即位初平中相國董卓左中/郎將蔡邕䓁以和帝以下功德無
    殊而有過差不應為宗及餘非宗者追尊三/后皆奏毁之○袁山松後漢書載邕議劉昭
[020-8a]
    志引/注
左中郎將臣邕議以為漢承亡秦滅學之後宗廟之制
不用周禮毎帝即位世輙立一廟不止於七不列昭穆
不定迭毁孝元皇帝時丞相匡衡御史大夫貢禹始建
大議請依典禮孝文孝武孝宣皆以功德茂盛為宗不
毁孝宣尊崇孝武歴稱世宗時忠正大臣夏侯勝猶執
異議欲出世宗至孝成帝議猶不定太僕王舜中壘校
尉劉歆據經傳義謂不可毁上從其議古人考據慎重
[020-8b]
不敢私其君父若此其至也後遭王莽之亂光武皇帝
受命中興廟稱世祖孝明皇帝聖德聰明政参文宣廟
稱顯宗孝章皇帝至孝烝烝仁恩溥大海内頼祉廟稱
肅宗比方前事得禮之宜自此以下政事多釁權移臣
下嗣帝殷勤各欲褒崇至親而巳臣懦弱莫能執夏侯
之直故遂衍溢無有方限今聖朝遵古復禮以求厥中
誠合事宜禮傳封儀自依家法今不知國家舊有宗儀
聖主賢臣所共創定欲就六廟黜損所宗違先帝舊章
[020-9a]
未可施行臣謹按禮制七廟三昭三穆與太祖七孝元
皇帝在世第八光武皇帝世在第九故以元帝為考廟
尊而奉之孝明遵制亦不敢毁元帝於今朝九世以七
廟言之則非所宗八月報酬可出元帝主比惠景昭成
哀平帝五年一致祭孝章皇帝孝桓皇帝親在三昭孝
和皇帝孝順皇帝孝靈皇帝親在三穆廟親未盡四時
常陳孝明以下穆宗敬宗恭宗之號皆宜省去以遵先
典殊異祖宗不可叅並之義今又總就一堂崇約尚省
[020-9b]
不復改作惟主及几筵應改而巳正數世之所闕為無
窮之常典稽禮制之舊則合神明之歡心臣愚戇議不
足採臣邕頓首頓首
   答齋議
日月詔召尚書問立春當齋迎氣東郊尚書左丞馮方
毆殺指揮使於尚書西祠可齋否得無不宜具對議郎
臣蔡邕博士任敏死罪對按禮上帝之祠無所為廢齋
者所以致齊不敢渙散其意宫室至大指使至㣲不在
[020-10a]
齋潔之處元和詔禮無免齋宜以自潔淨交神明夲無
嫌間祠室又寛可齋無疑詩云唯此文王小心翼翼昭
事上帝聿懐多福夫齋以恭奉明祀文王所以懐福無
有不宜臣邕敏愚戇死罪
   和熹鄧后諡議初平中蔡邕始/追正和熹之號
孝和鄧皇后崩羣臣謀諡於是尚書陳忠上言以為鄉
黨叙孔子威儀俯仰無所遺彤管記君王纎微大小無
不舉是以德著圖籍名垂於後伏惟大行皇后規乾則
[020-10b]
坤兼包日月厥初作合允有休烈貫魚之次加於小媵
中饋之叙昭於帷幄遭家不造三元之厄孝殤㓜冲國
祚中絶海内紛然羣臣累息加以洪流為災扎荒為害
西戎蠢動武威侵侮并凉猾夏作冦振驚渤碣家有採
薇之思人懐殿屎之聲皇太后叅圖考表求人之瘼度
越平原建立聖主垂疇咨之問遵六事之求勞謙克躬
菲薄為務是以尚官損服衣不粲英饔人徹羞膳不過
擇黄門闕樂魚龍不作織室絶伎纂組不經尚方抑巧
[020-11a]
雕鏤不為離宫罕幸儲峙不施遐方斷篚侏離不貢罷
出宫妾免遣宗室沒入者六百餘人以紓鬱滯奉率舊
禮交饗祖廟以展孝子承歡之敬蠲正憲法六千餘事
以順漢氏三百之期經藝乖舛恐史闕文命衆儒考校
東觀閣學博士一缺廣選十人何有伐檀茅茹不拔屢
舉方直顯擢孝子遵忠孝之紀啟大臣喪親之哀疾貪
吏受取為姦糾増舊科之罰惡長吏虚偽錮之十年追
崇世祖功臣國土㦯有斷絶封植遺苗以奉其祀爵髙
[020-11b]
蘭諸國𦙍子以紹三王之後事不稽古不以為政政不
惠和不圖於策猶不自專傳謀逺暨允求厥中刑之所
加不阿近戚賞之所及不遺側陋終朝反側明發不寢
徒以百姓為憂不以天下為樂聖誠著於禁闥而德教
被於萬國故自昬墊迄於康乂叛虜蜂集賊害邊陲永
元之世以為遺誅今畏服威靈稽顙即斃徼外絶國慕
義重譯来獻其琛史官咸賀請作主頌却而不聽郡國
咸上瑞應寖而不宣允㳟抑損密勿在勤遭疾不豫垂
[020-12a]
念臣子御輦在殿顧命羣司流恩布澤大赦天下有始
有卒同符先聖昔書契所載虞帝二妃夏后塗山髙陽
有辛姬氏任母徒以正身率内思媚周京為髙未有如
大行皇后勤精勞思篤繼國之祚正三元之衡康百六
之㑹消旡妄之運者也功德巍巍誠不可及漢世后氏
無諡至於明帝始建光烈之稱是後轉因帝號加之以
諡髙下優劣混而為一違禮大行受大名小行受小名
之制諡法有功安居曰熹帝后謚禮亦宜同大行皇太
[020-12b]
后宜諡為和熹皇后上稽典訓之正下協先帝之稱
   朱公叔諡議
漢益州刺史南陽朱公叔卒門人陳季珪等議所諡云
宜曰忠文子陳留蔡邕議曰昔在聖人之制諡也將以
勸善彰惡俾民興行賢愚臧否依事從實雖文武之美
幽厲之穢㒺不具存自王公以降至於列國大夫皆用
配號傳於無窮秦以世言謚而黜其事漢興以来惟天
子與五等之爵然後有之公卿大臣其禮闕焉歴世彌
[020-13a]
乆莫之或修益州府君貫綜典術率由舊章始與諸儒
考禮定議加陳留府君以益州之諡是後覽之者亦無
間焉今子亶纂襲前業不忘遺則孝既至矣禮實宜之
謹覽陳生之議思忠文之意参之羣典稽之諡法夫萬
類莫貴乎人百行莫美乎忠故夏后氏正以人統教以
忠德然則忠也者人德之至也而猶有三焉孔子曰進
思盡忠又曰臣事君以忠奉上之忠也曰為人謀而不
忠乎又曰忠焉能勿誨乎謀誨之忠也春秋左傳曰小
[020-13b]
大之獄必以情情忠之屬也又曰上思利人曰忠撫下
之忠也三者人之則而忠行乎其中益州府君自始事
至没身忠言不輟乎口忠謀不巳乎心其在帝室正身
危行言如砥矢策合神明蹇蹇之諌文章具存奉上忠
矣其在部臣匡救善𨗳出自一心疑不我聽者果有躓
覆不測之禍謀誨忠矣爰牧冀州時值凶荒勞心苦思
勤恤度事誅斃貪暴糾戢貴黨雖則强禦當官能行夫
豈淫刑將有利也發墓盗柩議而不罪夫豈漏姦察以
[020-14a]
情也撫下忠矣位在牧伯職據納言秉權食禄實有年
數而居無蓄好財貨不益舊糲食布衾㮣謂之精麗者
昔魯季孫行父卒宰庀家器無衣帛之妾無食粟之馬
君子曰相三君矣而無私積可不謂忠乎而諡曰文子
春秋外傳曰忠文之實也然則文忠之彰也忠以為實
文以彰之事通議合兩名一致是貞儉之稱文也邾子
籧篨卜遷於繹史曰利於民不利於君公曰民苟利矣
孤亦與焉於是遷而遂卒諡曰文公是危身利民之稱
[020-14b]
文也衛大夫孔圉諡曰文子子貢疑焉惟敏而好學不
恥下問仲尼與之是勤學好問之稱文也府君所在屢
以忤違阽以深患苟除民害死生以之前後三黜一罹
疾廢於身危矣兼包六典命世作師猶復宗事趙叟示
有攸尊能下問矣有一於此猶可以稱况乃忠兼三義
文偹三德於古志不悖而諡法亦曰宜矣夲議曰忠文
子按古之以子配諡者魯之季文子孟懿子衛之孫文
子公叔文子皆諸侯之臣也至於王室之卿大夫其尊
[020-15a]
與諸侯並故以公配春秋曰劉巻卒葬劉文公公羊傳
曰劉巻者何天子大夫也經又曰王子虎卒左傳曰王
叔文公卒而如同盟禮也此皆天子大夫得稱公禮與
同盟諸侯敵體故也乂禮縁臣子咸欲尊其君父故雖
侯伯子男之臣自稱其君咸得曰公及其卒也異國之
人稱之皆然是以邾子許男稱公以𦵏春秋之正義也
以例言之則府君王室亞卿也有王叔劉氏之比以臣
子之辭言之則有邾許稱公之文雖無土而其位是也
[020-15b]
今曰公猶可若稱子則降等多矣懼禮廢日乆將詭時
聽周有仲山甫伯陽嘉父優老之稱也宋有正考父魯
有尼父配諡之稱也春秋曰孔父子曰伯某父亡之稱
也父雖非爵號與天子諸侯咸用優賢禮同順乎門人
臣子所稱之宜可於公父之中擇一處焉使不得稱子
而巳
   明堂月令論
明堂者天子太廟所以崇禮其祖以配上帝者也夏后
[020-16a]
氏曰世室殷人曰重屋周人曰明堂東曰青陽南曰明
堂西曰總章北曰元堂中央曰太室易曰離也者明也
南方之卦也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嚮明而治人君之位
莫正於此焉故雖有五名而主以明堂也其正中皆曰
太廟謹承天順時之令昭令德宗祀之禮明前功百辟
之勞起養老敬長之義顯教幼誨穉之學朝諸侯選造
士於其中以明制度生者乗其能而至死者論其功而
祭故為大教之宫而四學具焉官司偹焉譬如北辰居
[020-16b]
其所而衆星拱之萬象翼之政教之所由生變化之所
由来明一統也故言明堂事之大義之深也取其宗祀
之貌則曰清廟取其正室之貌則曰太廟取其尊崇則
曰太室取其向明則曰明堂取其四門之學則曰太學
取其四面周水圎如璧則曰辟廱異名而同事其實一
也春秋因魯取宋之奸賂則顯之太廟以明聖王建清
廟明堂之義經曰取郜大鼎於宋戊申納於太廟傳曰
非禮也君人者將昭德塞違故昭令德以示子孫是以
[020-17a]
清廟茅屋昭其儉也夫德儉而有度升降有數文物以
紀之聲明以發之以臨照百官百官於是乎戒懼而不
敢易紀律所以明大教也以周清廟論之魯太廟皆明
堂也魯禘祀周公於太廟明堂猶周宗祀文王於清廟
明堂也禮記檀弓曰王齋禘於清廟明堂也孝經曰宗
祀文王於明堂禮記明堂位曰太廟天子曰明堂又曰
成王幼弱周公踐天子位以治天下朝諸侯於明堂制
禮作樂頒度量而天下大服成王以周公有大勲勞於
[020-17b]
天下命魯公世世禘祀周公於太廟以天子之禮升歌
清廟下管象舞所以異魯於天下也取周清廟之歌歌
於魯太廟明魯之太廟猶周之清廟也皆所以昭文王
周公之德以示子孫也易傳太初篇曰天子旦入東學
晝入南學暮入西學太學在中央天子之所自學也禮
記保傳篇曰帝入東學上親而貴仁入西學上賢而貴
德入南學上齒而貴信入北學上貴而尊爵入太學承
師而問道與易傳同魏文侯孝經傳曰太學者中學明
[020-18a]
堂之位也禮記古大明堂之禮曰膳夫是相禮日中出
南闈見九侯反問於相日側出西闈視五國之事日入
出北闈視帝節猷爾雅曰宫中之門謂之闈王居明堂
之禮又别隂陽門東南稱門西北稱闈故周官有門闈
之學師氏教以三德守王門保氏教以六藝守王闈然
則師氏居東門南門保氏居西門北門也知掌教國子
與易傳保傅王居明堂之禮叅相發明為學四焉文王
世子篇曰凡大合樂則遂養老天子至乃命有司行事
[020-18b]
興秩節祭先師先聖焉始之養也適東序釋奠於先老
遂設三老五更之席位言教學始之於養老由東方嵗
始也又春夏學干戈秋冬學羽籥皆習於東序凡祭與
養老乞言合語之禮皆小樂正詔之於東序又曰大司
成論説在東序然則詔學皆在東序東序東之堂也學
者聚焉故稱詔太學仲夏之月令祀百辟卿士之有德
於民者禮記太學志曰禮士大夫學於聖人善人祭於
明堂其無位者祭於太學禮記昭穆篇曰祀先賢於西
[020-19a]
學所以教諸侯之德也即所以顯行國禮之處也太學
明堂之東序也皆在明堂辟廱之内月令記曰明堂者
所以明天氣統萬物明堂上通於天象日辰故下十二
宫象日辰也水環四周言王者動作法天地德廣及四
海方此水也禮記盛德篇曰明堂九室以茅盖屋上圓
下方此水名曰辟廱王制曰天子出征執有罪反釋奠
於學以訊馘告樂記曰武王伐殷薦俘馘於京太室詩
魯頌云矯矯虎臣在泮獻馘京鎬京也太室辟廱之中
[020-19b]
明堂太室也與諸侯泮宫俱獻馘焉即王制所謂以訊
馘告者也禮記曰祀乎明堂所以教諸侯之孝也孝經
曰孝悌之至通於神明光於四海無所不通詩云自西
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言行孝者則曰明堂行悌者
則曰太學故孝經合以為一義而稱鎬京之詩以明之
凡此皆明堂太室辟廱太學事通文合之義也其制度
數各有所法堂方百四十四尺坤之策也屋圜屋徑二
百一十六尺乾之策也太廟明堂方三十六丈通天屋
[020-20a]
徑九丈隂陽九六之變也圜盖方載六九之道也八闥
以象八卦九室以象九州十二宫以應辰三十六户七
十二牖以四户九牖乗九室之數户外皆外設而不閉
示天下不藏也通天屋髙八十一尺黄鍾九九之實也
二十八柱列於四方亦七宿之象也堂髙三丈以應三
統四鄉五色者象其行外廣二十四丈應一嵗二十四氣
四周以水象四海王者之大禮也月令篇名曰因天時
制人事天子發號施令祀神受職毎月異禮故謂之月
[020-20b]
令所以順隂陽奉四時效氣物行王政也成法具偹各
從時月藏之明堂所以示承祖考神明明不敢泄凟之
義故以明堂冠月令自天地定位有其象聖帝明君世
有紹襲盖以裁成大業非一代之事也易正月之卦曰
泰其經曰王用享於帝吉孟春令曰擇元日祈穀於上
帝顓頊歴衡曰天元正月巳巳朔日立春日月俱起於
泰建宫室制度月令孟春之月日在營室堯典曰乃命
羲和欽若昊天歴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令曰乃命太
[020-21a]
史守典奉法司天日月星辰之行易曰不利為宼利用
禦寇令曰兵戎不起不可從我始書曰嵗二月同律度
量衡中春令曰日夜分則同度量鈞衡石凡此皆合於
大歴唐政其類不可盡稱戴禮夏小正傳曰隂陽生物
之後王事之次則夏之月令也殷人無文及周而偹文
義所説傳衍深逺宜周公之所著也官號職司與周官
合周書七十二篇而月令第五十三古者諸侯朝正於
天子受月令以歸而藏諸廟中天子藏之於明堂每月
[020-21b]
告𦍤朝廟出而行之周室既衰諸侯怠於禮魯文公廢
告朔而朝仲尼譏之經曰閏月不告朔猶朝於廟刺舎
大禮而狥小儀也自是告朔遂闕而徒用其羊子貢非
廢其令而請去之仲尼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庶
明王復興君人者昭而明之稽而用之耳無逆聽令無
逆政所以臻乎大順隂陽和年穀豐太平洽符瑞由此
而至矣秦相呂不韋著書取月令為紀號淮南王安亦
以取為第四篇改名曰時則故偏見之徒或云月令呂
[020-22a]
不韋作或云淮南皆非也
   月令問答
問者曰子何為著月令説也予幼讀記以為月令體大
經同不宜與記書雜録並行而記家記之又畧及前儒
特為章句者皆用其意傳非其夲㫖乂不知月令徴驗
布在諸經周官左傳實與禮記通他議横生紛紛乆矣
光和元年余被謗章罹重罪徙朔方上有獫狁敵衝之
釁外有冦虜鋒鏑之艱危險凜凛死亡無日遇被學者
[020-22b]
聞家就而考之亦自有所覺悟庶幾頗得事情而訖未
有注記著於文字也懼顛蹶隕墜無以示後同於朽腐
竊誠思之書有隂陽升降天文歴數事物制度可假以
為本敦辭托説審求歴象其要者莫大於月令故遂於
憂怖之中晝夜密勿昧死成之旁貫五注参互羣書至
及國家律令制度遂定歴數盡天地三光之情辭繁多
而蔓衍非所謂理約而達也道長日短危殆兢惕取其
心盡而已故不能復加刪省盖所以探賾辨物庶幾多
[020-23a]
識前言徃行之流苟便學者以為可覽則余死而不朽

問者曰子説月令多類周官左傳假無周官左傳月令
為無説乎曰夫根柢植則枝葉必相從也月令與周官
竝為時王政令之記異文而同體官名百職皆周官觧
月令甲子沈子所謂似春秋也若夫太昊蓐収勾芒祝
融之屬左傳造義立説生名者同是以用之
問者曰既用古文於歴數乃不用三統用四分何也曰
[020-23b]
月令所用参諸歴象非一家之事傳之於世不曉學者
宜以當時所施行夫密近者三統已踈闊廢弛故不用

問者曰旣不用三統以驚蟄為孟春春中雨水為二月
節皆三統法也獨用之何曰孟春月令曰蟄蟲始震在
正月也中春始雨水則雨水二月也以其合故用之
問者曰歴云小暑季夏節也而今文見於五月何也曰
今不以歴節言據時始暑而記也歴於大雪小雪大寒
[020-24a]
小寒皆去十五日然則小暑當去大暑十五日不得及
四十五日不以節言據時暑也
問者曰中春令不用犧牲以珪璧更皮幣不犧牲何也
曰是月獻羔以太牢祀髙禖宗廟之祭以中月安得用
犧牲祈者求之祭也著令者豫設水旱疫癘當禱祈用
犧牲者是用之助生養傳祈以幣代牲章因於髙禖之
事乃造説曰更者刻木代牲如廟有祧更此説自欺極
矣經典傳記無刻木代牲之説盖書有轉誤三豕渡河
[020-24b]
之類也
問者曰中冬令曰奄尹申宫令謹門閭今曰門闈何也
曰閹尹者内官也主宫室出入宫中宫中之門曰闈閹
尹之職也閭里門非閹尹所主知當作闈也
問者曰令曰七騶咸駕今曰六騶何也曰夲官職者莫
正於周官天子馬六種種别有騶故知六騶左氏傳晉
程鄭為乗馬御六騶屬焉無言七者知當為六也
問者曰令以中秋築城郭於經傳為非其時詩曰定之
[020-25a]
方中作於楚宫定營室也九月十月之交西南方中故
傳曰小昏正而裁築即營室也昏正者昏中也裁築者
裁木而始築也今文在前一月不合於經傳也
問者曰子説三難皆以日行為夲古論周官禮記説以
為但逐惡而已獨安所取之曰取之於月令而巳四時
通等而夏無難文由日行也春行少隂秋行少陽冬行
太隂隂陽背使不於其類故冬春難以助陽秋難以達
隂至夏節太陽行太隂自得其類無所扶助獨不難取
[020-25b]
之於是也
問者曰反令毎行一時轉三旬以應行三月政也春行
夏令則雨水不時謂孟夏也草木蚤枯中夏也國乃有
恐季夏也今總合為一事不分别施之於三月何也曰
説者見其三旬不得傳注而為之説有所滯礙不得通
矣孟秋反令行冬令則草木枮後乃大水敗其城郭即
分為三事後乃大水在誰後也城郭為獨自壊非水所
為也季冬令曰行春令則胎夭多傷民多蠱疾命之曰
[020-26a]
逆即分為三事行季冬令為不感灾異但命之曰逆也
知不得斷絶分應一月也其類皆如此令之所述略舉
其尤者也
問春食麥羊夏食菽雞秋食麻犬冬食黍豕之屬但以
為時味之宜不合於五行月令服食器械之制皆順五
行者也説所食獨不以五行不已略乎曰盖亦思之矣
凡十二辰之禽五時所食者必家人所蓄丑牛未羊戌
犬酉雞亥豕而已其餘龍虎以下非食也春木王木勝
[020-26b]
土土王四季四季之禽牛屬季夏犬屬季秋故未羊可
以為春食也夏火王火勝金故酉雞可以為夏食也季
夏土王土勝水當食豕而食牛土五行之尊者牛五畜
之大者四行之牲無足以配土德者故以牛為季夏食
也秋金王金勝木寅虎非可食者犬豕而無角虎屬也
故以犬為秋食也冬水王水勝火當食馬而禮不以馬
為牲故以其類而食豕也然則麥為木菽為金麻為火
黍為水各配其牲為食也雖有此説而米鹽精粹不合
[020-27a]
於易卦所為之禽及洪範傳五事之畜近似卜筮之術
故予畧之不以為章句聊以應問見有説而已
問記曰三老五更子獨曰五叟周禮曰八十一御妻今
曰御妾何也曰字誤也叟長老之稱其字與更相似書
者轉誤遂以為更嫂字女旁瘦字從叟今皆以為更矣
立字法者不以形聲何得以為字以嫂瘦推之知是更
為叟也妻者齊也惟一適人稱妻其餘皆妾位最在下
是以不得言妻云也
[020-27b]
   正交論
聞之前訓曰君子以朋友講習而正人無有淫朋是以
古之交者其義敦以正其誓信以固逮夫周德始衰頌
聲既寢伐木有鳥鳴之刺谷風有棄予之怨其所由来
政之闕也自此以降彌以陵遲或闕其始終或彊其比
周是以縉紳患其然而論者諄諄如也疾淺薄而懐攜
貳者有之惡朋黨而絶交游者有之其論交也曰富貴
則人爭趨之貧賤則人爭去之是以君子慎人所以交
[020-28a]
已審己所以交人富貴則無暴集之客貧賤則無棄舊
之賔矣原其所以来則知其所以去見其所以始則觀
其所以終彼貞士者貧賤不待夫富貴富貴不驕乎貧
賤故可貴也盖朋友之道有義則合無義則離善則乆
要不忘平生之言惡則忠告善誨之否則止無自辱焉
故君子不為可棄之行不患人之遺已也信有可歸之
德不病人之逺已也不幸或然則躬自厚而薄責於人
怨其逺矣求諸己而不求諸人咎其稀矣夫逺怨稀咎
[020-28b]
之機咸在乎躬莫之致也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而
二子各有聞乎夫子然則以交誨也商也寛故告之以
拒人師也褊故訓之以容衆各從其行而矯之至於仲
尼之正教則泛愛衆而親仁故非善不喜非仁不親交
游以方㑹友以文可無貶也穀梁赤曰心志既通名譽
不聞友之罪也今將患其流而塞其源病其末而刈其
夲無乃未若擇其正而黜其邪與與其彼農皆黍而獨
稷焉夫黍亦神農之嘉穀與稷並為粢盛也使交可廢
[020-29a]
則黍其愆矣括二論而言之則刺薄者博而洽斷交者
貞而孤孤有羔羊之節與其不獲巳而矯時也走將從
夫孤焉
   桓彬論彬麟之子少與蔡邕齊名仕尚書郎厲/志操以忤宦黨免官卒邕等共論序其
    志乃樹碑/而頌焉
彬有過人者四夙智早成岐嶷也學優文麗至通也仕
不苟禄絶髙也辭隆從窳絜操也後漢/書
   銘論太平御覽/集不載
[020-29b]
春秋之論銘也曰天子令德諸侯言時計功大夫稱伐
昔肅慎納貢銘之楛矢所謂天子令德者也黄帝有巾
几之法孔甲有槃杅之誡殷湯有甘誓之勒讒鼎有丕
顯之銘武王踐阼咨太師作席几楹杖器械之銘十有
八章周廟金人緘口書背銘之以慎言亦所以勸進人
主朂乎令德者也呂尚作周太師封於齊其功銘於昆
吾之冶獲寳鼎於美陽仲甫有補衮闕誡百辟之功周
禮司勲凡有大功銘之太常所謂諸侯言時計功者也
[020-30a]
宋大夫正考父三命兹益㳟而莫侮其國衛孔悝之祖
莊叔隨漢陽左右獻公衛國頌之皆銘乎鼎晉魏顆獲
秦杜回於輔氏銘功于景鐘所謂大夫稱伐者也鐘鼎
禮樂之器昭德紀功以示子孫物不朽者莫不朽於金石
故近世以来咸銘之於碑德非此族不在銘典文選注/鉊論昔
召公作誥先王賜朕/鼎出於武當曽水
   上始加元服與羣臣上夀
伏惟陛下應天淑靈丁期中興誕在幼齡聖姿碩義威
[020-30b]
儀孔偹俯仰龍光顔如日星言稽典謨動蹈規矩緝熙
光明思齊周成早智夙就叅美顯宗令月吉日始加元
服進御幘結以章天休臣妾萬國遐邇大小同喜逸豫
式歌且舞臣等不勝踊躍鳬藻謹奉生頭酒九鍾稽首
再拜上千萬夀陛下享兹吉福永守皇極通遵太和靖
綏六合宜民宜人受禄于天書曰一人有慶兆民頼之其
寜惟永詩曰顒顒卬卬如珪如璋令聞不忘萬夀無疆
   宗廟祝嘏辭
[020-31a]
嗣曽孫皇帝某敢昭告於皇祖髙皇帝各以后配昔受
命京師都於長安享國十有一世歴年二百一十載遭
王莽之亂宗廟隳壊世祖復帝祚遷都洛陽以服土中
享國一十一世歴年一百六十五載予末小子遭家不
造早統洪業奉嗣無疆闗東吏民敢行稱亂總連州縣
擁兵聚衆以圖叛逆震驚王師命將征服股肱大臣推
皇天之命以已行之事遷都舊京昔周德缺而斯干作
應運變通自古有之於是乃以三月丁亥来自雒越三
[020-31b]
月丁已至於長安飭躬不慎寢疾旬日賴祖宗之靈以
獲有瘳言旦齋宿敢用潔牲一元大武柔毛剛鬛商祭
明祀薌合嘉蔬香萁醎鹺豐夲明粢醴酒用告遷来尚

   九祀辭
髙皇帝使工祝承致多福無疆於爾嗣曽孫皇帝使爾
受禄于天宜此舊都萬國和同兆民康又眉夀萬年子
子孫孫永守民庶勿替引之
[020-32a]
   祝社文白帖○下三/條集並不載
元正令午時惟嘉良乾坤交泰太簇運陽乃祀社靈以
祈福祥
   祓褉祝文北堂/書鈔
洋洋暮春厥自祓除有求百福在洛水涘
   祖餞祝太平/御覽
今嵗淑月日吉時良爽應孔嘉君當遷行神龜吉兆休
氣煌煌蓍卦利貞天見三光鸞鳴噰噰四牡彭彭君既
[020-32b]
升與道路開張風伯雨師洒道中央陽燧求福蚩尤辟
兵倉龍夾轂白虎扶行朱雀道引元武作侶勾陳居中
厭伏四方徃臨邦國長樂無疆
 
 
 
 
 東漢文紀卷二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