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東漢文紀 > 東漢文紀 卷一


[001-1a]
欽定四庫全書
 東漢文紀巻一     明 梅鼎祚 編
  光武皇帝名秀字文叔髙祖九世孫景帝子長沙/定王發之後南頓令欽之子起兵於宛
   復興漢室更始時封蕭王即帝/位三十三年都雒陽廟曰世祖
   破聖公與伯然書
交鋒之日神星晝見太白精明東觀漢記○此北堂書/鈔所引載太平御覽載
云破聖公與兄伯升書楊用修尺牘云破赤眉與伯升/王弇州云破赤眉伯升已被害當是昆陽戰後也陳晦
伯天中記亦引東觀漢記云破王尋與朱然書鼎按諸/家惟書鈔在前而光武從臣初無名字為伯然朱然者
[001-1b]
特岑彭字君然而已朱然則孫吴時人後漢書光武紀/光武誅王郎更始遣侍御史持節立光武為蕭王令罷
兵詣行在所光武辭以河北未平不就徴自是始貳於/更始及赤眉賊入函谷闗攻更始光武乃遣鄧禹率六
裨將引兵而西以乘更始時更始使朱鮪李軼屯洛陽/光武亦令馮異守孟津以拒之異大破鮪於是諸將上
尊號吴漢等十一將軍圍鮪於洛陽是年赤眉入長安/更始奔髙陵見殺凡光武與聖公前後事止此所謂破
聖公者豈即鄧禹吳漢等之/戰耶今姑從書鈔以待再考
   報隗嚻書嚻字季孟天水成紀人起兵應漢歸/天水自稱西州上將軍後為漢兵討
    敗恚/憤死
    鄧禹西征赤眉承制命囂為西州大將軍建/武三年囂上書詣闕光武報以殊禮時陳倉
[001-2a]
    人吕鮪擁衆與公孫述通冦三輔囂復遣兵/佐征西大將軍馮異擊之遣使上狀帝報以
    手書自是/恩禮愈篤
慕樂德義思相結納昔文王三分猶服事殷但駑馬鉛
刀不可彊扶數蒙伯樂一顧之價而蒼蠅之飛不過數
步即託驥尾得以絶羣隔於盜賊聲問不數將軍操執
款款扶傾救危南距公孫之兵北禦羌胡之亂是以馮
異西征得以數千百人躑躅三輔微將軍之助則咸陽
己為佗人禽矣今闗東冦賊往往屯聚志務廣逺多所
[001-2b]
不暇未能觀兵成都與子陽角力如令子陽到漢中三
輔願因將軍兵馬鼔旗相當儻肯如言蒙天之福即智
士計功割地之秋也管仲曰生我者父母成我者鮑子
自今以後手書相聞勿用傍人解構之言范曄後漢書/○數步東觀
漢記作/三數步
   與公孫述書述字子陽扶風茂陵人稱帝/於蜀國號成為吳漢等討滅
    述稱帝妄引䜟記以為孔子作春秋為赤制/而斷十二公一姓不得再受命又引籙運法
    曰廢昌帝立公孫括地象曰帝軒轅受命公/孫氏握援神契曰西太守乙卯金謂西方太
[001-3a]
    守而乙絶卯金也五德之運黄承赤而白繼/黄金據西方為白德而代王氏得其正序又
    自言手文有竒數移書中國冀以感動衆/心光武與述書署曰公孫皇帝述不荅
圖䜟言公孫即宣帝也代漢者當塗髙君豈髙之身邪
乃復以掌文為瑞王莽何足效乎君非吾賊臣亂子倉
卒時人皆欲為君事耳何足數也君日月已逝妻子弱
小當早為定計可以無憂天下神器不可力爭宜留三
後漢書○東觀漢記載光武與述/書承赤者黄也姓當塗其名髙也
   報公孫述書此與前似/即一書
[001-3b]
    述夢人謂已曰八厶子系十二為期遂據蜀稱/帝移檄中國引圖緯以惑衆光武報書云
西狩獲麟䜟曰乙子卯金即乙未嵗授劉氏非西方之
守也光廢昌帝立子公孫即霍光廢昌邑王立孝宣帝
也黄帝姓公孫自以土德君所知也漢家九百二十嵗
以蒙孫亡受以丞相其名當塗髙髙豈君身耶吾自繼
祖而興不稱受命求漢之斷莫過王莽近張滿作惡兵
圍得之歎曰為天文所誤恐君復誤也華陽國志○新/城蠻中山賊張
滿祭祀天地自言當王及/執歎曰䜟文誤我乃斬之
[001-4a]
   封更始詔建武元年九月赤眉/入長安更始奔髙陵
更始破敗棄城逃走妻子裸袒流穴道路朕甚愍之今
封更始為淮陽王吏人敢有賊害者罪同大逆
   封功臣詔二年正月封功臣皆為列侯大國四/縣博士丁恭議以四縣地多上不聽
    迺遣謁者即授/印綬䇿封焉
人情得足苦於放縱快須臾之欲忘慎罰之義惟諸將
業逺功大誠欲傳於無窮宜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戰戰
慄慄日慎一日其顯效未酬名籍未立者大鴻臚趣上
[001-4b]
朕將差而録之
   博士丁恭議
古帝王封諸侯不過百里故利以建侯取法於雷強榦
弱枝所以為治也今封諸侯四縣不合法制
   封䇿
在上不驕髙而不危制節謹度滿而不溢敬之戒之傳
爾子孫長為漢藩
   省刑法詔二年三月/大赦下詔
[001-5a]
頃獄多寃人用刑深刻朕甚愍之孔子云刑罰不中則
民無所措手足其與中二千石諸大夫博士議郎議省
刑法續漢書載建武二年詔曰其赦天下惟殘賊用刑/戮深刻獄多寃人朕甚愍之自今已後有犯者將
正厥/辜
   聽歸嫁賣詔二年/五月
民有嫁妻賣子欲歸父母者悉聽之敢拘執論如律
   追封宗室詔二年十/二月
惟宗室列侯為王莽所廢先靈無所依歸朕甚愍之其
[001-5b]
並復故國若侯身已殁屬所上其子孫見名尚書封拜
   受傳國璽詔三年閏正月赤眉君臣降奉髙/皇帝璽綬詔祠髙廟受傳國璽
羣盜縱横賊害元元盆子竊尊號亂惑天下朕奮兵討
擊應時崩解十餘萬衆束手降服先帝璽綬歸之王府
斯皆祖宗之靈士人之力朕曷足以享斯哉其擇吉日
祠髙廟賜天下長子當為父後者爵人一級
   省罪詔三年/七月
吏不滿六百石下至墨綬長相有罪先請男子八十以
[001-6a]
上十嵗以下及婦人從坐者自非不道詔所名捕皆不
得繫當驗問者即就驗女徒雇山歸家女子犯徒每月/出錢雇人於山
伐木名/曰雇山
   旱詔五年/五月
久旱傷麥秋種未下朕甚憂之將殘吏未勝獄多寃結
元元愁恨感動天氣乎其令中都官三輔郡國出繫囚
罪非犯殊死一切勿案見徒免為庶人務進柔良退貪
酷各正厥事焉
[001-6b]
   䘏灾詔六年/正月
往嵗水旱蝗蟲為灾榖價騰躍人用困乏朕惟百姓無
以自贍惻然愍之其命郡國有榖者給稟髙年鰥寡孤
獨及篤癃無家屬貧不能自存者如律二千石勉加循
撫無令失職
   赦天水諸郡詔六年/五月
惟天水隴西安定北地吏人為隗嚻所詿誤者又三輔
遭難赤眉有犯法不道者自殊死以下皆赦除之
[001-7a]
   省減吏員詔六年六月於是條奏并省四/百餘縣吏職減損十置其一
夫張官置吏所以為人也今百姓遭難戸口耗少而縣
官吏職所置尚繁其令司𨽻州牧各實所部省減吏員
縣國不足置長吏可并合者上大司徒大司空二府
   日食詔六年九月晦日有/食之十月下詔
吾德薄不明冦賊為害彊弱相陵元元失所詩云日月
告凶不用其行永念厥咎内疚於心其敕公卿舉賢良
方正各一人百僚並上封事無有隱諱有司脩職務遵
[001-7b]
法度
   減田租詔六年十/二月
頃者師旅未解用度不足故行什一之税今軍士屯田
糧儲差積其令郡國収見田租三十税一如舊制
   禁厚葬詔七年/正月
世以厚葬為德薄終為鄙至於富者奢僭貧者單財法
令不能禁禮義不能止倉卒乃知其咎其布告天下令
知忠臣孝子慈兄悌弟薄葬送終之義
[001-8a]
   罷軍吏詔七年/三月
今國有衆軍並多精勇宜且罷輕車騎士材官樓船士
及軍假吏令還復民伍
   日食禁上書言聖詔七年三月癸亥/晦日有食之
吾德薄致灾謫見日月戰慄恐懼夫何言哉今方念愆
庶消厥咎其令有司各脩職任奉遵法度惠兹元元百
僚各上封事無有所諱其上書者不得言聖
   日食大赦詔七年/四月
[001-8b]
比陰陽錯謬日月薄食百姓有過在予一人大赦天下
公卿司𨽻州牧舉賢良方正各一人遣諸公車朕將覽
試焉
   禁殺奴婢詔十一年/二月
天地之性人為貴其殺奴婢不得減罪
   又詔十一年/八月
敢灸灼奴婢者論如律免所灸灼者為庶民
   禁獻異味詔十三年/正月
[001-9a]
往年已勅郡國異味不得有所獻御今猶未止非徒有
豫養導擇之勞至乃煩擾道上疲費過所其令大官勿
復受明勅下以逺方口實所以薦宗廟自如舊制
   同前後漢/紀
往年勅郡國勿因計吏有所進獻今故未止非徒勞役
道途所過未免煩費已勅大官勿復受其逺方食物乗
輿口實可以薦宗廟者即如舊制
   改封長沙王等為侯詔十三年/二月
[001-9b]
長沙王興真定王得河間王邵中山王茂皆襲爵為王
不應經義其以興為臨湘侯得為真定侯邵為樂成侯
茂為單父侯
   立東海王陽為皇太子詔十七年廢郭后為中/山太后立貴人陰氏
    為皇后陰氏生子陽而彊為郭后子願備/藩國十九年六月詔立陽徙封彊東海
春秋之義立子以貴東海王陽皇后之子宜承大統皇
太子彊崇執謙退願備藩國父子之情重久違之其以
彊為東海王立陽為皇太子改名莊
[001-10a]
   地震詔二十二/年九月
日者地震南陽尤甚夫地者任物至重靜而不動者也
而今震裂咎在君上鬼神不順無德灾殃將及吏人朕
甚懼焉其令南陽勿輸今年田租芻藁遣謁者案行其
死罪繫囚在戊辰以前減死辠一等徒皆㢮解鉗衣絲
絮賜郡中居人壓死者棺錢人三千其口賦逋税而廬
宅尤破壞者勿收責吏人死亡或在壞垣毁屋之下而
家羸弱不能收拾者以見錢榖取傭為尋求之
[001-10b]
   增奉詔二十六年正月詔増百官奉自三/公下至佐史各有差○東觀漢記
前以用度不足吏禄薄少今月益其奉
   營夀陵詔二十六年初作夀陵將作大匠竇/融上言園陵廣袤無慮所用帝詔
古者帝王之葬皆陶人瓦器木車茅馬使後世之人不
知其處太宗識終始之義景帝能述遵孝道遭天下反
覆而霸陵獨完受其福豈不美哉令所制地不過二三
頃無為山陵陂池裁令流水而已
   同前東觀漢記建武二十六年四月始營陵/地於臨平亭南下詔乃令陶人瓦器
[001-11a]
臨平望平陰河水洋洋舟船泛泛善矣夫周公孔子猶
不得存安得松喬與之而共遊乎文帝曉終始之義景
帝遵述所謂孝子也故遭天下反覆霸陵獨完非成法
耶令無為山陵陂池裁令流水而己迭興之後亦無邱
壟使合古法今日月己逝當豫自作臣子奉承不得有

   尊宣帝為中宗詔東觀/漢記
惟孝宣皇帝有德有功其上尊號曰中宗
[001-11b]
   陰貴人父弟爵諡詔建武九年盜殺貴人母鄧/氏及弟訢帝甚傷之詔大
    司/空
吾微賤之時娶於陰氏因將兵征伐遂各别離幸得安
全俱脱虎口以貴人有母儀之美宜立為后而固辭弗
敢當列於媵妾朕嘉其義讓許封諸弟未及爵土而遭
患逢禍母子同命愍傷于懷小雅曰將恐將懼惟予惟
汝將安將樂汝轉棄予風人之戒可不慎乎其追爵諡
貴人父陸為宣恩哀侯訢為宣義恭侯以弟就嗣哀侯
[001-12a]
後及尸柩在堂使太中大夫拜授印綬如在國列侯禮
魂而有靈嘉其寵榮
   廢郭皇后立陰貴人詔建武十七年/制詔三公
皇后懷執怨懟數違教令不能撫循它子訓長異室宫
闈之内若見鷹鸇既無闗雎之德而有吕霍之風豈可
託以幼孤恭承明祀今遣大司徒涉宗正吉持節其上
皇后璽綬陰貴人鄉里良家歸自微賤自我不見于今
三年宜奉宗廟為天下母主者詳案舊典時上尊號異
[001-12b]
常之事非國休福不得上夀稱慶
   詔告隗囂嚻將牛邯歸義於是囂大將十三人/屬縣十六衆十餘萬皆降囂將妻子
    奔西城從楊廣詔告囂囂/終不降於是誅其質子恂
若束手自詣父子相見保無他也高皇帝云横來大者
王小者侯若遂欲為黥布者亦自任也後漢/書
   詔喻公孫述
    述使刺客殺漢將來歙岑彭述弟恢及子壻/史興並為大司馬吴漢輔威將軍臧宫所破
    自是將帥恐懼日夜離叛帝必欲降之/乃下詔喻述述終無降意兵敗被創死
[001-13a]
往來詔書比下開示恩信勿以來歙岑彭受害自疑今
以時自詣則家族完全若迷惑不喻委肉虎口痛哉奈
何將帥疲倦吏士思歸不樂久相屯守詔書手記不可
數得朕不食言
   贈來歙䇿詳見歙○建/武十一年
中郎將來歙攻戰連年平定羌隴憂國忘家忠孝彰著
遭命遇害嗚呼哀哉使太中大夫贈歙中郎將征羌侯
印綬諡曰節侯謁者護喪事
[001-13b]
   鄧禹為司徒䇿建武元年○後/漢紀作璽書
制詔前將軍鄧禹深執忠孝與朕謀謨帷幄決勝千里
孔子曰自吾有囘門人日親斬將破軍平定山西功效
尤著百姓不親五品不訓汝作司徒敬敷五教五教在
寛今遣奉車都尉授印綬封為酇侯食邑萬户敬之哉
   下鄧禹敕鄧禹破赤眉赤眉遂入長安禹欲休/兵養士以觀其弊於是引軍北至栒
    邑帝以闗中未定而/禹久不進兵乃下勅
司徒堯也亡賊桀也長安吏人遑遑無所依歸宜以時
[001-14a]
進討鎮慰西京繫百姓之心並後漢書○東觀漢記司/徒堯也赤眉桀也今長安
饑民孰/不延望
   懲鄧禹還敕
    積弩將軍馮愔與車騎將軍宗歆爭權愔殺/歆與禹相攻帝遣使諭降愔是後禹威稍損
    又乏食歸附者離散而赤眉還入長安禹戰/敗走至髙陵軍士饑餓者皆食棗菜乃徴禹
    還/
赤眉無榖自當來東吾折棰笞之非諸將憂也無得復
妄進兵後漢/書
[001-14b]
   同前漢紀/
勒兵堅守慎無與窮㓂交鋒老賊疲弊必當束手事吾
也以飽待饑以逸擊勞折棰而笞之耳
   勞馮異璽書異見/後
    異拜征西大將軍與鄧禹合兵為赤眉敗禹/脱歸宜陽異棄馬步走上回谿阪收其散卒
    與賊復戰大破於崤底降男/女八萬人光武璽書勞異
赤眉破平士吏勞苦始雖垂翅囘谿終能奮翼黽池可
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方論功賞以答大勲
[001-15a]
   詔馮異
    王郎起光武自薊馳至饒陽無蔞亭時天寒/烈衆皆飢疲異上豆粥及至南宫遇大風雨
    引車入道傍空舍異抱薪鄧禹爇火光武對/竈燎衣異復進麥飯菟肩因度虖沱河至信
    都後異自闗中朝京師上謂公卿曰馮將軍/是我起兵時主簿也使中黄門賜異珍寳衣
    服錢帛/詔曰
倉卒無蔞亭豆粥虖沱河麥飯厚意久不報並後/漢書
   勞馮異璽書
    隗囂侵三輔乘勝取栒邑異即馳兵潛往閉/城乘其不意擊鼔建旗追擊大破之北地諸
[001-15b]
    豪長耿定等悉畔囂降異上書言狀/不敢自伐諸將欲分其功乃下璽書
制詔大司馬虎牙建威漢中捕虜武威將軍虜兵猥下
三輔驚恐栒邑危亡在於旦夕北地營保按兵觀望今
偏城獲全虜兵挫折使耿定之屬復念君臣之義征西
功若邱山猶自以為不足孟之反奔而殿亦何異哉今
遣太中大夫賜征西吏士死傷者醫藥棺殮大司馬己
下親弔死問疾以崇謙讓後漢書○大司馬吴漢虎牙/葢延建威耿弇漢中王常捕
虜馬武武/威劉尚
[001-16a]
   同前漢紀/
栒邑孤危亡在旦夕諸將狐疑莫有先發將軍獨決竒
䇿摧敵殄冦功如邱山猶若不足雖孟反後入無以過
也今遣太中大夫賫醫藥殯殮之具以賜吏士其死傷
者大司馬已下親弔問之以崇謙讓
   賜馮異璽書
    隗囂死囂子純猶總兵據冀公孫述遣將趙/匡等救純帝令異行天水太守事攻匡等斬
    之賜異/璽書
[001-16b]
聞吏士精鋭水火不避構賞之賜必不令將軍負丹青
失斷金也東觀漢記○按此為冀之戰尺牘乃録始/雖垂翅回谿四語而以此併為一書謬誤
   詔祭遵字弟孫潁川潁/陽人征虜將軍
    遵從帝上隴征隗囂令進屯汧及公孫述遣/兵救囂吳漢耿弇等悉奔還遵獨不卻帝詔
將軍連年距難衆兵即郤復獨按部功勞爛然兵退無
宿戒糧食不豫具今乃調度恐力不堪國家知將軍不
易亦不遺力今送縑千匹以賜吏士東觀/漢記
   敕岑彭書彭字君然南陽棘陽人為/征南大将軍封舞陽侯
[001-17a]
    彭引兵從車駕破天水與吴漢圍隗囂於西/城時公孫述将李肓將兵救囂守上邽帝留
    蓋延耿弇圍之而/車駕東歸敇彭書
兩城若下便可將兵南擊蜀虜人苦不知足既平隴復
望蜀每一發兵頭鬚為白後漢書○東觀/漢記作頭鬢
   報岑彭書
    彭與吳漢及劉隆臧宫劉歆等發南陽武陵/南郡兵又發桂陽零陵長沙委輸棹卒凡六
    萬餘人騎五千匹皆㑹荆門漢以三郡棹卒/多費糧榖欲罷之彭以蜀兵盛不可遣上書
    言狀帝報彭彭首破荆門長驅武陽/蜀地震駭營彭亡為蜀刺客所殺
[001-17b]
大司馬習用步騎不曉水戰荆門之事一由征南公為
重而已後漢/書
   詔吳漢漢字子顔南陽宛人歴/拜大司馬廣平侯
    漢征公孫述入犍為界諸縣多城守詔令漢/直到廣都據其心腹諸城自下漢意難之既
    進兵廣都諸城皆降又詔漢曰云云漢乘勝/自將步騎二萬餘人去成都十里隔江北作
    營遣副將武威將軍劉尚屯江南相去二十/餘里帝聞大驚讓漢詔書未到述果使其衆
    并出攻漢使别將劫劉尚令不得相救漢引/還廣都留尚拒述具以狀上帝報之自是漢
    與述戰於廣都成/都之間八戰八克
[001-18a]
廣都去成都五十里述若來攻待其困弊而攻之勿與
爭鋒述若不來轉營逼之彼必堅壁漢紀/
   同前後漢書/戒吳漢
成都十餘萬衆不可輕也但堅據廣都待其來攻勿與
爭鋒若不敢來公轉營迫之須其力疲乃可擊也
   讓吳漢
比敕公千條萬端何意臨事勃亂既輕敵深入又與尚
别營事有緩急不復相及賊若出兵綴公與大衆攻尚
[001-18b]
尚破公即敗矣幸無它者急引兵還廣都後漢/書
   同前漢紀/
如述兵連綴副營副營破即公營亦破矣恐公不能自
還還自天也幸尚無他者急還廣都
   報吳漢
公還廣都甚得其宜述必不敢略尚而擊公也若先攻
尚公從廣都五十里悉步騎赴之適當值其危困破之
必矣後漢/書
[001-19a]
   讓劉尚
    漢既破述述死乃夷述妻子盡滅公孫氏縱/兵大掠焚述宫室帝聞之怒以譴漢又讓尚
城降三日吏人從服孩兒老母口以萬數一旦放兵縱
火聞之可為酸鼻尚宗室子孫嘗更吏職何忍行此仰
視天俯視地觀放麑啜羮二者孰仁良失斬將弔人之
義也後漢/書
   同前漢紀作讓/吳漢等
城中老母嬰兒口以萬數兵火大縱可為酸痛甚違古
[001-19b]
人弔民之義公等戴天履地何忍行此邪
   賜陳俊璽書俊字子昭南陽西鄂人為/彊弩大將軍封祝阿侯
    俊為太山太守行大將軍事張步畔還瑯琊/俊追討斬之帝美其功詔得專征青徐賜俊
    璽書俊撫貧弱表/有義百姓歌之
將軍元勲大著威震青徐兩州有警得專征之華嶠後/漢書○
漢紀實/得征之
   報陳俊詔
    俊守太山數上書自/請願奮擊隴蜀詔報
[001-20a]
東州新平大將軍之功也負海猾夏盜賊之處國家以
為重憂且勉鎮撫之後漢/書
   勞蓋延詔書延字巨卿漁陽要陽人/為虎牙將軍封安平侯
    龎萌為人婉順上親愛之嘗對諸將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寄百里之命龎萌是矣使為平
    狄將軍與蓋延俱定梁楚地爭權遂勒兵/反攻延延與戰破之詔書勞延又詔諸將
龎萌一夜反畔相去不逺營壁不堅殆令人齒欲相擊
而將軍聞之夜告臨淮楚國有不可動之節吾甚美之
東觀漢記○續漢書云殆令唇齒欲相擊○按范曄後/漢書蓋延傳云萌攻殺楚郡太守引軍襲敗延僅而獲
[001-20b]
免與東觀漢記不同/資治通鑑從范書
   詔諸將
吾嘗於衆人中言萌可為社稷臣將軍等得無笑吾言
老賊當族其勵兵馬㑹睢陽漢紀/
   報耿純制書純見/後
    純封髙陽侯建武六年令諸侯就國純上書/自陳前在東郡案誅涿郡太守朱英親屬今
    國屬涿純不自安制書/報之乃更封為東光侯
侯前奉公行法朱英久吏曉知義理何時當以公事相
[001-21a]
是非然受堯舜之罰者不能愛已也己更擇國土令侯
無介然之憂續漢/書
   詔耿況弇兄況建武四年封隃糜侯與弟舒攻/彭寵五年寵死帝使光禄大夫樊寵詔
    況/
惟況功大不宜監察從事邊郡寒苦不足久居其詣行
在所袁崧後/漢書
   王梁為濟南太守詔梁數戰有功徴入為河南/尹穿渠引榖水注洛陽城
    下東冩鞏川及渠成而水不流/有司劾奏梁上書乞骸骨下詔
[001-21b]
梁前將兵征伐衆人稱賢故擢典京師建議開渠為人
興利旅力既愆迄無成功百姓怨讟談者讙譁雖蒙寛
宥猶執謙退君子成人之美其以梁為濟南太守
   賜竇融璽書融見/後
    融為張掖屬國都尉河西翕然歸之衆推融/行河西五郡大將軍事融遥聞光武即位以
    河西隔逺未能自通隗囂使張𤣥説融當各/據土宇與隴蜀合從髙可為六國下不失為
    尉佗融決策東向遣使劉鈞奉書獻馬先是/帝欲招融以逼囂述亦發使遺融書遇鈞於
    道帝見歡甚乃遣令還因授融為凉州牧璽/書既至河西咸驚以為天子明見萬里之外
[001-22a]
    網羅張/𤣥之情
制詔行河西五郡大將軍事屬國都尉勞鎮守邊五郡
兵馬精彊倉庫有蓄民庶殷富外則折挫羌胡内則百
姓蒙福威德流聞虚心相望道路隔塞邑邑何己長史
所奉書獻馬悉至深知厚意今益州有公孫子陽天水
有隗將軍方蜀漢相攻權在將軍舉足左右便有輕重
以此言之欲相厚豈有量哉諸事具長史所見將軍所
知王者迭興千載一㑹遂欲立桓文輔微國當勉卒功
[001-22b]
業欲三分鼎足連衡合從亦宜以時定天下未并吾與
爾絶域非相吞之國今之議者必有任囂效尉佗制七
郡之計王者有分土無分民自適已事而己今以黄金
二百斤賜將軍便宜輒言
   封竇融詔建武八年西征隗囂融率五郡太守/及羌虜等㑹帝髙平共進軍囂衆大
    潰城邑皆降下詔封/融○東觀漢記載詔
行河西五郡大將軍凉州牧張掖屬國都尉竇融執志
忠孝扶微救危仇疾反虜隗囂率勵五郡精兵羌胡畢
[001-23a]
集兵不血刃而虜土崩瓦解功既大矣篤意分明斷之
不疑吾甚嘉之其以六安豐陽原蓼安風凡四縣封融
為安豐侯
   詔報竇融
    融率弟友等攻隗囂大破之帝封融為安豐/侯弟友為顯親侯悉遣西還所鎮融以兄弟
    並受爵位久專方面懼不/自安數上書求代詔報之
吾與將軍如左右手耳數執謙退何不曉人意勉循士
民無擅離部曲無一/作莫
[001-23b]
   詔竇融
    融入朝拜冀州牧遷大司空數辭讓後朝罷/逡巡席後帝知欲有讓遂使左右傳出它日
    㑹見迎乃詔融/融不敢重陳謝
日者知公欲讓職還土故命公暑熱且自便今相見宜
論他事勿得復言
   封卓茂詔茂西漢末為密令教化大行光武初/即位先訪求茂下詔○漢官儀作䇿
前宻令卓茂束身自脩執節淳固誠能為人所不能為
夫名冠天下當受天下重賞故武王誅紂封比干之墓
[001-24a]
表商容之閭今以茂為太傅封褒德侯食邑二千户賜
几杖車馬衣一襲絮五百斤東觀記續漢書/並作封宣德侯
   賜侯霸璽書霸字君房河南宻人/為大司徒封關内侯
    霸薦前梁令閻揚揚素有譏議帝嘗嫌之既/見霸奏疑其有姦大怒賜霸璽書使馮勤奉
    䇿至司徒府勤還陳霸本/意申釋事理帝意稍解
崇山幽都何可偶黄鉞一下無處所欲以身試法邪將
殺身以成仁邪後漢/書
   封諡侯霸詔霸為大司徒薨上傷惜臨弔/詔封霸為則郷侯諡曰哀
[001-24b]
惟霸積善之德久而益彰清潔之操白首彌厲漢之舊
制丞相拜日封為列侯頃以軍旅暴露功臣未受國邑
録忠臣之心不欲先饗其寵故未爵命其追爵諡霸使
襲其後後漢/紀
   賜侯將軍
卿歸田里曷不令妻子從將軍老矣夜卧誰為搔背痒

   除大司空杜林子喬為郎詔建武二/十三年
[001-25a]
公侯子孫必復其始賢者之後宜宰城邑其以喬為丹
水長
   迎拜鮑永詔永出為東海相坐度田事/不實被徴詔書迎拜永
君晨夜冒犯霜露精神亦己勞矣以君帷幄近臣其以
永為兖州牧東觀/漢記
   張况為闗長詔况族姊為光武皇考妣遷涿郡/太守以老乞身後詔問起居如
    故復以為常山闗長/為赤眉所攻戰死
家人居不足贍且以一縣自養東觀/漢記
[001-25b]
   貰御史罪制詔延陳留東昏人為郡督郵光武/東巡從駕到魯城門小不容羽
    蓋帝怒使撻侍御史延引咎以/為罪在督郵有感帝意乃制詔
以陳留督郵虞延故貰御史罪
   賜丁邯詔邯有髙節拜汾陰令遷漢中太守妻/弟為公孫述將收妻送南鄭獄免冠
    徒跣自/謝帝詔
漢中太守妻乃繫南鄭獄誰當搔其背垢者懸牛頭賣
馬脯盜跖行孔子語以邯服罪且邯一妻冠履勿謝三/輔
決録/注
[001-26a]
   賜張堪詔東觀/漢記
平陽丞李善稱故令范遷於張堪令人面熱汗出其賜
堪新繒百匹以表亷吏
   褒牛牢詔高士傳牢字君直為光武布衣交及/帝即位徴牢稱疾不至下詔州郡每
    就家存/問不荅
朕幼交牛君真清高士也恒有疾州郡之官者常親到
家致意焉
   詔郭伋伋為潁川太守/辭官光武詔
[001-26b]
郡得賢能太守去帝城不逺河潤九里冀京師并蒙其
福也
   報劉興書
    興為代郡太守將數百騎攻賈覽上狀檄至/光武知其必敗報興書書到興已為覽所殺
    長史以為國家/坐知千里也
欲復進兵恐失其頭首也東觀/漢記
   報匈奴詔建武二十八年匈奴遣使詣/闕貢馬及裘乞和親帝乃報
單于國内虚耗貢物裁以通禮何必馬裘今贈繒五百
[001-27a]
匹斬馬劒一
   報鄯善王書
    建武中車師鄯善焉耆等十八國迫於匈奴/俱遣子入侍願得都護天子以中國初定北
    邊未服皆選其侍子而匈奴攻擊益甚鄯善/王復上書因報之於是鄯善車師復附匈奴
今使者大兵未能得出如諸國力不從心東西南北自
在也
   遺詔中元二年/二月帝崩
朕無益百姓皆如孝文皇帝制度務從約省刺史二千
[001-27b]
石長吏皆無離城郭無遣吏及因郵奏
   建元元年鼎銘小篆書三足髙/九尺其文曰
定天下萬物伏鼎錄/
   即位祝文
皇天上帝后土神祇眷顧降命屬秀黎元為人父母秀
不敢當羣下百辟不謀同辭咸曰王莽簒位秀發憤興
兵破王尋王邑於昆陽誅王郎銅馬於河北平定天下
海内蒙恩上當天地之心下為元元所歸䜟記曰劉秀
[001-28a]
發兵捕不道卯金脩徳為天子秀猶固辭至于再至于
三羣下僉曰皇天大命不可稽留敢不敬承祭祀志告/天文曰皇
天上帝后土神祇睠顧降命屬秀黎元為民父母秀不/敢當羣下百僚不謀同辭咸曰王莽簒弑竊位秀發憤
興義兵破王邑百萬衆於昆陽誅王郎銅馬赤眉青犢/賊平定天下海内䝉恩上當天心下為元元所歸䜟記
曰劉秀發兵捕不道卯金脩德為天子秀猶固辭至/于再至于三羣下曰皇天大命不可稽留敢不敬承
   告祠高廟文中元元年冬十/月使司空告祠
高皇帝與羣臣約非劉氏不王吕太后賊害三趙專王
吕氏賴社稷之靈禄産伏誅天命幾墜危朝更安吕太
[001-28b]
后不宜配食髙廟同祧至尊薄太后母德慈仁孝文皇
帝賢明臨國子孫賴福延祚至今其上薄太后尊號曰
髙皇后配食地祇遷吕太后廟主于園四時上祭
   諸將奏上尊號光武為蕭王北擊尤來諸賊連/破之還從薊至中山諸將奏請
    即尊位不聽行至鄗潁川人彊華奉赤伏符/曰劉秀發兵捕不道四夷雲集龍鬬野四七
    之際火為主羣臣因/復奏於是即位于鄗
漢遭王莽宗廟廢絶豪傑憤怒兆人塗炭王與伯升首
舉義兵更始因其資以據帝位而不能奉承大統敗亂
[001-29a]
綱紀盜賊日多羣生危蹙大王初征昆陽王莽自潰後
拔邯鄲北州弭定參分天下而有其二跨州據土帶甲
百萬言武力則莫之敢抗論文德則無所與辭臣聞帝
王不可以久曠天命不可以謙拒惟大王以社稷為計
萬姓為心
   羣臣復上奏
受命之符人應為大萬里合信不議同情周之白魚曷
足比焉今上無天子海内淆亂符瑞之應昭然著聞宜
[001-29b]
答天神以塞羣望
   羣臣奏言嘉瑞中元元年夏京師醴泉出赤草/生郡國頻上甘露羣臣上奉帝
    自謙無/德不納
地祇靈應而朱草萌生孝宣帝每有嘉瑞輒以改元神
雀五鳯甘露黄龍列為年紀蓋以感致神祇表彰德信
是以化致升平稱為中興今天下清寜靈物仍降陛下
情存損挹推而不居豈可使祥符顯慶沒而無聞宜令
太史撰集以傳來世
[001-30a]
  明帝諱莊初名陽光武第四子封東海王以母陰/皇后立為皇太子在位十八年廟曰顯宗
   即位詔中元二年二月/即位四月下詔
予末小子奉承聖業夙夜震畏不敢荒寜先帝受命中
興德侔帝王協和萬邦假于上下懷柔百神惠於鰥寡
朕承大運繼體守文不知稼穡之艱難懼有廢失聖恩
遺戒顧重天下以元元為首公卿百僚將何以輔朕不
逮其賜天下男子爵人二級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級爵
過公乗得移與子若同産同産子及流人無名數欲自
[001-30b]
占者人一級鰥寡孤獨篤癃粟人十斛其㢮刑及郡國
徒在中元元年四月己卯赦前所犯而後捕繫者悉免
其刑又邊人遭亂為内郡人妻在己夘赦前一切遣還
邊恣其所樂中二千石下至黄綬貶秩贖論者悉皆復
秩還贖方今上無天子下無方伯若涉淵水而無舟楫
夫萬乘至重而壯者慮輕實賴有德左右小子高宻侯
禹元功之首東平王蒼寛博有謀並可以受六尺之托
臨大節而不橈其以禹為太傅蒼為驃騎將軍太尉憙
[001-31a]
告謚南郊司徒訢奉安梓宫司空魴將校復土其封憙
為節鄉侯訢為安鄉侯魴為楊邑侯後漢紀云懼有廢/失以墮先業禹為
太傅下云進見/東向以昭殊禮
   戒春節詔二年十/二月
方春戒節人以耕桑其敇有司務順時氣使無煩擾天
下亡命殊死以下聽得贖論死罪入縑二十匹右趾至
髠鉗城旦舂十匹完城旦舂至司冦作三匹其未發覺
詔書到先自告者半入贖今選舉不實邪佞未去權門
[001-31b]
請託殘吏放手百姓愁怨情無告訴有司明奏罪名並
正舉者又郡縣每因徴發輕為姦利詭責羸弱先急下
貧其務在均平無令枉刻
   宗祀光武皇帝詔永平二年正月宗祀光武皇/帝於明堂使尚書令持節詔
    驃騎將/軍三公
今令月吉日宗祀光武皇帝於明堂以配五帝禮備法
物樂和八音詠祉福舞功德其班時令敇羣后事畢升
靈臺望元氣吹時律觀物變羣僚藩輔宗室子孫衆郡
[001-32a]
奉計百蠻貢職烏桓濊貊咸來助祭單于侍子骨都侯
亦皆陪位斯固聖祖功德之所致也朕以闇陋奉承大
業親執圭璧恭祀天地仰惟先帝受命中興撥亂反正
以寜天下封泰山建明堂立辟雍起靈臺恢𢎞大道被
之八極而𦙍子無成康之質羣臣無吕旦之謀盥洗進
爵踧踖惟慙素性頑鄙臨事益懼故君子坦蕩蕩小人
長戚戚其令天下自殊死己下謀反大逆皆赦除之百
僚師尹其勉脩厥職順行時令敬若昊天以綏兆人
[001-32b]
   幸辟雍行養老禮詔二年冬/十月
光武皇帝建三朝之禮而未及臨饗眇眇小子屬當聖
業間暮春吉辰初行大射令月元日復踐辟雍尊事三
老兄事五更安車輭輪供綏執授侯王設醬公卿饌珍
朕親袒割執爵而酳祝哽在前祝噎在後升歌鹿鳴下
管新宫八佾具脩萬舞於庭朕固薄德何以克當易陳
負乘詩刺彼己永念慙疚無忘厥心三老李躬年耆學
明五更桓榮授朕尚書詩曰無德不報無言不酬其賜
[001-33a]
榮爵闗内侯食邑五千户三老五更皆以二千石禄養
終厥身其賜天下三老酒人一石肉四十斤有司其存
耆耋恤幼孤惠鰥寡稱朕意焉
   督農詳刑詔三年/正月
朕奉郊祀登靈臺見史官正儀度夫春者嵗之始也始
得其正則三時有成比者水旱不節邊人食寡政失於
上人受其咎有司其勉順時氣勸督農桑去其螟蜮以
及蝥賊詳刑慎罰明察單辭夙夜匪懈以稱朕意
[001-33b]
   日食詔三年八月壬申/晦日有食之
朕奉承祖業無有善政日月薄蝕彗孛見天水旱不節
稼穡不成人無宿儲下生愁墊雖夙夜勤思而智能不
逮昔楚莊無灾以致戒懼魯哀禍大天不降譴今之動
變儻尚可救有司勉思厥職以匡無德古者卿士獻詩
百工箴諫其言事者靡有所諱並後/漢書
   元旦罷朝賀詔永平/四年
比來水旱饑饉加有軍旅正旦無陳朝賀之儀續漢/書
[001-34a]
   籍田詔四年/二月
朕親耕籍田以祈農事京師冬無宿雪春不燠沐煩勞
羣司積精禱求而比再得時雨宿麥潤澤其賜公卿半
奉有司勉遵時政務平刑罰
   優復元氏詔五年十月帝生於元氏/及幸鄴父老請加優詔
豐沛濟陽受命所由加恩報德適其宜也今永平之政
百姓怨結而吏人求復令人愧笑重逆此縣之拳拳其
復元氏縣田租更賦六嵗勞賜縣掾史及門闌走卒
[001-34b]
   寳鼎詔六年二月王雒山出寳/鼎獻之朝夏四月下詔
昔禹収九牧之金鑄鼎以象物使人知神姦不逢惡氣
遭德則興遷于商周周德既衰鼎乃淪亡祥瑞之降以
應有德方今政化多僻何以致兹易曰鼎象三公豈公
卿奉職得其理耶太常其以礿祭之日陳鼎於廟以備
器用賜三公帛五十匹九卿二千石半之先帝詔書禁
人上事言聖而間者章奏頗多浮詞自今若有過稱虚
譽尚書皆宜抑而不省示不為諂子蚩也
[001-35a]
   日食詔八年十月壬寅晦日有食之於是/各上封事帝乃以所上班示百官
朕以無德奉承大業而下貽人怨上動三光日食之變
其灾尤大春秋圖䜟所謂至譴永思厥咎在予一人羣
司勉脩職事極言無諱
   示百官詔
羣僚所言皆朕之過人寃不能理吏黠不能禁而輕用
人力繕修宫宇出入無節喜怒過差昔應門失守闗雎
刺世飛蓬隨風微子所歎永覽前戒竦然兢懼徒恐薄
[001-35b]
德久而致怠耳
   大赦詔十年/四月
昔嵗五榖登衍今茲蠶麥善収其大赦天下方盛夏長
養之時蕩滌宿惡以報農功百姓勉務桑稼以備灾害
吏敬厥職無令愆墮
   科禁厚葬詔十二年/五月
昔曾閔奉親竭歡致養仲尼葬子有棺無槨喪貴致哀
禮存寜儉今百姓送終之制競為奢靡生者無擔石之
[001-36a]
儲而財力盡於墳土伏臘無糟糠而牲牢兼於一奠糜
破積世之業以供終朝之費子孫饑寒絶命於此豈祖
考之意哉又車服制度恣極耳目田荒不耕游食者衆
有司其申科禁宜於今者宣下郡國
   巡行河渠詔十三年四月汴/渠成行幸滎陽
自汴渠決敗六十餘嵗加頃年以來雨水不時汴流東
侵日月益甚水門故處皆在河中漭瀁廣溢莫測圻岸
蕩蕩極望不知綱紀今兖豫之人多被水患乃云縣官
[001-36b]
不先人急好興它役又或以為河流入汴幽冀蒙利故
曰左隄彊則右隄傷左右俱彊則下方傷宜任水埶所
之使人隨髙而處公家息壅塞之費百姓無陷溺之患
議者不同南北異論朕不知所從久而不決今既築隄
理渠絶水立門河汴分流復其舊迹陶邱之北漸就壤
墳故薦嘉玉絜牲以禮河神東過洛汭歎禹之績今五
土之宜反其正色濵渠下田賦與貧人無豪右得固其
利庶繼世宗瓠子之作
[001-37a]
   日食報三公制十三年十月壬辰晦日有/食之三公免冠自劾制曰
冠履勿劾灾異屢見咎在朕躬憂懼遑遑未知其方將
有司陳事多所隱諱使君上壅蔽下有不暢乎昔衞有
忠臣靈公得守其位今何以和穆陰陽消伏灾譴刺史
太守詳刑理寃存恤鰥孤勉思職焉
   報上夀制十七年五月是嵗有甘露芝草神雀/翔集之瑞諸夷遣質入貢公卿百官
    並集朝堂奉/觴上夀制曰
天生神物以應王者逺人慕化實由有德朕以虚薄何
[001-37b]
以享斯唯髙祖光武聖德所被不敢有辭其敬舉觴太
常擇吉日䇿告宗廟其賜天下男子爵人二級三老孝
悌力田人三級流人無名數欲占者人一級鰥寡孤獨
篤癃貧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郎從官視事十嵗以上
者帛十匹中二千石二千石下至黄綬貶秩奉贖在去
年以來皆還贖
   贖罪詔十八年/三月
其令天下亡命自殊死已下贖死罪縑三十匹右趾至
[001-38a]
髠鉗城旦舂十匹完城旦至司冦作五匹吏人犯罪未
發覺詔書到自告者半入贖
   禱雨詔十八年/四月
自春以來時雨不降宿麥傷旱秋種未下政失厥中憂
懼而已其賜天下男子爵人二級及流民無名數欲占
者人一級鰥寡孤獨篤癃貧不能自存者粟人三斛理
寃獄録輕繫二千石分禱五岳四瀆郡界有名山大川
能興雲致雨者長吏各絜齊禱請冀蒙嘉澍並後/漢書
[001-38b]
   尚書詔應劭漢/官儀
尚書蓋古之納言出納朕命機事不宻則害成可不慎

   謁者詔荀綽晉百官表注漢用孝亷年/五十威儀端恪為謁者明帝詔
謁者乃堯之尊官所以試舜賔于四門四門穆穆者也
昔燕太子使荆軻劫始皇變起兩楹之閒其後謁者持
匕首刺腋髙祖偃武行文故易之以板
   複道詔東觀漢記明帝行幸諸國敕執金吾/馮魴將緹騎宿𤣥武門複道上疏詔
[001-39a]
複道多風寒左右老人且病痱多取帷帳東西完塞窻
皆令緻宻
   東海王彊喪事詔永平元年彊病上疏謝及薨/明帝追惟彊謙儉不欲厚葬
    以違其意於是特詔中/常侍杜岑及東海傳相
王恭謙好禮以德自終遣送之物務從約省衣足斂形
茅車瓦器物減於制以彰王卓爾獨行之志將作大匠
留起陵廟
   東平王蒼為驃騎將軍詔東觀漢記/明帝詔
[001-39b]
東平王蒼寛博有謀可以託六尺之孤臨大節而不可
奪其以蒼為驃騎將軍
   東平王蒼歸藩詔蒼自以至親輔政心不自安/因請歸藩不許永平五年二
    月詔/許之
東平王比上書願歸藩上將軍印綬謙讓日聞至誠懇
惻蓋君子成人之美今其聽焉以驃騎長史為東平王
太傅掾吏為中大夫令史為王家郎勿上將軍印綬後/漢
紀/
[001-40a]
   手詔東平憲王蒼蒼光武子為驃騎大將/軍在朝數載多所隆益
    蒼與諸王朝京師月餘還國帝臨送/歸宫悽然懐思乃遣使手詔國中傳
辭别之後獨坐不樂因就車歸伏軾而吟瞻望永懷實
勞我心誦及采菽以増歎息日者問東平王處家何等
最樂王言為善最樂其言甚大副是要腹矣今送列侯
印十九枚諸王子年五嵗己上能趨拜者皆令帶之蒼/美
要帶十圍/故云副是要腹
   報中山王焉書焉光/武子
[001-40b]
    諸王來㑹辟雍事畢歸藩詔焉與俱就國/從以虎賁官騎焉上書辭讓顯宗報曰
凡諸侯出境必備左右故夾谷之㑹司馬以從今五國
各官騎百人稱娖前行皆北軍胡騎便兵善射弓不空
發中必決眥夫有文事必有武備所以重藩職也王其
勿辭稱娖猶/言齊整
   制詔楚王英母許太后英光/武子
    英與漁陽王平等造作圖書有逆謀徙丹陽/自殺帝遣使弔祠以諸侯禮葬遣中黄門占
    護其妻子悉出官屬無/辭語者制詔許太后
[001-41a]
國家始聞楚事幸其不然既知審實懷用悼灼庶欲宥
全王身令保卒天年而王不念顧太后竟不自免此天
命也無可奈何太后其保養幼弱勉強飲食諸許願王
富貴人情也已詔有司出其有謀者令安田宅並後/漢書
   鄧禹進太傅䇿書漢官儀顯宗即位拜禹太/傅進見東面甚蒙尊寵
髙宻侯鄧禹元功之首其以禹為太傅
   封陰興諸子詔興為光烈皇后同母弟累辭封/爵建武末卒永平元年詔封其
    子/
[001-41b]
故侍中衞尉闗内侯興典領禁兵從平天下當以軍功
顯受封爵又諸舅比例應蒙恩澤興固讓安平里巷輔
導朕躬有周昌之直在家行孝有曾閔之行不幸早卒
朕甚傷之賢者子孫宜加優異其以汝南之鮦陽封興
子慶為鮦陽侯慶弟博為㶏強侯博弟員丹並為郎後/漢
書/
   賜桓榮爵詔永平/二年
五更桓榮以尚書教朕十有餘年周頌曰日就月將視
[001-42a]
我顯德又曰無德不報其賜榮爵闗内侯食邑五千户
後漢/紀
   舉姜詩大孝詔廣漢姜詩事母以大孝稱永平/三年察孝㢘明帝詔拜郎中
大孝入朝凡諸舉者一聽平之
   封馮魴為楊邑侯詔永平十/四年
執金吾魴侍衞歴年數進忠言其還爵土封為楊邑侯
後漢紀○玉海引東觀漢記詔曰馮魴以/忠孝出入八年數進忠言正諫賜以玉玦
   案驗鄹令詔㑹稽典録鄭𢎞為鄹令永平十五/年蝗發泰山郡國被害過鄹不集
[001-42b]
    郡以狀上詔書以/為不然按驗如言
朕自治京師尚不能禳蝗鄹令何人而令消弭遣按驗

   詔竇固永平十六年奉車都尉竇固出擊匈奴/以班超為假司馬攻破北虜納質鄯善
    固具上超功效并求更選使使/西域帝壯超節詔固超因受使
吏如班超何故不遣而更選乎今以超為軍司馬令遂
前功
   詔班固固見/後
[001-43a]
    永平十七年明帝召固與賈逵傅毅等詣雲/龍門持奏始皇本紀問太史遷下贊語中寧
    有非耶固具對素聞知狀帝復與/詔固因撰典引引堯事以述漢德
司馬遷著書成一家言揚名後世至以身陷刑之故反
微文刺譏貶損當世非誼士也司馬相如洿行無節但
有浮華之詞不周於用至於疾病而遺忠主上求取其
書竟得頌述功德言封禪事忠臣效也至是賢遷逺矣
班固/典引
   䘏比銅鉗詔燒何羌豪有婦人比銅鉗者年百/餘嵗多智筭為種人所信向時為
[001-43b]
    盧水胡所擊乃將其衆來依郡縣種人有犯/法者臨羌長収繫誅殺之明帝初即位憐而
    下/詔
昔桓公伐戎而無仁惠故春秋貶曰齊人今國家無德
恩不及逺羸弱何辜而當并命夫長平之暴非帝者之
功咎由太守長吏妄加殘戮比銅鉗尚生者所在致醫
藥養視令招其種人若欲歸故地者厚遣送之其小種
若束手自詣欲効功者皆除其罪若有逆謀為吏所
而獄狀未斷悉以賜有功者後漢/書
[001-44a]
   書板東觀漢記永平十三年上耕籍田畢賜觀/者食有一諸生前舉手曰善哉文王之遇
    太公也上/書板曰
生非太公予亦非文王也
   有司上明帝廟號樂舞奏制曰/可
孝明皇帝聖德淳茂劬勞日昃身御浣衣食無兼珍澤
臻四表逺人慕化僬僥儋耳欵塞自至克伐鬼方開道
西域威靈廣被無思不服以烝庶為憂不以天下為樂
備三雍之教躬養老之禮作登歌正雅樂博貫六藝不
[001-44b]
舍晝夜聰明淵塞著在圖䜟至德所感通於神明功烈
光於四海仁風行於千載而深執謙謙自稱不德無起
寢廟埽地而祭除日祀之法省送終之禮遂藏主於光
烈皇后更衣别室天下聞之莫不悽愴陛下至孝烝烝
奉順聖德臣愚以為更衣在中門之外處所殊别宜尊
廟曰顯宗其四時禘祫於光武之堂間祀悉還更衣共
進武德之舞如孝文皇帝祫祭髙廟故事後漢/書
 東漢文紀巻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