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文苑英華 > 文苑英華 卷六百七十三


[672-1a]
欽定四庫全書
 文苑英華巻六百七十三 宋 李昉等 編
 幕職下
  上絳州上官司馬書一首
  與京西幕府書一首
 州縣部
  與雍州崔錄事司馬錄事書一首
  與夏縣崔少府書一首
[672-1b]
 刑法部上
  獄中上陳後主書一首
  獄中上隋髙祖書一首
  上廵察覆囚使歴城張明府書一首
 幕職下
   上絳州上官司馬書    王 勃
月日龍門百姓某謹再拜奉書于司馬上官公足下蓋
聞靈化出於窈㝠帝圖寄於寥廓聖人生而萬物覩太
[672-2a]
階平而四國㑹故曰有非常之后者必有非常之臣有
非常之臣者必有非常之績至今雷奔雨嘯風前疑作/旋
電轉拾青紫於俯仰取公卿於朝夕雲臺廹漢南宫列
元宰之圖霜㦸羅門北闕據名臣之第嘗見之矣至若
時非我與雄略頓於窮途道不吾行髙材屈於卑勢孔
宣父之英逹位未列於陪臣管公明之傑秀名近終於
郡屬有時無主賈生獻流涕之書有志無時孟軻養浩
然之氣則亦有焉豈非妙造無端盛衰止乎其域神期
[672-2b]
有待動靜牽乎所遇向使太公失於周伯則旗亭之屠
父韓信屈於蕭何則轅門之餓𨽻又焉得鷹揚豹變吐
納風雲者哉故曰知與不知用與不用觀夫得失之際
亦窮逹之有數乎其有邀時譽忘㢘恥狥茍得設向背
於朝廷立縱横於勢利舉三寸之舌屈辱豪門奉咫尺
之書逡廵下席皆自謂材足以動俗智足以濟時鐘鼎
輝其顧盼冠蓋生其籍甚豈知夫四海君子攘袂而恥
之乎五尺微童所以固窮而不為也此蓋莊周有言所
[672-3a]
以得意而忘象得象而忘言語曰談何容易易稱書不
盡言知談之不易而欲言之盡以是思之良可知矣下
官者康衢之賤耳嘗聞闕里之言頗挂平輿之目豈不
知塵形俗狀游水鏡而多慙抱皷援鼙偶雷門而自失
而欲刻鵠飾鳬唐突扃餘疑/者邪徒以登山泛海庶測
髙深執炬傳螢希增日月三奔九合下官聞管仲之風
千載一時君侯受鮑卿之託是以敢陳其徑庭一作/挺
然則秋風明月西江留獨徃之因桂嶠松巖南山有不
[672-3b]
羣之地矧區區者而重髙明之閫閾君侯極天分構振
瓊樹而韜霞帯地疏源握珠胎而冠月鱗軒羽殿瑶臺
降卿相之榮鵲印蟬簪金社發公侯之始青臯獨唳望
鴻漸而翻霞丹穴髙鳴對鵷池而矯霧嚴助以賢良待
詔未厭承明汲黯以方正拾遺終榮卧理藩維克振既
㕘來暮之歌邦國不空自有康沂之相加以雄材廣度
散琬琰於胷懷逸氣遒文運風霜於掌握廹青霄而構
舎煙霞之涯涘莫尋振滄渤以流謙江漢之波瀾未測
[672-4a]
耀靈桂於趙席垂棘知歸辨羣籟於莊軒懸匏自記一/作
託/賔階夕敝清河銷驥贄之虞虚榻晨披心疑/禮得龍
驅之地方當翊贊宸極羽儀台屛豈徒偃仰州縣勞事
藩庭而巳哉借如僕者言不滿於鄉黨聲不出於堂閾
東海取樂於簞瓢南山畢志於文史飡花佩葉入蘭室
而談𤣥挹露攀霞坐松扃而嘯逸揚子雲之澹泊心竊
慕之嵇叔夜之逍遥真其好也未嘗露才揚已飾小智
以驚愚假勢憑時託中人而樹迹遍逰天下寒一作/容
[672-4b]
於將相之門獨守太𤣥側身於名利之境嘗謂奉琴巵
於北牖詠詩禮於南陔坐商洛而折一作/浙雲英臨江湖
而採煙液生願畢矣而屬鸞扃停逸頻虚不次之階鶴
板徴賢累發非常之詔天下有道吾豈匏𤓰承逹人一
顧之榮辱公車再辟之禮平津侯之博物終屈奉常賈
大夫之才名猶逢絳灌况庸者而可免於此乎君侯要
津先據圖海盛於當時下官覆簣方勤為山始於今日
雖陵深谷變終非入室之賓而晝詠宵吟敢預升堂之
[672-5a]
列夫以幽明不測尺標見天下之心巨細相傾寸管合
羲舒之度豈非道存斯貴理在必亨覇畧近發於輿歌
皇圖不隔於芻議故有榮枯絶等奉推轂而欣然年勢
不侔受分庭而罔愧風規可接惟君侯體之今古未殊
則下官願矣常恨霜松列澗萬尋無罩月之期露草滋
山寸莖有梢雲之望斯則聲實困於兼濟才位難於俱
立况乎地勢不足以誇俗容貌不足以動人遑遑藪澤
安足以奉髙明之咳唾也所冀蠅階賤質附雲足而追
[672-5b]
飈蚋序輕姿託霜毛而絶海委名勵已蛟鐔伸獨斷之
能偶跡當仁驪珠鮮闇投之懼天衢可望指鵬程而三
休巨壑難逰伏龍門而一息死罪云云
   與京西幕府書      劉 蛻見文粹/集本
漢武帝聞子虚賦初恨不與相如同時既而復喜其人
之在世也若然者居蓬蒿而名聞於天子富貴固不足
疑其來爵土固不足畏其大今按其本傳云官則止於
使者居家初則甚貧嗚呼有才如相如有好才如武帝
[672-6a]
然而不逹者蛻知之矣于時武帝以四境為心中國耗
弱爵土酬於謀臣金帛竭於戰士雖念一篇之子虚固
不能减十夫之口食宜矣蛻也生值當時天下無事以
文争勝得居第一獨蛻居家甚困白身三十過於相如
者蓋無人先聞子虚於天子今又不然使有聞之於今
藩翰大臣則其人自不廢棄老死者也嗚呼時異矣事
古矣相如之時雖遇天子不能致富貴于今之時遇藩
翰大臣則足以叙材用伏惟執事以文學顯用士之得
[672-6b]
失無不經於心謂小子之言何如哉
  州縣部
   與雍州崔錄事司馬錄事書 李 嶠
月日三原縣尉趙國李嶠謹再拜致書於崔錄事司馬
錄公一作/事執事嶠聞彩異彰施不足以遇離婁之目聲
殊操暢未可以接延陵之耳况乎𤣥黄莫主宫徴舛節
將何以移於好事藉賞知音者乎伏惟公等思侔天假
道合神契清襟與秋水俱映縟藻共春葩競發風雲感
[672-7a]
其聲律墻仭深其閫奥羽陵緗簡遥開博綜之門洞庭
金石近入鏗鏘之韻固以重規坐右連華史筆深思匠
之真筌畢文心之能事嶠學術蕪淺才藝寡薄弓冶遺
業獨事斯文而衣冠後進多慙接武頃以三餘暇景四
時風月斗酒娛樂嚶鳴感召春還江北時興楚客之謡
木落淮南乍動潘生之思有同狂簡無近雅什不意頻
降徳音猥垂訪逮恭承嘉惠揣摩虚寡鑒淄水而慙容
遵夀陵而恧步但以螢燭光耀尚增輝於暘谷畎澮微
[672-7b]
流且朝宗於水府敢緣斯義上呈如别大夫攄思空擬
於登髙小子裁章顧羞於調下某再拜
   與夏縣崔少府書
安成足下伏聞髙義之日乆矣緬惟徽範䖍想徳音山
川濶契風月勞心何嘗不煎九廻苦百慮向清風而披
襟仰髙門而企躅然執事者庸詎知哉蓋理或宜符雖
違必契物有彚感雖逺必臻龍虎鬱風雲魚龍一作/鳥
林壑同聲相應孔父精微之書同翼共飛馬生通博之
[672-8a]
史僕竊不遜仰希古人以為天下襟期一作/帯非四海兄弟
欵平生於千載感氣義一作/意氣於一言道或乖膠漆不能
同其異志茍合楚越無以異其同萬里比鄰寧須羣聚
而㑹百年叶契何必偃伏而逰昔者鍾君西入邀蔣生
為臭味延陵北逰欵國僑為舊識斯並未言而信不介
而親芬若椒蘭婉同琴瑟何哉誠相期之有素也若下
官者落拓無繫支離少合向嘗効一藝於友朋闗一作/開
一竒於卿相形淪散冗名棄草澤通人未曾接賞談士
[672-8b]
不以挂言行為誚累動成嗤鄙然敢獻區區之心者徒
以螢燭之光不逮日月而禀照之理同涓滴之水無覬
江河而體潤之原一也故輙布之於左右以為魏蜀兩
俊可復生於今吳鄭兩賢不獨美於古此褊心所度足
下豈有意耶且僕智不効於一官謀不周於千慮徳慙
季路訴甚伯寮畏此簡書就兹文墨首路之日馳情下
風不為燕雀聨翩鴻鵠已逺形留神徃室邇人遐孤此
宿心延竚何極然喜遇賢季得抒幽襟直置心許居然
[672-9a]
目擊竊以通家自任更將覩奥為歡聊下拂塵之榻便
登勒銘之座芝蘭在室乆乆逾芳花蕚連枝韡韡交映
徒觀其室居閑曠庭草蕪沒髙窓納景宻樹栖煙筵有
丘中之琴案多濠上之帙懐情落落無事草𤣥虚館隂
隂自然純白此傲吏之遺賞髙人之逺致也加復披玩
華藻終朝忘倦珠明玉潤雲蔚霞舒符彩相燭稀聲間
起彫逾繪素采奪華蟲之飾韻動旋宫響入飛龍之奏
三月忘味疇足為多一朝投筆於是乎在想望光景若
[672-9b]
覩清顔下官才不逮人學非通敏徒以聞長者之餘論
忝好事之末流有時感激斐然牽課但短綆之才嗟於
不及挈瓶之智患在屢空頃者闗塞覊遊風塵旅泊抒
情歌事畧有短篇未足追踵詞人亦以言其所志竊不
自外思簡知音所冀南郢之聲時參委巷東里之潤或
被庸章則駑駘獲薦於九方腹背可儔於六翮矣仍恐
豚肩禱薄未足享盈車之報犗餌非香不能致吞舟之
獲耳僕事巳清白尋就西轅仰承背夏渉秋方期戾止
[672-10a]
契濶不一作/未㑹我勞如何勉敬風猷時敦景行李某諮
一作/白
  此篇六百八十七巻重出今削去注異同為一作
  刑法部上
   獄中上陳後主書     傅 縡
夫人君陳書作/君人者恭事上帝子愛下民南史作/黔黎省嗜慾
逺謟佞未明求衣日旰忘食是以澤被區宇慶流子孫
陛下頃來酒色過度不䖍郊廟之神專媚淫昏之鬼小
[672-10b]
人在側宦豎弄權見陳書/作惡忠直若仇讐視黎民南史作/百姓陳
書作/生民如草芥宫女陳書作/後宫曵綺繡廐馬食菽粟百姓離
南史作兆/庶流離陳書/作僵尸蔽野貨賄公行帑藏損耗神怒
南史/作人怨衆叛親離恐東南王氣自斯而盡矣後主怒/賜死
   獄中上隋髙祖書     于仲文見隋書/本傳
臣聞春生夏長天地平分之功子孝臣誠人倫不易之
道曩者尉廻逆亂所在影從臣任重闗河地居衝要嘗
膽枕戈誓以必死廻時購臣位大將軍邑萬户臣不顧
[672-11a]
妻子不愛身命冐白刃潰重圍三男一女相繼淪沒披
露肝膽馳赴闕廷䝉陛下授臣以髙官委臣以兵革于
時河南兇冦狼顧鴟張臣以羸兵八千掃除氛祲摧劉
寛於梁郡破檀讓於蓼堤平曹州復東郡安城武定永
昌觧亳州圍殄徐州賊席毗尉廽將也英/華作貔虎非十萬之衆一
戰土崩河南蟻聚之徒應時戡定當羣兇問鼎之際黎
元乏主之辰臣第二叔翼先在幽州摠馭燕趙南鄰羣
冦北捍旄頭内外安撫得免罪戾第五叔智建旟黑水
[672-11b]
與王謙為鄰式遏蠻陬鎮綏蜀道臣兄覬作牧淮南坐
制勍敵乗機勦定傳首京師王諒謙竊據二江叛渙三
蜀臣第三叔義受賑朝廷恭行天討自外父叔兄弟皆
當重寄或銜命危難之間或侍衛鈎陳之側合門誠欵
冀有可明伏願垂泣辜之恩降雲雨之施追草昧之始
錄涓滴之功則寒灰更燃枯骨還肉不勝區區之至謹
冐死以聞
   上廵察覆囚使歴城張明府書
[672-12a]
               李 嶠
月日涇州安定縣尉趙國李嶠謹再拜上書明公足下
側聞幽明三光止水洞窮神之察雷電六爻連山繹噬
膚之象是以金祗獻序肅帝典於秋霜瑞節宣風播皇
華於春澤鷞鳩司讞黄渉疑作/沙俟清問之仁神獬推姦
素簡飛惠文之筆賔舜門而佇穆指軒郊而靜害分聽
之寄其在兹乎伏惟某公孤官授社昻臣疏宗登雅譽
於羣鳬照袗黻於瑞鵲青衣西指標玉壘之英詞紫蓋
[672-12b]
南浮變金陵之間氣若乃地華承懿天才嗣武連十珥
於中陽壘雙都於上國遺編默覽粹識表於神聰化池
昭業精藝鄰於聖道仙查泊宿懸河通博望之津天口
飛鉗鬼谷譚縱横之術文用足矣學而優矣然後銅章
底務絃佩維襟泱泱大風汎㳺歌而成韻巖巖崇岫應
宓琴而度曲誠招異感春狎仁童徳禪靈遊夜呼神女
屬二星齊騖八駿駢驅議馬良規兹承不寃之裔誅狼
俊槩是寄埋輪之風廼者繡衣貳日錦傅詢風下璿樞
[672-13a]
而禀渙劑玉闗而致職宰鮮東夏舊辯淄澠道䑕西源
近分涇渭鎬池十朱疑/端衡制其輕重清河二天直繩
糾其枉紊故使晨雞輟唱於酸吻夜鵲緘謡於苦哀寘
棘剗束薪之苛食苗愜甘荼之戮矣嶠西垂之賤吏耳
技非専業未始存於劒書迹惟太簡居然弊於刀筆頃
以亨衢覩物窮途迷方自谷罕求聲之資挺險無擇隂
之暇是用沿流委逝遇抵而止乗日愒景沍隂斯一作/期
庇而涸鱗不懸於枯肆更想江湖哀羽未摧於墜繳緬
[672-13b]
窺雲漢退求鄙尚旋顧微軀雖質異鳳毛飾慙豹鞟然
嗣徽良冶挹道聖衢至於組織身文筌蹄意象照神交
於千載得奥旨於三復貞筠範操秉楛羽以銘丹秀蕤
敷簡搴菁華而抒素砥礪希割鉛之効巾緹庶沾玉之
資豈期事以命迍跡隨冗擯沉泣與涇泥共滓悲歌將
隴泉俱咽彩叨靈鑒觖三獻而孤憤影昧天機懐九方
而累悒顧以為探幽詣極𤣥宰之貞分閱秘甄微知音
之妙賞且夫清英傃雲出於煨燼之末光華孕日生自
[672-14a]
泥沙之下是知賤有可尊明眸不忽陋而或寳清耳無
遺明公銜綍帝廷彯纓天闕片言之賞飛闞言疑/於日
署尺一之奏抗陳徳於星階伏冀晰鑒蘭苗綴思茅茹
俾夫集螢收曜攀若華而繄疑作/翳景射鮒堙流泝扶津
而飲液野籟叶編鐘之韻甘黎味和鼎之滋則樹李其
緘反抛疑/知執昔鯷濵據地抗嘉言於直指龍門蹈閫
邀逺好於司𨽻兩賔不嫌於黷進二主無忤於歡接並
雕芳憲序灼美清流然則古之望今亦猶今之視昔矣
[672-14b]
投翰魄沮授簡心馳不宣某頓首
 
 
 
 
 
 
 文苑英華巻六百七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