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東漢文紀 > 東漢文紀 卷十六


[016-1a]
欽定四庫全書
 東漢文紀巻十六    明 梅鼎祚 編
  楊秉字叔節震中/子厯拜太尉
   諫桓帝微行書秉遷侍中尚書帝時微行私過/幸河南尹梁𦙍府舍是日大風
   晝昏秉疏/諫不納
臣聞瑞由德至災應事生傳曰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天
不言語以災異譴告是以孔子迅雷風烈必有變動詩
云敬天之威不敢驅馳王者至尊出入有常警蹕而行
[016-1b]
靜室而止自非郊廟之事則鑾旗不駕故詩稱自郊徂
宫易曰王假有廟致孝享也諸侯如臣之家春秋尚列
其誡況以先王法服而私出槃游降亂尊卑等威無序
侍衛守空宫紱璽委女妾設有非常之變任章之謀上
負先帝下悔靡及臣奕世受恩得備納言又以薄學充
在講勸特蒙哀識見照日月恩重命輕義使士死敢憚
摧折畧陳其愚
   論吏職奏延熹五年秉為太尉時宦官方熾任/人及子弟為官競為貪淫秉與司空
[016-2a]
    周景上言於是秉條劾牧守/以下五十餘人天下肅然
内外吏職多非其人自頃所徵皆特拜不試致盜竊縱
恣怨訟紛錯舊典中臣子弟不得居位秉執而今枝葉
賔客布列職署或年少庸人典據守宰上下忿患四方
愁毒可遵用舊章退貪殘塞災謗請下司𨽻校尉中二
千石城門五營校尉北軍中候各實竅所部應當斥罷
自以狀言三府廉察有遺漏續上
   計吏留拜奏時郡國計吏多留拜/為郎秉上言從之
[016-2b]
三署見郎七百餘人帑臧空虛浮食者衆而不良守相
欲因國為池澆濯釁穢宜絶横拜以塞覬覦之端杜氏/通典
載秉疏云先王建國順天制官太微積星名為郎/位入奉宿衛出牧百姓按此必前奏首語也附此
   諫南巡除拜疏
臣聞先王建國順天制官太微積星名為郎位入奉宿
衛出牧百姓臯陶誡虞在於官人頃者道路拜除恩加
豎𨽻爵以貨成化由此敗所以俗夫巷議白駒逺逝穆
穆清朝逺近莫觀宜割不忍之恩以斷求欲之路
[016-3a]
   劾益州刺史侯參奏秉劾中常侍侯覽弟參取/受罪臧累億徵詣廷尉道
    自殺因奏覽及中常侍/具瑗帝免覽官削瑗國
牂牁男子張攸居為富室參横加非罪云造訛言殺攸
家八人沒入廬宅又與同郡諸生李元之官共飲酒醉
飽之後戱故相犯誣言有淫慝之罪應時捶殺以人臣
之勢行桀紂之態傷和逆理痛感天地宜當糺持以謝
一州
   劾中常侍侯覽及具瑗奏
[016-3b]
臣按國舊典宦豎之官本在給使省闥司昏守夜而今
猥受過寵執政操權其阿䛕取容者則因公褒舉以報
私惠有忤逆於心者必求事中傷肆其凶忿居法王公
富擬國家飲食極肴饍僕妾盈紈素雖季氏專魯穰侯
擅秦何以尚兹按中常侍侯覽弟參貪殘元惡自取禍
滅覽固知釁重必有自疑之意臣愚以為不宜復見親
近昔懿公刑邴歜之父奪閻職之妻而使二人參乘卒
有竹中之難春秋書之以為至戒葢鄭詹來而國亂四
[016-4a]
佞放而衆服以此觀之容可近乎覽宜急屏斥投畀有
虎若斯之人非恩所宥請免官送歸本郡
   尚書詰責對延熹三年秉徵拜河南尹初中常/侍單超弟匡為濟隂太守坐臧罪
    論賂客任方刺兖州從事衛羽及捕得方囚/繫洛陽匡密令方等突獄亡走尚書召詰責
    秉對竟輸/作左校
春秋不誅黎比而魯多盜方等無狀釁由單匡刺執法
之吏害奉公之臣復命令得逃竄寛縱罪身元惡大憝
終為國害乞檻車徵匡考覈其事則姦慝蹤緒必可立
[016-4b]

  周景汝南人厯/司空太尉
   議徵楊秉韋著疏秉為河南尹坐事輸作左校/赦歸㑹徵秉及處士韋著稱
    疾不至有司劾大不敬請正罪尚書令周景/與尚書邊韶議奏於是重徵乃到拜太常
秉儒學侍講常在謙虛著隱居行義以退讓為節俱徵
不至誠違側席之望然逶迤退食足抑茍進之風夫明
王之世必有不召之臣聖朝𢎞養宜用優游之禮可告
在所屬喻以朝廷恩意如遂不至詳議其罰
[016-5a]
  朱穆字公叔尚書令暉之孫梁冀/薦為侍御史為冀州刺史
   奏記大將軍梁冀
    冀辟穆典兵甚親任及桓帝即位順烈太后/臨朝穆以冀埶地親重望有以扶持王室因
    推災異奏記以勸戒之明年劉鮪等謀立清/河王又黄龍二見沛國冀無術學遂以穆龍
    戰之言/為應
穆伏念明年丁亥之歲刑德合於乾位易經龍戰之㑹
其文曰龍戰于野其道窮也謂陽道將勝而隂道負也
今年九月天氣鬱冒五位四候連失正氣此互相明也
[016-5b]
夫善道屬陽惡道屬隂若脩正守陽摧折惡類則福從
之矣穆每事不逮所好惟學傳受於師時有可試願將
軍少察愚言申納諸儒而親其忠正絶其姑息專心公
朝割除私欲廣求賢能斥逺佞惡夫人君不可不學當
以天地順道漸漬其心宜為皇帝選置師傅及侍講者
得小心忠篤敦禮之士將軍與之俱入參勸講授師賢
法古此猶倚南山坐平原也誰能傾之
   密奏記梁冀范書接前篇/漢紀附記
[016-6a]
    穆意欲言宦官恐冀漏泄復附以密記乃請/种暠為從事中郎薦欒巴議郎舉穆侍御史
今年夏月暈房星明年當有小戹宜急誅姦臣為天下
所怨毒者以塞災咎議郎大夫之位本以式序儒術高
行之士今多非其人九卿之中亦有乖其任者惟將軍
察焉後漢/書
   又奏記
    冀驕暴不悛朝野嗟毒穆時舉高第為侍/御史以故吏懼其釁積招禍復奏記諫之
古之明君必有輔德之臣規諫之官下至器物銘書成
[016-6b]
敗以防遺失故君有正道臣有正路從之如升堂違之
如赴壑今明將軍地有申伯之尊位為羣公之首一日
行善天下歸仁終朝為惡四海傾覆頃者官人俱匱加
以水蟲為害京師諸官費用增多詔書發調或至十倍
各言官無見財皆當出民㮄掠割剝疆令充足公賦既
重私歛又深牧守長吏多非德選貪聚無厭遇人如虜
或絶命於箠楚之下或自賊於迫切之求又掠奪百姓
皆託之尊府遂令將軍結怨天下吏人酸毒道路歎嗟
[016-7a]
昔秦政煩苛百姓土崩陳勝奮臂一呼天下鼎沸而面
䛕之臣猶言安耳諱惡不悛卒至亡滅永和之末綱紀
少㢮頗失人望四五歲耳而財空戸□下有離心馬免
之徒乘敝而起荆揚之間㡬成大患幸賴順烈皇后初
政清静内外同力僅乃討定今百姓戚戚困于永和内
非仁愛之心可得容忍外非守國之計所宜久安也夫
將相大臣均體元首共輿而馳同舟而濟輿傾舟覆患
實共之豈可以去明即昧履危自安主孤時困而莫之
[016-7b]
䘏乎宜時易宰守非其人者減省第宅園池之費拒絶
郡國諸所奉送内以自明外解人惑使挾姦之吏無所
依託司察之臣得盡耳目憲度既張逺邇清一則將軍
身尊事顯德燿無窮天道明察無言不信惟垂省覽後/漢
書○人通鑑作/民馬免作馬勉
   同前漢紀/
今宦官俱用螽水為害而京師之費十倍於前河内一
郡嘗調縑素綺縠纔八萬餘匹今乃十五萬匹官無見
[016-8a]
錢皆出於民民多流亡皆虛張戸口戸口既少而無貲
者多當復割剝公賦重斂二千石長吏遇民如虜或賣
用田宅或絶命捶楚大小無聊朝不保暮又有浮游之
人稱矯賈販不良長吏望為驅使令家人詐乘其勢此
類交錯不可分别輒以託名尊府結怨取譏昔秦之末
不恤四方近親市人數如此故以為安穩一旦瓦解陳
項並起至於土崩近永和之末人有離心興徒發使不
復應命懷糧廩兵云當向離幸賴順烈皇后初政清静
[016-8b]
乃獲安寧今民心事勢復更戚戚困於永和撫安之急
誠在大將軍先易二千石長吏非其人者廬第園池之
作距絶州郡貢獻内以明巳外以解人之厄今日行之
則今日從矣
   又奏記
    冀既貪放復納賂遺承事國家左右宦者通/為姦利任其賔客子弟為刺史二千石穆又
    奏記冀報書其言/雖切然不甚罪也
大將軍内有貴親之固外有功業之重誠不可復枉道
[016-9a]
散財以事左右近臣宦者選舉刑賞有干典制輒率公
卿詣朝堂按其罪咎則改節從訓猶影響也今反越津
逾序以大事小以明事闇從其過言隨其失行天下之
事受其枉戾傷損財物壞亂綱紀左右近宦並以私情
干擾天下雖大而民無所容足也餘尚可忍官位之事
尤不可私毒害流布日夜廣逺願大將軍省廢他事十
刻之間考案古今官民之極度數作趣較然可見之如
不早悟舟中之人皆敵國也若以穆輕愚不信其言可
[016-9b]
呼所親識古今者請徵核其實不可一日忘誡懼有後

   梁冀報書漢紀/
如此僕亦無一可邪後漢/書
   與劉伯宗絶交書及時穆因此著絶交論至梁/劉孝標復為廣之以刺到溉
昔我為豐令足下不遭母憂乎親解縗絰來入豐寺及
我為侍書御史足下親來入臺足下今為二千石我下
為郎乃反因計吏以謁相與足下豈丞尉之徒我豈足
[016-10a]
下部民欲以此謁為榮寵乎咄劉伯宗於仁義道何其
薄哉其詩曰北山有鴟不潔其翼飛不正向寢不定息/饑則木攬飽則泥伏饕餮貪汚臭腐是食填腸滿
嗉嗜欲無極長嗚呼鳯謂鳳無德鳳之所趣與子異域/永從此訣各自努力○文士傳○選注廣絶交論俱未
引/及
   留板書穆為冀州刺史舉劾權貴忤宦者趙忠/徵詣廷尉臨當就道冀州從事欲為盡
    像穆留板書○謝/承後漢書
勿畫吾形以為重負忠義之未顯何形像之足紀也
   上桓帝論宦官疏穆徵拜尚書深疾宦官及在/臺閣旦夕共事志欲除之乃
[016-10b]
    上疏中官數因事稱詔詆毁之穆/憤懣卒公卿共表追贈益州太守
按漢故事中常侍參選士人建武以後乃悉用宦者自
延平以來浸益貴盛假貂璫之飾處常伯之任天朝政
事一更其手權傾海内寵貴無極子弟親戚並荷榮任
故放濫驕溢莫能禁禦凶狡無行之徒媚以求官恃埶
怙寵之輩漁食百姓窮破天下空竭小人愚臣以為可
悉罷省遵復往初率由舊章更選海内清淳之士明達
國體者以輔其處即陛下可為堯舜之君衆僚皆為稷
[016-11a]
契之臣兆庶黎民蒙被聖化矣
   崇厚論穆感時澆薄慕尚/敦篤乃作崇厚論
夫俗之薄也有自來矣故仲尼歎曰大道之行也而邱
不與焉葢傷之也夫道者以天下為一在彼猶在己也
故行違於道則愧生於心非畏義也事違於理則負結
於意非憚禮也故率性而行謂之道得其天性謂之德
德性失然後貴仁義是以仁義起而道德遷禮法興而
淳樸散故道德以仁義為薄淳樸以禮法為賊也夫中
[016-11b]
世之所敦已為上世之所薄況又薄于此乎故夫天不
崇大則覆幬不廣地不深厚則載物不博人不敦龎則
道數不逺昔在仲尼不失舊於原壤楚嚴不忍章於絶
纓由此觀之聖賢之德敦矣老氏之經曰大丈夫處其
厚不處其薄居其實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夫時有薄
而厚施行有失而惠用故覆人之過者敦之道也救人
之失者厚之行也往者馬援深昭此道可以為德誡其
兄子曰吾欲汝曹聞人之過如聞父母之名耳可得聞
[016-12a]
口不得言斯言要矣逺則聖賢履之上世近則邴吉張
子孺行之漢廷故能振英聲於百世播不滅之遺風不
亦美哉然而時俗或異風化不敦而尚相誹謗謂之臧
否記短則兼折其長貶惡則并伐其善悠悠者皆是其
可稱乎凡此之類豈徒乖為君子之道哉將有危身累
家之禍焉悲夫行之者不知憂其然故害興而莫之及
也斯既然矣又有異焉人皆見之而不能自遷何則務
進者趨前而不能顧後榮貴者矜巳而不待人智不接
[016-12b]
愚富不賑貧貞士孤而不恤賢者戹而不存故田蚡以
尊顯致安國之金淳于以貴埶引方進之言夫以韓翟
之操為漢之名宰然猶不能賑一貧賢薦一孤士又況
其下者乎此禽息史魚所以專名於前而莫繼於後者
也故時敦俗美則小人守正利不能誘也時否俗薄雖
君子為邪義不能止也何則先進者既往而不及後來
者復習俗而追之是以虛華盛而忠信微刻薄稠而純
篤稀斯葢谷風有棄予之歎伐木有鳥鳴之悲矣嗟乎
[016-13a]
世士誠躬師孔聖之崇則嘉楚嚴之美行希李老之雅
誨思馬援之所尚鄙二宰之失度美韓稜之抗正貴丙
張之𢎞裕賤時俗之誹謗則道豐績盛名顯身榮載不
刋之德播不滅之聲然後知薄者之不足厚者之有餘
也彼與草木俱朽此與金石相傾豈得同年而語並日
而談哉
   絶交論
或曰子絶存問不見客亦不荅也何故曰古者進退趨
[016-13b]
業無私游之交相見以公朝享㑹以禮紀否則朋徒受
習而巳曰人將疾子如何曰寧受疾曰受疾可乎曰世
之務交游也久矣敦千乘不忌於君犯禮以追之背公
以從之其愈者則孺子之愛也其甚者則求蔽過竊譽
以贍其私事替義退公輕私重居勞於聽也或於道而
求其私贍矣是故遂往不反而莫敢止焉是川瀆並決
而莫敢之塞游豶蹂稼而莫之禁也詩云威儀棣棣不
可選也後生將復何述而吾不才焉能規此實悼無行
[016-14a]
子道多闕臣事多尤思復白圭重考古言以補徃過時
無孔堂思兼則滯匪有廢也則亦焉興是以敢受疾也
不亦可乎
   公卿表旌朱穆後漢書穆延熹六年卒公/卿共奏追贈益州太守
穆立節忠清䖍恭機密守死善道宜蒙旌寵策詔襃述
   桓帝贈朱穆益州刺史詔詔即用前表中語惟/刺史與太守不同見
    蔡邕朱公/叔鼎銘
尚書朱穆立節忠亮世篤爾行䖍恪機任守死善道不
[016-14b]
幸而卒朝廷憫焉今使權謁者中郎楊賁贈穆益州刺
史印綬魂而有靈嘉其寵榮
  袁著
   劾梁冀書冀凶縱日甚郎中汝南袁著年十九/不勝其憤詣闕上書冀密捕笞殺之
臣聞仲尼歎鳳鳥不至河不出圖自傷卑賤不能致也
今陛下居得致之位又有能致之資而和氣未應賢愚
失序者埶分權臣上下壅隔之故也夫四時之運功成
則退髙爵厚寵鮮不致災今大將軍位極功成可為至
[016-15a]
戒宜遵懸車之禮高枕頥神傳曰木實繁者披枝害心
若不抑損權盛將無以全其身矣左右聞臣言將側目
切齒臣特以童蒙見拔故敢忘忌諱昔舜禹相戒無若
丹朱周公戒成王無如殷王紂願除誹謗之罪以開天
下之口
  延篤字叔堅南陽犨人以博士徵/拜議郎著作東觀遷侍中
   仁孝論篤為京兆尹忤梁冀以病免歸教授家/巷時人或疑仁孝前後之証篤乃論之
觀夫仁孝之辯紛然異端互引典文代取事據可謂篤
[016-15b]
論矣夫人二致同源總率百行非復銖兩輕重必定前
後之數也而如欲分其大較體而名之則孝在事親仁
施品物施物則功濟於時事親則德歸於巳於己則事
寡濟時則功多推此以言仁則逺矣然物有由微而著
事有由隱而章近取諸身則耳有聽受之用目有察見
之明足有致逺之勞手有飾衛之功功雖顯外本之者
心也逺取諸物則草木之二始於萌芽終於彌蔓枝葉
扶疏榮華紛縟末雖繁蔚致之者根也夫仁人之有孝
[016-16a]
猶四體之有心腹枝葉之有本根也聖人知之故曰夫
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人之行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
生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與然體大難備物性好偏故
所施不同事少兩兼者也如必對其優劣則仁以枝葉
扶疏為大孝以心體本根為先可無訟也或謂先孝後
仁非仲尼序回參之意葢以為仁孝同質而生純體之
者則互以為稱虞舜顔回是也若偏而體之則各有其
目公劉曾參是也夫曾閔以孝悌為至德管仲以九合
[016-16b]
為仁功未有論德不先回參考功不大夷吾以此而言
各從其稱者也本根御覽/作充實
   與前越嶲太守李文德書
    篤忤大將軍梁冀以病免歸教授鄉里文德/素善于篤時在京師以篤有王佐之才欲令
    公卿引進之篤乃為書止/文德後遭黨錮卒于家
夫道之將廢所謂命也流聞乃欲相為求還東觀來命
雖篤所未敢當吾昧爽櫛梳坐於客堂朝則誦羲文之
易虞夏之書厯公旦之典禮覽仲尼之春秋夕則消搖
[016-17a]
内階詠詩南軒百家衆氏投間而作洋洋乎其盈耳也
渙瀾兮其溢目也紛紛欣欣兮其獨樂也當此之時不
知天之為葢地之為輿不知世之有人己之有軀也雖
漸離擊筑傍若無人髙鳳讀書不知暴雨方之於吾未
足況也且吾自束脩已來為人臣不陷於不忠為人子
不陷於不孝上交不諂下交不黷從此而歿下見先君
逺祖可不慙赧如此而不以善止者恐如教羿射者也
慎勿迷其本棄其生也後漢/書
[016-17b]
   又與李文德書
吾食赤烏之䴸麥飲化益之𤣥醴折張騫大宛之䔉歃
晉國郇瑕之鹽太平御覽○郇瑕下一有氏字○宋𠂻/云化益即伯益也世本曰化益作井
   貽劉佑書佑字伯祖中/山安國人
    佑三轉大司農厯三卿輒以疾辭乞骸骨歸/田里遂杜門絶迹每三公缺朝廷皆屬意於
    佑以讚毁不用篤貽之/書後佑復為河南尹
昔太伯三讓人無德而稱焉延陵髙揖華夏仰風吾子
懷蘧氏之可巻體寗子之如愚㣲妙𤣥通冲而不盈蔑
[016-18a]
三光之明未暇以天下為事何其邵與後漢/書
   與髙義方書高彪/
今兹以五經為鼎簠書傳為俎邊祖述堯舜憲章文武
未暇蜯也宜勿以為念太平御覽○高彪集五/經為府藏雜藝為庖厨
   與段紀明書段熲字紀明武威姑臧人厯/拜太尉㑹日食自劾飲酖死
    熲厯遷䕶羌校尉擊燒當八種羌破之遂至/河首積石山出塞二千餘里篤書謂此也
得知窮名極逺大捷而反雖齊桓之制闕/ 令文之服
流沙霍將軍之闕/到祁連辛武賢之義絶醜虜蔑以加
[016-18b]
焉莫不魚爛雲除震懼稽顙矣北堂/書鈔
  陳龜字叔珍上黨泫氏人厯/尚書忤梁冀不食死
   論并涼邊事疏龜為京兆尹㑹羌胡寇邊桓帝/以龜世諳邊俗拜度遼將軍龜
    臨行上疏帝乃更選幽并/刺史除并涼一年租賦
臣龜蒙恩累世馳騁邊垂雖展鷹犬之用頓斃胡虜之
庭魂骸不返薦享狐狸猶無以塞厚責荅萬分也至臣
頑駑器無鈆刀一割之用過受國恩榮秩兼優生年死
日永懼不報臣聞三辰不軌擢士為相蠻夷不恭拔卒
[016-19a]
為將臣無文武之才而忝鷹揚之任上慙聖朝下懼素
餐雖歿軀體無所云補今西州邊鄙土地塉埆鞍馬為
居射獵為業男寡耕稼之利女乏機杼之饒守塞候望
懸命鋒鏑聞急長驅去不圖反自頃年以來匈奴數攻
營郡殘殺長吏侮畧良細戰夫身膏沙漠居人首係馬
鞍或舉國掩戸盡種灰滅孤兒寡婦號哭空城野無青
草室如懸罄雖含生氣實同枯朽往歲并州水雨災螟
互生稼穡荒耗租更空闕老者慮不終年少壯懼於困
[016-19b]
戹陛下以百姓為子品庶以陛下為父焉可不日昃勞
神垂撫循之恩哉唐堯親捨其子以禪虞舜者是欲民
遭聖君不令遇惡主也故古公杖策其民五倍文王西
伯天下歸之豈復輿金輦寳以為民惠乎近孝文皇帝
感一女子之言除肉刑之法體德行仁為漢賢主陛下
繼中興之統承光武之業臨朝聽政而未留聖意且牧
守不良或出中官懼逆上㫖取過目前呼嗟之聲招致
災害胡虜凶悍因衰緣隙而令倉庫單於豺狼之口功
[016-20a]
業無銖兩之効皆由將帥不忠聚姦所致前涼州刺史
祝良初除到州多所糾罰太守令長貶黜將半政未踰
時功効卓然實應賞異以勸功能改任牧守去斥姦殘
又宜更選匈奴烏桓䕶羌中郎將校尉簡練文武授之
法令除并涼二州今年租更寛赦罪𨽻埽除更始則善
吏知奉公之祐惡者覺營私之禍胡馬可不窺長城塞
下無候望之患矣
  趙典字仲經蜀郡成都人太尉/戒子厯遷長樂少府衛尉
[016-20b]
   諫開鴻池奏典建和初四府表薦厯遷侍中時/帝欲廣開鴻池典諫帝納其言而
    止/
鴻池汎溉巳且百頃猶復增而深之非所以崇唐虞之
約巳遵孝文之愛人也
   論封爵奏典建和中為大鴻臚時恩澤/諸侯以無勞受封典奏不從
夫無功而賞勞者不勸上忝下辱亂象千度且髙祖之
誓非功臣不封宜一切削免爵土以存舊典
  趙芬等
[016-21a]
   詣巴郡刺史但望自訟
    桓帝以并州刺史但望為巴郡太守勤䘏民/隱郡文學掾宕渠趙芬掾𢎞農馮尤墊江龔
    榮王祈李温臨江嚴就胡良文愷安漢陳禧/閬中黄閶江州母成陽譽喬就張紹牟存平
    直等詣望自訟望深納/之郡戸曹史枳白望
郡境廣逺千里給吏兼將人從冬往夏還夏單冬複惟
踰時之役懷怨曠之思其憂喪吉凶不得相見解緩補
綻下至薪菜之物無不躬買於市富者財得自供貧者
無以自支是以清儉夭枉不聞加以水陸艱難山有猛
[016-21b]
禽思迫期㑹隕身江河投死虎口咨嗟之歎厯世所苦
天之應感乃遭明府欲為更新童兒匹婦懽喜相賀將
去逺就近釋危蒙安縣無數十民無逺邇恩加未生澤
及來世巍巍之功勒於金石乞以文書付計掾史人鬼
同符必獲嘉報芬等幸甚華陽/國志
  史枳
   白但望
芬等前後百餘人厯政訟訴未蒙感悟明府運機布政
[016-22a]
稽當皇極為民庶請命救患德合天地澤潤河海開闢
以來今遇慈父經曰奕奕梁山惟禹甸之有倬其道韓
侯受命比隆等盛於斯為美
  但望字伯闔泰山人厯并/州刺史巴郡太守
   請分巴郡疏永興二年三月上疏朝議未許至/獻帝初平巴郡分為永寧固陵
謹按巴郡圖經境界南北四千東西五千周萬餘里屬
縣十四鹽鐵五官各有丞史戸四十六萬四千七百八
十口百八十七萬五千五百三十五逺縣去郡千二百
[016-22b]
至千五百里鄉亭去縣或三四百或及千里土界遐逺
令尉不能窮詰姦凶時有賊發督郵追案十日乃到賊
巳逺逃蹤跡絶滅罪錄逮捕證驗文書詰訊即從春至
冬不能䆒訖繩憲未加或遇德令是以賊盜公行姦宄
不絶榮等及隴西太守馮含上谷太守陳𢎞說往者至
有刼閬中令楊殷終津侯姜昊傷尉蘇鴻彭亭侯孫魯
雍亭侯陳巳殷侯樂普又有女服賊千有餘人布散千
里不即發覺謀成乃誅其水陸覆害殺郡掾枳謝盛塞
[016-23a]
威張御魚復令尹尋主簿胡直若此非一給吏休謁往
還數千閉囚須報或有彈劾動便厯年吏坐喻科恐失
冬節侵疑先死如當移傳不能待報輒自刑戮或長吏
忿怒寃枉弱民欲赴訴郡官每憚還往太守行桑農不
到四縣刺史行部不到十縣郡治江州時有温風遙縣
客吏多有疾病地勢剛嶮皆重屋累居數有火害又不
相容結舫水居五百餘家三江之㑹夏水漲盛壞散顛
溺死者無數而江州以東濵江山險其人半楚姿態敦
[016-23b]
重墊江以西土地平敞精敏輕疾上下殊俗情性不同
敢欲分為二郡一治臨江一治安漢各有桑麻丹漆布
帛漁池鹽鐵足相供給兩近京師榮等自欲義出財帛
造立府寺不費縣官得百姓懽心孝武以來亦分呉蜀
諸郡聖德廣被民物滋繁增置郡土釋民之勞誠聖主
之盛業也臣雖貪大郡以自優暇不忍小民顒顒蔽隔謹
具以聞並華陽/國志
  臧旻
[016-24a]
   訟第五種書永壽中種為兖州刺史忤中常侍/單超遂以太山賊事陷種徙朔方
    超外孫為朔方守稸怒以待之種舊掾孫斌/追脫種以匿其友閭甄氏數年徐州從事臧
    旻上書訟之㑹/赦出卒于家
臣聞士有忍死之辱必有就事之計故季布屈節於朱
家管仲錯行於召忽此二臣以可死而不死者非愛身
於須㬰貪命於茍活隱其智力顧其權畧庶幸逢時有
所為耳卒遭高帝之成業齊桓之興伯遺其亡逃之行
赦其射鉤之讐拔於囚虜之中信其佐國之謀勲效傳
[016-24b]
於百世君臣載於篇籍假令二主紀過於纎介則此二
臣同死於大馬沈名於溝壑當何由得申其補過之功
建其竒奥之術乎伏見故兖州刺史第五種傑然自建
在鄉曲無苞苴之嫌步朝堂無擇言之闕天性疾惡公
方不曲故論者說清高以種為上序直士以種為首春
秋之義選人所長棄其所短錄其小善除其大過種所
坐以盜賊公負筋力未就罪至徵徙非有大惡昔虞舜
事親大杖則走故種逃亡苟全性命冀有朱家之路以
[016-25a]
顯季布之㑹願陛下無遺須㬰之恩令種有持忠入地
之恨
  寇榮恂曽/孫
   上桓帝自訟書榮少知名桓帝時為侍中性矜/絜自貴見忤權寵從兄子尚帝
    妹從孫女入後宫左右益惡之延熹初陷以/罪辟與宗族免歸故郡榮奔闕自訟詔以榮
    擅去邊捕之逃竄數年乃自/亡命中上書帝愈怒遂誅榮
臣聞天地之於萬物也好生帝王之於萬人也慈愛陛
下統天理物為萬國覆作人父母先慈愛後威武先寛
[016-25b]
容後刑辟自生齒以上咸蒙德澤而臣兄弟獨以無辜
為專權之臣所見批抵青蠅之人所共搆㑹以臣婚姻
王室謂臣將撫其背奪其位退其生受其埶於是遂作
飛章以被於臣欲使墜萬仞之阬踐必死之地令陛下
忽慈母之仁發投杼之怒尚書背繩墨案空劾不復質
确其過寘於嚴棘之下便奏正臣罪司隸校尉馮羨佞
邪承㫖廢於王命驅逐臣等不得旋踵臣奔走還郡沒
齒無怨臣誠恐卒為豺狼横見噬食故冐死欲詣闕披
[016-26a]
肝膽布腹心刺史張敬好為諂䛕張設機網復令陛下
興雷電之怒司隸校尉應奉河南尹何豹洛陽令袁騰
並驅爭先若赴讐敵罰及死沒髠剔墳墓但未掘壙出
尸剖棺露胔耳昔文王葬枯骨公劉敦行葦世稱其仁
今殘酷容媚之吏無折中處平之心不顧無辜之害而
興虛誣之誹欲使嚴朝必加濫罰是以不敢觸突天威
而自竄山林以俟陛下發神聖之聽啓獨覩之明拒讒
慝之謗絶邪巧之言救可濟之人援投溺之命不意滯
[016-26b]
怒不為春夏息淹恚不為順時怠遂馳使郵驛布告逺
近嚴文剋剝痛於霜雪張羅海内設罝萬里逐臣者窮
人迹追臣者極車軌雖楚購伍員漢求季布無以過也
臣遇罰以來三赦再贖無驗之罪足以蠲除而陛下疾
臣愈深有司咎臣甫力止則見埽滅行則為亡虜茍生
則為窮人極死則為寃鬼天廣而無以自覆地厚而無
以自載蹈陸土而有沈淪之憂逺巖墻而有鎮壓之患
精誠足以感於陛下而哲王未肯悟如臣犯元惡大憝
[016-27a]
足以陳於原野備刀鋸陛下當班布臣之所坐以解衆
論之疑臣思入國門坐於胏石之上使三槐九棘平臣
之罪而閶闔九重陷穽歩設舉趾觸罘罝動行絓羅網
無緣至萬乘之前永無見信之期矣國君不可讐匹夫
讐之則一國盡懼臣奔走以來三離寒暑隂陽易位當
煖反寒春常凄風夏降霜雹又連年大風折拔樹木風
為號令春夏布德議獄緩死之時願陛下思帝堯五教
在寛之德企成湯避逺讒夫之誡以寧風旱以弭灾兵
[016-27b]
臣聞勇者不逃死智者不重困因不為明朝借垂盡之
命願赴湘沅之波從屈原之悲沈江湖之流弔子胥之
哀臣功臣苖緒生長王國懼獨含恨以葬江魚之腹無
以自别於世不勝狐死首邱之情營魂識路之懷犯冐
王怒觸突帝禁伏於兩觀陳訴毒痛然後登金鑊入沸
湯麋爛於熾㸑之下九死未悔悲夫久生亦復何聊葢
忠臣殺身以解君怒孝子殞命以寧親怨故大舜不避
塗廪浚井之難申生不辭姬氏讒邪之謗臣敢忘斯議
[016-28a]
不自斃以解明朝之忿哉乞以身塞重責願陛下匄兄
弟死命使臣一門頗有遺類以崇陛下寛饒之惠先死
陳情臨章涕泣泣血漣如
  徐璜
   白言日蝕梁冀别傳云延熹元年五月甲戌晦/日蝕在栁七度常侍徐璜召太史陳
    援詰問乃以實對/冀怨援收殺獄中
臣切見道術家常言漢死在戌亥今太歲在丙戌五月
甲戌日蝕柳宿朱雀漢家之貴國宿分周地今京師是
[016-28b]
也史官上占去重見輕
  李雲字行祖/甘陵人
   露布上桓帝書雲好學善隂陽舉孝廉遷白馬/令延熹二年中常侍單超等以
    誅梁冀功封列侯又立掖庭民家女亳氏為/皇后后家封者四人是時地數震裂衆災頻
    降雲憂國將危乃露布上書移副三府上怒/逮黄門北寺獄大鴻臚陳蕃等救雲不納雲
    死獄/中
臣聞皇后天下母德配坤靈得其人則五祇來備不得
其人則地動搖宫比年災異可謂多矣皇天之戒可謂
[016-29a]
至矣髙祖受命至今三百六十四歲君期一周當有黄
精代見姓陳項虞田許氏不可令此人居太尉太傅典
兵之官舉厝至重不可不慎班功行賞宜應其實梁冀
雖持權專擅虐流天下今以罪行誅猶召家臣搤殺之
耳而猥封謀臣萬戸以上髙祖聞之得無見非西北列
將得無解體孔子曰帝者諦也今官位錯亂小人諂進
財貨公行政化日損尺一拜用不經御省是帝欲不諦

[016-29b]
  馮緄字鴻卿巴郡宕渠人厯/屯騎校尉復為廷尉
   上桓帝疏緄為車騎將軍擊長沙蠻前後將帥/宦官輒陷以折耗軍資緄上疏尚書
    朱穆奏緄以財自嫌/失大臣之節詔勿劾
埶得容姦伯夷可疑茍曰無猜盜跖可信故樂羊陳功
文侯示以謗書願請中常侍一人監軍財費後漢/書
   尚書朱穆駮奏後漢/紀
臣聞出郊之事將軍制之所以崇威信合事宜也即緄
有嫌不當荷任即緄無嫌義不見疑樂羊戰國陪臣猶
[016-30a]
賴見信之主以全其功況唐虞之朝而有猜嫌之事哉
緄設虛端以自阻衛為臣不忠
  張磐字子石丹陽人以清/白稱終廬江太守
   列狀廷尉磐延熹中為交阯刺史時度尚為荆/州刺史前破賊餘黨走蒼梧偽上言
    蒼梧賊入荆州界徵磐下廷尉辭狀未正㑹/赦磐不肯出獄因自列狀詔徵尚以功見原
前長沙賊胡蘭作難荆州餘黨散入交阯磐身膺甲胄
渉危履險討擊凶患斬殄渠帥餘燼鳥竄冐遁還奔荆
州刺史度尚懼磐先言怖畏罪戾伏奏見誣磐備位方
[016-30b]
伯為國爪牙而為尚所枉受罪牢獄夫事有虛實法有
是非磐實不辜赦無所除如忍以茍免永受侵辱之恥
生為惡吏死為敝鬼乞傳尚詣廷尉面對曲直足明真
偽尚不徵者磐埋骨牢檻終不虛出望塵受枉
  應奉字世叔汝南南頓人厯司隸/校尉著漢事及感騷三十篇
   諫桓帝立田貴人疏鄧皇后敗田貴人方幸欲/建立奉為司隸校尉以微
    賤不宜超登后位疏/諫帝竟立竇皇后
臣聞周納狄女襄王出居于鄭漢立飛燕成帝𦙍嗣泯
[016-31a]
絶母后之重興廢所因宜思關雎之所求逺五禁之所

   理李膺等疏膺延熹二年再遷河南尹表按宛/陵大姓羊元羣臧罪行賂宦官反
    坐膺輸作左校時廷尉馮緄大司農劉祐亦/得罪司隸校尉應奉上疏理膺等乃悉免刑
昔秦人觀寳於楚昭奚恤莅以羣賢梁惠王瑋其照乘
之珠齊威王荅以四臣夫忠賢武將國之心膂竊見左
校弛刑徒前廷尉馮緄大司農劉祐河南尹李膺等執
法不撓誅舉邪臣肆之以法衆庶稱宜昔季孫行父親
[016-31b]
逆君命逐出莒僕於舜之功二十之一今膺等投身彊
禦畢力致罪陛下既不聽察而猥受譖訴遂令忠臣同
愆元惡自春迄冬不蒙降恕遐邇觀聽為之歎息夫立
政之要記功忘失是以武帝捨安國於徒中宣帝徵張
敞於亡命緄前討蠻荆均吉甫之功祐數臨督司有不
吐茹之節膺著威幽并遺愛度遼今三垂蠢動王旅未
振易稱雷雨作解君子以赦過宥罪乞原膺等以備不

[016-32a]
  爰延字季平陳留外/黄人拜大鴻臚
   上桓帝論客星經帝坐封事延自魏郡太守徵/拜大鴻臚時太史
    令上言星異常密/以問延因上封事
臣聞天子尊無為上故天以為子位臨臣庶威重四海
動静以理則星辰順序意有邪僻則晷度錯違陛下以
河南尹鄧萬有龍潛之舊封為通侯恩重公卿惠豐宗
室加頃引見與之對博上下媟黷有虧尊嚴臣聞之帝
左右者所以咨政德也故周公戒成王曰其朋其朋言
[016-32b]
慎所與也昔宋閔公與彊臣共博列婦人於側積此無
禮以致大災武帝與幸臣李延年韓嫣同臥起尊爵重
賜情欲無厭遂生驕淫之心行不義之事卒延年被戮
嫣伏其辜夫愛之則不覺其過惡之則不知其善所以
事多放濫物情生怨故王者賞人必酬其功爵人必甄
其德善人同處則日聞嘉訓惡人從游則日生邪情孔
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邪臣惑君亂妾危主以非所
言則悅於耳以非所行則玩於目故令人君不能遠之
[016-33a]
仲尼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近之則不遜逺之則怨
葢聖人之明戒也昔光武皇帝與嚴光俱寢上天之異
其夕即見夫以光武之聖德嚴光之高賢君臣合道尚
降此變豈況陛下今所親幸以賤為貴以卑為尊哉惟
陛下逺讒䛕之人納謇謇之士除左右之權寤宦官之
敝使積善日熈佞惡消殄則乾災可除
  史弼字公謙陳留考成人厯/河東太守終彭城相
   論渤海王悝封事悝桓帝弟僭傲多不法弼為/北軍中候上封事帝不忍下
[016-33b]
    其事後悝竟/坐逆謀貶
臣聞帝王之於親戚愛雖隆必示之以威體雖貴必禁
之以度如是和睦之道興骨肉之恩遂昔周襄王恣甘
昭公孝景皇帝驕梁孝王而二弟階寵終用㝅慢卒周
有播蕩之禍漢有爰盎之變竊聞渤海王悝慿至親之
屬恃偏私之愛失奉上之節有僭慢之心外聚剽輕不
逞之徒内荒酒樂出入無常所與羣居皆有口無行或
家之弃子或朝之斥臣必有羊勝伍被之變州司不敢
[016-34a]
彈糾傅相不能匡輔陛下隆於友于不忍遏絶恐遂滋
蔓為害彌大乞露臣奏宣示百僚使臣得於清朝明言
其失然後詔公卿平處其法法決罪定乃下不忍之詔
臣下固執然後少有所許如是則聖朝無傷親之譏渤
海有享國之慶不然懼大獄將興使者相望於路矣臣
職典禁兵備禦非常而妄知藩國干犯至戚罪不容誅
不勝憤懣謹冐死以聞
  劉淑字仲承河間樂成人舉賢良方正拜議郎厯/侍中虎賁中郎將與竇武等為宦官所害
[016-34b]
   日食對䇿後漢紀延熹八年正月丙申晦日有/食之詔公卿校尉舉賢良方正各一
    人河間劉淑對○范書云永/興二年淑對䇿為天下第一
臣聞立天之道曰隂與陽立人之道曰仁與義故夫婦
正則父子親父子親則君臣通君臣通則仁義立仁義
立則隂陽和而風雨時矣夫吉凶在人水旱由政故勢
在臣下則地震坤裂下情不通則日月失明百姓怨恨
則水旱暴興主上驕盈則澤不下流由此觀之君其綱
也臣其紀也綱紀整則萬目張君臣正則萬國理故能
[016-35a]
父慈子孝夫信婦貞兄愛弟順如此則隂陽和風雨時
萬物得所矣
  襄楷字公矩平原隰隂人舉/方正徵博士並不就
   上桓帝論災異疏桓帝時宦官専朝政刑暴濫/又比失皇子災異尤數楷善
    天文隂陽之術延熹九年自家詣闕上疏不/省十數日復上疏即召詣尚書問狀尚書上
    其對詔下有司處正尚/書承詔奏劾楷論刑
臣聞皇天不言以文象設教堯舜雖聖必厯象日月星
辰察五緯所在故能享百年之壽為萬世之法臣竊見
[016-35b]
去歲五月熒惑入太微犯帝坐出端門不軌常道其閏
月庚辰太白入房犯心小星震動中耀中耀天王也傍
小星者天王子也夫太微天廷五帝之坐而金火罰星
揚光其中於占天子凶又俱入房心法無繼嗣今年歲
星久守太微逆行西至掖門還竊執法歲為木精好生
惡殺而淹留不去者咎在仁德不修誅罰大酷前七年
十二月熒惑與歲星俱入軒轅逆行四十餘日而鄧皇
后誅其冬大寒殺鳥獸害魚鼈城傍竹栢之葉有傷枯
[016-36a]
者臣聞於師曰栢傷竹枯不出三年天子當之今洛陽
城中人夜無故呌呼云有火光人聲正諠於占亦與竹
栢枯同自春夏以來連有霜雹及大雨雷而臣作威作
福刑罰急刻之所感也太原太守劉瓆南陽太守成瑨
志除姦邪其所誅剪皆合人望而陛下受閹豎之譖乃
逺加考逮三公上書乞哀瓆等不見採察而嚴被譴讓
憂國之臣將遂杜口矣臣聞殺無罪誅賢者禍及三世
自陛下即位以來頻行誅伐梁寇孫鄧並見族滅其從
[016-36b]
坐者又非其數李雲上書明主所不當諱杜衆乞死諒
以感悟聖朝曾無赦宥而并被殘戮天下之人咸知其
寃漢興以來未有拒諫誅賢用刑太深如今者也永平
舊典諸當重論皆須冬獄先請後刑所以重人命也頃
數十歲以來州郡玩習又欲避請讞之煩輒託疾病多
死牢獄長吏殺生自已死者多非其罪魂神寃結無所
歸訴淫厲疾疫自此而起昔文王一妻誕致十子今宫
女數千未聞慶育宜修德省刑以廣螽斯之祚又七年
[016-37a]
六月十三日河内野王山上有龍死長可數十丈扶風
有星隕為石聲聞三郡夫龍形狀不一小大無常故周
易況之大人帝王以為符瑞或聞河内龍死諱以為蛇
夫龍能變化蛇亦有神皆不當死昔秦之將衰華山神
操璧以授鄭客曰今年祖龍死始皇逃之死於沙邱王
莽天鳳二年訛言黄山宫有死龍之異後漢誅莽光武
復興虛言猶然況於實邪夫星辰麗天猶萬國之附王
者也下將畔上故星亦畔天石者安類墜者失埶春秋
[016-37b]
五石隕宋其後襄公為楚所執秦之亡也石隕東郡今
隕扶風與先帝園陵相近不有大喪必有畔逆按春秋
以來及古帝王未有河清及學門自壞者也臣以為河
者諸侯位也清者屬陽濁者屬隂河當濁而反清者隂
欲為陽諸侯欲為帝也太學天子敎化之宫其門無故
自壞者言文德將喪教化廢也京房易傳曰河水清天
下平今天垂異地吐妖人厲疫三者並時而有河清猶
春秋麟不當見而見孔子書之以為異也臣前上琅邪
[016-38a]
宫崇受于吉神書不合明聽臣聞布穀鳴於孟夏蟋蟀
吟於始秋物有微而志信人有賤而言忠臣雖至賤誠
願賜清閒極盡所言
   濟河清上疏水經注引續漢書延熹九年濟隂/東郡濟北平原河水清襄楷上疏
    明年宫車晏駕徵解瀆侯為漢嗣是為靈帝/○按此前書及之然此似自為一疏范曄書
    襄楷傳絶不及濟/河若諸候徵應事
春秋注記未有河清而今有之易乾鑿度曰上天將降
嘉應河水先清京房易傳曰河水清天下平天垂異地
[016-38b]
吐妖民厲疾三者並作而有河清春秋麟不當見而見
孔子書以為異河者諸侯之相清者陽明之徵豈獨諸
侯有窺京師也
   復上書
臣伏見太白北入數日復出東方其占當有大兵中國
弱四夷强臣又推步熒惑今當出而潛必有隂謀皆由
獄多寃結忠臣被戮德星所以久守執法亦為此也陛
下宜承天意理察寃獄為劉瓆成瑨虧除罪辟追錄李
[016-39a]
雲杜衆等子孫夫天子事天不孝則日食星鬬比年日
食於正朔三光不明五緯錯戾前者宫禁所獻神書專
以奉天地順五行為本亦有興國廣嗣之術其文易曉
參同經典而順帝不行故國𦙍不興孝冲孝質頻世短
祚臣又聞之得主所好自非正道神為生虐故周衰諸
侯以力征相尚於是夏育申休宋萬彭生任鄙之徒生
於其時殷紂好色妲己是出葉公好龍真龍游廷今黄
門常侍天刑之人陛下愛待兼倍常寵繼嗣未兆豈不
[016-39b]
為此天官宦者星不在紫宫而在天市明當給使主市
里也今乃反處常伯之位實非天意又聞宫中立黄老
浮屠之祠此道清虚貴尚無為好生惡殺省慾去奢今
陛下嗜慾不去殺罰過理既乖其道豈獲其祚哉或言
老子入夷狄為浮屠浮屠不三宿桑下不欲久生恩愛
精之至也天神遺以好女浮屠曰此但革囊盛血遂不
盻之其守一如此乃能成道今陛下婬女豔婦極天下
之麗甘肥飲美單天下之味奈何欲如黄老乎
[016-40a]
   對尚書狀
臣聞古者本無宦官武帝末春秋髙數游後宫始置之
耳後稍見任至於順帝遂益繁熾今陛下爵之十倍於
前至今無繼嗣者豈獨好之而使之然乎
   尚書奏劾襄楷
宦者之官非近世所置漢初張澤為大謁者佐絳侯誅
諸吕孝文使趙談參乘而子孫昌盛楷不正辭理指陳
要務而析言破律違背經藝假借星宿偽託神靈造合
[016-40b]
私意誣上罔事請下司隸正楷罪法收送洛陽獄
  荀爽字慈明一名諝潁川潁隂人/拜郎中厯光禄勲進司空
   對策桓帝延熹九年太常趙典舉爽至孝/拜郎中對策陳便宜奏聞即棄官去
臣聞之於師曰漢為火德火生於木木盛於火故其德
為孝其象在周易之離夫在地為火在天為日在天者
用其精在地者用其形夏則火王其精在天温煖之氣
養生百木是其孝也冬時則廢其形在地酷烈之氣焚
燒山林是其不孝也故漢制使天下誦孝經選吏舉孝
[016-41a]
廉夫喪親自盡孝之終也今之公卿及二千石三年之
喪不得即去殆非所以增崇孝道而克稱火德者也往
者孝文勞謙行過乎儉故有遺詔以日易月此當時之
宜不可貫之萬世古今之制雖有損益而諒闇之禮未
嘗改移以示天下莫遺其親今公卿羣寮皆政教所瞻
而父母之喪不得奔赴夫仁義之行自上而始敦厚之
俗以應乎下傳曰喪祭之禮闕則人臣之恩薄背死忘
生者衆矣曾子曰人未有自致者必也親喪乎春秋傳
[016-41b]
曰上之所為民之歸也夫上所不為而民或為之故加
刑罰若上之所為民亦為之又何誅焉昔翟方進以自
備宰相而不敢踰制至遭母憂三十六日而除夫失禮
之源自上而始古者大喪三年不呼其門所以崇國厚
俗篤化之道也事失宜正過勿憚改天下通喪可如舊
禮臣聞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君
臣然後有上下有上下然後有禮義禮義備則人知所
厝矣夫婦人倫之始王化之端故文王作易上經首乾
[016-42a]
坤下經首咸恒孔子曰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夫婦之道
所謂順也堯典曰釐降二女於媯汭嬪于虞降者下也
嬪者婦也言雖帝堯之女下嫁於虞猶屈體降下勤修
婦道易曰帝乙歸妹以祉元吉婦人謂嫁曰歸言湯以
娶禮婦其妹於諸侯也春秋之義王姬嫁齊使魯主之
不以天子之尊加於諸侯也今漢承秦法設尚主之儀
以妻制夫以卑臨尊違乾坤之道失陽唱之義孔子曰
昔聖人之作易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察法於地覩鳥
[016-42b]
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逺取諸物以通神明之德
以類萬物之情今觀法於天則北極至尊四星妃后察
法於地則崐山象夫卑澤象妻覩鳥獸之文鳥則雄者
鳴雊雌能順服獸則牡為唱導牝乃相從近取諸身則
乾為人首坤為人腹逺取諸物則木實屬天根荄屬地
陽尊隂卑葢乃天性且詩初篇實首關雎禮始冠婚先
正夫婦天地六經其㫖一揆宜改尚主之制以稱乾坤
之性遵法堯湯式是周孔合之天地而不謬質之鬼神
[016-43a]
而不疑人事如此則嘉瑞降天吉符出地五韙咸備各
以其敘矣昔者聖人建天地之中而謂之禮禮者所以
興福祥之本而止禍亂之源也人能枉欲從禮者則福
歸之順情廢禮者則禍歸之推禍福之所應知興廢之
所由來也衆禮之中婚禮為首故天子娶十二天之數
也諸侯以下各有等差事之降也陽性純而能施隂體
順而能化以禮濟樂節宣其氣故能豐子孫之祥致老
壽之福及三代之季淫而無節瑤臺傾宫陳妾數百陽
[016-43b]
竭於上隂隔於下故周公之戒曰不知稼穡之艱難不
聞小人之勞惟耽樂之從時亦罔或克壽是其明戒後
世之人好福不務其本惡禍不易其軌傳曰截趾適屨
孰云其愚何與斯人追欲喪軀誠可痛也臣竊聞後宫
采女五六千人從官侍使復在其外冬夏衣服朝夕稟
糧耗費縑帛空竭府藏徵調增培十而稅一空賦不辜
之民以供無用之女百姓窮困于外隂陽隔塞于内故
感動和氣災異屢臻臣愚以為諸非禮聘未曾幸御者
[016-44a]
一皆遣出使成妃合一曰通怨曠和隂陽二曰省財用
實府庫三曰修禮制綏眉壽四曰配陽施祈螽斯五曰
寛役賦安黎民此誠國家之𢎞利天人之大福也夫寒
熱晦明所以為歲尊卑奢儉所以為禮故以晦明寒暑
之氣尊卑侈約之禮為其節也易曰天地節而四時成
春秋傳曰唯器與名不可以假人孝經曰安上治民莫
善於禮禮者尊卑之差上下之制也昔季氏八佾舞於
庭非有傷害困於人物而孔子猶曰是可忍也孰不可
[016-44b]
忍洪範曰惟辟作威惟辟作福惟辟玉食凡此三者君
所獨行而臣不得同也今臣僭君服下食上珍所謂害
于而家凶于而國者也宜畧依古禮尊卑之差及董仲
舒制度之别嚴篤有司必行其命此則禁亂善俗足用
之要荀氏家傳載爽對䇿曰臣聞火生於木故其德孝/漢之諡帝稱孝其義取此也故漢制天下皆誦孝
經選吏則舉孝廉以孝務自盡夫喪親自盡孝之終也/今二千石不得行三年喪非所以崇孝道而稱火德也
頃者漢嗣數乏枝葉不繁其咎未必不由此往者文帝/勞謙自約行過乎儉故有遺詔以日易月此所謂夷惠
激俗當身而巳非貫/萬世為後嗣法者也
[016-45a]
   貽李膺書膺字元禮潁川襄城人厯長樂少府/及陳竇之敗收捕鉤黨詣詔獄考死
    膺為司隸校尉遭黨事下獄赦免歸鄉里居/陽城山中天下士大夫皆高尚其道及陳蕃
    免太尉朝野屬意於膺爽恐其名高致/禍欲令屈節以全亂世為書以貽之
久廢過庭不聞善誘陟岵瞻望惟日為歲知以直道不
容於時悅山樂水家于陽城道近路夷當即聘問無狀
嬰疾闕於所仰頃聞上帝震怒貶出鼎臣人鬼同謀以
為天子當貞觀二五利見大人不謂夷之初旦明而未
融虹蜺揚輝弃和取同方今天地氣閉大人休否智者
[016-45b]
見險投以逺害雖匱人望内合私願想甚欣然不為恨
也願怡神無事偃息衡門任其飛沈與時抑揚後漢/書
   與郭叔都書
陳季方才德秀出超世逸羣金相五質文章虎變終軍
賈誼誠無以加宜遂貢之宰朝盛其龍光鹽車之驥自
非伯樂無以顯名採光剖璞以獨見寳實為足下利之
陳諶字季方穎川許人/與父寔兄紀並著高名
   讓孝廉記
[016-46a]
伏惟孝廉古之貢士賢則光君愚則虧政爽以迂暗荷
當大選並北堂/書鈔
   女誡
詩云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逺父母兄弟明當
許嫁配適君子竭節從理昏定晨省夜臥早起和顔悅
色事如依恃正身潔行稱為順婦以崇螽斯百葉之祉
婚姻九族云胡不喜聖人制禮以隔隂陽七歲之男王
母不抱七歲之女王父不恃親非父母不與同車親非
[016-46b]
兄弟不與同筵非禮不動非義不行是故宋伯姬遭火
不下堂知必為災傅母不來遂成於灰春秋書之以為
髙也
  胡騰字子升桂陽/人官至尚書
   上言桓帝帝廵南陽騰為䕶駕從事公卿貴戚/徴求役費騰上言從之自是肅然
天子無外乘輿所幸即為京師臣請以荆州刺史比司
隸校尉臣自同都官從事
  楊喬字聖逹烏傷人前後數/上書言政事見謝承書
[016-47a]
   薦孟嘗書嘗為合浦太守有惠政以病自上桓/帝時尚書同郡楊喬上書薦嘗竟不
    用/
臣前後七表言故合浦太守孟嘗而身輕言微終不蒙
察區區破心徒然而巳嘗安仁𢎞義耽樂道德清行出
俗能幹絶羣前更守宰移風改政去珠復還饑民蒙活
且南海多珍財産易積掌握之内價盈兼金而嘗單身
謝病躬耕壟次匿景藏采不揚華藻實羽翮之美用非
徒腹背之毛也而沈淪草莽好爵莫及廊廟之寳棄於
[016-47b]
溝渠且年歲有訖桑榆行盡而忠貞之節永謝聖時臣
誠傷心私用流涕夫物以逺至為珍士以稀見為貴槃
木朽株為萬乘用者左右為之容耳王者取士宜拔衆
之所貴臣以斗筲之姿趨日月之側思立微節不敢茍
私鄉曲竊感禽息亡身進賢
   上諫㑹稽/典録
臣聞之曾子扣舷易水魚聞入淵鳥驚參天
  朱㝢
[016-48a]
   劾單安徐盛奏河東太守單安河内太守徐盛/中常侍單超徐璜之弟也慿寵
    瀆貨㝢為司隸校尉/奏詔安盛廷尉治罪
此等皆宦豎昆叔刀鋸之餘横蒙恩私剖符三河不能
思展命力以荅天地敢張豺狼之口吞噬百姓之命罪
深釁重人鬼同疾臣銜命操斤翦其兇醜輒考核贓罪
事皆伏上漢紀/
  牢順
   奏李膺等黨人書後漢紀延熹時河内張成有/道術知當大赦使女殺人李
[016-48b]
    膺為司隸收成殺之中常侍侯覽等教成弟/子牢順上書詔收膺等三百餘人懸金搆逋
    而黨人之議始于此/至靈帝復皆禁錮
司隸李膺御史中丞陳蕃汝南范滂潁川杜密南陽岑
晊等相與結為黨誹謗朝廷迫脅公卿自相薦舉三桓
專魯六卿分晉政在大夫春秋所譏
   同前
赦者天子所以布大德於天下枯蘇解難者也而膺等
公於赦後論殺無忌方命為虐行其私威且膺等養太
[016-49a]
學游士結列郡生徒更驅馳為部黨誹訕朝政疑亂風
俗不可長
 
 
 
 
 
 
[016-49b]
 
 
 
 
 
 
 
 東漢文紀巻十六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