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宋文選 > 宋文選 卷二十六


[026-1a]
欽定四庫全書
 宋文選巻二十六
  張文潛文
   秦論
賈生論秦曰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世以為確論
余獨以為不然夫攻守殊而事相關異設施而同利害
其守之安危視其攻之善惡其報應如表影聲響之不
差也譬如人之殖産也耕我之田盡力以事之藏收千
[026-1b]
石封之倉廪而實之賈百金之貨於隣國而贏千金焉
隣里不我怨有司不我罪如是乃安坐享其富而貽之
子孫則宴樂而無後患今有人侵人之田奪人之産又
殺人于道而奪之金如是乃欲封之倉廪藏之廏庫而
守之以君子長者之事怨仇百作而彼攘之矣故如是
而取之必如是而失之安有以盜賊所以取之而能以
君子之道守之歟秦明法力征以經營天下且數世矣
至於始皇之時六國大抵皆消沮始滅韓後滅齊大率
[026-2a]
十年間耳滅人之國虜人之君其毒至慘也夫此六國
諸侯者其上世皆有功于民又皆據國數百年其本根
深而結於人心者固一旦芟夷蕩覆之其勢必不帖然
而遂已如塞大水伐大木其漸漬之末流播散之餘種
將且復張而暴興不待其寂寥氣盡則不止秦雖欲反
其所取之道守之而其機已成其勢必復矣故秦之事
不可為也嗚呼秦滅六國不十餘年而六國並立秦以
不祀其效豈不然歟故賈生之論戲論也樂毅賢將一
[026-2b]
戰勝齊下城七十齊不能支曽未三年七十城者翻然
為齊乃無一城為毅守者以是得之以是失之豈不然
哉毅賢尚然况於暴秦乎
   文帝論
昔者絳侯既平吕氏親握國璽授之孝文當是時劉氏
之後惟大臣所立文帝為諸王特以其賢而取之其初
未可以必得也絳侯以天下與所不可必得之人恩德
至厚也文帝之報絳侯者宜如何哉雖分國以王之天
[026-3a]
下未以為過也然内難既定君臣之分既明爵賞禄賜
所以慰答昔日之功者未聞有卓然過於當時何其不
旋踵而逐去之速也予嘗觀漢之大臣多禍少全武帝
以來不啻如殺囚𨽻獨文帝時公卿被誅者無幾人然
則文帝之待大臣亦有恩矣當是時大臣之有恩者宜
無有過絳侯然匹夫一言罪辜未明廷尉折簡以召之
如取孤囚侵辱困苦僅免於死文帝非昏蔽無知之君
何獨於勃少恩若是哉蓋嘗深思其故而得其説夫高
[026-3b]
祖之將有大功者至文帝時幾盡矣非以逆誅則以疑
死彼皆心有所恃矜其功能日邀其上不得所欲則狼
顧而起絳侯吹簫之羈民也用兵十餘年習見天下之
勢喜事而尚武其驍雄之習豈能帖然無毫釐於心哉
以英雄之資挾立君之威臨視其上無異於保姆之提
嬰孩如是而不驕者伊尹周公之所難也驕則縱縱則
亂因以生文帝豈無愛勃之心哉視前日之誅死族滅
者皆恃功邀君驕蹇放縱之所致而絳侯之迹異於韓
[026-4a]
彭者無幾耳吾亦畏其有所恃而驕驕而不已則亂亂
而不誅則廢法從而誅之則傷恩甚矣嗚呼理至於是
曽不如抑逺困辱使之慊然内顧而無所恃鉏去其驕
慢之心全其生保其家使其子孫長有國土之為愈也
然則文帝之恩亦深矣且能尊霍光者莫如孝宣委天
下之政與之而不敢專光死又上其子兄弟聨兵女充
後宫賞賜寵錫不以數計天下翕然以謂孝宣無負於
霍氏矣然光死未幾妻子為戮以天下與人而身死之
[026-4b]
後弱子單孫之祭曽不得享天下之人聞之誰不為霍
光痛心者嗚呼使宣帝既正君臣之分則遂覽天下之
政光既死視子孫之賢愚而授之官與之財而收其權
取其尤無良者而屏逺之霍氏雖欲為亂不可得也然
則霍光無後者非宣帝誰為之乎天下之事要其終而
後知君子之用心絳侯無禍於身則知文帝之所以裁
之者乃所以深報之也霍光無後於漢則知宣帝之所
以寵之者乃所以深害之也語曰嬰兒常病傷於飽也
[026-5a]
貴臣常禍傷於寵也然則文宣之報功其得失可考矣
   景帝論
景帝稱竇嬰沾沾自喜多易不足以任宰相持重乃相
衛綰夫自喜多易不足以持重是也而求持重者必如
衛綰則已甚矣古之知人者不觀其形而察其情得其
妙而遺其似夫天下之善惡其似者固未必是而其真
者或不可以形求也綰車戲之賤士也其椎魯庸鈍偶
似夫敦厚長者之形耳夫敦厚之士其用之也必有䝉
[026-5b]
其利者矣豈謂其無是非可否如偶人者哉苟以是為
長者而用之則世之可以持重者多矣夫惡馬之奔踶
也求其無奔踶可矣得偶馬而愛之可乎景帝之相綰
也是愛偶馬之類也帝之惡周亞夫也曰此鞅鞅非少
主之臣也卒殺之夫天下之情其未見夫利害之際者
舉不可知而要之易刦以勢者易動以利不輕許人之
私者不輕行其私亞夫之不納文帝於細栁與夫不肯
侯王信可謂不可以勢刼而無私意矣仗節死義與夫
[026-6a]
見利而心不動非輕勢而滅私者莫能可以相少主共
危難者意非亞夫不可而帝乃反之是徒以其剛勁不
苟其形若難制而嫚上者故殺之而不疑嗚呼景帝者
求人於形似而失之者也蓋昔者髙祖求傳如意者而
不可得得一周昌能彊項面折而髙祖遂以趙委之夫
昌之不能脱如意於死其勢蓋有所廹而所以任昌者
固相危弱之道也嗟夫周昌以此見取而亞夫乃用是
不免則景帝之與髙祖其觀人亦異矣
[026-6b]
   魏晉論
嗚呼魏晉之亂亡其可悲也國中之人皆恐畏服從大
盜招之而無不應舉國以與人而猶恐其不受也其所
循致而至此者何也蓋其國輕久矣夫國重者存國輕
者亡何謂重其人可以禦侮旁觀者有所忌則重矣鮮
鱣王鮪之在江湖非不大也然漁者徒手取之鱠之俎
上而無難曽不如蛇虺之據穴國之輕亦猶是矣人主
非不尊公卿大臣非不畏百司庶府非不具然皆庸怯
[026-7a]
和易説之如發䝉舉之如挈虚朝之慮不至夕今日之
智不及明日夫如是國雖存大盜拱手舉之矣是謂國
輕凡人臣之能為國重者非有服天下之名節則必有
過天下之才智成湯既没太甲失道伊尹放之可謂亂
矣而諸侯不爭商卒以安者伊尹之節天下之所不敢
議也晏子之在齊叔向之在晉宫之竒之在虞諸侯不
敢侮焉此以名節為重也齊桓公兵車徜徉天下而諸
侯不敢議其後管仲之智未易與敵也郭子儀在南吐
[026-7b]
蕃罷兵李德裕草檄而澤潞至滅此以才智為重也夫
天下之人其好爭未嘗一日忘也非有大愧恥於其心
而不忍為則必有大恐懼於其身而不敢為夫名節者
所以愧恥天下之不義而才畧者所以恐懼天下之好
亂舍是二者雖聖賢無他道矣魏之亡也司馬師弑其
君如屠犬馬而大臣震悸莫敢太息王祥鄭冲舉國而
與之夫是類人者亦知是為不義也而不敢不聴者彼
惟素無以動其國人而又取諸胸中而無有也晉之臣
[026-8a]
才者先叛王敦桓温才過一時卒皆不臣劉裕才過數
人者而遂取之何則中國之人莫之與敵故也夫挾好
亂之資而顧其國莫與敵則取之之心生矣故為國之
患莫大乎不崇名節而消天下之精鋭彼晉之公卿朝
夕從事者非毁名節則尚無心方此時雖有志之士亦
且去之矣此蔡謨之所以不為司徒而曰吾恐後世之
失也天下之事有名實不可以不辨也輕名節者曰吾
惡天下之矯激也黜才能者曰吾尚德也夫矯激者安
[026-8b]
能真為名節也利至則變矣世蓋有利至不回害至不
避而可以矯激抑之哉夫如是而未免乎矯激則庸庸
者而後可矣且東漢之亂而曹操之雄至死不敢取惟
畏天下之清議故也黨錮雖弊猶能存國古之所謂德
者非無才之云也才不足以言矣傳曰仁者必有勇勇
者不必有仁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夫言與
勇才之類也而仁與德者必能兼之則世有無勇之仁
不能言之德乎子産惠人也謂之衆人之母可謂德勝
[026-9a]
矣然其抗晉楚何其勇且辨也夫以無所用之質而冐
之以仁義之容文之以禮樂之言治國而不能靜民臨
難而不能却敵而謂之有德此固天下英雄之所侮也
嗚呼為國者宜察此矣
   晉論
天下有大分君臣是也夫以天下之衆而事一人考其
勢較其力則多寡異矣然天下之人不間於賢不肖俯
首聴從莫敢或較一有不順則有起而誅之者矣非獨
[026-9b]
君臣之分為然也自是而下之至於一鄉一邑之際苟
有尊卑大小之分者莫不皆然夫天下之分惟其出於
父子兄弟之際者皆其天屬宜無足怪下至於一鄉一
邑而上至於君臣是果設為尊卑而不敢犯何為而然
也蓋嘗求之以為天下之分起於天下之理夫理者本
於天地而莫知其所從始者也惟其理設而不可易是
故分立而不可犯夫生民之初未有君臣以相臨官師
以相治也紛紛籍籍以力相勝於是民始大病之而後
[026-10a]
有能服其黨者焉夫能服一鄉則一鄉尊之能服天下
則天下尊之是故君臣之分遂立而不可變夫民之於
君乃其自立以自治也夫惟其仰之以自治是故順命
就教俛首聴從而無足怪自是而推之至於一鄉一邑
亦猶是也余嘗悲夫晉之事也自三代以來其國之多
故者莫如晉外有夷狄之強内有大臣之變泯絶荒亂
有不忍觀者然後裂為東晉而晉亦㣲矣猶相與攜持
至十餘世力盡勢窘凌遲百端而劉裕乃得之自劉元
[026-10b]
海以來天下分為十六國若苻堅石勒之徒皆有過人
之才闢地數千里據有甲兵士民之衆又有忠智效死
之臣其所建立亦有足觀者彼皆不過一再傳而遂亡
方其興也宜若可以久安至其一敗遂滅不振蓋嘗觀
苻堅之敗於壽春此其力猶足以善其後然提其餘衆
困窘而無所歸蓋常思之至於君臣之分而後近得其
説夫晉之有天下積久而天下之所服也夫惟人安於
所服故天下遂守其君臣之分而不敢犯人人惟恐其
[026-11a]
失之是以播遷流徙甚弱而難滅忠臣義士出力以救
其敗若苻石之徒雖其甚強有力然天下之情不愛其
人而惡其亂不幸不能制而後使得崛強於湏臾幸其
敗也則起而共亡之矣或以謂君臣之分其始出於相
制苟為君臣焉斯有分矣晉與夷狄何擇也夫天下之
情固有所習也習而安者衆之所歸也嬰兒愛其乳之
者鄰人之母乳之則不愛也均為乳也而愛惡存焉習
與不習故也然則晉之初天下固習乎魏也而晉之不
[026-11b]
亡何也夫晉之不亡是幸而不至於敗而遂成其業者
也十六國之顛沛是敗於分之不正者也夫好博者不
皆貧也然謂博可為而不貧則不可其所言者固天下
之理也
   唐論上
昔者天下之事常患於不得已而為之夫事至於不得
已而為者非其心之所樂而勢有所廹故也勉強而為
之既立而不可變則將拱手而待患是故古之聖人其
[026-12a]
深謀逺見所以憂慮天下之故者莫不備具先為之防
曲為之備使天下不幸有不測之變而吾常從容制之
而不亂無鹵莽苟且之計以為後世之患嗚呼此先王
之治後世之所以不可及歟切常譬之世之淺人有居
於河瀕而幸水之不至也則安然而不為之備一旦水
至則徬徨四顧莫知所為於是毁室徙薪而塞之而後
免於没溺之患然是人也能解目前之患而退有失所
之憂既已失于其初而後將復之則薪與室者既已習
[026-12b]
于水而不可動夫彼其初豈不愛室與薪哉勢有所廹
故也天下之勢亦何異於此聖人者惟先見其害而預
為之備而已蓋豈有他術哉是亦築堤以憂溺貯水以
救焚者之智也昔者節度之制起於景雲開元之間然
其所治者不過於邊方控制之邦而已天寳之亂安史
横行於中原而莫之禁天子之兵弱而不能制則其勢
不得不倚節度之兵而節度既已有功則雖欲變之而
不可大抵至德之後天下之兵無慮數百萬皆屬於節
[026-13a]
度之府是以天下之兵仰食於度支賞罰於天子而權
歸於將軍天子養之於上而將軍實收其歡心故驅之
以不義之名寘之于可畏之地則俛首盡力而不敢辭
及天下既平前日之亂已去而節度之患固已不勝其
深矣嗚呼天下之情不可使尚有所安也使安於義耶
則吾固無求乎其他使其不義而安之則吾將欲改而
不可得彼天下之兵其勢既已如此則人人有當然之
心雖欲改之其道無由蓋肅宗之時大盜既平而天子
[026-13b]
之威不足以大屈天下則其所不能變節度之弊宜無
足怪然以憲宗之英明鉏蕩剗革而卒亦不能一之嗚
呼勞之所習不亦甚固哉蓋常以謂唐之末年其君非
有可亡之實若夫文武宣之三君其才可與有為而一
時之臣又非皆不可用而其紀綱法度不須臾而壊蓋
其大勢已去雖有絶巧無所施之矣故唐之患不起於
僖昭之間而起於天寳之際節度之強不起於河北之
繼襲而起於節度之有功嗚呼使天寳之際不為苟且
[026-14a]
急廹之制則僖昭之患何自而起而使吾初不倚節度
之功則河北之區區雖欲傳襲其可得哉
   唐論中
天寳承平兵不知戰大盜突起四海震動禦之無策君
播國殘哥舒翰之敗固無足道者明皇欲下詔親征而
奸臣嬖妾沮撓其事意當是時天子臨戎其有濟乎愚
常論之天寳盜起雖上有睿德聰明杜塞抑當時朝廷
無人矣故為是猖狂不審之謀夫天子臨戎其利有二
[026-14b]
天下莫能當而明皇皆不得行之幸而不行使果行之
其狼狽有甚于此者何謂二利一者壓之以尊名重勢
故人雖強不忍習犯順之危而起侮上之怒二者天子
所統必天下之重兵選卒天下莫能抗也明皇之時天
下之勢其重在西北而京師輕也久矣大獄屢興縉紳
切齒用兵無度百姓怨苦内淫泆荒亂失度尊名之
不競也甚矣禄山教戰久矣其將卒皆蕃戎勁卒非復
唐人也彼惟恐犯順之不深犯上之不快則明皇之于
[026-15a]
尊名重勢所不得行之一也天下勁兵皆在西北蕃臣
握之府兵既壊天子侍衛長征彍騎而已有急而募不
過得長安市人子而以之抗燕代之勁騎此驅羊戰狼
則明皇于重兵選卒所不得行之二也親征不可則無
策乎曰知兵者必能逆知敵人所恃與所惡使之行所
惡而違所恃如是者百戰不殆禄山之利速戰也所恃
范陽也十年教其民千里而用之其鋒不可當雖太公
穰苴必姑避之故戰必乘其鋒而用之彼惟恐戰之不
[026-15b]
速而敵人之不我拒也然禄山之勢雖強渡河而南則
羈客也故心不固而易揺其恃范陽如虎豹之有山林
急則必投之以自藏方禄山之南也厚集潼關之師深
溝髙壘勿與之戰委河南而與之是時李光弼郭子儀
皆在河北遣一將擣范陽之虚往必得志彼進則不得
入關退則已失范陽獨守空虚之東都不過半年其勢
潰矣此至計也其後禄山既死慶緒北走而史思明已
有范陽慶緒卒困死河朔以此知禄山失范陽則必與
[026-16a]
于河朔諸帥也其後史思明䧟東都李光弼率師于河
陽而思明不能西以此知厚集潼關之師不戰以老之
而禄山無能為也禄山傾國逺鬭委其所恃而不顧困
已犯天下之至危而唐之君臣不知出此是唐為無人
也夫
   唐論下
昔者先王之兵愛其君而後死其將以謂凡吾所以致
力才顧以衛其將者無他焉以謂吾兵之勝負者非吾
[026-16b]
將之利害而所係者吾之君耳是故功成事立而其君
安然享之而無虞其不善用者則不善其兵死其將而
忘其君方此之時三軍之士惟其將之為聴故不患將
之不足以立其功而患乎功成而上不享其利夫惟欲
兵之愛其君而死其將則莫若兵出於府而將出于衛
使將之於兵得以用而不得以有之方其有事也厲兵
秣馬以問有罪將軍之恩惠雖足以取信於下而士卒
之顧其將非我終身之所仰則雖愛而不私夫惟愛而
[026-17a]
不私是故驅之以義則有功而不可使為不義之行彼
死其將而忘其君者是節度之兵也方是時天子能使
其將而不能用其兵可使征可使戰而不能得其私天
子常斂士卒之怨而將軍者實尸養士之恩嗚呼是豈
非天下之大患歟蓋自天寳以來藩鎮之禍迭起而不
可制而河北三鎮天下指為僣亂不臣之邦棄之而不
問以為是誠不可得而為也嗚呼盍亦深思其術哉夫
以漢之時尚七國連衡以叛其上而諸侯擅地天子曽
[026-17b]
無以制之此其為患豈特唐之方鎮也哉其後主父偃
為之一言使得自封其子弟而漢之君臣無一鏃之費
而坐享太山之安彼唐之節鎮何以異此歟彼桀黠而
不顧肆傲以慢上者是誠何恃而敢為爾哉蓋其股肱
肘臂有為之出死力以為之者使其孑然而自為則吾
一將之敵耳故李愬之平蔡一得李祐則呉元濟束手
而無能為矣然一節度之所領不下數郡之地而我何
不遣一介之乘假賞功之令拔其臣屬之尤才者使帥
[026-18a]
其屬城而為之使如是而闕/離之使其兵分地析則昔
之豪黠而難制者不過一二年提一空城而守之雖欲
不臣其可得哉或曰彼臣屬將佐安能畔其素所愛耶
名為裂地而謀相通則安在其為利哉是大不然夫人
惟貧也而後肯役於富惟賤也而後肯役於貴故兩富
不能相使兩貴不能相下彼其臣屬將佐之愛其帥者
豈有它哉惟其有功能賞之有才能用之是故恃之以
自固使其位有節度之勢則將反顧其上而疾之何則
[026-18b]
勢均位等則必有相疑之心嗚呼使彼誠相軋而生疑
則吾之計行矣或曰我一日盡斥其臣佐則彼安肯晏
然而遣之耶使彼遏吾命而不行則無乃益召天下之
亂乎是又大不然也夫使彼受命而遣之耶則吾國何
求使彼遏吾命而不行則反于内而禍及之何者使人
有可以得富貴之門而有蔽于其前則必羣擊而競排
之彼一日於行伍之間而有一節度之權我則顧其私
而止之夫如是而能安者世之所未嘗有也昔者烏重
[026-19a]
𦙍為滄景節度凡屬城之刺史各還於朝廷使得自𨽻
其州兵嘗曰使二千石各有鎮兵雖有安史無如之何
而河北之所以能拒命正以能奪刺史縣令之權耳當
是時惟重𦙍之鎮獨秉命受代然則分其地而離其兵
者真弱節度之術也
   明皇論
人主當務好要而不當務無為夫無為之為言妙矣此
羲農堯舜得道者之事也而庸君昏主聞其説而樂之
[026-19b]
深居奥處䝉塞耳目是非過前而不察奸臣愚弄而不
悟視人之利害國之存亡若越人問秦人之疾病者曰
我無為也耽樂飲酒便嬖女色晏朝旦罷游蕩無度亦
曰無為也是故莫若好要吾不治事付人以事而觀其
成吾不吝權分人以權而觀其趣事成而利則可成而
害則必治其故而賞罰行焉分吾之權而志于公則任
之盜吾之權而行其私則棄之而用捨分焉此之謂要
知好要則進乎無為矣唐明皇用李林甫十餘年盡失
[026-20a]
賢人之助太宗之法度廢革略盡貞觀之風俗變壊無
遺林甫朝夕所從事者非聚斂奢侈以蕩移人主之心
意則羅織刑獄以破滅人之家族也閨門之内干戈碪
鉞未常絶而間為神仙鬼神之説以動其心而明皇恬
不為慮漫不知察利器去手而不覺一敗塗地没世不
復凡此者其殆好無為之説也後之人主可不戒哉
   代宗論
余嘗論代宗唐之庸主也而承安史壊亂之後肅宗草
[026-20b]
剏事出一切人情震揺易以生變此非常才所能定而
代宗承之又嘗一為吐蕃所驚跳奔於陜然國遂以定
不及其身者何哉余考代宗行事有類英主者二焉誠
率是道而充之其身安而國定蓋無足怪何也能容大
功之臣背之而不疑犯之而不怒而外無姑息之迹一
也僕固懐恩李光弼二人之功著矣懐恩之恃功犯上
自陛以下誰能忍之而代宗不與之較故優容包納卒
待其自斃豈不曰與之較力則彼驍勇也與之較理則
[026-21a]
彼戎狄也其乘氣而兇悖蓋將亡也是其料懐恩於目
中矣李光弼身兼將相功無與二而幸陜之後堅坐不
應此其意非持兩端則髙卧以觀變也代宗恩禮終始
不衰豈不曰以光弼之功而傷之天下其謂我何彼之
不赴吾急吾不問則已問之則必討彼非束手受死者
而吾誰使敵之哉代宗之待二臣如是天下不謂之姑
息者理當爾也德宗之於懐光則姑息之迹不可勝揜
矣人有當其意則用之衆怒不與則必殺之其用其殺
[026-21b]
莫或能間之者焉始用元載委已聴之載惡已甚誅之
而不疑寵魚朝恩幾危郭子儀然其横也則殺之程元
振之寵固矣栁伉一言而逐之易如反掌卒棄不用元
載之獄問目皆從中出則是平日載雖擅權於外而代
宗居中無不知也去三大毒如殺犬羊中外不驚上下
厭服觀此則昏且孱者不能為也是二者英主之所難
代宗有焉所以能保國而安身也哉
   德宗論
[026-22a]
德宗憤藩鎮之強僣有鞭撻海内之志竭其帑藏空其
禁衛以從事於伐叛然師出無功兵連禍結大盜竊發
身播國殘滅亡之禍間不容髮自是之後亂不得息至
於憲宗用一裴度决策出師始而既平山東河北強藩
大鎮弭耳聴命終憲宗之世海内畧定二帝于用兵伐
叛則同而功烈何其相萬也管子有言攻堅則瑕者堅
攻瑕則堅者瑕德宗始使馬燧李抱真討田悦魏鎮自
承嗣以來兵強國富屹然大鎮非可易攻者也二將之
[026-22b]
力弊於田悦而王武俊朱滔相煽而起自魏至燕數千
里間莽為戰埸而四方諸侯始輕京師淮西雖積叛然
數郡之地也暴取其財虐用其民為日久矣危亡之機
立見而元濟昏童崛強其間此特不欲取耳取之可以
必得豈與河朔諸鎮比哉憲宗乘其機察其時一舉而
滅之而李師道王承宗之徒或誅或臣而四方靡然效
順矣此無他德宗先攻其堅敵未亡而已之氣先索力
先弊矣已索之氣既弊之力人所易備此朱泚懐光所
[026-23a]
以陸梁而不忌也憲宗先攻其易碎其巢穴戮其鯨鯢
兵雖未出而氣已震於天下師道承宗所以消阻而不
能伉也有扛鼎之力者使之負石而起終日則必蹶立
談之間而磔嬰兒則賁育在旁必且心悸此攻堅攻瑕
之論也
   五代論
春秋之世季梁在隨宫之竒在虞皆明安危曉利害強
國憚之而不敢易余切怪五代之君雖起武夫悍卒未
[026-23b]
嘗學問不足以得士而一時將相謀臣當其敗亡之際
皆足蹈坎井頭抵株木安受禍患而無策事成則相與
苟且富貴事敗則拱手受戮豈紛亂之極而人才亦從
而不振歟而余深考之而得四人焉皆智士也或用或
不用也則係時君之昏明安重誨在明宗時常恨不為
國家去潞王時潞王蓋一罷鎮節度也而重誨獨知禍
之原在此其後卒覆國者潞王也清泰帝時石敬塘在
太原欲叛有闕/時廷臣有呂琦者言于朝曰敬塘必結
[026-24a]
契丹為援可先以重幣結契丹以分敬塘之援卒之立
晉者契丹使明宗與清泰信其言而先為之所可以紓
禍也必矣契丹大舉入晉志吞華夏而其母舒嚕乃獨
非之曰譬如吾國以一漢人為主可乎耶律德光果不
能安於南狼狽客死於路敬塘甚費而于契丹初無大
利也德光喪歸其母不哭曰待中國人馬如故然後葬
汝嗚呼若此戎媪亦智矣李榖韓熈載少以功名相期
熈載將仕江南與榖别熈載曰江南如用我當長驅以
[026-24b]
定中原榖曰中原見用取江南如探囊中物耳已而榖
相周世宗遂臣江南兵不勞而國不費信乎其如探囊
也何者自古秦滅楚晉滅呉隋滅陳長江複山不能為
果天下有定勢非智力可强諸葛亮且不能用蜀取魏江南
豈有長驅定中原之理乎榖於審天下之勢亦明矣此四
人者三見忽而一用故惟李榖獨有功嗚呼天下何嘗
無士哉獨不知之耳
   莊宗論
[026-25a]
古之善戰者不患於敵強而不我若而所大忌者與之
為敵而兩無以相制也夫兩無以相制則勢足以相擾
而不可以有成惟其曠日持久兩憊而不振如是而后
有起而收之者雖然非有優游久逺之心誰能安坐而
待之而至其兩憊而不振也吾亦安能必其變之所在
則是吾與敵人常戰于不可知之間夫豈不殆哉是故
古之善戰者必有以審天下之勢而為之計取之于可
必之計而待之以可成之功夫如是而後能自立今夫
[026-25b]
天下之勇夫其才足以相勝其力足以相困奮臂角力
以戰且死其勢終日而不能解至其能者則不與之致
爭於手足之間而獨徘徊待伺一發而擣其虚中其要
害之地而使之雖有手足之技不能以與吾較夫如是
者勝敵之道也故力弱于敵則謀之力倍于敵則乘之
力敵勢均則擣其虚襲其所忌而不可戰蓋昔者唐人
以河東之地南向以爭天下百戰而無功以朱温之強
親冒矢石與唐人從事于河上不能有河北尺寸之地
[026-26a]
其力之不足以相制亦明矣譬如兩人終日而搏也代
勝代負久而不决勝者欲罷而負者留之負者欲退而
勝者激之蓋終朱温李克用之世更勝迭負而卒不得
其志至于莊宗力戰不顧欲决成敗而不可得方其盤
桓于楊劉德勝之間蓋嘗蹙而不勝矣其後郭崇韜為
之决入汴之策而後天下歸于唐夫梁人之有汴是猶
人之有腹心也使吾之力雖不足以逼之耶一日而潰
其腹心則彼手足雖全而不為用此擣其虚襲其所忌
[026-26b]
之道也故莊宗之取天下其要在此而或者猶歸罪于
段凝之區區何異夫披心抉腹而責手足之不救也昔
者莊宗與劉鄩戰于莘劉鄩趨黄澤乗虚而襲太原中
道而敗乃不能進夫劉鄩之襲太原是莊宗趣汴之策
也彼鄩以謂人得糧十斛而後可以有功彼誠見天下
之勢非朝夕之所能成其决策不顧以趨太原所以擣
唐之腹心也歟夫莊宗能知其勢而為之防故唐不亡
而梁人惟不能蔽其所忌故莊宗得志夫古之善戰者
[026-27a]
觀天下之勢而後戰從之者此之謂也
 
 
 
 
 
 
 
[026-27b]
 
 
 
 
 
 
 
 宋文選巻二十六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