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古歡堂集 > 古歡堂集 卷四十七


[047-1a]
欽定四庫全書
 古歡堂集巻四十七    戸部侍郎田雯撰
  長河志籍考
永慶寺舊在衛河西元季兵燬僧古峰興復於城内佛
 閣銅鼎三唐天寶元年鑄左右廡廊周流重叠估客
 坌來僦舍其内西有金藏法輪列羅漢獅子像妝飾
 丹碧㶷爛霞表遊人士女競相轉輪焉壁上有彼岸
 二字大一丈八尺似徐季海書余於壬申重遊之今
[047-1b]
 昔殊矣因題僧舍云鹿苑猊臺徑已迷殘僧一二講
 堂栖磬聲驚起羣飛鴿落在茶商屋上啼燕麥
 落日間老年重到舊禪闗空憐佛子三唐鼎豕腹竜
 頭翡翠斑
儒學東有董子祠余曾題繁露云公羊一巻至今存千古醇
 儒道自尊繁露何緣傳異術隂陽水火閉城門風俗/通云
 武帝時迷于鬼神尤信越巫仲舒數為言武帝欲驗/其道令巫詛仲舒仲舒朝服南面誦詠經論不能傷
 害而越巫忽死常搜神記云董仲舒下帷講誦有客/來詣舒知其非 客又云知雨舒戲之曰巢居知風
[047-2a]
 穴居知雨卿非狐狸則是鼷䑕遂化為老狸論衡曰/董仲舒著書不稱子者意殆謂過諸子也䜟書云董
 仲舒亂我書盖孔子言也或為煩亂孔子之書或以/為亂者理也其言皆非孔子曰師摯之始闗雎之亂
 亂者於孔子言也孔子生周始其本仲舒在漢終其/未盡也賦頌篇下有亂曰章盖其類也其修雩始龍
 未可/怪矣
城内西北隅有髙真觀元時道院也故城孫沙溪記略云道/家者流本於黄老申明
 荘列清浄治身虚明應物太史公列老荘於管晏申韓之/間漢異聞志亦謂其秉要執本有南面無為之徳秦漢以
 来文景薄竇崇其學以致黎民醇厚天下殷富豈若/後世竊無為之説欲長生久視為不可知之事耶
論曰記一州之道院而逺追黄老旁稱薄竇其詞迂矣
[047-2b]
 以地而論其漢之東方朔乎葛稚川神仙之流稱老
 子元中金闕鬱華九靈廣夀廣成之族赤精綠圖務
 成尹夀真行錫成文邑守藏鴟之倫見於羣書不
 出正經夫有天地則有道術道術之士何必一老子
 也風俗通曰俗言東方朔太白星精黄帝時為風后
 堯時為務成子周時為老聃在越為范蠡在齊為鴟
 子皮應劭案漢書所云以其恢誕多端不名一行
 優智直隱滑稽之雄逢占射覆僮牧眩耀竒言怪語
[047-3a]
 附著之耳安在能神仙歴世樹功業哉然則周之柱
 史漢之大中老子守於周藏本是儒家者流方朔佐
 於武皇又在聚書之日責董偃諫上林踐十洲於
 方外超儒墨之文網老子而後若鄉之曼倩而可
 哉
觀右有江東神廟神赫靈短身黧面碑闕州志亦不載稱曰
 江東莫之攷矣俗傳神聾凡禱者牽衣雷雨其禱輙應
 然何以神也當亦如伏波之神於壺頭桓侯之神於
[047-3b]
 閬中儀曹之神於栁州也非淫祀矣
㕘將署後有東嶽廟泰山廟祀有二一為東嶽泰山之神本
 古命祀一為元君起於宋世五經通義云一曰岱宗東方
 萬物始交代處宗長也言為羣嶽之長元君者居東嶽
 岱宗山見神仙傳故㤗山上有玉女池下有王母池
 池泉壅濁宋真宗東封泉忽湍湧王欽若請浚沼之
 悳州去奉髙之邑三百餘里其為山川之神祭不越
 望二祀岱宗為古
[047-4a]
論曰昔封禪一書首稱泰嶽郊祀之典亦志岱宗玉簡
 金繩封之者七十二代雲亭日觀上之有五十餘盤
 凡稱酸棗酢梨秦松漢柏五嶽四鎮之山其祠舊矣
 若夫太乙受元君之道宋臣浚天女之池擁神休明
 尊號方之華嶽明星持玉女之漿譬以嵩髙少室表
 夏姨之跡閭閻霧集士女駢羅靈妃分解珮之因軒
 盖得捐金之所豈西王少女值司命而還生東岳遊
 魂乞天孫而未活與自帝后改觀金木逓運而嶽宗
[047-4b]
 之神幾其忽哉
㕘將署東北有武安王廟稱為古闗帝廟又一在桑園鎮者
 亦最稱古蜀志闗侯傳先主為平原相以闗張為别部
 司馬分統部曲今志載先主為平原相亦宜載二公之
 為平原别部司馬也
論曰前將軍闗公在於蜀漢人臣也及其沒也稱王稱
 帝祠祀遍天下矣然其在平原者則與河東涿郡蜀
 國江陵同焉何則河東是其生鄉涿郡固其亡命建
[047-5a]
 勲於蜀國授命於江陵而平原之别部司馬也自涿
 水威神濫觴於悳水桑園巨鎮擬跡於樓桑當是時
 也先主之不為劉平所刺者雖衆多歸之賴公在焉
晏公廟在小西門南昭恵廟即二郎廟在學宮西元孟
 祕云神昔守嘉州老蛟為患河水汎濫漂沒民居廼
 持刃入水府斬蛟首以出歴唐迄宋載在祀典未詳
 於陵州何與也
北門城闉有北極廟明㑹典載京師北極佑聖宫即真武廟
[047-5b]
 開國靖難神多效靈故祀之按建文二年燕王進攻悳
 州李景隆自悳州奔濟南燕兵遂入悳州山東㕘政鐵
 鉉方督餉赴景隆軍㑹景隆師潰東奔鉉與㕘軍髙巍
 酌酒同盟收集潰亡守濟南燕兵列陣圍之三月不
 下堰城外諸溪水灌城城中大懼鉉乃議令軍中詐
 降迎燕王入約壯士縣鐵板伏城上闉王且入則下
 板㧞橋計定使守陴卒晝夜哭曰濟南魚矣乃撤守
 具出居民伏地請曰奸臣不忠誰非髙皇帝子燕王
[047-6a]
 大喜乗駿馬徐行率勁騎數人渡橋直至城下門中
 人呼千嵗鐵板亟下傷燕王首王驚易馬而馳急挽
 橋橋堅不可挽燕王竟從橋逸去復合兵圍濟南鉉
 令守陴罵燕王大怒以礟擊城垂破鉉書髙皇帝神
 牌縣城上燕兵不敢擊當連城之戰也時鐵鉉見真
 武神叱之神幪面而去
論曰真武者北極耀魄寶之靈黑帝叶光紀之神也或
 云出自星宿𤣥枵顓頊之虚或云起於有隋淨樂國
[047-6b]
 王之裔元龜虬龍之異表三垣七曜之奥區仗劍披
 髪衷甲徒跣豈周公吐哺之勤未及握髪黄石傳書
 之下寧暇進履與孟氏稱往救之義如是其急夫元
 壇之設帝道為尊北陸之祀威神及逺若其效靈燕
 國則在衞水之南濟河之北鐵公鼎鑊爛沸刀鋸横
 分既背仇而反屍曾叱神以幪面曾謂泰山不如林
 放乎然飛燕之啄漸及皇孫外蛇之鬭實資鄭厲天
 實為之以授雄主將欲洩金陵之王氣開析津之
[047-7a]
 帝圖至於朔漠親征望見北斗在南非北辰助之
 耶
南闗有天妃廟神林氏莆田人生而靈淑能乘席渡海
 雲遊島嶼厯加封號勅曰古以神女列祀典者若湘
 水之二妃北阪之陳寶西宫之少女南嶽之夫人以
 至丁婦聖姑莫不廟食夫生不出閨門而死祀百世
 此其義烈有過人者元至元中以䕶海運有竒應
 加封天妃洪武初復有䕶海運舟之功自永樂後
[047-7b]
 海運既罷衛河已通州人祀之其有闗於永濟渠
 與
南闗外臘月八日祭八蜡廟郊特牲云天子大蜡八伊
 耆氏始為蜡蜡者索也嵗十二月合萬物而索饗之
 也八蜡以記四方鄭云先嗇一司嗇二農三郵表畷
 四貓虎五坊六水庸七昆蟲八也禮傳夏曰嘉平殷
 曰清祀周曰大蜡漢改曰臘臘獵也田獵取獸祭先
 祖也唐宋以臘日蜡百神古制也
[047-8a]
東闗有鐵佛寺大鐵佛彌勒各一尊像髙三丈八尺端
 肅殊特傳自地中湧出體製甚古難可揚㩁非歐冶
 子所為也余壬申遊之題云野草寒花補壊垣秋
 風不閉破山門我來欲覔殘碑讀横卧龜趺壓樹
 根
州東南三十里有臺頭寺在黄河岸上有村曰解家牌
 有刹曰臺頭寺昔之日誦室講堂洞開廻複梵樂法
 音聒動逺近寺有白松二株衙衙作虬龍形今斤盡
[047-8b]
 矣昔王元美為家難北来不敢詣闕僑寓於寺取寺
 中藏經閱之凡三月幾遍命胥史鈔數篋而去後卒
 致南藏兩大龕從吳船来以補寺藏之缺今亦不存
城東有東方朔祠余謁祠題壁云古廟寒烟厭次雲鴉
 飛黒陣冒斜曛周圍滿樹桃花放茅屋三間二細君
 小院依栖九尺身櫩間布榖雨聲頻村農来賽雞豚社
 不是尋君射覆人寂寂荒祠白板扉隔牆風送楝花飛
 逺看一叟騎驢至疑是先生割肉歸春鳥貪啼便是歌
[047-9a]
 風前據地酒顔酡野花沾落公袍袖似較三干奏牘
 多神頭小店白楊風十里徒河一水通昨過董生下
 帷處今朝長揖滑稽雄晉夏侯湛東方朔畫贊碑其/略曰大夫諱朔字曼倩平原
 厭次人也魏建安中分厭次以為樂陵郡故又為郡/人焉事漢武帝漢書具載其事先生瓌瑋博逹思周
 變通逺心曠度瞻智宏材倜儻博物觸類多能合變/以明算幽賛以知來自三墳五典八索九丘隂陽圖
 緯之學百家衆流之論周給敏捷之辨支離覆逆之/數經脉藥石之藝射御書計之術乃研精而䆒其理
 不習而盡其功經目而諷於口過耳而闇於心夫其/明濟開豁包含𢎞大陵轢卿相嘲哂豪傑籠罩靡前
 跆藉貴勢出不休顯賤不憂戚戲萬乗若僚友視儔/列如草芥雄節邁倫髙氣盖世可謂㧞乎其萃游方
[047-9b]
 之外者已譚者又以先生嘘吸沖和吐故納新蟬蛻/龍變棄俗登仙神交造化靈為星辰此又竒怪恍惚
 不可備論者也常又顔真卿東方畫贊碑東方先生/畫贊者晉散騎 侍夏侯湛之所作也湛字孝若父
 莊為樂陵太守因來覲省遂作斯文贊云大夫諱朔/字曼倩平原厭次人魏建安中分厭次為樂陵郡又
 為郡人焉厭次今移屬樂安郡東去祠廟二百里故/厭次城今在平原郡安徳縣東北二十二里廟西南
 一里先生形像今則揑塑為之并二細君侍焉郡當/為悳州其贊開元八年刺史韓公思復刻於石碑真
 卿去嵗拜此郡屬殿中侍御史平公冽監察御史閻/公寛李公史魚右金吾胄曹宋公謇咸以河北採訪
 使東平王判官廵按狎至真卿候入境上而先生祠/廟不逺道周亟與數公呆卿家兄淄州司馬耀卿長
 史前洛陽令蕭晉用前醴泉尉李伯魚徴君左驍衛/兵曹張璲麟遊尉韋宅相朝成主簿韋夏有司經正
[047-10a]
 字畢曜族弟渾前㕘軍鄭悟初同兹謁拜退而遊/於中堂則韓之刻石存焉僉歎其文字纎靡駁癬
 生金三十年間已不可識真卿於是勒諸他山/之石盖取其字大可久不復課其工拙故授翰
 而不辭焉至若先生事蹟則載在太史公書風俗/通武帝内傳十洲記列仙神仙髙士傳此不復記
 焉/
衛河岸有顔魯公祠崇禎初州人程紹改逆璫魏忠賢生祠
 建於此祠後有景顔斗室舊唐書傳顔真卿為平原太守
 安祿山逆節頗著顔真卿以霖雨為託修城浚池隂
 料丁壯儲廪實乃陽㑹文士泛舟外池飲酒賦詩或
[047-10b]
 䜛於祿山祿山亦宻偵之以為書生不足虞也無幾
 祿山果反河朔盡䧟獨平原城守具備乃使司兵叅
 軍李平馳奏之𤣥宗初聞祿山之變歎曰河北二十
 四郡豈無一忠臣乎得平來大喜顧左右曰朕不識
 顔真卿形狀何如所為得如此傳文多不盡載錄其
 在平原者著於篇
論曰魯公之守平原也陽㑹文士泛舟外池為飲酒賦
 詩之事隂料丁壯深溝髙壘為斬將搴旗之舉又其
[047-11a]
 守道殁身堅貞一志史臣謂段成公無楊炎弄權任
 之為將豈有朱泚之禍顔清臣無盧杞惡直任之為
 相豈有希烈之叛顔公兼將相之材光文武之道䑛
 公父之血以愧姦臣守吾兄之節而叱軍士嗚呼有
 盛徳者必百世祀公之謂哉又按魯公五代祖之推/亦嘗為平原太守北齊
 書傳周兵䧟晉陽之推進奔陳之䇿雖不從猶以為/平原太守令守河津齊亡入周觀我生賦云乃詔余
 以典郡據要路而問津斯呼航而濟水却鄉導於/善鄰又云忽成言而中悔競受陷于姦臣是其事
 也/
[047-11b]
西闗河上有河神廟廟在衛河之滸當為衛河之神衛
 河源出蘇門山或祠其源或祠其委如沔祠漢中湫
 祠朝那楚祠江漢非耶
衛河西有慈氏寺俗呼銀瓦寺寔陶家物瓦色光白故曰銀
 矣複殿重房交疏對霤香烟似霧旛幢若林名僧徳衆負
 錫為羣信徒法侶持花成藪伽藍之勝最得稱首佛
 閣去地百仞面臨長河帆檣舳艫經過其下里人程
 紹有碑紹風情雅潤文辭駢麗如北魏之邢子才也
[047-12a]
 余少時嘗遊之壬申重遊寺弗完矣吟云名藍精舍
 野烟中半墖依然立晩風門外長河流水去鐘聲漁
 唱夕陽紅昔王元美投宿於此曾有詩日落山門閉
 未曾苾芻前揖大中丞騶鳴欲盡篝燈語元是人間
 行脚僧又入門金像欣然笑笑我津梁老此生兠率
 天中觀自在不知賢刼也求名法華經彌勒佛稱求
 名菩薩按明七子滄溟弇州川樓四溟龍灣蘭汀方
 成並生嘉隆之世清淵歴下皆去此地不逺弇州當
[047-12b]
 王裒東向之餘周南留滯亦嘗過此臺頭寺閱其經
 藏安悳驛戲其官栁自七子零落而風雅道衰矣譬
 如求名菩薩七佛住世後人詩選阿修羅耳夫洪鐘
 莛擊又何為焉寺後入景州路路旁多官吏清悳碑
 洛陽伽藍記述趙逸云牧民之官浮虎慕其清塵執
 法之吏埋輪謝其梗直所謂實為盜跖名為夷齊妄
 言傷正華詞失實皆是類矣又城東南有龍泉寺碑
 云寺在崇悳鄉北連徒水橋東鑑魏國城西枕徒駭
[047-13a]
 岸是也
論曰長河舊地鹿角巖闗風景依然物華半落不必興
 黍離之感作麥秀之吟也特今曩殊觀盛衰觸歎耳
 夫石氏有齊相之祠燕人立欒公之社自昔然矣若
 彼老子之宮梵王之宅儒者不屑道然飛館生風重
 樓起霧崇臺芳榭羽客談𤣥精舍名藍緇徒倚錫春
 風動樹則紫葉蘭開秋霜降草則黄花菊吐選徒命
 侶作賦流觴亦一邦之盛事吾土之美觀也乃何以
[047-13b]
 未罹兵火漸致丘墟牆被蒿艾巷羅棘榛野鼠銜神
 鬼之髭怪雨冷幡幢之遊覽所及感慨係之矣故
 城内城外表裏環列略著於篇
 
 
 
 
 古歡堂集卷四十七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