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東漢文紀 > 東漢文紀 卷十三


[013-1a]
欽定四庫全書
 東漢文紀卷十三    明 梅鼎祚 編
  張衡字平子南陽西鄂人累遷太史令侍中出為/河間相徵為尚書所著有周官訓詁及詩賦
   銘七言靈憲應間七辯/巡誥懸圖凡三十二篇
   上安帝論疫災疏延光四年京都大/疫衡明年上封事
臣竊見京師為害兼所及民多病死死有滅戸人人恐
懼朝廷燋心以為至憂臣官在於考變禳災思任防救
未知所由夙夜征營臣聞國之大事在祀祀莫大於郊
[013-1b]
天奉祖方今道路流言僉曰孝安皇帝南巡路崩從駕
左右行慝之臣欲徵諸國王子故不發喪衣車還宫偽
遣大臣並禱請命臣處外官不知其審然尊靈見罔豈
能無怨且凡夫私小有不蠲猶為譴謫况以太穢用禮
郊廟孔子曰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天地明察降禍見
災乃其理也又間者有司正以冬至之後奏開恭陵神
道陛下至孝不忍距逆或發冢移尸月令仲冬土事無
作慎無發盖及起大衆以固而閉地氣上泄是謂發天
[013-2a]
地之房諸蟄則死民必疾疫又隨以䘮厲氣未息恐其
殆此三年欲使知過改悔五行傳曰六沴作見若時共
禦帝用不差神則不怒萬福乃降用章於下臣愚以為
可使公卿處議所以陳術改過取媚神祇自求多福也
   上順帝陳事疏陽嘉中政事漸損權移於下/衡上疏陳事又疏禁圖䜟
伏惟陛下宣哲免明繼體承天中遭傾覆龍徳泥蟠今
乗雲高躋磐桓天位誠所謂將隆大位必先倥偬之也
親履艱難者知下情備經險易者達物偽故能一貫萬
[013-2b]
機靡所疑惑百揆允當庶績咸熙宜獲福祉神祇受譽
黎庶而隂陽未和災眚屢見神明幽逺冥鑒在兹福仁
禍淫景嚮而應因徳降休乗失致咎天道雖逺吉凶可
見近世鄭蔡江樊周廣王聖皆為效矣故恭儉畏忌必
䝉祉祚奢淫謟慢鮮不夷戮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也夫
情勝其性流遯忘反豈惟不肖中才皆然茍非大賢不
能見得思義故積惡成釁罪不可解也向使能瞻前顧
後援鏡自戒則何陷於凶患乎貴寵之臣衆所屬仰其
[013-3a]
有愆尤上下知之褒美譏惡有心皆同故怨讟溢乎四
海神明降其禍辟也頃年雨常不足思求所失則洪範
所謂僭恒暘若者也懼羣臣奢侈昬踰典式自下逼上
用速咎徵又前年京師地震土裂裂者威分震者人擾
也君以静唱臣以動和威自上出不趣於下禮之政也
竊懼聖思厭倦制不專已恩不忍割與衆共威威不可
分徳不可共洪範曰臣有作威作福玉食害于而家凶
于而國天鑒孔明雖疎不失災異示人前後數矣而未
[013-3b]
見所革以復徃悔自非聖人不能無過願陛下思惟所
以稽古率舊勿令刑徳八柄不由天子若恩從上下事
依禮制禮制修則奢僭息事合宜則無凶咎然後神望
允塞災消不至矣
   請禁圖䜟疏初光武善䜟中興之後儒者争學/圗緯附以妖言衡以虚妄上疏請
    禁/
臣聞聖人明審律歴以定吉凶重之以卜筮雜之以九
宫經天驗道本盡於此或觀星辰逆順寒燠所由或察
[013-4a]
龜䇿之占巫覡之言其所因者非一術也立言於前有
徵於後故智者貴焉謂之䜟書䜟書始出盖知之者寡
自漢取秦用兵力戰功成業遂可謂大事當此之時莫
或稱䜟若夏侯勝眭孟之徒以道術立名其所述著無
䜟一言劉向父子領校祕書閱定九流亦無䜟録成哀
之後乃始聞之尚書堯使鯀理洪水九載績用不成鯀
則殛死禹乃嗣興而春秋䜟云共工理水凡䜟皆云黄
帝伐蚩尤而詩䜟獨以為蚩尤敗然後堯受命春秋元
[013-4b]
命包中有公輸班與墨翟事見戰國非春秋時也又言
别有益州益州之置在於漢世其名三輔諸陵世數可
知至於圖中訖於成帝一卷之書互異數事聖人之言
埶無若是殆必虚偽之徒以要世取資徃者侍中賈逵
擿䜟互異三十餘事諸言䜟者皆不能說至於王莽簒
位漢世大禍八十篇何為不戒則知圖䜟成於哀平之
際也且河洛六蓺篇録已定後人皮傅無所容簒永元
中清河宋景遂以歴紀推言水災而偽稱洞視玉版或
[013-5a]
者至於棄家業入山林後皆無效而復采前世成事以
為證驗至於永建復綂則不能知此皆欺世罔俗以昧
執位情偽較然莫之糾禁且律歴卦候九宫風角數有
徵效世莫肯學而競稱不占之書譬猶畫工惡圖犬馬
而好作鬼魅誠以實事難形而虚偽不窮也宜收藏圖
䜟一禁絶之則朱紫無所眩典籍無瑕玷矣
   論舉孝廉疏汝南謝廉河南趙建年始十二各/能通經尚書令左雄並奏拜童子
    郎自是負書來學雲集京師/侍中張衡上疏○此順帝時
[013-5b]
自初舉孝廉到今二百年必先孝行行有餘力乃草文
法耳今詔書一以能誦章句結奏案為限雖有至孝不
當其科所謂損本而求末者也自改試以來累有妖星
震裂之菑是天意不安於此法故也
   論貢舉疏
古者以賢取士諸侯歲貢孝武之代郡舉孝廉又有賢
良文學之選於是名臣皆出文武並興漢之得人數路
而已夫書畫辭賦才之小者匡國理政未有能焉陛下
[013-6a]
即位之初先訪經術聽政餘日觀省篇章聊以游蓺當
代博奕非以教化取士之本而諸生競利作者鼎沸其
高者頗引經訓風喻之言下則連偶俗語有類俳優或
竊成文虚冒名氏臣每受詔於盛化門差次録第其未
及者亦復隨輩皆見拜擢既加之恩難復收改但守俸
禄於義已加不可復使理人及任州郡昔孝宣㑹諸儒
於石渠章帝集學士於白虎通經釋義其事優大文武
之道所宜從之乃若小能小善雖有可觀孔子以為致
[013-6b]
逺則泥君子故當致其大者逺者也並杜氏/通典
   水災對策
水者五行之首滯而逆流者人君之恩不能下及而教
逆也敦煌/實録
   日蝕上表衡為太史令表奏○後漢/書注云不詳是何年三月
今年三月朔方覺日蝕此郡懼有兵患臣愚以為可敕
北邉須塞郡縣明烽火逺斥堠深藏固閉無令穀畜外

[013-7a]
   請專事東觀疏表
臣仰幹史職敢徼官守竊貪成訓自忘頑愚願得專於
東觀畢力於紀記竭思於補闕俾有漢休烈比久長於
天地並光明於日月昭示萬嗣永永不朽也
   求合正三史表初學/記
臣伏見陛下思光先緒以典籍為本而史書枝别條異
不同一貫建武以來新載未就
   條上司馬遷班固二史
[013-7b]
易稱宓戲氏王天下宓戲氏沒神農氏作神農氏沒黄
帝堯舜氏作史遷獨載五帝不記三皇今宜并録又一
事曰帝系黄帝產青陽昌意周書曰乃命少皥清清即
青陽也今宜實定之
   與崔瑗書
    衡善機巧尤致思於天文隂/陽歴筭嘗好𤣥經與瑗書
乃者朝賀明日讀太𤣥經知子雲特極隂陽之數也非
特傳記之屬心實與五經擬漢家得二百歲卒乎𤣥四
[013-8a]
百歲其興乎足下累世窮道極㣲子孫必命世不絶冝
幅寫一通藏之以待能者陸績述𤣥○陸績云漢元/至今四百年矣其道大顯
   同前後漢書作衡謂/崔瑗而文畧異
吾觀太𤣥方知子雲妙極道數乃與五經相擬非徒傳
記之屬端力精思以揆其義使人難論隂陽之事漢家
得天下二百歲之書也復二百歲殆將終乎所以作者
之數必顯一世常然之符也漢四百歲𤣥其興矣章懐/太子
注云並衡與崔瑗書○後漢書今本無端力一句/漢紀亦云衡謂崔瑗而語前後相互端力作竭已
[013-8b]
   與特進書安帝聞衡善術學徵拜郎中再遷/太史令順帝初再轉復為太史令
蓬萊太史之祕府道家所貴衡再得當之竊為幸矣北/堂
書鈔○選注衡與特進書以為鉛刀强可一割○又云/其言之不慙恃惠子之知我○又云酸者不能不苦于
言/
   東巡誥
惟二月初吉帝將狩於岱嶽展義省方觀民設教丙寅
朏率羣賔備法駕以祖於東門乙酉觀禮於魯而休齊
焉巳丑届於靈宫是日也有鳯雙集於臺壬辰祀上帝
[013-9a]
於明堂帝曰咨予不材為天地主懐慄翹翹百僚萬機
心之謂矣孰朕之勞上帝有靈不替朕命誕敢不祗承
凡庶與祭於壇墠之位者曰懐爾邦為實願先帝載厥
太宗以左右朕躬羣臣曰帝道横被旁行海表一人有
韙萬民賴之從巡助祭者兹惟嘉瑞乃歌曰皇皇者鳳
通𤣥知時萃於山趾與帝邀期吉事有祥惟漢之祺帝
曰朕不敢當亦不敢蔽天之吉命藝文/類聚
   綬笥銘
[013-9b]
南陽太守鮑徳有詔所賜先公綬笥傳世用之徳更理
笥衡時為徳主簿作銘曰
懿矣兹笥爰藏寳珍金纓組履文章日信皇用我賜俾
作帝臣服其令服鸞封艾緡天祚明徳大賚福人垂光
厥世子孫克神厥器惟舊中實惟新周公惟事七㳙有
古文/苑
   南陽文學儒林書贊北堂/書鈔
南陽太守上黨鮑君愍文學之㢮廢懐儒林之陵遲乃
[013-10a]
命匠修而新之崇肅肅之儀揚濟濟之化
   大司農鮑徳誄
昔君烈祖平顯奕世敬叔生牙美管交賴至於中葉種
徳以邁種徳伊何去虚適參建旄屯留其茂如林降及
我君總角有聲遺䝉萬穀寵禄斯丁守約勤學克勞其
形濬哲之資日就月成業業學徒童䝉求我舍厥徃著
去風即雅濟濟京河實為西魯昔我南都惟帝舊郷同
於郡國殊於表章命親如公弁冕鳴横若惟允之實耀
[013-10b]
其光導以仁惠教以義方習射瞿相享老虞庠羌髠作
虐艱我西鄰君斯整旅耀武月頻蠢蠢戎虜是慴是震
知徳者鮮惟君克舉既厭帝心將處台輔命有不永時
不我與天實為之孰其能禦股肱或毁何痛如之國䘮
遺愛如何不思
   司空陳公誄
敬仲初育發繇卜筮鳳飛觀國流光末裔天祚眀徳徳
茂於公入孝出友爰肅爰邕兼學多識窮理知機徳音
[013-11a]
孔昭翻爾灰飛賦政二城還集皇闈公實省之亹亹庶
績公實靜之藹藹百僚公實愍之乃陟司空纂禹之跡
導揚徽庸致訓京畿協和萬邦萬邦既協殊服來同眇
論前績莫與比蹤
   司徒呂公誄
昔呂皇祖帝交之緒伯夷秩唐唐宗允敘四嶽在虞敷
土佐禹克厭帝心姓姜氏吕登是南邦以家以處降及
於周穆侯作輔寡於九族九族用寜登受八命衮職靡
[013-11b]
傾黄耳金鉉公餗以盈綽兮其寛皦兮其清既明且哲
式保令名斿旍從風駟牡超驤去此寧㝢歸於幽堂𤣥
室㝠㝠脩夜彌長
   七辨
無為先生祖述列仙背世絶俗唯誦道篇形虗年衰志
猶不遷於是七辨謀焉曰無為先生淹在幽隅藏聲隱
景剗跡窮居抑其不韙盍徃辨諸乃階而就之虚然子
曰樂國之都設為閒館工輸制匠譎詭煥爛重屋百層
[013-12a]
連閣周漫應門鏘鏘華闕雙建彫蟲彤緑螭虹蜿蜒於
是彈比翼落鸝黄加雙鶤經鴛鴦然後櫂雲舫觀中流
搴芙蓉集芳洲縱文身搏潛鱗探水玉㧞瓊根妝明月
之照曜玩赤瑕之璘豳此宫室之麗也子盍歸而處之
乎雕華子曰𤣥清白醴蒲陶醲嘉肴雜醢三臡七菹
荔枝黄柑寒梨韓榛沙餳石蜜逺國儲珍於是乃有芻
豢腯牲麋麛豹胎飛鳬棲鷩養之以時審其齊和適其
辛酸芳以薑椒拂以桂蘭㑹稽之菰冀野之粱珍羞雜
[013-12b]
遝灼爍芳香此滋味之麗也子盍歸而食之安存子曰
淮南清歌燕餘材舞列乎前堂遞奏代敘結鄭衞之遺
風揚流哇而脉激楚鼙鼓協吹竽籟應律金石合奏妖
冶邀㑹觀者交目衣解忘帶於是樂中日晩移即昏庭
美人妖服變曲為清改賦新詞轉歌流聲此音樂之麗
也子盍歸而聽諸闕丘子曰西施之徒姿容脩嫮弱顔
回植姸夸閑暇形似削成腰如約素淑性窈窕秀色美
豔鬒髮𤣥髻光可以鑒靨輔巧笑清侔流盼皓齒朱唇
[013-13a]
的皪粲練於是紅華曼理遺芳酷烈侍夕先生同兹宴
□假明蘭燈指圖觀列蟬綿宜愧夭紹紆折此女色之
麗也子盍歸而從之空桐子曰交阯緅絺筒中之紵京
城阿縞譬之蟬羽製為時服以適寒暑駟秀騏之駮駿
載軨獵之輶車建采虹之長旃系雌霓而為旗逸駭飈
於青邱超廣漢而永逝此輿服之麗也子盍歸而乗之
依衞子曰若夫赤松王喬羡門安期嘘吸沆瀣飲醴茹
芝駕應龍戴行雲桴弱水越炎氛覽八極度天垠上游
[013-13b]
紫宫下棲崑崙此神仙之麗也子盍行而求之先生乃
興而言曰吁美哉吾子之誨穆如清風啓乃嘉猷實慰
我心矯然傾首邪睨𤣥圃軒臂矯翼將飛未舉髣無子
曰在我聖皇躬勞至思參天兩地匪怠厥司率由舊章
遵彼前謀正邪理謬靡有所疑旁窺八索仰鏡三墳講
禮習樂儀則彬彬是以英人底材不賞而勸學而不厭
教而不倦於是二八之儔列乎帝庭揆事施教地平天
成然後建明堂而班辟雍和邦國而悅逺人化明如日
[013-14a]
下應如神漢雖舊邦其命維新而先生乃翻然迴面曰
君子一言於是觀智先民有言談何容易予雖䝉蔽不
敏指趣敬授教命敢不是務
   應間順帝初衡復為太史令衡不慕當世積年/不徙自去史職五載復還乃設客間作應
    間以見/其志
有間余者曰盖聞前哲首務務於下學上達佐國理民
有云為也朝有所聞則夕行之立功立事式昭徳音是
故伊尹思使君為堯舜而民處唐虞彼豈虚言而已哉
[013-14b]
必旌厥素爾咎單巫咸實守王家申伯樊仲實幹周邦
服衮而朝介圭作瑞厥跡不朽垂烈後昆不亦丕歟且
學非以要利而富貴萃之貴以行令富以施惠惠施令
行故易稱以大業質以文美實由華興器賴雕飾為好
人以輿服為榮吾子性徳體道篤信安仁約已博藝無
堅不鑚以思世路斯何逺矣曩滯日官今又原之雖老
氏曲全進道若退然行亦以需必也學非所用術有所
仰故臨川將濟而舟檝不存焉徒經思天衢内昭獨智
[013-15a]
固合理民之式也故嘗見謗於鄙儒深厲淺揭隨時為
義曾何貪於支離而習其孤技耶參輪可使自轉木雕
猶能獨飛巳垂翅而還故棲盍亦調其機而銛諸昔有
文王自求多福人生在勤不索何獲曷若卑體屈已美
言以相尅鳴於喬木乃金聲而玉振之用後勲雪前吝
婞佷不柔以意誰靳也應之曰是何觀同而見異也君
子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徳之不崇不恥禄之不夥而恥
智之不博是故藝可學而行可力也天爵髙懸得之在
[013-15b]
命或不速而自懐或羨旃而不臻求之無益故智者偭
而不思阽身以徼幸固貪夫之所為未得而豫䘮也枉
尺直尋議者譏之盈欲虧志孰云非羞於心有猜則簋
飱饌脯猶不屑餐旌瞀以之意之無疑則兼金盈百而
不嫌辭孟軻以之士或解短褐而襲黼黻或委臿築而
據文軒者度徳拜爵量績受禄也輸力致庸受必有階
渾元初基靈軌未紀吉凶分錯人用朣朦黄帝為斯深
慘有風后者是焉亮之察三辰於上跡禍福乎下經緯
[013-16a]
歴數然後天步有常則風后之為也當少昊清陽之末
實或亂徳人神雜擾不可方物重黎又相顓頊而申理
之日月即次則重黎之為也人各有能因藝受任鳥師
别名四叔三正官無二業事不並濟晝長則宵短日南
則景北天且不堪兼况以人該之夫𤣥龍迎夏則凌雲
而奮鱗樂時也涉冬則淈泥而潛蟠避害也公旦道行
故制典禮以尹天下懼教誨之不從有人之不理仲尼
不遇故論六經以俟來辟恥一物之不知有事之無範
[013-16b]
所考不齊如何可一夫戰國交争戎車競驅君若綴旒
人無所麗燭武縣縋而秦伯退師魯連係箭而聊城弛
柝從往則合横來則離安危無常要在說夫咸以得人
為梟失士為尤故樊噲披帷入見髙祖髙祖踞洗以對
酈生當此之㑹乃黿鳴而鼈應也故能同心戮力勤恤
人隱奄受區夏遂定帝位皆謀臣之由也故一介之策
各有攸建子長諜之爛然有第夫女魃北而應龍翔洪
鼎聲而軍容息溽暑至而鶉火棲寒氷沍而黿鼉蟄今
[013-17a]
也皇澤宣洽海外混同萬方億醜并質共劑若修成之
不暇尚何功之可立立事有三言為下列下列且不可
庶矣奚冀其二哉於兹縉紳如雲儒士成林及津者風
攄失塗者幽僻遭遇難要趨偶為幸世易俗異事勢舛
殊不能通其變而一度以揆之斯契船而求劍守株而
伺兔也冒愧逞願必無仁以繼之有道者所不履也越
王句踐事此故厥緒不永捷徑邪至我不忍以投步于
進苟容我不忍以歙肩雖有犀舟勁檝猶人涉卬否有
[013-17b]
須者也姑亦奉順敦篤守以忠信得之不休不獲不吝
不見是而不惽居下位而不憂允上徳之常服焉方將
師天老而友地典與之乎髙睨而大談孔甲且不足慕
焉稱殷彭及周聃與世殊技固孤是求子憂朱泙曼之
無所用吾恨輪扁之無所教也子覩木雕獨飛愍我垂
翅故棲吾感去鼃附鴟悲爾先笑而後號也斐豹以斃
督燔書禮至以掖國作銘弦髙以牛餼退敵墨翟以縈
帶全城貫髙以端辭顯義蘇武以秃節效貞蒲且以飛
[013-18a]
矰逞巧詹何以沈鉤致精奕秋以棋局取譽王豹以清
謳流聲僕進不能參名於二立退又不能羣彼數子愍
三墳之既頺惜八索之不理庶前訓之可鑽聊朝隱乎
柱史且韞櫝以待價踵顔氏以行止曾不慊夫晉楚敢
告誠於知己
   渾儀後漢/書注
赤道横帶渾天之腹去極九十一度十分之五黄道斜
帶其腹出赤道表裏各二十四度故夏至去極六十七
[013-18b]
度而强冬至去極百一十五度亦强也然則黄道斜截
赤道者則春分秋分之去極也今此春分去極九十少
秋分去極九十一少者就夏厯景去極之法以為率也
上頭横行第一行者黄道進退之數也本當以銅儀日
月度之則可知也以儀一歲乃竟而中間又有隂雨難
卒成也是以作小渾盡赤道黄道乃各調賦三百六十
五度四分之一從冬至所在始起令之相當值也取北
極及衡各誠㭬之為軸取薄竹篾穿其兩端令兩穿中
[013-19a]
間與渾半等以貫之令察之與渾相切摩也乃從減半
起以為八十二度八分之五盡衡減之半焉又中分其
篾抝去其半令其半之際正直與兩端減半相直令篾
半之際從冬至起一度一移之視篾之半際夕多黄赤
道幾也其所多少則進退之數也從北極數之則元極
之度也各分赤道黄道為二十四氣一氣相去十五度
十六分之七每一氣者黄道進退一度焉所以然者黄
道直時去南北極近其處地小而横行與赤道且等故
[013-19b]
以篾度之於赤道多也設一氣令十六日皆常率四日
差少半也令一氣十五日不能半耳故使中道三日之
中若少半也三氣一節故四十六日而差今三度也至
於差三之時而五日同率者一其實節之間不能四十
六日也今殘日居其策故五日同率也其率雖同先之
皆强後之皆弱不可勝計取至於三而復有進退者黄
道稍斜於横行不得度故也春分秋分所以退者黄道
始起更斜矣於横行不得度故也亦每一氣一度焉三
[013-20a]
氣一節亦差三度也至三氣之後稍逺而直故横行得
度而稍進也立春立秋横行稍退矣而度猶云進者以
其所退減其所進猶有盈餘未盡故也立夏立冬横行
稍進矣而度猶退者以其所進增其所退猶有不足未
畢故也以此論之日行非有進退而以赤道重廣黄道
使之然也本二十八宿相去度數以赤道為强耳故於
黄道亦進退也冬至在斗二十一度少半最逺時也而
此厯斗二十度俱百一十五强矣冬至宜與之同率焉
[013-20b]
夏至在井二十一度半强最近時也而此厯井二十三
度俱六十七度强矣夏至宜與之同率焉
   靈憲
昔在先王將步天路用之靈軌尋緒本元先準之於渾
體是為正儀立度而皇極有逌建也樞運有逌稽也乃
建乃稽斯經天常聖人無心因兹以生心故靈憲作興
曰太素之前幽清𤣥静寂漠㝠黙不可為象厥中惟靈
厥外惟無如是者永乆焉斯謂溟涬盖乃道之根也道
[013-21a]
根既建自無生有太素始萌萌而未兆并氣同色渾沌
不分故道志之言云有物渾成先天地生其氣體固未
可得而形其遲速固未可得而紀也如是者又永乆焉
斯謂龎鴻盖乃道之幹也道幹既育有物成體於是元
氣剖判剛柔始分清濁異位天成於外地定於内天體
於陽故圓以動地體於隂故平以静動以行施静以合
化堙欝構精時育庶類斯謂太元盖乃道之實也在天
成象在地成形天有九位地有九域天有三辰地有三
[013-21b]
形有象可效有形可度情性萬殊旁通感薄自然相生
莫之能紀於是人之精者作聖實始紀綱而經緯之八
極之維徑二億三萬二千三百里南北則短減千里東
西則廣增千里自地至天半於八極則地之深亦如之
通而度之則是渾已將覆其數用重鉤股懸天之景薄
地之義皆移千里而差一寸得之過此而往者未之或
知也未之或知者宇宙之謂也宇之表無極宙之端無
窮天有兩儀以儛道中其可覩樞星是也謂之北極在
[013-22a]
南者不著故聖人弗之名焉其世之遂九分而減二陽
道左迴故天運左行有驗於物則人氣左嬴形左繚也
天以陽迴地以隂淳是故天致其動稟氣舒光地致其
静承施候明天以順動不失其中則四序順至寒暑不
減致生有節故品物用生地以靈静作合承天清化致
養四時而後育故品物用成凡至大莫如天至厚莫若
地地至質者曰地而已至多莫若水水精為漢漢用於
天而無列焉思次質也地有山嶽以宣其氣精種為星
[013-22b]
星也者體生於地精成於天列居錯跱各有逌屬紫宫
為皇極之居太㣲為五帝之廷明堂之房大角有席天
市有坐蒼龍連踡於左白虎猛據於右朱雀奮翼於前
靈龜圏首於後黄神軒轅於中六擾既畜而狼黿魚鼈
罔有不具在野象物在朝象官在人象事於是備矣懸
象著明莫大乎日月其徑當天周七百三十六分之一
地廣二百四十二分之一日者陽精之宗積而成鳥象
烏而有三趾陽之類其數竒月者隂精之宗積而成獸
[013-23a]
象兔隂之類其數耦其後有憑焉者羿請無死之藥於
西王母姮娥竊之以奔月將往枚筮之於有黄有黄筮
之曰吉翩翩歸妹獨將西行逄天晦芒毋驚毋恐其後
大昌姮娥遂託身於月是為蟾蜍夫日譬猶火月譬猶
水火則外光水則含景故月光生於日之所照魄生於
日之所蔽當日則光盈就日則光盡也衆星被耀因水
轉光當日之衝光常不合者蔽於地也是謂闇虚在星
星微月過則食日之薄地其明也繇暗視明明無所屈
[013-23b]
是以望之若火方於中天天地同明繇明瞻暗暗還自
奪故望之若水火當夜而揚光在晝則不明也月之於
夜與日同而差㣲星則不然強弱之差也衆星列布其
以神著有五列焉是為三十五名一居中央謂之北斗
動變挺占實司王命四布於方為二十八宿日月運行
歴示吉凶五緯經次用告禍福則天心於是見矣中外
之官常明者百有二十四可名者三百二十為星二千
五百而海人之占未存焉㣲星之數盖萬一千五百二
[013-24a]
十庶物蠢蠢咸得繫命不然何以總而理諸夫三光同
形有似珠玉神守精存麗其職而宣其明及其衰神歇
精斁於是乎有隕星然則奔星之所墜至則石文曜麗
乎天其動者七日月五星是也周旋右回天道者貴順
也近天則遲逺天則速行則屈屈則留回留回則逆逆
則遲迫於天也行遲者覿於東覿於東屬陽行速者覿
於西覿於西屬隂日與月此配合也攝提熒惑地侯見
辰附於日也太白辰星見昏附於月也二隂三陽參天
[013-24b]
兩地故男女取焉方星巡鎮必因常度茍或盈縮不逾
於次故有列司作缺/曰老子四星周伯王逄芮各一錯
乎五緯之間其見無期其行無度實妖經星之所然後
吉凶宣周其祥可盡蔡邕表志曰言天體者有三家一
曰周髀二曰宣夜三曰渾天宣夜之學絶無師法周髀
數術具存考驗天狀多所違失故史官不用惟渾天者
近得其情今史官所用候臺銅儀則其法也立尺圓體
之度而具天地之象以正黄道以察發歛以行日月以
[013-25a]
步五緯精㣲深妙萬世不易之道也官有其器而無本
書前志亦闕而不論臣求其舊文連年不得在東觀以
治律未竟未及成書案略求索竊不自量卒欲寢伏儀
下思惟精意案度成數扶以文義潤以道術著成篇章
罪惡無狀投畀有北灰滅兩絶世路無由宜博問羣臣
下及巖穴知渾天之意者使述其義以裨天文志撰建
武以來星變彗孛占驗著明者續其後隋書/
   靈應太平/御覽
[013-25b]
崑崙東南有赤縣之州風雨有時寒暑有節苟非此州
南則多暑北則多寒東則多陽西則多隂故聖王不處

  馬融字季長援兄子嚴之子校書/郎歴南郡太守復拜議郎
   廣成頌融拜校書郎詣東觀典校秘書是時鄧/太后臨朝騭兄弟輔政謂文徳可興武
    功宜廢遂寢蒐狩之禮息戰陳之法故猾賊/從横乗此無備融乃感激以為文武之道聖
    賢不墜五才之用無或可廢元初二年上廣/成頌以諷諌頌奏忤鄧氏滯於東觀十年不
    調/
[013-26a]
臣聞孔子曰奢則不遜儉則固奢儉之中以禮為界是
以蟋蟀山樞之人並刺國君諷以太康馳驅之節夫樂
而不荒憂而不困先王所以平和府藏頥養精神致之
無疆故戛擊鳴球載於虞謨吉日車攻序於周詩聖主
賢君以增盛美豈徒為奢淫而已哉伏見元年以來遭
值戹運陛下戒懼災異躬自菲薄荒棄禁苑廢弛樂懸
勤憂潛思十有餘年以過禮數重以皇太后體唐堯親
九族篤睦之徳陛下履有虞烝烝之孝外舍諸家每有
[013-26b]
憂疾聖恩普勞遣使交錯稀有曠絶時時寧息又無以
自娱樂殆非所以逄迎太和禆助萬福也臣愚以為雖
尚頗有蝗蟲今年五月以來雨露時澍祥應將至方涉
冬節農事閒隙宜幸廣成覽原隰觀宿麥勸收藏因講
武校獵使寮庶百姓復覩羽旄之美聞鐘鼔之音歡欣
喜樂鼓舞疆畔以迎和氣招致休慶小臣螻蟻不勝區
區職在書籍謹依舊文重述蒐狩之義作頌一篇并封
上淺陋鄙薄不足觀省
[013-27a]
臣聞昔命師於鞬櫜偃伯於靈臺或人嘉而稱焉彼固
未識夫雷霆之為天常金革之作昏明也自黄炎之前
傳道罔記三五以來越可略聞且區區之酆郊猶廓七
十里之囿盛春夏之苗詩詠囿草樂奏騶虞是以大漢
之初基也宅兹天邑總風雨之㑹交隂陽之和揆厥靈
囿營於南郊徒觀其埛場區宇恢胎曠蕩藐夐勿罔寥
豁欝泱騁望千里天與地莽於是周阹環瀆右矕三塗
左概嵩嶽面據衡隂箕背王屋浸以波溠夤以滎洛金
[013-27b]
山石林殷起乎其中峨峨磑磑鏘鏘隆穹槃回嵎
峗錯崔神泉側出丹水湼池怪石浮磬燿焜於其陂其
土毛則㩁牧薦草芳茹甘荼茈萁芸蒩昌本深蒲芝荋
堇荁蘘荷芋蕖桂荏鳬葵格韮菹于其植物則𤣥林包
竹藩陵蔽京珍林嘉樹建木叢生椿梧栝柏柜柳楓楊
豐彤對蔚崟頟槮爽翕習春風含津吐榮鋪於布濩蓶
扈蘳熒惡可殫形至於陽月隂慝害作百草畢落林衡
戒田焚萊柞木然後舉天網頓八絃揫歛九藪之動物
[013-28a]
繯櫜四野之飛征鳩之乎兹囿之中山敦雲移羣鳴膠
膠鄙騃譟讙子野聽聳離朱目眩𨽻首策亂陳子籌昏
於時營圍恢廓充斥川谷罦罝羅羉彌綸阬澤臯牢陵
山校隊案部前後有屯甲乙相伍戊巳為堅乗輿乃以
吉月之陽朔登於疏鏤之金路六驌騻之𤣥龍建雄虹
之旌夏掲鳴鳶之脩橦曳長庚之飛髾載日月之太常
棲招揺與𤣥弋注枉矢於天狼羽毛紛其髟鼬揚金㚇
而拖玉瓖屯田車於平原播同徒於髙岡旃旝摻其如
[013-28b]
林錯五色以摛光清氛埃掃野塲誓六師搜雋良司徒
勒卒司馬平行車攻馬同教達戒通伐咎鼓撞華鐘獵
徒縱赴榛叢徽嫿霍奕别騖分奔騷擾聿皇往來交舛
紛紛回回南北東西風行雲轉匈隱訇黄塵勃滃闇
若霧昬日月為之籠光列宿為之翳昧僄狡課才勁勇
程氣狗馬角逐鷹鸇競鷙驍騎旁佐輕車横厲相與陸
梁聿皇於中原絹猑蹏鏦特肩脰完羝撝介鮮散毛族
梏羽羣然後飛鋋電激流矢雨墜各指所質不期俱殪
[013-29a]
竄伏扔輪發作梧轊祋殳狂擊頭陷顱碎獸不得猭禽
不得瞥或夷由未殊顛狽頓躓蝡蝡蟫蟫充衢塞隧葩
華蓱布不可勝計若夫鷙獸毅虫倨牙黔口大匈哨後
縕巡歐紆負隅依阻莫敢嬰禦乃使鄭叔晉婦之徒暌
孤刲刺裸裎袒裼冒柘搓棘枳窮浚谷底幽嶰暴斥
虎搏狂兕獄熊抾封狶或輕訬趬悍廋疏㟺領犯歴
嵩巒陵喬松履脩樠踔攳枝杪標端尾蒼蜼掎𤣥猨木
産盡寓屬單罕罔合部罾弋同曲類行並驅星布麗屬
[013-29b]
曹伍相保各有分局矰碆飛流纖羅絡縸遊雉羣驚晨
鳬輩作翬然雲起霅爾雹落爾乃觀髙蹈改乗回轅
泝恢方撫馮夷䇿句芒超荒忽出重陽厲雲漢横天潢
導鬼區徑神場詔靈寳召方相驅厲疫走蜮祥捎罔兩
拂游光枷天狗緤墳羊然後緩節舒容裴回安步降集
波籞川衡澤虞矢魚陳罟兹飛宿沙田開古蠱翬終葵
揚闗斧刋重氷撥蟄戸測潛鱗踵介旅逆獵湍瀨渀薄
汾撓淪滅潭淵左挈夔龍右提蛟鼉春獻王鮪夏薦鼈
[013-30a]
黿於是流覽徧照殫變極態上下究竟山谷蕭條原野
嵺愀上無飛鳥下無走獸虞人植旍獵者効具車弊田
罷旋入禁囿棲遲乎昭明之觀休息乎髙光之榭以臨
乎宏池鎮以瑶臺純以金堤樹以蒲栁被以綠莎瀇漾
沆漭錯紾槃委天地虹洞固無端涯大明生東月朔西
陂乃命壺涿驅水蠱逐罔螭滅短狐簎鯨鯢然後方餘
皇連舼舟張雲帆施蜺幬靡颸風陵迅流發棹歌縱水
謳淫魚出蓍蔡浮湘靈下漢女游水禽鴻鵠鴛鴦鷗鷖
[013-30b]
鶬鴰鸕鷁鷺鴈鷿鷉乃安斯寢戢翮其涯魴鱮鱏鯿鰋
鯉鱨魦樂我純徳騰踊相隨雖靈沼之白鳥孟津之躍
魚方斯蔑矣然猶詠歌於伶蕭載陳於方䇿豈不哀哉
於是宗廟既享庖厨既盈車徒既簡器械既攻然後擺
牲班禽淤賜犒功羣師疊伍伯校千重山罍常滿房俎
無空酒正案隊膳夫巡行清醪車湊燔炙騎將鼓駭舉
爵鐘鳴既觴若乃陽阿衰裴之晉制闡鼃華羽之南音
所以洞蕩匈臆發明耳目疏越蘊慉駭恫底伏鍠鍠鎗
[013-31a]
鎗奏於農郊大路之衢與百姓樂之是以明徳耀乎中
夏威靈暢乎四荒東隣浮巨海而入享西旅越蔥嶺而
來王南徼因九譯而致貢朔狄屬象胥而來同盖安不
忘危治不忘亂道在乎兹斯固帝王之所以曜神武而
折遐衝者也方今大漢收功於道徳之林致平於仁義
之淵忽蒐狩之禮闕槃虞之佃闇昧不覩日月之光聾
昬不聞雷霆之震於今十二年為日久矣亦方將刋禁
臺之秘藏發天府之官常由質要之故業率典刑之舊
[013-31b]
章采清原嘉岐陽登俊傑命賢良舉淹滯拔幽荒察淫
侈之華譽顧介特之實功聘畎畆之羣雅宗重淵之潛
龍乃儲精山藪歴思河澤目矖鼎俎耳聽康衢營傅說
於胥靡求伊尹於庖厨索膠鬲於魚鹽聽甯戚於大車
俾之昌言而宏議軼越三家馳騁五帝悉覽休祥總括
羣瑞遂棲鳳凰於高梧宿麒麟於西園納僬僥之珍羽
受王母之白環永逍遥於宇内與二儀乎無疆貳造化
於后土參神施於昊乾超特達而無儔煥巍巍而無原
[013-32a]
豐千億之子孫歴萬載而永延禮樂既闋北轅返斾至
自新城背伊闕反洛京
   東巡頌安帝親政召融還郎署復在講部出為/河間王廐長時車駕東巡岱宗融上東
    巡頌帝竒其/文召拜郎中
允迪在昔紹烈陶唐殷天衷克揺光若時則運瓊衡敷
六典經八成肆類乎上帝實柴乎三辰禋祀乎六宗祗
燎乎羣神遂發號羣司申戒百工卜筮稱吉蓍龜襲從
南征有時馮相告祥清夷道而後行曜四國而揚光展
[013-32b]
聖義於巡狩喜圻畤而咏八荒指宗嶽以為期固岱神
之所望散齋既畢越翼良辰棫槱增搆烈火燔燃暉光
四煬炎爛薄天蕭香肆升青烟冒雲珪璋峩峩犧牲潔
純欝鬯宗彝明水𤣥樽空桑孤竹咸池雲門六八匝變
神祇並存太平御覽經八成下有變/和萬殊總領神明二句
   上安帝請龎參等書元初中參為䕶羌校尉擊/先零羌為其所敗乃稱病
    引兵還坐詐徵下獄校書郎中/馬融上書請之書奏赦參等
伏見西戎反畔㓂鈔五州陛下愍百姓之傷痍哀黎元
[013-33a]
之失業單竭府庫以奉軍師昔周宣獫狁侵鎬及方孝
文匈奴亦略上郡而宣王立中興之功文帝建太宗之
號非惟兩主有明叡之資抑亦扞城有虓虎之助是以
南仲赫赫列在周詩亞夫赳赳載於漢策竊見前䕶羌
校尉龎參文武昭備智略𢎞逺既有義勇果毅之節兼
以博雅深謀之姿又度遼將軍梁慬前統西域勤苦數
年逺留三輔功效克立間在北邉單于降服今皆幽囚
陷於法網昔荀林父敗績於邲晉侯使復其位孟明視
[013-33b]
䘮師於崤秦伯不替其官故晉景并赤狄之土秦穆遂
覇西戎宜逺覽二君使參慬得在寛宥之科誠有益於
折衝毗佐於聖化
   上論日蝕疏建光四年三月戊午朔日有蝕之/在胃十二度隴西酒泉朔方各以
    狀上史官不覺是/時融為許令上書
伏讀詔書陛下深惟禹湯罪已之義歸咎自責寅畏天
戒詳延百僚博問公卿知變所自審得厥故修復往術
以答天命臣子逺近莫不延頸企踵苟有隙空一介之
[013-34a]
知事願自效貢納聖聽臣伏見日蝕之占自昔典籍十
月之交春秋傳記漢注所載史官占候羣臣密對陛下
所觀覽左右所諷誦可謂詳悉備矣雖復廣問陷在前
志無以復加乃者茀氣於參臣前得敦朴之人後三年
二月對策北宫端門以為參者西方之位其於分野并
州是也殆謂西戎北狄其後種羌叛戻烏桓犯上郡并
凉動兵驗略效矣今復見大異申誡重譴於此二城海
内莫見三月一日合辰在婁婁又西方之宿衆占顯明
[013-34b]
者羌及烏桓有悔過之辭將吏䇿勲之名臣恐受任典
牧者茍脱目前皆粗圖身一時之權不顧為國百世之
利論者美近功忽其逺則各相不大疢病伏惟天象不
虚老子曰圖難於其易也為大於其細也消災復異宜
在於今詩曰日月告凶不用其行四國無政不用其良
傳曰國無政不用善則自取謫干日月之災故政不可
不慎也務三而已一曰擇人二曰安民三曰從時臣融
伏惟方今有道之世漢典設張侯甸采衞司民之吏案
[013-35a]
繩循墨雖有殿最所差無幾其陷罪辟身自取禍百姓
未被其大傷至邉郡牧御失和吉之與凶敗之與成優
劣相懸不誡不可審擇其人上以應天變下以安民𨽻
竊見列將子孫生長京師食仰租奉不知稼穡之艱又
希遭阨困故能果毅輕財施與孤弱以獲死生之用此
其所長也不拘法禁奢泰無度功勞足以宣威踰濫足
以傷化此其所短也州郡之士出自貧苦長於檢柙難
專賞罰不敢越溢此其所長也拘文守法遭遇非常狐
[013-35b]
疑無斷畏首畏尾威恩纎薄外内離心士卒不附此其
所短也必得將兼有二長之才無二短之累參以吏事
任以兵法有此數姿然後能折衝厭難致其功實轉災
為福孔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以天下之
大四海之衆云無若人臣以為誣矣宜特選詳譽審得
其真鎮守二方以應用良擇人之義以塞大異也馬融/集漢
書/注
   上順帝乞自効疏融陽嘉中大將軍梁商表為/從事中郎轉武都太守時西
[013-36a]
    羌反叛征西將軍馬賢與䕶羌校尉胡疇征/之稽乆不進融知其將敗上疏乞自効朝廷
    不能/用
今雜種諸羌轉相鈔盜宜及其未并亟遣深入破其支
黨而馬賢等處處留滯羌胡百里望塵千里聽聲今逃
匿避回漏出其後則必侵冦三輔為民大害臣願請賢
所不可用闗東兵五千裁假部隊之號盡力率厲埋根
行首以先吏士三旬之中必克破之臣少習學蓺不更
武職猥陳此言必受誣罔之辜昔毛遂厮養為衆所蚩
[013-36b]
終以一言克定從要臣懼賢等專守一城言攻於西而
羌出於東且其將士必有髙克潰叛之變
   為梁冀誣奏太尉李固書質帝初立梁太后委/任宰輔固多所匡正
    冀每相忌疾遂誣奏固時融在座為冀章草/冀長史吴祐面責融曰李公之罪成於卿手
    冀怒起入祐亦竟/去書奏太后不聽
臣聞君不稽古無以承天臣不述舊無以奉君昔堯殂
之後舜仰慕三年坐則見堯於墻食則覩堯於羮斯所
謂聿追來孝不失臣子之節者太尉李固因公假私依
[013-37a]
正行邪離間近戚自隆支黨至於表舉薦達例皆門徒
及所辟召靡非先舊或富室財賂子壻婚屬其列在官
牒者凡四十九人又廣選賈豎以補令史募求好馬臨
牕呈試出入踰侈輜軿曜日大行在殯路人掩涕固獨
胡粉飾貎搔頭弄姿槃旋偃仰從容冶步曾無慘怛傷
悴之心山陵未成違矯舊制善則歸已過則歸君斥逐
近臣不得侍送作威作福莫固之甚臣聞台輔之位實
和隂陽璇璣不平冦賊姦軌則責在太尉固受任之後
[013-37b]
東南跋扈兩州數郡千里蕭條兆人傷損大化陵遲而
詆疵先主苟肆狂狷存無廷爭之忠沒有誹謗之說夫
子罪莫大於累父臣惡莫深於毁君固之過釁事合誅

   與謝伯世書
頃憒憒愁思猶不解懐思在竹間放狗逐麋晩秋涉冬
大蒼出籠黄棘下莵芼以乾葵以送餘日兹樂而已蓺/文
類聚○憒憒尺牘作憤/憤誤以送一作自送
[013-38a]
   與竇伯向書章字伯向好學有文與馬融崔/瑗同好更相推薦融與章書
孟陵奴來賜書見手跡歡喜何量次於面也書雖兩紙
八行行七字七八五十六字百一十二言耳馬融集○/後漢志注
馬融對䇿曰大中之道在/天為北辰在地為人君
   忠經序
忠經者盖出於孝經也仲尼説孝者所以事君之義則
知孝者俟忠而成之所以答君親之恩明臣子之分忠
不可廢於國孝不可弛於家孝既有經忠則猶闕故述
[013-38b]
仲尼之說作忠經焉今皇上含庖軒之姿韞勛華之徳
弼賢俾能無逺不舉忠之與孝天下攸同臣融巖野之
臣性則愚朴沐浴徳澤其可黙乎作為此經庶少禆補
雖則辭理薄陋不足以稱焉忠之所存存於勸善勸善
之大何以加於忠孝者哉夫定髙卑以章目引詩書以
明綱吾師於古曷敢徒然其或異同者變易之宜也或
對之以象其意或遷之以就其類或損之以簡其文或
益之以備其事以忠應孝亦著為十有八章所以洪其
[013-39a]
至公勉其至誠信本為政之大體陳事君之要道始於
立徳終於成功此忠經之義也謹序
  高彪字義方吴郡無錫人除郎/中校書東觀終内黄令
   遺馬融書
    彪為諸生游太學有雅才而訥於言嘗從馬/融欲訪大義融疾不獲見乃覆刺遺融書融
    省書慙追還之/彪逝而不顧
承服風問從來有年故不待介者而謁大君子之門冀
一見龍光以敘腹心之願不圖遭疾幽閉莫啓昔周公
[013-39b]
旦父文兄武九命作伯以尹華夏猶揮沐吐餐垂接白
屋故周道以隆天下歸徳公今養痾傲士故其宜也後/漢
書/
   同前後漢/雜事
伏聞髙問為日久矣冀一見龍光敘腹心之願以啓其
蔽不圖辭之以疾昔周公父文王兄武王九命作相以
尹華夏猶握沐吐食以接白屋之士天下歸徳歴載邈
矣今君不能相見宜哉
[013-40a]
   贈第五永箴彪為郎中校書東觀時京兆第五/永為督軍御史使督幽州百官祖
    餞於長樂觀皆賦詩彪/作箴蔡邕等甚美其文
文武將墜乃俾俊臣整我皇綱董此不䖍古之君子即
戎忘身昭其果毅尚其桓桓師尚七十氣冠三軍詩人
作歌如鷹如鸇天有太乙五將三門地有九變邱陵山
川人有計䇿六竒五間總兹三事謀則咨詢無曰巳能
務在求賢淮隂之勇廣野是尊周公大聖石碏純臣以
威克愛以義滅親勿謂時險不正其身勿謂無人莫識
[013-40b]
已真忘富遺貴福禄乃存枉道依合復無所觀先公髙
節越可永遵佩藏斯戒以厲終身並後漢書○吴皇象/文武帖明作昭師作
吕黄伯思東觀餘論云作史者避晉諱非也范曅宋人/寧當避晉或是司馬彪續漢諸書所傳曅未之改耳○
總兹二句曅書所無越/可永遵帖作永越可遵
  許慎字叔重汝南召陵人少博學經籍馬融常推/敬之為郡功曹舉孝㢘再遷除洨長卒於家
   說文解字敘後漢書初慎以五經傳説臧否不/同於是撰為五經異議又作説文
    解字十四篇建光中子沖上於朝至宋雍熈/時詔徐鉉等校定為許氏説文解字五音韻
    譜/
[013-41a]
古者庖犠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
地視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逺取諸物於是始
作易八卦以垂憲象及神農氏結繩為治而統其事庶
業其繁飾偽萌生黄帝之史倉頡見鳥獸蹏迒之跡知
分理之可相别異也初造書契百工以乂萬品以察盖
取諸夬夬揚於王庭言文者宣教明化於王者朝廷君
子所以施祿及下居徳則忌也倉頡之初作書盖依類
象形故謂之文其後形聲相益即謂之字字者言孳乳
[013-41b]
而浸多也著於竹帛謂之書書者如也以迄五帝三王
之世改易殊體封於泰山者七十有二代靡有同焉周
禮八歲入小學保氏教國子先以六書一曰指事指事
者視而可識察而可見上下是也二曰象形象形者畫
成其物隨體詰詘日月是也三曰形聲形聲者以事為
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四曰㑹意會意者比類合誼以
見指撝武信是也五曰轉注轉注者建類一首同意相
受考老是也六曰假借假借者本無其字依聲託事令
[013-42a]
長是也及宣王太史籀著大篆十五篇與古文或異至
孔子書六經左邱明述春秋傳皆以古文厥意可得而
説其後諸侯力政不統於王惡禮樂之害已而皆去其
典籍分為七國田疇異畮車涂異軌律令異法衣冠異
制言語異聲文字異形秦始皇帝初兼天下丞相李斯
乃奏同之罷其不與秦文合者斯作倉頡篇中車府令
趙髙作爰歴篇太史令胡母敬作博學篇皆取史籀大
篆或頗省改所謂小篆者也是時秦燒滅經書滌除舊
[013-42b]
典大發𨽻卒興役戍官獄職務繁初有𨽻書以趣約易
而古文由此絶矣自爾秦書有八體一曰大篆二曰小
篆三曰刻符四曰蟲書五曰摹印六曰署書七曰殳書
八曰𨽻書漢興有草書尉律學僮十七以上始試諷籀
書九千字乃得為吏又以八體試之郡移太史并課最
者以為尚書史書或不正輒舉劾之今雖有尉律不課
小學不修莫達其説乆矣孝宣時召通倉頡讀者張敞
從受之涼州刺史杜業沛人爰禮講學大夫秦近亦能
[013-43a]
言之孝平時徵禮等百餘人令說文字未央廷中以禮
為小學元士黄門侍郎揚雄采以作訓纂篇凡倉頡以
下十四篇凡五千三百四十字羣書所載略存之矣及
亡新居攝使大司空甄豐等校文書之部自以為應制作
頗改定古文時有六書一曰古文孔子壁中書也二曰奇字
即古文而異者也三曰篆書即小篆秦始皇帝使下杜
人程邈所作也四曰佐書即秦𨽻書五曰繆篆所以摹
印也六曰鳥蟲書所以書幡信也壁中書者魯恭王壊
[013-43b]
孔子宅而得禮記尚書春秋論語孝經又北平侯張蒼
獻春秋左氏傳郡國亦往往於山川得鼎彞其銘即前
代之古文皆自相似雖叵復見逺流其詳可得略說也
而世人大共非訾以為好竒者也故詭更正文郷壁虚
造不可知之書變亂常行以燿於世諸生競說字解經
諠稱秦之𨽻書為倉頡時書云父子相傳何得改易乃
猥曰馬頭人為長人持十為斗虫者屈中也廷尉說律
至以字斷法苛人受錢苛之字止句也若此者甚衆皆
[013-44a]
不合孔子古文謬於史籀俗儒鄙夫翫其所習蔽所希
聞不見通學未嘗覩字例之條怪舊埶而善野言以其
所知為秘妙究洞聖人之㣲恉又見倉頡篇中幼子承
詔因號古帝之所作也其辭有神㒨之術焉其迷誤不
諭豈不悖哉書曰予欲觀古人之象言必遵修舊文而
不穿鑿孔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今亡矣夫盖非其不
知而不問人用己私是非無正巧説衺辭使天下學者
疑盖文字者經藝之本王政之始前人所以垂後後人
[013-44b]
所以識古故曰本立而道生知天下之至頥而不可亂
也今敘篆文合以古籀博采通人至於小大信而有證
稽譔其説將以理羣類解謬誤曉學者達神恉分别部
居不相雜厠萬物咸覩靡不兼載厥誼不昭爰明以諭
其偁易孟氏書孔子詩毛氏禮周官春秋左氏論語孝
經皆古文也於其所不知盖闕如也
敘曰此十四篇五百四十部九千三百五十三文重一
千一百六十三解説凡十三萬三千四百四十一字其
[013-45a]
建首也立一為專方以類聚物以羣分同條牽屬共理
相貫雜而不越據形系聯引而申之以究萬原畢終於
亥知化窮冥於時大漢聖徳熈明承天稽唐敷崇殷中
遐邇被澤渥衍沛滂廣業甄㣲學士知方探賾索隱厥
誼可傳粤在永元困頓之季孟陬之月朔日甲申曾曾
小子祖自炎神縉雲相黄共承髙辛太岳佐夏吕叔作
藩俾侯於許世祚遺靈自彼徂召宅此汝瀕竊卬景行
敢涉聖門其𢎞如何節彼南山欲罷不能既竭愚才惜
[013-45b]
道之味聞疑載疑演贊其志次列㣲辭知此者稀倘昭
所尤庶有達者理而董之
  許冲慎之/子
   進說文解字上安帝書説文本書末云召上書/者汝南許冲詣左掖門
    㑹令并齎所上書十月十九日中黄門饒喜/以詔書賜召陵公乘許冲布四十匹即日受
    詔朱雀掖/門敕勿謝
召陵萬歲里公乗草莽臣冲稽首再拜上書皇帝陛下
臣伏見陛下神明盛徳承遵聖業上考度於天下流化
[013-46a]
於民先天而天不違後天而奉天時萬國咸寧神人以
和猶復深惟五經之妙皆為漢制博采幽逺窮理盡性
以至於命先帝詔侍中騎都尉賈逵修理舊文殊蓺異
術王教一專苟有可以加於國者靡不悉集易曰窮神
知化徳之盛也書曰人之有能有為使羞其行而國其
昌臣父故太尉南閣祭酒慎本從逵受古學盖聖人不
空作皆有依據今五經之道昭炳光明而文字者其本
所由生自周禮漢律皆當學六書貫通其意恐巧說衺
[013-46b]
辭使學者疑慎博問通人考之於逵作説文解字六蓺
羣書之詁皆訓其意而天地鬼神山川艸木鳥獸䖵蟲
雜物奇怪王制禮儀世間人事莫不畢載凡十五卷十
三萬三千四百四十一字慎前以詔書校東觀教小黄
門孟生李喜等以文字未定未奏上今慎已病遣臣齎
詣闕慎又學孝經孔氏古文說古文孝經者孝昭帝時
魯國三老所獻建武時給事中議郎衞宏所校皆口傳
官無其說謹撰具一篇并上臣沖誠惶誠恐頓首頓首
[013-47a]
死辠死辠臣䭬𩠐再拜以聞皇帝陛下建光元年九月
己亥朔二十日戊午上
  劉騊駼復子為郎入東/觀撰定漢記
   諫鑄錢書
夫食者乃有國之大寳生民之至貴也見比年已來良
田盡於蝗螟之口杼軸空於公私之求野無青草室如
懸罄所急朝夕之餐所患靡盬之事豈謂錢之鍥薄銖
兩輕重哉就使當今土礫化為黄金瓦鹵變為和玉沙
[013-47b]
石悉成隋珠犬羊盡作狐白絳繡盈堂文綺縵野使百
姓渴無所飲饑無所食雖犧皇之純徳大禹之勤勞周
文之不暇猶不能以保蕭墻之内
   郡太守箴一作/崔瑗
有嬴駈除焚典紀舊蕩滅蕃畿置侯置守奏發閭左陳
涉奮威楚築乾谿靈王不歸征遐由近可不肅祗守臣
司境敢告執機
   與李子堅書
[013-48a]
下車負乗劇賊未禽
   又
吏民彊獷比屋為賊並選/注
   與竇季瑋書
君嚼茹墳典履公修行北堂/書鈔
   𤣥根頌北堂書鈔○騊駼今/刻書鈔誤作鞠餘
素燕蜿蟺感清羽𤣥鶴迴翔應宫徵
  樊長孫
[013-48b]
   與劉千秋書
    越騎校尉劉千秋校書東觀好事者樊長孫/與書千秋甚然其言與同邑張衡參議未定
    ○後漢書劉珍字秋孫一作字秘孫與/劉騊駼馬融校書東觀為越騎校尉
漢家禮儀叔孫通等所草創皆隨律令在禮官藏於几
閣無紀録者久令二代之業闇而不彰誠宜撰次依擬
周禮定位分職各有條序令人無愚智入朝不惑君以
公族元老正丁其任焉可以巳胡廣注王隆/小學漢官篇
  竇章字伯向融𤣥孫/歴任大鴻臚
[013-49a]
   勸葛龔書
    矯慎少慕松喬道引之術隱遯山谷與馬融/蘇章郷里並時然二人自謂逺不及也龔乆
    病長水校尉竇章/移書勸龔龔報之
過矯仲彦論昇仙之道從蘇博文談超世之髙適馬季
常講墳典之妙所謂喬松可與馳騖何細疾之足患耶
汝南先賢傳○後漢書蘇章字孺文○藝文/章薦馬融文奕世不刋之文斷金之良佐
  葛龔字元甫梁國寜陵人和帝時以善文記知/名永初中歴拜蕩隂臨汾令皆有稱績
   答竇章書
[013-49b]
見斯衆賢足以忘疾釋愁汝南先/賢傳
   與張季景書
夜從伯宣舍西垂過龔家無飯噉煼蝦選注引與張略/書云頑闇沈沈
   與梁相書
復惠善墨下士所無摧骸骨碎肝膽不足明報初學記/○北堂
書鈔載蔡邕與梁相張府/君書復惠良筆下士所無
   與梁相牋
間賜襲印衣繡囊細布皆珍重纎麗北堂/書鈔
[013-50a]
   又
曹褒寢懐鉛筆行誦文書
   與梁相張府君牋
悠悠夢想願飛無翼又一書云龔以毛羽之身戴邱/山之施未審何與○並選注
   薦戴昱
昱年七十二兄弟同居二十餘年及為宗老所分昱將
妻子逃舊業入虞澤捃穫野豆拾掇蠃蚌以自賑給太/平
御覽未否是書○選注載龔䘮伯/父還傳記曰烏鳥之情誠竊傷痛
[013-50b]
  吴蒼
   遺矯慎書字仲彦扶/風茂陵人
    慎少學黄老隱遯山谷因穴為室汝南/吴蒼甚重之因遺書以觀其志慎不答
仲彦足下勤處隱約雖乗雲行泥棲宿不同每有西風
何嘗不歎盖聞黄老之言乗虚入㝠藏身逺遯亦有理
國養人施於為政至如登山絶跡神不著其證人不覩
其驗吾欲先生從其可者於意何如昔伊尹不懐道以
待堯舜之君方今明明四海開闢巢許無為箕山夷齊
[013-51a]
悔入首陽足下審能騎龍弄鳳翔嬉雲間者亦非狐兔
燕雀所敢謀也後漢/書
 皇甫謐髙士傳云邱訢字季春扶風人也少有大材/自謂無伍傲世不與俗人為羣郡守召始見曰明府
 欲臣訢耶友訢耶明府所以尊寵人者極於功曹所/以榮祿人者已於孝亷一極一已皆訢所不用也郡
 守異之遂不敢屈○按此明為面見之語非書屬赤/牘亦載作與扶風尹王尺牘云漢有右扶風無扶風
 尹然本傳止言郡守耳原傳載訢在/後漢與矯慎相接又載入前漢並誤
 
 
[013-51b]
 
 
 
 
 
 
 
 東漢文紀卷十三


太乙金鏡式經 遁甲演義 禽星易見 御定星歷考原 欽定協紀辨方書 古畫品錄 續畫品 貞觀公私畫史 書譜 書斷 逑書賦 法書要錄 歷代名畫記 唐朝名畫錄 墨藪 思陵翰墨志 五代名畫補遺 宋朝名畫評 益州名畫錄 圖畫見聞誌 林泉高致集 墨池編 德隅齋畫品 畫史 書史 寶章待訪錄 宣和畫譜 宣和書譜 山水純全集 廣川書跋 廣川畫跋 畫繼 續書譜 寶眞齋法書贊 書苑菁華 書小史 書錄 畫鑒 衍極 法書考 寓意編 珊瑚木難 趙氏鐵綱珊瑚 墨池璅錄 書畫跋跋 書訣 繪事微言 書法雅言 寒山帚談 書法離鈎 畫史會要 清河書畫舫 眞蹟日錄 書畫見聞表 南陽書畫集 珊瑚網 御定佩文齋書畫譜 祕殿珠林 石渠寶笈 庚子銷夏記 繪事備考 書法正傳 江村銷夏錄 書畫彙考 南宋院畫錄 小山畫譜 傳神祕要 古今刀劔錄 鼎錄 嘯堂集古錄 重修宣和博古圖 西清古鑑 文房四譜 硯史 歙州硯譜 端溪硯譜 硯譜 硯箋 欽定西清硯譜 墨譜法式 墨經 墨史 墨法集要 錢錄 香譜 陳氏香譜 香乘 雲林石譜 茶經 茶錄 品茶要錄 東溪試茶錄 續茶經 煎茶水記 北山酒經 酒譜 糖霜譜 洛陽牡丹記 揚州芍藥譜 劉氏菊譜 史氏菊譜 范村菊譜 百菊集譜 金漳蘭譜 海棠譜 荔枝譜 橘錄 筍譜 菌譜 御定佩文齋廣羣芳譜 禽經 蟹譜 蟹畧 異魚圖贊 異魚圖贊箋 異魚圖贊補 鬻子 墨子 子華子 尹文子 松陵集 二皇甫集 唐四僧詩 薛濤李冶詩集 竇氏聯珠集 才調集 搜玉小集 古文苑 文苑英華 第一冊 文苑英華 第二冊 文苑英華 第三冊 文苑英華 第四冊 文苑英華 第五冊 文苑英華 第六冊 文苑英華 第七冊 文苑英華 第八冊 文苑英華 第九冊 文苑英華 第十冊 文苑英華辨證 唐文粹 第一冊 唐文粹 第二冊 西崑酬唱集 同文館唱和詩 唐百家詩選 會稽掇英總集 清江三孔集 三劉家集 二程文集 宋文選 坡門酬唱集 樂府詩集 第一冊 樂府詩集 第二冊 歲時雜詠 嚴陵集 南嶽倡酬集 萬首唐人絕句 聲畫集 宋文鑑 第一冊 宋文鑑 第二冊 古文關鍵 迴文類聚 五百家播芳大全文粹第一冊 五百家播芳大全文粹第二冊 崇古文訣 成都文類 文章正宗 續文章正宗 天臺前集 赤城集 妙絕古今 唐僧弘秀集 眾妙集 江湖小集 江湖後集 三體唐詩 論學繩尺 吳都文粹 古文集成 文章軌範 月泉吟社詩 文選補遺 蘇門六君子文粹 三國志文類 增註唐策 詩家鼎臠 十先生奧論註 兩宋名賢小集 第一冊 兩宋名賢小集 第二冊 兩宋名賢小集 第三冊 柴氏四隱集 中州集 唐詩鼓吹 二妙集 谷音 河汾諸老詩集 瀛奎律髓 梅花百詠 天下同文集 古賦辯體 圭塘欸乃集 忠義集 宛陵群英集 元文類 元風雅前集 唐音 古樂府 玉山名勝集 草堂雅集 玉山紀遊 大雅集 元音遺響 風雅翼 荊南倡和詩集 乾坤清氣 元音 雅頌正音 唐詩品彙 廣州四先生詩 三華集 閩中十子詩 滄海遺珠 元詩體要 中州名賢文表 明文衡 第一冊 明文衡 第二冊 新安文獻志 第一冊 新安文獻志 第二冊 海岱會集 經義模範 文編 第一冊 文編 第二冊 古詩紀 第一冊 古詩紀 第二冊 詩紀匡謬 全蜀藝文志 古今詩刪 唐宋元名錶 文氏五家集 宋藝圃集 元藝圃集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