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文苑英華 > 文苑英華 卷四百七十九


[479-1a]
欽定四庫全書
 文苑英華巻四百七十九 宋 李昉等 編
 寧邦
  臨難不顧狥節寧邦䇿三道
 經國
  文可以經邦國䇿三道
 長才
  長才廣度沈迹下僚䇿一道
[479-1b]
  應臨難不顧狥節寧邦科䇿長壽/三年
   第一道
問若濟巨川必慿舟楫之勢將興大厦實佇欒櫨之材
聖皇提象膺符順天革命變澆風於易簡濟一作/躋薄俗
於醇醲未明求衣日旰忘食無遺庖一作/炰鼎不棄芻蕘
聞逆耳之言欣一作/怡然啓齒聽犯鱗之說假以温顔緬
懐六一作/七聖之規勞求五臣之俊至如臨難不顧知無
不為獻替帷幄匡過補缺爰自御命之流並應搜揚之
[479-2a]
旨子大夫博古强學見賢思齊一善或同一作咸/周非千載
相遇肇自漢魏以及梁陳若斯之人者一無/者布在方䇿
宜具載一作/陳年代各叙徽猷無憚米鹽用旌多識
   對           薛 稷
對曰后克艱厥后臣克艱厥臣是羣龍無首虚已明庭
之上鼷䑕全身深穴神丘之下故有勞於一饋不輟子
高之耕待以三旌無過屠羊之肆懐乎朽馭一作懍/乎秋駕
識為君之難跼此春氷未見為臣之易然而夣弼降佐
[479-2b]
風起雲從其天祐之俊乂將至當今制賢以禄制爵以
庸設言不違式化厥訓覇王騏驥翼天駟而齊衡社禝
元龜升帝寳而負兆猶是幽芳在採雲逸來覊垂倒景
之懸光燭重泉之沉隱故逺臣得離山草比獻野芹瞻
望天臺數跡對曰帝徳廣運六臣參其業天道大明五
帝陳其序猶黼黻之章五色鼎鼐之餁五味五靈之効
禎祥五音之和雅樂若乃同義變力古人中求則紀信
誑項以免君王經刎頸以紓國九鄉居府王脩從赴難
[479-3a]
之義二國合圍路中無返言之失漢帝之憚汲黯陳王之
畏桞荘社稷之臣於是乎在恪居爾位勤不告勞則蕭公
堂堂呉漢紏紏馮豹伏於閣下黄公宿於臺上憂公奉國
可以不謂忠乎書誡面從詩詠司直犯顔無隱求福不囬
周昌之比漢髙同乎桀紂劉毅之方晉武類彼桓靈申屠
剛之軔車鍾離意之排閤史魚是慕直在其中聖人闕/
君子謀道張良之翼漢王郭嘉一作/隗非之協魏主宋武之得
穆之齊高之得禇彦定䇿决勝謀夫孔多蓬矢桑弧有志
[479-3b]
四海飛旌挿羽道好二同膠柱豈調絃之術飲氷實將命
之難陸賈南行責蠻夷之失禮陳湯西討誅單于之暴慢
終令趙佗貢職郅支傳首竹帛所載斯其庶乎謹對
   第二道
問自周星攅耀漢日通輝象教聿興苾蒭鬱起眷兹和
衆因果為先伊此法門棟梁攸屬我皇光膺天授託降
閻浮𢎞八觧之要津啟四禪之幽鍵濟含生於彼岸證
圓果於中天紺宇巍巍緇徒翼翼莫不譽髙澄什聲重
[479-4a]
安逺振三飜於辨囿悟兩諦於談筵飛錫煙蒸乗杯霧
委蘭艾因而或揉玉石由是難甄迹雖選於𤣥關名乃
編於白屋若欲令沙汰促以金科將恐乖智海之𢎞規
匪提河之遺範然則經行之所在釋氏而含容朱紫分
區談王化而期切弛一作/施張之術去就何從
   對
對曰竊惟善本無生兹縁常寂捨身捨智湼槃之行可
觀不動不定般若之名已立尊容聖質剖碧玉而恒傳
[479-4b]
寳相靈摸鏤紫金而尚在運二儀而廻掌巍乎寳力極
萬物之濡足皇矣能仁是以付受有歸鬱興尊記知來
之鑒逺明於萬刼祚聖之符大啟於九部始則江漢廣
被終以闗河積學由是名僧軰出賢衆肩降道行息於
顧澄什而服侣戒梵禪結視安逺而俯孩雖葱嶺伽藍
涉流沙而西極白木聚落浮漲海而東馳聖教之興為
期為感此句/疑但敬重堅固有悲忍之大權循習䕶持有
煩惱之深淺物情以之勤切俗慕由是懇到苟求利養
[479-5a]
或滋貪濁濫名竊服行偽學非魚目叨珍遂入摩尼之寳
烏鵲借類便假伽藍之翼謂宜宥而勿罰限其自新巻迹
緇林之遊反服白衣之役則慜一作/愚受智寛令四飛辨
是决嫌浮食一變九色揚翰不謬於楚雞六管流聲豈混
於齊士庻人無量在釋典而雖𢎞出家有限慿國經而必
恪維摩之入諸必疑作/心藏尚為居士之身菩薩之惠其神
通由特在家之誡未虧平等何妨一作/方慎擇謹對
   第三道
[479-5b]
問神農王一無/王字曰金城千里湯池百步而無粟者不一作/弗
能守也然則師出以律咸資於糗糧兵雖尚竒必藉於流
衍皇周八紘有截四海無虞折衝樽爼之間旅軍袵席之
上而吐蕃小醜時擾於沙塲黙啜遺兇偷生於玉塞由是
任以精卒寄以邉陲車徒置騎實賴防禦飛芻運粟輓轉
之弊一作飛芻/粟轉餽之弊尤深疆理屯田播植之功難就欲使人
無憂於半菽嵗有積於如坻强國富甿佇聆良䇿
   對
[479-6a]
對曰持人之術地著為本應敵之道糗糧為先故李悝
盡地力而創謀本能强魏衛鞅開阡陌而急戰終以覇
秦當今三壤既平九税有職倉庾陳積秷秸充仞山川
効祉而咸叙陰陽感化而致和狡戎黠羌不討之日乆
矣天有星象以分其區地有山河以致其險素野遐曠
𤣥國寒凉塞下三春未辨重重之樹河邉九月已落青
青之草我后惻隱巖廊之下垂拱袵席之上聖智備天
地神武動山岳悠然逺覧白露凉秋建日月朱鳥之旗
[479-6b]
樹風雨蒼牛之艶疑/将帥良猛謀慮深長猶重息人未
脩伐鬼而犬羊無檢時驚邉柝定逺侯之功畧還出玉
門戍校尉之七營更連金郡麻奴小醜敢懐凌斥之心
榆鬼殘袄仍延晷刻之命結山豪而嘯聚驅糓馬而陸
梁百萬之師糗糧易盡空虚之地轉餉難集良可追蹤
墾草取彼大田脩充國之舊圖採威明之逺筭将軍素
勵爰興斷河之術都尉垂強畢盡通溝之利舉農夫而
休戰士息轉輸而用耕牛智効其謀勇奮其力資虜金
[479-7a]
之如粟籍邉馬之如羊賞士犒師選騎舘糓或休垣罷
障城㓕途殚然後坐鳳凰之臺驗麒麟之貢王旅凱入
豈不休哉清問徒訓疑/危言每竭短才杼軸景夕貽憂
謹對
   文可以經邦國策景雲/二年
問三雄鼎立四海𤓰分魏氏獨跨于中原孫劉割㨿于
南土五勝更襲唯受命以當塗四大居尊咸仗義而稱
帝二十八宿指躔次於何方三十六郡列封疆於何所
[479-7b]
醇化懿綱非無寛猛之規愛國治人自有弛張之度皇
皇祖考並建鴻名眇眇子孫俱聞失德為功業之厚薄
而存亡之後先至如獻納忠規縱横武節既自方於樂
毅或見比於張良各有其人詳諸史傳所行事迹咸請
縷陳
   對           晁良貞
對曰漢代崩離三光分景齊甿盪析九土殊方權備割
㨿於岷吳瞞丕纂圖於冀兖火行土德則有攸歸紫色
[479-8a]
蛙聲豈無兼峙䇿曰二十八宿指躔次於何方三十六
郡列封疆於何所至若畢昴為大魏之郊井絡應庸蜀
之分星紀直奎吳之野婺女寄虚越之精此其躔次也
至若常山鉅鹿孟德之設教㑹稽豫章文臺之建國考
廣漢犍為之地實夜郎𤣥德之邦星土之殊於是乎在
䇿曰醇化懿綱非無寛猛之規愛國治人自有弛張之
度皇皇祖考並建鴻名眇眇子孫俱聞失德為功業之
厚薄而存亡之後先者且夫天命不謟帝圖難僣劉既
[479-8b]
備矣當禪與人此乃事本於元符何止功殊於厚薄祚
窮安樂不亦宜哉至於魏主以雄猜之姿虎噬河朔吳
王以英威之畧鳳起江南欺孤有言貽譏於石勒令圖
發論見稱於陸機蜀滅於前吳亡於後物之理也夫何
足疑䇿曰至如獻納忠規縱横武節既自方於樂毅或
見比於張良各有其人詳諸史傳所行事迹咸請縷陳
者山川出雲賢豪擇木英英文若見比於留侯桓桓孔
明自方於昌國聞九錫而殊議節表純臣荷三顧而知
[479-9a]
恩身歸奥主命畢空噐不其惜哉威餘返旗蓋亦竒矣
大者逺者斯焉取斯謹對
   同前          鄭少㣲第二/人
對漢氏失德魏圖爰啟孫劉建號唇齒相依咸能廓帝
緒以定業振皇綱而握紀雖數有五勝運鍾當塗而土
無二王終殊覇業然則封疆畫界俯稽於地理瞻星揆
景仰煥於天文東井發曜於梁岷傍分屬漢南斗連輝
於吳㑹逺接荆衡詳魏土之分野當畢昴之躔次伊洛
[479-9b]
列山川之郡曹公居四隩之中毗陵在吳華陽惟蜀疆
里所得其在兹乎至於開國基行政令咸垂統履順永
傳來葉創業興緒克昌後昆終數代而一何倫比雖鴻
名休德将崇貽厥之謀而繼代守文頗著聿脩之羙是
以堂構始於祖考功業由於厚薄負荷因其子孫存亡
以之先後至於忠規動俗武節冠時異代齊名孔明自
方於樂毅死而可作文若偶比於張良懐獨見之眀既
一謀於匡濟行闇合之䇿終不謝於孫吳謹備諸前庻
[479-10a]
㡬萬一謹對
   同前          雍惟良
對天命靡常地變其宗三雄鼎㨿分割乾坤或利近江
海銀銅之凑或邑居河洛桑梓之餘用能仗風雲采松
竹開物成務廣運靖人至如仰緯星躔傍分列郡成都
應乎井絡建鄴開於斗牛若乃發跡譙墟圖光畢昴竟
能一紫宙之意兆黄精之符然而物運弛張得失成敗
此關諸天意也諒非人事也豈功業之厚薄何存亡之
[479-10b]
先後長想前修載述古跡且為人臣者善指事之要專
切直之言然則荀氏之比張良沉機已迅葛候之方樂
毅希古自高俱能明允克誠興光大化代收其噐人獻
其謀觀國以取肅軍容退惡以力扶王室其理甚博厥
美惟先畫為九州時更七代徒勤短思有媿縷陳謹對
   長才廣度沉迹下僚䇿證聖/元年
問四岳疇庸羲和代掌其任九官命職稷禹不易其能
逢化乆以庸一作/康時藉功深而成務洎乎嬴劉以降曹
[479-11a]
馬承流罕為官以擇人直循資而就列或十旬而登三
事或一日而致九遷遂開趨競之門莫守代工之美國
家網羅羣彦驅駕時英其政洽於至和其人淳於太古
今欲削漢魏之遺法復堯禹之逺圖能其事者永守其
官稱其職者不遷其任增秩賜爵用申勸善之規金帛
璽書載表優賢之義變通之理尚或多端用捨之途佇
聞良筭一作/䇿
   對           張 倚登科記/作漪
[479-11b]
對昔者明王之御天下也奉若天道建邦設都樹之以
后王化之以師長用人弗及私昵建官惟在賢才夫難
知非獨在於今日故曰知人則哲惟帝難之自生人以
來有國之主莫不得賢則治失賢則亂此乃自然之義
百王不能易也是知賢人君子國之所急詩曰南山有
臺北山有萊樂只君子邦家之基言人君得其賢臣所
以成其美化廣其基業也遐觀歷代聖王之求賢哲也
義匪一途或精選以取之或降訪以得之有營之經載
[479-12a]
而始獲有求之不日而便至遲速之理雖異輔弼之職
不殊黄帝勞於夣想而感力牧誠之至也唐堯務於疇
咨而致䕫龍訪之審也至唐虞之黜陟幽明三考就績
夏禹之顧盼空谷之起成名殷宗託夣於傅巖姬文遊
心於渭水此六君者可謂勤於求賢而善於用人也故
能使元凱就績申甫登朝道濟五臣功宣十亂康良作
誦喜起成歌人無險詖之情代有雍熈之樂由庚入詠
天保為詩下懐報主之心上荷受天之禄書曰百僚師
[479-12b]
師百工惟時庻績其凝此之謂也斯並政符大道理合
至公委質能臣之一德所以天工可代人爵攸冝慿乆
化以濟寰瀛藉深功而安宇宙暨戰國之代王道寖㣲
各佇英賢或雜或覇楚襄勞持金之聘燕昭躬擁篲之
禮空聞僣號之議未覩升平之業雖桓公之有仲父晉
侯之獲趙文委任責成共登覇道唯勤鬬爭之理不務
淳和之績而動乖王度舉違帝典故五尺童子耻之不
論况所由齷齪何其卑也秦皇不仁虐亂是極儒生塡
[479-13a]
於坑井詩書㓕於煙火忠貞清白以為徒苦謟佞邪媚
謂之至公卒以覆亡為後代誡實由逺賢近佞使之然
也漢高祖雖不好儒然亦任用英傑登壇而禮韓信輟
洗而迎酈生委蕭曹以股肱寄張陳以社稷至孝武之
代儒學漸該採董仲舒之䇿始令郡國貢舉於是賢良
方正之士霧委雲集其晁錯公孫𢎞匡衡蕭望之軰並
繼踵而至故當文景之代號為得人詩稱濟濟多士文
王以寜漢所以寜者亦士之力也光武仗吳鄧以立功
[479-13b]
任賈㓂以起事㧞竒取異决自於心爰至顯宗中興於
兹為盛由此而兩漢之代數百年間陟正黜邪褒善貶
惡雖不襲唐虞之法亦去煩芟亂㡬乎大成矣逮獻靈
之際姦猾縱横升必以財進不由道於是縉紳㓗白之
士疾之若讐乃曰舉秀才不知書察孝亷父别居寒素
清白濁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龜至乃懸爵而賣之列價
而爭之守正道者以為陸沉由斜徑者謂之智變衣冠
為之失序賢哲由是潜藏遂使社稷䘮亡後嗣覆㓕悲
[479-14a]
夫此伐檀所以興刺黍苖一作/麥秀所以勞歌無他故焉賢
人不得進也及乎當塗啟運典午開基陳羣制九品之
條劉毅興八損之權故曹羲疾其闊逺孫楚以為鬼録
遂令權要歸於中正威福去於天朝臧否任情品藻乖
次宋齊之季梁隋之末聘士求賢罕聞稽古棟橈鼎折
唯見陵夷既同自鄶之譏詎勞更㒒之説聖上覽百王
之得失立萬代之規模大開舉爾之科廣陳訓廸之典
用與不用賢否各稱其能材與不材輪桷並當其任小
[479-14b]
人去位疾之猶若冦讎君子盈朝求之恒如不及故得
百僚無濫九有昇平不聞濡翼之譏永絶爛頭之誚仲
長亡越級之論賈生無調下之悲今欲逺服堯禹之蹤
近棄劉曹之法增秩令其永任錫帛許其不遷使官不
易能職遵代掌雖優賢之義有所㑹通而隨時之談或
恐未可何則太古敦朴務静人希敦朴則易淳務静人
希則易理故不勞而功可就今聖明撫運才多俗阜俗
阜則事煩才多則理劇必資明哲獨任不以避嫌但使
[479-15a]
委得其人數遷何妨化理如其用失其理乆任豈廢功
虧愚管所窺以為如此大體期於不濫所務在於得賢
茍違此途未知其可謹對
 
 
 
 
 
[479-15b]
 
 
 
 
 
 
 
 文苑英華巻四百七十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