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文苑英華 > 文苑英華 卷七百五十三


[752-1a]
欽定四庫全書
 文苑英華巻七百五十三 宋 李昉等 編
 興亡下
  梁武帝論一首    陳武帝論一首
  陳後主論一首    隋髙祖論一首
  隋煬帝論一首    两漢辨亡論一首
   梁武帝論        朱敬則
梁髙祖聰明文思寛厚通博生而神異動多竒怪此天
[752-1b]
表也永元之初羣賢受命竭懐輔正盡力康衢細隟未
開纎塵不動而雄圖英筭孤識獨見審長河之將決知
崑山之必焚理欲先天未遑後舉呌嘯龍虎合集風雲
馳两函以取荆州連五都疑/以震都邑長流逺邁獨決
方寸霜風飛掃雲雨霑沐白旄一麾頑童授首乃弔寃
魂而謝牛酒昭筐篚而式善人師不疲勞人無怨讟謳
歌是逼獄訟攸歸代徳立成眷命斯在然躬覽載籍備
睹興亡留心求瘼勵精納善雖化未大道時亦小康也
[752-2a]
若尋其徳音討其風俗尚根淺易㧞源涸難流禍亂相
仍盖其宜矣且兵號義旗戰稱伐罪勝非已利功豈私
成湯有慚徳去道近也武無愧容其私厚也昔魏太祖
兵鋒無敵神機獨行大戰五十六九州静七八百姓與
能天下慕徳猶且翼戴弱主尊奬漢室降及宋髙剪平
偽孽安復王家義聲薄天髙誠動日然更懸兵四嶽决
勝五湖北静燕塵西清秦霧宏勲不譲成徳見推備物
滿庭猶非望故晉帝今日之所事本所甘心義士猶或非
[752-2b]
之通人尚為薄徳况梁取天下又甚於斯南康主盟實
稱齊帝奉之以成大順承之而動義兵國步既寧家怨
又雪君稱主祭臣復何猜借人之名而不復命者也尋
其錫文考其謙讓事同對面理非飾詞寧知悠悠江山
相去千里矯情偽迹頓至於斯示人此心豈躬行事欲
令節義行於比屋其可得乎夫君人者日月齊其明隂
陽資其信江海同其量天地偕其容未有餙智驚愚
材惑衆較武力於羊侃示腰腹於賀琛商略儒宗取異
[752-3a]
於章句變置官品無求於典實每事皆欲先入疑作/人
唱復須稱賛父作子注君制臣歌受佞無厭進謟不倦
浮華道長輕薄路開以天譴為嘉祥用妖恠為休祉聚
斂俱極賞罰無章有識為之寒心羣寮曽不先覺若言
位是神物何須下殿走乎若言負重願休何勞受贖歸
乎若言息人是務何須納叛臣乎若言吞代有時何須
中許和乎利器不藏奸夫得志然則侯景之兵我人也
仗我器也驅我人掲我器而取雋者豈異術哉由上之
[752-3b]
失教也君父幽辱宗廟傾危帝子王孫跨州連郡未有
晋鄭齊心牟虚合契五侯九伯列海分山牢疑/聞申包
胥之頓哭秦庭茅夷鴻之幣謁吳國户口徒衆不覩死
戰之人寵遇雖多寧有報恩之士江淮無波瀾之阻城
闕絶藩籬之固長州杜若一旦凋零稽山竹箭忽然摧
折可不甚歟或問曰梁主不以黄屋為尊紫宸為貴離
欲絶愛遣色歸空有湯武之憂勞若堯舜之臞腊享國
五十若登春臺忽為羇旅叛臣鳴吠逋醜長㦸指闕强
[752-4a]
弩臨城兵折意窮忿毒而没善不可恃岐路何歸君子
曰梁主之美誠如子言神無與善未敢聞命何者武帝
暮年荒誕實甚殫守縣之力不充自縱之資盡丁口之
租纔足緇衣之費昔夏桀以九州之冨秦皇以六合之
尊造瓊室而天下土崩作阿房而寰中瓦解況地比一
郡國乃三分外在疑作/有征戍之勤内有雕靡之弊加以
金刹寳柱爛熳雲霞至於銀榜朱簾的㿨星月神怒人
怨禍積患生過徃必來何足疑也且夫惡於齊而保於
[752-4b]
我何補也得一夫而亡一國非智也昔趙納馮亭有長
平之禍梁受侯景成永福之災金甌忽傷悔之何及
   陳武帝論
孔子曰夏道不亡商徳不作商道不亡周徳不作梁自
侯景入㓂蕭詧外奔西鄰責言南風不競簒殺三帝覆
没兩都可謂亡矣但人痛既深天道亦悔是以大命集
於有陳也武帝身長七尺垂手過膝葢姚襄劉備之儔
也惟寛以容物明以知人曠蕩不覊雄勇盖世聲振嶺
[752-5a]
表功濟日南屬王室不綱大難未已江湖羣盜日尋戈
戎是以投袂而呼夕不待旦以梁大寳三年二月㑹王
僧辨於白茅灣齊小白之合諸侯以謀王室臧子源之
要天地惟討賊臣故戮力盡心有死無二義聲一發其
從如雲端居不言神光滿室建牙將指飛龍在天其所
志也叛而伐之伏而舍之伐叛刑也柔伏徳也徳刑既
舉人知其心旦為仇讎暮為賔友文公指白水蕭王推
赤心不足加也若乃侯瑱賊將也降無季布之疑安都
[752-5b]
敗師也歸受孟明之任重孝穆之義待之如賔釋歐陽
之囚惟賢是用故得羣材畢用衆勇合威盪徧地之横
流廓溥天之巨禄臠侯景於竹町執王偉於草間爰其
息歸瞻烏遂止仍以新不間舊疎不間親髙譲近臣方
求别統昔魏推袁紹漢謝項王道貴能伸理不嫌屈及
江陵不守喪君有君疆場無虞羣臣輯祖疑作/睦足以攄
三瞳疑/之遺憤歇萬國之夙悲既上宰變圖假立非次
晋出子圉秦納貞陽陵谷遷移對之長歎君臣易位但
[752-6a]
覺悲哉況乃居汜不歸焉用方伯在鄭未納誰曰勤王
於是潛謀腹心隂召武旅囚杜陵於别室告文帝於臨
時舟乗旦潮旗寢夜月掃重氛於絳闕反宸極於紫㣲
役不浹辰區宇大定加以北挫蕭軌西拒王琳聖徳日
新元勲漸茂然後繼宋齊之丕業承舜禹之大名昇壇
而告上𤣥分珪以揖郡后大哉美哉人無間焉但雲雷
尚屯邊塵未弭翌日告漸綴衣在庭楚之王孫歎布衣
之未返燕之太子踐機橋而不歸悲夫
[752-6b]
   陳後主論
長城公器識古人承平嗣主觀其求忠讜之士禁左道
之人淫祀妖書鏤薄假物即古明哲何以加焉但強㓂
臨邊南國斯蹙禮義不舉苛刻日滋鄰好不敦驕傲是
務嬖妾五十盡有珥貂之容麗服一千咸取夭桃之色
加以貴妃夾坐狎客承筵玉貌綘脣咀嚼宫徴花牋綵
筆吟詠烟霞長夜不疲略無醒日於時也隋徳甫隆南
被江漢厚待間諜羊叔子之傾敵人不伐有喪楚恭王
[752-7a]
之結鄰好加以賀若謀勇應變如神擒虎雄風臨機若
電莫不迎刀自裂聽鼓争奔斬張悌之守迷降薛瑩之
知命紫殿正色不用袁憲之言白刃交前但為無社之
計嗟乎龍盤虎踞之地露草霑衣千門雙闕之間風煙
歇絶臨江離别之感赴洛嗚咽之悲五百里之俘囚纍
纍不絶三百年之王氣寂寂長空一國為一人興前賢
以後愚滅其來尚矣或問曰安樂公劉禪歸命侯孫皓
温國公髙緯長城公陳叔寳並稱域中之大㨿天下之
[752-7b]
尊或銜璧送降或逃竄就繫必不得已何者為先君子
曰客所問者具在方冊請為吾子陳之任自擇焉若乃
投井求生横奔畏死面縳請罪膝行待刑是其謀也馬
上唱無愁之歌侍宴索逹摩之曲劉禪不思隴蜀叔寳
絶無心肝對賈充以不忠之詞和晉帝以鄰國之詠是
其才也縱黄皓嬖岑昏寵髙壌狎江總是任也剥面鑿
眼孫皓之刑棄親即讎髙緯之志其餘細故不可殫論
聽吾子之懸衡任夫人之明鏡客曰入井下策也
[752-8a]
   隋髙祖論
昔孫資隂謀晉宣入輔鄭譯矯制隋文受遺自此而有
魏人從斯以遷周鼎盖天厭亂徳神誘其衷若妄指河
氷遂成王業誤擊金鼓仍啓霸圖也況體貌竒特儀表
絶人周太祖之欽明異其風骨齊憲王之聰察憚以非
常韋鼎一見以委誠趙公聞名而進女是以稱劉季之
靈怪者不謀同詞說中興之應䜟者徃徃偶語屬周多
世故禍難荐臻始以后父之尊遂受托孤之寄騎虎不
[752-8b]
下掎角是因不利孺子非唯管叔之言社稷輸人寧止
休公之對所以尉遲舉魏從亂如雲王謙㨿蜀其徒若
市遂能驅駕豪傑委任忠良不下廟堂天下大定然後
謳歌允集文物滿庭卿雲曉聚長星夜掃拱揖而朝羣
后昇壇而類上帝紹舜禹之遺躅光漢魏之大名於是
流曠蕩之𤣥風浸淳古之膏澤削秋荼之繁令革亡國
之哀聲加之以恪勤廣之以質素太陽滿昆蟲之穴湛
露垂行葦之苕教人七年亦可以即戎矣俄屬陳朝喪
[752-9a]
徳江海揚波自絶於天結怨于下乃以開皇八年十月
承少昊之秋氣動文昌之將星下蜀漢之舟翩翩龍躍
集幽并之騎蕭蕭馬鳴一葦而可以横大江三令而可
以陵湯火蔣山苦戰子文之魂魄飛揚建業大崩叔寳
之金湯不守既遭岸上之虎非復水中之龍斬伯嚭以
謝陳人禮陸機而慰吳士春波暫洗汙俗咸新秋露一
零弊化斯改乃下制曰今率土大同含生遂性内外職
位遐邇黎人家家自修人人克念使不軌不物蕩然俱
[752-9b]
盡此乃憂勤之心見於動静故使六合之中觀如曉日
八紘之内若遇新晴況復盡力於人勵精為政躬親以
率下因心以感物煙火萬年風雨四時野有擊壤之歌
天無垂象之誡𤣥方丹徼煙燧不驚玉檻金河波瀾乆
息天子登雲臺而訪道實垂拱而無為公卿指日觀以
推誠願升中而每竭可謂盡美矣未盡善也然天性既
猜素無學術意不及逺政惟目前是以牝雞司晨䜛人
罔極剖符罕山河之誓同盟多翦黜之悲恩不終於有
[752-10a]
功罰每深於無罪啓䦧牆之兆借實沈之兵楊素決其
波張衡注其隟桞逺草制房陵尚遥穆子授戈豎牛仍
在禍非天降釁是人謀是以知隋運之不永矣君子曰
昔陸孟知中興之㣲宣帝始重儒術李通稱漢家之命
世祖專信䜟文時好既行其流遂廣故子雲符命尹敏
偽言即其類也髙祖少愛不經之談遂好迂誕之說所
以王韶順㫖袁充取容賞溢丘山恩深江海豈不弊乎
又祥瑞者聖人之應也至若八百集於孟津六王至於
[752-10b]
陔下周人岐山之北晉衆江漢之南負樂就陳攜手適
宋牛馬内向羣盜外奔宗社乂安黎民不散此瑞之上
也若乃連珠共軫的礫清漢之涯合璧齊輝光芒黄道
之上四時不爽百榖用成家有孝慈人懐禮義此善之
應也至如白鹿朱鴈璚露卿雲鳩雀異毛草木殊狀此
並沐我皇澤煦我帝春聖人圓城之中天子生成之物
豈足表太平之日顯休明之辰而隋主好之意不能盡
遂令巧偽相半何其薄哉近石虎之有中原也伏心漢
[752-11a]
髙自儕光武子女殁於淫昏文物盡於鋒鏑猶得厭六
馬駕四轔燃連理之材煑白雉之肉若天道不惑應降
以災由斯而談斷可知矣隋之眷眷復何為哉問曰晉
克金陵功多者屬吏隋平建業徳俊者尤闕/豈争名於
朝事必須此將亷恥道盡莫畏簡書乎君子曰曉兵之
家因敵變化故有功成請罪之義君命不受之談今者
王濬乗風賀若先戰茍有大利何簡細瑕方知責兵士
之汙宫闈徴軍司之隱玉帛豈不陿乎始疑/范燮後入
[752-11b]
孟側不前卻克有詞馮異不語時無君子斯焉取斯豈
與夫自伐無慚奮髯直出而相類乎又問曰王者初興
必有佐命莫不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白雲之欝慶龍清
風之集雕虎不以夷險易志不以逺近隔心千載一時
其來尚矣三代以前緬邈無際两漢之後聲名可尋若
乃庇俗匡時體國經野謀出心膂政待股肱但清濟之
入濁河波瀾莫辨蚊虻之附驥尾遲速罔知既因論討
之餘願示懸衡之末君子曰神人無功逹人無迹張子
[752-12a]
房𤣥機孤映清識獨流踐若發機應同急箭優㳺淡泊
神交太虚非諸人所及也至若陳平荀彧賈翊荀攸劉
𣋌郭嘉田豐沮授崔浩張賔等可謂天下之菁英帷幄
之至妙中權合變因敗為功爰自秦漢訖於周隋蘭菊
相薰惟有此矣加疑/蕭何之鎮静闗中冦恂之安輯河
内葛亮相蜀張昭輔吳茂𢎞之經理瑯琊景略之弼諧
永固劉穆之衆務必舉揚遵彦百度惟貞蘇綽共濟艱
難髙熲同經草昧雖功有大小運或長短咸非疑/股肱
[752-12b]
之材悉為忠烈之士若乃威以静國謀以動鄰提鼓出
師三軍賈勇置兵境上千里無塵内外兼材惟孔明景
略也故崔浩云王猛是符堅之管仲劉裕是徳宗之曹
瞞孫盛云孔明善輔小國子産之流也斯言中矣
   隋煬帝論
煬帝美姿儀性聰慧少好學善屬文故髙祖獻后特所
鍾愛矯情飾迹有曹丕之釣名傾承中使若子楚之仁
孝況南平江左北靖塞垣楊素譽其賢桑和説其貎屬
[752-13a]
青宫失愛紫掖流恩遂映前星乃昇明两衣冠雖偉入
朝少四皓之賔公宴雖多言譚止七子之客但奸心未
露偽跡斯窮沐猴而冠輕薄之材不乆況虎為善爪牙
之毒㑹施故無道於大漸之晨蒸淫於易簀之夕罕髙
宗之諒隂有丹朱之慢遊于時隋徳在人羣生樂業二
十年之訓聚百萬衆之精彊乗天下之有盈驕海内之
無事乃自以土廣三代威振百蠻恃才矜已傲狠明徳
内懐險躁外示寛平盛衣服以掩姦飾詞令以拒諫更
[752-13b]
乃荒淫無度法令滋章人力盡於穿築杼軸空於聚斂
十室之内思亂者一二焉方始馭八駿建五牛穆天子
之白雲更逺瑶池之外秦始皇之觀日方踐石梁之前
或以衢路受刑或以滋味被戮死不可無罪而免賞不
可有功而要相顧凛然莫知攸止十室之内思亂者五
六焉於是斛斯外奔𤣥感内逆兵䧟遼水糧斷河黎月
暈七重知髦頭之犯畢日光四散覺兆庶之分崩且選
妖麗恣朋淫嘉羣嫗之慢言樂少年之醜穢不軌不物
[752-14a]
無威無儀闗梁不通賦役斷絶更乃逆取五年之課以
充長夜之娛十室之内思亂者八九焉當此時也小人
方興羣盜孔熾大者剽州邑小者刼村閭擾擾四人俱
靡息肩之處喧喧九土居為闗戰之塲天子乃幸維揚
泛舳艫驅虎賁之騎唱龍舟之歌以大江為天塹以長
淮為地險周章至於戲下猶自未知閻樂入於廡前何
不告我昔為天下之重今乃一夫所輕豈不惜哉彼煬
帝者聰明多智廣學博聞豈不知蛟龍失雲漁夫足得
[752-14b]
為害鯨鯢出外疑作/水螻蟻可以為災忽乃棄崤函之奥
區違河洛之重阻言賊者獲罪敢諫者受刑豈不是色
醉其心天奪其鑒竄吳夷以避其地虚宫闕以候聖人
盖為大唐之驅除也君子曰小人之心猶火也火之性
必須有所燒小人之心必湏有所害當其受寵遇也排
忠良庇疑/道徳辨足以移視聽辭足以結主心導之以
淫奢引之以苛刻人困而不卹政荒而不修如螻蟻潰
隄防不覺其敗如春風養草木但見其盛事至而未知
[752-15a]
禍構而方懼素無材略不能以敗求全本自少恩豈能
得衆成事進退唯谷無處容身或出奔以圖生或殺主
而自解𦕈觀史䇿遍採興亡開役者多是愛臣害上者
無非近習然庸君暗主莫肯逺之復河言哉
   兩漢辯亡論       權徳輿
言两漢所以亡者皆曰莾卓予以為莾卓簒逆汙神器
以亂齊民自賈夷滅天下耳目顯然聞知静徴厥初則
亡西京者張禹亡東京者胡廣皆以假道儒術得伸其
[752-15b]
邪心徼一時大名致位公輔詞氣所發損益繫之而多
方善柔保位持禄或陷時君以滋厲階或附兇沴以結
禍胎故其蕩覆之機簒奪之兆皆指導之馴致之雖年
祀相逺猶手授頤指之然也其為賊害也文粹無/也字豈直
莽卓之比乎禹以經術為帝師身備漢相特見尊信當
主臣之重極儒者之貴永始元延之間天地之𤯝屢見
言事者皆譏切王氏顓政時成帝亦悔懼天變而未有
以決駕至禹弟辟左右以問之須其一言以為律度為
[752-16a]
禹計者亦須集作/宜陳大易堅氷之誡誦小雅十月之刺
乗其嚮納痛言得失反以罕言命不語怪為詞致成帝
不疑之心授王氏寖盛之勢上下恬然奄忽亡國儻帝
慮不至是猶當開陳切劘面别廷辨矧當就第宴間之
際虚懐訪決之時方且視小男於牀下官子婿於近郡
欵欵然用家人匹夫為心以身圖安不恤國患致使羣
盜世文粹/作弄權迭執魁柄禍稔毒流至於新都不可遏也
斯可憤也逮至東都順桓之間國統亡集作/三絶胡廣以
[752-16b]
鉅儒柄用位極上台初梁冀席外戚之重貪戾當國既
鴆質帝議立嗣君公卿大臣皆以清河王蒜年長有徳
屬最尊親可以靖人亦既定策冀乃憚其明哲且不利
長君私於蠡吾獨異羣議為廣議者亦當中立如石介
然不囘率趙誡之徒同李杜所守然後文粹無/與字三事百
爾正詞於朝雖冀之暴恣豈能一旦盡誅漢廷羣公耶
反徇一息之安首䑕畏懦竟使清河徒廢蠡吾為梗邦
家陵夷漢道日蹙結黨錮之獄成閹寺之禍禍亂循環
[752-17a]
以至董卓赫赫漢室化為當塗盖棟橈罪折之所由來
乆矣彼梅福以孤逺上疏張綱以卑秩埋輪獨何人哉
而不是思也噫嘻就利違害榮通醜窮大凡有生之常
性也暨乎手持政柄體國存亡則謹之於初決之於始
以導善氣以遏亂原若禍胎既萌則死而後已白刃可
蹈鴻毛斯輕奈何禹廣於完安之時則務小忠而立細
行數數然獻吉筮於露蓍沮立後於探籌及夫安危之
際邦家之大則甘心結舌隂拱觀變豈止文粹/作正然也方
[752-17b]
又熾燄燄以燎原決湯湯以襄陵投天下於煙煨擠萬
民於昏墊百代之下無所指名雖史賛粗言而不究論
本末且出不越境書弑君之惡言偽而辨有兩觀之誅
若當春秋之時明禹廣之罪作誡來世可勝既乎向者
謀作/若西京抑損王氏尊君卑臣則庶乎無哀平之壊東
京登庸清河主明臣忠則庶乎無靈獻之亂大漢之祚
未易知也或以國之興亡皆有隂隲之数非人謀能亢
則但取瞽朦文粹/作聲者而相之立土木偶而尊之被以章
[752-18a]
組列於廊廟斯可矣何堯舜之或咨或吁殷周之或夢
或卜憂勤日昃之若是然後為理耶予因肄右集作/古
且嗜春秋褒貶之學心所憤激故辨其所以然
   秦論上         羅 衮
亡秦者不在胡亥趙髙子嬰亦不在始皇亡秦者李斯
也胡亥固亡國器也以秦授之者過也趙髙不幸秦狗
之瘈左右者不圖則固噬其主矣子嬰立於已亂四十
餘日而亡考其行事不無庸主之材其猶坐四屋之間
[752-18b]
環火已熾雖有殺火之術欲没何由哉始皇雖不以仁
義死之日天下無亊民為擇君但其遺詔不行於斯耳
李故有名天下臣主相得六國既平不能於此時推廣
使秦修帝王之道固亦失矣及始皇外崩姦臣謀亂反
不能於此時制變為存秦之計卒使趙髙得行其謀胡
亥極其惡子嬰孤死於蒼黄之地始皇失賢嗣遂暴惡
於後世嬴氏之鬼以不食者李斯之故也然則趙髙之
際為李斯者義冝奈何奔䝉恬立扶蘇為國討賊以固
[752-19a]
其社稷可也當是時䝉恬與扶蘇將三十萬之師屯上
郡䝉恬之威外震匈奴内信秦國三世積功兄弟忠信
尊用於世扶蘇長子直諫而出雖然始皇故知之所以
無詔封諸子而獨書與扶蘇欲以為嗣雖天下之人皆
知其賢而以為當立故陳勝吳廣作亂乃詐托公子扶
蘇以從民望向使李斯以䝉恬之威舉其兵以扶蘇之
望令天下而誅一趙髙豈難哉賊臣既誅恬斯乃復相
與盡其材輔賢明之主以寛静天下秦不亡矣不唯不
[752-19b]
亡且將興斯不務出此躭禄畏害憰於傾危之際使
秦有殺適立庶淫刑虐法殺君亡國之惡窮天地而不
搓者李斯之故也悲夫
   秦論下
或謂衮曰子言秦亡與存秦之計明矣吾聞國之興亡
乃有天命設使李不失其計秦果不亡乎衮曰吾雖不
言天其實天之道子雖稱天以問我而未識天之説夫
所謂天者平無私也故曰皇天無親唯徳是輔君人者
[752-20a]
有徳天則賛而興之無徳則革而亡之興亡之命在乎
天而所以興亡在乎人也商書曰夏王弗克庸徳慢神
虐民皇天不保監於萬方啓廸有命眷求一徳俾作神
主此言桀不能常有徳不敬神明不恤下民天下不安
桀之所為乃廣視萬邦有堪天命者則開而導之以湯
有純一之徳求使代桀為天地神祗之主也故曰非天
私我有商惟天祐於一徳二世無徳為所以亡之道天
是以革而亡之使扶蘇果立則固有徳為所以興之道
[752-20b]
天必賛而興之矣不當奪嬴與劉代夏以商也或曰李
斯之失當責其不任職雖曰不忠不智也子加以亡秦
之謚不亦重乎衮曰吾豈欲加諸斯也盖聖人之道不
得易焉昔鄭公子殺靈公也謀於子家子家權不足以
禦亂懼譛而從之春秋以首惡故書曰鄭公子歸弑其
君夷斯其類也子欲易聖人之道乎哉
 
 文苑英華巻七百五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