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存研樓文集 > 存研樓文集 卷十二


[012-1a]
欽定四庫全書
 存研樓文集巻十二
             編修儲大文撰
  碑記 記
   平西藏碑擬/
聖清受
天成命撫有萬邦欽惟
太祖髙皇帝乘乾立極
[012-1b]
太宗文皇帝道洽風醇
世祖章皇帝神武丕昭統一寰㝢
皇上纘
三聖之寶祚膺八表之璿圖薄海際天罔不祇貢自
御極迄今平三叛平臺灣平俄羅斯而噶爾旦擾我邊氓
六飛三駕刈其壘俘其子偉烈豐功載髙隆古蠢爾澤
旺阿喇蒲坦敢作不靖渠黨策陵董多布據西藏翦黄
教日戕唐古特圖白特人民
[012-2a]
皇上廣咨廷臣決策征討
册命撫逺大將軍臣某/總西方諸帥而振武將軍臣某/
征西將軍臣某/靖逆將軍臣某/胥受鉞宣威於伊吾髙
昌之域獲級擒生賊渠逺遁康熈五十九年夏四月臣/
某/
詔發北站道駐師木魯烏蘇為進藏諸軍節度平逆將
臣某/率滿州綠旂兵尋發南道經苦苦腦兒來稟軍
律䕶達賴喇嘛臣/胡畢爾漢以進秋八月十五日師次
[012-2b]
薄克河賊夜犯營敗之二十日次齊嫩果兒賊二千有
竒夜乘大雪犯營我師整陣以待大敗之二十二日次
楚馬拉賊復夜乘大雪犯營火器胥濕滅我師奮擊又
大敗之策陵董多布棄師遁而定西將軍臣某/亦禀軍
符率滿州綠旂兵以四月發打箭爐六月經乂木多㑹
雲南都統臣某/符發中甸之師以進攻克拉里是時渠
黨宰僧吹音匹兒率凖噶爾兵六百蠻兵二千守噶爾
招穆倫渡暨墨朱工喀而朱貢欲降不果我師檄工布
[012-3a]
苐巴率兵二千以秋八月十六日㑹墨朱工喀而初四
日兩軍發拉里進次工喀爾拉朱貢之庫圖克圖降又
進次朱貢吹音匹兒震懾返達木潛遁而工布兵亦如
契箭至乃進取墨朱工喀諭降苐巴達克雜暨喇嘛種
兒頭目亟集革船以二十二日渡噶爾招穆倫口分三
隊二十三日警鼓發遂進取西藏宣諭苐巴頭目暨色
拉布陵奔諸寺廟喇嘛斬總管凖噶兒喇嘛五而平逆
將軍兵亦至九月十五日達賴喇嘛升牀唐古特圖白
[012-3b]
特大和西藏平越月留偏師戍之而諸帥胥振旅以歸
昔漢通西域不及婼羌後魏追吐谷渾什寅師未至白
蘭以瘴疫返白蘭今威州保縣/外雜谷諸地也唐討吐谷渾師一達栢
海星宿川吐蕃論欽陵嘗謂烏海黄河關源阻深風土
疫癘唐兵必不能入烏海北距鄯城五百/里鄯城今西寧地也李德裕議繇
維州索叢嶺走長川不三千里徑掩吐蕃牙令生羌燒
十三橋而策訖不行舊維州今/雜谷地也元烏斯藏納琳舒古爾
齊等路不書地理志而四川雲南徼外行師南廑濟卞
[012-4a]
頭西廑經晏當大理臨西縣西臨/吐蕃號為極邊明討曲先師一達雅
令濶而二法王四藏後并不復册封未有如今兩道深
入霆擊電掃闢前世不克闢之絶域舉吐蕃鶻莽突錄
濟農歌迎勞唐使三驛唐雅州達吐蕃三道暨麗水達
彌諾江道而摐金浴鐵之士胥虎步履之用俾八思巴
鎻南堅錯黄教復興而繇是經蘇毗以達鄯善經候斤
以達安西且偕伊吾髙昌襲擊之師並集鹵庭克殄凶
醜此直旬月可辦臣某/幸轄羣帥參成勞謹書其畧於
[012-4b]
石所以仰窺
皇上兼覆之慈獨斷之識俾諸臣體國建此殊庸益昭
太祖
太宗
世祖之聖德神功於億萬里之遥億萬禩之永也爰拜
手稽首而獻頌曰
天命
聖清爰統六合乾綱坤維嶽奠海納西南下國法教湮
[012-5a]
淪兼覆不遺
天子之仁萬里行師紛紜廷議獨斷而克
天子之智兩道深入絶域晏然望闕頓額
天子萬年帥臣驛聞勲書竹帛詞臣考典請勒金石
天子曰俞朕用褒崇
太祖
太宗
世祖之功
[012-5b]
   英衞公廟碑銘代/
英衞公廟祠春秋呉行人伍公也公歿呉人祠諸江上
號胥山廟唐封廣惠侯錢武肅王奏改惠應乾寧/元年旋晉
呉安王四/年宋賜祠額忠清改封忠壯侯紹興/三年又建英衞
閣以祀嘉熈/三年後迄元季叠晉八字王封宋嘉熈至咸淳/累封忠武英烈
顯聖福安王元大德三年加/封順祐忠孝威惠顯聖王明釐祀典詔郡長吏歲以
九月二十日祀而祠額帥初不改
國家祗膺寶命百神率職薄海際天飈紓濤謐雍正紀
[012-6a]
元之三年
勅封英衞公
詔發帑銀以新公祠於是知杭州府事臣某/知仁和縣
臣某/知錢塘縣事臣某/祗承吏部左侍郎署淛江巡
臣某/承宣布政使臣某/提刑按察使臣某/檄牒選材
鳩工肇功於秋八月之某日蕆事於冬十一月之某日
堂寢門廡彤碧絢耀而役不逮坊里杭人士聚觀新額
謂宜有以宣
[012-6b]
上德述神貺臣某/爰書其源流暨歲月而鑱諸麗牲之
碑謹按公懋勲偉節春秋左氏傳史記葢綦詳矣獨歿
而歸神大海依潮來往其説始見越絶書呉越春秋而
越絶謂捐於大江中或疑當屬揚子又越境北至秀之
語兒呉山地本隸越不知漳沅番禺胥號大江而是時
呉適棲越今棠邑姑蘇諸地雖雅多公遺蹟胥山要以
杭為凖至其神之揚靈潮汐也如武肅王禱於祠而沙
漲十餘里宋馬亮禱而潮却且出横沙數里趙與權肅
[012-7a]
禱而江干七十八里之決以塞英威燀赫實軼昭貺恊
順順濟石姥上而傳記又最焯著
天子軫念淛東西耆庶敬舉秩祀崇號上公而祠部符
守臣新歌腐剥泐之棟墉以妥公靈視前代禮有加焉
宜矣昔漢有防海大塘唐史載鹽官塘淛江惟富陽塘
錢塘長堤差可考然白居易任刺史業慮濤激西北而
大厯八年宋祥符景祐慶厯元豐淳熈紹熈元致和暨
明洪武後五大潰決毁䧟漂敗不可勝記永樂九年成/化甲午𢎞治
[012-7b]
士子嘉靖戊/子萬厯乙亥
國家修舉水政警惰覈冐其於捍江捍海實克舉端木
氏趙氏范陽酈氏之所錄王充虞喜盧肇燕肅余靖張
載蘇軾史伯璿金履祥之所覃思而極論華信李璿李
蟠後諸賢之所昕塗夕潦而廑獲集事者胥薈萃其綜
畫以見諸石囤木櫃絡竹排樁間而祗薦罔或矯誣水
害訖用是息然則山陽之材鴻鷺之羽百錬之鏃有所
不能抑鐵輪鐵絙以貫鐵幢有所不能鎮七寶莊嚴窣
[012-8a]
堵波秘密神咒有所不能伏而稽望秩於虞書繹懷柔
於周頌此其克符祭法禦菑捍患之指而神職以共民
生以乂者也且杭郡東南形勝遥控海疆當桐江入境
東觀定浮業錯對裏山漁浦諸峯峙青㸃黛及其出龕
赭厯沙潬㑹錢清上虞兩江而東也近則石墩白塔逺
則花鳥陳錢以迄於葉壁疊島邪馬盤臺之外且不啻
億萬里而鯨飈鰐霧訖偕鹽官潮胥帖懾然則于越之
西陵衝波可以無庸擊禹航之西津恬流可以無庸渡
[012-8b]
而靈戈威矛恒偃戢於浪山濤屋之中俾杭郡百萬户
廬舍塍壠訖克無虞震騰者惟公周衞於斯民滋固而
聖天子之德海涵天覆而莫之有涯也臣/等備位列嶽
獲覩竣工爰敢附唐宋守土臣後肅譔廟銘焉其辭曰
艾陵退息城山進攻凡為臣者孰如公忠昭關東奔紀
南西趠凡為子者孰如公孝維忠維孝千人之英歿而
歸海海若震驚一日再來素車白馬火霆錯擊銀潢倒
瀉揚波重水異壤同神忠孝恊軌以衞斯民
[012-9a]
帝徳覃敷爰被二淛濤清噴玉隄堅屹鐵迺報公功崇封
肇開甍參星斗楹飾雲雷釃酒刲牲雅歌節舞湖平山
碧樂此終古
   重修城隍神顯佑伯廟碑
聖清膺天寶命稽典秩祀蓋協周頌肆夏懷柔百神之
義而宜興荆溪彚祀城隍神顯佑伯定逺楊公實繇明
洪武三年始公年十有七從父于濠胥為帳前先鋒時
元至正壬辰也父卒代領其衆尋以功晉銀牌都先鋒
[012-9b]
戊戌涖邑巖城底定晉右翼元帥遂拜總制大元帥督
十元帥兵鎮禦焉又晉秩昭勇將軍神武衞指揮使丁
未正月十八日力戰蘇之閶門卒于流矢距生後至元
丙子五月二十日年三十有二塟行省鳯臺門東其載
功臣錄吾學編史藁諸書者綦詳蓋實協禮以勞定國
以死勤事之義而其為德於邑也滋益鉅淮張驍將唐
本初丙申據邑守甚堅明師攻之乆不下公以兵截太
湖口扼梁溪垂虹橋大全小梅饟道本初軍乏食迺克
[012-10a]
此奠安巖邑之首庸也張氏躍馬横戈集師百萬而平
淮表鎮海旗之樞要尤在呉興東舊館公旋率部卒從
常開平絶太湖直趨舊館擒張士信以還丙午六月又
從開平圍舊館降朱暹軍六萬摧堅掃穴遂以成廓清
江淛行臺行省之勲蓋開平暨公胥定逺人其所乘萬
人胥廢又差埒而舊館勲尤偉開平故從師亟有功靖
難後追錄漢呉事多不書從開平或裁書從大將軍非
其實也宜興堰楊氏結三十六寨行剽公麾兵盡破之
[012-10b]
殱渠魁宥脅從此綏靖内冦之績也改築邑城三月蕆
工蓋不竢南距周瀆北憑蔣瀆東望李公堤西俯中洲
暨敵樓敵臺警浦而業屹如盤石故曰宜興城小而堅
此經畫保障之實績也辛丑淮張躬率勁旅大舉入冦
水道繇太湖諸港陸道南繇弁山循石蘭北繇陽山循
萬石官路急遞連營疾進公亟援矛弧出拒士胥一當
百大敗之又挽疊礟擊其戰艦漂溺萬計迺遁此公捍
禦外冦俾不敢復西北向而遂以成禁江克殄之勲也
[012-11a]
公嘗擊敗陳氏步軍姑孰獲乂破青軍解徐中山牛塘
之厄涖邑又時遣兵援長興耿總制守益堅而平陵永
世洞汭良常亦胥履行陣焉此又綏靖鄰邑之績也丙
午十一月又從開平軍虎邱寺攻閶門一夕呉軍突門
出公亟率部卒力拒斬退怯一人以狥三軍股栗丁未
力戰歿訖收虎邱後山北濠㨗而遂以成齊雲克殄之
勲故曰以勞定國以死勤事祀典通義也然東甌守常
州靖海守江陰爵上公通侯又秩神祀而公裁崇廟祀
[012-11b]
號者公早卒開平旋卒于柳林朝臣尠援而遂以啟龍
州金川之釁兆也公雅長文翰工楷書二百年後邑人
士猶寶之嘗入見以援兵勞問公對曰唇齒誼固應爾
昔趙有亷頗藺相如强秦不敢加兵臣愧怯懦弗克逮
亷藺爾其彬雅不伐若此初涖邑招擕撫散越八載而
氓胥復業當時比之羊叔子迄今分祭主祭特牲宿薦
蓋實偕翕河喬嶽胥列肆夏樊遏元侯金奏之章矣初
宋省倉門廟移建於公鎮禦時尋祀公正統嘉靖嘗再
[012-12a]
修葺
國朝康熈甲辰復修焉嗣闢中堂以象路寢雍正癸丑
後寢有融風之祥二邑紳士耆正議復建寢樓而擇幹
辦者司其事始於甲寅成於庚申規制峻謐視昔有加
爰復金范公像塐左右列侍諸神像築碑亭甓楮爐而
十元帥暨公襲滇屯衞四子曰晉益鼎豫僑邑四子曰
謙復觀㢲此附祀之禮宜緣義起者也邑人儲大文爰
記其麗牲之碑系以銘而并書釐務鳩貲氏于左
[012-12b]
維羊太傳峴山碑植載圖厥像襄陽寺壁楊公是纘德
覃稚耋廟制聿新噦噦殖殖聿配征西千禩英烈剛日
卜祀牲腯醴潔旱潦不書菑沴永戢聿昭寶命時萬時

   平陽府學記
禮曰凡學春官釋奠於其先師秋冬亦如之又曰凡釋
奠者必有合也徽國朱文公禮書謂以下文大合樂考
之有合當為合樂也周禮曰始立學者既釁器用幣然
[012-13a]
後釋菜不舞不授器疏謂釋菜禮輕釋奠則舞舞則授
器而周禮又謂大胥春入學舍菜合舞秋頒學合聲疏
舍菜即釋菜也禮月令亦謂仲春之月上丁命樂正習
舞釋菜學記謂皮弁祭菜則釋奠釋菜之有禮樂器其
典尚矣漢魯相置廟卒史碑曰魯前相乙瑛言詔書崇
聖道故特立廟褒成侯四時來祠事已即去廟有禮器
請置百石卒史一人典守太常祠曹掾史對如瑛言可
許則立廟具體器所繇來者乆矣唐開元禮徹籩豆蓋
[012-13b]
罩迺升簠簋籩居右豆居左簠簋居其間羊豕二爼横
而重於右腊特陳於右而六佾用宣和之舞宋州縣釋
奠日丑前五刻設祭器左十籩右十豆爼二又爼六簠
簋胥二犧尊象尊胥四有坫加勺幕在殿上又設大尊
山尊著尊犧尊象尊胥二壺尊六在殿下從祀位有差
又設洗罍勺於次而凝安同安明安綏安成安之樂作
視大中祥符二年禮院制尤為詳整政和間又賜州府
禮器十籩十豆明制籩豆八成化中布政司隸府胥加
[012-14a]
二又加六佾為八後復用六佾此望府上丁釋奠之典
也平陽陶唐氏都唐宋以後府望尤鉅
國家至化隆洽上符唐虞康熈三十四年嘗發帑金遣
員外倭君督知府事王君復建府學則長吏之官其土
者視它郡宜尤加謹雍正辛亥夏邑李君
特簡涖府事下車祗謁階戺以學宫肇葺而不克告成
深懼無以祗薦祀事迺鳩工課程崇閎肅謐視昔有加
又補樂舞生闕贏四十有八備六佾列而盡捐俸秩以
[012-14b]
新其器凡禮器之屬豆百有二十籩六十爼二十有二
爵四十有五鉶簠簋胥二十有一尊勺鼎七罍四洗一
篚十有三牲饌盥盤共二十有八鑪暨灌器牌暨祝版
胥二坫九桌共四十有四鐙六羃皿載胥具凡樂器之
屬編鐘編磬胥一肆鏞鐘一巨鼓一搏拊二應鼔鼉鼔
胥一琴瑟胥四柷敔胥一塤箎胥二笙簫暨笛胥六翟
籥胥三十有六龍麾幡暨節胥二嚢載羽胥具又制
舞暨執樂者衣六十事歌暨執事者衣八十事胥如彛
[012-15a]
典而禮樂器於是戒成矣所謂禮明樂備者亶其然乎
昔文公滄州精舍釋菜儀用盤代籩豆用瓦尊代犧尊
而盥洗爵洗巾箱爵箱必具平陽當歲甲申嘗倣闕里
制器諸城劉君有儀注碑而乆而腐缺至李君成學宫
工乃更新之吾知平陽人士既安李君之政又遊於新
學獲見闕里金絲堂絃誦景象蒸蒸嚮風多禮緯樂英
選而爰以佽翊
聖朝廣勵學宫之化也有㨗於枹鼔者矣若夫繇器數
[012-15b]
以析義理維先正薛文清公篤志講明碑記具在胥可
考繹也
   賔海王君掌教白鹿洞書院碑記
白鹿洞書院盛於南唐宋時偕睢陽嶽麓石鼓號四大
書院睢陽最先廢中州士以嵩陽書院當之嶽麓石鼓
南渡後朱文公張宣公講學其地湖湘學者滋盛而湘
賦之奏名於禮部者至偕閩蜀埒白鹿洞自南唐昇州
胄子胥來學江西路諸州軍暨閩當戈鋋林立㑹輙越
[012-16a]
險來學多成名儒故終宋之世號洪福二路為鄒魯淳
熈時朱文公權知南康軍嘗偕林黄李蔡諸弟子十四
人講學於洞立學規又嘗偕吕成公陸文安公講學鵞
湖鹿洞而鵞湖實禪寺地故白鹿洞獨為海㝢書院之
宗文公嘗申剳子於朝書院舊有洞主司教事請罷知
軍暨宫祠充是職而不克如志今賔海王先生以藩伯
關中王公聘司白鹿洞正講朔望肅衣冠演經籍理微
詞朗月再鎻㕔試甲乙課義銖分不少爽西江列郡暨
[012-16b]
呉粤豫楚士來學者滋衆肄誦聲夜漏下二十餘刻不
絶生徒雅飭辭義斐然用以佽佐
聖世膠庠而展文公不克展之志甚盛事也先生工經
義工詩古文辭又工書日偕來學士眺巒聽瀑繹經㩁
藝南康守張公暨星子尹何君郡教授李君邑司諭呉
君業雅相欽挹而白鹿生徒尤企之旌德道生趙君嘗
游西江遣子文英猶子連城學於書院歸而肅謁予縷
數先生之德教蘄書其實於碑予聞先生家金谿金谿
[012-17a]
故陸文安公沂嶧地先生設教自以白鹿洞學規為宗
而惟是靈霽道南後口耳之學滋侈矣其敦行確踐人
士多思容城盩厔然則文安公之所講喻義章者先生
其亦申演鄉先正之指以偕文公池饒潭諸錄胥列吾
道司南乎文安公嘗曰朱晦菴如泰山喬嶽淳熈八年
文公剳申社倉法時文安公在勅令局見之歎曰社倉
法甚善爰書諸史志又文安公論荆國王文公雅中肯
綮而子壽子美諸先生其學多合於文公此吕成公調
[012-17b]
和疏釋實通儒之識豈得以末學黨同伐異之私槩曩
賢而胥訾誚之乎抑禮曰譬如登高必自卑夫鹿眠塲
之匪白鹿洞三峽澗玉淵之匪水簾三級泉也夫人而
知之然而陟石澗口巨石罅必自鹿眠塲左側始三峽
澗玉淵雖匪匡廬第一觀抑不得謂匪海㝢壯觀而陟
峰頂白鹿臺者抑必自白鹿洞書院始今先生教綜經
藝循循有法雅克符禮中庸篇指而釋褐需次行當出
而宣力為李賔客不克復為陶彭澤願益申演其指用
[012-18a]
袪汰習且類推諸嶽麓石鼔嵩陽行見士胥彬彬起直
軼宋景祥乾淳而上之矣予雅企三級九疊竒秀爰書
授二趙生以往視書院之來學者并呈先生暨關中王
公臨川金谿諸先生且以為奚似也
   大學士朱公書院碑記代/
大學士髙安朱公嘗以副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巡撫
淛江清望大著入拜左都御史既而以艱歸
皇上御極公自里第入覲晉秩吏部尚書仍掌都察院
[012-18b]
事旋加太子太傅遂命真拜吏部兼掌院事又出視海
塘濤用寧謐公前後再涖淛淛人尤德之洎歸部而遂
有大學士之命署銜文華殿兼吏部尚書實克正宰輔

皇上之知公暨公之受知於
皇上可謂至矣先是淛東西人士思勤茇舍蘄有所展
禮而公性崇敦樸雅不喜標表淛人士亦不敢輒令公
知乃私築書院於西湖孤山之北棲霞嶺之東外為門
[012-19a]
門内為亭又入門為堂後為肄誦之室而牌書公職秩
邑里姓氏肅位於堂中㑹某來知錢塘縣事爰記諸碑
易泰之九二曰包荒用馮河不遐遺朋亡得尚於中行
子朱子釋朋亡曰不昵朋比渙之六四曰渙其羣元吉
朱子亦釋曰下無應與散其朋黨之象也
國家政教修明德化覃洽於時為泰而公當弼諧調爕
之寄所謂上應於五主乎泰而宜得中道者也海㝢士
獲通仕籍内而卿貳侍從臺諫曹司外而監司守令胥
[012-19b]
竢鈞衡於宻勿之地而公中行是尚無畸重亦無畸輕
一以撫淛之道行之語曰閉户造車千里合轍當公之
四年涖淛也視氓庶如嬰稚惟恐傷之而僚屬咨事誘
朂多術情達而令自行體肅而下自化此包荒之象也
利必舉害必蠲不少牽滯而一介之私纎微之隙輒無
以自容此用馮河之象也海瀕溪巖𤨏務陳牘一日胥
周流條貫而神慮足以運之才力足以綜之此不遐遺
之象也夫本之以寛恕宰之以斷制又行之以存錄收
[012-20a]
恤而其不昵朋比則鈞也繇是而渙其羣以渙天下之
羣而中道立矣然則枋洪鈞司平衡以導一世於無偏
無黨之治其轍迹奚以踰此抑泰傳曰包荒得尚於中
行以光大也渙傳亦曰渙其羣元吉光大也夫坤道含
宏光大而泰渙二傳亦胥以光大為辭蓋世運屯亨人
才聚散實繫於宰輔之一心而欲行中道又視其心之
光明正大以為凖且夫風裁者上之所力持也風節者
下之所衆著也公風裁峻整以表帥乎下浚恒而不病
[012-20b]
其深獨復而不病其孤俾魁磊峭鯁士暨毛髮絲粟之
才胥得並效於前而朋不竢袪而自亡羣不竢解而自
渙此之謂散小羣以成大羣以符中行保泰之道而易
傳它所指未光未大者胥不足語此矣然則古大臣之
道惟公實殫之而公之藴於心而宣於事也苟非學識
醇慤以無與蘄效旦夕者匹埒又奚克致此哉且自淛
東西之建臺以巡視巡撫也今寖數百年如鹽山王公
莆田彭公涇陽李公銅梁張公信豐甘公胥號名臣暨
[012-21a]
它有勲澤於民者志乘蓋滋以衆而公實克軼有明諸
公而上之為前此所未逮則惟其清而不鍥和而不弛
而中行是尚故也朱子釋泰傳曰財成以制其過輔相
以補其不及夫清和交劑儒者恒辭然古之審國器覈
相業者胥謂清望兼公望而財成輔相俾無畸過畸不
及雖唐虞三代所以治天下實不越此公勤修儒素學
識且偕位胥崇爰用是弼諧調爕彌克報
聖天子之深知以躋器業於臯䕫畢散之列而海㝢士
[012-21b]
之登兹堂者感發淬礪其所得抑有深焉者矣公康熈
甲戌進士嘗入翰林知潛江提督陜學政徊翔卿寺政
蹟前後不勝記而予獨論其重有合於古大臣之轍迹
暨淛人士思之不忘者鑱石寘諸亭以續甘棠之義疏

   仁和縣忠義祠碑記代/
今天子覃精庶績懋朂綱維凡薄海内外胥蘄範之彛
典而於前代忠義士實克捍國而砥俗者秩祀尤肅焉
[012-22a]
雍正三年
詔直省州縣胥建專祠長吏用春秋二仲月致祭著為
令所以昭崇偉節廣勵風化甚盛典也維仁和為淛東
西首邑臣某/幸膺
特簡來知縣事祗承院憲符檄率先趨役度名材埴堅
甓諏日聚工經始於三年某月之某日竣事於某月之
某日夐宇朗軒門廡載赫奉春秋呉行人伍公而下凡
原/闕十有原/闕人置主肅祀器設畢具而民不知勞臣某/
[012-22b]
記其歲月鑱於麗牲之碑蓋混元敷濩剛柔殊質而得
其氣之畸剛爰克果且毅者於天為罡風迅霆於地為
峻山鉅嶽於物為鋼金确石而於人為百折不回九死
不易暨夫不轉瞬不旋踵而一瞑而不復長視之士是
故䆳古以來重之號曰忠義涖政者恒列祀典焉矧兹
邑冠帶行省自宣歙睦暨杭郡西諸隸縣崇嶂沓谷胥
迤邐而東萃靈耀景於山有鳯凰月巖石衕臯亭水天
桐扣黄鶴之秀於水有海門臨平横溪柳浦之勝於軍
[012-23a]
防形要有八都六營三衙九廂而練為欏木壘屹為登
雲臺之規制於衿纓模楷有彛訓昭忠忠祐之址於昕
晡遊眺唫誦感嘯又有竹車東青尊勝船若瓊花梅莊
北園暨秀沂六府蘄鄂二第之遺蹟劌目心其動盪
而奮激之者業以莫之或禦而樟亭東望一日再潮亘
下八洋許西閃驚電而舞叢雪金鼓萬聲魚龍百變雖
犀弩鐵箭而不少挫是故人事之産於坊里暨嘗游其
地者凝結鎔冶氣應陽剛多以威稜壯烈著於竹素且
[012-23b]
實符罡風迅霆峻山鉅嶽鋼金确石之怪偉絶特於海
㝢間以軼駢類滋生者上而
聖天子顯褒疊封祗修禋祀又
命州縣吏築祠而妥侑之以肇舉數千百禩之曠典且
以昭掲逵術用俾選耎恇撓士胥有所悚恧而袛謁者
入而低徊其下抑且惄然思躍然起氣拂膺而飈發揚
眥振袂而莫之或趑趄縮慄也夫紀盛美述先烈以宣
化斯民守令職也矧祀典肇開而兹邑又實表淛東西
[012-24a]
之望其繫於行省條教甚鉅爰敢推本風土闡揚風化
抑以示
聖政綱目具張宗伯司馬其著令有互相發明者而凡
屬臣僚暨六館三學之士七萃之旅窮巖荒谿之氓庶
胥繹誦盛典以彌自淬礪焉爾臣某/恭記
   陽曲白雲寺碑記
陽曲南十里紅土溝古有淨業菴繇溝中鑿磴道上建
殿三楹塐釋迦思惟出山像三靣胥闢陶穴以棲衆詳
[012-24b]
邑先正王公明甫碑
國朝康熈癸卯主菴天澤闢東畔隙地建寺清涼明公
記邑虹巢傅先生書并鑱詩於碑丁卯西川古宿師募
曲沃中丞賈公暨諸檀施置藏典而都閫陸公建閣以
貯之南臺劉公復記其事丁亥廣陵平山禪師改建大
雄寶殿以楹計者五以棟計者九副殿楹如之大悲窟
以孔計者三十習靜窟以孔計者九復建香積厨暨齋
庫甫蕆工而平公退棲於晉陽之龍山碑不克建壬辰
[012-25a]
定陽不畏禪師承臨濟禹門密雲滹陀之傳嗣主法席
建大參堂雍正甲辰主院靜光師又増闢習靜窟迄歲
辛亥㑹城人士以轑陽了然禪師雅承不公付囑而四
分律鈔之復克精持也敦請入院頂禮維䖍了公解通
法眼行著大孚太谷檀施白君綵曹君文輝髙君林胥
佽佐之乃復修寶殿西副殿以楹計者五建彌勒殿東
副殿以楹計者三復建閣其上名毘盧崇閎藻麗金碧
晃輝又建茶寮一寺門外石梁一而鷲嶺鹿苑之規制
[012-25b]
於是胥備矣昔禪學入震旦繇山谷黄梅以至曹溪頓
宗業以廣布唐大厯時獨孤至之檀一代文宗又上距
開元不逺而譔玉泉大通禪師碑猶曰能公之後無聞
焉不知南嶽青原密持祖鉢而江西之尋大振宗風也
迨臨濟開宗繇髙峰斷崖中峰後至笑巖而縁寖孤嘗
譔清凉證道歌曰我師深隠無言辨萬疊錦峰雲夜巻
又偈曰五雲峰頂古文殊盡日無言獨笑予半㸃苦寒
禁不得躊躇未了又躊躇空有雙融雅得拈花微㫖而
[012-26a]
是時曹洞支裔暨為紫栢憨山學者猶力觝排之不知
禹門代興而天童天應雪嶠三老宏宣密諦權實照用
海湧濤翻匪賔主虚實離即暨淨土止觀諸宗要之所
克逮也雪嶠行最峻不授記莂天應為予邑慶山宗其
徒多顯著天童仍嗣主予邑禹門禪院時往來淛東天
童山三峰萬殊諸法侶胥為海内尊宿而福嚴諦尤恬
慤後别號滹沱沠西北為竺乾氏學者多宗之四傳至
了公又能勤修兹寺以彌昌臨濟禹門之學可謂頓宗
[012-26b]
龍像矣昔禹門之闢於幻有禪師也地在山巔龍池下
曉輙翔震澤雲故予邑名八景曰龍池曉雲荆川唐公
交幻公最契經歲讀書寺中嘗贈詩曰龍見小身時出
井虎馴大士舊開菴而禹門以此聞天下緇素參學者
山溪舟至輙艤十里今白雲新寺地邇狄村古嘗有白
雲飛處碑蓋取狄梁公傳中語也丁亥平公締葺中丞
圖公乃易淨業名白雲寺耆宿歲加營築至了公而彌
更新之壬子予客晉張子思孝介軍諮祭酒明君暨首
[012-27a]
座某持修寺顛末眎予請記其事予爰書清凉證道歌
荆川唐公詩標滹沱宗傳所繇始又書梁公傳語以補
明甫王公虹巢傅先生之闕并追紀龍山平公修寺績
且以太行横望隘之白雲錦峰夜巻之雲而彌有懷於
禹門曉雲也
   漢許太尉墓碑記
王孚齋先生縣志曰漢許太尉戫墓在南門外周瀆今
兒童胥傳許墓墩蓋埒英烈廟後周墓云按後漢書陽
[012-27b]
羡長樂少府許武舉孝亷欲成二弟晏普名自取膏腴
産比二弟獲舉而悉以予之此繫建武永平時也武孫
諫議大夫荆為郡功曹解兄子世報讐難讐曰許掾郡
中稱賢吾何敢犯後舉孝亷為桂陽太守號循吏此繫
永元時也而係之曰荆孫戫為太尉太尉後漢上相而
俗例稱許將軍云縣志又曰漢許太尉廟碑應劭譔許
司農夫人劉氏墓碑許劭譔註曰許戫嘗為司農洪𨽻
纂有劉夫人墓碑即其配也蓋宋鄱陽洪相古𨽻釋文
[012-28a]
載漢時墓甎制甚詳而吉水周益公集亦書之益公固
乆僑邑徧遊君陽善巻諸洞者也夫應仲逺集四巻又
傳風俗通當建安七子前獨為海内工文士寧附冀不
附兖許子將號平輿淵二龍操月旦評推論公卿士庶
無少爽太尉能禮下之二賢又為碑其廟碑其墓然則
太尉固非潁川許氏三相伍而克附華容江夏之列者
也至六朝而世競傳陽羡鵝籠書生亦許氏登遺事劉
宋雍州叅軍許昭先以孝義著至唐武徳初而許嗣宗
[012-28b]
授鄉郡南興州太守許緒以佐命功封真定公至開元
而緒曾孫景先為吏部侍郎清望尤著按新舊唐書景
先舉進士中茂才異等後知制誥張燕公曰許舍人詞
㫖豐美得中和之氣又曰文如輕縑素練上擇朝臣涖
民由吏部侍郎典虢州上賦詩祖道而御史以上胥和
之號為開元極盛事後復入吏部今遺集載全唐詩許
景周亦舉進士載郡志時許𦙍宗號醫聖亦載唐書列
傳嘗曰醫者意也傳為千古名言至元和時而許氏諸
[012-29a]
孫重立太尉廟碑題曰談馬礪畢王田數七時人莫喻
至唐季天祐時而邑宰廣陵徐公延休始解為許碑重
立四字徐公二子鉉鍇號南唐文學名臣而鍇嘗記通
真觀北極閣偕韓熙載洞靈觀碑胥傳極筆者也至宋
宣和時而許希度舉知貢舉試以試䇿譏平章樞宻黜
為嘉祐後創見事靖康二年希度子浩從北狩嘔血道
卒建炎四年浩弟浚從韓蘄王戰金山龍王廟黄天蕩
以多顯授左武大夫至元初至元十七年而浚六世孫
[012-29b]
暹繇談邨徙白茫潭後至元二年重立太尉墓碑暹子
知山陰縣應祁工古文辭傳松軒集至明洪武時而應
祁子茂舉人才不赴銓至嘉靖時而邑宰黄嚴王公鈴
特建許世祥家約碑至神宗己卯而許有節中應天府
尹試式至庚寅而世祥子茂才許有穀偕孚齋先生纂
縣志今刋校正姓氏首又嘗譔忠貞合璧敘明惠帝時
事至癸卯而許際昌復中雋乙卯而許用卿雋應天第
二至天啟甲子而有穀孫許啟洪復雋莊烈時銓知欽
[012-30a]
州後偕邑堵呉二學政呉先輩胥殁于粤而許德士嘗
叅邑盧宫師軍事譔鉅鹿遺事茂才許濟科嗜易纂韋
編三續此胥漢長樂少府暨孝亷晏普裔孫載諸史籍
暨郡邑諸志班班可考覈如右者也而太尉墓暨太尉
後許氏先墓遂永掲繇漢後千六百年有竒古蹟云太
尉墓至明季而垣諸園蓋呉越士大夫墓田丙舍多類
園而併以園舍鄰古墓為雅曠或曰日對此使人不樂
徐昌穀先生曰日對此乃使人不敢不樂今遊蘇滄浪
[012-30b]
亭桃花塢者未嘗不拜唐子畏先生墳遊虞山吾谷楓
葉園者未嘗不揖孫叅政墓遊呉西山趙凡夫先生園
者未嘗不祗謁先生暨陸夫人墓而益蘄封樹之何則
園可改墓不可移而誌銘出諸文章士則又傳之千萬
禩而必不可以澌滅者也呉興徐幼文承宣號初明四
才子嘗遊顯親寺聽秋軒又僑蜀山其賦許墓詩曰南
郭橋邊有廢墳路人傳是漢將軍此又選于明列朝詩
而載于邑沈少司空家之荆溪外紀者也或曰周益公
[012-31a]
遊記泊周橋謁許墓何居曰周橋一名武安橋在南門
外倉橋北蓋即周瀆之橋也或又曰許氏先墓在
鄉何也曰亭鄉無潘墅許墓瀆許家瀆亦宋邑宰四
明樓公閌後命名惟澗橋北潘墅許墓峙焉與正統危
司訓山志碑甚髙者合蓋鑱本亭即亭之譌筆而
潘墅談邨墓則必不可以澌滅也夫江左人士獲載二
十二史者陽羡許氏為首顧陸朱張次之義興周氏蔣
氏國山陳氏又次之而大唐氏族志許氏望髙陽蓋魏
[012-31b]
平北將軍許允由杜陵徙髙陽子孫尤盛後徙新城安
陸而望彌顯故歸震川先生書許氏先系特詳髙陽近
世如宋海陵之幹才閩縣之峻科襄陵之偉節元河内
金華之理學平定之讜議明靈寶之一相二冢宰五尚
書寧陽歙縣之殿學固始如臯之忠節他如咸寧德清
同安江左如金陵雲間茂苑虞山蘭陵暨陽聞人輩起
然胥望髙陽雖邑諸太嶽宗亦多書髙陽許氏獨白茫
一支望漢陽羡而繇白茫潭以遡談邨繇談邨以遡義
[012-32a]
興之臨津由義興以遡陽羡凡少府孝亷諫議太尉參
軍南興真定吏部醫聖左武山陰文解之神道庸得不
歳時謹䕶而益封樹之其力蘄復墓者義也而推園側
古墓而歸之者亦義也蓋五十年前予嘗聞蘭陵楊侍
講賦許墓詩曰千雲蔽日千章木三十年前予九日登
許墓猶肅坐樹陰中移時不能去而今且寖盡矣然則
益植嘉木如周孝侯塋兆記所謂樹之松杉合萬一千
有奇者俾與大滌句曲山圖許侍中九疑僊蹟荆州旌
[012-32b]
陽令西山蹟白兆山李謫僊遺蹟許道寧擘管畫暨漢
許靖晉許詢集胥二巻隋許善心集唐許彦伯許子儒
文許經邦詩集胥十巻許棠詩一巻安陸許渾丁卯集
二巻宋許洞玊鈐元許文正許白雲先生集明松岳景
樊氏集許淩之六代詩鈔四巻英選十一巻許淹之文
選音十巻胥為太嶽宗掌故以上符唐許碑重立之祥
而無俾邑漢時古蹟遂至澌滅此則許氏子孫之職志
也今書宗正宗耆宗幹名于左俾後有考乾隆五年歳
[012-33a]
次庚申夏四月一日邑人豐義儲某書
   唐詩人豐溪漁叟吕公祠碑記
唐詩人以處士傳者如襄陽孟浩然洛盧仝閩秦系周
賀淛方干西江陳陶名尤焯著而宣州世膺吕公日坐
豐溪石賦詩公嘗自署其墓曰唐詩人豐溪漁叟之墓
故祠特揭署字焉葢公詩在晩唐實克埓於賀陶者也
予考唐季戰爭率慿奥嶇如禁谷龍尾坡嵯峨山摩雲
山㟏山口三泉平水鎮之屬胥書於史而古所謂商山
[012-33b]
谷口嚴陵瀨栗里白牛溪鹿門山者亦必宜勤卜以稱
幽人貞士所棲止之地於唐季金戈鐵馬中尤甚如西
山九華抱樸事胥焯著此世膺公豐溪之卜所以彌克
肆其力於詩也葢晩唐一代之詩胥宗閬仙賈氏閬仙
實宜附處士唐人賦曰年年誰不登髙第未許騎驢入
畫屏然則閬仙之騎驢入畫屏偕世膺公之日坐豐溪
一片石胥可入圖畫此即唐東西都成都陽翟道子吳
氏飛揚秀發之擅塲神蹟也公裔最繁尤盛於廟首宗
[012-34a]
耆族望復建墓碑鑱唐詩人豐溪漁叟而公裔孫積初
特鑱公詩集庋於祠以蕆公唐詩人之雅志焉
   復表功祠記代/
登州表功祠祀明戚武毅公也公奮跡武科襲世官南
平海冦北鎮薊勲至左柱國官至少保兼太子太保為
明中葉名將及其沒也久而建祠於里第有司春秋肅
祀載在令甲而裔孫貧弱不能守第轉售人祠亦寖滅
公之神無所棲止者且四十年康熙丁亥冬十月予涖
[012-34b]
試登公曾孫可先以復公祠告予憫其窮括俸銀得二
十四銖者凡十知蓬萊縣劉君暨諸生佽助之於是祠
復歸戚氏知登州府王君實任丹堊之役功遹有成而
予為記其時月且系之以論曰公之於淛於閩於粤也
炳炳烺烺功書史策獨總理薊鎮邊陲息警練兵繕墻
以不見匹馬為功當時部臣司議無所課功厥功上上
當矣而㫖未暢也昔世宗中年主察相欺政事滋亂南
北之兵交於兩畿都城數被圍其不為己巳之續者幸
[012-35a]
也及穆宗嗣位德無以加於其先而疎暗倍之乃自關
以北銷鋒灌燧以迄神宗享國日久而犬牙薊門城堡
至五十年無斥候之警近日論世者恒以始議封册首
庸蒲坂嘉魚兩司馬且謂宣大諸制府覊縻忠順之功
豈知薊遼二鎮授任得人而公屹立巖疆腹背京輦實
有以攝其氣而弭服之邪語曰猛虎在山藜藿不採管
子曰任賢而使不肖叅之此最害覇當公之繕薊邊墻
也朝臣多持異議張文忠公力斷於内乃克就功為數
[012-35b]
世利公亦用此受上賞故文忠翊贊功度越有明諸相
而其牢籠二鎮也尤得任將之道自文忠沒公亦以人
言移鎮枋國者多娖娖無他逺畧軍備日弛及神宗季
年搶攘倥傯議者復思公功乃錫今諡文忠亦旋易名
將以風厲勞臣愧世之挾持浮説而非其實者而國事
不可為矣嗚呼江陵獄竟而吳縣四明之黨興南粤謝
事而哱氏朝鮮之難作予反覆公傳旁稽明史不以提
戈斬級多公獨於威九邊而利再世者三致意焉竊嘆
[012-36a]
公功尤髙而祠而表之者之宜拳拳也戚氏子孫尚知
謹守哉若後之吏兹土者胥克無忘予尤有竢
   西塞山記
圖經曰西塞山在大冶縣東九十里髙百六十尺周三
十七里分於武昌縣為關曰西塞又曰章山在大冶縣
繇鍾山延至道士洑磯皆此山又曰囘山唐元結讀書
處琦玗洞在西塞側元結避亂逃入洞曰琦玗子人稱
漫叟而紀其里則胥大冶縣東九十里也康熙癸未予
[012-36b]
適衡州舟經西塞山前乙酉歸復經之而卒卒未獲紀
其勝今展族祖天玉府君道士洑截句曰峽急懸江瀑
雲深䕶籜冠片帆飛不住留作畫圖看復展舍弟汜雲
長歌曰一峰壁立當七磯險絶爭傳道士洑又曰别無
汊港堪繫纜下碇中流成信宿此殆摹琦玗洞窪樽石
之思筆匪直鷺飛魚肥裁工麗句也廼追紀之抑圖經
又曰散花洲在西塞山下周瑜嘗散花以犒士沈攸之
攻郢州齊髙帝亦命世子堅扼西塞唐符載土洑鎮保
[012-37a]
寧記曰夏口至東南四百里其山曰西塞其鎮曰土洑
相距可百許丈崖岸中斷呀然摩霄大江浩浩横注其
下其餘控荆衡走揚越氣雄勢傑岡連水匯者葢數千
里此天用設險於吳楚也苟邊將不虎化為豺狼以一
鼓之鐵一邱之木撑鬭鍵鏁絶流束隘則江介之勝吞
八九於鎮中矣又曰在昔僭吳偏宋或攻或守年代紛
綸莫可悉數永泰中董秦為淮西節度使是鎮隸焉幸
咽喉之固髙其門閲厲其威容無何李希烈自禆將驅
[012-37b]
除董秦奪其兵柄土洑之民督索軍食百倍前政甲子
歳希烈大逆不道宗臣曹王臯肅將天威節制江西事
春二月王一戰而克故是鎮復歸於我此山名西塞之
要樞爰書諸記後賊柵蔡山不可攻曹王臯聲言西取/蘄遣走士悉登舟順流下攻蔡山拔
之間一日賊救至遂大敗之乃取蘄州/降其將李良復平黄州當繇西塞道
   焦山北角觝石記
焦山北麓巨石二半立江中以其形之有似角觝也曰
角觝石石西面者上鋭出而下却盤石承之中分環合
[012-38a]
為一上可坐二十人有坎焉水春秋不涸其下江波盪
齧聲鏗而逺旁皆亂石雜列或㸃江中如鳬棲如黿鼉
闖首焉坐盤石而望自霹靂石始若京峴若北固若銀
山金山逺近拱侍而潤州南金陵諸峰參差綴之江湧
巒停走練疊黛葢予二月七日再入山以兹石全得江
山之勝雅以此為甲而怪遊者多不至又磨崖諸刻雖
多蝕泐然率在山西南石壁下䇿屨稠濁之地而揷江
削石自瘞鶴銘外少題勒者然則世之嗜奇而極其所
[012-38b]
至者葢鮮哉蘇文忠曰西湖山水絶處往往得坡題字
予竊三復其語而深悲之自角觝石東候潮落行亂石
間得平壁可書大字又得巨石如門對峙與霹靂角觝
相望然以道少逺且潮汐之多梗也故遊者尤罕至予
并書之以附記角觝石之後
   遊梓潼墩記
梓潼墩志書拂雲亭故址歐陽文忠公東園記所謂髙
臺起其北臺吾望以拂雲之亭者也丙申九月九日予
[012-39a]
偕二三子遊焉墩髙三丈許旁多雜樹上廟祀梓潼神
升墀霤南望財見山不及見江考宋時真州江口洲未
遮列疑可逺近望然記謂流水横其前清池浸其右今
墩址胥蔬圃畧無水泉暨窪凹之迹何也或曰宋乾道
六年距皇祐財百有餘歳陸務觀訪東園流水半湮亭
閣亦粗營立時葢去辛巳變未逺也而况宋末珠金沙
之戰元明白駒龍潭之師興平靖南之爭陵徙谷遷可
驚可愕園之址迄今而不復為荆棘墟塹則已幸矣水
[012-39b]
暨池胥湮又奚足怪然務觀謂出東門外里餘得東園
今墩在東門内迤北又未知宋明翼城築城廣輪差類
真州故城否或曰東門内迤南池袤半里餘荷極茂號
東城圖畫此即宋東園也或曰非也噫文忠公昔成兹
記雅自珍惜不减豐樂醉翁楊誠齋與務觀同時記北
山澄瀾亭首列東園則南宋不為頽廢也今欲考其故
址已不可得而况人事之聚散顯晦且有百倍兹園而
無紀極者邪惟道德文章可以不朽今試誦文忠公之
[012-40a]
記則東園自在真而謂登茲墩已盡拂雲大概又謂墩
旁决不類園者惑滋甚時偕遊為吳子霖蒼講業臧明
任佑堂徐銑洪肇㮊肇模肇柱吳華孫兒瞻洛誦渠書
以遺明肇㮊肇模華孫俾後有考
   南嶽市記遊
秋八月五日舟發衡陽七日抵嶽市嶽市者南嶽廟市
也四山環合西少夷而東南特敞朗可容十萬人平岡
可馳澗可涉髙山可控險而間道可出奇設伏此古戰
[012-40b]
塲而吾郡宋兵部侍郎湖南制置副使知潭州向公士
壁嘗遣將扼之以敗兀良哈䚟者也昔者韓信木罌渡
河而魏亡鄧艾縋陰平而蜀亡元太祖之將終也告其
臣以金人百戰異時若假道於宋出武休越漢江乃可
攻金之背而金卒用是以敗於三峰而汴蔡訖亡何則
此兵法所謂出其不意攻其所不守而乗駭亂而擊之
其決勝亡疑也兀良哈䚟以百戰宿將下大理入交趾
然後蹂邕桂而順湘流以趨潭其勢如風雨之驟至
[012-41a]
此武休之故智也鄂黄宿重兵與北師血戰者數十年
而潭素不設備前門拒虎後門進狼則袁吉饒池且繼
臨江而下饒池下其去獨松餘杭無幾耳然則熊湘之
禍豈俟德祐二年正月朔而宋之亡豈在景定咸淳後
哉公既解潭之圍功名顯著而權奸似道深忌之卒以
守城時所用金榖傅致公死繇是激劉整之叛以訖於
吳文煥程鵬飛陳弈諸將相繼降元而宋亡矣然則宋
之所以延十八年之祚及公以功死而宋事訖不可為
[012-41b]
者皆在嶽市一戰而衡志不詳嶽志不及予獨行黄庭
集賢之間感咽者久之乃以十四日反衡陽當公遣戰
時將為王輔佑監軍為易正大嘗率五百人以往㑹兵
者為劉雄飛而附似道䧟公死者幕屬方元善也
   船石
儲子登衡嶽訖而無言客曰近世詩古文辭滋繁矣嶽
行尤亟子奚獨無言儲子曰夫物之運也最上飛次走
若尻據地以前斯為下矣何則動機尠也近世詩古文
[012-42a]
辭無乃胥不克走而尻據地以前乎僕訖嶽遊無言言
不啻畢矣夫不克飛而克無據地也上封寺僧詫曰嶽
絶虎夜漏上率麓行客曰師不誦嶽志乎懶瓚斃於虎
儲子曰懶瓚前知李泌十年相而虎奚繇斃之夫逸而
托諸虎是虎且傅之翼也然則夜大雷雨其船石之虎
乎夫且不傅翼而飛雖神假之翼而轉不克若此其神
也此之謂含光彭禹峰先生記船石曰船有時飛去亡
何果飛去客曰此䜟也儲子曰噫嘻非䜟也夫登嶽如
[012-42b]
先生乃可有言矣僕知今而後恒嶽之靈雅不歆於曲
陽之片石而東武東冶鹽官博羅諸山且不啻驅而鞭
之纍纍然相隨屬以前矣噫嘻夫登嶽如先生乃可有
言矣中宿峽寺者神運舒延祚而寺者之所夜運也僧
真俊詰此殿飛來何不囘去客曰夫神適假之翼也然
而若有聞曰動不如靜儲子曰是既能言矣噫嘻夫孰
知窮巖閟壑之非靜而飛來而旋去者之適為靜乎靜
而運之以機輪小者為詩古文辭大乃通於天地之行
[012-43a]
元㑹之變而如環無端而莫可紀極然則船石之復有
時飛來未可知也此之謂蓄神奮光之道
   遊石柱山記
戊申三月朔予至旌川之廟首鎮十日吕氏耆俊肅予
暨兒誦渠於石柱山已徑前坦望梁程忠壯公誓衆臺
迺陟山少憇精藍酌泉陟山巔觀雙石柱復陟豹子尖
雅麈清尊據石環坐訖酉晷既而歸按圖經宣州旌德
寧國涇胥有石柱山而陵陽之天柱石唐李供奉嘗登
[012-43b]
望黄山賦詩曰黄山過石柱巘崿上攢藂繇是陵陽名
獨著供奉陟黄山以俯天目又嘗賦曰丹崖夾石柱菡
萏玉芙蓉今黄山第二十六峰為石柱峰髙七百九十
仞削成類柱下有石壁源明沈修譔少典詩曰天開石
柱三千仞此又緣供奉詩而名峰也昔晉羊太傅嘗遊
峴山顧從事鄒湛輩謂自有宇宙便有茲山而重嘅於
前賢之滋以湮没王右軍蘭亭修褉則序羣賢畢至少
長咸集為一時觴詠之盛而蘄後之覽者興感於斯文
[012-44a]
今旌川石柱介於九峰席㡌天井練崐之中紅溪左繞
豐玊二水襟帶之西望黄山巘崿可辨而宗工鉅儒流
播文賦曾不獲埓陵陽一片石以俾千百禩垂纓握槧
之徒唫諷罔斁此正羊太傅之所渺然而遐思而鄒湛
輩之所嘅然而胥歎也然陵陽三峰當唐至德以前猶
偕藍山石壁暨桃潭漆渡諸勝胥隸涇川而汪倫萬巨
當時州邑雋賞曾不聞偕登天柱石今吕氏宿彦英游
祗揖峻巒從容觚斚雅類右軍之所謂畢至而咸集者
[012-44b]
則紅溪九曲之間其為瓊樹清光也多矣而王喬參翔
青童徙倚抑奚竢陟三十六峰而後髣髴内景殊響哉
予謂是遊也於地為天柱於時為蘭亭而風日清美尤
不减峴山襟尚爰記月日以附涇川掌故焉
   後遊石柱山記
  杜子美詩寺憶曾遊處橋憐再渡時草後遊石柱
  山記
己酉三月六日祖望吕子期予暨鳴周葉子瞿甥時夏
[012-45a]
兒履涵偕陟石柱山復期俊友明曜靜文玉賦元起旭
臨予語靜文印侯齋近盍期印侯祖望復期孟廣辰飯
英萃堂予乗筍輿循玉溪東越小山諸子繇别道來㑹
偕陟山摩雙石柱覈程忠壯公射的僮鳴鼓復鳴鉦二
陟豹子尖西望黟山葢逺越百里而諸山羅列似兒孫
之勢業具發爆竹百柱雙鳴玉溪紅溪涌大小金鰲席
㡌洋白龍母尖山胥響應下飲於長岡設爼鷹瞥瞰而
疾下擊者三僮驚之撇撇盤空不輟蝶胥集衫袂酒半
[012-45b]
予語祖望孟廣豹子尖石質胥白大類蘇馬鞍山東石
馬鞍一名崑山明𢎞治時朱恭靖毛文簡顧文康相繼
狀元及第暨近日東海氏昆季三上甲人胥詫崑玉之
秀是山排瑶削玉崚嶒鬰積億干載行且勃發其在君
軰乎予請勒石作石劵鳴周時夏胥曰敬聞命爰書之
并遺舜予中孚正也元次諸子
   浴硃砂泉記
雍正己酉秋九月予偕吕君恕興肄業程子紹伊吕子
[012-46a]
積初遊黄山浴硃砂泉比歸而再浴焉王褒湯泉銘曰
上徹丹砂下沈而兹泉底胥丹砂其品列滇安寧
碧玉之上是湯泉第一也湯泉最著者驪山泉底礜石
所謂白上徹也曰宻雲以邇京輦曰遵化以炎漂其
次曰鄧州曰分寧曰臨川曰崇仁曰寧州曰廬陵曰京
山曰新田曰浪穹曰宜良曰白崖曰徳勝關曰獨石而
香溪以香安寧以碧玉黄山以硃砂尤焯著距泉不數
武有寒泉泉前横巨澗數十丈石子纍纍不數百武下
[012-46b]
奔匯白龍潭空綠水且翻千百尺也宣城湯祭酒賔尹
嘗㩁黄山諸水之勝曰白龍潭第一
   遊崇善寺記
陽曲城東南崇善寺古白馬寺也相傳弆吳道子畫二
軸庚戍十月九日予往觀胥生絹本紙畫壽千年絹畫
壽八百年不具論按唐太常少卿叚成式柯古嘗著兩
京雜記遊目記别録曰常樂坊趙景公寺南中三門東
壁道𤣥白畫地獄變筆力勁怒變狀陰怪覩之不覺毛
[012-47a]
蛓柯古曰吳畫中得意處也西中三門南畫龍及刷天
王鬚筆蹟如鐵有執爐天女竊眸欲語平康坊菩薩寺
食堂前東壁道𤣥畫智度論色偈變筆蹟遒勁如磔鬼
神毛髮而偈吳自題也次堵畫禮骨仙人天衣飛揚滿
壁風動佛殿内後壁畫消災經事樹石古嶮崇仁坊資
聖寺浄土院中門一窻間道𤣥畫髙僧韋述贊李嚴書
其院門外道𤣥一夕秉燭醉畫就中㦸手視之惡駭昔
杜子美賦昭陵詩曰畫手看前軰吳生逺擅塲而實之
[012-47b]
以冕旒秀發旌斾飛揚蘇子瞻詩評道𤣥畫道子實雄
放浩如海波翻又曰縱横固已蔑孫鄧又謂畫至吳道
子而偕顔魯公書韓退之文杜子美詩胥集古今之大
成故米景元畫斷以道𤣥為神品上上僧祖可名畫記
亦曰下筆有神此詎易髣髴而世以其工畫名之尤焯
著也而輙託之以自附於朱繇吳小仙暨水陸圖范瓊
石恪勾龍爽趙公祐李公麟之後如平陽水陸社百二
十軸者比比也别録又謂菩薩後壁元和中上欲令移
[012-48a]
之慮其摧壞乃下詔擇畫手寫進蓋唐宗之嗜古而愛
惜寶䕶也若此又謂佛殿内槽壁維摩變舍利弗角而
轉睞元和末俗講僧文淑裝之筆蹟盡矣故興元鄭公
尚書題槽壁僧院詩曰但慮彩色汙無虞臂胛肥蓋不
嗜古則嗜新嗜新則不蘄嗜肥而匪肥輙若無以為新
於是盡失秀發飛揚之機韻率至腐爛澌滅而後止痛
哉乎其言之也按道𤣥本名道子唐陽翟人少學書於
張旭賀知章不成乃學畫獨解張僧繇畫訣𤣥宗召入
[012-48b]
供奉賜名道𤣥授兖州瑕邱尉衘加寧王友胥為内教
博士非有詔不得畫故道𤣥畫蹟惟西京佛寺為多而
家貧雅嗜酒初菩薩寺浮圖㑹覺以利施起宅十餘畆
工畢釀酒百石列缾甕於兩廊下引道𤣥徐觀因謂曰
檀越為我畫以是賞之道𤣥欣然而許乃成色偈變禮
骨仙人諸蹟而柯古猶曰予以蹤跡似不及景公寺畫
永安坊永壽寺三門東柯古又曰道𤣥畫似不得意然
則墻堵絹紙幸而獲道𤣥畫道𤣥畫又幸而獲得意如
[012-49a]
景公寺門東壁地獄變西三門張甲龍刷天王鬚天女
眸暨淨土院門外㦸手勢雖道𤣥且不可再得而矧於
它工工畫且不可再得而矧詩古文詞之筆力尤雄以
變者其奚忍不愛惜而寶䕶之也别録又曰菩薩寺中
三門内東門神秘書郎張希復善繼云是吳生弟子王
耐兒之手也長樂坊安國寺東禪院門西北廊五壁道
𤣥弟子釋思道畫釋梵八部不施彩色尚有典刑資聖
浄土院門内盧稜伽常學道𤣥勢道𤣥亦授以手訣乃
[012-49b]
畫總持三門寺方半道𤣥大賞之謂人曰稜迦不得心
訣用思太苦其能久乎畫畢而卒按明皇雜録曰吳道
𤣥下筆神速勢若飛動名畫斷曰凡佛之圓光尺寸先
定然後規圓而成惟吳生終一筆又曰畫成後方畫圓
光風落電轉規成月圓故蘇子瞻詩曰夢中化作飛空
仙覺來落筆不經意又曰當其下手風雨快筆所未到
氣已吞而暴雨詩亦曰應似畫師吳道子髙堂巨壁寫
降魔蓋賦筆神也夫詩古文詞暨書畫胥貴神解神克
[012-50a]
解則光彩内耀體格不蘄新而自新其克新者抑不敢
過蘄筆力之雄以變而自克雄以變峻山鉅澤鴻氣窈
界且將無所之而不可是故道𤣥之筆常境而秀發飛
揚筆變境而勁怒隱怪其筆前之勢一也稜迦不純乎
道𤣥弟子不得心訣而財得手訣疲精殫慮於向背工
拙之間極其技之所至不越於羅漢十六衣紋雅似鐵
線者謂業克展其手圓其筆而圓光一筆風落電轉以
至筆所未到氣已呑之妙奚以幾之故柯古善繼與校
[012-50b]
書郎鄭符夢復嘗聨賦諸畫曰吳生畫勇予㦸攢出變
奇勢千萬端蒼蒼鬼怪層壁寛而柯古復續曰覩之忽
忽毛髮寒稜迦之力所痑瘢善繼又申曰後人新畫何
汗漫有以哉有以哉然别録又曰宣陽坊靜域寺西廊
萬菩薩院門内南壁皇甫軫畫鬼神及鵰形勢若脱軫
與道𤣥同時道𤣥以其藝逼已募人殺之按三子景公
寺吳畫聨句曰慘澹十堵内吳生縱狂跡風雲將逼人
神鬼如脱壁其中龍最怪張甲方汗栗黒夜窸窣時焉
[012-51a]
知不霹靂又曰此際忽仙子獵獵衣舄弈妙瞬乍疑生
參差奪人魄往往乘猛虎衝梁聳奇石蒼峭束髙泉角
睞驚欹側而昇上人又續申之曰冥獄不可視毛蛓腋
流液苟能水成河刹那沉火宅夫道𤣥地獄變覩之不
覺毛蛓而浮圖昇又謂毛蛓而腋且流液以漸釋火宅
之患皇甫軫畫縱形勢如脱詎克髣髴道𤣥之風雲逼
人神鬼脱壁子瞻賦開元寺雙林像至謂悟者悲涕迷
者手自捫道𤣥又嘗自題偈迺以其毛蛓腋流液而水
[012-51b]
且不翅成河者反自置於火宅間乎此不惟學道君子
有不忍言而抑亦藝之尤神者雅不克並域而參解也
其辭蓋出於靜域僧孔雀屏雍邨諸説之誇詡而柯古
復以雜爼𤨏誕體輙書於錄殆不可盡信予爰記崇善
畫暨平陽水陸社畫而復以藝不違道者而終論之昔
楊惠之與道𤣥同師張僧繇筆蹟號畫友而道𤣥獨顯
遂焚筆研發憤肆力於塑作其神解而克得意者蓋與
道𤣥畫埒故時人語曰道子畫惠之塑奪得僧繇神筆
[012-52a]
路又長樂坊安國寺李岫塑光明寺中鬼子母暨文惠
太子像舉止度態如生行香院曼殊堂工塑極精妙崇
善寺羅漢堂塑十六羅漢小沙彌八鉅細坐侍偃仰搔
擊胥有生態差别於工嗜肥以諧僧衆者亦可喜時偕
遊為曲沃賈子河津張子而陽曲張子思孝𨗳
   眎嶽樓記
伯安萬子書讀書之樓曰眎嶽以眎南嶽山名也南嶽
附君山麓雅號奇秀距樓不六里當吳孫皓時嘗封離
[012-52b]
墨為國山麓具吳志暨吳封禪碑後君山揚嶺下山亦
緣襲名嶽今碑世傳蘇建書其碑辭特閎鉅而世不傳
譔述人名氏碑又立疊巒荒榛之間世尠誦肄亦不克
審視吳季韋薛諸公奚似也萬子少而工文尤長於韻
語儷語壯嵗遊京輦譽籍甚晩而歸其先大宗伯文恭
公之里禾茂木蔚迺指畫宅左隙地前藝竹架木香雜
蒔花藥後鑿池如環如圭邸厮其旁如珩如瑀中藝荷
築小邱植桐又環植梅李海棠諸嘉木而中搆樓以居
[012-53a]
陽窈陰敞袪寒滌暑又闢其右偏為廡而彌右轉以達
於軒書曰一吟軒之陽為禰祠萬子晨肅衣冠揖主訖
率坐樓下甲煎展圖籍暇輙躡樓級望山劃然朗嘯
嘗得儷句曰平收南嶽雲霞氣遥寫西清風月詩蓋興
寄殊不凡而其中之所感慨者固以逺矣予歳癸甲間
嘗客湖湘陟南嶽衡山輙語偕行客泉石大似吾鄉南
嶽但體局恢壯耳今忽忽二十有餘年日驅埃中蘄
復造其境而不可得而比且倦遊歸矣卧疾廛舍强起
[012-53b]
清暑昕夕登樓平眎篁木上嶽頂大似祝融峯下㑹仙
橋往來閃忽諸雲氣比日風横危坐肅聼又率似朱陵
洞口激雷㵼雪五六里瀑聲也用此彌作結廬巖壑想
而至阿閣之惠風内署之華月如萬子所抽思而遥賦
者喆嗣星鍾比寓京邸且當緘柬往問之甲辰立秋日

   畫山樓記
予家世撒珠巷東宅有級樓二而四級樓尤夐先曽祖
[012-54a]
太學公才思頴逸多蓄古琴削墨法書名畫又蓄女樂
二部雅類唐李學士翰文思少涸輙奏鼓吹以助之時
華亭董文敏公無錫髙忠憲公歳至予邑輙登樓徘徊
四眺訖廼出郭宿予家大磵園歎為山水奇絶處先曽
祖嗜吟工儷語嘗賦樓聨句曰溪頭雲影催詩雨屋角
晴巒補畫山蓋樓據邑最髙界盡得左右溪山之勝而
稜角折旋胥有生態文敏公謂能摹難言之景引筆作
行草書自喜與書茂苑池上篇埒一時騷雅士多傳録
[012-54b]
之後大磵園先廢宅亦售宅主文敏書遂以放失而四
級樓亦旋毁樓旁額曰倚雲曰挹靄亦移署旁小宅先
曾祖亟閲艱匱而不少芥蔕歳九十陳檢討其年先生
譔啟曰姬人入道半已黄絁鄰叟談禪相逢白首錢塘
徐清獻公序曰寵辱不驚盛德若愚一時胥以為實錄
康熙丁酉予繇廟巷之東徙南門街堂後有小樓西闢
咫牖望南山粗得陰晴概畧婿萬子星鍾輙書先曽祖
聨句於壁而兒誦渠漫名樓畫山越數載海内胥知有
[012-55a]
畫山樓又以予雅無號時時强號𨽻予而宣州髙士沈
君至寫之圖畫三湖詩人張君又刋諸文石以贈爰記
樓緣起使知上古有字無號前後宋人誕習殊不足法
而予當劬悴黧耗之餘尤大懼無以昭宣祖德也己酉
十二月十有七日書
   望山樓記
文之工雖不名一家然其尤正也要必耳袪目除神屛
魂息倚絶壁之孤削攬空濤之疊飛以凝釋於境之奇
[012-55b]
偉秀絶者而後其氣以清以極風雨烟雲悲咽激宕之
勝而無至汨沒於浮昏者之諛而仄何則此非山水之
意之所似也予嘗謂震川之文似震澤荆川之文似荆
溪葢震川少讀書萬峰山盡得湖濵諸山之景而荆川
亦時往來予邑溪山間是以二公之文如是其清而秀
偉也丙子夏予居室左之望山樓樓故明永陵時邑之
豪為分宜工侍而建者也聞始營築時以工侍將寓游
邑内而望邑外之山也樓成遂名望山距今百四五十
[012-56a]
年矣其時秘玩之陳音伎之蓄既已無可記憶即姓名
且不忍復道而曉夕望之則山之攫挐蹲踞綰綺錯翠
與夫逺岫之出沒平崖之逶迤者曽未之有改也噫嘻
予知之矣此非司馬子長之所以探禹穴窺九疑而震
川荆川之所以模楷百代者乎夫秦輕民力延袤築亭
障萬餘里而後世利之隋開平江至今為兩浙漕輓道
就令喜作議論豈復能開口指瑕索瘢哉子長傳管仲
曰善因禍而為福轉敗而為功夫文亦然然則工侍之
[012-56b]
名兹樓雖謂與子長見畧同可也樓之側下為雪洞頗
宜避暑洞後古松一予三伏時卧白版扉上聽江濤漰
湃之聲因嘆文之甚清而勝之極於風雨烟雲悲咽激
宕也當不異此意并記建樓之始與其所以仍是名而
不革者以發明樓之宣靈導滯不假洗削而尤惜青詞
占對之工無能與此也哉
   雪洞記
洞用竹為之上穹旁庳加堊焉前平櫺後規門以激飈
[012-57a]
呺籟而六月之所宜息也外植松桂一松桂外墻加峻
焉儲子記望山樓既并記之葢齊嘗有雪宫云音孟子
者曰雪音與白雪之雪異不然義不屬離宫矣儲子曰
固哉世儒之為音也夫齊離宫别館所在多有豈獨無
佳名號别之如章華華陽比耶雪之潔而不滓此又豈
非騷人逸士之所甚惜而稷下諸生之所嗜以雕龍炙
轂者耶葢自雪宫後名尤著者莫如梁之雪苑夫孝王
要不廢授簡而苑之跨絶睢宋也豈真假白雪附西京
[012-57b]
故事哉然而馬卿雅薄武騎枚乗罷守𢎞農則雖唐景
遺歌聲希響寂而其為郢人也多矣又豈必五六百年
之後詞人賦物寄屬滛衍之餘以代匱補亡也耶今兹
洞也其去齊之宫梁之苑誠不可數計然而二三君子
之來息於是者苟不惟稷下之集梁園之遊而已而稱
名取類於雪將有得焉吾知乘濤不侈於國邸凌雲不
奏於承明而墨嶺畫溪風烟遐澹之際無亦有歌聲隱
隱繼天問懷沙而起者乎記成時六月二十四日其營
[012-58a]
築之始與坐卧之有似於聽雪濤也畧具前記
   雪洞記對
或曰子之記雪洞也而舉典不及雪堂何也對曰思不
屬也且予奚典之舉哉夫雪洞無他掌故又義不在雪
而梁苑之假謝賦以名也此皆無與於雪者也文忠雪
堂以大雪中成之故名此與於雪者也然則與於雪而
名與無與於雪而名等名也而異同辨矣且兹洞之畧
宜避暑也而曽是與雪也哉雖當日之名之與今之婦
[012-58b]
子耳熟而口誦之者曽不得謂暑之有與於雪而
避暑之無似於雪也言易者曰象像也有人而有像有
易而有象此似而真之説也夫當日之名之與今之耳
熟口誦之者亦得其似焉而已矣而余曽是舉典之沾
沾哉文忠論畫曰得其精神意思所在夫予之言亦得
其意思而已矣雖無與雪焉可也雖無辨雪之有無名
之同異焉可也而要令觀予言者有意於稱名取類之
㫖則雖余之思所不屬予之言如不及如雪樓雪菴等
[012-59a]
比而皆謂囊括於兹記之中將可乎哉其必不可乎哉
雖以予之固陋求一言之幾乎道而不得而不自知其
不可也
   辨雪洞記對對
或曰子之言信美矣然其篇終也乃有似於一有無絶
同異而忘所為析義秋毫者無乃前後異趣而牽率莊
氏之㫖乎且有無異同定名也無虛位也虛定名之位
而使名失其名取類固如是乎對曰信如子言名定名
[012-59b]
也而起而掊擊之謂未始有夫有無異同也者此莊氏
之所以為舛也夫未始有夫有無也者有而未嘗不無
也未始有夫異同也者異而未嘗不同也雖無與同亦
然而如莊氏之指必且謂未始有夫無有無也者未始
有夫無異同也者此不尤以舛哉遡而上之其説彌𤣥
其名彌積雖使天下之工於算敏於書者心不廢乗除
手不停草𨽻豈足以窮無有之名之所極哉夫予之徴
雪而析有與無與也此毫芒之辨非堅白同異之説也
[012-60a]
子所知也及其終篇而欲無辨雪之有無名之同異也
此則無而有同而異之説也而要一言以蔽之曰未始
無有而已無有則無定名也無虛位也奚其辨未始無
有則虛位亦定名也無辨亦辨也然而無能釋虛定名
之位者夫言豈一端而已各有所當也葢晉人有之旁
近邑者右行則直馳道然百里而至左行五十里至然
緣坡陀行道差險夫以此之坡陀當彼之馳道以此之
五十里當彼之百里均未之有得失也然而左之右之
[012-60b]
萬萬不類焉定名譬之右行也虛位譬之左行也虛定
名之位而無辨有無同異之異此道險而徑之説也且
吾所謂無辨者非特無辨而已也虞卿曰臣所謂勿賂
者非特勿賂而已也以六城賂齊失之於齊而取償於
秦夫有所償有所失則猶百里五十里之説也且吾不
嘗云爾乎稱名取類於雪將有得焉以勵行也非
較名位虛實得且失也就令較之則辨有無者智之屬
也然取道囘逺無辨有無者顧力行何如耳又加徑焉
[012-61a]
此亦直馳道也彼亦直馳道也而五十里之徑則功倍
之未有功至而名不至者也然則予所標未始無有之
名不較然得乎夫以一言之間得失參錯如此而况其
他乎庸詎知夫未始有有者之不極天下之有也耶庸
詎知夫未始有異者之不極天下之異也耶子休矣又
庸詎知夫虛定名之位者之不定虚位之位與名而虚
虛位之名也耶然則子之所援於莊氏者其亦非吾言
之訾已乎
[012-61b]
 
 
 
 
 
 
 
 存研樓文集巻十二


梅花百詠 天下同文集 古賦辯體 圭塘欸乃集 忠義集 宛陵羣英集 元文類 元風雅 唐音 古樂府 玉山名勝集 草堂雅集 玉山紀遊 大雅集 元音遺響 風雅翼 荊南倡和詩集 乾坤清氣 元音 雅頌正音 廣州四先生詩 閩中十子詩 滄海遺珠 元詩體要 中州名賢文表 明文衡 新安文獻志 海岱會集 經義模範 文編 古詩紀 詩紀匡謬 全蜀藝文志 古今詩刪 唐宋元名表 文氏五家集 宋藝圃集 元藝圃集 唐宋八大家文鈔 吳都文粹續集 石倉歷代詩選 四六法海 古樂苑 西漢文紀 東漢文紀 西晉文紀 宋文紀 南齊文紀 梁文紀 陳文紀 北齊文紀 後周文紀 隋文紀 釋文紀 文章辨體彙選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古今禪藻集 三家宮詞 二家宮詞 御選古文淵鑒 御定歷代賦彙 御定全唐詩 御定佩文齋詠物詩選 御定歷代題畫詩類 御選宋金元明四朝詩 御訂全金詩增補中州集 御選唐詩 御定千叟宴詩 御選唐宋文醇 御選唐宋詩醇 皇清文頴 欽定千叟宴詩 明文海 唐賢三昧集 二家詩選 唐人萬首絕句選 明詩綜 宋詩鈔 宋元詩會 元詩選 御定全唐詩錄 甬上耆舊詩 檇李詩繫 古文雅正 鄱陽五家集 南宋襍事詩 宋百家詩存 文心雕龍 文心雕龍輯注 詩品 文章緣起 本事詩 六一詩話 續詩話 中山詩話 後山詩話 臨漢隱居詩話 優古堂詩話 詩話總龜 彥周詩話 紫薇詩話 四六話 珊瑚鉤詩話 石林詩話 藏海詩話 風月堂詩話 歲寒堂詩話 庚溪詩話 韻語陽秋 䂬溪詩話 唐詩紀事 觀林詩話 四六談麈 環溪詩話 漁隱叢話 竹坡詩詩 文則 二老堂詩話 誠齋詩話 滄浪詩話 釋文紀 第一冊 釋文紀 第二冊 文章辨體彙選 第一冊 文章辨體彙選 第二冊 文章辨體彙選 第三冊 文章辨體彙選 第四冊 文章辨體彙選 第五冊 文章辨體彙選 第六冊 文章辨體彙選 第七冊 文章辨體彙選 第八冊 文章辨體彙選 第九冊 古詩鏡_唐詩鏡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第一冊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第二冊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第三冊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第四冊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第五冊 古今禪藻集 三家宮詞 二家宮詞 御選古文淵鋻 第一冊 御選古文淵鋻 第二冊 御定歷代賦彙 第一冊 御定歷代賦彙 第二冊 御定歷代賦彙 第三冊 御定歷代賦彙 第四冊 御定全唐詩 第一冊 御定全唐詩 第二冊 御定全唐詩 第三冊 御定全唐詩 第四冊 御定全唐詩 第五冊 御定全唐詩 第六冊 御定全唐詩 第七冊 御定全唐詩 第八冊 御定全唐詩 第九冊 御定佩文齋詠物詩選第一冊 御定佩文齋詠物詩選 第二冊 御定佩文齋詠物詩選第三冊 御定歷代題畫詩類 第一冊 御定歷代題畫詩類 第二冊 御選宋詩 第一冊 御選宋詩 第二冊 御選金詩 御選元詩 第一冊 御選元詩 第二冊 御選元詩 第三冊 御選明詩 第一冊 御選明詩 第二冊 御選明詩 第三冊 御訂全金詩增補中州集 御選唐詩 御定千叟宴詩 御選唐宋文醇 御選唐宋詩醇 皇清文穎 第一冊 皇清文穎 第二冊 欽定四書文 正嘉四書文 隆萬四書文 啟禎四書文 本朝四書文 欽定千叟宴詩 明文海 第一冊 明文海 第二冊 明文海 第三冊 明文海 第四冊 明文海 第五冊 明文海 第六冊 唐賢三昧集 二家詩選 唐人萬首絕句選 明詩綜 第一冊 明詩綜 第二冊 宋詩鈔 第一冊 宋詩鈔 第二冊 宋元詩會 第一冊 宋元詩會 第二冊 粵西詩載 粵西文載 第一冊 粵西文載 第二冊 粵西文載 第三冊 元詩選 第一冊 元詩選 第二冊 元詩選 第三冊 元詩選 第四冊 御定全唐詩錄第一冊 御定全唐詩錄 第二冊 甬上耆舊詩 檇李詩繫 古文雅正 鄱陽五家集 南宋雜事詩 宋百家詩存 文心雕龍 文心雕龍輯註 詩品 文章緣起 本事詩 六一詩話 續詩話 中山詩話 後山詩話 臨漢隱居詩話 優古堂詩話 詩話總龜 彥周詩話 紫薇詩話 四六話 珊瑚鉤詩話 石林詩話 藏海詩話 風月堂詩話 歲寒堂詩話 庚溪詩話 韻語陽秋 鞏溪詩話 唐詩紀事 觀林詩話 四六談麈 環溪詩話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