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文苑英華 > 文苑英華 卷七百九十五


[794-1a]
欽定四庫全書
 文苑英華巻七百九十五 宋 李昉等 編
 傳
  李紳傳一首     郭常傳一首
  馮燕傳一首     燕將傳一首
  張保臯鄭年傳一首  蔡襲傳一首
  何武傳一首
   李紳傳 墨數十行墨浙本文/粹作累沈亞之
[794-1b]
李紳者本趙人徙家呉中元和元年節度使宗臣錡在
呉紳以進士及第還過謁錡錡舍之與宴遊晝夜錡能
其才留執書記明年錡以驕聞有詔召稱疾不欲行賔
客莫敢言紳堅為言不入又不得去㑹留後使王澹專
職為錡具行錡蓄怒始發於澹隂教士食之初士卒當
勞賜者皆㑹府中受賜與中貴人臨視以至日三字集/作次至
文粹作/以至中軍士得賜者俱不散齊呼曰澹逆可食既文/粹
作/即盡即執中貴人脅曰爾寧遂衆欲寧飽衆腹曰請所
[794-2a]
欲曰為我衆書報天子幸得復錡位貴人懼偽諾之召
書記以䟽聞紳聞之亡入錡内匿衆索不得及中貴人
至促錡行錡益怒急召紳授紙筆令操書上牘紳坐錡
前佯惴怖戰管摇紙下札皆不能字輙塗去墨數十行
又如是㡬盡紙錡怒罵曰是何敢如此汝欲下從而先
人耶對曰紳不敢惡生直以少飬長儒家未嘗聞金革
嗚今暴及此且不知精神在所誠得死若在前三字集/作在畏
若/前幸耳錡復制以兵刃令易紙復然旁一人為錡言曰
[794-2b]
聞有許侍御集作/御史縱者尤能軍中書紳不足與等請召
縱縱至錡鋭文粹有/意字自舉授詞操書無不可錡意遂幽
紳於潤之外獄兵散乃出縱竟逆死亞之二字作粹/集本作賛
李錡之賊江東也其抗節者有李雲李紳雲則中山劉
騰為書以大之而紳之跡未及稱且紳職錡肘腋下舉
動顧盼有一不誠則支體立盡衆手而紳亦不顧而曉
然自效如此可謂臨大節而不可奪者耶
   馮燕傳         前 人
[794-3a]
馮燕者魏豪人父祖無聞名燕少以意氣任專麗情作/俠集
為擊毬闘雞戱魏市有爭財闘者燕聞之往搏殺不平
遂沉匿田間官捕急遂亡滑益與滑軍中少年雞毬相
得時相國賈公躭在滑能燕才留屬軍中集作/中軍他日出
行里中見户傍婦人翳袖而望者色甚冶使人熟其意
遂室焉集作/之其夫滑將張嬰者也嬰聞其故累毆妻妻
黨皆怨望㑹嬰麗情集有/嬰暮二字從其類飲燕伺得間復偃
中拒戸嬰還妻開户納嬰以裾蔽燕燕卑脊歩就蔽
[794-3b]
轉匿户扇後而巾墮枕下與佩刀近嬰醉且瞑燕指巾
令其妻取妻取刀授燕燕熟視斷其妻頸遂持巾去明
旦嬰起見妻殺死愕然欲出自白嬰隣以為妻嬰殺留
縳之趣集作/趨告妻黨皆來曰常嫉毆吾女迺誣以過失
今復賊殺之矣安得他殺事即其他殺而集無/而字安得獨
全耶共持嬰且百餘笞遂不能言官家收繫殺人罪莫
有辨者強伏其辜司法官麗情集/有與字小吏持扑者數十人
將嬰就市㸔者圍面千有餘人有一人排㸔者來呼曰
[794-4a]
集有/且字無令不辜死者吾竊其妻而又殺之當繫我吏執
有言人乃燕也司法官與俱見賈公盡以狀對賈公以
狀聞請歸其印以贖燕死上義之下詔凡滑城死罪皆
免亞之二字集/作賛曰余尚大言二字集作/大史言而又好叙義事
其賔黨耳目之所聞見而一作/者為余道元和中外郎劉
元鼎語予貞元年中集無此/四字集作/以馮燕事得傳焉鳴
呼滛惑一作/之心有甚水火可不畏哉而燕殺不義白
不辜真古豪矣
[794-4b]
   燕將傳         杜 牧
集本文/粹作譚忠者綘人也祖瑶天寳末令内黃死燕冦中
豪健善兵始去燕燕牧劉濟與二千人障白狼口山名/契丹
路/後將漁陽軍留范陽元和五年中黄門出禁兵伐趙
魏牧田季安合集本文/粹作令其徒曰師不跨河二十五年矣
今一旦越魏伐趙趙誠虜魏亦虜矣計為之集有/禁字何其
徒有超佐伍而言曰願借騎五千以除君憂季安大呼
曰壯夫集作/矣哉兵决出格沮者斬忠集本文粹/有其字時為燕
[794-5a]
使魏知其謀乃入謂季安曰某之謀是引天下之兵也
何者往年王師取蜀取夏集作/呉筭不失一是相臣之謀
今王師越魏伐趙不使耆臣宿將而專付中臣不輸天
下之甲而多出秦甲君知誰為之謀此乃天子自為之
謀欲將誇服於臣下也今若師未叩趙而先碎於魏是
上之謀反不如下且能不恥於天下乎既恥且怒於是
任智畫䇿仗猛將練精兵畢力冄舉渉河鑒前之敗必
不越魏而伐趙校罪輕重必不先趙而後魏是上不上
[794-5b]
下不下當魏而來也季安曰然則若之何忠曰王師入
魏君厚犒之於是悉甲壓境號曰伐趙則可隂遺趙人
書曰魏苦集本文/粹作伐趙則河北義士謂魏賣友魏若與趙
則河南忠臣謂趙反君賣友反君之名魏不忍受執事
若能隂觧牌障遺魏一城魏得持之奏㨗天子以為符
信此乃使魏北得以奉趙西得以爲臣於趙有集作/為
尖之耗於魏獲希集作/不世之利執事豈能無意於魏集/作
趙/乎趙人脫不拒君是魏覇基安矣季安曰善先生之
[794-6a]
來是天眷魏也遂用忠之謀與趙隂計得其堂陽縣名/屬冀
州/忠歸燕謀欲激燕伐趙㑹劉濟合諸將曰天子知我
怨趙今命我伐之趙亦必大備我伐與不伐孰利忠疾
對曰天子終不使我伐趙趙亦不備燕劉濟怒曰爾何
不直言濟以趙叛命忠繫獄因使人視趙果不備燕後
一日詔果來曰燕南有趙北有胡胡猛趙孱不可捨胡
而事趙也燕其為予謹䕶北疆勿使予復掛胡憂而得
專心於趙此亦燕之功也劉濟乃觧獄召忠曰信如子
[794-6b]
斷矣何以知之忠曰潞牧盧從史外親燕内實忌之外
絶趙内實與之此為趙畫曰燕以趙為障雖怨趙必不
殘趙不必為備一且視趙不敢抗燕二且使燕獲疑天
子趙人既不備燕潞人則走告于天子曰燕厚怨趙今
趙見伐而不備燕是燕反與趙也此所以知天子終不
使君伐趙趙亦必不備燕劉濟曰今則柰何忠曰燕孕
怨天下無不知今天子伐趙君坐全燕之甲一人未度
集作/濟易水此正使潞人將燕買集作/賣恩於趙敗忠于上
[794-7a]
兩皆售也是燕貯忠義之心卒染私趙之口不見徳於
趙人惡聲徒嘈嘈於天下耳惟君熟思之劉濟曰吾知
之矣乃下令軍中曰五日軍集作/畢出後者醢以狥濟乃
自將七萬人南伐趙屠饒陽束鹿二縣屬/深州殺萬人暴卒
于師濟子緫襲職忠復用事元和十四年春趙人獻城
十二徳州管平原安陵長河棣州管猒次/滴河陽信蓨平昌將陵滿臺浡海蒲冬誅齊三分
其地忠因説緫曰凡天地數窮合必離離必合河北與
天下相離六十年矣此亦數之窮也必與天下集本/作地
[794-7b]
合且建中時朱泚摶天子狩畿甸李希烈僣于梁王武
俊稱趙朱滔稱冀田悦稱魏李納稱齊郡國往往弄兵
者抵集作/低目而視當此之時可謂危矣然天下卒為無
事自元和以來劉闢守蜀棧道劒閣自以為子孫世世
之地然甲卒三萬數月見覊李錡横大江撫石頭全呉
之兵不得一戰反束粹有/縳字帳下田季安守魏盧從史守
潞皆天下之精甲駕趙為騎鼎立相視可為強矣然從
史繞塹五十里萬㦸自䕶身如大醉忽在檻車季安死
[794-8a]
墳杵未收家為逐客蔡人被重葉之甲圓三石之弦持
九尺之刃突前跳後卒簇忽/反如摶鶚一可支百者累數
萬人四嵗不北二三可為堅矣然夜半大雪忽失其城
齊人經地數千里倚渤海墻太山壍太河精甲數億鈐
劒其阨可為安矣然兵折於潭趙地名闕西/六十里首竿於都
市此皆君之自見亦非人力所能及盖上帝神兵下來
誅之耳今天子巨謀纎計必平章於大臣鋪樂張獵未
嘗戴星俳倡顐翫集作/玩之臣顔澁不展縮衣節口以賞
[794-8b]
戰士此志豈須㬰忘於天下哉今國兵駸駸北來趙人
已獻城十二助魏破齊唯燕未得一日之勞為子孫夀
後世其能帖帖無事乎吾深為君憂之緫泣且拜曰自
數月已來未聞先生之言今者幸枉大教吾心定矣明
年春劉揔出燕卒于趙忠䕶緫䘮未數日亦卒年六十
四官至御史大夫忠弟憲前范陽安次令持兄䘮歸塟
于綘常往來長安間元年孟夏集本文/粹作春某遇於馮翊屬
縣北衞集本文/粹作徴中因吐其兄之狀某因直書其事至於
[794-9a]
褒貶之間俟學春秋者焉
   張保臯鄭年傳      前 人
新羅人張保臯鄭年者自其國來徐州為軍中小將保
臯年三十鄭年少十嵗兄呼保臯俱善闘戰騎而揮搶
其本國與徐州無有能敵者年復能沒海履其地五十
里不噎角其勇健保臯差不及年保臯以齒年以藝常
齟齬不相下後保臯歸新羅謁其王曰遍中國以新羅
人為奴婢願得鎮清海新羅海/路之要使賊不得掠人西去其
[794-9b]
王與萬人如其請自大和後海上無鬻新羅人者保臯
既貴於其國年錯寞去職饑寒在泗之漣水縣一日言
於漣水戍將馮元規曰年欲東歸乞食於張保臯元規
曰爾與保臯所挾何如柰何去死其手年曰饑寒死不
如兵死快况死故鄉耶年遂去至謁保臯保臯飲之極
歡飲未卒其國使至大臣殺其王國亂無主保臯遂分
兵五千人與年持年泣曰非子不能平禍難年至其國
誅反者立王以報王遂徵保臯為相以年代保臯天寳
[794-10a]
末安禄山亂朔方節度使安思順以禄山從弟賜死詔
郭汾陽代之後旬日復詔李臨淮持節分朔方半兵東
去趙魏當思順時汾陽臨淮俱為牙門都將二人二字/集作
將萬/人不相能雖同盤飲食常睇相視不交一言及汾陽
代思順臨淮欲去計未决新唐書有/旬日二字詔至分汾陽兵東
唐書作詔臨淮分汾/陽半兵東出趙魏臨淮入請曰一死固甘乞免妻
子汾陽趨下持手上堂偶坐曰今國亂主遷非公不能
東討集作/伐豈懐私忿時耶悉召軍吏出詔書讀之如詔
[794-10b]
約束及别執手泣涕相勉以忠義訖平劇盗實二公之
力知其心不畔知其材可任然後心不疑兵可分平生
積忿知其心難也忿必見短知其材益難也此保臯與
汾陽之賢等耳年投保臯必曰彼貴我賤我降下之不
宜以舊忿殺我保臯果不殺此亦人之常情也臨淮分
兵詔至請死於汾陽此亦人之常情也保臯任年事出
於己年且饑寒易為感動汾陽臨淮平生抗立臨淮之
命出於天子角集作/權於保臯汾陽為優此乃聖贒遲疑
[794-11a]
成敗之際也彼無他也仁義之心與雜性集作/情並植雜
性勝則仁義滅仁義勝則雜性銷彼二人仁義之心既
勝復資之以明故卒成功世稱周召為百代人師周公
擁孺子而召公疑之以周公之聖召公之賢少事文王
老佐武王能平天下周公之心召公且不知之茍有仁
義之心不資以明雖召公尚爾况其下哉語曰國有一
人其國不亡夫亡國非無人也其未亡時賢人不用茍
能用之一人足矣
[794-11b]
   蔡襲傳         李 磎
蔡襲者自言禆將也不詳其氏族源胄至襲居北部振
武軍學擊劒沉勇好奇謀功名初無知者嘗任氣與人
闘而斃之時故司空劉沔以右僕射為振武節使聞之
收襲繫獄將杖殺之經宿而死者復蘇故襲得免死謫
役數年沔移鎮河東武宗初匈奴犯邊詔沔河東及諸
道兵出征襲聞邊方有亊將因之以立功乃逃其所務
來叩沔曰往君免襲之死是明公屈法申恩而襲之大
[794-12a]
幸也今天兵有伐於北虜竊願施犬馬之勞於軍前上
得以酧君之恩下乞以自補其惡死生畢矣沔聞而壯
義之命厠諸卒官軍至大寧聞匈奴已入振武界時大
和公主在蕃多年又聞振武欲奪公主沔恐公主為振
武所得蓋已功籌䇿未知所出諸將吏莫能謀襲乃請
詐為捕逃者至匈奴營動摇令入河東界沔深然其計
遂遣襲往襲至匈奴所揚言云振武鎮守欲殺汝曹河
東劉僕射是招撫使若不移必為振武所害匈奴有得
[794-12b]
此語者遽歸寧武遂移部曲八字一作遽歸單/于單于遂移部曲次于屈
越城西已在河東界去官軍猶二百餘里襲歸告沔欲
奏恐詔問須生口為據襲又獲生口十二人馬十五疋
主帥乃具事上聞自後屢有詔令奪公主沔患匈奴衞
帳逺欲其近又不能襲遂請以貲糧入蕃招引沔從之
襲至蕃中見公主公主流涕告以北蕃破亡疾饑孤危
無告襲對曰聖明在上公主何不與單于議同入奏以
困急耶公主曰此已曽議單于為我去必不還事已不
[794-13a]
諧矣言畢襲請對單于謁者髙達干曰單于是離本國
一作/後中路一有/冊字不宜與使相見有故但可與蕃相論
之襲遂見蕃相相曰吾病饑竄亡唐不我恤今日唐使
來幸得無可懐襲對曰為不知單于消息捕得匈奴十
二人詰問方知在唐界外數月河東劉僕射令以貲糧
一十橐馳寄公主單于宰相兼遣詔命如能南下則所
匱竭易相助也今部落甚逺安知旱歉如此蕃相曰人
不曉公法昨者饑莩不得已有所犯干今日汝必以此
[794-13b]
故來誘殺我遂推襲出帳令歩卒以弓弩圍繞曰不露
情必當射殺襲曰國家實命招恤如信即徃疑盍走諸
蕃後悔亦無及矣今虐我何益蕃相曰我若徒走諸蕃
亦何悔襲曰單于大蕃與唐為親有舅甥之恩輔車之
勢破亡祗宜歸唐反入諸小蕃若為小蕃所蔑安得不
悔蕃相乃曰我今歸唐但恐汝主誤我汝若真招徠當
為我重約誓襲曰凡作誓者急則萬端襲之為誓異於
是遂引手蕃相前請斷左手腕以為誓顔色不動辭令
[794-14a]
甚壯蕃相不許曰且為我劈心出血後自飲之亦足為
信襲乃於心上出血置器中而誓曰我若誤汝入唐境
而携貳心天必殛誅烹醢分擘言畢飲盡器中血匈奴
乃信遂移帳至雲州北塞谷山東與官軍相距六十里
後又詐稱弋獵侵掠振武不和引歸襲在虜庭多日恐
不得歸乃誑單于相云更於雲朔州為蕃國取貲糧因
遂得歸具告沔以誘得匈奴近塞兼匈奴新刼振武還
兵勞瘁又以唐家招徠不設備若奪公主必宜乘時疾
[794-14b]
徃沔許諾命將校石雄王峯等與襲皆至單于帳合圍
大破之襲突入帳中挾公主於馬上出十數歩恐官軍
不知誤傷乃呼曰此乃公主也石雄聞以歩卒三十人
奪之歸公主至河東悉訴其事於劉沔又嘗書襲名於
尺素中許以上聞又言於監軍吕義忠曰無蔡襲吾不
生還矣其智如此公主既歸京師沔加司空石雄受天
徳軍防禦使唯襲非大君所知主帥不為奏公主亦竟
不能為言功業籌䇿遂曀而不顯而河東絶滅匈奴至
[794-15a]
今邊塵晏清者本襲運籌之力也㑹昌二年劉稹㨿上
黨反揚弁於大原乘間拒命見獲四年上黨平今上大
中四年南山党羗反自㑹昌二年及今征伐襲並有勲
績其功皆錄在河東簿書惟破匈奴為首功而為人所
掩耳至今部曲將校無不稱其智勇李磎曰甚矣功名
之見沉也一至於是然古人嘗稱位可排而名不可奪
矣由蔡襲以言之其可奪耶其不可耶始余於京洛間
聞說者多稱劉石有破虜之功及至大原聞蔡襲方知
[794-15b]
為舉代之惑也悲夫功業卓然尚可掩抑况才藝耶余
念其勤而無益故詳足其事為傳云
   何武傳         皮日休
何武者夀之驍卒也故為歩卒將戍隣霍岳岳生名荈
昌兖/切有負其販者多強暴民民不便必愬其集作/於將武
之至矣責其強暴者盡擒而械之俟簿圍將申夀守請
殺之強暴之黨懼且死乃誣愬武于夀守且曰不順守
命擅生殺于外夀之守嚴悍不可犯茍聞不便於民雖
[794-16a]
劇寮貴吏得皆辱殺之至是聞武罪如乳虎遇觸怒蝮
遭傷其將害也可知己乃命勁卒將命拲武至府武固
集作/已知理可伸不柰守嚴悍必當受枉刑乃樂而俟死
矣至則守怒而責武以其過武善媚對又支體魁然乃
投石㧞距之類集作狀/枉之事也守雅愛是類翻然釋之絀其
職一級武曰吾今日不歸地下真守之賜也請得以命
報居未乆夀之指邑曰樅陽即今盛/唐縣野㓂四起其邑將
危武請於守曰此真某畢命之秋也守壯之復其故職
[794-16b]
奏命為貳將武領偏師自間道入樅陽不意伏盗發於
一作/崛發叢翳間兵盡駭逃武獨闘死日休曰武之受謗不
當其刑况其死乎如非武心者縱免死其心不能無憤
也况感分用命哉嗚呼古之士事上遇謗當職遭辱茍
其君免之必以憤報破家亡國者可勝道哉春秋弑君
三十六其中未必有不由是而致者也武一卒也獨有
是心嗚呼今之士事上當職茍遇讒集作/謗遭辱無是心
者吾又不知武一卒也
[794-17a]
 
 
 
 
 
 
 
 
[794-17b]
 
 
 
 
 
 
 
 文苑英華巻七百九十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