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文苑英華 > 文苑英華 卷三百七十三


[373-1a]
欽定四庫全書
 文苑英華巻三百七十三 宋 李昉等 編
 諷諭一
  截冠雄雞志一首   説鶻一首
  羆説一首      捕蛇者説一首
  紀鴞鳴一首     養狸述一首
  紀稻䑕一首     蟹志一首
  禽暴一首
[373-1b]
   截冠雄鷄志       李 翺
翺至零口北有畜鷄二十二者七其雄十五其雌且啄
且飲集作且/飲且啄而又狎乎人翺甚樂之遂掬粟投于地而
呼之有一雄鷄人截其冠貌若營羣望我而先來見粟
而長鳴如命其衆鷄衆鷄聞而曹奔於粟既來而皆惡
截冠雄鷄而擊之而曵之而逐出之已而競還啄其粟
日之暮又二十一其羣栖于楹之梁截冠雄鷄又來如
慕侶將登于梁且棲焉而仰望焉而旋望焉而小鳴焉
[373-2a]
而大鳴焉而延頸喔咿其聲甚悲焉而遂去焉至集作/者
于庭中直上有木三十餘尺鼓翅哀鳴飛而栖其樹顛
翺異之曰鷄禽于家者也備五徳者也其一曰見食命
侣義也截冠雄鷄是也彼衆鷄得非幸其所呼而來耶
又奚為既來而共惡所呼者而廹之耶豈不食其利背
其惠耶豈不畏䘮其見食命侣之一徳耶且一作/是何衆
栖而不使偶其羣耶集作/也或告曰截冠雄鷄客鷄也予
里東鄙夫曰陳氏之鷄焉死其雌而陳氏寓之于我羣
[373-2b]
焉勇且善闘家之六雄鷄勿敢獨校焉且其集作/是以曹惡
之而不與同其食及棲焉夫雖善闘且勇亦不勝其衆
而常孤遊焉然見食未嘗先啄而不長鳴命侣焉彼衆
鷄雖賴具召召集無/此字既至反逐之昔日亦猶是焉截冠
雄鷄雖不見答然而其迹未曾變移焉翺既聞之惘然
感而遂傷曰禽鳥微物也其中亦有獨禀精氣義而介
焉者客鷄義勇超於羣羣皆妬焉尚不與儔焉况在人
乎哉况在朋友乎哉况在親戚乎哉况在鄉黨乎哉况
[373-3a]
在朝廷乎哉由是觀天地之集無/之字間鬼神禽獸萬物變
動情狀其可以逃乎吾心既傷之遂志之特集作/將用警
予且可以作鍳于世之人
   説鶻          栁宗元
有鷙曰鶻者穴於長安薦福浮圖有年矣浮圖之人室
集作/宇於其下者伺之甚熟為余説之曰冬日之夕是鶻
也必取鳥之盈握者完而致之以燠其爪掌左右而易
之旦則執而上浮圖之跂焉者縱之延其首以望極其
[373-3b]
所如往必背而去之焉苟東矣則是日也不東逐南西
北亦然嗚呼孰謂爪啄毛翮之物而不為仁義器耶是
故無號位爵禄之欲里閭親戚朋友之愛也出乎鷇卵
而知攫集作/摶字食决裂之事爾不為其他凡食類之饑唯
旦為甚今忍而釋之以有報也是不亦卓然文粹/作絶有立
者乎用其力而愛其死以忘其饑又逺而違之非仁義
之道耶恒其道一其志不欺其心斯固世之所難得也
余又疾夫今之説曰以喣喣而黙徐徐而俯者善之徒
[373-4a]
以翹翹而厲炳炳而白者暴之徒今夫梟鵂晦於晝而
神於夜䑕不穴寢廟循墻而走是不近於喣喣者耶今
夫鶻其立趯然其動砉然其視的然其鳴革然是不近
於翹翹者耶由是而觀其所為則今之説為未得也孰
若鶻者吾願從之毛耶翮耶胡不我施寂寥泰清樂以
忘饑
   羆説
鹿畏貙貙畏虎虎畏羆羆之狀被髪人立絶有力而甚
[373-4b]
害人焉楚之南有獵者能吹竹為百獸之音嘗集作/昔
持弓矢甖火而即之山為鹿鳴以感其類伺其至發火
而射之貙聞其鹿也趨而至其人恐因為虎而駭之貙
走而虎至愈恐則又為羆虎亦亡去羆聞而求其類至
則人也捽搏挽裂而食之今夫不善内而恃外者未有
不為羆之食也
   捕蛇者説
永州之野産異虵黑質而白章觸草木盡死以齧人無
[373-5a]
禦之者然得而腊之以為餌可以已大風攣踠瘻癘去
死肌殺三蟲其始太醫以王命聚之嵗賦其二募有能
捕之者當其租入永之人争奔走焉有蔣氏者専其利
三世矣問之曰吾祖死於是而吾父死於是今吾嗣為
之十二年幾死者數矣言之貌若甚慼者余悲之且曰
若毒之乎余將告于蒞事者更若役復若賦則何如蔣
氏大慼汪然出涕曰君將哀而生之乎則吾斯役之不
幸未若復吾賦不幸之甚也嚮吾不為斯役則久已病
[373-5b]
矣自吾之三世居是鄉積於今六十嵗矣而鄉隣之生
日蹙殚其地之出竭其廬之入號呼而轉徙饑渴而頓
踣觸風雨犯寒暑呼嘘毒癘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與
吾祖居者今其室十無一焉與吾父居者今其室十無
二三焉與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無四五焉非死而
徙爾而吾以捕蛇獨存悍吏之來吾鄉呌囂乎東西隳
突乎南北譁然而駭者雖鷄狗不得寧焉吾恂恂而起
視其缶而吾虵尚存則弛然而卧謹食之時而獻焉退
[373-6a]
而甘食其土之有以盡吾齒盖一嵗之犯死者二焉其
餘則熙熙而樂豈若吾鄉隣之旦旦有是哉今雖死乎
此比吾鄉隣之死則已後矣又安敢懼毒耶余聞而愈
悲孔子曰苛政猛於虎也吾嘗疑乎是今以蔣氏觀之
猶信嗚呼孰知賦歛之毒有甚是虵者乎故為之説以
俟夫觀人風者得焉
   紀鴞鳴         林簡言
東渭橋有賈食於道者其舍之庭有槐焉聳幹舒柯布
[373-6b]
葉凝翠若不與他槐等其舍既陋主人獨以槐為餙當
乎夏日則孕風貯涼雖髙臺大屋諒無慙徳是以徂南
走北步者乗者息肩於斯税駕於斯亦忘舍之陋長慶
元年簡言去鄜得息其下觀主人徳槐之意亦髙臺大
室者也洎二年去夏陽則槐薪矣屋既陋槐且為薪遂
進他舍因問其故曰某與隣俱賈食者也某以槐故利
兼于一作/予隣隣有善作鴞鳴者每伺宵晦輙登樹鴞鳴
凡側于樹若小若大莫不凛然懼悚以為鬼物之在槐
[373-7a]
也不日而至也又私於巫者俾於鬼語槐於去鴞不息
主人有母者且瘵慮禍及母遂取巫者語後亦以稀賔
致困簡言曰假為鴞鳴滅樹殃家甚於真鴞非聽之誤
耶然屈平謇諤非不利於楚也靳尚一鴞鳴而三閭放
楊震訏謨非不利於漢也樊豐一鴞鳴而太尉死求之
於古主人亦不為甚愚
   養狸述         舒元輿
野禽獸可馴養而有禆於人者吾得之於狸狸之性憎
[373-7b]
䑕而喜愛其體趫其文班予愛其能息䑕竊近乎正且
勇嘗觀虞人有生致者因得請歸致新昌里客舍舍之
初未為某居時曽為富家廪墉堵地面甚足䑕竅穴之
口光滑日有䑕絡繹然某既居果遭其暴耗常白日為
羣雖敲拍叱嚇略不畏忌或蹔黽侻跧縮須臾復來日
數十度其穿巾孔箱之患繼晷而有晝或出遊及歸其
什器服物悉已破碎若夜時長留缸績疑作/續晨與役夫
更吻驅呵甚擾神抱有時或缸死睫交黑暗中又遭其
[373-8a]
縁榻過靣泊泊上下則不可奈何或知之借櫝以收拾
衣服未頃則櫝又孔矣予心深悶當其意欲掘地誅剪
始二三十日間未果頗患之若抱癢疾自獲此狸嘗闔
闗實竇縱於室中潜伺之見軒首引鼻似得䑕氣則凝
蹲不動斯須果有䑕數十軰接尾而出狸忽躍起堅瞳
迸金文毛磔班張爪呀牙劃洩怒聲䑕黨帖伏不敢竄
狸遂搏擊或目抉牙截尾捎首擺瞬視間羣䑕肝腦塗
地迨夜始背缸潜窺室内洒然予以是益寳狸矣一作/命
[373-8b]
常自馴飼之到今僅半年矣狸不復殺䑕䑕不復出穴
穴口有土蟲絲封閉欲合嚮之韞櫝服物皆縱橫抛擲
無所損壊噫微狸䑕不獨耗吾物亦將咬嚙吾身矣是
以知吾得高枕坦卧絶瘡痏之憂皆斯狸之功異乎䑕
本統乎陰蟲其用合晝伏夕動常怯怕人者也向之暴
耗非有大膽壯力能凌侮於人以其人無禦之之術故
得恣橫若此今人之家苟無狸之用則紅墉皓壁固為
䑕室宅矣甘醲鮮肥又資䑕口腹矣雖乏人智其奈之
[373-9a]
何嗚呼覆燾之間首圓足方竊盗聖人之教甚於䑕者
有之矣若時不容端人則白日之下故一作/此字得騁於陰
私故桀朝䑕多而闗龍逢斬紂朝䑕多而王子比干剖
魯國䑕多而仲尼去楚國䑕多而屈原沉以此推之明
小人道長而不知用君子以正之猶嚮之䑕竊而不知
用狸而止遏縱其暴橫則五行七曜亦必反常於天矣
豈直流患於人間耶某因養狸而得其道故備録始末
貯諸篋内異日持諭於在位之端正君子
[373-9b]
   化稻䑕         陸龜䝉
乾符已亥嵗震澤之東曰呉興自三月不雨至於七月
常時汙沮洳者埃坌勃櫂檝支𣲖者入扉屨無所
汙農民轉逺流漸平/聲集無/此字稻本晝夜如乳赤子欠欠
然救集作/極渴不暇僅得葩折穗結十無一二焉無何羣
䑕夜出嚙而僵之信宿食殆盡雖廬守板擊敺而駭之
不能勝若集作/苦官督户責不食者有刑當是而賦索愈
急棘束械榜箠木肌集作/脛頸者無壯老吾聞之於禮曰
[373-10a]
迎猫為食田䑕也是禮缺而不行久矣田䑕知之復集/作
後/歟物有時而暴歟政㳫貪而廢一作/發歟國語曰呉稻
蟹不遺種豈呉之土䑕與蟹更伺其事而效其力殱其
民歟且魏風以碩䑕刺重歛碩䑕斥其君也有䑕之名
無䑕之實詩人猶曰逝將去汝適彼樂土况集作/矧字乎上
招其財下㗖其食率一民而當二䑕不流浪轉徙聚集/作
徒/字而為盗何哉春秋螽蝝生大有年皆書是聖人於豐
㐫不隐之驗也余通於春秋又親䝉其災於是乎記
[373-10b]
   蟹志
蟹水族之微者其為蟲也有籍見於禮經載於國語揚
雄太𤣥辭晉春秋勸學等篇考於易象為介類與龜集/作
用與/字非鼈剛其外者皆乾之属也周公所謂旁行者歟參
於藥録食疏蔓延乎小説其智則未聞也唯左氏紀其
為災子雲譏其躁以為郭索後蚓而已蟹始窟穴於沮
洳中秋冬交必大出江東人云稻之登也率執一穗以
朝其魁然後從其所之蚤夜觱沸指江而奔漁者緯蕭
[373-11a]
承其流而障之曰蟹斷音/鍜音/短其之江之故文粹無/故字
焉爾然後扳援文粹作/奔紛越軼遯而去者十六七文粹作/八九
既入于江則形質寢大於舊自江復趨于海如江之狀
漁者又斷而求之其越軼遯去者又加多焉既入於海
形質益大海人亦異其稱謂矣嗚呼穗而朝其魁不近
於義耶捨沮洳而之江海自微而務著不近於智耶今
之學者始得百家小説而不知孟軻荀楊氏之道或知
之又不汲汲於聖人之言求大中之要何也百家小説
[373-11b]
沮洳也孟軻荀楊氏聖人之凟也六籍者聖人之海也
苟不能捨沮洳以集作/而求瀆由瀆而文粹/作以至于海是人
之智反出水集作/介蟲下能不悲夫吾是以志其蟹
   禽暴
冬十月予視穫于甫里旱苖離離年無以支憂傷于集/作
盈/懐夜不能寐往往聲類暴雨而疾至者一夕凡數四
明日訊其甿曰鳬鷖也其曹蔽天而下盖田所當之禾
必竭穗而後去曰得無弋羅者捕而耗之耶對曰江之
[373-12a]
南不能弋羅常藥而得之㯅㯕上箆/下西塗枝叢植于陂一
中千萬膠而不飛是藥也出於長沙豫章之涯行賈貨
錯嵗售於射鳥兒盗興已來䝉衝塞江其誰敢商是藥
既絶群鳬恣翔幸不充乎口腹反侵人之稻𥹭予曰嘻
失馭之民化而為盗闗梁急征商不得行使江湖小禽
亦肆其暴以害民食古聖人敺害物之民出乎四裔况
害民之物乎俾生靈之衆死乎盗死乎饑吾不知安用
馭者為
[373-12b]
 
 
 
 
 
 
 
 文苑英華巻三百七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