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文苑英華 > 文苑英華 卷六百八十一


[680-1a]
欽定四庫全書
 文苑英華巻六百八十一  宋 李昉等 編
 文章下
  答進士梁載言書一首與元九書一首
  與劉蘇州書一首  答莊充書一首
  謝西川白相寄賜新詩書一首
  與崔學士書一首  與李生論詩書一首
   答進士梁集本文粹/並作王載言書
[680-1b]
               李 翺
翺頓首足下不以翺卑賤無所可及集本文粹/並作乃陳詞屈
慮我先以書且曰余之藝及心不能棄于集作/于時將求
知者問誰可則文粹作/則可皆告曰其李君乎告足下者過
也足下因而信之又過也果若來陳雖道德備具文粹/作道
備德/具且猶不足辱厚命况如翺者多病少學其能以此
堪足下所望博大而深宏者耶雖然意盛文粹作/盛意不可
以不答故敢略陳其所聞盖行已莫如恭自責莫如厚
[680-2a]
接衆莫如𢎞用心莫如直進徳集作/道莫如勇受益莫如
擇友好學莫如改過此聞之於師者也相人之術有三
廹之以利而審其邪正設之以事而察其厚薄問之以
謀而觀其智與不材集作/才賢不肖分矣此聞之于集作/於
友者也列天地立君臣親父子别夫婦眀長㓜接集本/文粹
並作/浹朋友六經之㫖也浩乎若河集本文粹/並作江海髙乎若
丘山赫乎若日月集本文粹/並作火包乎若天地掇章稱詠津
潤恠麗六經之詞也創意造言皆不相師故其讀春秋
[680-2b]
也如未嘗有詩集作/也字其讀詩也如未嘗有易集作/有字其讀
昜也如未嘗有書集作/也字其讀屈原莊周也如未嘗有六
集作/也字故義深則意逺意逺則理辯理辯則氣厚集作/直
氣厚集作/直則詞盛詞盛則文工如山有恒華嵩衡焉其
同者高也其草木之榮不必均也如瀆有濟淮河江焉
其同者出源到海也其曲直淺深文粹有/其字色黄白不必
均也如百品之雜焉其同者集作/也非飽於腹文粹/作腸也其味
醎酸苦辛不必均也此因學而知者也此創意之大歸
[680-3a]
也天下之語文章有六說焉其上文粹/作高異者則曰文章
辭句竒險而已其好理者則曰文章叙意茍通而已其
溺于集作/於時者則曰文章必當對其病于是者則曰文
章不當對其愛難者則曰文章宜深不當易其愛易者
則曰文章宜通不當難此皆情有所偏蜀本作/偏也滯而不
流不集作/未識文章之所生集作/主也義不必深不主蜀本/作求
至/於理言不必信不在於教勸文粹作義不主於/言理不在於教勸而詞
句恠麗者有之矣劇秦羙新王褒僮約是也其理往往
[680-3b]
有是者而辭章不能工集作/者字有之矣劉氏人物志王氏
中說俗傳太公家教是也古之人能極於工而已不知
其辭之對與否易與難也詩曰憂心悄悄愠于羣小此
非對也又曰遘閔既多受侮不少此非不對也書曰朕
文粹作/疲非讒說殄行震驚朕師詩曰苑彼桑柔其下侯
旬捋采其劉瘼此下民此非易也書曰允恭克譲光被
四表格于上下詩曰十畆之間兮桑者集作/柘閒閒兮行
與子旋兮此非難也學者不知其方而稱說之如前所
[680-4a]
陳者非吾之所敢聞也六經之後百家之言興老
禦冦莊周田穰苴孫武屈原宋玉孟軻吳起商鞅墨翟
集作鬼谷/子三子荀况韓非李斯賈誼枚乗司馬遷相如劉向
揚雄皆足以自成一家之文學者之所歸也故義雖深
理雖當詞不工者不成為文且集有/於字不能傳也文理義
三者兼并乃能獨立乎集有/於字一時而不冺滅於後代能
必傳也仲尼曰言之無文行而集作/之不逺子貢曰文猶
質也質猶文也虎豹之鞟猶犬羊之鞟此之謂也陸機
[680-4b]
他人之我先韓退之曰唯陳言之務去假令述笑
哂之狀曰莞爾則論語言之矣曰啞啞則易言之矣曰
粲然則穀梁子言之矣曰攸爾則班固言之矣曰囅然
則左思言之矣吾復言之與前文何以異也此造言之
大歸也吾所以不恊于時而學古文者恱古人之行也
恱古人之行者愛古人之道也故學其言不可以不行
其行行其行不可以不重其道重其道不可以不知集/作
循/其禮古人之集作/之人相接有等輕重有儀蜀本/作差列於經
[680-5a]
傳皆可詳引文粹/作别如師之於門人則名之於朋友則字
而不名稱之於師雖朋友亦名之子曰吾與回言又曰
參乎吾道一以貫之又曰若由也不得其死然是師之
名門人驗也夫子於鄭兄事子産於齊兄事晏集有/嬰字
仲傳曰子謂子産有君子之道四焉又曰晏平仲善與
人交子夏曰言游過矣子張曰子夏云何曾子曰堂堂
乎張也是朋友字而不名驗也子貢曰賜也何敢望回
又曰師與商也孰賢子游曰有澹臺滅明者行不由徑
[680-5b]
是稱於師雖朋友亦名驗也孟子曰天下之達尊三曰
徳爵齒惡得有其一而慢其二足下之書曰韋君詞楊
君潜足下之徳與二君未知先文粹/作前後也而足下齒㓜
而位卑而皆名之傳曰吾見其與先生並行也竊懼足
下不思乃䧟于此韋踐之與翺書亟叙足下之善故敢
盡詞以復足下之厚意計必不以為犯李翺頓首
   與元九書        白居易
某月日居昜白微之足下自足下謫江陵至于今凡枉
[680-6a]
贈答詩近集作/僅百篇每詩來或辱序或辱書冠于巻首
皆所以陳古今歌詩之義且自序為文因緣與年月之
逺近也僕既愛足下詩又諭足下此意常欲承答來㫖
粗論歌詩大端并自述為文之意緫為一書致足下前
累嵗已來牽故少暇間有一作/苦容隙或欲為之又自思
所陳亦無出足下之見臨紙復一本作/自字罷者數四卒不
能成就其志以至于今今俟罪潯陽除盥櫛食外無
餘事因覧足下去通州日所留新舊文二十六軸開巻
[680-6b]
得意忽如靣㑹一作/㑹靣心所蓄者便欲快言徃徃自疑不
知相去萬里也既而憤悱之氣思有所洩遂追就前志
勉為此書足下幸試留志為僕集作試為/僕留意一省夫文尚
矣三才各有文天之文三光首之地之文五材首之人
之文六經首之就六經言詩又首之何者聖人感人心
而天下和平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聲
莫深乎義詩者根情苖言華聲實義上自賢聖下至愚
騃微及豚魚幽及鬼神羣飛集作/分而氣同形異而情一
[680-7a]
未有聲入而不應情交而不感者聖人知其然因其言
經之以六義緣其聲緯之以五音音有韻義有類韻恊
則言順言順則聲入類舉則情見情見則感易交於是
乎孕大含深貫㣲洞察上下通而一氣泰憂樂合而百
志熈二集作/五帝三王所以直道而行垂拱而理者掲此
以為大柄决此以為大寳也故聞元首明股肱良之歌
則知虞道昌矣聞五子洛汭之歌則知夏政荒矣言者
無罪聞者作戒言者聞者莫不兩盡其心焉洎周衰秦
[680-7b]
興採詩官廢上不以詩補察時政下不以歌洩導人情
乃志於諂成之風動救失之道缺于時六義始刓矣國
風變為騷詞五言始於蘇李蘇李騷人皆不遇者各繋
其志發而為文故河梁之句止於傷别澤畔之吟歸于
怨思徬徨抑鬰不暇及他耳然去詩未逺梗槩尚存故
興離别則引䨇鳬一鴈為喻諷君子小人則引香草惡
鳥為比雖義類不具猶得風人之什二三焉于時六藝
始𡙇矣晋宋已還得者盖寡以康樂之奥博多溺於山
[680-8a]
水以淵明之高古偏放於田園江鮑之流又狹於此如
梁鴻五噫之例者百無一二集有/馬字于時六義微矣陵
夷至於梁陳間率不過嘲風雪弄一作/詠花草而已噫風
雪花草之物三百篇中豈捨之乎顧所用何如耳設如
北風其凉假風以刺威虐也雨雪霏霏因雪以愍征役
也常棣之華感華以諷兄弟也采采芣苢羙草以樂有
子也皆興發於此而義歸於彼反是者可乎哉然則餘
霞散成綺澄江净如練離花先委露别葉乍辭風風之
[680-8b]
什麗則麗矣吾不知其諷焉故僕所謂嘲風雪弄花草
而已于時六義盡去矣唐興二百年其間詩人不可勝
數所可舉者陳子昂有感遇詩三十首鮑防有感興詩
十五首又詩之豪者集有/世字稱李杜李之作才矣竒矣人
不逮矣索其風雅比興十無一焉杜詩最多可傳者千
餘首至於貫穿古今覼縷格律盡工盡善又過於李然
撮其新安石濠潼關吏蘆子關花門之章朱門酒肉臭
路有凍死骨之句亦不過十三四杜尚如此况不逮杜
[680-9a]
者乎僕常痛詩道崩壊忽忽憤發或食輟哺夜輟
量才力欲扶之嗟乎事有大謬者又不可一二而言然
亦不能不粗陳於左右僕始生六七月時乳母抱弄於
書屏下有指無字之字示僕者僕雖口未能言心已黙
識後有問此二字者雖百十其試而指之不差則僕㝛
習之緣已在文字中矣及五六嵗便學為詩九載暗識
聲韻十五六始知有進士苦節讀書二十以來晝課賦
夜課書間又課詩不遑集作/息矣以至于口舌成瘡
[680-9b]
手肘成胝既壯而膚革不豐盈未老而齒髪早衰白瞀
瞀然如飛蝇垂珠在眸子中也動以萬數盖以苦學力
文所致又自悲矣家貧多故二十七方從鄉試既第之
後雖専於科試亦不廢詩及為集作/授校書郎時已盈三
四百首或出示交友如足下軰見皆謂之工其實未窺
作者之域耳自登朝來年齒漸長閲事漸多每與人言
多諭集作/詢時務每讀書史多求理道始知文章合為時
而著謌詩合為事而作是時皇帝初即位宰府有正人
[680-10a]
屢降壐書訪人急病僕當此日擢在翰林身是諌官月
請諫紙啓奏之外有可以救濟人病禆補時闕而難於
指言者輙詠謌之欲稍稍逓進聞於上上以廣宸聦副
憂勤次以酬恩奬塞言責下以復吾平生之志豈圖志未
就而悔已生言未聞而謗已成矣又請為左右終言之
凡聞僕賀雨詩而衆言籍籍已謂非宜矣聞僕哭孔戡
詩衆靣脉脉盡不恱矣聞秦中吟則權豪貴近者相目
而變色矣聞登樂遊園寄足下詩則執政柄者扼腕矣
[680-10b]
聞宿紫閣村詩則握軍要者切齒矣大率如此不可偏
舉不相與者號為沽名號為詆訐號為訕謗茍相與者
則如牛僧孺之戒焉乃至骨肉妻奴皆以我為非也其
不我非者舉世不過三兩人有鄧魴者見僕詩而喜無
何而魴死有唐衢者見僕詩而泣未幾而衢死其餘則
足下足下又十年來一無/此字困躓若此嗚呼豈六義四始
之風天將破壊不可支持耶抑又不知天之意不欲使
下人之病苦聞於上耶不然何有志於詩者不利若此
[680-11a]
之甚也然僕又自思關東一男子耳除讀書屬文之外
其他懵然無知乃至書畵碁博可以接羣居之懽者一
無通曉即其愚拙可知矣初應進士時中朝無緦麻之
親達官無半靣之舊䇿蹇歩於利足之途張空拳於戰
文之場十年之間三登科第名入衆耳足集作/跡升清貫
出交賢俊入侍冕旒始得名於文章終得罪於文章亦
其宜也日者又聞親友間說禮部舉選人多以僕私試
賦判傳為凖的其餘詩句亦往往在人口中僕恧然自
[680-11b]
愧不知信也及再來長安又聞有軍使高霞寓者欲聘
倡妓妓大誇曰我誦得白學士長恨歌豈同他妓哉由
是増價又足下書云到通州日見江館柱間有題僕詩
者復何人哉又昨過漢南日適遇主人集衆娛樂他賔
諸妓見僕來指而相顧曰此是秦中吟長恨歌主耳自
長安抵江西三四千里凡鄉校佛寺逆旅行舟之中往
往有題僕詩者士庻僧徒孀婦處女之口毎每有人詠
僕詩者此誠雕篆集作/蟲之戱不足為多然今時俗所重
[680-12a]
正在此耳雖前賢如淵雲者前軰如李杜者亦未能忘
情於其間哉古人云名者公器不可以多取僕是何者
竊時之名已多既竊時名又欲竊時之富貴使已為造
物者肯兼與之乎今之迍窮理固然也况詩人多蹇如
陳子昂杜甫各授一拾遺而迍剥至死李白孟浩然軰
不及一命窮悴終身近日孟郊六十終試恊律張籍五
十未離一太祝彼何人哉彼何人哉况僕之才又不逮
彼今雖謫佐逺郡而官品至第五月俸四五萬寒有衣
[680-12b]
饑有食給身之外施及家人亦可謂不負白氏之子矣
微之微之勿念我哉僕數月來檢討囊篋中得新舊詩
各以類分分為巻目自拾遺來凡所適所感關於羙刺
興比者又自武徳訖元和因事立題題為新樂府者共
一百五十首謂之諷詩又或退公獨處或移病閑居知
足保和吟翫情性者一百首謂之閑適詩又有事務牽
於外情性動於内隨感而形於歎詠者一百首謂之感
傷詩又有五言七言長句短句自二韻至百韻者集作/自一
[680-13a]
百韻至/兩韻者四百餘首謂之雜律詩凡一集作/為十五巻約八
百首異時相見當盡致於執事微之古人云窮則獨善
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僕雖不肖當師此語大丈夫所守
者道所待者時時之來也為雲龍為風鵬勃然突然陳
其力以出時之不來也為霧豹為㝠鴻寂兮寥兮奉身
而退進退出處何徃而不自得哉故僕志在兼濟行在
獨善奉而終始之則為道言而發明之則為詩謂之諷
諭詩兼濟之志也謂之閑適詩獨善之意也故覧僕詩
[680-13b]
者知僕之道焉其餘雜律詩或誘於一時一物發於一
笑一吟率然成章非平生所尚但以親朋合散之際取
其釋恨佐懽今詮次之間未能刪去他時有為我編集
斯文者畧之可也㣲之夫貴耳賤目榮古陋今人之大
情也僕不能逺徵古舊如近嵗韋蘇州歌行才麗之外
頗近興諷其五言詩又高雅閑淡自成一家之體今之
秉筆者誰能及之然當蘇州在時人亦未甚愛重必待
身後然後貴之今僕之詩人所愛者悉不過雜律詩與
[680-14a]
長恨歌已下耳時之所重僕之所輕至於諷諭者意激
而言質閑適者思淡而詞迂以質合迂宜人之不愛也
今所愛者並世而生獨足下耳然千百年後安知復無
足下者出而知愛我詩哉故自八九年來與足下小通
則以詩相戒小窮則以詩相勉索居則以詩相慰同處
則以詩相娛知吾罪吾集作/最要率以詩也如今年春遊城
南時與足下馬上相戯因各誦新𧰟小律不雜他篇自
皇子陂歸昭國里迭吟逓唱不絶聲者二十里餘樊李
[680-14b]
在傍無所措口知我者以為詩仙不知我者以為詩魔
何則勞心靈役聲氣連朝接夕不自知其苦非魔而何
偶同人當羙景或花時宴罷或月夜酒酣一咏一吟不
知老之將至雖驂鸞鶴遊蓬瀛者之適無以加於此焉
又非仙而何微之微之此吾所以與足下外形骸脫蹤
跡傲軒鼎輕人寰者又以此也當此之時足下興有餘
力且與僕悉索還徃中詩取其尤長者如張十八古樂
府李二十新歌行盧楊二秘書律詩竇七元八絶句博
[680-15a]
搜精掇編而次之號曰元白徃還詩集衆君子得擬議
於此者莫不踊躍忻喜以為盛事嗟乎言未終而足下
左轉不數月僕又繼行心期索然何日成就又可為之
嘆息矣又僕常語足下凢人為文私於自是不忍於割
截或失於繁多其間妍益又自惑必待交友有公鍳
無姑息者討論而削奪之然後繁簡當否得其中矣况
僕與足下為文尤患其多已尚病之况他人乎今且各
纂詩筆粗為巻第待與足下相見日各出所有終前志
[680-15b]
焉又不知相遇是何年相見在何地溘然而倒集作/至
如之何微之微之知我心哉潯陽臘月江風苦寒終嵗
集作/嵗暮鮮懽夜長無睡引筆鋪紙悄然燈前有念則書言
無次第勿以繁雜為倦且以代一夕之話也微之微之
知我哉樂天再拜
   與劉蘇州書       李 翺
夣得閣下前者枉手札數幅兼惠答憶春草報白君巳
下五六章發亟披文而後喜可知也又覆視書中有攘
[680-16a]
臂痛拳之戯笑與抃㑹甚樂甚樂誰復知之因有所云
續前言之戯耳試爲聽僕與閣下在長安時合所著
詩數百篇集作/首題爲劉白唱和集巻上下事具集/觧中去年
冬夣得由禮部郎中集賢學士遷州刺史氷雪寒路自
秦徂吳僕方守三川得爲東道主閣下爲僕稅駕十五
日朝觴夕詠頗極平生之懽各賦數篇視草而别歳月
易得行復周星一徃一來忽又滿集作/盈篋誠知醜老集/作
老/醜冗長爲少年者所嗤然吳苑洛城相去二三千里捨
[680-16b]
此何以啓齒而觧頥哉嗟乎微之先我去矣詩敵之勍
者非夣得而誰前後相償集作/答彼此非一彼雖無虚可
擊此亦非利不行但止交綏未嘗失律然得雋之句警
䇿之篇多因彼此唱集作/唱此和中得之他人未嘗能發也
所以輙自愛重今復編而次焉以附前集合成三巻題
此巻爲下遷前下爲中命曰劉白吳洛寄和巻自太和
六年冬送夣得之任之作始居易頓首
   答莊充書        杜 牧
[680-17a]
某白莊先軰足下凡爲文以意爲主以氣爲輔以辭彩
章句爲之兵衛未有主疆盛而輔不飄逸者兵衛不華
赫而莊整者四者髙下圓折歩驟随主所指如鳥随鳳
魚随龍師衆隨湯武騰天潛泉横裂天下無不如意茍
意不先立止以文彩辭句繞集作/統前捧後是言文粹/作詞
多而理愈亂如入闤闠紛然莫知其誰暮散而巳是以
意全勝者辭愈朴而文愈髙意不勝者辭愈華而文愈
鄙是意能遣詞詞不能成意大抵爲文之㫖如此觀足
[680-17b]
下所爲文百餘篇實先意氣而後辭句慕古而尚仁義
者茍爲之文粹作/文非不巳資以學問則古作者不爲難到
今以某無可取欲命以爲序承當厚意惕息不安復觀
自古序其文者皆後世宗師其人而爲之詩書春秋左
氏已降百家之說皆是也古者其身不遇於世寄志於
言求言遇於後世也自兩漢以集作/己來富貴者千百自
今觀之聲勢光明孰若馬遷相如賈誼劉向揚雄之徒
斯人也豈求知於當世哉故親見揚子雲著書欲取覆
[680-18a]
醬瓿雄當其時亦未嘗自有誇目况今與足下並生今
世欲序足下未巳之文此固不可也茍有志古人不難
到勉之而巳某再拜
   謝西川白相寄賜新詩書  薛 逢
某啓伏䝉仁恩猥垂下顧兼賜新詩二十首向風長跪
齊思探𤣥如畏途咀冰若旱苖䝉澤瑩心冷骨潤葉滋
莖曠無津涯杳邈集作/失顧視秋日懸而氛昏息雅音作
而聾聵醒輙欲再頥幽𤣥重開户牖旁窺渉級漸冀升
[680-18b]
堂徒循夫子之牆未夣江生之筆今則緘之瑞錦貯以
盤囊不獨榮耀於子孫實亦發揚於流軰生死幸甚伏
計即離征鎮當赴闕庭皷萬有而罏冶重開序羣倫而
權衡再設使鄭衛不作咸韶更張吹嘘而寒谷春生霑
灑而枯荄萌動天下甚幸某此時或希匠化獲序宗彛
願承舟檝之功得出風波之路嗟嘆不足繼之詠歌謹
録長句七言詩一首獻上塵黷尊嚴惶恐無狀
   與崔學士書
[680-19a]
賢弟過岐山賦謁譲帝陵二篇自三兩復莫究津涯煥
乎與日月齊明洶乎與江海爭大苞若天地速如鬼神
迎之不見其前隨之莫覩其後波瀾之外懲勸在焉崛
立當今峭若嵩華是以謂之文矣歎之不足繼之詠歌
霜霧興懐未即拜賜謹先奉狀代申誠欵不宣謹狀
   與李生論詩書      司空圖
文之難而詩之難尤難而古今之喻多矣而愚以為辨
於味而後可以言詩也江嶺之南凡足資於適口者若
[680-19b]
醯非不酸也止於酸而已為文粹/作若鹺非不醎也止於醎
而已華之人文粹有/所字以充饑而遽輟者知其醎酸之外
醇羙文粹有/者字有所乏耳彼江嶺之人一作/外習之而不辨
也宜哉詩貫六義則諷諭抑楊渟蓄淵雅皆在其中矣
然而直署集本文粹/並作致所得以格自竒前軰編文粹/作諸集亦
不專工於此矧其下者耶王右丞韋蘇州澄澹精緻格
在其中豈妨於道學哉賈閬仙誠有警句然視其全篇
意思殊餒大抵附於蹇文粹/作寒澁方可致文粹/作置才亦為體
[680-20a]
之不備也矧其下者哉噫近而不浮逺而不盡然後可
以言韻外之致耳愚竊集作/㓜嘗自負既乆而愈集作/逾
𡙇然然得於早春則有草嫩侵沙短文粹/作長氷輕着雨銷
又人家寒食月花影午時天上句云隔谷見鷄/犬山苖接楚田又雨微
吟足思花落夣無憀英華無自人/家以下四字又夜短猿悲减風和
鵲喜靈此二句集本文粹並/在方響夜深船之下得於山中則有坡煖冬生
笋松凉夏健人又川明虹照雨樹密鳥衝人得於江南
則有日帶潮聲晩煙和楚色秋集本文粹並作戍鼔/和潮暗船燈照島幽
[680-20b]
曲塘春盡雨方響夜深船得於塞下則有馬色經寒慘
鵰聲帶晩饑得於䘮亂則有驊騮思故第鸚鵡失佳人
又鯨鯢入海涸魑魅棘林高得於道宫則有碁聲華集/作
花/院閉幡影石壇集作/幢幽得於夏景則有地凉清鶴夣
林静肅僧儀得於佛寺則有松日明金像苔龕響木魚
又觧吟僧亦俗愛舞鶴終卑得於郊園則有暖景鷄聲
羙微風蝶影繁一作還集本文/粹並無此二句又逺陂春早滲猶有水
禽飛上句云緑樹連村/暗黄花入麥稀得於樂府則有晩粧留拜月春
[680-21a]
睡更生香得於寂寥則有孤螢入空巢集本文粹並/作出荒池
葉穿破屋得於愜適則有客來當意愜花發遇歌成雖
庻幾不濵於淺涸亦未廢作者之譏訶也又文粹無/又字
言云逃難人多分隙地放生鹿大出寒林又得劒更勝
集作/乍添健僕亡書渾集作/一似憶良朋又孤嶼池痕春漲滿
小欄花韻午晴初又五更惆悵回孤枕猶自殘燈照落
上句云故國春歸未有/涯小欄高檻别人家又殷勤元日日欹午又明年
上句云甲子今重數生涯只/自憐自五更至此英華無集作/皆不拘於一槩也且
[680-21b]
集作/盖絶句之作本於詣極俾終古不能扣我耳八字集/作此外
千變萬狀不知所以神/而自神也豈容昜哉足下之詩時軰固有難色儻復
以全羙為上文粹/作工即知味外之㫖矣勉哉文粹/作旃司空表
聖再拜
 
 
 
 文苑英華巻六百八十一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