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東漢文紀 > 東漢文紀 卷十五


[015-1a]
欽定四庫全書
 東漢文紀卷十五    明 梅鼎祚 編
  李固字子堅漢中南鄭人/歴太尉為梁冀搆死
   對䇿固舉孝㢘辟司空掾皆不就陽嘉二年有/地動山崩火災之異公卿舉固對䇿詔又
    特問當世之敝為政所宜固對上順帝覽其/對即出阿母還舍諸常侍謝罪朝廷肅然以
    固為/議郎
臣聞王者父天母地寳有山川王道得則隂陽和穆政
化乖則崩震為災斯皆闗之天心效於成事者也夫化
[015-1b]
以職成官由能理古之進者有徳有命今之進者唯財
與力伏聞詔書務求寛博疾惡嚴暴而今長吏多殺伐
致聲名者必加遷賞其存寛和無黨援者輙見斥逐是
以淳厚之風不宣彫薄之俗未革雖繁刑重禁何能有
益前孝安皇帝變亂舊典封爵阿母固造妖孽使樊豐
之徒乘權放恣侵奪主威改亂嫡嗣至令聖躬狼狽親
遇其艱既拔自困殆龍興即位天下喁喁屬望風政積
敝之後易致中興誠當沛然思惟善道而論者猶云方
[015-2a]
今之事復同於前臣伏從山草痛心傷臆實以漢興以
來三百餘年賢聖相繼十有八主豈無阿乳之恩豈忘
爵賞之寵然上畏天威俯案經典知義不可故不封也
今宋阿母雖有大功勤謹之徳但加賞賜足以酬其勞
苦至於裂土開國實乖舊典聞阿母體性謙虚必有遜
讓陛下宜許其辭國之髙使成萬安之福夫妃后之家
所以少完全者豈天性當然但以爵位尊顯專總權柄
天道惡盈不知自損故至顛仆先帝寵遇閻氏位號太
[015-2b]
疾故其受禍曾不旋時老子曰其進鋭其退速也今梁
氏戚為椒房禮所不臣尊以髙爵尚可然也而子弟羣
從榮顯兼加永平建初故事殆不如此宜令歩兵校尉
冀及諸侍中還居黄門之官使權去外戚政歸國家豈
不休乎又詔書所以禁侍中尚書中臣子弟不得為吏
察孝㢘者以其秉威權容請託故也而中常侍在日月
之側聲埶振天下子弟祿仕曾無限極雖外託謙黙不
干州郡而諂偽之徒望風進舉今可為設常禁同之中
[015-3a]
臣昔館陶公主為子求郎明帝不許賜錢千萬所以輕
厚賜重薄位者為官人失才害及百姓也竊聞長水司
馬武宣開陽城門候羊廸等無他功徳初拜便真此雖
小失而漸壊舊章先聖法度所宜堅守政教一跌百年
不復詩云上帝板板下民卒癉刺周王變祖法度故使
下民將盡病也今陛下之有尚書猶天之有北斗也斗
為天喉舌尚書亦為陛下喉舌斗斟酌元氣運平四時
尚書出納王命賦政四海權尊埶重責之所歸若不平
[015-3b]
心災眚必至誠宜審擇其人以毗聖政今與陛下共理
天下者外則公卿尚書内則常侍黄門譬猶一門之内
一家之事安則共其福慶危則通其禍敗刺史二千石
外統職事内受法則夫表曲者景必邪源清者流必潔
猶叩樹本百枝皆動也周頌曰薄言振之莫不震疊此
言動之於内而應於外者也由此言之本朝號令豈可
蹉跌間隙一開則邪人動心利競暫啓則仁義道塞刑
罰不能復禁化導以之寖壊此天下之紀綱當今之急
[015-4a]
務陛下宜開石室陳圗書招㑹羣儒引問得失指擿變
象以求天意其言有中理即時施行顯拔其人以表能
者則聖聽日有所聞忠臣盡其所知又宜罷退宦官去
其權重裁置常侍二人方直有徳者省事左右小黄門
五人才智閑雅者給事殿中如此則論者厭塞升平可
致也臣所以敢陳愚瞽冐昧自聞者儻或皇天欲令㣲
臣覺悟陛下陛下宜熟察臣言憐赦臣死後漢志固對/䇿京房易傳
曰君將無道害將及人去之深山全身厥/災狼食人陛下覺悟比求隱滯故狼災息
[015-4b]
   遷將作大匠陳事疏又薦陳留楊倫河南尹存/東平王惲陳國何臨清河
    房植等是日有詔徵用倫厚等/而遷瓊舉等以固為大司農
臣聞氣之清者為神人之清者為賢養身者以練神為
寳安國者以積賢為道昔秦欲謀楚王孫圉設壇西門
陳列名臣秦使戄然遂為寢兵魏文侯師卜子夏友田
子方軾段干木故羣俊競至名過齊桓秦人不敢闚兵
於西河斯盖積賢人之符也陛下撥亂龍飛初登大位
聘南陽樊英江夏黄瓊廣漢楊厚㑹稽賀純䇿書嗟歎
[015-5a]
待以大夫之位是以巖穴幽人智術之士彈冠振衣樂
欲為用四海欣然歸服聖徳厚等在職雖無竒卓然夕
惕孳孳志在憂國臣前在荆州聞厚純等以病免歸誠
以悵然為時惜之一日朝㑹見諸侍中並皆年少無一
宿儒大人可顧問者誠可歎息宜徵還厚等以副羣望
瓊乆處議郎已且十年衆人皆怪始隆崇今更滯也光
祿大夫周舉才謨髙正宜在常伯訪以言議侍中杜喬
學深行直當世良臣乆託疾病可勅令起
[015-5b]
   救种暠等疏暠為益州刺史時永昌太守鑄黄/金為文蛇獻梁冀暠糾發逮捕㑹
    討巴郡賊不克冀因此陷暠與太守應承並/徵下獄固時為太尉疏救之梁太后乃赦罪
    免/官
臣伏聞討捕所傷本非暠承之意實由縣吏懼法畏罪
迫逐深苦致此不祥比盗賊羣起處處未絶暠承以首
舉大姦而相随免罪臣恐沮傷州縣糾發之意更共飾
匿莫復盡心
   救日南議永和二年日南象林徼外蠻夷區憐/等反攻郡縣順帝召公卿百官㑹議
[015-6a]
    遣大將發荆揚兖豫四萬人赴之固/為大將軍從事中郎駁議四府悉從
若荆楊無事發之可也今二州盗賊盤結不散武陵南
郡蠻夷未輯長沙桂陽數被徵發如復擾動必更生患
其不可一也又兖豫之人卒被徵發逺赴萬里無有還
期詔書迫促必致叛亡其不可二也南州水土温暑加
有瘴氣致死亡者十有四五其不可三也逺渉萬里士
卒疲勞比至嶺南不復堪鬬其不可四也軍行三十里
為程而去日南九千餘里三百日乃到計人廩五升用
[015-6b]
米六十萬斛不計將吏騾馬之食但負甲自致費便若
此其不可五也設軍到所在死亡必衆既不足禦敵當
復更發此為刻割心腹以補四支其不可六也九真日
南相去千里發其吏民猶尚不堪何況乃苦四州之卒
以赴萬里之艱哉其不可七也前中郎將尹就討益州
叛羌益州諺曰虜來尚可尹來殺我後就徵還以兵付
刺史張喬喬因其將吏旬月之間破殄寇虜此發將無
益之效州郡可任之驗也宜更選有勇略仁惠任將帥
[015-7a]
者以為刺史太守悉使共住交阯今日南兵單無穀守
既不足戰又不能可一切徙其吏民北依交阯事静之
後乃命歸本還募蠻夷使自相攻轉輸金帛以為其資
有能反間致頭首者許以封侯列土之賞故并州刺史
長沙祝良性多勇決又南陽張喬前在益州有破虜之
功皆可任用昔太宗就加魏尚為雲中守哀帝即拜龔
舍為太山太守宜即拜良等便道之官
   冲帝山陵議
[015-7b]
今處處寇賊軍興用費加倍新創憲陵賦發非一帝尚
㓜小可起陵於憲陵塋内依康陵制度其於役費三分
減一
   薦楊淮益部耆舊傳固為/太尉薦特拜尚書
楊淮累世服事臺閤既閑練舊典且有幹用宜在機密
   奏記梁商
    順帝時商請固為從事中郎固以商后父輔/政而柔和自守不能有所整裁災異數見下
    權日重固欲其先正風化退/辭高滿乃奏記商商不能用
[015-8a]
春秋褒儀父以開義路貶無駭以閉利門夫義路閉則
利門開利門開則義路閉也前孝安皇帝内任伯榮樊
豐之屬外委周廣謝惲之徒開門受賂署用非次天下
紛然怨聲滿道朝廷初立頗存清静未能數年稍復墮
損左右黨進者日有遷拜守死善道者滯涸窮路而未
有改敝立徳之方又即位以來十有餘年聖嗣未立羣
下繼望可令中宫博簡嬪媵兼採㣲賤宜子之人進御
至尊順助天意若有皇子母自乳養無委保妾醫巫以
[015-8b]
致飛燕之禍明將軍望尊位顯當以天下為憂崇尚謙
省垂則萬方而新營祠堂費功億計非以昭明令徳崇
示清儉自數年以來災怪屢見比無雨潤而沈隂欝泱
宫省之内容有隂謀孔子曰智者見變思刑愚者覩怪
諱名天道無親可為祗畏加近者月食既於端門之側
月者大臣之體也夫窮髙則危大滿則溢月盈則缺日
中則移凡此四者自然之數也天地之心福謙忌盛是
以賢達功遂身退全名養夀無有怵迫之憂誠令王綱
[015-9a]
一整道行忠立明公踵伯成之髙全不朽之譽豈與此
外戚凡輩躭榮好位者同日而論哉固狂夫下愚不達
大體竊感古人一飯之報況受顧遇而容不盡乎後漢/書
   同前漢紀/
今四海雲擾背義趨利父勸其子兄勉其弟皆先論價
而後定位夫致一賢則國賴其功招一惡則天下被其
害數年以來妖怪屢起宫省之中必有隂謀將軍位尊
勢重誠令王綱一整必享不朽之福
[015-9b]
   又
    永和元年王龔為太尉深疾宦官專權志在/匡正乃上書極言其狀請加放斥諸黄門各
    使賔客誣奏龔罪順帝命龔亟自實固奏記/商言之於帝事乃得釋○龔字伯宗山陽人
今旦聞下太尉王公勅令自實審其事深淺如何王公
束修厲節敦樂蓺文不求茍得不為茍行但以堅貞之
操違俗失衆横為䜛佞所構毁衆人聞知莫不歎慄夫
三公尊重承天象極未有詣理訴寃之義纎微感槩輙
引分決是以舊典不有大罪不至重問王公沈静内明
[015-10a]
不可加以非理卒有他變則朝廷獲害賢之名羣臣無
救䕶之節矣昔絳侯得罪袁盎解其過魏尚獲戾馮唐
訴其寃時君善之列在書傳今將軍内倚至尊外典國
柄言重信著指撝無違宜加表救濟王公之艱難語曰
善人在患饑不及餐斯其時也後漢書○漢紀作/固說由○饑作飯
   奏記太平/御覽
湯問伊尹公卿大夫其相何如伊尹對曰三公智通大
道應變不窮者也其言足以調隂陽正四時節風雨非
[015-10b]
大罪不遜位
   與梁冀書冀字伯車商之子襲父/封為大將軍坐罪自殺
    冀忌質帝謀鴆之帝崩固伏屍號哭推舉侍/醫因議立嗣固引司徒胡廣司空趙成先與
    冀書冀乃召公卿大議所立皆以為宜立清/河王蒜冀忌其嚴明立蠡吾侯志是為桓帝
天下不幸仍遭大憂皇太后聖徳當朝攝統萬機明將
軍體履忠孝憂存社稷而頻年之間國祚三絶今當立
帝天下重器誠知太后垂心將軍勞慮詳擇其人務存
聖明然愚情眷眷竊獨有懐逺尋先世廢立舊儀近見
[015-11a]
國家踐祚前事未嘗不詢訪公卿廣求羣議令上應天
心下合衆望且永初以來政事多謬地震宫廟彗星竟
天誠是將軍用情之日傳曰以天下與人易為天下得
人難昔昌邑之立昏亂日滋霍光憂愧發憤悔之折骨
自非博陸忠勇延年奮發大漢之祀幾將傾矣至憂至
重可不熟慮悠悠萬事惟此為大國之興衰在此一舉
後漢書○范曄論曰順桓之間國統三絶太后稱制賊/臣虎視李固據位持重以争大義確乎而不可奪豈不
知守節之觸禍耻夫覆折之傷任也觀其發正辭及所/遺梁冀書雖機失乖謀猶戀戀而不能已至矣哉社稷
[015-11b]
之心乎其顧視胡/廣趙戒猶糞土也
   與黄瓊書瓊字世英江夏/安陸人歴司空
    以父香任太子舍人不就永建中公卿多/薦瓊者詔下縣以禮慰遣先是徵聘處士多
    不稱望固素慕於瓊乃以書逆遺之瓊至即/拜議郎稍遷尚書僕射居職達練朝議莫抗
聞已度伊洛近在萬歲亭豈即事有漸將順王命乎盖
君子謂伯夷隘柳下惠不恭故傳曰不夷不惠可否之
間盖聖賢居身之所珍也誠遂欲枕山棲谷擬跡巢由
斯則可矣若當輔政濟民今其時也自生民以來善政
[015-12a]
少而亂俗多必待堯舜之君此為志士終無時矣常聞
語曰嶢嶢者易缺皦皦者易汙陽春之曲和者必寡盛
名之下其實難副近魯陽樊君被徵初至朝廷設壇席
猶待神明雖無大異而言行所守亦無所缺而毁謗布
流應時折減者豈非觀聽望深聲名太盛乎自頃徵聘
之士胡元安薛孟嘗朱仲昭顧季鴻等其功業皆無所
採是故俗論皆言處士純盗虚聲願先生𢎞此逺謨令
衆人歎服一雪此言耳後漢書○樊君樊英也英字季/齊南陽魯陽人順帝時徵至為
[015-12b]
設壇席賜几杖待以師傅之禮及應對無竒謨深䇿談/者以為失望○善政續漢書作平代志士資治通鑑作
士行/其志
   臨終與胡廣趙戒書廣字伯始南郡華容人/戒字志伯蜀郡成都人
    桓帝立嵗餘甘陵劉文魏郡劉鮪各謀立清/河王為天子冀因此誣固與杜喬通謀固下
    獄太后乃赦焉冀畏固名徳終為已害乃更/據奏前事誅之固臨終與廣戒書冀乃封廣
    戒而露固/屍於四衢
固受國厚恩是以竭其股肱不顧死亡志欲扶持王室
比隆文宣何圖一朝梁氏迷謬公等曲從以吉為凶成
[015-13a]
事為敗乎漢家衰㣲從此始矣公等受主厚禄顛而不
扶傾覆大事後之良史豈有所私固身已矣於義得矣
夫復何言後漢書○漢紀載書云吾欲扶持漢室使之/比隆文宣何圖梁將軍迷謬諸子曲從以吉
物為凶成事為敗漢家衰㣲從是始矣將軍亦有不利/吾雖死上不慙於天下不愧於人求義得義死復何恨
   辟文學書長沙耆舊傳太尉李公時為荆州/刺史○本傳永和中固為荆州
欲採名珠求之於蚌欲得名士求之文學或割百蚌不
得一珠不可捨蚌求之於魚或百文學不出竒士不可
捨文學求之於斗筲也由是言之蚌乃珠之所藏文學
[015-13b]
亦士之塲矣
   助展允婚教太平/御覽
告文學師議曹史展允篤學貧苦慈孝推讓年將知命
妃匹未定聞之愴然其閔哀之夫冠娶仕進非所以已
親允兄弟無意亦朋友不好事之罪也前遣師傳為允
娶云譚處士等各欲佐助迄今未定出錢千率先上大
夫府内史守助佐幹及譚掾等其欲議朋友少徵條名
目允貧士也禮宜從約二三萬錢足以成婚
[015-14a]
  李爕字徳公固子固誅姊文/姬撫之仕歴河南尹
   求加禮种岱疏岱字公祖暠之子好學養志與/爕同徵議郎病卒爕上書求加
    禮不/從
臣聞仁義興則道徳昌道徳昌則政化明而萬姓寧伏
見故處士种岱淳和達理眈悦詩書富貴不能囘其慮
萬物不能擾其心禀命不永奄然殂殞若不槃桓難進
等輩皆已公卿矣昔先賢既沒有加贈之典周禮盛徳
有銘誄之文而岱生無印綬之榮卒無官謚之號雖未
[015-14b]
建忠効用而為聖恩所㧞遐邇具瞻宜有異賞
   論安平王續奏爕靈帝時拜安平相先是安平/王續為張角賊所畧贖還議復
    其國爕上奏以毁宗室輸作左校/王後坐不道被誅乃拜爕議郎
續在國無政為妖賊所虜守藩不稱損辱聖朝不宜復

   書甄邵背帛潁川甄邵附梁冀為鄴令有同歲/生得罪冀亡奔邵邵偽納隂告冀
    捕殺之邵當遷郡守㑹母亡埋屍馬屋先受/封然後發䘮爕遇之途投車溝中笞捶亂下
    大書帛於其背/乃表邵廢錮
[015-15a]
諂貴賣友貪官埋母
   史官上書華陽國志延熈二年梁冀誅後月經/陽道暈五車史官上書於是下書救
    固子爕/○附爕
昔有大星升漢而西捲舌揚芒迫月熒惑犯帝坐則有
大臣枉誅星在西方太尉固應之今暈如之宜有赦命
録其遺嗣以除此異
  杜喬字叔榮河内林慮人歴位太/尉忤梁冀與李固同時見害
   上桓帝論封爵書喬遷大司農時梁冀子弟五/人及中常侍等以無功並封
[015-15b]
    喬上書/諫不省
陛下越從藩臣龍飛即位天人屬心萬邦攸賴不急忠
賢之禮而先左右之封傷善害徳興長佞諛臣聞古之
明君褒罰必以功過末世闇主誅賞各緣其私今梁氏
一門宦者㣲孽並帶無功之紱裂勞臣之土其為乖濫
胡可勝言夫有功不賞為善失其望姦回不詰為惡肆
其凶故陳資斧而人靡畏班爵位而物無勸茍遂斯道
豈伊傷政為亂而巳䘮身亡國可不慎哉
[015-16a]
  周舉字宣光汝南汝陽人歴/光禄勲拜光禄大夫
   旱災對䇿舉為冀州刺史陽嘉三年徴拜尚書/是歲河南三輔大旱詔書以舉才學
    優深特下䇿問舉對因召見/問以得失後因免司徒劉﨑
    順帝䇿問
朕以不徳仰承三統夙興夜寐思協大中頃年以來旱
災屢應稼穡焦枯民食困乏五品不訓王澤未流羣司
素餐據非其位審所貶黜變復之徵厥效何由分别具
對勿有所諱
[015-16b]
    對䇿
臣聞易稱天尊地卑乾坤定矣二儀交構乃生萬物萬
物之中以人為貴故聖人養之以君成之以化順四時
之宜適隂陽之和使男女婚娶不過其時包之以仁恩
導之以徳教示之以災異訓之以嘉祥此先聖承乾養
物之始也夫隂陽閉隔則二氣否塞二氣否塞則人物
不昌人物不昌則風雨不時風雨不時則水旱成災陛
下處唐虞之位未行堯舜之政近廢文帝光武之法而
[015-17a]
循亡秦奢侈之欲内積怨女外有曠夫今皇嗣不興東
宫未立傷和逆理斷絶人倫之所致也非但陛下行此
而已豎宦之人亦復虚以形埶威侮良家取女閉之至
有白首歿無配偶逆於天心昔武王入殷出傾宫之女
成湯遭災以六事尅巳魯僖遇旱而自責祈雨皆以精
誠轉禍為福自枯旱以來彌歴年歲未聞陛下改過之
效徒勞至尊暴露風塵誠無益也又下州郡祈神致請
昔齊有大旱景公欲祀河伯晏子諫曰不可夫河伯以
[015-17b]
水為城國魚鼈為民庶水盡魚枯豈不欲雨自是不能
致也陛下所行但務其華不尋其實猶縁木求魚却行
求前誠宜推信革政崇道變惑出後宫不御之女理天
下寃枉之獄除大官重膳之費夫五品不訓責在司徒
有非其位宜急黜斥臣自藩外擢典納言學薄智淺不
足以對易傳曰陽感天不旋日惟陛下留神裁察
   北鄉侯尊謚對永和元年災異數見召公卿以/下詣顯親殿問議者多謂宜如
    詔㫖舉獨對不宜稱謚於是司/徒黄尚等七十人同舉議從之
[015-18a]
    順帝詔問
言事者多云昔周公攝天子事及薨成王欲以公禮𦵏
之天為動變及更𦵏以天子之禮即有反風之應北郷
侯親為天子而𦵏以王禮故數有災異宜加尊諡列於
昭穆
    對
昔周公有請命之應隆太平之功故皇天動威以章聖
徳北郷侯本非正綂姦臣所立立不踰歲年號未改皇
[015-18b]
天不祐大命夭昏春秋王子猛不稱崩魯子野不書𦵏
今北郷侯無他功徳以王禮𦵏之於事已崇不宜稱諡
災眚之來弗由此也
   永和六年災異對舉拜諫議大夫時連有災異/召舉於顯親殿問以變眚舉
    對其後江淮賊/起如舉所言
陛下初立遵修舊典興化致政逺近肅然頃年以來稍
違於前朝多寵倖禄不序徳觀天察人凖今方古誠可
危懼書曰僣恒晹若夫僣差無度則言不從而下不正
[015-19a]
陽無以制則上擾下竭宜宻嚴勅州郡察强宗大姦以
時禽討
   殤帝廟次議梁太后臨朝以殤帝㓜崩廟次宜/在順帝下諫議大夫吕勃以為應
    依昭穆之序/舉議從之
春秋魯閔公無子庶兄僖公代立其子文公遂躋僖於
閔上孔子譏之書曰有事於太廟躋僖公傳曰逆祀也
及定公正其序經曰從祀先公為萬世法也今殤帝在
先於秩為父順帝在後於親為子先後之義不可改昭
[015-19b]
穆之序不可亂吕勃議是也
   為朱倀論熒惑變異書司徒九江朱倀年老為/司𨽻虞詡所奏甚憤東
    閣祭酒周舉以熒惑比有變異勸倀當/宻上聞因為創草上嘉其忠謨䝉慰勞
臣聞易曰天垂象見吉凶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臣竊見
九月庚辰今月丙辰過熒惑於東井辟金光輝合并移
時乃出經術淺末不曉天官見其非常昭昭再見誠切
怪之誠懣憤夫月者太隂熒惑火星不宜相干臣聞盛
徳之主不能無異但當變改有以供御孔子曰雖明天
[015-20a]
子熒惑必謀禍福之徵慎察用之孝宣皇帝地節元年
月蝕熒惑明年有霍氏亂孔子曰火上不可握熒惑班
變不可息志帝應其修無極此言熒惑火精尤史家所
宜察也楚莊曰災異不見寡人其亡今變異屢臻此天
以祐助漢室覺悟國家也臣誠懼史官畏忌不敢極言
惟陛下深留聖思按圖書之文鑒古今之戒召見方直
極言而靡諱親賢納忠推誠應人猶影響也宋景公有
善言熒惑徙舍延年益夀況乎至尊感不旋日書曰天
[015-20b]
威棐諶言天徳輔誠也周公將沒戒成王以左右常伯
常任準人綴衣虎賁言此五官存亡之機不可不謹也
臣願陛下思周旦之言詳左右清禁之内謹供養之官
嚴宿衛之身申勅屢省務知戒慎以退未萌以此無疆
謹匍匐自力手書宻上風俗/通
   移書介子推廟汝南先賢傳舉遷并州刺史郡/俗以介子推焚骸有龍忌之禁
    至其亡月輙一月寒食莫敢烟㸑及/移書子推廟以宣示愚民衆惑稍解
春中去火寒食一月老小不堪殘損民命非賢者之意
[015-21a]
今則三日而已
  黄瓊字世英香之子公車徴拜/議郎歴太尉復為司空
   上順帝論災異疏瓊徵拜議郎稍遷尚書僕射/習見故事達練官曹時連有
    災異瓊上疏/詔徵錯等
間者以來封位錯謬寒燠相干䝉氣數興日闇月散原
之天意殆不虚然陛下宜開石室案河洛外命史官悉
條上永建以前至漢初災異與永建以後訖於今日孰
為多少又使近臣儒者參考政事數見公卿察問得失
[015-21b]
諸無功徳者宜皆斥黜臣前頗陳災眚并薦光禄大夫
樊英大中大夫薛包及㑹稽賀純廣漢楊厚未䝉御省
伏見處士巴郡黄錯漢陽任棠年皆耆耋有作者七人
之志宜更見引致助崇大化
   永建二年大旱疏書奏引見徳陽/殿屬主者施行
昔魯僖遇旱以六事自讓躬節儉閉女謁放䜛佞者十
三人誅税民受貨者九人退舍南郊天立大雨今亦宜
顧省政事有所損闕務存質儉以易民聽尚方御府息
[015-22a]
除煩費明勑近臣使遵法度如有不移示以好惡數見
公卿引納儒士訪以政化使陳得失又囚徒尚積多致
死亡亦足以感傷和氣招降災旱若改敝從善擇用嘉
謀則災消福至矣
   請行籍田禮奏順帝/從之
自古聖帝哲王莫不敬恭明祀增致福祥故必躬郊廟
之禮親籍田之勤以先羣萌率勸農功昔周宣王不籍
千畆虢文公以為大譏卒有姜戎之難終損中興之名
[015-22b]
竊見陛下遵稽古之鴻業體䖍肅以應天順時奉元懐
柔百神朝夕觸塵埃於道路晝暮聆庶政以䘏人雖詩
詠成湯之不怠遑書美文王之不暇食誠不能加今廟
祀適闋而祈穀絜齋之事近在明日臣恐左右之心不
欲屢動聖躬以為親耕之禮可得而廢臣聞先王制典
籍田有日司徒咸戒司空除壇先時五日有協風之應
王即齋宫饗醴載耒誠重之也自癸巳以來仍西北風
甘澤不集寒涼尚結迎春東郊既不躬親先農之禮所
[015-23a]
宜自勉以逆和氣以致時風易曰君子自强不息斯其
道也
   褒崇大將軍梁冀議質帝崩冀迎立桓帝元嘉/元年帝欲褒崇冀使議其
    禮特進胡廣等咸稱冀勲徳宜比周公錫之/山川土田瓊獨建議朝廷從之冀以為恨
冀前以親迎之勞增邑三千又其子𦙍亦加封賞昔周
公輔相成王制禮作樂化致太平是以大啓土宇開地
七百今諸侯以户邑為制不以里數為限蕭何識髙祖
於泗水霍光定傾危以興國皆益户增封以顯其功冀
[015-23b]
可比鄧禹合食四縣賞賜之差同於霍光使天下知賞
必當功爵不越徳
   疾篤上桓帝極諫疏瓊延熈四年復為司空以/地震免七年疾篤上疏諫
臣聞天者務剛其氣君者務强其政是以王者處高自
持不可不安履危任力不可不據夫自持不安則顛任
力不據則危故聖人升髙據上則以徳義為首渉危蹈
傾則以賢者為力唐堯以徳化為冠冕以稷契為筋力
高而益崇動而愈據此先聖所以長守萬國保其社稷
[015-24a]
者也昔髙皇帝應天順民奮劒而王埽除秦項革命創
制降徳流祚至於哀平而帝道不綱秕政日亂遂使姦
佞擅朝外戚專恣所冠不以仁義為冕所蹈不以賢佐
為力終至顛蹶滅絶漢祚天維陵弛民鬼慘愴賴皇乾
眷命炎徳復輝光武以聖武天挺繼綂興業創基
之上立足枳棘之林擢賢於衆愚之中畫功於無形之
世崇禮義于交争循道化於亂離是自歴髙而不傾任
力危而不跌興復洪祚開建中興光被八極垂名無窮
[015-24b]
至於中葉盛業漸衰陛下初從藩國爰升帝位天下拭
目謂見太平而即位以來未有勝政諸梁秉權豎宦充
朝重封累職傾動朝廷卿校牧守之選皆出其門羽毛
齒革明珠南金之寳殷滿其室富擬王府埶回天地言
之者必族附之者必榮忠臣懼死而杜口萬夫怖禍而
木舌塞陛下耳目之明更為聾瞽之主故太尉李固杜
喬忠以直言徳以輔政念國忘身殞歿為報而坐陳國
議遂見殘滅賢愚切痛海内傷懼又前白馬令李雲指
[015-25a]
言宦官罪穢宜誅皆因衆人之心以救積薪之敝𢎞農
杜衆知雲所言宜行懼雲以忠獲罪故上書陳理之乞
同日而死所以感悟國家庶雲獲免而雲既不辜衆又
并坐天下尤痛益以怨結故朝野之人以忠為諱昔趙
殺鳴犢孔子臨河而反夫覆巢破卵則鳳凰不翔刳牲
夭胎則麒麟不臻誠物類相感理使其然尚書周永昔
為沛令素事梁冀幸其威埶坐事當罪越拜令職見冀
將衰乃陽毁示忠遂因姦計亦取封侯又黄門協邪羣
[015-25b]
軰相黨自冀興盛腹背相親朝夕圖謀共構姦軌臨冀
當誅無可設巧復記其惡以要爵賞陛下不加清徵審
别真偽復與忠臣並時顯封使朱紫共色粉墨雜蹂所
謂抵金玉於沙礫碎珪璧於泥塗四方聞之莫不憤歎
昔曾子大孝慈母投杼伯竒至賢終於流放夫讒諛所
舉無髙而不可升相抑無深而不可淪可不察歟臣至
頑駑世荷國恩身輕位重勤不補過然懼於永歿負釁
益深敢以垂絶之日陳不諱之言庶有萬分無恨三泉
[015-26a]
  皇甫規字威明安定朝那人為度遼/將軍𢎞農太守封夀成亭侯
   上順帝求自効疏規初上書言征西將軍馬賢/擊羌必敗賢果戰歿郡將舉
    規上計掾其後羌衆大攻/隴西規上疏求自効不用
臣比年以來數陳便宜羌戎未動䇿其將反馬賢始出
頗知必敗誤中之言在可考校臣每惟賢等擁衆四年
未有成功懸師之費且百億計出於平人回入姦吏故
江湖之人羣為盗賊青徐荒饑襁負流散夫羌戎潰叛
不由承平皆由邉將失於綏御乗常守安則加侵暴茍
[015-26b]
競小利則致大害㣲勝則虚張首級軍敗則隱匿不言
軍士勞怨困於猾吏進不得快戰以徼功退不得温飽
以全命餓死溝渠暴骨中原徒見王師之出不聞振旅
之聲酋豪泣血驚懼生變是以安不能乆敗則經年臣
所以摶手叩心而增歎者也願假臣兩營二郡屯列坐
食之兵五千出其不意與䕶羌校尉趙沖共相首尾土
地山谷臣所曉習兵埶巧便臣已更之可不煩方寸之
印尺帛之賜髙可以滌患下可以納降若謂臣年少官
[015-27a]
輕不足用者凡諸敗將非官爵之不髙年齒之不邁臣
不勝至誠沒死自陳
   上桓帝論羌事求自効疏規徵拜太山太守寇/虜悉平延熹四年秋
    叛羌零吾等與先零别種冦鈔闗中䕶羌校/尉段熲坐徵規素悉羌事志自奮効乃上疏
    以規為中郎將持節討零/吾等破之先零諸種並降
自臣受任志竭愚鈍實賴兖州刺史牽顥之清猛中郎
將宗資之信義得承節度幸無咎譽今猾賊就滅太山
略平復聞羣羌並皆反逆臣生長邠岐年五十有九昔
[015-27b]
為郡吏再更叛羌預籌其事有誤中之言臣素有固疾
恐犬馬齒窮不報大恩願乞冗官備單車一介之使勞
來三輔宣國威澤以所習地形兵埶佐助諸軍臣窮居
孤危之中坐觀郡將已數十年矣自鳥䑕至於東岱其
病一也力求猛敵不如清平勤明吴孫未若奉法前變
未逺臣誠戚之是以越職盡其區區
   自訟疏規持節數年還督郷里多所舉奏又惡/絶宦官遂共誣規貨賂羣羌天子璽書
    誚讓相屬規上疏自訟竟為/中常侍徐璜所䧟論輸左校
[015-28a]
四年之秋戎醜蠢戾爰自西州侵及涇陽舊都懼駭朝
廷西顧明詔不以臣愚駑急使軍就道幸䝉威靈遂振
國命羌戎諸種大小稽首輙移書營郡以訪誅納所省
之費一億以上以為忠臣之義不敢告勞故耻以片言
自及微効然比方先事庶免罪悔前踐州界先奏郡守
孫雋次及屬國都尉李翕督軍御史張禀旋師南征又
上涼州刺史郭閎漢陽太守趙熹陳其過惡執據大辟
凡此五臣支黨半國其餘墨綬下至小吏所連及者復
[015-28b]
有百餘吏託報將之怨子思復父之耻載䞇馳車懐糧
歩走交構豪門競流謗讟云臣私報諸羌謝其錢貨若
臣以私財則家無擔石如物出於官則文簿易考就臣
愚惑信如言者前世尚遺匈奴以宫姬鎮烏孫以公主
今臣但費千萬以懐叛羌則良臣之才略兵家之所貴
將有何罪負義違理乎自永初以來將出不少覆軍有
五動資巨億有旋車完封寫之權門而名成功立厚加
爵封今臣還督本土糾舉諸郡絶交離親戮辱舊故衆
[015-29a]
謗隂害固其宜也臣雖汚穢廉絜無聞今見覆沒耻痛
實深傳稱鹿死不擇音謹冐昧略上
   薦中郎將張奐自代疏規赦歸徵拜度遼將軍/數月薦奐自代從之以
    規為使匃/奴中郎將
臣聞人無常俗而政有治亂兵無强弱而將有能否伏
見中郎將張奐才略兼優宜正元帥以從衆望若猶謂
愚臣宜充軍事者願乞冗官以為奐副
   請坐黨人奏黨亊起天下名賢多見染逮規自/以西州豪傑耻不得豫乃先自上
[015-29b]
    言朝廷/不問
臣前薦故大司農張奐是附黨也又臣昔論輸左校時
太學生張鳳等上書訟臣是為黨人所附也臣宜坐之
   對䇿冲質之間梁太后臨朝規舉賢良方正對/䇿梁冀忿其刺巳以為下第拜郎中託疾
    免/歸
伏惟孝順皇帝初勤王政紀綱四方幾以獲安後遭姦
偽威分近習畜貨聚馬戲謔是聞又因緣嬖倖受賂賣
爵輕使賔客交錯其間天下擾擾從亂如辭故每有征
[015-30a]
戰鮮不挫傷官民並竭上下窮虚臣在闗西竊聽風聲
未聞國家有所先後而威福之來咸歸權倖陛下體兼
乾坤聰哲純茂攝政之初拔用忠貞其餘維綱多所改
正逺近翕然望見太平而地震之後霧氣白濁日月不
光旱魃為虐大賊從横流血川野庶品不安譴誡累至
殆以姦臣權重之所致也其常侍尤無狀者亟便黜遣
披埽凶黨收入財賄以塞痛怨以答天誡今大將軍梁
冀河南尹不疑處周邵之任為社稷之鎮加與王室世
[015-30b]
為姻族今日立號雖尊可也實宜增修謙節輔以儒術
省去遊娱不急之務割減廬第無益之飾夫君者舟也
人者水也羣臣乗舟者也將軍兄弟操檝者也若能平
志畢力以度元元所謂福也如其怠弛將淪波濤可不
慎乎夫徳不稱禄猶鑿墉之趾以益其髙豈量力審功
安固之道哉凡諸宿猾酒徒戲客皆耳納邪聲口出謟
言甘心逸遊唱造不義亦宜貶斥以懲不軌今冀等深
思得賢之福失人之累又在位素餐尚書怠職有司依
[015-31a]
違莫肯糾察故使陛下專受謟諛之言不聞户牖之外
臣誠知阿諛有福深言近禍豈敢隱心以避誅責乎臣
生長邊逺希渉紫庭怖慴失守言不盡心
   永康元年對策䂓徵為尚書其夏日食詔舉/賢良公正下問規對不省
天之於王者如君之於臣父之於子也誡以災妖使從
福祥陛下八年之中三斷大獄一除内嬖再誅外臣而
災異猶見人情未安者殆賢愚進退威刑所加有非其
理也前太尉陳蕃劉矩忠謀髙世廢在里巷劉祐馮緄
[015-31b]
趙典尹勲正直多怨流放家門李膺王暢孔翊潔身守
禮終無宰相之階至於鉤黨之釁事起無端虐賢傷善
哀及無辜今興改善政易於覆手而羣臣杜口鑒畏前
害互相瞻顧莫肯正言伏願陛下暫留聖明容受謇直
則前責可弭後福必降並後/漢書
   女師箴
觀象制教肇經乾坤家有王義室有嚴君各有定位隂
陽是分昔在軒轅陶化正刑刑於壼闈以臨百官煌煌
[015-32a]
后妃𤣥紞是閑穆穆夫人爰採潔蘩師禮莫違而神罔
時怨闗雎首化萬國承流實有淑女允作好逑唐媛典
媯文武盛周徳音不回𢎞濟大繇咨爾庶妃鑾路斯邁
戰戰競競厲省鞶帶漸進不缺/變起無外行難著而易
䘮事易失而難退動若順流應如發機奉上唯敬撫下
唯慈怨豈在明患生不思
   與劉司空牋
明公至徳佐國憂世䝉贈兩梁冠及鮐魚一雙服厚尊
[015-32b]
貺榮施其𢎞藝文/類聚
   與馬融書
謹遣掾尚許奉書裁上絮被一雙襪一量以通㣲意北/堂
書鈔○意作/心一作忱
   與趙壹書
    壹上計西還過𢎞農候太守皇甫規門者不/即通壹遂遁去規聞大驚追書謝過壹報之
    遂去不顧惟李善注稽康幽憤詩引趙壹報/羊陟書云 君明叡平其夙心未審何據
蹉跌不面企徳懐風虚心委質為日乆矣側聞仁者愍
[015-33a]
其區區冀承清誨以釋遥悚今旦外白有一尉兩計吏
不道屈尊門下更啓乃知已去如印綬可投夜豈待旦
惟君明叡平其夙心寧當慢慠加於所天事在悖惑不
足具責儻可原察追修前好則何福如之謹遣主簿奉
書下筆氣結汗流竟趾後漢/書
  趙壹
   報皇甫規書即答/前書
君學成師範縉紳歸慕仰髙希驥歴年滋多旅轅兼道
[015-33b]
渴於言侍沐浴晨興昧旦守門實望仁兄昭其懸遲以
貴下賤握髮垂接髙可敷翫墳典起發聖意下則抗論
當世消弭時災豈悟君子自生怠倦失恂恂善誘之徳
同亡國驕惰之志盖見機而作不俟終日是以夙退自
引畏使君勞昔人或歴説而不遇或思仕而無從皆歸
之於天不尤於物今壹自譴而已豈敢有猜仁君忽一
匹夫於徳何損而逺辱手筆追路相尋誠足愧也壹之
區區曷云量巳其嗟可去謝也可食誠則頑簿實識其
[015-34a]
趣但闗節疢動膝灸壊潰請俟他日乃奉其情輙誦來
貺永以自慰
   謝友人書本傳此/書在前
    壹恃才倨傲屢抵罪幾至/死友人救免乃貽書謝恩
昔原大夫贖桑下絶氣傳稱其人秦越人還虢太子結
脉世著其神設曩之二人不遭仁神則結絶之氣竭矣
然而糒脯出乎車軨鍼石運乎手爪今所賴者非直車
軨之糒脯手爪之鍼石也乃收之於斗極還之於司命
[015-34b]
使乾皮復含血枯骨復被肉允所謂遭仁遇神真所宜
傳而著之余畏禁不敢班班顯言竊為窮鳥賦一篇後/漢
書/
 
 
 
 
 東漢文紀巻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